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利波特之魔法觉醒

24419浏览    940参与
无羡无忧

进阿兹卡班的几天(番外·1)

为什么!为什么!不公平!明明Tom用那么多次阿瓦达都没进阿兹卡班!而我只是刚刚被目睹了一次就进阿兹卡班吗?不公平!


对于,在最后3年级那会用了一次阿瓦达被邓布利多看到而已!就进了阿兹卡班!


我还没搞魂器!我还没和贝拉一样疯!我没有资格进阿兹卡班!


“让我出去啊喂。我一分钟也不想和贝拉美女住隔壁啊喂!”我在心里是这样想!


难道是因为我是赫奇帕奇的就如此对我吗?!不公平!


“嘿,你是斯莱特林的吗?”贝拉阴森森的看着我的校服,仿佛要把它盯出一个洞。

“不是......我赫奇帕奇的......”我害怕的看着对面的美女,生怕等下就给我一个阿瓦达。

“哦天啊!赫奇帕奇居然...

为什么!为什么!不公平!明明Tom用那么多次阿瓦达都没进阿兹卡班!而我只是刚刚被目睹了一次就进阿兹卡班吗?不公平!


对于,在最后3年级那会用了一次阿瓦达被邓布利多看到而已!就进了阿兹卡班!


我还没搞魂器!我还没和贝拉一样疯!我没有资格进阿兹卡班!


“让我出去啊喂。我一分钟也不想和贝拉美女住隔壁啊喂!”我在心里是这样想!


难道是因为我是赫奇帕奇的就如此对我吗?!不公平!


“嘿,你是斯莱特林的吗?”贝拉阴森森的看着我的校服,仿佛要把它盯出一个洞。

“不是......我赫奇帕奇的......”我害怕的看着对面的美女,生怕等下就给我一个阿瓦达。

“哦天啊!赫奇帕奇居然出了黑巫师!主人知道一定会开心的!因为你是赫奇帕奇第一个成为黑巫师!”贝拉突然高兴起来,疯狂的样子我又爱又怕。

美女有人说过你疯起来很可怕吗?


赫奇帕奇第一个进阿兹卡班的大美女。


我在游戏里是个🐍!分院帽毁我青春!

等君归

「双獾」烟火

 •借用游戏设定。

•有私设。

•一见钟情梗。

      禁林昏暗的天空中炸开了一丛橙黄色的烟花,临放下手中的草药,抬头估算了一下救援烟花离自己的距离,提着灯跑去。

      “嗷——”还没到目的地,临就听到了狼人发出的怒吼声,一位白色短发的年幼巫师被其按到在地,狼人的尖牙即将撕裂小巫师的脖子。

       临只来得及给他施加一个盔甲护身,心里祈祷那位不知名的小巫师能够抗过这一嘴。...

 •借用游戏设定。

•有私设。

•一见钟情梗。

      禁林昏暗的天空中炸开了一丛橙黄色的烟花,临放下手中的草药,抬头估算了一下救援烟花离自己的距离,提着灯跑去。

      “嗷——”还没到目的地,临就听到了狼人发出的怒吼声,一位白色短发的年幼巫师被其按到在地,狼人的尖牙即将撕裂小巫师的脖子。

       临只来得及给他施加一个盔甲护身,心里祈祷那位不知名的小巫师能够抗过这一嘴。可他拨开灌木丛后看到了意料之外的场景。

      “crucio!”

       秋仗着身上的盔甲护身对还想啃他一口的狼人发起了反击,狼人感受到了钻心带来的剧痛,放弃了继续追赶秋转身向远处跑去。秋缓了口气一把跌坐在地上,之前和狼人对战的时候他也受了些伤。

       临只是愣了一下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他跑上前去,给坐在地上捂着腰上伤口的秋扔了瓶白鲜,“没事吧?”

       秋抬头看向给自己加了个盔甲护身的人,黑发黑皮,穿着同院校服的男人,应该是高年级的吧,秋想,“谢谢学长帮忙啦,我没事。”

      没事?临上下扫了一边秋身上的伤,腰间破了个大口子,虽然用了白鲜但并没能成功止血,身上各处还有小擦伤。他抿着唇掏出一瓶止血药剂递给秋,“拿着吧。你是哪个年级的?”应该是个新生,看脸就感觉他很小。

      “我已经五年级了学长,谢谢学长的药唔。”秋接过药剂一口喝了下去,被它一如既往难喝的味道噎了一口,虽然它难喝,但确实很管用。

       秋晃晃自己因失血过多而变得吃顿的脑袋,挣扎着起身,抬头就看到了面前的人一脸纠结,“......怎么了吗学长?”

        临略微皱眉听着他对自己的称呼:“我和你一个年级。”他转头看向另一边,“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临——”秋一眼就从一群同级生中认出了临的身影,他小跑着过去。

        这个点小巫师们散的都差不多了,不过临还是将跑向他的秋拉进了一间空教室。离自己救下这个小鬼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秋也已经粘了他三个星期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临甚至没有转过身看秋,他承认他拒绝不了那双蜜色的,充满眷恋地看着自己的眼睛,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他这样一个人,一个...无法给他未来的人,不能因为一时的任性毁了对方的一生。

      “我只是想报答你......”秋无措地揪着自己烤制的小饼干外包装的袋子,“我没有......”想要图什么。

        啪。

        秋愣愣的看向被临一把打掉的饼干,他不理解为什么临那么抗拒自己接近,明明...明明他对自己也有好感。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临大声地吼着秋,不再去看秋失神地望着地面散落了一地宛如烟花般绽开的饼干,大步地离开了这件空教室,也就没有注意到秋眼角滑过的泪水。


       之后临就没有再见过秋,即使偶尔遇到了也不会分给对方眼神,目不斜视地走过对方的身边,他从未回过头,也就从未发现秋每次擦肩而过都会停下来转头望着他。


       转折出现在六年级的一个晚上。依旧是熟悉的禁林熟悉的救援,只不过救援的对象变了。

       秋一开始只以为是一场普通的救援,就像他以前救过的多名小巫师一样,直到看到救援对象,“......临?”

        虽然很惊讶但秋还是冲了上去,接下了狼人狂暴的一击,“curcio!”

       熟悉的魔咒,熟悉的人,临征征地望着赶来救他的秋,即使他知道如果是别人发出的救援信号,秋也会像救自己一样救他,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抱抱秋的想法。

       秋有点失神地看着临,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明目张胆地看他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呢?秋无奈地想到。

       忽然他的眼睛睁大,秋不知所措地被临抱在怀中,和其他人不一样,临的怀抱带着一丝凉意,却又像极了夏夜里的晚风。他放任自己会抱住怀里的男人。

     “我们试试吧。”


       虽然大家都不敢相信,但他们确实在一起了。

       跨过了心里那道坎之后,临渐渐在恋人面前表露出他真实的一面。他会喜欢将比他矮一个头的秋抱在怀里,会亲昵地喂他吃喜欢的小甜点,会陪着他一同复习到深夜;他也会在恋人与其他人聊天的时候默默搂住秋的腰宣誓主权,会向别人炫耀他的恋人。

       秋也很放纵临的一系列动作,他知道临喜欢自己,这就足够了。

     “我可以慢慢改变他。”


       从霍格沃兹毕业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开家小甜品店,当秋问临为什么的时候,临就会蹭蹭秋的脑袋,“因为这是你爱吃的。”

      

       他们曾在璀璨的烟火下接吻,火花与天上的繁星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

      “有时候我真的很感谢那道烟花......它让我认识了你。”

      “我也是。”

苦清行

这是一张无限额黑卡,你拿去随便刷

“这是一张黑卡,你拿去随便刷。”

“……”

“接啊,怎么不动?”

“Alerxan,我们是来麻瓜书店学习的。”


@初星不焕 故事里的两个oc,原文这个 虽然这本书似乎很正经,情节也很宏大(就是才几章)但是,架不住我最近收到霸总烂梗的熏陶……得了授权我来不当人了。


Alerxan对扇形统计图很好奇:

“Zoeyser!”

“什么事?”

“看我的眼睛!”

深情对视(bushi)

“好我看见了。”

Zoeyser:?

“你看见什么了?”

“你的眼里有一分薄凉两分宁静和七分认真——完美的扇形统计图!”

Zoeyser:……

“那你知道我看见...

“这是一张黑卡,你拿去随便刷。”

“……”

“接啊,怎么不动?”

“Alerxan,我们是来麻瓜书店学习的。”



@初星不焕 故事里的两个oc,原文这个 虽然这本书似乎很正经,情节也很宏大(就是才几章)但是,架不住我最近收到霸总烂梗的熏陶……得了授权我来不当人了。


Alerxan对扇形统计图很好奇:

“Zoeyser!”

“什么事?”

“看我的眼睛!”

深情对视(bushi)

“好我看见了。”

Zoeyser:?

“你看见什么了?”

“你的眼里有一分薄凉两分宁静和七分认真——完美的扇形统计图!”

Zoeyser:……

“那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

“不知道耶。”

“我在你眼睛里看见了我,我想,我的眼睛里大概也有一个你,所以,我们都拥有彼此了。”

Alerxan:……嘤

你怎么这么会撩呀!



关于黑卡:

Alerxan凹造型道:“这是一张黑卡,你拿去随便刷。”

“……”

“接啊,怎么不动?”

“Alerxan,我们是来麻瓜书店学习的。”

“我模仿得不像吗?我觉得这个情节很好玩啊。”

Zoeyser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啊,我也觉得罗曼罗兰的《约翰 克利斯朵夫》很好玩,我给你讲讲?”

“……Zoeyser我错了。”



关于恐高症:

“Alerxan,你还是不用扫帚吗?”

“不不不不不行!我有恐高症!”

Alerxan紧紧篡住Zoeyser的衣服,“别飞过去了,陪我走过去或者用麻瓜的交通工具好吧……”

Zoeyser:……

妥协了。

后来经她们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发明了双人扫帚,才有所缓解。

具体是变成了这样:

“Zoeyser!带我飞!”

Zoeyser:闭嘴吧您哪。您有本事别抱我抱那么紧。

但她们还是总是一起骑扫帚。




当Alerxan看见照霸总文套路之一夜温存……

我觉得比较有可能是这样:

“Zoeyser,你看这个套路!唉,我们大概没机会了。”

“带球跑……?你是想说我们没有孩子是吗?”

Alerxan:你想说什么?

“根据麻瓜对人体的研究,我觉得我努力努力可以发明出避开精子卵子结合的生子方式——要试试吗?”

Alerxan:emmm


再:给你五百万离开我的女儿

Alerxan:我能拿这钱创业回来取您的女儿吗?





对不起,高考在即我却在胡思乱想……但是真的忍不住2333

童木窅

一年级的小多莉丝和她的小伙伴。小伙伴叫奶黄包,是@小木秃秃 木宝家的小虎皮鹦鹉!

一年级的小多莉丝和她的小伙伴。小伙伴叫奶黄包,是@小木秃秃 木宝家的小虎皮鹦鹉!

无羡无忧

关于我明明是个斯莱特林,转生后却成了赫奇帕奇?!

关于我在刷文刷到自己的才想起有文章这种东西

-----------------------------

我今天,跑到有求必应屋里,却发现格兰芬多三巨霸这件事。


“额......你们好?交个朋友?”我异常胆怯地看着他们。

“可以,哈利·波特。”哈利波特礼貌的对我伸出了手。

“嘿哈利,我们还不知道她是谁呢!”罗恩在旁边抱怨道。

“嘿罗恩,她又不是斯莱特林的,明明是个赫奇帕奇,交一下也没事。赫敏·格兰杰。”赫敏在旁边反驳道。

“啊......居然对我有警戒心啊......忧·希茜,赫奇帕奇4年级学生。”我在一旁说到。因为我懒得写1.2.3年...

关于我在刷文刷到自己的才想起有文章这种东西

-----------------------------

我今天,跑到有求必应屋里,却发现格兰芬多三巨霸这件事。


“额......你们好?交个朋友?”我异常胆怯地看着他们。

“可以,哈利·波特。”哈利波特礼貌的对我伸出了手。

“嘿哈利,我们还不知道她是谁呢!”罗恩在旁边抱怨道。

“嘿罗恩,她又不是斯莱特林的,明明是个赫奇帕奇,交一下也没事。赫敏·格兰杰。”赫敏在旁边反驳道。

“啊......居然对我有警戒心啊......忧·希茜,赫奇帕奇4年级学生。”我在一旁说到。因为我懒得写1.2.3年级的所以直接4年纪,就粉红虫虫来这段,我忘记她名字了😅😅。

“罗恩·韦斯莱。”罗恩终于开口说了。






因为,我好多人物名字都忘了,所以希望你们和我说一下😅😅

答谢是一点羞事呜呜呜

青弦墨韵
这啥玩意儿,刚刚做完任务,就看...

这啥玩意儿,刚刚做完任务,就看到这个

这啥玩意儿,刚刚做完任务,就看到这个

九茶辞

是摸的自己和朋友的儿子(两个儿子长得差不多,有空搞个设定)

是摸的自己和朋友的儿子(两个儿子长得差不多,有空搞个设定)

雨霖铃-☆

蹲个历火流双排!!

这里历火流!目前双人首席四,历火等级十……

我是骑士巴士服的Enerald

希望新的赛季我们共进退!!

[图片]


这里历火流!目前双人首席四,历火等级十……

我是骑士巴士服的Enerald

希望新的赛季我们共进退!!


◎肥嘟嘟左卫门◎

介绍一下我家崽子

请大家多多关照~

介绍一下我家崽子

请大家多多关照~

唐酌眠

【HP之魔法觉醒/獾蛇】吃掉一条蛇

自家獾蛇,有不少私设,存在少量鹰蛇

泰伦斯Ternence和伯里斯Boris

---------------------------

夜很静。

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消散了去,似乎禁林里的那些伙计们都进入了梦乡,只听见篝火燃烧时伴随的的噼啪声。

和伯里斯逐渐急促起来的喘息声。

“伯里斯?”泰伦斯轻声唤他,一手在伯里斯的肩背处像是在安抚般地轻拍,“不怕的哦,我在的。”

枕在他膝上的人儿像是寻求依靠般地往他怀里缩了缩,皱起的眉头和微颤的幅度无声诉说着他的恐惧和不安。

又做噩梦了吗。

泰伦斯轻挥几下魔杖,让自己的体温稍高,好让怀里的伯里斯靠德更舒服些。

他们今晚运气不...

自家獾蛇,有不少私设,存在少量鹰蛇

泰伦斯Ternence和伯里斯Boris

---------------------------

夜很静。

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消散了去,似乎禁林里的那些伙计们都进入了梦乡,只听见篝火燃烧时伴随的的噼啪声。

和伯里斯逐渐急促起来的喘息声。

“伯里斯?”泰伦斯轻声唤他,一手在伯里斯的肩背处像是在安抚般地轻拍,“不怕的哦,我在的。”

枕在他膝上的人儿像是寻求依靠般地往他怀里缩了缩,皱起的眉头和微颤的幅度无声诉说着他的恐惧和不安。

又做噩梦了吗。

泰伦斯轻挥几下魔杖,让自己的体温稍高,好让怀里的伯里斯靠德更舒服些。

他们今晚运气不大好,本只是在找伯里斯走丢了的猫咪黛西,却没想到误闯进了禁林,甚至被困在里面。眼下坏姑娘黛西找是找着了,但他们也在禁林里头迷失了方向。在寻路无果后只得先在一块空地中歇息,等待白昼破晓,稍安全时再去寻找出路。

泰伦斯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好好问过兄长关于禁林的事儿。毕竟天黑后的禁林,谁也不知道会碰见什么,或奇遇或险境。

但很显然的是,他们遇见的恐怕不是前者。

四周突然响起一阵阵吼叫,就像是被不怀好意的家伙侵犯了领地,吼声中充满了警示意味。

泰伦斯抽出魔杖,又轻轻拍醒伯里斯,示意他眼下情况。

“好姑娘,到我这来。”泰伦斯低声唤着黛西,将她藏入自己的外袍口袋里,轻轻顺着她竖起的毛发。

风中传来不详的气息。一个一身红袍,手拿魔杖的巫师出现在他们面前。

“让我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两个可爱的孩子!深夜一起闯入禁林。哦!多么值得倾佩的勇气!”那人用着一副黏腻腻的语调像是吟唱般感叹道。

泰伦斯将伯里斯护在身后,手里紧紧捏着魔杖。

“那么,我该给我可爱的孩子们一点什么礼物好呢?”那人笑道,面色倏的一变,属于黑巫师的狠戾涌上眉间。

“——Crucio!”

“Expelliarmus——”

青红色的光辉分别从魔杖中喷射而出,相互之间交缠搏斗着。

在那意味不详的绿光闪烁出时,伯里斯本就苍白的面色霎时变得如纸一般惨白,单薄的身形止不住地颤栗。“不...不,不要......”他唇瓣无法自制地抽搐着,像是陷入某种噩梦中一般呢喃着,灰暗的眸子盯着那抹绿光,恐惧和不安从隐秘处掠起如同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扼住了他的咽喉。

难以呼吸。像是坠入无望的深海,不详的潮水将他淹没,意图将他困在最深的绝望中溺死。

他僵硬地扭过头,像是生锈的机器艰难地运转。泰伦斯吃力御敌,见他目光投来,无声动了动唇。

走。

“不要...”他死死盯着泰伦斯,突然尖叫出来,“不——”

在谁也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伯里斯手中魔杖扬起,熟悉的动作仿佛已然刻入骨中,“Avada Kedavra——

 

 

夜又静了下来。

远处偶尔传来几道雷鸣轰隆声,惊起无数鸟兽窸窸窣窣。

“啪——”短暂的绿光熄灭,魔杖被摔落在地上,发出些许响声。

黑巫师的倒在一旁,面上还保持着死前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伯里斯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仍保持着施咒的姿势。他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呆呆地看着泰伦斯,恐惧,不安尽在他眼中闪烁,甚至带了分他自己都未意识到的恳求。

原本还带着些许震惊和思量的泰伦斯一触碰到他湿润的眼眶便感到一阵无力感。他刚欲走到伯里斯身旁。

“嘿,找到了。”突然背后传来喊声。昆顿从林中显现出,向他们打着招呼。身后跟着一个拉文克劳。

泰伦斯望去的面色一瞬间晦暗不明。

有趣的眼神。”昆顿扬起嘴角,眼中笑意却消散了去。他走向泰伦斯,身形有意地将唐挡在身后。

他环视四周,大大的笑容挂在面上指意不明:“不错的场面,不处理一下吗?”

泰伦斯带些警告意义地瞥他一眼,还回来的是昆顿无辜的眼神。他越过昆顿他们走到黑巫师的尸体旁,魔杖轻点:“消隐无踪。”

又捡起伯里斯跌落在地的魔杖,将尚且僵硬的伯里斯揽入怀里,像安抚受惊的小兽一样轻轻抚摸安慰着。

身后昆顿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们的动作,一挑眉,开口打破这温馨场景:“走吧,不听话的坏宝宝现在也该乖乖回去睡觉了。”

语毕牵过仍在打量着泰伦斯的唐,先行引路。

“没事了,我们回去了。”泰伦斯低下头,轻轻抚过伯里斯灰白色的鬈发,柔声道。一直乖乖呆在口袋里的黛西探出头来,一溜烟儿爬到伯里斯肩上,环在他脖颈处,像是在用温热的体温安慰着自己的主人。

“嗯。”或许是黛西的绒毛过于柔软,又或许是泰伦斯的怀抱太过温暖,伯里斯脸色不再如先前一般惨白,些许残留的忐忑压在心底。他带了些不安地去牵泰伦斯的手,却被泰伦斯有力地反握住,温暖源源不断地从热源扩散,心底的不安似乎短暂的消逝在这片刻的温情之中。

在无尽的深海里本不该有那么明亮和耀眼的光芒,不该有如此令人成瘾令人依赖的温度。毕竟被深海侵蚀的残骸破旧不堪,如何被人所爱?

 

“好了,乖宝宝们该洗洗睡了,大人们要去做大人该做的事了。”昆顿对着二人打趣道,与唐十指相扣的手毫不掩饰,贴心地为两个乖宝宝让出了空间。

“...大人该做的事?”离开斯莱特林寝室,唐垂首望向昆顿。

昆顿眨了眨眼,歪头反问:“难道不是吗?大—人—该—做—的事情。”昆顿身形微微前倾,靠到一个暧昧的角度——金发贴着唐的面庞,他恶劣地拖长语调,吐出的气息扑打在唐面上,看着唐微微蹙起的眉间像个做了恶作剧的顽童一般愉悦地扬起嘴角,却又装出一番天真无辜的模样望着唐。

“当然,”唐伸手握住斯莱特林的手腕,让他无法挣脱。他又较昆顿更凑近了几分,几乎是与昆顿脸贴着脸,“昆自愿献身试验帮我尝试各类新制的魔药,我的荣幸。”

“?!什———”

 

室内,伯里斯白着一张脸,垂着头盯着地面:“我......”

“嘘——”泰伦斯轻轻打断了他,“不用勉强自己,等你准备好了想说的时候再来告诉我,好不好?”他温热的双手贴上伯里斯冰凉的面颊,低下身子与伯里斯相平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和秘密,我也有,也需要时间来告诉伯里斯。只是那些经历并不是那么美好,它们总是那么难以述说。所以,等伯里斯准备好了,不再为它们所痛苦的时候再来告诉我,好不好?我会等。”

忠诚的赫奇帕奇望向他的眼眸中满是认真,他的话语和温度像是有魔力般将他心底的不安一扫而空。伯里斯伸手主动抱住泰伦斯,贪心地汲取那份源源不断的暖意。

“好。”

赫奇帕奇将珍宝环在怀中,笑意盈盈。

于世人眼中的残骸,在爱他之人心中却永远迷人。或许正因为这份缱绻的爱意,哪怕那是在晦暗的深海之中所被掩埋,光却依旧执着地传递着他的明亮与温暖。

 

 

---------------------------

昆顿和唐出现的时候泰伦斯投去的眼神第一时间是想灭口的(毕竟用黑魔法被传出去会进阿兹卡班),后来看到是昆顿稍微收敛了点,不过他对唐依旧有些警惕。

 (´ཀ`」 ∠)

 

 

llıllı

感谢大佬借我衣服 哥特真的好好看! 

感谢大佬借我衣服 哥特真的好好看! 

卡淼の道长
看看我在游戏里碰到了什么光毛

看看我在游戏里碰到了什么光毛

看看我在游戏里碰到了什么光毛

灵^

我儿子好帅啊啊啊

欢迎各位来找我玩啊

我儿子好帅啊啊啊

欢迎各位来找我玩啊

Komoreib

卖个暗夜庄园ios邮活号子,五十级,在十二区,差两张金卡,自带价来呀

卖个暗夜庄园ios邮活号子,五十级,在十二区,差两张金卡,自带价来呀

好腰折不断
画些日常 P1根室友花十八贴贴...

画些日常 P1根室友花十八贴贴 P2是最近喜欢的穿搭 P3是打完学院赛回来的小狮子

有一说一 虽然这期转盘帽子确实丑 但小狼狗发型真的好看呜呜呜

还有学院活动 十几把愣是一场没赢 呜呜呜对不起各位我给格兰芬多丢脸了 打完单双人的我be like P3

画些日常 P1根室友花十八贴贴 P2是最近喜欢的穿搭 P3是打完学院赛回来的小狮子

有一说一 虽然这期转盘帽子确实丑 但小狼狗发型真的好看呜呜呜

还有学院活动 十几把愣是一场没赢 呜呜呜对不起各位我给格兰芬多丢脸了 打完单双人的我be like P3

临渊羡虞

这个染色真的很和卡姐情侣装了

卡姐上黑下绿我下黑上绿,卡姐白手套我黑手套,这谁能不说一句般配!

这个染色真的很和卡姐情侣装了

卡姐上黑下绿我下黑上绿,卡姐白手套我黑手套,这谁能不说一句般配!

司空璃愿

天啊!我与亲友从游戏穿越到原著中了(32)

自己写的无脑文,仅供娱乐。本人没怎么看过原著,如不喜欢请出门右转。

内含德哈,GGAD,不爱请别伤害。

我本人Elf·Meredith(爱尔芙·梅瑞迪斯)拉文克劳:有钱的书香世家大小姐,朋友面前在冷静自持,待人温和与中二病患者反复横跳。有轻微社恐,自认为是个好人,实际上就是个白切黑。

Chloe·Lucia(克洛伊·露西亚)格兰芬多:富有实践精神的开拓者,社交牛逼症患者,勇敢果断,热爱凤凰,即使不用也要带。黑魔法大佬,一出手就是不可饶恕咒。

Delores·Malfoy(德洛莉丝·马尔福)斯莱特林:优雅...

自己写的无脑文,仅供娱乐。本人没怎么看过原著,如不喜欢请出门右转。

内含德哈,GGAD,不爱请别伤害。

我本人Elf·Meredith(爱尔芙·梅瑞迪斯)拉文克劳:有钱的书香世家大小姐,朋友面前在冷静自持,待人温和与中二病患者反复横跳。有轻微社恐,自认为是个好人,实际上就是个白切黑。

Chloe·Lucia(克洛伊·露西亚)格兰芬多:富有实践精神的开拓者,社交牛逼症患者,勇敢果断,热爱凤凰,即使不用也要带。黑魔法大佬,一出手就是不可饶恕咒。

Delores·Malfoy(德洛莉丝·马尔福)斯莱特林:优雅矜贵的高岭之花,除了打架时。拽姐一个,但对朋友十分护短。胆大心细,黑切黑典型代表。

Zoe·Diana(若伊·黛安娜)赫奇帕奇:温和,爱吃的小獾。富有亲和力,可以说是我们中最稳重的人。脸上时常挂着笑脸,但真正生气起来,也是我们中最可怕的。

—————————————————————

日子就在学习,被Elvis缠着和观察哈利他们的进度中度过。据我估计哈利今晚会找到厄里斯魔镜,我们五个人商量准备夜游一趟霍格沃兹城堡。其实就是对厄里斯魔镜好奇,谁不想知道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欲望呢?

当天晚上,我们五个人就喝了隐形药水悄无声息的跟在哈利后面,还好我们之前又去打禁林补给药材了,不然隐形药水还真不够我们几个人这么霍霍的。我们跟着他进入禁书区,看他惊动费尔奇,慌不择路地撞见斯内普教授威胁奇洛,对斯内普教授的误解加深。最后,走进那间藏有厄里斯魔镜的房间。

挺有趣的,5D真人还是要比电影院中的3D表演有意思。就是总感觉斯内普教授好像察觉到我们了,那邓布利多校长应该也差不多。我们看见哈利呆呆地坐在镜子前很久,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和泪水。我们都知道那是看见了他的父母。

我悄悄的问Elvis:“你有办法复活哈利的父母吗?”Elvis愣住了,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回复到:“有,只不过要等伏地魔的魔杖和那颗魔法石。魔杖里有他们的灵魂,魔法石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还有一些难以寻找的材料,如果你想我就帮你。”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知道这些,只是摸了摸他的头“我们一起。”

“嗯,我们一起。”Elvis悄悄地抓住我的衣袍。

在我们交谈的时候,邓布利多校长就出现将哈利赶回去休息了。他对着我们站立的地方说“出来吧,孩子们。”

Chloe第一个显现,直接冲上去抱住邓布利多校长的腰,好奇的说:“爸爸,你如今看到的是什么啊?”邓布利多拍了拍她的背,慈爱的说:“和以前一样,只不过这次多了我们可爱的Chloe。”

我没有再去听他们的对话,只是怔怔地看着镜子里的画面。7年后我们五人与哈利他们告别,顺利地回到现实世界。原来我的欲望已经变得这么简单了吗?真是让人向往啊~

我笑着对她们说:“我看到7年后我们的计划成功了,你们呢?”她们看着我,认真地说到:“我也一样!”我们都笑了, Elvis抓紧了我的袖子,虽然没说什么但他也很开心。看来大家都有秘密了,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们没有在房间中待很久,告辞了之后在讨论格林德沃最近在干什么的Chloe和邓布利多校长。我们就回寝室休息了。

一路上Elvis都显得很高兴,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看到他的愿望实现了,我将一枚苍蓝色的戒指送给他,这是之前答应过他的礼物。他将戒指串起来,说想要挂在脖子上。我笑了,说也可以,上面刚好有防御魔法。

声音在走廊中散去,夜晚再次回归寂静。

—————————————————————

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担待。

周一要开始考试了,所以本周末不更新。等考完试再恢复。

谢谢大家

IDollStar

把孩子送去霍格沃兹读书吧

娃衣是缤纷假日

属性:哈利波特魔法觉醒

2样修改,腰线会提高,布料颜色换成更像原版的浅绿色p4

把孩子送去霍格沃兹读书吧

娃衣是缤纷假日

属性:哈利波特魔法觉醒

2样修改,腰线会提高,布料颜色换成更像原版的浅绿色p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