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哈代

847浏览    50参与
Caniles

真的发不出去。。。(指迫害小木头文学)

老坟头,人家恨你

我不想整了,大家有缘qq空间见吧

真的发不出去。。。(指迫害小木头文学)

老坟头,人家恨你

我不想整了,大家有缘qq空间见吧

泰乐reading

      我们所做的工作也许微不足道,但它具有某种永恒的特性;而产生任何永恒的意义,不管是一首诗还是一个几何定理,哪怕它是最渺小的,都是做到了一件绝大多数人完全无法实现的事情。

      此外,在古代成果和现代研究相互冲突的今天,对于一个最古老,同时也是最年轻的研究领域而言一一它并非始于毕达哥拉斯,也不会以爱因斯坦作为终点——肯定是有一些可说道的。

      ——G.H.哈代《一个数学家的自白》

      我们所做的工作也许微不足道,但它具有某种永恒的特性;而产生任何永恒的意义,不管是一首诗还是一个几何定理,哪怕它是最渺小的,都是做到了一件绝大多数人完全无法实现的事情。

      此外,在古代成果和现代研究相互冲突的今天,对于一个最古老,同时也是最年轻的研究领域而言一一它并非始于毕达哥拉斯,也不会以爱因斯坦作为终点——肯定是有一些可说道的。

      ——G.H.哈代《一个数学家的自白》

J-T.柳青衣

【1729】心形曲线演绎

  • 哈代✖️拉马努金,Hardy第一人称

  • 现代大学生AU,ooc预警,私设极多

  • 第三期文手试炼场:30句话说“我爱你”

  • 国一试兼浙省联赛保佑🙏


      一向深居简出、虔诚素食的拉马努金居然向我询问如何给今晚系里的派对回函,对此我感到非常吃惊。

      “也许你可以带一个量筒来控制血液酒精浓度,再做好以派对中其他人两两认识彼此的概率模型来打发时间的心理准备。”我把自己的回柬和一份空白的信函递给他,一边调侃一边不出所料地看到他听闻“量筒”这个与...

  • 哈代✖️拉马努金,Hardy第一人称

  • 现代大学生AU,ooc预警,私设极多

  • 第三期文手试炼场:30句话说“我爱你”

  • 国一试兼浙省联赛保佑🙏


      一向深居简出、虔诚素食的拉马努金居然向我询问如何给今晚系里的派对回函,对此我感到非常吃惊。

      “也许你可以带一个量筒来控制血液酒精浓度,再做好以派对中其他人两两认识彼此的概率模型来打发时间的心理准备。”我把自己的回柬和一份空白的信函递给他,一边调侃一边不出所料地看到他听闻“量筒”这个与数学无关的陌生词汇时,所露出的温和而困惑的微笑。

      说起来我的挚友(我判断他单方面这么想)最近不止是这点儿奇怪。

      上一回我替他去图书馆换借一批补充系统理论以适应课业的书时,发现有一张熟悉的列满跳脱演算过程的草稿夹在笛卡尔“r=a(1+sinθ)”那一页中。

      在大学中看起来如此显然而自然的电性规则,发生在拉马努金身上就似乎格外令人在意。

      哪一个场源生成的引力,将这位数学使徒所象的质点牵扯出象牙塔表征的曲面,拉入生活与情感的维度?

      但这原本也没什么。纵使本专业之外的人如何穿凿附会津津乐道,本来,本质来讲,心形曲线不过是极坐标的先行者随手创设的极简单的例题罢了。并且,就我对生物学在中学时浅薄的了解,这样纯粹依形达意的式子,尚不如荷尔蒙、多巴胺、催产素之类激素更为接近源头——医学系那位学弟温伯格的论文不也强调过遗传上的生理意义吗?

      而从某种程度上,宗教(包括印度教)对繁衍的要求、对个体之爱的磨灭与遗传生物学自然法则的兽性进化有异曲同工之处。以拉马努金为例,若是在不幸的一天里,他忽然请假飞越重洋,不得不无条件服从父母之命完成一场不由自主、有名无实的婚姻,我也并非无法理解。

      虽然我即在想到这种可能时,一种超越我生命所能承受的叹惋与痛心充塞头脑。

      而我仍然需要按捺下情绪,教拉马努金系好领带(天知道他从前有没有系过领带!),作为他身边最亲近的正常人打点好今晚所需的一切,包括给他准备的一支笔和足够的纸。

      不过拉马努金居然自己带了一张纸(虽然确实忘了笔),又一件令我出乎意料的事。

      派对很热闹,拉马努金在前期的交际时间中一直谨慎地跟随在我身边,而我们与每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打完招呼后,他要走了笔,我便放任他在几台上演算转身去端酒。

      与利特伍德的闲谈耽误了些时间,在舞池渐渐拥挤后,我毫不意外地看到他仍然对着这张出神;而我瞥到草稿中一个孤绝倨傲的离散的点,与普遍接连的数十个点中心位置的一个,以一条似实似虚的线段相系。

      我在拉马努金的对面坐下,他似有些慌张,怯怯地将纸收了回来,随即又露出一个赧然的微笑,在渐息的舞曲和周围轻密的絮絮的声响中,展开他成长珍贵灵感的手稿。透过灯光我从背面辨认出一个我从未听闻的方程,精心地誊抄在纸的正中,拉马努金的目光正直直投向它,轻声念道:

      “null,哈代,我爱你。”

      ——在他纷乱的笔迹试图掩盖的纸张之中,曾被反复描摹直至墨透纸背的式子,在我头脑中的坐标系上描点连线蔓延为一个美妙的心形。

      在没有计算机知识和人际交往圈的拉马努金,如何得到了这个近乎完美——完全完美的式子?是天才大脑在无意识反复思索后的灵感爆发,抑或纸笔之端无数次的猜想假设?

      而这些都不怎么重要了。

      毕竟,即使能用来评判我们的标准只有数学成果这一本质的永恒,而非终将消逝的个人感情,但对于我们这样短促的生命,倘若以我们的一生为限度,无法磨灭的感情本身,和永恒的影响力同样持久。

      圆锥状光线由于空气中尘埃无可避免的散射形成可见的椭圆或双曲线光晕,对面的男孩眼中,氛围值计算公式得出的结果达到了理论的最高峰。

      事实上我害羞了,我一贯温和却强势,但拉马努金记得我的这种羞怯,嗯,是的。

      熟睡或是醒来,嗯,是的,null

      “我爱你。”


And@LOFTER娱乐主播 

惹春风

《远离尘嚣》英汉对照

哈代 著

Clare West 改写

王姣兰 译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7年第1版

1998年第2次印刷

32开

226页

ISBN:7560011802

图片实拍

全场满5件包邮

20200511  17:40

《远离尘嚣》英汉对照

哈代 著

Clare West 改写

王姣兰 译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7年第1版

1998年第2次印刷

32开

226页

ISBN:7560011802

图片实拍

全场满5件包邮

20200511  17:40

叶森
Caniles

一辆灵车(?

又来了,又是PWP,又是他们两个男的,这回是同人(指The Indian Clerk)的同人

人鬼情未了+【本人直男,不小心听到我的txl朋友zw的时候狂喊自己的名字怎么办,急,在线等】

还是 链接见评论

含有1.轻微的血液描写2.狗血恶俗重名梗(其他预警我不知道怎么打了,只能请各位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及时退出(……)

(不要脸地打上了罗素的tag((迫害直男计划(1/n)

又来了,又是PWP,又是他们两个男的,这回是同人(指The Indian Clerk)的同人

人鬼情未了+【本人直男,不小心听到我的txl朋友zw的时候狂喊自己的名字怎么办,急,在线等】

还是 链接见评论

含有1.轻微的血液描写2.狗血恶俗重名梗(其他预警我不知道怎么打了,只能请各位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及时退出(……)

(不要脸地打上了罗素的tag((迫害直男计划(1/n)

黑芝麻

202031 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 《远离尘嚣》。有些文学名著改编的电影会让你产生是不是得读完原著才更合适观看的想法?无知而愚陋的我

202031 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 《远离尘嚣》。有些文学名著改编的电影会让你产生是不是得读完原著才更合适观看的想法?无知而愚陋的我

Caniles

二十世纪的一些事情

一辆车,及背景介绍(?


链接见评论x


这一辆车的主角是G.H.哈代,英国的数学家,和他1910年代在三一学院的室友,R.K.盖伊。

对于哈代,我们可能比较熟悉,在印度数学家拉马努金的故事中,他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反过来也是如此,尽管程度上可能不太相同。但对于这位盖伊先生,我能找到的资料很少。

唯一的一张照片是在L.伍尔夫自传的第一分册里找到的,前排右二是盖伊:

[图片]

根据伍尔夫的记录,1903年他和哈代在三一学院共住一套有两个房间的套房:

他们完全不能分开;从来没有人见到他们分开,他们也几乎不和别的人交谈。他们一起收集火车票(我想这实际上是盖伊的癖好),对每一种...

一辆车,及背景介绍(?


链接见评论x


这一辆车的主角是G.H.哈代,英国的数学家,和他1910年代在三一学院的室友,R.K.盖伊。

对于哈代,我们可能比较熟悉,在印度数学家拉马努金的故事中,他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反过来也是如此,尽管程度上可能不太相同。但对于这位盖伊先生,我能找到的资料很少。

唯一的一张照片是在L.伍尔夫自传的第一分册里找到的,前排右二是盖伊:

根据伍尔夫的记录,1903年他和哈代在三一学院共住一套有两个房间的套房:

他们完全不能分开;从来没有人见到他们分开,他们也几乎不和别的人交谈。他们一起收集火车票(我想这实际上是盖伊的癖好),对每一种游戏都充满热情。他们把我和Saxon纳入了一个非常严格的小圈子,因为Saxon和盖伊在威斯敏斯特公学时是同学。我们和他们在Fellow's Garden打滚球,还在他们的房间里用手杖和网球来打板球。

和他对哈代的描述(“最奇怪、最迷人的人”“有着无比天才的‘纯粹’的数学家”“属于神童的漂亮的高额头下,一双眼睛像吃惊的小鹿”“让人觉得他更应该属于普洛斯彼罗的孤岛,而非三一学院的大庭院”)相比,他给盖伊的句子显得很不明亮(字数上也很吝啬):“一个阴郁的古典学研究员,几年之后自杀了。(a saturnine classical Fellow who committed suicide some years later.)”

在这些描述后面,伍尔夫记录了一次发生在哈代和盖伊的房间里的对话:他进屋时,他们很沮丧地坐在壁炉的两旁(我的猜想中,他们应该共用一个会客厅,对话就在这里发生),他们的猫躺在中间的地上——它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他们带着它去看过了兽医,但它不肯吃药。对话中,主要是哈代在说(很好玩的是伍尔夫一直写他用“沉闷”“比刚才更低沉”的声音说话),盖伊只说了两句话;其中一次还是他先跟哈代咬了几句耳朵,哈代打断了另一个人,然后他跟在哈代的后面说的话。

也许盖伊是个不大爱说话的人?可是他在剑桥莎士比亚学会的250周年大会上,不是还演了《第十二夜》里那个愚蠢可笑的马伏里奥吗?穿着戏文里黄色的袜子,交叉地绑着袜带。哈代,从出身来看,是那种县城中学的教师子女;盖伊和他比起来算是城里人(他的中学是在威斯敏斯特读的;讣告里也说,他的父母接到电报是从伦敦赶到剑桥),这种成长环境的差异对他们的关系有什么影响吗?或者说,正是因为盖伊不善言辞,才让同样有点害羞的哈代感到亲切?

我无从得知了:除了盖伊的生平概述,和关于他自杀的一些记录,我没有再找到其他的资料。

他出生于1878或1879年(按讣告和《知无涯者》推算得到的结果不太一样……),比哈代小一两岁,和他同一年(1896)进入三一学院、同一年(1900)成为研究员。在学院的前几年他获得了一连串的荣誉:1898年,他是Porson Prize的第二名(1900年他拿到了这个奖),考了古典学Tripos的第一部分,成绩是第一等、第一名;1899年,他获得Chancellor's classical medallist的第二名,还得了一项希腊文诗歌比赛的铜奖;1900年,Tripos第二部分也考了第一等;1903年,获得了Hare Prize,获奖文章The Platonic Conception of Immortality and its Connexion with the Theory of Ideas是他唯二留下来的著作之一;另一样是他和R. P. Hardie 怎么也是哈代…… 合译的亚里士多德的《Physics》,出版于1904年。

看起来,盖伊先生的学术生涯将会很顺利。但他在1909年自杀了,那时候他只有30岁。

讣告是在4月13日登报的:

昨天(4月12日)早上,罗素·克尔·盖伊(Russell Kerr Gaye)被发现死在他的房间里。铺床的佣人一进入他的房间,就发现他躺在地上,嘴里有一个伤口,右手里有一把左轮手枪。

盖伊为自己选择的日期是复活节。没有人能准确地说出——至少没有被记录下来——他为什么自杀。

根据斯特雷奇的记录,盖伊自杀前六周,Saxon写信叫斯特雷奇去他的住处,有话要谈。在那次谈话中,Saxon说盖伊来找过他,声称要自杀;他就给哈代写了信,哈代也来找了他,也和盖伊通了信。Saxon把这些信都读给斯特雷奇听了,“但我不能确切地说出它们到底在说什么。也许盖伊得出结论,哈代不再像他关心哈代那样关心他了(我猜这个结论是对的)我tm满头黑线 你们已经30岁了啊……;也许他只是在不着边际地沮丧。对任何事情都很难确定,这些事情是在模棱两可的阴云下进行的,没有人知道原因是爱情、友谊、激情还是金钱。”斯特雷奇还提到,盖伊当时似乎是被排挤出了三一学院,丢掉了他的研究员职位。也许是各个方面的不顺利堆叠起来,最后让他扣动了扳机——他从一个半月前就开始计划,也许并不存在“最后一根稻草”。不管为什么,在我看来他头脑清醒,决意要死。

盖伊的弟弟去了剑桥料理他的后事,斯特雷奇把他描写得相当可怕:“言语猖狂”“发誓要永远复仇”“体型巨大”“黑得像雷一样”“在三一学院上空喷出烟雾和火焰”(……过分了吧!)

哈代的反应是这样的:“脸红,精神错乱,歇斯底里(flushed, disordered, and hysterical)。”(呃啊啊啊我好想看……平时冷漠的人突然情绪崩溃最香了呃啊啊啊啊啊啊)

斯特雷奇对此作了一些奇怪的评述:“我对他(哈代)接下来该怎么办不感兴趣。尽管他对盖伊很着迷(或许正因为他很着迷),他还是让我恼火。他贫瘠得让人生气,而且——竟然为了盖伊离开穆尔!”(最后一句话实在是信息量太大而且味道太奇怪了……


最后要说的是,1729出版同人作品《The Indian Clerk》里,作者把盖伊脑补成了一个善于也频繁地对哈代投掷恶言恶语的人——死之后是鬼魂。这个鬼魂在盖伊自杀之后跟着哈代在剑桥、在伦敦、在哈佛……在任何可能的时候出现,又不顾哈代的意愿而消失。我在那篇PWP里写出来的盖伊的形象,不管我是否愿意,受到了这本书的很大影响。

在书里,拉马努金自杀未遂之后,哈代把他带回自己在伦敦的公寓暂住一晚。盖伊,这时已经死去快要十年了,在那个晚上出现了,开始对哈代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计划自杀的过程。

当他说到自己开枪之后:“那一定会是非常惊人的画面:英俊的年轻人躺在地上,他的脑浆喷得到处都是……”

哈代大概已经几乎无法忍受:

“上帝啊,你得有多恨我。”

盖伊反驳了他:

“不,你错了,亲爱的。我爱你。”



(你看,作者好会啊,无怪乎人家能出版呢……



参考资料:

《知无涯者》,Robert Kanigel,胡乐士、齐民友译

《Sowing》,Leonard Woolf

《The Letters of Lytton Strachey》,edited by Paul Levy

《Obituary - Mr. R. K. Gaye》,The Times,1909 Apr.13

《The Indian Clerk》,David Leavitt(我是从他的“sources”一节摸到斯特雷奇的书信集那里去的(

《第十二夜》,William Shakespeare,梁实秋译(dbq我是文盲

Caniles

干脆在这里也发一下好了x

是我为了哈代生日(2.7)翻译的一篇小木头的文章

原文见p2,收录在Littlewood's Miscellany这本书里。

当然是无授权翻译x 大家就当看个乐呵吧,水平有限难免疏漏欢迎批评指正(?

干脆在这里也发一下好了x

是我为了哈代生日(2.7)翻译的一篇小木头的文章

原文见p2,收录在Littlewood's Miscellany这本书里。

当然是无授权翻译x 大家就当看个乐呵吧,水平有限难免疏漏欢迎批评指正(?

万书汇

苔丝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苔丝

[图片][图片]

作者:  [英] 托马斯·哈代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译者: 郑大民
出版年: 2006-8
页数: 450
定价: 18.00元
丛书: 译文名著文库
ISBN: 9787532739875

PDF 下载

mobi 下载

苔丝


作者:  [英] 托马斯·哈代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译者: 郑大民
出版年: 2006-8
页数: 450
定价: 18.00元
丛书: 译文名著文库
ISBN: 9787532739875

PDF 下载

mobi 下载

食野社

无名的裘德

书名:无名的裘德

作者:托马斯.哈代

[1]

虽然农场主特劳特汉姆刚才伤害了他,但他却是一个不忍伤害任何东西的孩子。每次他从外面带回家一窝小鸟,总是心里难过得半夜睡不着觉,常常次日早晨又把它们连窝放回原处。他简直不忍看见一棵棵树被砍倒或修剪,好像那样便伤害了它们的心;他还是个孩童时,看到人们剪完树枝后树液上升到树梢,大量渗出,他就由衷地感到悲伤。这种脆弱的性格——或许可以这么说——表明他是那种生来就要受尽痛苦,直至结束无用的生命才能脱离苦海的人。他小心翼翼踮着脚尖在蚯蚓中间穿行,一条也没踩死。


[2]

裘德走出去,更加感到他的存在是多余的;他在猪圈附近的一垛稻草上躺下来。雾这时越...

书名:无名的裘德

作者:托马斯.哈代

[1]

虽然农场主特劳特汉姆刚才伤害了他,但他却是一个不忍伤害任何东西的孩子。每次他从外面带回家一窝小鸟,总是心里难过得半夜睡不着觉,常常次日早晨又把它们连窝放回原处。他简直不忍看见一棵棵树被砍倒或修剪,好像那样便伤害了它们的心;他还是个孩童时,看到人们剪完树枝后树液上升到树梢,大量渗出,他就由衷地感到悲伤。这种脆弱的性格——或许可以这么说——表明他是那种生来就要受尽痛苦,直至结束无用的生命才能脱离苦海的人。他小心翼翼踮着脚尖在蚯蚓中间穿行,一条也没踩死。


[2]

裘德走出去,更加感到他的存在是多余的;他在猪圈附近的一垛稻草上躺下来。雾这时越来越淡薄,透过它能看见太阳。他拉过草帽盖住脸,从草帽的间隙中看着外面白晃晃的天空,模模糊糊地思考着。他发现人长大了就有了责任,事情并不与他原先想的那么协调一致。大自然的逻辑太可怕了,他不喜欢。对某一类生物仁慈就是对另一类生物残酷,这种不协调的现象使他感到厌恶。他觉察到,当你越来越大,感觉自己到了生命的中部,而不像小时候只感到在生命圆周的某个点上,你会不寒而栗。你的周围似乎都是些令人炫目、五光十色、吵闹不止的东西,它们的杂声和强光撞击在你那叫做生命的小小细胞上,猛烈地震动它,使它变形。


[3]

“如果男人不因此受到终生惩罚,或者她不由于他的过错而受到终生惩罚;如果一时的软弱能一时结束,或甚至一年结束,她是可以那样做的。可当后果要延至一生时,她就不该做那种事,那就会让一个诚实的男人掉入陷阱,或者如果他不诚实,就会让她自己掉入陷阱。”


[4]

“文明硬把我们塞进了社会的模子里,而这些模子与我们实际的样子毫无关系;这正如人们常见的那些星座的形状,与实际星星的形状毫无关系一样。我现在被叫做理查德·菲洛特桑太太,和与我同姓的配偶过着平静的婚姻生活。但实际上我并不是理查德·菲洛特桑太太,而是一个孤苦伶仃、被畸形的感情和无法理解的厌恶搅得不安的女人……哦,你不要再等了,不然会错过马车的。请下次再来看我吧。下次来时你一定要到我家里去啊。”


[5]

“本来要两三代人才能完成的事,我却极力想在一代人中去完成。我的冲动——我的感情——也许它们应该叫做我的恶习,太强烈了,一个没有优越条件的人必然要受其阻碍;我的血应该像鱼的一样冷,心应该像猪的一样贪,这样才会真正有好机会成为国家的一位知名人士。”


[6]

“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

(“好哇!”)

“愿那日变为黑暗,愿上帝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愿那夜被幽暗夺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乐。”

(“好哇!”)

“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为何不出母腹就绝气……不然我早已安静躺卧。我早已安睡,早已安息!”

(“好哇!”)

“那儿被囚的人同得安逸,不听见督工的声音……大小都在那里,奴仆脱离主人的辖制。受患难的人,为何有光赐给他呢?心中愁苦的人,为何有生命赐给他呢?”


Caniles
我竟忘了!! 哈代先生忌日快乐...

我竟忘了!!

哈代先生忌日快乐(?)!

(我不管 英国的12月1日还没过完!!

图源:John Todd, 1994, 'G.H. Hardy as an editor', The Mathematical Intelligencer, vol. 16, no. 2, pp. 32-37.

原文pdf

我竟忘了!!

哈代先生忌日快乐(?)!

(我不管 英国的12月1日还没过完!!

图源:John Todd, 1994, 'G.H. Hardy as an editor', The Mathematical Intelligencer, vol. 16, no. 2, pp. 32-37.

原文pdf

Caniles

【1729】成为鬼魂

是万圣贺(?)文!结尾好像有点潦草……不管了先发出去,今天马上就要结束了()

也许有ooc,哈代太难写了(……)

万圣节快乐!亲爱的鬼魂们!

—————————————————————————————————

“Trick or treat?”

拉马努金疑惑地重复了一遍,然后转向哈代:“那是什么意思?”

“You 'treat' him, or you'll be 'tricked' by him.”哈代干巴巴地说,然后把他们面前的小男孩推开:“你死的时候真是年轻得过分。”

拉马努...

是万圣贺(?)文!结尾好像有点潦草……不管了先发出去,今天马上就要结束了()

也许有ooc,哈代太难写了(……)

万圣节快乐!亲爱的鬼魂们!

—————————————————————————————————

“Trick or treat?”

拉马努金疑惑地重复了一遍,然后转向哈代:“那是什么意思?”

“You 'treat' him, or you'll be 'tricked' by him.”哈代干巴巴地说,然后把他们面前的小男孩推开:“你死的时候真是年轻得过分。”

拉马努金翻到第三个兜才翻出一粒鹅卵石,他把它递给了男孩,然后去追上已经往前走出几米的哈代。

哈代,这时候肉眼可见地心烦意乱,闷头在游行的人群里逆行。他本意只是想谴责鬼魂里竟然也有烦人的小孩,可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如果这句没有指明(至少在他看来)的话被剩下的一位听众听进去了呢?他完全没有指责他无知的意思,他也完全没有立场,更何况这怎么也不应该和“死得太年轻”放在同一个句子里。

他在夜幕降临时回到剑桥,非常惊讶地在人群中看到了拉马努金。他和记忆中没有什么差别……是的,很奇怪,但这是他死后第一次见到他。他喊他的名字,拉马努金很快辨认出他,他后来说,他就是来找他的。他露出惯常的温顺歉意的笑:“我开始没有认出你,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老些……”

同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我给了他一块石头。他不会再来找我们了。”

哈代一转头,看到拉马努金已经跟了上来。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继续自顾自往前走。

拉马努金想了想,换上一种劝慰的口气:“你死的时候不再年轻,完全只是因为你有更长的生活。”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长而充实的生活。而且我相信你即使在死的时候也仍然机智,虽然那么老,但不比任何一个年轻人差。”

哈代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但是低低地笑起来,好像在笑别人一样:“就像现在?”

拉马努金微笑起来:“当然。”

他们继续走着,从各种妖精和幽灵、人偶或者演员中穿过,白色或者黑色的面具,真的和假的鬼魂,南瓜灯的橘黄色光点在晚风和行人的手里摇晃。

拉马努金新奇地看着这一切。偶尔也有其他的鬼魂跟他打招呼,大部分是老人,也有年轻一些的,甚至有拉马努金见过的年轻人。他开始觉得这个节日对于鬼魂来说有点太悲伤了。

他们走到一座桥上,拉马努金把手撑上栏杆,看着河水:“死了之后还能回到这,真不错。”

哈代没有说话,望着河的尽头。

“这条河流到哪里去?”拉马努金试图让他开口。

哈代突然说:“我不是……我之前不是在说我。”

拉马努金愣了一下,然后想起他是在说什么:“噢。那……很好。”

哈代迅速地:“也不是在说你。”

拉马努金偏过头看他,脸上是完全没有掩饰的惊讶:“什么?”

哈代朝他站好:“我向你道歉。为了……所有那些事情,你的到达,食物,家人,疾病,还有你的性命。”

拉马努金只沉默了很短的一会儿:“那不是你的错,哈代。”他回忆起来:“我小时候妈妈就找人用天宫图给我算过命,说我——‘不是默默无闻而长命百岁,就是名满天下而早早夭折’。那是天宫图说的。”

他看着哈代的眼睛,又加了一句:“就是说,那是命定的。”

“但我从来不信那些东西。——抱歉,如果冒犯你了。我的道歉又要加上一条。”

拉马努金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让人愉快的玩笑:“你向来是这样。你以前肯定也不信人死之后会变成鬼魂。”

哈代笑了几声。

“但我信。所以你用不着道歉,那从来都不是你的错。”

哈代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表情轻轻地舒展开:“那……很好。”

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哈代继续往前走了。拉马努金站在桥上,有一只船从桥下晃晃悠悠地划过,水波拍打着船和桨,哗啦,哗啦。



【也许算是番外】

“所以规则是,只有和我们一样的鬼魂能看到我们?而且我们移动不了任何东西——像这样?”拉马努金把自己的手从路灯杆左边晃到右边,又从右边晃到左边。

“基本上是。”

“基本上?”

“你可以——移动,和你联系非常紧密的东西。”哈代想了想又补充:“有很多传闻,某某把自己用的烟斗带走了,某某摸了摸家里还活着的老狗。”

“噢,”拉马努金略微有点失望,“那我在这儿没什么好做的了。”

哈代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其实你可以去图书馆。”


图书馆里很热闹,到处是纸张窸窸窣窣的声音。已经工作了十年、见怪不怪的馆员准备下班回家了,他没有关灯,锁门之前朝空无一人的室内朗声说道:“晚安,女士先生们。祝你们愉快。”

Archer

被时间摇撼的

黄昏之躯中

搏动着

正午的心
         ——哈代【英】

被时间摇撼的

黄昏之躯中

搏动着

正午的心
         ——哈代【英】

Caniles

突如其来的脑洞,渣短而莫名其妙,大概有ooc(我一百年没写同人了……

吃我1729组安利!!!


哈代像个高中生一样躺在草坪旁边的长椅上,闭着眼睛,一条腿屈起。

午后的阳光晒得他有点头昏。他刚刚想要抬起手遮住眼睛,就觉得一片黑影移动过来,眼睑的红色的影子消失了,一片清凉取而代之。

他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叫他:“Mr. Hardy……”似乎带着南亚的风、日光和泥土味。

他赶紧睁开眼睛——这个动作似乎也花了他不少力气——迷迷糊糊地看到那个矮壮的身影,他有着深色的皮肤……他想要张口叫他,可魔法在他又一次眨眼间消失了,格蒂撑着伞看着他。

是的,怎么会是拉马努金呢?他已经死去二十年了...

突如其来的脑洞,渣短而莫名其妙,大概有ooc(我一百年没写同人了……

吃我1729组安利!!!


哈代像个高中生一样躺在草坪旁边的长椅上,闭着眼睛,一条腿屈起。

午后的阳光晒得他有点头昏。他刚刚想要抬起手遮住眼睛,就觉得一片黑影移动过来,眼睑的红色的影子消失了,一片清凉取而代之。

他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叫他:“Mr. Hardy……”似乎带着南亚的风、日光和泥土味。

他赶紧睁开眼睛——这个动作似乎也花了他不少力气——迷迷糊糊地看到那个矮壮的身影,他有着深色的皮肤……他想要张口叫他,可魔法在他又一次眨眼间消失了,格蒂撑着伞看着他。

是的,怎么会是拉马努金呢?他已经死去二十年了。

两个无神论者各怀心事地沉默了一会儿。哈代坐起来说,我回去了。他从格蒂手里拿过伞,径直穿过草坪走远了。

Mapko-Q的小屋

向逆境中的友人坦承 


哈代


自从我远离后,我对你的逆境 

感受减弱了,尽管逆境并未改善; 

我甚至露出了旧日的笑容,漠然 

但毕竟是微笑,不是咧嘴的嘲弄。 


一个念头太出格,我脑中难容, 

但我察觉,它在周遭萦绕不散: 

我不想再热衷打听你的辛酸, 

免得与你分忧,而重新惹我悲痛…… 


这念头多么像不祥之鸟或海盗—— 

逍遥法外的身影在海上漂游, 

忠诚的心啊,一心想彻底赶开 

这一盘踞此地的不体面的念头; 

可是,老...

向逆境中的友人坦承 


哈代



自从我远离后,我对你的逆境 

感受减弱了,尽管逆境并未改善; 

我甚至露出了旧日的笑容,漠然 

但毕竟是微笑,不是咧嘴的嘲弄。 


一个念头太出格,我脑中难容, 

但我察觉,它在周遭萦绕不散: 

我不想再热衷打听你的辛酸, 

免得与你分忧,而重新惹我悲痛…… 


这念头多么像不祥之鸟或海盗—— 

逍遥法外的身影在海上漂游, 

忠诚的心啊,一心想彻底赶开 

这一盘踞此地的不体面的念头; 

可是,老友啊,有这种下意识存在, 

即使驱走了,我心中何等难受! 


1866年



有多少人能如哈代一般坦诚?他难过,他离开,并不是因为厌烦,而是因为感同身受啊。

Mapko-Q的小屋

从不说声再见,

也不轻唤一声, 

或者吐露任何心愿, 

当我看见阳光照在墙垣, 

天已大亮,还不如 

你已经决然走远, 

从此,一切都将完全改变。


——《离去》托马斯·哈代

从不说声再见,

也不轻唤一声, 

或者吐露任何心愿, 

当我看见阳光照在墙垣, 

天已大亮,还不如 

你已经决然走远, 

从此,一切都将完全改变。


——《离去》托马斯·哈代

小熊的玩具屋

【1729】【拉票x】【印度之行paro】Not Yet

文前拉票,请大家看一看上一条lofter的卖书广告啊!1729书签版销量最低,是因为都没发现是1729吗!背面有1729算式的1729!

————————————————————————————

透明液体般流淌的银色月光倾泻下来时,我看见了你。

那时的我以异国人的身份踏入女神的庙宇,立刻被寺中人责骂,要我依照礼仪进入。

可我并未注视供台上女神线条优美的木刻形体,我看见的只有你,破烂的衣袖上沾染着呛人的粉笔灰,手上的石板印的大半是被狼狈混乱抹除的粉末痕迹。写了又抹去的次数太多,以至于你新写上的公式难以让人从揉满白粉的石板上辨认出来。

在微弱的月光下,那些式子清晰的宛如雷电刻在石板上的十...

文前拉票,请大家看一看上一条lofter的卖书广告啊!1729书签版销量最低,是因为都没发现是1729吗!背面有1729算式的1729!


————————————————————————————

透明液体般流淌的银色月光倾泻下来时,我看见了你。

那时的我以异国人的身份踏入女神的庙宇,立刻被寺中人责骂,要我依照礼仪进入。

可我并未注视供台上女神线条优美的木刻形体,我看见的只有你,破烂的衣袖上沾染着呛人的粉笔灰,手上的石板印的大半是被狼狈混乱抹除的粉末痕迹。写了又抹去的次数太多,以至于你新写上的公式难以让人从揉满白粉的石板上辨认出来。

在微弱的月光下,那些式子清晰的宛如雷电刻在石板上的十诫,至今刻印在我的脑海中。

我几乎跪下,身体瘫软在供女神信徒朝拜的软垫上,但你所信服的神明于我毫无意义,在那一瞬间,世上值得我皈依的,唯有你的粉笔间描绘出的纯粹理性之美。

世人将称那为传奇,我在印度的穷乡僻野发现了一位足以比肩史上最伟大数学家的天才。

而对你来说,那是什么?我是什么呢?

我们成为友人,就像40:60的酒精与水相互融合一样迅速与烈性。我对你谈论欧洲,谈论近代的数学,给你灌输公理和证明的意义,你天真地信服我,对我给出的每一个严格的定义与限制都接受无误,我简直害怕,我的理智将会摧毁你灵感的魔力。

我听得到你的族人的愤怒,指责你同异国的不敬神明者来往。你从未对我说过什么,但每天清早我来到你家门口时,你晨祷的时间越来越长。

“至少我们还有数学。”当我们完成一个新的数论问题研究时,我对你说。

那令你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照亮了破败的小屋。

但还有别的东西,你我心知肚明,我俩都不会将它和数学置在天平的两端比较。

我的剑桥同事终于费神惦记起我,向我通知这一年放逐异国的苦役已告终结。我可以回到暖和的壁炉前,舒舒服服地继续我的研究工作。

拜托,你也得在那里,你应该,你怎么能不在欧洲数学荣誉花环的顶峰,你怎么能不在理性证明的至高点,你怎么能……不在我的身边。

你的回答根本没有一秒钟犹豫。

你的合法妻子怯怯地站在你身侧,我起初以为她只是个邻家姑娘,还不到青春期的瘦小苍白身体裹在华美的莎丽里,好像手工坊里被抛弃的,扎的极其笨拙歪斜,过度艳丽的纸花。

那同你不应有任何关系,或者,我本以为你那一切应当是不相干的。

虚假的一眼能看出来的花朵,9岁嫁给你的有名无实的婚姻,月光下跪在女神庙中的朝拜。

当然另外的一些也同你没有关系。

伦敦冰凉潮湿多雾天气里暖炉的慰藉,三一学院里板球比赛得分时的欢呼,高桌晚餐上英国式嘲讽的俏皮话。

只有柏拉图式理念世界中的数学真理,在这两个各不相干的世界中投下晃动火光映衬在洞穴上的影子。

对你或对我,无论我们多么期望,单纯的数学都不能构成一切。

并且那确实不可能成为一切。于我,我记住的不仅仅是凌乱粉末石板上的那几行公式,还有微弱月光下你跪坐书写的专注侧脸。

有那么一瞬间,我不知道我执意要从印度带走的,究竟是前者或是后者。

我知道我坚持下去会怎样。你会让步,像一株水生兰花被移植到陆地上一样陪我离开。到了英国我就会试图用理性的光明驱逐你信仰的迷雾,把对神明和婚姻的质疑植入你的心头,直到你再也无法安心在此地生存。

我所不信服的那位神明可以见证,我多麽希望你变得像我。又多麽不愿意此事发生。

你在那之上,拜托,我只想要你是你,不要你是别的任何事物。

而英国的我将会扼杀你,轻柔地,无可挽回地,慢性地摧折,缓慢的几乎看不出来的凋零。

我听见你说:“Not yet,Hardy,Not yet。”

我们还不能,仍然不能。我希望那不是永远不能。

————————————————————————

文后说明:一直想搞个《印度之行》paro,这本书和真实历史的1729相反,是英国人来到印度,经历种种文化冲突隔阂之后,以此收束。

    “如果我们摆脱你们,需要五千五百年,那么我们就用这五千五百年,我们将把每个该死的英国人都统统赶到大海里去,到那时候”——阿齐兹骑在马上飞快靠近菲尔丁——“到那时候”,他轻轻吻了菲尔丁一下,做结论似的说:“我和你一定会成为朋友。”
    “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成为朋友呢?”菲尔丁满怀深情地抓着阿齐兹的手说,“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你的愿望。”
    然而他们的坐骑并没有这种愿望——他们会转向各奔东西,大地没有这种愿望,它在路上布下重岩,使他们不能并辔而行;他们走出山谷的时候,脚下的茂城一览无遗;那些寺庙,那个大湖,那个监狱,那个神殿,那些飞鸟,那个兵营,那个宾馆,所有这一切它们都没有这种愿望,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不,你们现在还不能成为朋友!”苍天也在呼叫:“不,你们在这儿不能成为朋友!”

结尾异口同声的Not Yet非常好磕。于是也用在了这个短篇结尾。

其实还有一段想写,但是不知道放入哪里比较好,单纯记录一下:

大概是哈代初次到访拉马努金家里,拉马努金给他端来水洗手,哈代凝视着他,脑子里莫名跳出来圣经的片段:“因此我心战兢,从原处移动。”哈代继续想下去,这是约伯记,37:1。37是素数,1是素数,371……不是,等于7*53,不够完美,他烦躁地转过脸去。拉马努金问他在想什么,哈代回答371。拉马努金微笑着说:“是很有趣的数哦,等于它自己的各位数字立方和。371=27+343+1=3^3+7^3+1^3。”


所以求求你们去给1729的书签版增加一点销量!再放一次卖书广告地址!

存档灵魂





伤 口


【英】哈代


我爬上山的顶端,

见西天尘雾蒙蒙,

太阳躺在其间,

恰似伤口的血红。


恰如我的伤口,

谁也不会知晓,

因我不曾袒露

心被刺透的记号。





伤 口


【英】哈代


我爬上山的顶端,

见西天尘雾蒙蒙,

太阳躺在其间,

恰似伤口的血红。


恰如我的伤口,

谁也不会知晓,

因我不曾袒露

心被刺透的记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