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哈魔法师

5713浏览    105参与
某摩欠我五十万

绝不允许DH羡慕别人!!

佩妮,哈哈,塞拉“其实我们不羡慕的……”

(没有找到切特和黑卡的立绘,就算了吧,话说黑卡好像可以用卡斯的立绘……)

绝不允许DH羡慕别人!!

佩妮,哈哈,塞拉“其实我们不羡慕的……”

(没有找到切特和黑卡的立绘,就算了吧,话说黑卡好像可以用卡斯的立绘……)

东方小爱

13 第三件圣器

时间回到盗取自鸣钟的晚上。

   当明亮的月光照亮那穿梭在夜空的黑衣怪盗身上时,便宣告着这一夜注定未眠。

    “rk,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瑞琪高举着传承之剑,对着天空中那手持金色皇家圣器的黑衣怪盗rk发出了极其愤怒的正义宣言。

    “随时厚教,瑞琪,你还是和那是一模一样啊!”

    一模一样吗?

    当听到这句话的社会时候,他不知道......

时间回到盗取自鸣钟的晚上。

   当明亮的月光照亮那穿梭在夜空的黑衣怪盗身上时,便宣告着这一夜注定未眠。

    “rk,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瑞琪高举着传承之剑,对着天空中那手持金色皇家圣器的黑衣怪盗rk发出了极其愤怒的正义宣言。

    “随时厚教,瑞琪,你还是和那是一模一样啊!”

    一模一样吗?

    当听到这句话的社会时候,他不知道第一次和rk见面是什么时间了,时光飞逝,转眼间那个曾经熟悉的场景他还能记住多少次呢?

    “rk,你也还是一模一样啊!好久不见。”

     黑森林永远都是流传着诡异而又神秘的禁忌之地,数不清的神秘势力在这徘徊,同样的,它也是摩尔们共同生活的地方,要是没有那场大火,估计也没有今天的摩尔庄园。

     而rk,作为长时间停留在黑森林的怪盗,在这个地方,就像是另一个自己安身的“家”一般。

    “只要有关圣器的线索,第一发现目标永远都是黑森林,这片曾经摩尔们生活过多年的家,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秘密呢?”

   这次rk似乎又找到了关于第三件圣器的线索,果不其然,目标又指向了黑森林。

     站到黑森林的云雾迷桥上,底下就是看不清迷雾深渊,看到这深渊,rk又不禁回想起了他第一次找到圣器与瑞琪发生的交涉。

     “瑞琪团长,有没有听说过第一骑士之盾🛡️。”

     rk那时试探性的问瑞琪,原以为他会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没想到他居然还给出了他满意的答案。

    “在传说中,它是第一摩尔勇士使用过的盾牌,上面记载了骑士精神的要义。”

    “恭喜你,答对了!”

     “rk,不要染指不属于你的东西。”

    果然,得到答案之后,瑞琪开始了他的正义宣言。

    “抱歉,我势在必得……”

     “那我……只能阻止你!”

    瑞琪就如自己所想那样,拔出传承之剑,向自己飞奔而来,而rk自己也不慌不忙的掏出两个装有液体炸弹的飞镖,向他投过去,他相信瑞琪可以躲过去,果然也没有让自己失望,接下来,在掏出关键的人质之一,他就会乖乖配合。

     “乐乐!”

     rk把摩乐乐对着瑞琪的一瞬间他当时的心是颤了一下,他怕瑞琪的剑锋会伤害到乐乐,但是好在骑士都是训练有素的,更何况瑞琪是团长就更不在话下,很快就停了下来。

    “将军!”

    掏出遥控器毫不犹豫的把炸弹引爆,桥断了,他们三个都掉了下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瑞琪有足够的自信,他撑开滑翔翼之后没有立刻逃跑,而是观察瑞琪把摩乐乐安全接住以后,临走前,自信满满的说出第一骑士之盾会属于自己的话,才安心离开。

    可惜,不是什么计划都会顺着自己想的而来,因为对摩乐乐和瑞琪下狠手,他没有通过第一骑士的考验,只能以失败告终。

     “鲁比,我们接下来找第三件圣器可不能像上次一样了,万一被人看到我们以伤害别人为代价没有通过考验,我们的努力又会白费的。”

    “bibo!”

    rk吸取上次教训之后,准备前往黑森林,却看到,黑森林的上空,突然冒出大量黑色雾气,来到了云雾米桥,与rk擦肩而过之后,他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只见佩妮举着自己的月牙飞镖,黑色的雾气全都聚集在她那里,很快,手上的丝线慢慢开始漫延,将rk回去的道路渐渐封死。

   “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那上次盗取第一骑士之盾那次的事情,呵呵,说起来我当时也在场呢,在听到你要找到云雾谜桥底下的古战场遗迹之后,我特地准备好了汽油在里面,要不然的话,你早就粉身碎骨了。”

    “什么?”

    佩妮当时也在场?她什么时候开始行动的?

     “作为圣器,它当然要处于被保护状态,所以,当时那些装油的凹槽里面其实装的是可以引起爆炸的硝酸甘油,据说是早在几年前几个骑士发现准备的,如果不是我对你圣器感兴趣,我早就让你死了。”

    “……………………”

    rk无言以对,或者说他现在根本不想提起这件事,如果真的是硝酸甘油,他自己也能查清楚。

     “你当我是傻子吗?你以为我分不清汽油和硝酸甘油是什么吗?倒是佩妮你,什么时候会这种黑魔法!”

     “当然是家族流传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你,帮我找到,第三件圣器!”

     “bibo!”

    鲁比感受到了敌意,示意rk快跑,rk明白之后也快速冲向黑森林,佩妮也不慌不忙的追上rk,两个神秘的摩尔就这样闯入了黑森林。

    就在他们进去没多久,黑色斗篷摩尔也现身,看到了消失的rk和佩妮。

     “黑森林好像有雾气飞出来,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远处传来骑士团的声音,黑斗篷摩尔也没有犹豫,赶紧加快脚步一同跑进黑森林。

    当骑士团感到云雾迷桥入口时,发现桥头有很多凌乱的脚印,每个鞋印都不同 敏锐的瑞琪一下子看出这里至少有三人在这徘徊。

    “团长,这些脚印是……”

    奇袭小队很警惕,他们怕是有禁林里的邪恶势力来威胁摩尔庄园,瑞琪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下定结论。

    “你们都留在这里不要动,我自己去黑森林看看情况。”

     这种决定让奇袭小队都很吃惊。

     “团长!黑森林太危险,还是我们……”

     “这是命令!作为团长,我还没有权利带没有经验的骑士前往黑森林!”

    见瑞琪坚持已见,奇袭小队只能留在原地,随后瑞琪跳上白马,前往黑森林去了。

     黑森林充满了未知的危险,rk利用自己的飞檐走壁躲避佩妮的追击,不止是她,还有黑森林的许多未知物种。

     毕竟这是禁林,rk直到走到迷雾沼泽才停下来。

    “糟了!我怎么来这里了?”

     “bibo!”

     rk也从来都没有探索过黑森林的最深处,他最多就只探索过从来没有离开过云雾迷桥不远的区域,因为很多摩尔进入黑森林深处,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看着迷雾环绕的沼泽,他很庆幸佩妮应该找不到自己,但是自己也被陷入其中,如果稍不留神,很可能陷入沼泽之中。

     “要是没有光,根本看不清方向在哪!”

    “bibobibo!”

    rk和鲁比一时陷入了绝境,就在一筹莫展时,一个灯光从沼泽深处飘来。

    “那是……”

    只见光芒渐渐驱散了迷雾,沼泽显现出来,只见一艘木筏缓缓飘来,而划着木筏的居然是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留着棕色麻花辫的蓝皮女摩尔。

     “小……小女孩!”

     rk很惊讶为什么会有这么小的女孩来到黑森林深处,难道她是黑森林的住民吗?

      只见小女孩将木筏缓缓停在岸边,拿着刚刚驱散迷雾的灯走下来。

     “等等,那个灯是……”

    小女孩手里的灯,正是他似乎要找的第三件圣器——不灭之灯!

      “那是不灭之灯,你是从哪里拿到的!?”

     “……………………”

     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拉上自己的帽兜,拿着灯跑掉了。

    “等等!”

   rk快速追逐小女孩,可是这女孩的速度非常快,rk居然没有追上她!

      “她……她为什么跑那么快?!”

     一个小女孩不可能怎么能跑吧,这么看她都有些不正常!

     眼看小女孩就要跑没影了,在鲁比提醒下,rk还是准备追逐下去,就在这个时候,小女孩突然摔倒了,手里的不灭之灯掉落在地上。

     “bibo!”

     鲁比快速想要捡起不灭之灯,突然,一只凶猛的食摩花冒出,将要袭击到小女孩。

    “啊!危险!”

     rk一个箭步冲过去,快速抱起小女孩,结果自己的披风被食摩花撕下一小半。

      “呼!好险,差点被吃掉!”

     rk并不在意自己的披风,看了看安然无恙的小女孩,松口气,而且鲁比也成功拿到了不灭之灯。

     食摩花不甘心掉头离开,鲁比把不灭之灯递给rk,rk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顺利拿到了第三件圣器了。

     “鲁比,做的不错。”

      “灯……”

    这个时候小女孩开口说话了。

      “那是……我的灯。”

      “你是不灭之灯的持有者吗?”

      “不是……但是我只是一定要拿到。”

      “????”

      rk不明白小女孩说的什么意思,而且,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在怎么危险的迷雾沼泽呢?她又是怎么找到不灭之灯的?

     rk这个时候突然想这小女孩口中得到一些情报,刚要从袖子掏出怀表,小女孩接下来的话有些惊人。

    “你催眠不了我的,我不会告诉你我从哪里拿到的,这灯对我很重要,你快点还给我。”

     “等等,你怎么知道……”

     rk觉得这小女孩越来越不对劲,小女孩只是想要从rk手里夺下灯 ,却被rk敏捷的举高高,小女孩个子太矮,一下子拿不到。

    “呵呵,你够不到!”

    rk玩心大起,逗小女孩拿不到,小女孩似乎没耐心了,她把一只手悄悄伸到背后,一支黑魔法棒现形,她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放心,我会还给你,我有一些秘密要用到这盏灯,你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

    就在她要把背后藏的魔法棒伸出来的时候,几道丝线突然冒出,一下子将小女孩吊起来!

     “啊!丝线。”

     小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捆着自己的丝线,佩妮现身后,准备将她作为了人质。

     “佩妮,你……”

     “呵,看来小女孩似乎有点秘密,没想到第三件圣器这么快就出现了,rk,要不你用这盏灯换这个小女孩的安全,怎么样?”

     又是人质威胁,rk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去说佩妮了。

     “我说过,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和无辜的摩尔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守护之心的摩尔,根本通不过圣器的考验。”

     “所以你这是经历了上次的教训才决定一个人找到这些圣器是吗?守护之心是吧,好吧,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你要做什么?”

    佩妮用丝线把小女孩绑起来准备带走。

    “我在神秘祭祀台等你,你要是不来,这小女孩就是黑森林魔物的祭品!”

    说完快速离开,rk看着小女孩因为自己被佩妮绑架,心里非常复杂。

     “bibobibo!”

     鲁比担心的看了看主人,rk看着不灭之灯就在自己手里,他明明是可以直接拿着灯就离开黑森林。

但是,那个小女孩……

   “鲁比,我们走,去救那个小女孩。”

     “bibo!”

    鲁比也没有犹豫,他知道如果不救那个小女孩,rk内心会一辈子的过不去,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主人是个很好很善良的摩尔。

    “我只是不想伤害任何人而已。”   

    而这时,黑斗篷摩尔出现在rk的身后。

     神秘祭祀台……

    “老实一点!”

     佩妮把小女孩放在祭祀台上,小女孩什么也没说,只是呆呆的看着佩妮。

     “你居然不害怕?”佩妮觉得这小女孩有点超乎自己的想象“普通的小女孩这时候早就吓得大喊大叫了,你是不是未免有些太过安静了?”

     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用自己的目光看着佩妮,看着她手里散发黑魔法的月牙镖。

    她站起来,一蹦一跳的来到佩妮面前。

     “你干嘛!”

      这时,小女孩的眼睛突然出现了一个电子单片眼镜,并且努力开始分析佩妮手里的丝线。

     “数据分析开始,可以控制摩尔的傀儡丝线,拥有这来自黑森林力量的黑魔法,毫无疑问,姐姐你会成为我们的同伴!”

    “??????”

    佩妮不知道小女孩说的什么意思,只是牢牢按住小女孩。

     “你不要给我耍花样!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

    “受到威胁指令,那位大人!伊斯特受到威胁,请求支援。”

     “你这眼镜到底怎么回事?”

     说完佩妮就要伸手摘掉她脸上的眼镜,突然一个黑影现身,将小女孩拉走,并且隔断了她身上的丝线。

    “谁——!”

     “哈哈大人……”

     只见小女孩被一个踩在飞毯上的神秘摩尔给救了,从小女孩的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哈哈。

     “伊斯特,都说你没有能力一个摩办事情,怎么就被人抓住了呢?你拿到不灭之灯了吗?”

     “拿到了,可是又被这个姐姐个阻碍了,现在不灭之灯在另一个和她打扮一样的哥哥手上。”   

     “哦!”

    说完哈哈看着对面的佩妮,佩妮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哈哈头上的图案,和佩妮头上的发饰,是一模一样的!

     “你是谁?为什么同样会有组织的标志!”   

    “呵,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如果我没猜错,我们现在……应该算是同伙了吧,包括这个小女孩?”

    说完佩妮指了指伊斯特,伊斯特最后解释了自己不闹的原因。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我只是故意让姐姐绑架我而已,好让哈哈大人与你见面,一起打败那个叫做rk的大哥哥!”

       “……………………………………”

     原来这都是在伊斯特的算计之中,哈哈才意识到,那位大人是刻意让伊斯特作为诱饵,同时利用佩妮和自己,好让他们见面。

     但是,这两摩似乎谁都不太看好对方,都认为在各怀鬼胎。

    “哼,谁跟你是同伙!?别以为你有那位大人给的东西就敢和我平起平坐,告诉你,圣器只能是属于我们组织的,而不是你的私有物品!”

    “我也没说我要占为己有啊!既然伊斯特说要一起打败rk夺取圣器,那为什么我们不就先一起合作呢?”

    “呵,少给我说这种话,我一看到那副眼镜,就认为你和rk肯定是一样类型的人,油嘴滑舌,我不会相信你的!”

    “呵,很正常,我也同样不相信你。”

    就这样他们两个开始互相开启伤害模式,这个时候伊斯特的眼镜再次接到了信号。

    “那位大人说你们最好快点合作,rk哥哥快要过来了!”

     佩妮和哈哈听到佩妮的对话后,只能各自让步,开始进行了合作。

     “那位大人说,就按照刚刚进行那样,佩妮姐姐再次假装让我回到被绑架的样子,哈哈大人就躲到可以袭击rk哥哥的地方,好把不灭之灯抢过来 。”

    “呵,看来我们现在不想合作是不行了,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你们快点给我摆好样子,好让rk上当,伊斯特,作为人质,你必须表现的非常害怕,最好哭出来。”

     “哭……是什么?”

    伊斯特歪着脑袋问,哈哈无语。

     “就是让眼睛流泪!真是的,连哭都不会!”

     哈哈丢下一句话就躲起来,佩妮再次利用丝线将伊斯特捆起来,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此时,rk提着不灭之灯已经来到这里,就发现佩妮已经等候自己多时了。    

    “真是太慢了,rk!”

    “佩妮,把那小女孩放了,圣器我也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吧,我现在有足够的耐心,你说一百个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

    rk觉得有点奇怪,佩妮在他眼里多少是有些急性子的,今天反倒那么耐心,一定有问题。

    “我的条件是,我可以找我父母的同时也会帮你调查父母的死因,并且不要在对摩尔庄园任何一个无辜的摩尔下毒手,我希望你把其其变回原来的样子,并且,送回他原本的时空。”

     “可以,反正他也是被我意料之中带过来的,那就这样说定了,伊斯特,你走吧。”

    之后,佩妮松开伊斯特身上的丝线,让她离开,紧接着,rk就准备将不灭之灯递过去。

     鲁比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帮助的时候时,一阵笛音突然传出,rk听到之后,顿时愣在原地,手里的灯也掉了,佩妮见机会已到,准备趁机拿过去,哈哈也现身,二摩准备一起将rk制服个措手不及。

    “bibo!”

    鲁比见了,想要释放催眠,突然,rk捡回灯,带着鲁比避开他们。

     “什么!”

     佩妮和哈哈同时一惊,rk居然不中招。

    伊斯特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果然还是不能小看rk。

     “呵,从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加入了他们的组织,我没猜错的话,你头上的头饰早就出卖了你自己,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标志吗?而且,那个小女孩,应该也是和你们一伙的吧,她衣服上同样有那个标志。”

    说完伊斯特很自觉的麦兜带上,上面也有着和佩妮哈哈一样的标志。

     “果然,我们还是小瞧了你,rk,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别活着离开,你的存在只会影响到我们争夺圣器的计划。”

     “那就尽管过来吧,即便我是个怪盗,摩尔庄园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东西,这种心情,你们是不会懂得!”

    话音刚落,不灭之灯突然爆发出光芒!

    “什么,这是……”

    其他众摩都没有反应过来,不灭之灯这时出现了一个灵魂,正是艾莲娜。

     “啊!那是……”

     伊斯特看到艾莲娜,顿时头痛欲裂,像是有什么记忆一闪而过一样。

    “呀——!”

    伊斯特倒地地上晕了过去。

     “伊斯特,你怎么了?”

    哈哈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时,艾莲娜手捧着不灭之灯,嘴里轻轻呢喃着什么,rk看到她的口型,顿时恍然大悟。

     “什么?你说女神之泪……转世了……”

 艾莲娜点点头,随后消失了,不灭之灯回到rk手中,看样子它承认了rk。

    “伊斯特,醒醒,你怎么了?”

    哈哈见伊斯特昏迷不醒有点突然,佩妮可不顾他们,她看着不灭之灯承认了rk,气急败坏。

     “今天就算是不灭之灯承认了你,我也要抢到手,rk,你还是乖乖受死吧!”

    “啊!”

      这下rk可没有躲得机会了,佩妮的丝线就像是箭一般的向他快速飞过来,眼看就要接触到了,突然……

    “吼——!”

     突然不知从哪传来一阵吼叫,紧接着,一只浑身冒着寒气的蜜蜂突然跳出,打破了局面。

     “是玄冰妖蜂!她一定是被不灭之灯的光吸引过来了!”

      哈哈一下子认出这只浑身覆盖寒冰的蜜蜂,是隐藏在黑森林深处的魔物,玄冰妖蜂此刻正贪婪的盯着不灭之灯,之后用自己锋利的冰刃爪插在地面上,顿时无数的冰山从地下冒出,差点将他们全部冻住。

    佩妮见他们都不是玄冰妖蜂的的对手,便示意哈哈带着伊斯特离开,哈哈也很识相,他召唤飞毯,带着伊斯特和佩妮快速离开。

    “哈哈哈,rk,你就等着被玄冰妖蜂冰封吧!不灭之灯就先归你好了。”

     临走前,佩妮还不忘嘲讽rk,rk见他们逃走,在看看体型庞大的冰蜂,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着逐渐逼近的玄冰妖蜂,rk想要化作花瓣逃跑,这时,冰锥将rk逃跑的路全部封死,并且自己也差点被冻住上半身,看来不得的不灭之灯,妖蜂不可能放自己走。

    “可恶,难道我和鲁比就此要被冰封吗?”

    就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群火系拉姆出现,它们看到妖蜂出没之后,立刻追上去。

    “吼——!”

     妖蜂看到一群火系拉姆之后,连忙逃跑,火系拉姆紧追其后,它们留下的火焰魔法将冰锥融化。

    “得救了!那是……野生的火系拉姆吗?”

看着远去的火系拉姆,rk心有余悸,看来这些火系拉姆来头不小,它们也一直守护着黑森林的每一处,防止魔物的入侵。

     “留在黑森林的拉姆们,果然和摩尔庄园的拉姆是不一样的,它们不需要摩尔的陪伴,也能守护自己的家园,鲁比,我们拿到不灭之灯就离开吧,黑森林,终究不是长留之地。”

    “bibo!”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一团邪恶的黑雾出现,卷走了rk手里的不灭之灯!

    “什么?”

    黑雾似乎有张脸,但是rk还没来的及看清楚,就消失了。

    看着辛苦得来的圣器再次消失,rk再也忍不住用手锤向旁边的石柱上。

    “可恶,为什么我想得到的真相,却永远都要离我怎么遥远,这就是时之女神给我安排的命运吗?”

     rk总是抱怨时之女神对他的命运不公平,鲁比连忙摇摇头,叫rk不要这么消极。

    “鲁比,谢谢你,我想我应该先冷静一下,黑森林迷雾重重,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用事而让你和我都陷入危险,这不是理智的行为,或许我应该先回到自己的飞艇上查询她的下落,我们走吧。”

     就在他们准备起身离开,踏踏踏的马蹄声又不得不让rk停下脚步。

    “看来现在我们又有麻烦了,鲁比。”

     那响亮的蹄声,就像是计时器一般飞速而来,红色的披风随着马儿的奔驰而随风飘荡,闪着寒光的铠甲和配件,以及那耀眼的金色发丝,是多么的熟悉。

    很快,悬崖上响起来了马儿清脆的叫声,rk抬起头,看到瑞琪挥着传承之剑朝自己扑过去了,他躲开了下来,但是瑞琪任然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

    “哼,果然是你,rk,你来黑森林的祭祀台做什么,你要召唤邪恶力量,来入侵摩尔庄园吗? ”

    “唉……”

     rk此刻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无奈的捂脸,已经被佩妮等人,加上玄冰妖蜂的袭击以及黑雾卷走不灭之灯就已经搞得心烦意乱,现在他又不得不面对瑞琪的逼问,rk觉得自己找个父母都太难了。

    “你叹气你什么意思?难道是的我的出现妨碍你的计划了吗?”

    “我说瑞琪你……”rk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被磨灭了“就是一块木头吗?”

     “什么?”

      “木头!你在我眼里就是快木头!说什么都永远站在自己的角度,不会思考的木头!”

     “少废话,今天我一定要抓到你,rk,看招!”

    瑞琪根本不可能去理解rk口里的木头是什么,他现在只想把这个扰乱摩尔庄园和扰乱黑森林的rk抓回去关个几天几夜!

     rk看着说不通的瑞琪,只能尽量躲避他挥过来的剑,在结下瑞琪几个回合之后,rk踩上瑞琪的剑身,飞跃起来,和瑞琪的头部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突然从袖口跑出一根绳子,将瑞琪绑住。

     “这是……”

     瑞琪看着挣脱不开的绳子,在看了看rk。

     “我并不想伤害你,而且,我也不想和你打,瑞琪,不要逼我。”    

    说完就转身离开,可瑞琪哪里会放他走,他用力挣断绳子,将传承之剑直接扔出去,对着rk的方向。

    剑就像佩妮的丝线一样快,rk回头的时候,已经躲不开了。

    当——!

    是金属摩擦火花的声音,只见另一个剑打飞了即将飞过来的传承之剑,并且回到了瑞琪的手上。

     是之前追踪rk和佩妮的黑斗篷摩尔!

    黑斗篷摩尔把rk护在身后,看着瑞琪。

    “你是……”

    rk不知道这个突然现身的黑斗篷摩尔是谁,他为什么要帮自己,仔细看了看他身上,没有那个组织的标志。

    “你和你的拉姆先离开这里,我来对付瑞琪。”

    “你为什么帮我?”

     rk明显不相信他有什么理由可以帮助自己,自己只是一个怪盗,他觉得自己身边没有什么摩尔会有值得去帮助自己的。

    “你先离开就是了!”

    黑斗篷摩尔也没有客气的回应rk,瑞琪以为他是rk的同伙,便不由分说的冲过去。

     黑斗篷看见瑞琪冲过来,也毫不犹豫的接下瑞琪的攻击。

    切磋几个回合之后,瑞琪才发现这个黑斗篷摩尔似乎就像刻意是模仿自己一样,他无论以什么形式攻击,对方都能以同样的方式回击回去。

   见二者不可开交,瑞琪将传承之剑举起来,刹那间,一股温暖的魔法力量在剑锋之中发光,一朵金色的花开始绽放,rk看到那朵花,知道了什么。

  “那是金色鸢尾花的力量,小心!”

    rk提醒黑斗篷摩尔闪开,可是他似乎装作听不见一样,还是贸然接下了瑞琪的鸢尾花力量的剑气。

    呼——!

     随着两剑交替,沙尘飞扬,rk捂住自己口鼻,在飞扬的黑色斗篷之下,一律金发吹出,蓝色的皮肤让rk看的清清楚楚!

     “那是……瑞琪?另一个瑞琪?!”

   —待续—

   黑斗篷摩尔居然会是另一个瑞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地狱砖 or Hells brick

“塞德里斯,如果你没事干的话可以去咬打火机”

(dh小日常(?)

“塞德里斯,如果你没事干的话可以去咬打火机”

(dh小日常(?)

屑之眼大人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1...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16日】

“轻轻 随烟火声一并 落进谁人梦里”

今日文手@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终于画了张还算高质的佩妮饭!!(死去的草稿x N)但是感觉发挥不算太满意,下次要努力画的更好一点!!佩妮粉头绝不认输!!!(顺便iPad的clip好用死了强烈推荐)

明日文手:@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明日画手:@杏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16日】

“轻轻 随烟火声一并 落进谁人梦里”

今日文手@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终于画了张还算高质的佩妮饭!!(死去的草稿x N)但是感觉发挥不算太满意,下次要努力画的更好一点!!佩妮粉头绝不认输!!!(顺便iPad的clip好用死了强烈推荐)

明日文手:@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明日画手:@杏 

次方Equation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十日】

“对弈凉了茶几盏 残局又推到 哪一个明晚”

配图写手:凡迩


建议搭配配文食用,我画得这么抽象凡迩还能写出来真是辛苦了……(抹泪)


创作这幅画时,大致构思是这样的:

因为我想起第二本书剧情中哈哈与塞德里斯正好在荆棘丛林要打架没打成,或许通过对弈决胜负也是一种不失文雅与礼节的方式。

但是要在哪下棋呢?我又不知道DH组织长啥样!想起哈哈会变魔法幻境,让他变一个出来不就好了!

既然是魔法幻境,那出现金鱼和蝾螈在空中飞什么的就都是合理的了,风格也偏向梦幻。

这盘象棋残局哈哈那方的情况是比较岌岌可危的。但凡他没用炮去...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十日】

“对弈凉了茶几盏 残局又推到 哪一个明晚”

配图写手:凡迩


建议搭配配文食用,我画得这么抽象凡迩还能写出来真是辛苦了……(抹泪)


创作这幅画时,大致构思是这样的:

因为我想起第二本书剧情中哈哈与塞德里斯正好在荆棘丛林要打架没打成,或许通过对弈决胜负也是一种不失文雅与礼节的方式。

但是要在哪下棋呢?我又不知道DH组织长啥样!想起哈哈会变魔法幻境,让他变一个出来不就好了!

既然是魔法幻境,那出现金鱼和蝾螈在空中飞什么的就都是合理的了,风格也偏向梦幻。

这盘象棋残局哈哈那方的情况是比较岌岌可危的。但凡他没用炮去吃将的话,塞德里斯不管是用車还是卒向前走一步哈哈的帅往哪走都是必输的。他炮没拿在手上的话位置(以塞德里斯方向为标准)应该是在红马右边,而将是在左边。在中国象棋中,车、炮、兵(卒)都走横直线,而马走的是斜线,是实施捉双、抽将的理想角色。炮是必须依靠炮架攻击对方,也就是隔子打子,所以哈哈的炮隔着马正好把将吃掉就能赢。

(我不会下象棋但是为了画特意去查了好多资料🤯🤯,谢谢,顺便学到一项技能)

其实原本看到歌词的时候想象的构图都是比较那种,正邪之分,操纵啊等等……但是想想,新年嘛~还是日常打闹比较好哈哈哈哈!顺便穿上新衣服www,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最后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


(画了p2冬装拟人练练手,新的一年,依旧不会画大叔;3


明日文手: @赤那&附离 

明日画手:@摸虾地 

次方Equation

局中局外两沉吟,犹是人间胜负心【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十日】

“对弈凉了茶几盏 残局又推到 哪一个明晚”

配图画手:次方 


文手是凡迩,由我帮忙代发。以下是凡迩的原话:这次很荣幸可以为次方咔咪的图写配文,也很感谢次方咔咪的邀请……希望我的烂文笔可以让你们看得开心! (土下座


—————————————————


邻近新年,天气逐渐变得寒冷,塞德里斯与哈哈穿着温暖冬装,行走在空无一摩的组织内。


兴许是此刻组织里的环境及其氛围过于阴冷冰凉、毫无生机,走在这空荡荡的地方也没什么意思。这时,塞德里斯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哈哈。


“之前在荆棘丛林,你不是想同我对决吗?要不现在我们以下棋的方式来一决高下...

“对弈凉了茶几盏 残局又推到 哪一个明晚”

配图画手:次方 


文手是凡迩,由我帮忙代发。以下是凡迩的原话:这次很荣幸可以为次方咔咪的图写配文,也很感谢次方咔咪的邀请……希望我的烂文笔可以让你们看得开心! (土下座


—————————————————


邻近新年,天气逐渐变得寒冷,塞德里斯与哈哈穿着温暖冬装,行走在空无一摩的组织内。


兴许是此刻组织里的环境及其氛围过于阴冷冰凉、毫无生机,走在这空荡荡的地方也没什么意思。这时,塞德里斯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哈哈。


“之前在荆棘丛林,你不是想同我对决吗?要不现在我们以下棋的方式来一决高下,如何?”


只见哈哈低头沉思了一下,少见地同意了对方的提议,难得的休息日找个地方喝茶下棋或许也不错……


徜徉在这魔幻的幻境之中,月色朦胧淡雅、空气清新。抬头仰望冰寒的夜空,浮躁之心也会慢慢平和下来。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繁星点缀的晴朗夜空,蒸笼的云雾似不规则的掌纹,裹挟着花草间散发出的缕缕清香,时而温柔地翻卷着,时而悄无声息地从狭缝间岔开。


不远处隐约可见几只蝾螈与金鱼畅快地遨游在空中嬉戏玩耍,伴随着正巧被粉色月牙框住的宏伟山脉所流下的潺潺溪水,组成一幅平静且优美的乐章。讲述远离尘世喧嚣与深夜祥和、令人心旷神怡,此地足以成为绝佳的对弈场地。


哈哈环视着他所变出的幻境,随即走上前,抬手利用魔法又幻化出象棋桌及两杯热茶,随后便直接入座。双手握着热茶杯身暖手,同时等待对方入座。


而塞德里斯则不紧不慢地坐在哈哈对立面,单手拿着热茶杯就是一口,他嬉笑地打趣“就这么着急想被我打败吗?”


哈哈抬眼看看对方,率先下第一步棋,这场象棋对弈就此展开……


随着塞德里斯戴的黄金手套,他碰触到的每粒棋子一一变成金光闪闪的黄金棋。哈哈略显无言的看着对方此刻也要嗜金如命的个性,嫌弃地叹口气,反手就用手上的棋子吃掉对方的黄金棋。


时间过了许久,这场对弈就像是被按下时间暂停一样,双方僵持不下。


哈哈审视着整个局势,这一步棋他下的格外谨慎。而塞德里斯就像是早已看清这场局面一样,他嬉笑地一手拿起桌上茶杯一饮而尽,随即一把拿下棋盘上那颗名为将的黄金棋把玩。


待哈哈看清对方手里拿的是什么棋,他又再次看向整个棋盘的局势,随后气愤地拿着名为炮的棋子举向对方。


“你耍赖!这局是我赢了,把棋拿过来!”


“嚯~,你的炮没把将吃掉就不算赢哦~”塞德里斯不以为然地嘲讽着,还不忘向对方展示金光闪闪的黄金将棋。


哈哈一手握着早已凉了许久的冷茶杯,另一手则继续举着炮棋子,向对方争辩这场象棋是自己的胜利。


塞德里斯双手一摊,仍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嘲弄着对方。


一紫色跟一金黄色蝾螈在空中互相追逐着,两只小蝾螈开心地嬉戏玩耍。经过象棋桌时,其中一只注意到桌上摆放画有蜡烛的茶杯。带着好奇悄悄钻入杯中,另一只见状效仿似的也钻到另个茶杯里。


两只蝾螈心花怒放地待在自己所选中的茶杯,金黄色蝾螈心安理得地泡在哈哈茶杯里,全然享受泡澡的乐趣。而紫色蝾螈看到塞德里斯手里拿的黄金棋,便一手扶着茶杯沿,一手试图想去碰触黄金棋。


此时塞德里斯率先发现茶杯里的不速之客,不动声色地把手抬高些避开紫色蝾螈试图碰触黄金棋的小手,他突然好心地提醒哈哈。


“小喇叭,茶都要凉了还不喝吗?”


哈哈闻言稍微迟疑了一下,随后略显谨慎地低头看了眼手里握的茶杯,这才注意到杯中早已被一只金黄色蝾螈占据。


杯里的蝾螈开心地朝他打招呼,哈哈无言地看着那只怡然自得泡澡的蝾螈,看来这茶是喝不得了。


佩妮正巧路过哈哈在组织外所开设的魔法幻境,带着或许可以漫步散心、转换心情的想法走进了幻境内。


她拉着脖颈戴的围巾,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两位摩尔。桌上摆放的棋盘、不再冒着热气且被蝾螈占据的茶杯,推敲出他们俩正在下棋,走上前去瞧瞧同事们的闲情逸致。


而刚被蝾螈分散注意力的塞德里斯及哈哈此刻注意到了旁边突然增加的第三摩。


“佩妮,来的正好,你来评评理,DH组织怎么会有这种无赖?”


“切,你懂什么?这叫计策。”塞德里斯单手抛着黄金棋调笑回嘴。


“无聊。”佩妮转身离开,伴随着夜色继续散步,她才不想把大好休息日放在两个蠢同事的吵架上。


幻境内的冰寒夜空中繁星闪烁,淡淡薄雾裹挟点点星光在朦胧月色下隐约可见,轻轻茶香充盈着对弈斟酌在夜深时悠扬飘荡。


夜渐深、月愈明、茶已凉,二人争执声划破宁静的空间,这场象棋残局的结果又会推迟到哪一个夜晚呢?


明日文手:@赤那&附离 

明日画手:@摸虾地 

地狱砖 or Hells brick
今天是你转入摩尔大学的第一天...

今天是你转入摩尔大学的第一天

你选择了科技相关的选修课

坐在你旁边的是看上去脾气不太好(?)的哈哈学长

今天是你转入摩尔大学的第一天

你选择了科技相关的选修课

坐在你旁边的是看上去脾气不太好(?)的哈哈学长

东方小爱

番外 特别的孩子(哈哈,茜茜篇)

  茜茜身为魔法师出身的孩子,她在摩尔庄园的身份是不被接纳的。

【我……为什么会是魔法师呢?】

   茜茜从小就离开了母亲,说是要找从未谋面的父亲去了,她把年幼的茜茜托付给她的叔叔,最后再也没有回来。

     茜茜的叔叔也是个神秘的摩,他常常穿着白色的长袍,带着一副金色边框的面具眼镜,从来没有摩看清他的真面目,就算是茜茜也是一样的。

    不过,一开始茜茜对这个叔叔还是很认生的。

    “这是我侄女茜茜,她有点怕生。”...

  茜茜身为魔法师出身的孩子,她在摩尔庄园的身份是不被接纳的。

【我……为什么会是魔法师呢?】

   茜茜从小就离开了母亲,说是要找从未谋面的父亲去了,她把年幼的茜茜托付给她的叔叔,最后再也没有回来。

     茜茜的叔叔也是个神秘的摩,他常常穿着白色的长袍,带着一副金色边框的面具眼镜,从来没有摩看清他的真面目,就算是茜茜也是一样的。

    不过,一开始茜茜对这个叔叔还是很认生的。

    “这是我侄女茜茜,她有点怕生。”

     一次魔法师的聚会上,茜茜第一次面对了和自己同样都是魔法师身份的摩尔们,在这里,他们被称作为“尼尔拉家族”的魔法师们

     “哇,好可爱啊!”

     “我听说好像是曾经奉待皇室的那位占卜师的女儿。”

      “她还这么小,父母都……”

    由于茜茜的父母先前在皇室名声很大,导致宴会上很多魔法师都在议论她,年幼的茜茜哪里承受了他们对话,突然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叔叔,他们都好可怕,我要回家……”

     “……………………”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被茜茜的哭声弄得不知所措,而叔叔更是一筹莫展,要怎么安抚怕生的茜茜……

     “哎呀,明明是怎么热闹的聚会,为什么要哭呢?”

     一个温和的手抚摸茜茜的头部,茜茜抬头一看,是一个戴着插有红羽毛帽子的魔法师看向自己,他和蔼可亲,很快就安抚了茜茜不安的心情。

     “你就是师父提起的茜茜吧!我是你的未来的师兄哈哈魔法师。”

    “哈哈……魔法师……”

      “对啊!哈哈,哈哈哈,来,笑一个吧!”

      说完哈哈抱起茜茜让她笑一个,茜茜一脸懵,但是在哈哈的笑容之下,茜茜最终开心的笑出声。

     “哈哈哈哈……”

     茜茜笑着让哈哈瞬间心融合了。

     “太可爱了,我很早就像要一个妹妹了。”

     “哈哈——!”

     严肃的声音顿时打断了哈哈激动的心情,原来是宴会的主办摩现身了,他就是这个家族的长老,尼尔拉法师。

     “师父……”

     “这么大的摩了一点成熟的样子都没有,还不快把茜茜放下!”

      哈哈无奈把茜茜放下,茜茜看到尼尔拉,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茜茜,这就是你将来要学起魔法的师父尼尔拉,快点问好。”

    茜茜被叔叔严厉的语气看向尼尔拉,完全忘了她是个怕生的孩子。

     “唉,你不要这样命令茜茜啦,自从做了那个身份以后,在这里就不要那么苛刻了。”

     “叔叔的身份是指……”

    茜茜还想问什么,尼尔拉却打断了她的疑问。

      “茜茜,你好,我是你的师父尼尔拉,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这场宴会,就是为了欢迎你而特别准备的。”

     “为我……”

    茜茜看着和蔼可亲的大家,也终于不在怕生了,她试着敞开心扉,融入这个所谓【魔法】的家庭中……

   然而……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尼尔拉根本想不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哈哈会变成这样。

     “你明明说过,家族的圣器继承者会是我,可为什么会是茜茜?她那么小,你凭什么就说是她继承?!你有证据吗?”

     “哈哈,你确实很优秀,而且早就超越了我的魔法,可是,你却忘了……尼尔拉魔法书并不是只看继承者的魔法是有多优秀,而且还要有一颗……正义的心……”

    尼尔拉面对哈哈现在眼里满是失望与心疼……

    “茜茜比你做到了这一点,你明明是那么的喜欢和她一起钻研魔法,现如今却为了圣器而要与我决裂师生关系,这值得吗?你看看你现在,和那些驱逐的黑魔法师……又有什么区别呢?”

     “闭嘴!你这个臭老头!”

    哈哈现在完全被自己修炼魔法吞噬了自己的心智,逐渐被黑色所感染。

      “你的魔法……你在修炼黑魔法?!”

      “呵,为了继承圣器,我可以什么都不顾,好,既然你认为是茜茜那个臭丫头会继承,那我现在就去杀了她好了!我会证明给你看,谁才是真正的继承者吧!”

    “大胆弟子休的猖狂!”

     此时,早已埋伏好的其他魔法师把哈哈给制服,这个曾经超过了所有魔法师乃至尼尔拉的天才,却以这种结局落得下场,实在是可惜。

    “哈哈,你已被黑魔法入侵了心智,从现在开始,你将不再是我尼尔拉的弟子,从你说出想要杀死茜茜的那句话,你已经和那些驱逐的黑魔法师们一个下场,把他给我带走!”

    “是!”

    “可恶,我不会放过你们!”

   一个天才的魔法师就这样坠落下去,实在是可悲可叹。

     

次方Equation

在盛大的社团招募会上,各个社团使劲浑身解数的办法,试图招募新生入社,而我们DH嘻哈社也为此做足了准备。

琳琅满目的数据、药品及新奇的小玩意散乱的摆放在摊位桌上,路过的新生来来往往,但是鲜少有摩来摊位上驻留。

「是不是我们放的东西,不够吸引新生啊~」塞德里斯捻了捻胡子,看著不断路过的新生问道。

「说不定是你险恶的模样吓跑他们了。」哈哈边整理一旁刚演示用的药品,一边嘲讽回嘴到。

「小喇叭~你的样子也挺阴险的,确定不是你把他们吓跑的吗?」塞德里斯转头看向哈哈,仔细端详着。

哈哈没有理会,而对方只是耸耸肩的返回刚刚捻胡子、看著来往新生的举动。

「切特大…学长说过了,今天之内要招到五位新生,...

在盛大的社团招募会上,各个社团使劲浑身解数的办法,试图招募新生入社,而我们DH嘻哈社也为此做足了准备。

琳琅满目的数据、药品及新奇的小玩意散乱的摆放在摊位桌上,路过的新生来来往往,但是鲜少有摩来摊位上驻留。

「是不是我们放的东西,不够吸引新生啊~」塞德里斯捻了捻胡子,看著不断路过的新生问道。

「说不定是你险恶的模样吓跑他们了。」哈哈边整理一旁刚演示用的药品,一边嘲讽回嘴到。

「小喇叭~你的样子也挺阴险的,确定不是你把他们吓跑的吗?」塞德里斯转头看向哈哈,仔细端详着。

哈哈没有理会,而对方只是耸耸肩的返回刚刚捻胡子、看著来往新生的举动。

「切特大…学长说过了,今天之内要招到五位新生,不然我们就会面临废社问题。」毫无起伏的声线,道出的话语却是惊人无比,塞德里斯对此倒是没多大反应,似是陷入思考,眼神凝视着前方。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塞德里斯拍手大叫一声,引来了不少摩的侧目,随后他忽略哈哈那充满些许怨气的眼神,开始招揽新生。

「欢迎~加入DH嘻哈社!!!在这里你可以见到普通物件变成金光闪闪的黄金哦~」塞德里斯抬高音量对着来往新生说著,说完看了看自身及哈哈的穿着,还不忘补充一句「当然啦,我们还会穿很酷的衣服,做一些潮流的事~」。

这话一出倒是引来不少富有好奇心的新生聚集在摊位前,学生三三两两推挤、窃窃私语,甚至还有位学生嚷嚷着「我有风湿,看不了这么潮的东西。」。

探究、好奇地目光凝视桌上的物品,此时有一位新生举手开口了「学长,你说能把普通物件变成黄金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塞德里斯边说边缓缓伸出黄金右手,转头看向哈哈时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他抬手握住对方的左手,调笑地若无其事的说著「我来给你们示范一下吧~」。

哈哈注意到对方的动作,右手一大力拍桌,把原本整理好的药品又拍散开,「你个蠢货!别拿我做示范!!!」生气的想拉回逐渐无法动弹变得金光闪闪的左手,怎奈何塞德里斯抓的用力,使得哈哈无法挣脱。

「哇好酷!」「太厉害了吧…」此起彼伏的赞叹、感叹声从新生间传出,塞德里斯放开哈哈的手,骄傲的模样让此刻的哈哈很想上前揍一顿。

「我要加入!」一个突兀的声音从嘈杂的新生中响起,他举著手,眼里充满对新奇事物满满地好奇心,塞德里斯跟哈哈对望一眼,随后两摩一摩一边伸出手说道:

「‘欢迎你的加入,新来(无知)的小摩尔’」


凡迩给DH嘻哈社这幅图写了配文!我来代发一下

因为我直接用了繁体转简体的转换器,所以有些字出现会错误,我没找出来的话请见谅!


以及这个是之前@雨云欣渺 和我说的学pa!

(小云原话:DH利用社团伪装自己,表面装成嘻哈,背地里研究奇怪的巫术,为了掩人耳目还会了一些相关技能)

呜呜呜我太爱磨蹭了,东画画西画画,到现在才把这张弄完……

给塞德里斯设计服装的时候纠结死了恨不得把他的鼻毛(胡子)扯下来

佩妮姐姐在DH篮球社但是我已经画不动了……(死去)

地狱砖 or Hells brick

擅自画了@EquationXD 的设子

但是真的很可爱,可爱又酷酷

头上有小蜡烛的摩摩

超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要用力舔舔

擅自画了@EquationXD 的设子

但是真的很可爱,可爱又酷酷

头上有小蜡烛的摩摩

超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要用力舔舔

次方Equation
叫臭哈哈也太可爱了,我画。 源...

叫臭哈哈也太可爱了,我画。


源自手游11.17剧情。

叫臭哈哈也太可爱了,我画。


源自手游11.17剧情。

次方Equation
“妄想改变历史的愚者,自以为能...

“妄想改变历史的愚者,自以为能改变过去,却不知自己在无意中成为了故事的引导者。”

“妄想改变历史的愚者,自以为能改变过去,却不知自己在无意中成为了故事的引导者。”

次方Equation

万圣节快乐🎃

僵尸哈哈与南瓜哈哈,双倍的快乐!!

万圣节快乐🎃

僵尸哈哈与南瓜哈哈,双倍的快乐!!

次方Equation

木飞做给我的生日动画🥺🥺,以及拉姆音乐哈哈拉姆部分

木飞做给我的生日动画🥺🥺,以及拉姆音乐哈哈拉姆部分

地狱砖 or Hells brick

脑了一些

佩妮假扮成妮娜期间 会发生的事情(呃啊啊啊女孩子贴贴香香的)


佩妮,快来绑我,不要逼我求你

脑了一些

佩妮假扮成妮娜期间 会发生的事情(呃啊啊啊女孩子贴贴香香的)




佩妮,快来绑我,不要逼我求你

玉玺
给次方baby的生贺~@Equ...

给次方baby的生贺~@EquationXD

 生日快乐捏次方宝儿!!!!!

给次方baby的生贺~@EquationXD

 生日快乐捏次方宝儿!!!!!

次方Equation
放送一下巧克力和华夫饼,然后背...

放送一下巧克力和华夫饼,然后背手离开

放送一下巧克力和华夫饼,然后背手离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