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

8215.8万浏览    13万参与
燕不归

穿越成自己苦命的亲世代oc怎么办⑥

第一人称视角


cp待定中


虽然但是,总之斯佩斯第二天还是和我一起去校长室了。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我的好兄弟。


一路上我拽着斯佩斯碎碎念。我,现名阿什莉•克莱尔•艾曼德,以前叫什么不重要,一个究极社恐,在人群中穿行简直可以去掉我半条狗命。不过还好,我的好朋友在我身边。


感谢你(流泪猫猫头jpg.)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战战兢兢的说出口令,斯佩斯拽着我进入校长室。


“噢,你来了,要不要喝点红茶。”邓布利多校长坐在椅子上问我。


我强装镇定,带着斯佩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那就麻烦校长了。”


邓布利多,活的邓布利多,如果我昨天没有疯狂ooc的话,我一定...

第一人称视角


cp待定中


虽然但是,总之斯佩斯第二天还是和我一起去校长室了。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我的好兄弟。


一路上我拽着斯佩斯碎碎念。我,现名阿什莉•克莱尔•艾曼德,以前叫什么不重要,一个究极社恐,在人群中穿行简直可以去掉我半条狗命。不过还好,我的好朋友在我身边。


感谢你(流泪猫猫头jpg.)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战战兢兢的说出口令,斯佩斯拽着我进入校长室。


“噢,你来了,要不要喝点红茶。”邓布利多校长坐在椅子上问我。


我强装镇定,带着斯佩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那就麻烦校长了。”


邓布利多,活的邓布利多,如果我昨天没有疯狂ooc的话,我一定非常乐意和他交流,可是问题就难在我ooc了。


试想一下,如果我的学生突然性格大变,我一定会好好观察他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总不能说,你好我是穿越的,再过几十年你就要挂了,霍格沃兹也被炸了,快和盖勒特•格林德沃先生复合,然后一起手拉手解决掉大魔王?


可能吗?这话我是说不出来,最多和斯佩斯在一起的时候化身苍蝇牌复读机在他耳边念叨。


这边我在神游天际,那边斯佩斯已经喝上茶,并且和邓布利多校长相谈甚欢(?)


不愧是你我的社牛好兄弟。


“请再给我一些糖可以吗?”

?斯佩斯你为什么又要吃糖?


我把飘散的思绪塞回脑子里,歪头看见斯佩斯一勺一勺往红茶里放糖。


?啊救命,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喜欢甜食,我默默捧起眼前的红茶喝上一口。呜呼,还好,没有放糖,感谢你上苍,没有让这个世界充满甜食。


“所以艾曼德小姐其实是可以看见短暂的未来是吗。”


?你们刚刚聊了什么,怎么突然说到我了。


我想低头装鸵鸟,但是斯佩斯已经帮我回答了。

“她只可以看到短暂的,碎片化的未来,”他把茶杯轻轻放在桌上,双手叠放在膝盖上。


?这不是你和我打辩论赛时的经典动作吗,哦哦哦要开始了吗,要开始了吗,好激动。


我放下红茶,把头发别到耳后,耐心等待需要补充的地方。


“就想曾经鼎鼎大名的格林德沃先生一样,这是阿什莉告诉我的。”他瞧着邓布利多,棕色和蓝色的眼睛短暂对视后,双方移开目光。


该到我说话了。


“是的校长,”我把另一边的头发也别到耳后“不过我并不清楚格林德沃先生是以怎样的方式看到的。”


我把镜子摆在桌上,又掏了半天笔记本。


“如果您相信我,我想我可以带您去瞧瞧我看到的,短暂的未来。”


嘿嘿,想不到吧,昨天晚上我就和斯佩斯想好了,要带你去看格林德沃先生从高塔坠落的时候,嘻嘻嘻嘻,这口刀我要亲自送到正主面前。


我看着他的眼睛,向他伸出手。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孩子。”邓布利多校长把手搭在我的手上。


!家人们,我牵到邓布利多的手了!我无憾了!


别激动别激动,眼前事情办好了,我就是邓布利多校长最喜欢的学生。默念三遍,我闭上眼。


开挂时间到!


看到了邓布利多校长的命运线,凭着感觉,我找到它的尽头。


“校长,我们需要一个锚点,想一个你觉得最重要的人,或者场景,”我攥紧镜子,这个挂给开的太大了,使用它的代价也大,如果没有锚点我们就会迷失在未来里,难以回来“要看到了。”


是落入水中的感觉,在坠入这片未来之海的时候,每个人都能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最关心的未来。


噢,我看不到,因为挂是我给自己开的。


我继续闭上眼,想象眼前有一扇门,斯佩斯在门内等我。


我推开那扇门。至于邓布利多校长?我相信他。


“斯佩斯!”我跑去牵着他的手,在这里看着校长看到的未来。


呜呼,夹带私货时间到。


“老魔杖在哪。”

是你没鼻子老伏。快下线!

再接着画面一闪

“你休想知道。”他坠落高塔,“阿尔,我有保护好你的坟墓。”(夹带私货成果,乐。)

他们皆坠于高塔。


他眼前的画面消失,盛夏时节的场景出现在眼前。


“阿尔!”一头金发的少年朝他跑来。


————————————

嘻嘻,GGAD!!!给我复婚!!!!


顺便,有没有玩魔法觉醒,速速留下id成为我亲友!















樱花四月
 转盘50清空后面给我来了个三...

 转盘50清空后面给我来了个三黄,我真的谢谢你(本人不主混一个圈,其他的也有,在此说一下)

 转盘50清空后面给我来了个三黄,我真的谢谢你(本人不主混一个圈,其他的也有,在此说一下)

是 未知 不是 无知

(口嗨而已)

  我站在大街上,看不到任何一个活人。脑袋里,只剩下他人责怪我的声音。

  “昂弄,你就是个让人笑话的小丑!”突然,一个不该出现的声音响起——那是我自己的声音。

  “这不是真的!”我歇斯底里地咆哮,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这只是个梦!”

  这时,所以声音都开始嘲笑我是个小丑

  不久后,我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在堕落泥潭里深陷……

(口嗨而已)

  我站在大街上,看不到任何一个活人。脑袋里,只剩下他人责怪我的声音。

  “昂弄,你就是个让人笑话的小丑!”突然,一个不该出现的声音响起——那是我自己的声音。

  “这不是真的!”我歇斯底里地咆哮,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这只是个梦!”

  这时,所以声音都开始嘲笑我是个小丑

  不久后,我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在堕落泥潭里深陷……

折绵
是女鹅!!! 我永远不会画背景...

是女鹅!!!


我永远不会画背景


是女鹅!!!


我永远不会画背景





agains

咱就是说,图书馆滤镜真的绝

好优雅

咱就是说,图书馆滤镜真的绝

好优雅

哥的魅力嘎嘎的

好心人看看我

问问怎么样能找到cp

问问怎么样能找到cp

PURPLE

  来个帅哥收留小蛇吧,这个冬季小蛇再寡下去就要冬眠了。小蛇会撒娇很黏人,快来个1疼爱疼爱蛇蛇

  来个帅哥收留小蛇吧,这个冬季小蛇再寡下去就要冬眠了。小蛇会撒娇很黏人,快来个1疼爱疼爱蛇蛇

Hangover宿醉

  就是改了直售,而且改得这俩画风都不一样了(

  就是改了直售,而且改得这俩画风都不一样了(

白天挣钱晚上花

留下一点最近的游戏截图,,好朋友都退游了,,

留下一点最近的游戏截图,,好朋友都退游了,,

Levia.

我与你,所不可及。

☆oc。

☆IF线黑巫师Clarens×傲罗Karris。

☆之前的短篇写完了,删除后全文重发。

☆不会写文了,只能尽我所能描述他们的故事。漫画指路另一个合集。

☆为了观感名字用了中文,咒语用了英文。


——

“我真担心你什么时候一个激动就把人给杀了。”

女人蹲下身伸手测了测地上黑巫师的鼻息,确认对方还未死亡后才慢慢起身抬眼看向边上站着的男人。卡瑞斯歪了歪脑袋,也没回应她的话,只是撩起刘海露出眼睛。那双金色的眼睛里隐约还带点无辜,女人叹了口气,握着魔杖看似随意地一挥,掉落在地的木质魔杖便飘到了她的手中。

“你一脸看上去随时会用阿瓦达杀人的表情,真是可怕。”

“我...

☆oc。

☆IF线黑巫师Clarens×傲罗Karris。

☆之前的短篇写完了,删除后全文重发。

☆不会写文了,只能尽我所能描述他们的故事。漫画指路另一个合集。

☆为了观感名字用了中文,咒语用了英文。


——

“我真担心你什么时候一个激动就把人给杀了。”

女人蹲下身伸手测了测地上黑巫师的鼻息,确认对方还未死亡后才慢慢起身抬眼看向边上站着的男人。卡瑞斯歪了歪脑袋,也没回应她的话,只是撩起刘海露出眼睛。那双金色的眼睛里隐约还带点无辜,女人叹了口气,握着魔杖看似随意地一挥,掉落在地的木质魔杖便飘到了她的手中。

“你一脸看上去随时会用阿瓦达杀人的表情,真是可怕。”

“我现在还不想进阿兹卡班,奥莉安娜。”

先前受伤的手臂已经麻木,迟钝的痛感却隐隐约约地侵扰着神经,卡瑞斯不自觉地皱起眉,低头朝着衣物破损的部分看去。奥莉安娜没有观察他人小表情的习惯,不过光靠卡瑞斯衣物上的血迹也能猜到情况的糟糕。

“你最好晚点也别想进阿兹卡,卡瑞斯。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卡瑞斯眨眨眼睛,轻飘飘地揭开伤口处的衣物。神锋无影造成的伤口血肉模糊,血差不多是止住了,但半干不干的,粘在表面上混了不少灰尘。

“实不相瞒,我的手已经动不了了。”

也许觉得单纯地叙述事实还觉得不够,他挣扎着举起魔杖,随后又无力地垂下去。奥莉安娜有些无语,她的搭档总是做出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但是随便了,都是成年人,自己的情况自己心里有数,这还不需要其他人多操心。

“那你还不赶快去处理伤口。这里交给我够了,照顾好你自己。晚些见。”

奥莉安娜匆匆结束了闲聊,留两个伤员在原地就转身离开。卡瑞斯见那粉色的背影已经走远,才放松下来倒吸了口冷气,实际上再多说两句,说不定他的声音都会打颤,还好奥莉安娜从来不是会絮絮叨叨一大堆的人。

“……至少她说的没错。”

 

卡瑞斯缩在角落里靠墙跟坐着,带着毛边的外套丢在脚边,血液已经浸透了切口,他的上臂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握紧刀具,熟练地割掉单薄的衬衫袖子,将与伤口相连的部分轻轻拉开,用借来的急救包迅速地消毒包扎,凝固的血痂被浸润清理,牵扯的神经一阵阵地疼痛。做完基础的处理,卡瑞斯因疼痛而波动的呼吸声才减弱些,魔力的大量消耗和各处的伤口对身体的消耗导致他现在抬手都困难,更别提使用魔法。如果突然碰到了敌人,哪怕是最弱的家伙,结果也是可以预见的恶劣。

好吧,卡瑞斯,往好处想,至少这些处理没让你的手臂直接废掉。高墙的阴影分隔开混乱的街道,卡瑞斯转头眺望外边的人群,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倚靠着墙肉眼可见地松懈下去。理论上他应该立刻就医,但现在没人能帮助他,前往医院也需要时间。外边闪烁着不同魔法的亮光,卡瑞斯很突兀地想起晚上霍格沃茨城堡上空燃放的烟花。很多人都喜欢烟花会,那个时候的夜空里除了烟花还有像这样的来往的人群。他兀自地想着,偶尔还能看见克拉伦斯夹在那些人中,放出一个简易的学院标志的烟花。

……克拉伦斯?

卡瑞斯蓦地从回忆中惊醒,他一般不会很突然地想到这个抛弃了他六七年的学长——那人正在人群的夹缝间,远远地回过头,不经意地对上了他的视线。

当谎言重复一千遍。

 

我该从根本上避免意外的。

克拉伦斯站在障碍物后边,此刻大多数的黑巫师或者傲罗已经转移了战斗的场地,空荡荡的区域一旦有人就格外显眼。比如说披着黑白外套的,受了伤的卡瑞斯。先前出于某种隐秘的直觉,克拉伦斯从最外围走进了黑巫师范围里,虽然他很快就离开了现场,但只那一秒也被最不该发现的人看了去。我怎么能寄希望于卡瑞斯把这当成幻觉。他握拳锤击墙壁,大脑迅速运转,思考他的下一步究竟该是什么。其他人不管也可以……卡瑞斯不行。身负重伤,使用不了魔法,脆弱得像一张纸一样,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才会在不能确定情况的时候直接追上来?整个霍格沃茨里,克拉伦斯是最了解卡瑞斯的人,尽管如此,他也没办法真正地知道卡瑞斯在想些什么。

不,也许他是知道的。

 

没有魔力的情况下卡瑞斯会变得更为警惕,很多事情他自己未曾发觉,而克拉伦斯都一点点地记在脑海里。这个距离他不会察觉到,再接近两步他就会忍着伤口的疼痛,回过头,然后,

“Incar——”速速禁锢。

“用不了魔法的话,就不要强迫自己了吧。”

一步的距离。克拉伦斯的魔杖架在卡瑞斯脖子侧边,拦住他正要发动的魔法,没有念完的咒语卡在喉咙里,卡瑞斯放下魔杖,几乎僵硬地转过身面对克拉伦斯。不对外交流的时候卡瑞斯向来没什么表情,现在留了过长的刘海越发难以看出他的心情。你在想些什么呢,卡瑞。克拉伦斯拉开距离,握着魔杖漫不经心地挥着。

“现在就算我不用全力,你也打不过我呢。我听说你被神锋无影打伤了,看来确有其事。”

卡瑞斯没有说话,抿着唇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克拉伦斯于是接着说下去。

“作为黑巫师却做得这么没有效率,该说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吗?哈,已经成长起来的傲罗可不是他们随随便便就能拿到手的玩具,对吧?”

用毫无意义的讽刺替代残存的温情,无法选择的立场让他只能将情感埋于内心最深处。你最近怎么样?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明明处于这么危险的境地,为什么还要追着无法确认的景象过来?克拉伦斯盯着隐隐约约能看到的、黯淡的金色眼眸,他还想再看出些什么,但卡瑞斯留给他的只有一片空白。

“哼嗯,看你还没有到一时激动就会用阿瓦达杀人的地步,真是可喜可贺。”

语言是苍白无力的,即使他加重语气,从嘲讽到谩骂,相信了“谎言”的人也不会听进去一个字,不会接受任何一句与认知相背离的话。这是卡瑞斯对克拉伦斯的信任,这是卡瑞斯不自知的自信。正因如此,克拉伦斯不知道要怎么让他放弃。以前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他从没见过对方产生类似于执念的东西。因为无所谓,所以完全可以放弃,因为不在意,所以我可以奉陪到底。这让卡瑞斯在他身边的时候,看上去更多地在依靠他的决定。

如果我判断你应该放弃我,是否你也可以果断地放下我?

“我一个人自言自语没意思,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在离开霍格沃茨后,克拉伦斯一直都避免着与卡瑞斯见面,他不知道一点消息不给对方,消失几年还成为了“叛逃者”的情况下该如何去面对卡瑞斯。怀抱的感情与承担的责任时刻都在发生矛盾,克拉伦斯夹在中间,失去取舍的权利。这一点对于卡瑞斯同样如此,于是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如果无论如何都无法叫你放弃,克拉伦斯举起魔杖。

“Expelliarms。”

卡瑞斯对面前的黑巫师毫无防备,话音落地的同时,他的魔杖也掉落下去。并非出自本意的恐吓做到最后才有达到效果的可能,尽管克拉伦斯不忍心这么做,他还是踩住魔杖的中部,阻止卡瑞斯将其捡回。他把魔杖对准了没有反抗能力的傲罗。这一支柳木魔杖除去长度几乎和对方的一模一样,它真的能结束一切吗?克拉伦斯忍不住收紧手指。

“我很高兴你来找我,该结束了,泥巴种。”

他说着违心的话,握紧了手里的魔杖。

 

“……真是败给你了。”

克拉伦斯放下手,捡起地上的魔杖还给卡瑞斯。后者接了魔杖,用手套擦干净上面的灰尘。即便被侮辱了、被威胁了也不反抗半分,你不是这样的人吧。克拉伦斯想着,面前低着头的学弟即使相隔多年,看着还是像个孩子。总是遮着眼睛不好,你不能总想着凭记忆和直觉认路。他下意识地伸手撩开卡瑞斯的刘海,那双曾经灿烂的、带着光的眼睛蒙着一层阴翳,在刘海被撩起的下一秒避开了视线。为什么不躲开?喉咙里仿佛哽着刺,不论咽下或者吐出来都会带下一块肉,克拉伦斯哑着声音有些说不出话,他到底给这孩子留下了什么?手指尖还残留着人皮肤的触感,温度滞留在身体表面,如错觉一般。他想告诉卡瑞斯不要再和他扯上关系,那些盲目的相信却让他犹豫——其中还夹杂着些微的安心与喜悦。

克拉伦斯,你真是个糟糕的人。

“你到底为什么要追上来?那么短的时间,甚至没能确定我会出现在这里,直接追上来可不是你的风格。”

虽然说什么都不会得到回答,但比起让气氛变得尴尬,克拉伦斯选择随便找些话题。他尽量表现得自然,长时间地处于对立阵营让他难以开口聊起日常。

“都追上来了,真的没什么想说的,想做的吗?还是说……”

克拉伦斯收敛了下情绪,卡瑞斯抬眼看向他,在等着下一句话的同时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他,那目光下一秒似乎就能看破他的想法。以前没有发现,原来卡瑞斯的目光这么尖锐吗?带有探究意义的目光让克拉伦斯有些不舒服,他垂眸看向别处,避开关键话题说了些无关的玩笑话。

“你只是想要一个拥抱呢?”

他摊开手,做出了从前那个温柔的学长的模样,然后在下一秒又消失不见。

“开个玩笑,在这里呆久了会被其他人注意到。我可以离开,但是不能保护你。好了,你走吧。我知道你在魔法部做的事,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今天我们的见面,以后你也再难获得我的消息了吧,说不定还会被怀疑你做了什么,不要犹豫了,走吧。”

卡瑞斯把外套穿好,用左手拿着魔杖。他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克拉伦斯的言下之意,但言以至此,他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克拉伦斯歪着头,背过身转头准备离开。

“那我走了,我还不可以这么早被魔法部抓住——对吧?”

“下次见。”

如果有下次的话。

 

“克拉伦斯……”

叫住他的声音细弱、低哑,如果不是现场只剩他们两个,也许克拉伦斯不会意识到这是卡瑞斯的声音。卡瑞斯的右手因为失血而变得冰凉,克拉伦斯克制住甩开对方的想法收收手指试着传递些温度。

“抱(Hug)……”

沉默许久出口的话语带着颤音,卡瑞斯在第一个词出口的瞬间就哽住了,他努力地咽下额外的情绪,从喉咙间却发出了呜咽。他收回了手,没再说出其他的字句。

 

——我要、做什么来着?

——他刚刚说什么?

克拉伦斯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身后再没传来声音,但他知道卡瑞斯没有走,也没有哭。

只是、但是、我——

冷静下来,周围万一有人。

他闭上眼睛,平复心情回过身,直接抓住了卡瑞斯的衣领。卡瑞斯被迫抬起头看着他,没有戴着眼镜也没有刘海遮挡,金色的眼睛有层薄薄的水雾,因为强光微微眯起。克拉伦斯很想放开手,轻松而简单地给对方一个拥抱,只是一个拥抱而已,为什么现在连这也做不到?他咬咬牙凑到卡瑞斯耳边。

Iaceisgo
wy 你自己看看 这是干什么

wy 你自己看看 这是干什么

wy 你自己看看 这是干什么

阿籽.

 竟然………

  还不错!吸一口漂亮儿子嘿嘿嘿(乱爬 

最后一张是原图呀

 竟然………

  还不错!吸一口漂亮儿子嘿嘿嘿(乱爬 

最后一张是原图呀

Lame
“你往背后藏了什么?” “.....

“你往背后藏了什么?”

“......不,什么也没有,哥哥。”

“你往背后藏了什么?”

“......不,什么也没有,哥哥。”

奇異培根教父-嗡喵☆
好喜欢这次11月的作业衣服(*...

好喜欢这次11月的作业衣服(*’ー’*)

因为很喜欢,所以在月初的时候撇了这可爱的私心构图,结果一路忙就拖到月底才拿出来完成

好喜欢这次11月的作业衣服(*’ー’*)

因为很喜欢,所以在月初的时候撇了这可爱的私心构图,结果一路忙就拖到月底才拿出来完成

🐦不要再屏了求你了屏怕了🐦

拜托拜托这期直售和转盘真的超配的不会还有人没开始嗑吧不会吧不会吧我连饭都做好了怎么还没人嗑啊😭😭😭

拜托拜托这期直售和转盘真的超配的不会还有人没开始嗑吧不会吧不会吧我连饭都做好了怎么还没人嗑啊😭😭😭

好耶yy

  这是我画的???不确定。再看看

  这是我画的???不确定。再看看

Message in a bottle.

  没关系的 你就在我的宇宙里绽放灿烂的光芒吧。

  没关系的 你就在我的宇宙里绽放灿烂的光芒吧。

红锦

今天教授答应格兰芬多级长的追求了吗?(七)

狮蛇bl向

白魔王×第三代黑魔王

两位主角都曾是玩家,游戏为全息,自由度极高,但基本剧情需要走。

依林纳是刚下游戏就穿进去所以会对游戏很不适应。

依林纳是曾经的第三代黑魔王,现任黑魔法防御课教授。

安林斯是曾经的白魔王,现在的五年级格兰芬多级长。

时间点为原著,伏地魔早被依林纳杀死的设定,所以会和平许多。


冷清的纽蒙加德迎来了几十年来的第一个访客,寒冷的气息挥之不去,邓布利多皱了皱眉头。

福克斯抖动着羽毛,试图为周围的空气升温。

一声声脚步声响彻了在此,邓布利多身后看不见起始,身前也看不见尽头。

年老但依旧敏锐的囚犯清楚的知道,是哪个圣人踏上了这同时囚禁住了......

狮蛇bl向

白魔王×第三代黑魔王

两位主角都曾是玩家,游戏为全息,自由度极高,但基本剧情需要走。

依林纳是刚下游戏就穿进去所以会对游戏很不适应。

依林纳是曾经的第三代黑魔王,现任黑魔法防御课教授。

安林斯是曾经的白魔王,现在的五年级格兰芬多级长。

时间点为原著,伏地魔早被依林纳杀死的设定,所以会和平许多。


冷清的纽蒙加德迎来了几十年来的第一个访客,寒冷的气息挥之不去,邓布利多皱了皱眉头。

福克斯抖动着羽毛,试图为周围的空气升温。

一声声脚步声响彻了在此,邓布利多身后看不见起始,身前也看不见尽头。

年老但依旧敏锐的囚犯清楚的知道,是哪个圣人踏上了这同时囚禁住了两人的高塔。

锐利的目光望向了吱吱作响的铁门,福克斯有些兴奋的在那催促着邓布利多的动作,它可不同意邓布利多在此刻仍然有所退意。

刚刚踏入这他从未踏足之地的圣人,就被早已守候在门边的囚徒按在了粗糙且冰冷的墙壁上。

“怎么,圣人,现在想起什么要来审问被你遗忘多年的老情人了?”沙哑且带着无法忽视的嘲讽意味的话语砸进了邓布利多的耳膜中。

邓布利多望着仍能看出当年那个少年身影的格林德沃,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

格林德沃发出一声嗤笑,松开了手腕被握出一道红痕的邓布利多。

就在邓布利多还在思考着该如何与和他意见不合的爱人好好谈话时,他红艳的唇就被那条银舌头侵入了。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邓布利多的大脑一片空白,那些深藏在记忆深处的事物又一次的浮现了出来,他像是那个夏天他们第一次接吻时那么无措。

明明囚徒该是格林德沃,但在此刻却显得败者是邓布利多。

几十年未见,但格林德沃还是一如既往的记得他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有些深入骨髓的事物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的。

禁欲多年的身体可受不住这等刺激,他在过早的年纪就被教会了情欲,湛蓝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但至少他还清楚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盖勒特。”不似曾经亲昵的称呼但却已经足够了。

“至少你这具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亲近我。”格林德沃的手抚上了被吻的喘着气的邓布利多微红的脸上。

“逃避了我这么久的你现在想要从我这得到些什么呢?我亲爱的阿不思。”被关在这许久的格林德沃讽刺的看着面前的圣人。

如果做出了决定不如永远别踏入这里。

“我来带你出去。”不该出现在此的话语响彻了这间狭小且寒冷的囚室。

“邓布利多!别忘了是谁将我关进来的,圣人你要当,现在善人你也要当,我可不是你发泄心中愧疚的对象。”格林德沃本就算不上稳定的情绪现在更是被激怒了。

掐住邓布利多的手愈加用力,邓布利多默不作声的承受着他施加的一切,无论是痛苦还是其它。

“你总该拿出点诚意来。”格林德沃能蛊惑住这位圣人一次,那就会有第二次。

“盖勒特……”邓布利多猛然抱住了格林德沃,他像是要将其揉入自身一样抱紧他。“我爱你。”

“在这么多年之后?”

“在多年以前。”

……

“所以邓布利多还真就将你放了出来。”安林斯有些对于邓布利多的行动力有些微微的侧目,但也就仅此而已。

一间荒废已久的教室,也不知道邓布利多怎么找到他的。

安林斯有些焦躁的看着拦住出口的蓝色火焰,为了知道实情他可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魔法部现在可要头疼了。”安林斯显得有些幸灾乐祸,但背地里却抓紧了魔杖,防备任何可能的敌人是必修。

“那群废物可没什么不需要担心的。”来自格林德沃的嘲笑倒是很贴合安林斯的心理。“现在你打算将好好的将你们之间的事情说出来了吗?”

“反正都是未来的事情,你不如用你那预言者的眼睛自己看看。”被步步紧逼的安林斯对此感到不满,他可不相信邓布利多会任由格林德沃使用武力。

“果然和他说的一样难搞。”格林德沃面对着面前看着温顺却全身带刺的安林斯皱了皱眉头。

“我可没什么时间和你耗。”格林德沃清楚用常规的方式可是没法让他好好开口的。

“刚好我也正忙着。”安林斯不再掩饰自己对其的戒备。

论战斗,谁又会惧怕谁呢?

“所以一个下午的时间你就将格林德沃给放出来了?”感冒的症状已经好了许多,除了还有些虚弱之外没有大碍。

我倒是不知道邓布利多的行动力能有这么强。

“只是去领个人就行的事情。”邓布利多笑得让我有些感觉大事不妙。

“你不会就除了将格林德沃放出来之外就什么都没做吧。”我一点点的提高了自己的警戒心。

“我当然还给魔法部写了封信。”

行,我明白了,说了,但对面什么反应可就不管了,这作风倒是让我想到了格林德沃。

“你看完了那本魔法史。”是陈述句,我早对此有心理准备。

“我很抱歉。”我很难说自己等到的这句抱歉时的心情,我听见过邓布利多的画像的歉意很多次,但他现在还活着,活着站在我面前,对他死后发生的一切表达他的歉意。

……依林纳叹了口气决定步入正题。

“那么你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呢?”我有些疲倦的望着窗外,夕阳刚刚擦上地平线,很快就要到晚上了。

“你和安林斯的事情。”邓布利多在等待着我的回答。

那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我不想去回忆那一切。

……一阵较长的沉默。

“不过是些不重要的事情罢了。”我在试图回避,但邓布利多看向我的眼神仿佛直接透进了我的心底。

唉……,算我的错。

“我和他的情况……有些复杂,但我想你理解起来应该不难。”我无意识的揉捏着床单。

“我和他的情况,就像你和格林德沃的情况。”

很好理解不是吗?一样曾的亲密无间,一样的分道扬镳。

“说实话,很难想象你们会有那么一段过往。”邓布利多抿了抿唇,神色复杂。

“确实很难想象。”我躺在柔软的床上,细细的品味着过往带来的痛苦。

突然间我想到了什么。

“那格林德沃你安排他干什么了?”

“我让他去和安林斯谈谈了。”邓布利多有些疑惑我为什么要突然问到这个。

“啧。”我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你确定只是谈谈?”

“你的意思是……”邓布利多瞬间懂了。

我用我平生最快的速度打理好了自己,拉起邓布利多就准备去找他们俩。

及腰的长发在我的身后飞舞着,我没那个时间去打理它了。

“哪个位置?”我现在痛恨极了我被禁止的魔力,本来一个幻影移行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还得跑过去。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从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传来,我想我知道他们俩在哪里了。

安林斯!”我站在邓布利多身后,看着这烟尘滚滚,满地狼藉的房间一脸黑线。

“盖勒特。”邓布利多显得倒是很无奈。

房间有那么一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但随后就被打断了。

一条小巧的挪威脊背龙仍在喷洒着火焰,安林斯僵硬了那么一刻,然后迅速的将它收了回去。

体验过做坏事被家长抓住的感觉吗?

“依林纳,你不该在这里的。”安林斯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了我身边,往日洁白的头发上现在沾满了灰尘,身上还带着多处擦伤,看起来可怜极了。

“我倒是希望我不用来这。”我觉得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安林斯擦了擦脸上的血痕,光洁的脸上找不到伤口。

“是他先动手的。”安林斯委屈巴巴的黏在我身上,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

“唉。”我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好吧。”

“盖勒特,我确定我之前说的只是谈谈?”邓布利多走向了格林德沃,无奈的看着还是那样显得不是很靠谱的老情人。

“一场友好的切磋而已。”格林德沃倒是还有些跃跃欲试,看起来是还没有打爽,被关的太久了,他急需一场战斗让自己的身体重新沸腾起来。

“你再这样下去,我可能就不得不考虑下给你点限制了。”邓布利多面无表情的按过格林德沃身上的伤口,然后悄悄用了愈合咒。

格林德沃装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试图骗取到邓布利多的愧疚,但很显然,邓布利多非常清楚他能承受的痛苦可不止这点。

最后是我和邓布利多一手带一个回去的,我和邓布利多站在中间,隔开了一直在互相挑衅的两个熊孩子。

谈话的地点选在了我的办公室,校长室有点远,邓布利多和我都没有什么精力带着这两个老大不小的小孩走过去。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安置格林德沃?”我妄想松开安林斯紧握着我的手,但显而易见的,我做不到,他的脸皮现在是越来越厚了。

“我想你现在应该挺缺人的?”邓布利多压住了格林德沃的小动作,对着我眨了眨眼说到。

“助教?”我能感受到在我身侧突然僵住的安林斯。

“我不同意!”安林斯那样子活像是要了他命一样,他愤怒的看着格林德沃,拽着我的手越发的收紧。

“这可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格林德沃端坐在邓布利多身边,那对异瞳中闪烁的光有些不怀好意。

也不知道关了这么久怎么格林德沃看起来想是心智退化了呢?

安林斯一副要跟格林德沃打起来的样子,他现在恨透了自己还是个在校学生,不能不计后果的跟格林德沃打一架,然后带着依林纳私奔。

“只是个助教而已。”真是让人头疼,我蹂躏着垂在身侧的发丝,期望着这件事情尽快解决。

安林斯本来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我的脸色不好之后,按捺住了自己。

“他当助教可以,但我也要当。”

为了我们共同的清净,邓布利多几乎算得上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安林斯的请求,但那高兴的样子其实让我觉得他是早有预谋。

我目送着格林德沃牵着邓布利多离开,感到松了口气,但安林斯不满我有些冷落他。

“依林纳,你偏心他!”安林斯将我扑倒在沙发上,他身上清冷的松柏味笼罩了我。

“我没有。”因为心虚我说话的声音低了几个档次。

“因为他姓格林德沃?”安林斯咬牙切齿的吐出了这句话。

我不作回答。

“依林纳!这不是魔法觉醒!而且你认识的那个格林德沃他想杀了我!”安林斯有些抓狂,我目视着他的神情复杂。

“我在你心里的地位是在所有人之后吗!”温热的身躯紧贴着我,我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流吹在我颈侧。

“不是。”你在所有人之前,我很难不承认这点,但所有人的相加大于你。

他有些愣住了,显然没有想过我会这么说,我不想直视他的视线,所以我避开了他的眼睛。

“但你可以为了其他人而不在意我!”泛着委屈与酸意,安林斯舔舐着我的耳垂,直至它变得艳红。

算是对于他的愧疚,我放任了他的行为。

只这一次,我默默的告诉自己。

我圈住了他的颈脖,主动将自己奉献给了他。

唇舌被堵住,我感到有些不适,在我这不算短的生命里,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次。

“依林纳。”安林斯留给了我喘息的时间。“我爱你。”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清楚。

安林斯将脑袋搭在了我的肩上,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捏着我腰间的软肉。

“安林斯。”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完全没有准备好。

“别担心。”安林斯在安抚着我。

他没有继续,只是正视我的眼睛,让我彻底理解他的感情。

我们相拥在一起,感受着炉火的温热。

我有些昏昏欲睡,但安林斯却显得很精神。

“你曾经答应过要做我的男朋友的。”安林斯等到依林纳睡着后才说到。

“我以为你终于打算接受我了,然后……我才发现在你的计划中,那根本不可能实现。”安林斯捏着依林纳的下巴,看着他安稳的睡颜。

“那场决斗,我赢了,但也输的彻底。”

 

在将空间留给安林斯和依林纳后,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并肩走在走廊上。

“盖勒特,你在针对安林斯。”邓布利多湛蓝的双眼带着疑惑看着格林德沃。

“只是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让你那么关注。”以至于会直接跑来纽蒙加德。

“我只是不希望有人重走汤姆的老路。”邓布利多看了看身侧的格林德沃,带着些感慨的说到。

“不过是个毫无安全感的小子,连一点点轻微的变化都会感到警惕。”格林德沃的声音里带着轻蔑。

“这至少证明他还在乎。”邓布利多移开了看向格林德沃的视线,转而目视前方。

“我也在乎,阿尔。”格林德沃突然搂住了邓布利多,明亮的眼睛毫无顾忌的看向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一瞬,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会被格林德沃转瞬间的言语所蛊惑,哪怕他明白那些其实不是真的。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情感亦或是其它的一切都是他可以利用的。

邓布利多眼里的怀疑让格林德沃感到受挫,但他并不打算让他的圣人有时间去对他的话有所怀疑。

“或许你需要些证据?”带着调笑的语气让邓布利多感觉有些大事不妙。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老年人可禁不起这样的折磨,所以这时候,减龄剂可就发挥了大用了。

“唔……盖尔。”红发的少年的手因为强烈的刺激在金发少年的背上抓挠着,之前清明的湛蓝色眼眸现在蒙上了一层水雾。

“现在,告诉我,阿尔,你在乎我吗?”沙哑的声音离那通红的耳朵如此之近,哪怕大脑混沌一片也阻止不了其的进入。

邓布利多很有骨气的选择不屈服,但无论他怎么选择,最后的结果可都是一样的。

“那看来阿尔是想要更多了?”

邓布利多想要反驳他,但可惜无能为力。

邓布利多校长只是一天不出现而已,想必麦格院长早就习惯了吧。


浅写点ggad,这应该大家都磕吧。

我现在还在想观影要怎么推进,感觉想跳过前面的铺垫直接写他们的结局了。

头疼,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