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利波特自设

6864浏览    759参与
赛博小杏

一点家里小狮

可以叫他浮士德·铂尔曼

五年级的小孩﹥<没了希望能交到可爱的好朋友

@𝓓𝓻𝓮𝓪𝓶𝓮𝓻 救我别让我尴尬死,我第一次发lof

一点家里小狮

可以叫他浮士德·铂尔曼

五年级的小孩﹥<没了希望能交到可爱的好朋友

@𝓓𝓻𝓮𝓪𝓶𝓮𝓻 救我别让我尴尬死,我第一次发lof

槿澂

hp自设(不是oc啦)


💚[NAME]Santellina Grinsylvia Turner

“The middle name is ma mom's last name. ”

💚[DATE OF BIRTH]1985-03-05

“It's pretty similar to me in reality. ”

💚[WAND]Hawthorn wood / ......

hp自设(不是oc啦)


💚[NAME]Santellina Grinsylvia Turner

“The middle name is ma mom's last name. ”

💚[DATE OF BIRTH]1985-03-05

“It's pretty similar to me in reality. ”

💚[WAND]Hawthorn wood / Unicorn hair / 13.5 inches

“Real test results!”

💚[HOUSE]Slytherin

“NOTHING to say. ”

💚[PATRON SAINT]Snowy Owl → Phoenix

“Snow Owl is my test result,Phoenix is only because of Albus Dumbledore. ”

💚[PLACE IN QUIDDITCH ]Seeker 

“I like to play hide-et-seek with the little golden thing. ”

💚[NATIONALITY]🇬🇧🇫🇷

“La patrie de mes parents. ”

“Ces deux pays are kind of frenemy. ”

💚[BACKGROUND]

〈father〉Michael Turner,graduated from Hogwarts Gryffindor house,half-blood(generalized pure-blood) British. In the early stage,was a Quidditch seeker,now engaged in Spell-Research

〈mother〉Eide Grinsylvia,graduated from Beauxbaton(At Hogwarts she will be assigned to Ravenclaw),pure-blood françaises,engaged in fashion design, et part-time illustrator

I was born in Godric's Hollow,not a noble, no such a story,we live a happy and plain life,and I grow up in love et happiness

“My parents' real English names and houses(in fact, my mother is a Ravenclaw). ”

💚[PET]un black dog,named Noirte

“I admit, it probably have something to with Sirius Black. ”

💚[ACADEMIC ACHIEVEMENT]

E/Potions

A/History of Magic

A/Herbology

O/Charms

O/Defence Against the Dark Arts

E/Transfiguration

O/Astronomy

A/Divination

O/Arithmancy

O/Care of Magical Creatures

*/Study of Ancient Runes

*/Muggle Studies

*/Flying lessons

*/Apparate lessons

 “Very similar to mon grades en Muggle school. ”

💚[THE MIRROR OF ERISED]

Slytherin won the House Cup/ Slytherin won the Quidditch match/ pass the exam/ ……

“Alright,It changes beaucoup. ”

💚[BOGGART]

piles of school work

“Holy damn it! ”

💚[CHARACTER]

tangled,intelligent,laugh-low,rational,independent,indifference,confidence,a little romantique

“I think I'm kind of gentil. ”

💚[FAVORITE THINGS]

Océans,Roses,Rum,Mathematics,Science,Painting,Stargazing,and so on……

“Ughm,I might aime bonny laddies too. ”

💚[FRIENDS]

Penelope Daisy Snape@西弗的魔药 🌝🌚,Astoria Greengrass


就先这样🙌🏻

P1动漫形象

P2normal appearance😜

P3,P4“makeup”?(am fooling around them really。。)理发店现在不开,我自己染的还不错😎


我之前写文的Sammie Macmillan是我的hp oc哦,其中魔杖,守护神什么的和我自设一样(不过是男版罢了🌚🌝

个人不太喜欢翻译成中文的英文名,可以叫 三特(Sante🌝(就是 邓布利多有三特 的三特👌🏻🥲耶耶我要和GG抢AD,我还要狗爹和破特…


“Ahoy there guys!” 


TiAmo

[hp乙女向]优雅的小蛇养成记3

♠私设女主万人迷,纯血种族,来自东方古老家族与英国贵族联姻的独女

♠看过hp,胎穿来的

♠注:女主不是傻白甜,不是,是钓系美人,小海王,不过用心的海王才值得别人喜欢,不是吗♡

♠ooc⚠️

♠这是总设定,太多设定记不住♡

「」为引用原文

『』为内心活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分寝室的时候,很不幸的是……你是斯莱特林多出来的那一个,但是好歹享受了豪华单人间?


第二天,虽然你非常不想早起…可是,毕竟是斯内普教授的课…哦,梅林的臭袜子,你是真的不想早起,你懊恼的在床上打了一个滚。


当你收拾好之后,到了斯莱特林休息室,没想到德拉...

♠私设女主万人迷,纯血种族,来自东方古老家族与英国贵族联姻的独女

♠看过hp,胎穿来的

♠注:女主不是傻白甜,不是,是钓系美人,小海王,不过用心的海王才值得别人喜欢,不是吗♡

♠ooc⚠️

♠这是总设定,太多设定记不住♡

「」为引用原文

『』为内心活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分寝室的时候,很不幸的是……你是斯莱特林多出来的那一个,但是好歹享受了豪华单人间?


第二天,虽然你非常不想早起…可是,毕竟是斯内普教授的课…哦,梅林的臭袜子,你是真的不想早起,你懊恼的在床上打了一个滚。


当你收拾好之后,到了斯莱特林休息室,没想到德拉科也没有走,看来时间好歹还不晚。


“德拉科,你还没走吗,第一节课是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再不走要迟到了。”


德拉科看着打扮精致的你,其实他早就收拾好了,只不过在等人......


“我在等高尔和克拉布,他们两个一直都很慢。”


旁边的克拉布想说些什么,直接被德拉科瞪了回去。


当你和德拉科来到教室后,哈利脸颊微红,过来问你愿不愿意和他坐在一起,旁边的罗恩拽了拽他,想说什么,可是哈利却来不及理会,祖母绿的眼睛紧紧的看着你。


“圣人破特,你看看你在做什么,一个格兰芬多要和斯莱特林坐在一起,这可真是太可笑了,怎么,你不和你的小伙伴们坐在一起吗?”


德拉科一把拉过你,将你拽到身后。


哈利坚定的看着德拉科


“你不能左右她的想法,她想和谁坐在一起就和谁坐在一起。”


德拉科不屑的将头扭到一边


“听着,贝芙莉用不着和你们一群蠢狮子坐在一起,她会和我一起坐,当然,如果你想和一个马尔福抢人,就尽管来试试。”


这边的局势僵持不动,斯内普教授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来。


“如果你们的脑子还没有长满芨芨草,就应该知道,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所以,现在,回到座位上去。”


你听到斯内普教授那低沉的嗓音,就知道惨了,虽然你是斯莱特林,虽然斯内普教授偏心偏到脚后跟... ...但你还是忍不住畏惧。


你冲着哈利抱歉的摇了摇头,走到了德拉科旁边坐下。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


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


"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坩埚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


“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波特先生”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什么草根粉末放到什么溶液里?』


哈利看了罗恩一眼,罗恩跟他一样也怔住了


赫敏的手臂高高地举到空中。


“我不知道,先生。”哈利说。


斯内普教授轻蔑地撇了撇嘴。


“啧,啧--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


斯内普有意不去理会赫敏高举的手臂。


“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先生,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粪石,你会到哪里去找?"


赫敏尽量在不离开座位的情况下,把手举得老高,哈利却根本不知道粪石是什么。他尽量不去看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他们三人笑得浑身发颤。


“我不知道,先生。”


“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 先生?”


哈利强迫自己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对冷漠的眼睛。在德思礼家时,他确实把所有的书都翻过了,但是难道斯内普能要求他把《千种神奇药草及蕈类》的内容都背下来吗?


斯内普仍旧没有理会赫敏颤抖的手臂。


“波特先生,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哈利感觉的特别的尴尬“抱歉先生,我不知道。”


你看着哈利难过的低下头,像一只小羊羔一样,情绪低迷。


你不禁脑补穿越之前看的网上的评论:如果莉莉生的哈利是哈莉,那么结果...

“哈莉,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抱歉,我不会先生。”

“很好,哈莉小姐特别诚实,格兰芬多加十分。”


你只能努力克制上扬的嘴角,深呼吸。


“well,我想如果罗斯柴尔德小姐脑子还没有长满芨芨草,应该知道现在要认真听课,而不是...胡思乱想。”

“我知道了教授,抱歉。”


你连忙屏蔽了大脑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本以为斯内普教授放过你了,没想到…


“那么罗斯柴尔德小姐,你起来回答这三个问题。”

“好的教授。”你立刻站了起来,作为一个三好学生,你的人设绝对不能都在这里。


“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粪石是从山羊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


你好像看到斯内普教授微微满意的点了点头,可那太快了,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明白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等着我来替你们写吗?”


“波特,由于你顶撞老师,不预习功课,格兰芬多会为此被扣掉一分。而罗斯柴尔德小姐的回答非常完美,斯莱特林加五分。"


教室里的学生们在这种气压下,越发谨小慎微。直到斯内普教授让两两一组时,才稍微活跃一点。


而这种活跃,在斯内普教授下来检查时被打破,几乎每个人都挨了骂,而你和德拉科则被夸奖。


“你们应该都来看看,一份完美的魔药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而不是你们手里那仿佛被巨怪熬出来的样子。”


正说着,旁边的桌子传来了爆炸声,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传来一阵很响的嘶嘶声。


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坩埚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坩埚里的药水泼到了石板地上,把同学们的鞋都烧出了洞。


几秒钟内,全班同学都站到了凳子上,坩埚被打翻时,纳威浑身浸了药水,这时他胳膊到处是红肿的疖子,痛得他哇哇乱叫。


德拉科把你拉上椅子之后,紧紧的抓住你的手“该死,愚蠢的格兰芬多... ...有没有溅到你,贝芙莉。”


“我没事的,德拉科,但是隆巴顿先生好像不太好,看起来伤的不轻。”


“谁管那个格兰芬多,你没事就好。 ”德拉科根本不屑于看向地上的纳威。


斯内普教授魔杖一挥,地上的狼藉一扫而空。他狠狠的看向纳威。


“我想你大概是没有把坩埚从火上端开就把豪猪刺放进去了,是不是?”


“波特先生,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你以为他出了错就显出你好吗?格兰芬多又因为你丢了一分。"


哈利正要辩解,罗恩在后面踢了他一脚”别胡来,听说斯内普特别不讲理。”


下课后,他们顺着台阶爬出地下教室,哈利情绪低落极了。


你看着哈利,你跟德拉科说,让他先回休息室,你很快就回去。


“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好,哈利,没事吧?”你走到哈利和罗恩面前。


“嗨。”罗恩羞涩的跟你打着招呼,你冲他点了点头。


“我没事,我只是觉得,斯内普教授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不,哈利感觉斯内普好像恨自己。


“别多想,哈利,他可能只是...第一节课,心情不太好?不过你要相信,斯内普教授是个好人。”


『你不由得想起最后斯内普教授的结局,你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不是吗,你可以做到的,你来到这里难道只是想躲在背后吗?难道只能看着那些活生生的人一个一个的消失吗,你做不到。你一定可以改变他们的结局的。』


“真的吗?”你回过神,看着救世主那双绿色的眼睛盯着你,真的要被萌死了。


“真的哈利,我想,斯内普教授一定喜欢你,所以才对你比较严格,他希望你做到最好,不是吗?”


“谢谢你,贝芙莉,我感觉心情好多了。”哈利感激看着你。


“那,回见了?我想,我的朋友应该在等着我呢。”


“贝芙莉再见。”


直到你走了好久,哈利还在原地看着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ristina.Xu
第七章里女鹅参加马尔福家舞会的...

第七章里女鹅参加马尔福家舞会的装扮(不会上色的痛…

第七章里女鹅参加马尔福家舞会的装扮(不会上色的痛…

修行黔南

意大利女黑手党和她的亚裔女朋友。

意大利女黑手党和她的亚裔女朋友。

你头发乱了喔

【西弗勒斯·斯内普】日落之后

“爱我吧,在太阳落山之后。”


chapter 1

他回到寝室的时候你正坐在他的床上给自己上药,“你找完伊万斯了吗?”你将白鲜香精洒在肩膀上。

“血腥味很浓。”他皱了皱眉,将书放下走到你身边。

你伤得很重,他其实想说。

“那也没办法,去医疗翼太丢人了。”

“又和谁打架了?”他顿了顿,接着问道。

“波特和布莱克。”你语调轻快,低下头接着上药。“真的不自量力,两个废物,没一个能打的。那个卢平也太讨厌了,明明是他们两个找我决斗的,他还扣我的分。等我以后当了教授一定要把格兰芬多的分扣光。”你抱怨道。

你的肩膀白的晃眼。

“两个废物还能把你伤成这样?”他叹了口气,伸手替你上...

“爱我吧,在太阳落山之后。”


chapter 1

他回到寝室的时候你正坐在他的床上给自己上药,“你找完伊万斯了吗?”你将白鲜香精洒在肩膀上。

“血腥味很浓。”他皱了皱眉,将书放下走到你身边。

你伤得很重,他其实想说。

“那也没办法,去医疗翼太丢人了。”

“又和谁打架了?”他顿了顿,接着问道。

“波特和布莱克。”你语调轻快,低下头接着上药。“真的不自量力,两个废物,没一个能打的。那个卢平也太讨厌了,明明是他们两个找我决斗的,他还扣我的分。等我以后当了教授一定要把格兰芬多的分扣光。”你抱怨道。

你的肩膀白的晃眼。

“两个废物还能把你伤成这样?”他叹了口气,伸手替你上药。伤口在肩膀,他不可避免的闻到了你身上的香气。

和莉莉完全不一样。他想着。

“他们俩现在在医疗翼躺着呢,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出不来。”你满不在乎地回答。“谁让他们找你事的。”

你身上的清香与血腥味,混杂着他房间内清苦的魔药味。

很奇怪,他不自觉地按了按心脏。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这样让你像一个没有脑子的巨怪。”他不自然的坐直了身体。

“所以麻烦混血王子先生帮他没有脑子并且负伤中的巨怪小姐完成魔药课的论文好吗?”你整理好衣服,对他挑眉道。


chapter 2

他与伊万斯闹翻了,很显而易见的。你才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闹翻的,他现在只属于你一个人了。你盯着那个高挑瘦削的黑发少年,绽出了一个艳丽的笑容。


chapter 3

“乔雅…或许我可以这样叫你吗?”你被伊万斯拦住了,你震惊地看到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

“我、我的?”梅林的胡子啊,难道你的魅力已经大到连情敌也为你倾倒了吗?

“啊,对。西里斯托我转交给你,他想问问你今晚上有没有兴趣到天文塔一起看星星。”伊万斯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她的脸红的都快和她的头发一个颜色了。

梅林的粉色蝴蝶结啊,你竟然觉得她脸红的样子有一点可爱,好像能理解为什么那两个人非要为她争个你死我活了。

“布莱克?没兴趣。”但你直接绕过了她。


chapter  4

布莱克在你去上魔药课的路上拦住了你,“为什么不来?”他好看的眉毛皱起,嘟囔道。

你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准备离开。

“乔雅,你为什么非要跟在鼻涕精的后面?他又没有我好看,也没有我有趣,更没有我有钱。”他拉住了你,不满地说。

“叫我坎贝尔,还有,与你无关。”

你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一闪而过的黑色身影。


chapter  5

魔药课上,斯拉格霍恩教授让他说出迷情剂的味道。

“阳光,青草,栀子花,魔药的味道,血腥味还有…没有了,先生。”还有你身上的味道。


chapter  6

“其实人真的很奇怪,明知道有些事情的结果不好却还是心甘情愿的去飞蛾扑火。”

你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看了一眼身边正在写魔药课论文西弗勒斯。

你与伊万斯不同,他可以在你的面前尽情地吐露他的野心,可你又永远比不上伊万斯,她是白山茶,是西弗勒斯心中不可触碰的白月光。

可是有时候人明知道后果仍然义无反顾的去做的事,是很快乐的。


chapter  7

西弗

你是我藏在伟大友谊下无望的爱人


chapter  8

毕业后你回到了霍格沃茨教授魔法史,其实你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自从他加入了伏地魔之后。


chapter  9

他回来了,担任魔药课教授,你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和你无话不说了。

即使你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除伊万斯之外。


chapter  10

伏地魔死后的那个夜晚,他醉醺醺的撞开了你办公室的门,此时的他脆弱不堪,他无声地盯着你,眼泪落了下来。

“莉莉死了……”他突然紧紧的拥抱住了你,“乔雅,她死了……”

你僵在原地,伊万斯死了?那个红头发,永远带着笑的格兰芬多,就那么轻易的死了?

你感到悲哀,不知是因为西弗勒斯还是因为伊万斯的早逝。


chapter  11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对你说的第一句话——她死了。


chapter  12

清醒过来的他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是更沉默了,也变得更加阴晴不定。


chapter  13

你们依旧一起在霍格沃茨任教,偶尔还会有一些交流。

真的可笑,任谁也看不出你们曾经无话不谈。


chapter  14

又是一年新生入学,你和西弗勒斯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盯住了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

“伊万斯的眼睛。”你看着他绿色的双眸心想。“可惜和波特长得太像了。”


chapter  15

他在保护那个男孩,即使他一直对那个男孩没有好脸色,一直恶语相向。

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太像波特了,但他的眼睛和伊万斯又极其的相似。


chapter  16

听说布莱克逃到了霍格沃茨,在全校人都十分恐慌的时候,你在办公室里和著名通缉犯对眼看着。

他的状态实在憔悴,看来没少被摄魂怪好好亲吻。

“很抱歉打扰到你,但我真的没地方躲了。”

你很惊讶曾经那么桀骜不驯的布莱克变得那么有礼貌,不过人总是会变的,你和西弗勒斯不也一样吗?

“多年不见,你这还真是,怪体面啊。”

你熟悉的讥讽语气让他放松了下来,你用魔法给他递了杯水,他一饮而尽。

“放心,我不会待很久的。只是我想我需要一些食物。”布莱克就是布莱克,还是一样的厚脸皮不要脸。

他在你的办公室呆了几天后就消失了。


chapter  17

“你见到他了。”肯定的语气。他黑漆漆的双眼没有感情的看着你。自从那个晚上过后,你再也没有见过他有过任何的情绪。

“伊万斯的死对你来说打击就那么大吗,西弗?”你看着他依旧瘦削脸庞只觉得眼睛酸涩。

“离布莱克远点。”他抿了抿,想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转身准备离开。

“你还爱着她。”你的话让他顿住了脚步。“就算你们闹翻了脸,就算她嫁给了波特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你也依旧爱着她。”

“Always。”他只留下一句。

你笑了,笑弯了腰,笑得眼泪从眼角滑落。真的好笑啊,他是一个多么深情的人啊,你苦笑着。


chapter  18

西弗,爱我吧,在日落之后。

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属于伊万斯,那我能不能拥有你黑暗中肆意滋长的爱意?


chapter  19

你们一起被摄魂怪袭击,他焦急的告诉你让你使用守护神咒,你却因他的守护神而愣在原地。

一只牝鹿。

摄魂怪刚要袭击愣神的你便被牝鹿击退。

西弗勒斯皱着眉头将你拽到你的办公室,沉声质问你为什么不使用咒语。

“我为什么不使用守护神咒?”你看着他冷硬的侧脸只觉得好笑。“西弗勒斯·斯内普,我敢使用,你敢看吗?”

“我……”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魔杖发出了柔和洁白的光,一只银白色的蝙蝠悄然出现。

蝙蝠挥动着双翼,绕着你和他转了一圈之后消失不见。

“很意外是吗?”你看着他错愕的表情,转身给他倒了杯水。“喝水吗?”

他犹豫了一下,一饮而尽。

你不漏声色的瞥了一眼装着迷情剂的空瓶子。

真的是,当了教授之后安分了太久,你都快忘了你是一个坎贝尔了

“爱我,西弗,说你爱我。”

“我爱你,乔雅。”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似乎是坎贝尔家族的优秀传统。


chapter  20

斯内普教授与坎贝尔教授在一起了,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把他叫到办公室谈了许久。


chapter  21

布莱克死在了你的面前,他被贝拉特里克斯击入了帷幕。

你对她释放了神锋无影。

你第一次见到了伏地魔,他抓着重伤的贝拉特里克斯,看着你的目光冰冷,仿佛你像个死人一般。

随即你遭到了很多次暗杀。


chapter  22

邓布利多和你在办公室谈了许久,你们仿佛达成了一种神秘的约定。


chapter  23

你还是被抓住了,你被吊在半空,鲜艳的红色长发早已脏乱不堪,白皙的肌肤上满是血淋淋的伤痕。

伏地魔甚至懒得对你摄神取念,或许在他眼中你只是一个空有美貌的废物,但是你伤害了他的人,所以你必须得死。

毫无疑问你依旧是极美的,你是被剪了刺的玫瑰,被拔去了指甲的猫咪,毫无威胁。

你听见他在谈论你。

透过凌乱的头发,你看到了坐在一边的那个人。

“How about you?西弗勒斯。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kill me,西弗。”只有这样你才能重获他的信任。

你无声地说。

“当然,my lord 。”你听见了他低沉的嗓音,“Avada Kedavra。(阿瓦达索命)”


chapter  24

至少死在你的手里我不会被你忘记。

西弗,要天明了,你爱过我吗?

坎贝尔家族的人都是为爱痴狂的疯子。


chapter  25

西弗,如果我消失在你的世界,你是先忘记我的样子还是先忘记我的名字?

你知道吗?西弗,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给你下过迷情剂了。


chapter  26

“你有和你妈妈一样的眼睛。”却不像她。

莉莉是白山茶,是白月光;

你是红玫瑰,是朱砂痣。

可是他哪一个都没有留住。


chapter  27

魔药大师怎么会闻不出迷情剂的味道呢?

请原谅清醒状态下我的无法爱你。


chapter  28

太阳终于落山了。



你头发乱了喔

【塞德里克·迪戈里】致最亲爱的你

前文请看——玫瑰囚笼 

亲爱的塞西莉娅,

  请原谅这些话我无法当面告诉你。你如明月般皎洁,如希腊神话中的女神那般美丽。我试图将所有美好的词汇加注于你的身上,但我却发现,你本身便是美好的代名词。

  亲爱的塞西莉娅,我本是个散漫的人,可月亮的光照到了我身上,于是我便努力追赶月亮。是的,我妄图摘月。塞西莉娅,我罪不可恕,却还妄想着能得到你的原谅与救赎。我亵渎了我的神明,因此,我被神明所厌弃。你奔入到别人的怀中和他拥吻,我只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你永远不会真正的看我一眼,这恰恰都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亲爱的塞西莉娅,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我知道你一直将我看作是兄长,可我怎么甘...

前文请看——玫瑰囚笼 

亲爱的塞西莉娅,

  请原谅这些话我无法当面告诉你。你如明月般皎洁,如希腊神话中的女神那般美丽。我试图将所有美好的词汇加注于你的身上,但我却发现,你本身便是美好的代名词。

  亲爱的塞西莉娅,我本是个散漫的人,可月亮的光照到了我身上,于是我便努力追赶月亮。是的,我妄图摘月。塞西莉娅,我罪不可恕,却还妄想着能得到你的原谅与救赎。我亵渎了我的神明,因此,我被神明所厌弃。你奔入到别人的怀中和他拥吻,我只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你永远不会真正的看我一眼,这恰恰都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亲爱的塞西莉娅,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我知道你一直将我看作是兄长,可我怎么甘心只做你的兄长?我想让你为我披上圣洁的婚纱,你金色的长发被挽成一个漂亮的髻,戴上了长长的头纱,用你温柔的、如海一般湛蓝的双眼充满信任与爱恋的注视着我,然后坚定地说出了那句“yes,I do 。”亲爱的塞西莉娅,我相信你一定是这世间最美的新娘。你如同一朵美丽的玫瑰无声地盛开在我一贫如洗的花园,于是我悉心浇灌,试图让你成为我的玫瑰。

  亲爱的塞西莉娅,我用卑劣的手段得到了你,我甘愿承受你所有的愤怒与怨恨。可是,塞西莉娅,你能不能将你的爱分给我一点?你当然会觉得我很可笑,你的所有痛苦皆源于我,可是我这个罪魁祸首却奢望能得到你的侧目与爱。我是霍格沃茨的勇士,而在这段感情中,我却是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胆小鬼。

  亲爱的塞西莉娅,最亲爱的塞西莉娅,对于我的罪我供认不讳,可我的爱也同样赤诚热烈。

  亲爱的塞西莉娅,等我回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爱你好吗?

                          你忠诚的塞德里克·迪戈里

最優解二
【Hydrus in Hogw...

【Hydrus in Hogwarts】

和一个老师HP设的睡衣贴贴!好可爱

【Hydrus in Hogwarts】

和一个老师HP设的睡衣贴贴!好可爱

蔷薇科

爱丽希娅 罗森

Alicia Rosen

是照着三次我最好看的一个日常发型画的形象,真的太喜欢了所以做成了自设,还搞了新名字(我喜欢),还照例把中文音译换了换字(耶

其实是在字典上翻到的例句里的名字,百度了一次寓意倒还真挺符合我的hh

就作为我的一个形象吧,就像我希望的我在那个魔法世界的投影一样吧,美好的寄托之类的。

也许真的在世界上有一个角落,也许真的有一个这样的我存在,享受着拉文克劳的自由气息,认认真真地上每一堂课,最大的愿望是掌握更多更多的魔咒,在充满阳光的霍格沃茨的古老走廊里跑来跑去…自由自在,没有太多枷锁。

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设定,就是一个存在而已。就......

爱丽希娅 罗森

Alicia Rosen

是照着三次我最好看的一个日常发型画的形象,真的太喜欢了所以做成了自设,还搞了新名字(我喜欢),还照例把中文音译换了换字(耶

其实是在字典上翻到的例句里的名字,百度了一次寓意倒还真挺符合我的hh

就作为我的一个形象吧,就像我希望的我在那个魔法世界的投影一样吧,美好的寄托之类的。

也许真的在世界上有一个角落,也许真的有一个这样的我存在,享受着拉文克劳的自由气息,认认真真地上每一堂课,最大的愿望是掌握更多更多的魔咒,在充满阳光的霍格沃茨的古老走廊里跑来跑去…自由自在,没有太多枷锁。

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设定,就是一个存在而已。就当是纯粹地存在在那个魔法学校里吧,没有任何别设定,没有伏地魔也没有哈利波特,就是在那个魔法世界里,仅此而已。

TiAmo

征集一下意见

①我在写的时候,一直在用第二人称去写

家人们觉得第一人称怎么样,我在想要不要试试

总感觉第一人称有点怪

征集征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②下面剧情,你们觉得要不要看伏地魔和女主的线

主要是伏地魔年轻真的好帅,声线也好好听

实在是控制不住我浓浓的...咳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③要不要看一看大人看的文,当然,这个彩蛋里估计会有

do的时候我感觉,这画面完全是裤裤飞走除你裤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希望家人们评论区积极回应一下下♥♥......

①我在写的时候,一直在用第二人称去写

家人们觉得第一人称怎么样,我在想要不要试试

总感觉第一人称有点怪

征集征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②下面剧情,你们觉得要不要看伏地魔和女主的线

主要是伏地魔年轻真的好帅,声线也好好听

实在是控制不住我浓浓的...咳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③要不要看一看大人看的文,当然,这个彩蛋里估计会有

do的时候我感觉,这画面完全是裤裤飞走除你裤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希望家人们评论区积极回应一下下♥♥♥♥♥♥♥

最優解二
【Hydrus and Flo...

【Hydrus and Flower】

所追寻的希望在何处?


难道是在很远的天边,骑着水象险些葬身沙漠。还是在上帝的时间机器,从未生锈的齿轮,随心所欲地将时间延后或提前。


希望只是一朵小花,不动声色地生长在家门口的缝隙。

——没人看见。


蜘蛛网覆盖它,风绕过它,阳光躲着它。


摘下它。


就像蜘蛛网困不住的花那样生长吧。

去直视从前只敢闭着眼睛面对的东西,然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


因为所寻的希望和勇气一直在足下。

——

【Hydrus and Flower】

所追寻的希望在何处?


难道是在很远的天边,骑着水象险些葬身沙漠。还是在上帝的时间机器,从未生锈的齿轮,随心所欲地将时间延后或提前。


希望只是一朵小花,不动声色地生长在家门口的缝隙。

——没人看见。


蜘蛛网覆盖它,风绕过它,阳光躲着它。


摘下它。


就像蜘蛛网困不住的花那样生长吧。

去直视从前只敢闭着眼睛面对的东西,然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


因为所寻的希望和勇气一直在足下。

——

行七July
我的HP的oc 姓名:梅伊&m...

我的HP的oc

姓名:梅伊·格洛斯特

学院:赫奇帕奇

血统:混血(父亲是巫师、母亲是麻瓜)

魔杖:红杉木、凤凰羽毛、12.5英寸、刚硬

守护神:花斑猫

猫头鹰:雪鹗,名字叫“时针”


暂时就这样吧……


我的HP的oc

姓名:梅伊·格洛斯特

学院:赫奇帕奇

血统:混血(父亲是巫师、母亲是麻瓜)

魔杖:红杉木、凤凰羽毛、12.5英寸、刚硬

守护神:花斑猫

猫头鹰:雪鹗,名字叫“时针”



暂时就这样吧……



TiAmo

优雅的小蛇题外话

这段时间先不发布了,存存稿子

最近大一线下的课有点紧张,今天还是一个人过的520

尽量这几天多写写,以防断更

下周三准时更新

爱你们哦,亲爱的家人们

这段时间先不发布了,存存稿子

最近大一线下的课有点紧张,今天还是一个人过的520

尽量这几天多写写,以防断更

下周三准时更新

爱你们哦,亲爱的家人们

你头发乱了喔

【塞德里克*你】玫瑰囚笼

“獾可是食肉动物”


很少有人进过塞德里克的级长寝室,里面装扮与他温柔的性格截然相反,触目皆是沉闷的黑,他的床上总是铺满了玫瑰花瓣。深夜时,寝室里会传出似有若无的呻//吟。

你被他以一种绝对禁锢的姿势压在床上,昏暗的月光下,白皙//的肌肤//与黑色//床//单形成了鲜明的反差。黑白交映,最是引人堕落。他轻轻//舔//舐//着你白//嫩//的耳垂,笑的温柔。

“今天对他笑了几次?塞西莉娅?”

“三次吗?那今天就晕过去三次好不好?”

“为什么要对他笑?塞西莉娅,你喜欢他吗?”

“为什么不说爱我呢?塞西莉娅。”

“乖孩子,奖励你再来一次。”

“塞西莉娅,我很爱你。”最后的最后,他在...

“獾可是食肉动物”


很少有人进过塞德里克的级长寝室,里面装扮与他温柔的性格截然相反,触目皆是沉闷的黑,他的床上总是铺满了玫瑰花瓣。深夜时,寝室里会传出似有若无的呻//吟。

你被他以一种绝对禁锢的姿势压在床上,昏暗的月光下,白皙//的肌肤//与黑色//床//单形成了鲜明的反差。黑白交映,最是引人堕落。他轻轻//舔//舐//着你白//嫩//的耳垂,笑的温柔。

“今天对他笑了几次?塞西莉娅?”

“三次吗?那今天就晕过去三次好不好?”

“为什么要对他笑?塞西莉娅,你喜欢他吗?”

“为什么不说爱我呢?塞西莉娅。”

“乖孩子,奖励你再来一次。”

“塞西莉娅,我很爱你。”最后的最后,他在你耳边轻声说道。

你像一朵娇艳的玫瑰无声地盛开在黑暗的寝室。

他结束了,你也疲惫至极。他的房间像是一个囚笼禁锢着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你看着身边那张俊美的脸不自觉的想到。

你们本是青梅竹马,你从小便将他当成哥哥一样。你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没有超越友谊之外的范畴。

可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演变成这样的呢?

好像是在你交了男朋友之后,你拉着男友在槲寄生下接吻,依偎在他怀里的你发现了不远处的塞德里克。他当时的脸色便有些诡异,你有些慌乱的挣脱了男友的怀抱,像是被抓到了早恋的孩子。

你磨磨蹭蹭的走到他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你,千万不能惹他生气。

“塞德……”你想开口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今晚来一下我的寝室,塞西莉娅。”塞德里克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温柔的在你耳边说道。

你惴惴不安的来到塞德里克的级长寝室,沉闷的黑使你心头一跳。

“不要那么紧张,塞西莉娅。”

塞德里克若无其事的询问着你和你男友的情况,他的神情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你渐渐放松,开始告诉塞德里克你有多么喜欢你的男友。

你没有注意到塞德里克晦暗的眼神。他在笑着,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

“喝点水。”他将一个杯子递给你,你太过激动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杯子里的水泛着微粉。

你觉得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灼热凝滞,身上涌起了莫名的//火。

“你…”你不可置信的盯着塞德里克。他竟然对你下了迷情剂!

塞德里克一步步向你靠近,你感觉到了危险,想要后退但是退无可退。

你被塞德里克温柔的放到了//床//上。

“塞西莉娅,獾可是食肉动物。”

你的wedding night被他以近乎粗暴的方式占有。

第二天,在迷情剂的作用下你与男友分手。塞德里克向全校宣告了你们的关系。

你清醒过来之后的崩溃与怨恨塞德里克全都看在眼里。

可你能怎么办呢?毕竟塞德里克老好人的形象深入人心,任谁都不会相信他会强//迫你。

他参加了三强争霸赛。

第一关的火龙灼伤了他的面庞,在那一个星期你都没有见到他,你甚至有些感谢那条火龙。

金蛋秘密的发现纯属是个意外,你原本抱着金蛋在//浴//池边看着他洗澡,却被他坏心思的拉进水中,你在金蛋空灵的歌声中被他压在浴//池//里亲吻。

第二关他在黑湖中将你救起的时候忍不住和你在众人面前接吻,你感受到他在不停的颤抖,他真的无法承受失去你的痛苦。

第三关你在迷宫外等待,内心却不自觉的慌乱不安,救世主拉着他的尸体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早已无神的眼睛曾无数次深情的注视着你,告诉着你你是他的此生挚爱。

他放了你自由,虽然不是自愿。

迪戈里先生和救世主男孩的绝望悲戚并没有影响到你内心隐秘的欢喜。

去他//妈//的塞德里克,你才不爱他。

你低下头,长长的头发掩掉了你脸上的笑意。

你的自由终于回归。

可当一切尘埃落定,你开始雀跃你重获的新生时,你又无数次在黑夜中惊醒。在无数个阴沉沉,冰冷的夜晚,你总是梦回那座玫瑰囚笼。黑暗中你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和耳边的低语。

这时你才恍然发现,他虽放了你的身体,可你的心,你的灵魂永远的都被禁锢在了那座玫瑰囚笼里。

“我爱你,塞西莉娅。”他曾无数次在你耳边低语。

你头发乱了喔

中国学生在霍格沃茨的快乐时光10

完结篇

520快乐啊各位!

指路上一篇:9 


71

我收到了一封请柬,德拉科要结婚了。我跟他说我还是不来了。他说我还是去一趟吧,就当是告别。


72

新娘很漂亮,很温柔。


73

桌子上有我爱吃的血橙慕斯蛋糕还有一份芒果布丁

我好像从来都没对他说过我讨厌芒果。


74

敬酒的时候,他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对不起。周围的人都笑他喝多了,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75

时隔多年,我再一次来到了韦斯莱把戏坊,店里还是一片开心。我靠在栏杆上,乔治站在我身边。

这是我离开魔法界之后我们第一次见面。

“这次怎么没有带新品过来?”

“灵...

完结篇

520快乐啊各位!

指路上一篇:9 


71

我收到了一封请柬,德拉科要结婚了。我跟他说我还是不来了。他说我还是去一趟吧,就当是告别。



72

新娘很漂亮,很温柔。



73

桌子上有我爱吃的血橙慕斯蛋糕还有一份芒果布丁

我好像从来都没对他说过我讨厌芒果。


74

敬酒的时候,他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对不起。周围的人都笑他喝多了,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75

时隔多年,我再一次来到了韦斯莱把戏坊,店里还是一片开心。我靠在栏杆上,乔治站在我身边。

这是我离开魔法界之后我们第一次见面。

“这次怎么没有带新品过来?”

“灵感有些枯竭,来到我们最伟大的韦斯莱把戏坊找找灵感。”我们相视一笑。好像有什么东西释然了。


76

时间又过了很久,自从乔治去世后,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和魔法界联系了。

我的年龄也越来越大,现在其实已经开始眼花了。


77

我从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中拿出了一个墨绿色的信封,因为是运用魔法保存的,它几乎和崭新的一样,只有那深深的折痕才能证明它曾经被无数次地翻阅过。


78

其实我早就发现这封情书是他写的了,他的字体,化成灰我都认得,更别提结尾那个张扬飘逸的D.M了。

可我不能回应。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有点小才能的麻瓜姑娘。


79

“如果是你写的话,那我得拿个礼盒好好存起来。”记得那时,我笑着和他说。

最優解二
【海德拉斯的梦境】 海德拉斯梦...

【海德拉斯的梦境】

海德拉斯梦见过连着宇宙的美术馆。

五颜六色的天空是颜料洒出来的。天空很高,长廊好像在峡谷深处,但那一切都很模糊。

黑色的几个人零零星星站着交谈,却没人打开那扇门。

向宇宙深处走去吧。

——

一些AI作画 是别人帮我做的

还有一些别的梦境,之后会发!

——


【海德拉斯的梦境】

海德拉斯梦见过连着宇宙的美术馆。

五颜六色的天空是颜料洒出来的。天空很高,长廊好像在峡谷深处,但那一切都很模糊。

黑色的几个人零零星星站着交谈,却没人打开那扇门。

向宇宙深处走去吧。

——

一些AI作画 是别人帮我做的

还有一些别的梦境,之后会发!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