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哈兰

10177浏览    135参与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草草草dbq我的锅,刚重刷斩兽...

草草草dbq我的锅,刚重刷斩兽才意识到肤色不对劲,赶紧美黑了一下……上一条已删

草草草dbq我的锅,刚重刷斩兽才意识到肤色不对劲,赶紧美黑了一下……上一条已删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伊米尔生日快乐√

差点没赶上OJZ

p2无字版

伊米尔生日快乐√

差点没赶上OJZ

p2无字版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求老板眼熟,如果看得上咱家小窗...

求老板眼熟,如果看得上咱家小窗奉上联系方式
💗

占几个tag歉

求老板眼熟,如果看得上咱家小窗奉上联系方式
💗

占几个tag歉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做成电脑桌面了,处理得极其不走...

做成电脑桌面了,处理得极其不走心连摘了眼镜都不能抢救

做成电脑桌面了,处理得极其不走心连摘了眼镜都不能抢救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翻出旧手机就把年初那张生贺改了一下
我爱发光图层和高斯模糊
p3原生贺……这个人体……刻在ED里简直太丢人了woc(说得好像现在就不丢人了一样,白眼.jpg)
第七集ED

翻出旧手机就把年初那张生贺改了一下
我爱发光图层和高斯模糊
p3原生贺……这个人体……刻在ED里简直太丢人了woc(说得好像现在就不丢人了一样,白眼.jpg)
第七集ED

渝兮

【洛哈】听说永冬的王子被亚萨的公主强吻了

旅行期间就摸了这个鱼,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说不清楚是现设还是原著向,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女装阿斯洛出没+微量阿斯娜x伊米尔/哈兰

没问题就戳链接↓


【一时爽了可能有点小 c a r 拉灯严重也不好恰】

旅行期间就摸了这个鱼,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说不清楚是现设还是原著向,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女装阿斯洛出没+微量阿斯娜x伊米尔/哈兰

没问题就戳链接↓



【一时爽了可能有点小 c a r 拉灯严重也不好恰】

一两二肆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的第N天,他生日到了……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的第N天,他生日到了……

一只呱呱呱太

离开后发现越来越像你
简直看成哭包

离开后发现越来越像你
简直看成哭包

一两二肆
画完了,皮一下很快乐~猫贩子肆...

画完了,皮一下很快乐~
猫贩子肆上线!!!

画完了,皮一下很快乐~
猫贩子肆上线!!!

西泠Jun

【哈洛】I Can You Again 2

不知道还有多少小可爱记得我(这篇文)

感谢 @奈良辛 的催更

预警见 1(原谅我暂时不会弄链接,而且懒得学)

前文见tag

  因为那次昼夜祭的事故,风雪和黑暗已经笼罩了永冬多年,没有光明,使植物难以生长,使攻击型魂兽肆虐,使这里的人们惶惶终日……与之相对的,邻国亚萨在巴霍德尔的照耀保护下,蒸蒸日上,美丽而富饶。

  如今,永冬的王子正以复兴国家为目标,和同伴一起在加拉哈德的主道上缓缓前行,却不知阴影深处有一双眼睛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嗷嗷嗷嗷嗷嗷(要吃包包兽吗)?”扎克将手中的食物递到伊米尔面前,“嗷嗷嗷嗷(很好吃的)。”

  “谢谢。”伊米尔接过,没有吃,只是一直...

不知道还有多少小可爱记得我(这篇文)

感谢 @奈良辛 的催更

预警见 1(原谅我暂时不会弄链接,而且懒得学)

前文见tag

  因为那次昼夜祭的事故,风雪和黑暗已经笼罩了永冬多年,没有光明,使植物难以生长,使攻击型魂兽肆虐,使这里的人们惶惶终日……与之相对的,邻国亚萨在巴霍德尔的照耀保护下,蒸蒸日上,美丽而富饶。

  如今,永冬的王子正以复兴国家为目标,和同伴一起在加拉哈德的主道上缓缓前行,却不知阴影深处有一双眼睛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嗷嗷嗷嗷嗷嗷(要吃包包兽吗)?”扎克将手中的食物递到伊米尔面前,“嗷嗷嗷嗷(很好吃的)。”

  “谢谢。”伊米尔接过,没有吃,只是一直盯着还热着的包包兽发呆。

  “嗷嗷嗷(怎么了)?嗷嗷嗷嗷嗷嗷(包包兽有问题)?”扎克不解。

  “嗯?”扎克的问题让伊米尔回神,他摇摇头表示没什么。咬一口香气四溢的美食,浓郁的奶甜在舌尖炸开,爆炸波及齿贝,甚至向着口腔深处蔓延。空气中的味道很浓了,并成功引来一只吃货。

  “扎克~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给我们分享一下呗。”科林的声音不小,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嗷(唉)……”不知为何,伊米尔觉得自己从扎克的一张熊猫脸上看出了无奈,以及……同情。

  伊米尔:?!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这是最后一个包包兽了)。“扎克从背包里拿出最后一直包包兽,从窗户送了出去,然后坐回座位小声对伊米尔说:“嗷嗷嗷嗷嗷嗷嗷(科林之前很瘦的),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也算是半个少女杀手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但魂武觉醒后就没几个人养得起了)。”

  科林在外面吃的正嗨,根本没听清扎克说了什么:“尼素甚木(你说什么)?”

  “嗷嗷嗷(没什么)!”

  然而在不久的将来,伊米尔惊讶地发现,队里的胖熊猫扎克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蠢萌。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现在,伊米尔看着手中被咬了一口的包包兽,微微撇眉,这跟他第一次吃的包包兽有些不同,没有那么甜了。

  应该是因为不是同一个厨师做的吧。伊米尔这么告诉自己。

  

  加拉哈德很大,据说在建国之初,亚萨开国皇帝将这意为“纯洁”的城镇定为国都,渐渐地,这里的经济越来越发达,面积越来越广阔,人口也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了全国最为繁华的城市。

  后来,第五代亚萨王在距离加拉哈德不远的一个名为贝德维尔的小城之中发现了一株金黄的植物,它的叶片就如巴霍德尔撒下的光一样,耀眼璀璨,正是如今的光耀树。

  这位皇帝认为这是吉兆,便下令把这棵树苗移植到王宫,不幸的是这株光耀树虽然活着,却不复生机,王族用尽办法也对其毫无作用,于是他们选择了迁都。那时的亚萨王族还没有现在这么荒淫无度,整个黄宏加起来也不过百十号人。就这样,贝德维尔成为了新的王都,渐渐上位第一,当年的小树经历百年,如今已经可以庇护整个王宫了。

  雷古拉斯为众人讲解这亚萨第二大城的历史,很详细,很专业。

  同在车外的卡特琳一脸冷漠:“老爹,你能把书放下自己讲吗?”

  “哈哈。”雷古拉斯爽朗一笑,“丫头,我这叫‘引出话题’。”他晃了晃手中的书——粉绿色的《夏洛特百科》,“我们,要去找最后一名队员了。”

  

  当众人看到雷古拉斯敲响一家挂着“正在营业”的牌子却大门紧闭生意惨淡的旅馆的门时,众人是懵的。

  当众人看到从刚刚开启的门缝里探出的小脑袋时,众人看向雷古拉斯。

  而雷古拉斯一脸慈父笑:“小朋友,我们是王子殿下的护卫队。王子殿下赶了几天的路了,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不知可否入住?”

  这不是变着花儿地骂人家生意不好吗?众人汗。

  小孩儿警惕地盯着面前的壮汉,片刻后,将手探出门外,把那张写着“正在营业”的牌子翻了个面。

  “我们没有营业。”小孩儿如此说着。

  “……”

  天空似有黑色鸟飞过。

  “老爹,我早就说这群亚萨人不能讲道理!”卡特琳说着,就要上前动手,被雷古拉斯拦下。

  门里的小孩儿被吓了一下,往里面缩了缩,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坚定地迎了回来,有一种大义赴死的即视感。

  雷古拉斯继续笑,语气更加温柔:“为什么不让我们入住呢?”

  “不让就是不让。”小孩儿目光闪了闪,又骄傲地说 “你们别想着硬闯哦,门上有法阵的,你们要是敢硬闯的话,绝对有你们好看的!”

     “哦?法阵?你看起来可不像会画法阵的人呢。”雷古拉斯继续套话。

  “当然不是我画的,这是我哥哥画的,他非常厉害的!”

  “哥哥?”雷古拉斯一愣,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孩子这么叫夏洛特老兄他没有生气吗?”

  “刚开始会生气,不过后来就不……”小孩儿喃喃道,“不对,你怎么知道哥哥叫什么名字?!你是谁?!”

  看着炸了毛似的孩子,雷古拉斯左右看看,然后故作神秘地对小孩儿说:“对啊,不过,我可不仅仅知道他的名字,我还知道你的‘哥哥’不是亚萨人。”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入住了吗?”


———————————————————————

有一种懒叫做“文写了,但是懒得码”
(*/ω\*)

一两二肆
我不是人贩子了是个猫贩子~[伪...

我不是人贩子了是个猫贩子~[伪全员]

我不是人贩子了是个猫贩子~[伪全员]

一两二肆

图二是灵感
好久没有画了~反正没人期待QAQ
好冷啊……不想画画想吃粮,有太太满足我吗?

图二是灵感
好久没有画了~反正没人期待QAQ
好冷啊……不想画画想吃粮,有太太满足我吗?

TSE怎麼還不會畫畫

不知道这个完成度可8可以,中二魂构图/?
bug有点多抱歉!
有1点点的哈洛,不明显cp大概
这到底什么花我也不知道:)我们先排除不是牵牛花
哈兰的小fu蝶不像小fu蝶。(-ι_- )

不知道这个完成度可8可以,中二魂构图/?
bug有点多抱歉!
有1点点的哈洛,不明显cp大概
这到底什么花我也不知道:)我们先排除不是牵牛花
哈兰的小fu蝶不像小fu蝶。(-ι_- )

西泠Jun

【哈洛】I Can See You Again 1

●其实是哈洛哈,虽然阿斯洛在文中比较强势,但在床上还是个受ε-(´∀` )

●名字乱起的,可以再见到你,这也是我的愿望,希望两人能再见,希望我们能再见的王子

●这是七创社的角色,七创社的世界观,是读者的文,也是我的ooc

●身为穷人,只看到了第五集,所以本文是在小队干掉炮灰三人组后开始的,与正片无关

●很少写文,渣文笔勿喷,谢谢

  


  阿斯洛……

  伊米尔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第多少次梦见阿斯洛了?他记不清了,至少已经从第一次猛然地惊起到现在平静地醒来了。

  “阿斯洛……”伊米尔喃喃着,“阿斯洛……”


  次日。

  “伊米尔昨晚有没睡好吗?”雷古拉斯看着...

●其实是哈洛哈,虽然阿斯洛在文中比较强势,但在床上还是个受ε-(´∀` )

●名字乱起的,可以再见到你,这也是我的愿望,希望两人能再见,希望我们能再见的王子

●这是七创社的角色,七创社的世界观,是读者的文,也是我的ooc

●身为穷人,只看到了第五集,所以本文是在小队干掉炮灰三人组后开始的,与正片无关

●很少写文,渣文笔勿喷,谢谢

  


  阿斯洛……

  伊米尔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第多少次梦见阿斯洛了?他记不清了,至少已经从第一次猛然地惊起到现在平静地醒来了。

  “阿斯洛……”伊米尔喃喃着,“阿斯洛……”


  次日。

  “伊米尔昨晚有没睡好吗?”雷古拉斯看着伊米尔双眼下的青黑,有些担忧。伊米尔是永冬的王子,更是他喜爱的孩子,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因夺取霍德尔和巴德尔而累垮自己的身体。“是在担心钥匙的事情吗?”

  伊米尔摇摇头:“我没事,继续赶路吧。”然后在雷古拉斯的目光下变成了敌国的王子,缓缓上了车。

  “喂,卡特琳,你有没有觉得王子殿下有点奇怪啊?”科林小跑到猫耳少女身边,一脸贱兮兮地小声说。

  “他不是一直都很奇怪吗?能做出和亚萨人做朋友的事,说不定以后直接

娶一个亚萨人做老婆了!”卡特琳有点恨铁不成钢,随便给科林的肚子来了一手肘。

  坐在车子里的伊米尔当然听到了,他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伊丽莎白笑了一下,用手轻掩着嘴显得高贵而优雅,谁能想到她曾经是被重点通缉的犯罪组织的成员呢。

  “我们已经进入加拉哈德,再过两天就能到亚萨王都了,这次任务一定能完成。嗯……等我们回到永冬,复兴了永冬之后,王子有什么打算吗?”

  面对伊丽莎白的问题,伊米尔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他真的不知道,整个皇宫就剩下他一个了,自从那次昼夜祭后,父皇没了,姐姐战死,再后来母后病逝了,连妹妹伊娅也被几只魂兽……现在他的心里只有完成任务和复兴永冬国,其他的就没有了,但好像还有。不,没有了,伊米尔这么告诉自己。

  “王子已经成年了吧?”

  “啊?是、是啊。”伊米尔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么说王子回去就可以继承王位了,继承了王位就可以找一位皇后,再然后……”伊丽莎白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伊米尔,一副你懂的的表情。结果就见到年轻王子的脸瞬间就红透了,瞳孔猛地一缩,那本不属于他的m形呆毛直愣愣地立了起来,一副被欺负受到惊吓的样子。

  伊丽莎白忍俊不禁,“好了好了,开玩笑的。”她把纤细的手指晃了晃,语气又变得严肃起来,“但你是王子, 这种事是早晚都要想的。”

  伊米尔红着脸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车厢里又恢复了宁静,如果无视扎克的呼噜声和翻滚声。

  

  而伊米尔就在这呼噜声中开始思考他的“人生大事”。

  自己未来的皇后一定不要太安静,要有一点小活泼,喜欢粘人;要爱笑,亲近臣民;不能太霸道,但也不能太软弱,要有气质,不能被别人欺负……等等!伊米尔感觉不对劲——这描述跟阿斯洛有点儿像啊?!难道是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

  阿斯洛……你,没死,对吧?阿斯洛……伊米尔透过车窗望向外面繁华的街市,心中默默思念着,祈祷着。

  情窍初开的少年往往不知道那颗种子是什么时候被种下的,只是再多你那后发现它的时候,它早已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那种名为“喜欢”的情绪就像一壶酒,时而醇香浓郁,让人心中泛起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甜蜜;又时而辛辣苦涩,小心的爱恋往往无法说明,终得泪浸衣裳。虽然矛盾,却往往让人欲罢不能,哪怕如飞蛾扑火,也甘之若饴。

  很快,伊米尔就会明白这种情绪,体会到很久之前阿斯洛的无奈和苦恼。

  


————————————————————————

求评论!可催更!

ps:每次看到热度上涨都在怀疑你们是不是点错了。。。

高中狗更新随缘啦~(*罒▽罒*)~,不会太长(这可能是个flag),不会坑

自我介绍一下,西泠Jun,叫阿泠就行


阴离子桑【高三闭关】

【哈洛】末班车


◊之前没来得及发的情人节贺文
◊一句话涉及雷古拉斯×伊丽莎白
◊水平逐渐下降/趴平
◊cp哈洛,哈兰第一人称,现代AU,注意避雷
◊ooc和语病的锅我背orz
◊娱乐而已,不必较真


直到冷风裹着雨滴袭击我的脖子时,我才真正清醒了点。明明刚下班时还是阴天的,谁能想到几小时之内就会下雨?还好公交站就在前方不远处,站牌旁边也立着遮雨的棚。

我小跑着躲到遮蔽物下,风恰好被我背后的广告板挡住。我揉了揉脸,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路牙边积水上的涟漪才重新清晰。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让我有点担心,也许这次无意义的生日聚会会让我错过回家的末班车。雷古拉斯刚刚发来了短信,我真心希望他可以顺路载我...


◊之前没来得及发的情人节贺文
◊一句话涉及雷古拉斯×伊丽莎白
◊水平逐渐下降/趴平
◊cp哈洛,哈兰第一人称,现代AU,注意避雷
◊ooc和语病的锅我背orz
◊娱乐而已,不必较真

 

直到冷风裹着雨滴袭击我的脖子时,我才真正清醒了点。明明刚下班时还是阴天的,谁能想到几小时之内就会下雨?还好公交站就在前方不远处,站牌旁边也立着遮雨的棚。

我小跑着躲到遮蔽物下,风恰好被我背后的广告板挡住。我揉了揉脸,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路牙边积水上的涟漪才重新清晰。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让我有点担心,也许这次无意义的生日聚会会让我错过回家的末班车。雷古拉斯刚刚发来了短信,我真心希望他可以顺路载我回去而不是只留一句“路上小心”。

罢了,毕竟他还要和伊丽莎白珍惜情人节的最后几个小时。

节日的热烈是被雨水恼了?现下我身边只有一对情侣,路上的车也少得可怜。万幸,万幸,屈指可数的车中夹了我的末班车。

车上没有空调,人也不足五个,但比外面暖上不少。我走到后门边,把自己扔在蓝色的旧椅子上,没控制住打了个带酒气的嗝。

发动机搅出嗡鸣声,车身随着行进颠簸摇晃。我眼前还留着那对情侣拥吻相别的残象,搅不碎,颠不离。

情人节——情人的节日,连阴雨都变得浪漫的日子——有点羡慕呢。

有什么可羡慕呢?我也拥有过。每天做着重复的工作、看着重复的街景,却是幸福地回到家,等着暖气与他的香水味将自己包裹起来。窗边鸟笼中的白雀已缩成一个球,茶几上放着剥开但未吃完的橘子;他有时会窝在沙发里,或者在厨房中围着印满了翅膀的围裙,我也能在卧室找到他,找到被团在被子里的金色的发。

我应该再清楚不过的:失去比未得痛苦万分。

我有些困,意识不清。我好像又一次触碰到了他的肌肤,品尝到了他的甘甜;他也枕在我的腿上、伏在我的怀里,像只贪睡的猫。

但我不能睡着啊,终点站不是我的家。

我努力睁大眼,盯着窗外的景。重影的陌生霓虹灯光混杂了雨水,像我胃里甜腻的奶油搅拌着酒液。

清醒一点吧,清醒一点吧。

但谁愿意醒来面对酒后头痛?谁不流连于梦中绑了蝴蝶结的情人节玫瑰?

而他?他是否会从梦里、从泥里跳出来,给我一个腐烂味的吻?

一方帅气逼人的墨
啊啊啊啊啊啊好气!阿斯洛第二集...

啊啊啊啊啊啊好气!阿斯洛第二集就狗带了!!!虽说可能没真死吧,但还是好气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好气!阿斯洛第二集就狗带了!!!虽说可能没真死吧,但还是好气啊啊啊啊

一两二肆
狗粮节快乐单身狗们……一米二生...

狗粮节快乐单身狗们……
一米二生日快乐
话说阿斯洛的呆毛……抱歉我出不来沙子种草的梗……
第四次板绘上色我挂了~抢的是 @苏凡 的板子

狗粮节快乐单身狗们……
一米二生日快乐
话说阿斯洛的呆毛……抱歉我出不来沙子种草的梗……
第四次板绘上色我挂了~抢的是 @苏凡 的板子

一两二肆
吧唧和明信片!我觉得会没人要_...

吧唧和明信片!我觉得会没人要_(´ཀ`」 ∠)__ 洛哈好冷……

吧唧和明信片!我觉得会没人要_(´ཀ`」 ∠)__ 洛哈好冷……

TSE怎麼還不會畫畫
摸🐠。 “王子殿下要睡的话就...

摸🐠。

“王子殿下要睡的话就回去吧?”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马上就回………💤💤💤”

摸🐠。

“王子殿下要睡的话就回去吧?”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马上就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