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oc

7345浏览    1469参与
惊鸿

崽儿真的长大了嘛 看不出来()

但是变A了()

跟风整一个罢了

崽儿真的长大了嘛 看不出来()

但是变A了()

跟风整一个罢了

楚君却

【黑龙x火龙】狩猎

半小时速码脑嗨产物

切开黑驯养者x心甘情愿沉沦火龙


几番挣扎无果后,驯龙者不再尝试,转头看向一旁饶有兴致打量欣赏他的家伙,斟酌着用词向他提问,“我确信自己记住了所有登记过的名单,为什么,您没去登记”,火龙漫不经心地抬手挑起他的发辫把玩,不予回答。

虽然从没回答过他的问题,但在囚禁中,一日三餐都有供应,并且厨艺不错,而火龙,在逐渐放心他后,也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一面。

例如困了后毫无防备的睡在他身旁,例如睡着后会不自知的发出呼噜声,例如喜欢穿着学生制服看书,例如每天给他编各种发型

这下驯龙似乎想起,这位是他上学时期的学长,曾撑伞送他回寝室过几次,也曾陪他练习过魔咒,不过那时的火龙比现...

半小时速码脑嗨产物

切开黑驯养者x心甘情愿沉沦火龙


几番挣扎无果后,驯龙者不再尝试,转头看向一旁饶有兴致打量欣赏他的家伙,斟酌着用词向他提问,“我确信自己记住了所有登记过的名单,为什么,您没去登记”,火龙漫不经心地抬手挑起他的发辫把玩,不予回答。

虽然从没回答过他的问题,但在囚禁中,一日三餐都有供应,并且厨艺不错,而火龙,在逐渐放心他后,也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一面。

例如困了后毫无防备的睡在他身旁,例如睡着后会不自知的发出呼噜声,例如喜欢穿着学生制服看书,例如每天给他编各种发型

这下驯龙似乎想起,这位是他上学时期的学长,曾撑伞送他回寝室过几次,也曾陪他练习过魔咒,不过那时的火龙比现在活泼些,睡着了也不忘说梦话。

当时校内有不少人喜欢这位帅气可靠的前辈,其中当然包括他,不过学长读了几个学期后很快转走了,就连猫头鹰也找不到他,直到此刻,才被他遇见。

驯龙拽了拽手上的镣铐,无奈想到,这般草率的把一个成年男子锁在床上,不觉得危险吗。

窗外传来交谈声,一个娇滴滴的甜腻女声正兴致勃勃的说些什么,火龙的态度显得冷清克制,拒绝意味明显,很快交谈声就中止了,火龙快步走进房间,一如既往保持着缄默,将一盒包装丢给他。

以往习以为常的举动,在知晓了他的身份后,瞬间变得.....黑蛇佯装打不开包装,礼貌地请求帮助,在火龙帮忙收拾的过程中,更是得寸进尺地要求亲自喂食。

“被绑了好几天,使不上力气,劳烦.....喂我一下吧♬”

没明确拒绝就是默认同意,驯龙者顺从地一口口吃完饭,对此给出的评价是没有做的好吃,火龙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但回来时心情却明显好了很多。

“打扰,手腕好像磨出血了,能劳烦您帮我上药吗”,很快,一脸愧色的火龙带着药箱出现,小心地替他解开镣铐,黑蛇看他忙前忙后的样,心情也跟着变好,“您一直不理我,是不是在生气我没认出您来?学.长.?”

没等到他回答,窗外突然想起轰鸣及警报,一封警告信从空中飘落,驯龙抓住那张信纸,扫了一眼便揉皱丢进垃圾桶,“我会和他们解释,学长愿意送我出门吗”,青年微微蹙起了眉,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上面写的什么,是逮捕令吗”“别担心,我会处理”。

离门口越近,火龙的步子越慢,黑蛇当然佯装不知,故意忽视那越抓越紧的袖口,仍快步朝外走着,当驯龙碰到门把手时,火龙终于按捺不住,“不是说手腕疼吗”,黑蛇停住脚步,翘起唇角“是啊,很疼,据说龙的唾液有止疼的效果,学长愿不愿意......”火龙明显的犹豫了,驯龙故意去牵他的手,在触碰到的那一刻不可控地轻“嘶”了声。

这场博弈最终还是黑蛇赢得了胜利,双腕被轻握住,轻柔舔舐着,如同在心尖上作乱的羽毛,可惜看不见学长的表情,一定很......

驯龙依依不舍地收回手腕,搂上学长的腰将他带出了房门,火龙虽然觉得不太对劲,不过事态紧急,也没去多想,甚至连对方告别时请求吻手礼都不假思索的应允了

落下一吻后,黑蛇露出獠牙,将毒素注入到那具躯体内,随后满意地注视对方跌跌撞撞地原路折返。

这才对,乖乖在家等我,前辈。

一番交谈后,驯龙解除了警报,顺带请了婚假。回到房间便看见坐在窗边的火龙,强撑着,掩饰自己的情欲与无力,“为什么”“明明预知到会发生什么,却没有躲闪,前辈,我也想问为什么”,为什么下毒,为什么明知道会发生,却仍心甘情愿接受,一切尽在不言中。

“当初为什么要退学,为什么不联系我”“那段时间,突然彻底失控,变不回来,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后来怎么一直没去登记”“我知道你在那个部门工作,失联太久,我有点,不敢见你”“........”“外面那些警报呢”“解决了,我对他们说,让我失联的不是危险分子,是未婚对象”“小小年纪,胡说八道”。

驯龙心情颇好,终于找到心中执念了,至于结婚这事儿,日久天长,他有的是耐心。

 【END.】

燕过茴声

我的另一个儿子,兰卡,拉文克劳五年生,没有感情且和知识99(?),头发藏进围巾了,很长,编成了一个整齐松散的麻花。p2是文字设定。

我的另一个儿子,兰卡,拉文克劳五年生,没有感情且和知识99(?),头发藏进围巾了,很长,编成了一个整齐松散的麻花。p2是文字设定。

Cucucu桑
于是用蛾子做了手机壁纸 好喜欢...

于是用蛾子做了手机壁纸

好喜欢呜呜呜

于是用蛾子做了手机壁纸

好喜欢呜呜呜

恸ᝰ

"以前你总是会跑来接住我"这是他在坠落前笑着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或许你会像以前一样来接住我,对吗"

"以前你总是会跑来接住我"这是他在坠落前笑着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或许你会像以前一样来接住我,对吗"

木叶知秋

最近在重温《苏菲的世界》,忽然有个新的点子,大概是我的oc崽崽劳伦斯在魔法觉醒里有了自我意识,然后致力于逃出那个系统/

然后哈利机缘巧合下穿越到了手游世界,然后帮助劳伦斯来到了自己的原著世界(?)大概会从哈利一年级开始写,同样五六年级的时候结束正文

打算写完《大魔法时代的来客》就写这篇👀👀

我突然很心痒诶怎么办

最近在重温《苏菲的世界》,忽然有个新的点子,大概是我的oc崽崽劳伦斯在魔法觉醒里有了自我意识,然后致力于逃出那个系统/

然后哈利机缘巧合下穿越到了手游世界,然后帮助劳伦斯来到了自己的原著世界(?)大概会从哈利一年级开始写,同样五六年级的时候结束正文

打算写完《大魔法时代的来客》就写这篇👀👀

我突然很心痒诶怎么办

Yessenia

「尔娅」清醒沉沦

痛苦吗,清醒的沉沦者。


不知道几次了,她又从他的身边走过,这几日总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巧合遇见,一声声的“好巧”让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但这次,妮娅已经做好了微笑着打招呼的准备,但他没有打招呼。


自妮娅认识阿尔文以来,他的身边总围着不在少数的追求者,不止女生,不止一个。阿尔文总是冷着脸,并没有表情,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什么都提不起他的兴趣。


妮娅清楚自己对阿尔文的心意,但他们之间没有可能,所以妮娅将萌芽扼杀在摇篮,选择旁观,选择疏远。就算如此也在被不断的合作中萌生出越来越多的爱意。


她要被折磨疯了。


那次没有招呼的碰巧成了心病,压在心底,仿佛浸泡在没......

痛苦吗,清醒的沉沦者。



不知道几次了,她又从他的身边走过,这几日总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巧合遇见,一声声的“好巧”让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但这次,妮娅已经做好了微笑着打招呼的准备,但他没有打招呼。



自妮娅认识阿尔文以来,他的身边总围着不在少数的追求者,不止女生,不止一个。阿尔文总是冷着脸,并没有表情,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什么都提不起他的兴趣。



妮娅清楚自己对阿尔文的心意,但他们之间没有可能,所以妮娅将萌芽扼杀在摇篮,选择旁观,选择疏远。就算如此也在被不断的合作中萌生出越来越多的爱意。



她要被折磨疯了。



那次没有招呼的碰巧成了心病,压在心底,仿佛浸泡在没有任何空气和余地的水牢,慢慢沉底,失去呼吸,猛地呛了一口水,无数气泡飘上顶又破裂,消失无迹。



又是一次课堂,角落晃晃悠悠走出一只巨怪,拎着一只巨大的木棍。妮娅本该得心应手的,也本该优秀的脱颖而出,结束这次荒唐无聊的课。



妮娅失手了。



她看到了在后排漠然注视的阿尔文,一个晃神,又想起了种种因为课堂日常所碰的面,种种接触,和那个没有招呼的擦身而过。



就因为这一瞬间的迟疑,巨怪冲刺过来抓住妮娅的腿将她整个人拎起,厚重的木棍举在头顶就要挥下,她已经没有机会闪躲了,只要巨怪动作落下,她马上就会变成一摊肉泥。



后排看着的学生发出阵阵尖叫,恐慌和惊吓,担忧和胆怯在一刹那弥漫了整个教室。阿尔文翠绿色的眼眸闪了闪,早就没有先前的那份淡然冷漠,银椴木魔杖的杖尖闪出光芒,直直打向巨怪。



“Wingardium leviosa!”



他大步向前跑,公主抱接住从空中掉落下来的妮娅,眼神里是掩盖不住的慌张和担心,妮娅甚至感觉到他在发抖,用着颤抖沙哑的声音,低低地喊她,就好像在害怕。



害怕什么?害怕失去她吗?



两人去了医疗翼,所幸妮娅并没有受什么很大的伤,喝了魔药静静的在病床上躺了一会。阿尔文坐在床边低垂着头,手放在床沿。



妮娅没有昏迷,医疗翼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不住的去看阿尔文,似是期待,似是留恋,又咬了咬牙。



“利奥波德,谢谢你救了我,很抱歉给你增添了麻烦,我已经没事了。”她克制住会出口更加亲密的话,显得礼貌又疏离。她没有选择离开,就算只是这样呆着,也想多停留一会,时间为什么不能暂停呢,就停在这一刻吧。



妮娅内心自嘲,明明知道他们不会有什么发展,却总是忍不住巴巴的凑上去,沉沦在一刻的温存里,每一句关心,闲谈都铭记于心。她也知道现在该离开,却挪不动腿。



既清醒,又反反复复沦陷在每一次的接触,在一起的时光里,将自己一层层剥开,又重新包裹,痛苦的接受来自爱恋的折磨。



“已经可以了吧…你为什么不愿意承认呢。”阿尔文文抬头,对上妮娅错愕的双眼,一把攥住她纤细的手腕。



“承认你喜欢我,这么难吗,Nia。”



妮娅顿住了。



一句疑问被阿尔文说成了肯定,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陪着她演戏,装作冷漠,掩藏爱意。他知道妮娅克制的抿着唇,用浅浅的微笑,疏离的话语,将自己和他隔开,不愿意面对。



妮娅自以为藏的很好,其实全都被阿尔文看破,一双翠绿的眸子直直看到她心底,把所有沉淀隐晦的爱意翻搅出来,在跳动的心脏里沸腾。



“我……”妮娅欲言又止一般,不知道是茫然,还是打算接着装傻。



阿尔文在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那个傻逼洛书辞不会出主意,谁家追女孩是让自己每天被各色花花草草围着示爱还对心爱的女孩漠然置之的,被那些人围着说喜欢还真是令人犯恶,但是为了效果自己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行。



洛书辞,要是这招还没有用,回去你就准备好棺材等死吧。



“Nia,到现在你还不想承认吗。”阿尔文掐紧了她的手腕,掐出红痕,妮娅发出了一声嘤咛,像是被掐疼了,她一双眼睛扑闪着,纠结着。



“利奥波德…我…我是喜…”她断断续续的,喉咙里似乎还有点哽咽。



“叫我阿尔,有句话想和你说很久了,利奥波德家的小少爷一直想要个夫人,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很喜欢你了。”阿尔文将妮娅扯到身前,径直吻上那片肖想已久的唇,细细的舔舐过每一寸,研磨唇瓣,将薄唇磨得通红,撬开牙关,勾着她的舌深吻。



两人喘着气,妮娅满面通红的看着他,阿尔文才补上后半句。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以后,冠上利奥波德的名,成为小少爷的爱人兼夫人。”



“我自然愿意,我的少爷。”


——————

最后这里留给我做说明,是要补一点设定的。

男生叫做 阿尔文·利奥波德Alvin·Leopold,斯莱特林半纯血巫师。

@余珀. 老婆的崽崽,具体设定要问她我知道的不够透彻。

女生叫做雅瑟妮娅Yessenia,只有名字,没有姓氏,斯莱特林的半纯血巫师,中法混血。是我养的漂亮女鹅。


1.两个孩子相识于舞会,因为妮娅一首六星吾将远行开始发展。

2.阿尔文相对于妮娅会更加主动,阿尔文更擅长魔咒运用以及决斗,妮娅更擅长舞会。

3.阿尔文的舞会技术是在妮娅次次拽着他,高强度练出来的,譬如五星跳的有些困难,但现在可以跳好六星。

4.妮娅性格内敛不主动但有些方面也会很主动,例如亲热。

5.决斗技术不好的妮娅是被阿尔文带着打架,但是苦不堪言所以放弃。

6.我和鱼鱼老婆商量过妮娅的姓氏问题,最后选择冠姓,让妮娅冠以阿尔文的姓氏😌


写的文可能会不符合学院设定但是请不要在意看小情侣恋爱就行。还有一些稀碎的往后再补吧。

阿是仄颜

是独守空房的老落!(斗手指)

实在是寂寞的很呐——(意有所指)

是独守空房的老落!(斗手指)

实在是寂寞的很呐——(意有所指)

木叶知秋

穿着蜜糖之味去跳焦糖色!

新的时装真的so可爱~

好喜欢粉毛穿短裤的小男孩😍😍给我多出点短裤!我要看崽崽的腿!

穿着蜜糖之味去跳焦糖色!

新的时装真的so可爱~

好喜欢粉毛穿短裤的小男孩😍😍给我多出点短裤!我要看崽崽的腿!

且木木木木木

复方汤剂真好用🤤🤤以后这张脸就是我的性转指定脸了(

虽然但是有点屑

复方汤剂真好用🤤🤤以后这张脸就是我的性转指定脸了(

虽然但是有点屑

爷要猫
来看我的漂亮哥特老婆! 我也是...

来看我的漂亮哥特老婆!

我也是有老婆的人了嘿嘿嘿


为了感观所以新建了一个集合🙏🏻


来看我的漂亮哥特老婆!

我也是有老婆的人了嘿嘿嘿









为了感观所以新建了一个集合🙏🏻



阿是仄颜

有没有宿舍愿意收留一下(卑微)


因为太久不上线,被强制性换宿舍(哭)

有没有宿舍愿意收留一下(卑微)


因为太久不上线,被强制性换宿舍(哭)

超绝可爱蒲绒绒
是霍尔曼夫,格兰芬多七年级生。...

是霍尔曼夫,格兰芬多七年级生。

被甩了会找好兄弟哭哭

∠( ᐛ 」∠)_

是霍尔曼夫,格兰芬多七年级生。

被甩了会找好兄弟哭哭

∠( ᐛ 」∠)_

你殓常在不配有常驻精紫对⑧

近期摸的老婆孩子【什么】对不起我只会这一个角度

不喜欢对家赞我只打摄殓tag非常不好意思

p2p3是自家HPoc 莫兰德 斯莱特林三年级在读😌虽然是条蛇但是各个方面都很像獾和鹰的混合体(。)还有鸟蛇套的发型真的好约瑟夫,代了(代了)

p4是掉到的吧唧 四个老婆四份快乐

嗯嗯嗯我画画好丑…

近期摸的老婆孩子【什么】对不起我只会这一个角度

不喜欢对家赞我只打摄殓tag非常不好意思

p2p3是自家HPoc 莫兰德 斯莱特林三年级在读😌虽然是条蛇但是各个方面都很像獾和鹰的混合体(。)还有鸟蛇套的发型真的好约瑟夫,代了(代了)

p4是掉到的吧唧 四个老婆四份快乐

嗯嗯嗯我画画好丑…

hs熊吉

《放纵与克制》

情窦初开的年纪,哪怕是每一个稀疏平常的晚上,都会成为未来遥不可及的回忆。

【那年我们都只有十四岁,我的手虚扶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放松着,让她搭在我的虎口上,不敢握实了她的手,以防惊扰到她。探戈动作交替时,我却情不自禁的贪婪低头,细嗅她的长发】

《放纵与克制》

情窦初开的年纪,哪怕是每一个稀疏平常的晚上,都会成为未来遥不可及的回忆。

【那年我们都只有十四岁,我的手虚扶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放松着,让她搭在我的虎口上,不敢握实了她的手,以防惊扰到她。探戈动作交替时,我却情不自禁的贪婪低头,细嗅她的长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