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娜皇后

776浏览    21参与
我徵要切赛剧情

*手书用图展示1


Und ach! was da in deinem Aug'geschwommen,
啊,你眼里闪烁浮荡的正是,
Das war die süße, langgesuchte Liebe.
我久觅不获的甜蜜的爱。

*手书用图展示1


Und ach! was da in deinem Aug'geschwommen,
啊,你眼里闪烁浮荡的正是,
Das war die süße, langgesuchte Liebe.
我久觅不获的甜蜜的爱。

Olicus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1...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19日】

“衔来 几支枝头暖意 想与你同唱起”

今日文手:@阿如罕 


骑士团时期的哈娜和雷诺,与一些峥嵘岁月。


明日文手:@笛子 

明日画手:@因帕 

【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19日】

“衔来 几支枝头暖意 想与你同唱起”

今日文手:@阿如罕 


骑士团时期的哈娜和雷诺,与一些峥嵘岁月。


明日文手:@笛子 

明日画手:@因帕 

第十二年

那头酒红色的龙【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19日】

  “衔来 几朵枝头暖意 想与你同唱起”

  配图画手:@Olicus  

  

  有一片酒红色舒展开来,那是一头龙,卧在森林中最原始的部分里,耸立着的山脊之上。龙伸展出龙的翼。

  另一丝酒红色悬在眼前,这是一缕碎发,里外透着汗,亮晶晶地反光。哈娜,已经与自己的发丝搏斗多次:孩子的手太小,头发又太多,想要自己扎出一个漂亮的辫子,就总会有一半散落出去。她的胳膊已经累了,着急起来更加用力,于是掌心都早出了汗,浸得长发更滑。

  可哈娜忽然顾不上辫子了,就在发丝的摇晃里,她看见一个影子闪过去,亮晶晶、酒红色的一大片,有着龙翼的形状。她盯着这个...


  “衔来 几朵枝头暖意 想与你同唱起”

  配图画手:@Olicus  

  

  有一片酒红色舒展开来,那是一头龙,卧在森林中最原始的部分里,耸立着的山脊之上。龙伸展出龙的翼。

  另一丝酒红色悬在眼前,这是一缕碎发,里外透着汗,亮晶晶地反光。哈娜,已经与自己的发丝搏斗多次:孩子的手太小,头发又太多,想要自己扎出一个漂亮的辫子,就总会有一半散落出去。她的胳膊已经累了,着急起来更加用力,于是掌心都早出了汗,浸得长发更滑。

  可哈娜忽然顾不上辫子了,就在发丝的摇晃里,她看见一个影子闪过去,亮晶晶、酒红色的一大片,有着龙翼的形状。她盯着这个时隐时现的影子,向前走,直到鼻子塞在训练营的围栏里面,木块粗糙的侧面擦得她有点儿疼。

  龙翼看不见了,哈娜贴在围栏上不动,悄悄数着自己和龙的距离:陡得像墙、高得够不着的山脊,大得找不着边界、乱得让她迷路的森林,以及面前拦住她的围栏。

  目光挤在缝隙里,她向遥远的山脊望去,就在龙望向王国的时候。太远了,哈娜和龙,谁也没有望见谁。然后,训练营的集合号吹响了,她小声叫着,拔出了自己的鼻子,也跑去队伍前边。

  ‘龙在邀请我。’没有来得及和龙聊聊,但哈娜就是知道。

  刚满七岁的小女孩当然不是骑士,哪怕见习的。她当然也不算是训练生,即使她以此自称。哈娜在这里,是因为她的父亲在这里,她的能和龙见面的父亲。

  她是骑士团长的女儿,自幼奔跑在训练营里。

  哈娜还在想着那头龙,怔怔地去捉碎发上龙翼的影子,一只大手先拢走了所有发丝。她一下子从想象中惊醒:“爸爸,别把我的头发扎那么紧!”

  “好啊,”骑士团长同样不会扎辫子,他将女儿的头发捆成了一个结,然后趁着哈娜没来得及抗议,赶忙把她托上肩头坐着,“生日快乐,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当然了!爸爸,我告诉你,今天有一头龙在祝我七岁生日快乐!”小女孩摇晃着腿,骄傲地宣布。

  这的确值得她骄傲,因为父女俩都喜欢龙,只不过哈娜喜欢的是见到龙,骑士团长则喜欢战胜龙——无疑是哈娜离梦想近一些,做父亲的至今没能让长枪尖戳到龙一下呢。

  高高大大的父亲也跟着女儿骄傲,于是夸张地笑得耸肩,险些把哈娜颠得掉下来:“连龙都祝贺你的生日了,我的小哈娜,我的珍宝。”

  ‘当然是珍宝,’哈娜抱住了父亲的头盔才重新坐稳,然后快活地玩着红缨,‘因为珍宝与龙,总是互相喜欢的。’

  骑士们已经到齐了,然后是训练生们,骑士团长将女儿放下来,亲自带领起这天的晨训。哈娜原本总是留在原地,今天却不远不近地缀在了队伍后面:‘我都七岁了,是可以跟着训练的大孩子啦。’

  然而她很快跟不上队伍,是父亲的肩膀重新托起了她,带她完成了全程的训练。

  “要多厉害才能像你一样征服骑士团,爸爸?”

  带着女儿这个小负重,刚刚率先完成了晨训内容了骑士团长回答她:“需要先征服训练营。”

  “那怎样才能征服训练营?”

  “需要先征服你自己。”

  “好吧,那你从多大开始征服自己?”哈娜抢在父亲忙于公务之前,问了那天的最后一个问题。

  “就像你现在这么大。”骑士团长拍了拍她又薄又窄的肩。

  征服她自己,哈娜在这一步上走到了十五岁。八年里,她还是总能看见那头龙,龙翼总是伸展着。而龙就在山脊上,骑士团几度出征,这时的哈娜被送到华贵且温柔的城堡里面,她也总能看见那头龙,收拢着翼。

  整整八年,骑士团都没能在巨龙面前占上风,就像骑士团长仍然没能学会扎女儿的辫子。不过没关系,哈娜已经把头发剪得很短,不再能捆出一个结。训练营也将迎来一批新的少年,其中或许会有谁能战胜龙。

  天还没有完全亮,哈娜已经开始环绕着营地奔跑,她经过训练营的大门口,正在集合的骑士们的盔甲上,映过酒红色的影子。

  她终于迎来了这一年:新到的训练生不再拥有比她更大的年龄,这也意味着,哈娜准备好征服训练营了。

  直到她上午的加训都已结束,少年们才到达了训练营,陆陆续续,吵吵嚷嚷,甚至有两位姗姗来迟却挤到了前排。

  哈娜就在门口的巨剑石雕上站着看,已经等得不耐烦,这时干脆跳到地上,点了那两位迟到者出列:“来练练手?”

  “好啊。”其中一位立即在她的左边选好了站位,然后指挥他的同伴去了右边。哈娜笑着站在那儿,任由他们完成合围,再转身躲过第一招进攻,突然捉住右侧挥来的拳头,把已经身体前倾的少年推到了左侧指挥者的进攻路线上。他们撞在一起,就被她一手一个按在地上。

  进攻者和胜利者,都比训练生们预想的更加干脆利落,兴奋讨论的话头刚打开,就被震得全没了声音。

  “我已经训练了八年,”哈娜面对这些初次来到训练营的少年们,总觉得他们只是男孩们,“你们要叫我前辈。”

  “现在,列队,未来的骑士们。”然后哈娜也站到了队伍的最前方,向父亲敬礼:“团长!本期训练生向您报到。”但骑士团长只是匆匆将代管训练营的责任交给她,又带队走了。这次出征的,是几乎全部的骑士,连稍大些的训练生都跟去了。

  这个最前方的位置,她也是第一次以未来骑士的身份站在那里,而不再是骑士团长的小女儿。

  的确不是,因为前线相持不下,战事已经越来越吃紧,她的父亲几乎没有时间再尽到一位父亲的责任,每年、每月、每天,除了出征就是修整。

  直到这一批训练生的见习骑士选拔年。

  “好快啊,我们都已经是训练营里最大的一批前辈了。几年前还得管哈娜叫前辈呢。”

  “你们也就今年才不再这么叫。刚来的时候,别说我们的菩提小队长,连雷诺都还是半个生手。”哈娜一边缠着护手,一边和几个同期生闲聊。

  “是啊,那会儿刚在训练营见面,你都没认出来是我,连招呼都不打,就让我们拥抱地面了。”雷诺递给她另一卷护手绷带。

  “我能怎么打招呼,‘王子殿下,好久不见’?实在没认出来那个连脑门儿上都沾了墨水的是你呀。”

  “要不是打翻了墨水瓶,我们会迟到得被你盯上吗?结果刚开始那个星期,他们谁都以为能打得过了……”

  “不管怎么说,”哈娜翻进擂台,“最后被淘汰的是他们。谁来一场!”

  这年的哈娜仍然拥有力压群雄的战果,能和她打得有来有往的没几个,别人都心虚地退了半步,只有菩提被雷诺推出来:“所以当年,我把那墨水瓶儿打翻得多巧,让你一下就把最优秀的两个抓出来了。”

  “我可打不过你啦,”哈娜把他拉进擂台,“但是,总要打了才知道。”毫无疑问,已经同样久经训练的菩提赢了,就像曾经哈娜赢了他们一样干脆利落。

  王国期待一个能战胜龙的奇迹很久了,而这个奇迹,显然不是逐渐被追赶上的她。哈娜忽然发现,她已经记不得上一次看见龙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龙翼准备伸展,而她靠近得越来越慢。

  直到见习骑士的选拔提前进行,她终于又一次看见山脊上的龙翼。是时候了,哈娜预感到了这一点。

  那天,她不仅重新见到了龙,而且重新见到了父亲——骑士团长带着伤自前线回返让人担心战事还能坚持多久。更何况,这一次的选拔里,还要挑出一个来,培养成团长的接班人。

  整个训练营都知道,挑出来的那个会是菩提了。而哈娜,作为稍逊一筹的那一个,将成为留在后方的预备者。

  “我知道传承之剑不会考虑我,”在几乎已经确定结果和仍然占据小半场的呼声里,哈娜上场前对父亲说,然后转向自己的对手雷诺,“这一战之后,在将来,我们还有机会一较高下吗?”

  他们平分秋色。

  而后,团长带着这一批的见习骑士们又回了前线,只有雷诺返回城堡学习政务,哈娜则真正接手了训练营。

  又数年,骑士团长没有再回来,传承之剑交给了菩提来举起。这个奇迹真的战胜了龙,和平到来的时候,训练营骤然冷清下来。

  哈娜作为骑士的使命结束了,她最后一次看见山脊上的龙。那或许也能算是龙,因为只有一片被撕下的翼膜,就挂在山脊的岩石上,和她重新留长的头发一样酒红色,亮晶晶地反光。

  离开了训练营,她将要成为雷诺的王后。其间没有太多浪漫的故事,不过是雷诺邀请她再穿一次盔甲,一起比一场剑,而哈娜赴了约。

  薄雪,林间,红缨穿行于树影中,剑与盔甲相击,叮叮当当。他们依然平分秋色。

  她的婚服也选了这雪地的白色,哈娜亲手把头纱裁成那片残翼的形状。龙不再停留于山脊上,而王国和她都将走向下一个时代。

  她到底从未真的见过那头龙,只有头纱罩着的长发总是不变的酒红色,和龙翼一样有光泽。

  

  明日文手:@笛子 

  明日画手:@因帕 


摸虾地
表情包《皇室风云》已上线 获取...

表情包《皇室风云》已上线

获取方式看图

表情包《皇室风云》已上线

获取方式看图

千古之殇
很难想象古代宫廷画师在没有复制...

很难想象古代宫廷画师在没有复制粘贴键的时候是怎么手绘这个头冠的…我反正是…已经……(口吐白沫.jpg

很难想象古代宫廷画师在没有复制粘贴键的时候是怎么手绘这个头冠的…我反正是…已经……(口吐白沫.jpg

我徵要切赛剧情

“哈哈哈…惩罚?只有对于你们这种弱小的生物来讲,才有惩罚可言,对于拥有黑暗力量的我来说,只有不断的胜利占有!”


(塞拉剧情整理可以看这儿 )


什么傻逼大半夜会因为淘米的烂剧情e到啊哈哈


我是傻逼

“哈哈哈…惩罚?只有对于你们这种弱小的生物来讲,才有惩罚可言,对于拥有黑暗力量的我来说,只有不断的胜利占有!”


(塞拉剧情整理可以看这儿 )


什么傻逼大半夜会因为淘米的烂剧情e到啊哈哈


我是傻逼

灯灯灯开灯

我实在是等不及剧情挤牙膏,已经打算胡诌十四年前的种种“恩爱情仇”了(?)全是胡说八道全是离谱发言……


呜呜呜麻烦要跟着“→”看对话了。)

我实在是等不及剧情挤牙膏,已经打算胡诌十四年前的种种“恩爱情仇”了(?)全是胡说八道全是离谱发言……


呜呜呜麻烦要跟着“→”看对话了。)

灯灯灯开灯

洛克终于回归相册剧情了我直接呜呜呜呜,月光变奏曲简直就是君臣后三人甜蜜刀子大放送……我真的永远爱摩庄亲世代。


⚠️以下涉及大量剧透!图片内含剧情截图,胡乱涂鸦,群内语擦内容以及洛克个人视角的垃圾文字。


剧情截图好繁琐我简单总结一下就是,八世在战前那段日子的时候,想要等哈娜生日给她送一份乐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是由洛克来准备(而且在后来莫名其妙满庄园尽知)……那就说明八世其实大概率可能对乐谱并不太熟悉(至少可能没有洛克熟悉)。


还有一点是,洛克在八世离世之后仍然在收集乐谱,但收集好了之后也没有机会送出去给哈娜。其实这一点我一直没理解……甚至导致我最初看剧情上篇的时候还以为洛克不知...

洛克终于回归相册剧情了我直接呜呜呜呜,月光变奏曲简直就是君臣后三人甜蜜刀子大放送……我真的永远爱摩庄亲世代。


⚠️以下涉及大量剧透!图片内含剧情截图,胡乱涂鸦,群内语擦内容以及洛克个人视角的垃圾文字。


剧情截图好繁琐我简单总结一下就是,八世在战前那段日子的时候,想要等哈娜生日给她送一份乐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是由洛克来准备(而且在后来莫名其妙满庄园尽知)……那就说明八世其实大概率可能对乐谱并不太熟悉(至少可能没有洛克熟悉)。


还有一点是,洛克在八世离世之后仍然在收集乐谱,但收集好了之后也没有机会送出去给哈娜。其实这一点我一直没理解……甚至导致我最初看剧情上篇的时候还以为洛克不知道哈娜是花婶。那么,如果洛克明确知晓哈娜就是花婶的话……他俩可能也是会偶尔聚上一面聊聊么么什么的吧,或许洛克也会不止一次地劝哈娜回来,再不止一次被沉默拒绝(就像大力那样似的。)虽然我也不懂为什么哈娜要离开城堡。呃。如果是捷克的原因,城堡也不是不能养猫啊是吧………那或许也是哈娜会觉得她不在的话,洛克更容易推行实施政策?以及哈娜原本也是骑士……可能也更向往自由随性的生活,不像是洛克在处理这些事务上那么得心应手?但也不至于就这样丢下小么么吧,那她也对洛克太信任了吧救命了。


我:《大写的不理解》


但洛克和哈娜要是都曾经是骑士团的话,那可就有意思了……那就是说明,洛克和菩提都比八世早认识哈娜🥺。而且怎么看洛克都是会弹钢琴的那个吧……更加有意思了,那或许洛克和哈娜的共同话题会更多,说不定八世最开始追哈娜的时候,就是,全靠洛克顶着输出,搞得哈娜最开始还以为是洛克在追她(不是)然后某些幼稚王储回到城堡就开始吃醋。


洛克:?不是你让我去搭话的吗,殿下。


其实我之前也脑补过八世还是王子殿下的时候会被迫参加一些联谊舞会,然后天性顽皮的殿下本身就对乐曲之类的不感冒,一直拖到联谊活动将近才知道开始着急,然后成天捉洛克教他速成舞步什么的。


洛克:殿下,恕我直言,王子的舞蹈课程当年可是王后亲自安排讲学的。

八世:我全给翘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洛克。

洛克:反正无论你怎么讲,我都不可能跳女步,不可能,你想找人找菩提去。

八世:(翻白眼)菩提要是会华尔兹,猪都能上树。


菩提:?(打喷嚏)


或许在联谊会上也能碰见哈娜吧……但是八世出于外交礼仪什么的还不能直接去找她,只能和别国的女摩跳。然后哈娜也有些别扭地不想和别人跳,就一个人坐在边上喝闷酒,结果最后被洛克邀请去跳舞了(?)为了抱复八世让他跳女步的小孩子行为。bushi)


……这么想想皇室亲世代最开始的那些岁月,真的好甜蜜啊。淘米你们到底还能不能快点写剧情了啊多写点质量高的剧情比什么都能留得住人哇🤧🤧🤧


红猪致富
我流摩庄老一辈小一辈 是为了给...

我流摩庄老一辈小一辈


是为了给朋友解释我写的摩庄的文所以做得关系图

来源自网图+我自己画的图

写的不是很严谨

而且很我流

随便看吧就,不用较真

我流摩庄老一辈小一辈


是为了给朋友解释我写的摩庄的文所以做得关系图

来源自网图+我自己画的图

写的不是很严谨

而且很我流

随便看吧就,不用较真

红猪致富

理一下最近画的哈娜

您就是古驰模特

因为太好看了我甚至心生歹念

理一下最近画的哈娜

您就是古驰模特

因为太好看了我甚至心生歹念

摸虾地
不怕孤单,一起并肩作战。哪怕艰...

不怕孤单,一起并肩作战。
哪怕艰辛,也会迎来黎明。


手书版→
登场角色说明和一些吐槽→
更多摩尔骑士、以及十二勇士的考据


哇!我tnd磨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怕孤单,一起并肩作战。
哪怕艰辛,也会迎来黎明。


手书版→
登场角色说明和一些吐槽→
更多摩尔骑士、以及十二勇士的考据


哇!我tnd磨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bljfsj
“嘿!要是让邻国摩尔知道我们...

      “嘿!要是让邻国摩尔知道我们的雷诺王子败给了一个女孩子,那可一定要丢大人的!”


大概是在摩尔王八世找骑士团切磋结果被时任团长女儿击败的片段(´-ω-`)


呜呜我好想看淘淘乐街上的中介花婶为保护么么/菩提猛然拔起骑士团刀剑向敌人挥去这种剧情(怕不是有生之年


哈娜头上别的是金色鸢尾花我尽力了....

      “嘿!要是让邻国摩尔知道我们的雷诺王子败给了一个女孩子,那可一定要丢大人的!”


大概是在摩尔王八世找骑士团切磋结果被时任团长女儿击败的片段(´-ω-`)


呜呜我好想看淘淘乐街上的中介花婶为保护么么/菩提猛然拔起骑士团刀剑向敌人挥去这种剧情(怕不是有生之年


哈娜头上别的是金色鸢尾花我尽力了....

grouta

P1 过主线的时候心血来潮想画全家福,结果拖磨到现在...录了过程

(有生之年能看到淘米给这三兄妹一个好结局吗...)

P2 发现拉姆也是有小门牙的,可爱死!什么时候出拉姆互动,想要抱抱!!

P1 过主线的时候心血来潮想画全家福,结果拖磨到现在...录了过程

(有生之年能看到淘米给这三兄妹一个好结局吗...)

P2 发现拉姆也是有小门牙的,可爱死!什么时候出拉姆互动,想要抱抱!!

奇思妙想投射所
和 @临霁_焚蚊香操琴 聊脑洞...

和 @临霁_焚蚊香操琴 聊脑洞,主要冲动来源是这几天手游主线的,“真怀念当初我们三个人一起在城堡中的日子”(八世&哈娜&洛克)、还有日常任务《洛克的关心》“那老家伙还是这副性子”(洛克&菩提)

英武开明的君主,留下遗策战死沙场,

铿锵玫瑰的王后,改名换面伪装失踪。

骑士团长交接退任,像个平凡的长辈期待孩子们探望,

执政大臣推上高位,装作无情的机器执行理性最优解。

虽然一直以来故事集中在少年主角们的探险与成长,但只是寥寥些许笔墨,就已经足够让人开始想象他们四个当年曾经拥有过的风采……

现在剩下心中悲恸未尽,但信念犹存的的三人,又将怎样在危机...

和 @临霁_焚蚊香操琴 聊脑洞,主要冲动来源是这几天手游主线的,“真怀念当初我们三个人一起在城堡中的日子”(八世&哈娜&洛克)、还有日常任务《洛克的关心》“那老家伙还是这副性子”(洛克&菩提)

英武开明的君主,留下遗策战死沙场,

铿锵玫瑰的王后,改名换面伪装失踪。

骑士团长交接退任,像个平凡的长辈期待孩子们探望,

执政大臣推上高位,装作无情的机器执行理性最优解。

虽然一直以来故事集中在少年主角们的探险与成长,但只是寥寥些许笔墨,就已经足够让人开始想象他们四个当年曾经拥有过的风采……

现在剩下心中悲恸未尽,但信念犹存的的三人,又将怎样在危机中行动……

希望剧情逐渐展开后能有更多线索😢

占个tag,试图日后产粮(抛砖引玉

夆聿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私设注意!私设注意!私设注意!

-哈娜皇后给么么的信注意!

-花婶哈娜说注意!

-请大家期待@樱落剩五秒 爹爹的同假说作画!

-含不算少量的瑞么(私心瑞么tag)。

 =================

早上,前哨站的铃声把我从梦中叫醒。我洗漱的时候,瑞琪捎了封信给我,落款是一个陌生人。不过他在身边,我便没有什么顾虑了。我把牙刷归位,拆开了信封。


我的女儿:

我离开你已经有了一些时间了,原谅我扔下了你,现在也没有办法来看看你。我记得某一年你的生日,整个庄园都在为你庆贺,我却只能一个人在淘淘乐街,一边躲着警察和骑士,一边偷偷想你。当时有个小孩...

-私设注意!私设注意!私设注意!

-哈娜皇后给么么的信注意!

-花婶哈娜说注意!

-请大家期待@樱落剩五秒 爹爹的同假说作画!

-含不算少量的瑞么(私心瑞么tag)。

 =================

早上,前哨站的铃声把我从梦中叫醒。我洗漱的时候,瑞琪捎了封信给我,落款是一个陌生人。不过他在身边,我便没有什么顾虑了。我把牙刷归位,拆开了信封。

 

我的女儿:

我离开你已经有了一些时间了,原谅我扔下了你,现在也没有办法来看看你。我记得某一年你的生日,整个庄园都在为你庆贺,我却只能一个人在淘淘乐街,一边躲着警察和骑士,一边偷偷想你。当时有个小孩子来找我,我鼓起了好大的勇气,才能告诉他,我的女儿在过生日,我想你了。怕惹起事端,我只能在后面又提了提你的名字,来掩盖我的无措。

我想这封信我不会送到你手里,你看到它的时候也许我已经远去。不用来找我,也不要来找我。我现在的行为自私而又懦弱,只是把你结痂的伤口再次剥离——原谅我,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们,你的父亲值得你的回忆——可是我,我……

今天我在街上遇到了一对年轻人,小女孩看起来年纪和你相仿,很懂礼貌,也很可爱,让我想起了你。陪着她的男人让我想起了你身边的那位小骑士,他也有着灿烂的金发。我只听说过他的名字,他现在已经是团长了吧,时间真是快啊。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的哈娜阿姨?以前他还那么小,挺爱哭鼻子的,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可是啊,我的身份必须让我躲着他。你和他关系是不是还是很好,你是不是还是很爱黏着他?不过我知道,你们都很忙,都长大了。

你现在是不是长高了?有没有还是整天都想着出去玩?有没有好好生活,好好吃饭?成为公主一定要背负很多责任吧,可是我的女儿啊,我只想你好好长大。我真想陪着你,陪着你长大,陪着你玩,陪着你在城堡的露台看星星,陪着你看每一天的日出,每一夜的日落。我有好多儿歌没唱给你听,我有好多游戏没陪着你玩,这些年,我从别的地方学来了一些古怪却有趣的童话和童谣,我真想一个个讲个你听——可是,可是你是不是已经过了那个听故事的年纪了?你会不会开始嫌我唠叨,嫌我絮叨?我不知道,因为这样的场景我只能在梦里见到了,我甚至还要克制自己不要在梦里呢喃,只能在枕头上流下泪痕,在寂静无人远离庄园的地方,轻声哼唱。

我走了,这些事情,会是谁来做呢?

不久前,庄园下了好大一场雪,一直没有化,你会不会觉得冷?要多穿几件衣服。你正在长身体,不要像有些女孩子一样,为了漂亮而少吃饭,你要知道,无论如何,你都是庄园最可爱、最美丽的孩子。你有没有喜欢上哪个小男孩?不要害羞——可惜我已经没有机会告诉你我和你父亲的故事了,也许你还能做些参考。你有没有觉得迷茫过,无助过?一定有吧,但是我,我真希望我能陪在你身边,替你分担。

原谅我,么么,我的女儿,我的小公主,我的爱。

而等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不用来找我,我已在深林深处。

爱你万千。

 

 

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摩尔历四七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我读完了信,不知道什么时候信纸已经被润湿了。我想起了一团模糊的影子,但是太远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还能记起她的笑意,现在想来是带着克制和思念吧。一旁的瑞琪担忧地看着我,他想要问些什么,却没有开口。

“瑞琪……你还记得,有次我们去淘淘乐街买东西吗?我告诉你,刚才的商贩,让我想起了母亲。”

他皱着眉毛,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后背,我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瑞琪,你还记得,她是谁吗?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

“对不起,么么。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茫然地看向窗外。

庄园的夏天,还是在下雪。没有人知道一个普通的小商贩会去向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我的母亲哈娜皇后的去向。

雪越下越大,把可能存在的足迹和故事的结局尽数掩埋。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谢谢大家不杀之恩。

感谢每一个红心蓝手和评论。
关于花婶哈娜说

樱落爹爹绝美同假说作画 


水水水水

旧时代

年轻哈娜X少年摩尔王

感谢 @小说家晓摩 大佬提供的资料,我文里的摩尔王重新拥有了姓名😂(真是对王太不敬了X)

“那时我们意气风发,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秋季的摩尔王国充满着充实而悠闲的气息,围绕王城的山坡上满是红枫,宛若一条红宝石项链。
一位少女正漫步于其间。
光泽的暗红长发垂落于她周身,宛若华贵的皮草。鲜红的枫叶在阵阵秋风的吹拂下不时飘落,落在她的身侧。
一阵马蹄声忽然闯入了枫林。
少女转头望去。
“哈娜。”骑着白马的少年阳光耀眼。

“雷诺殿下。”名叫哈娜的红发少女温婉一笑,提裙行礼。
“我找了你好久。”少年跳下马回礼,转而开始抱怨。然而这抱怨的语气亲昵无比,无法从其中感受到...

年轻哈娜X少年摩尔王

感谢 @小说家晓摩 大佬提供的资料,我文里的摩尔王重新拥有了姓名😂(真是对王太不敬了X)

“那时我们意气风发,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秋季的摩尔王国充满着充实而悠闲的气息,围绕王城的山坡上满是红枫,宛若一条红宝石项链。
一位少女正漫步于其间。
光泽的暗红长发垂落于她周身,宛若华贵的皮草。鲜红的枫叶在阵阵秋风的吹拂下不时飘落,落在她的身侧。
一阵马蹄声忽然闯入了枫林。
少女转头望去。
“哈娜。”骑着白马的少年阳光耀眼。

“雷诺殿下。”名叫哈娜的红发少女温婉一笑,提裙行礼。
“我找了你好久。”少年跳下马回礼,转而开始抱怨。然而这抱怨的语气亲昵无比,无法从其中感受到一丝责怪。
“抱歉。”道歉的少女也没有敛去笑意:“秋天到了,想出来看看风景。”
“很美吧?”王国未来的君主自豪的问。
“是。”哈娜应答的声音温柔中透着庄重,看向王储的眼中闪着真诚的光芒。
这确实是她真心实意的回答。
雷诺对哈娜的回应报以一笑,牵起哈娜的手向枫林的边缘走去。

枫林的尽头是一片草地。
失去树木遮挡的一刻强光涌下,少女反射性的抬手挡下光线。片刻后她适应了光线,重新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摩尔王国雄伟的王城,摩尔王族居住的白色石堡骄傲的屹立于阳光之下,任凭金色的光辉于其外壁流淌。插于各栋建筑顶端的旗帜被风吹动翻卷,哪怕在山坡上也能隐隐听到它们一起发出的“啪啪”声响。同为石料砌成的王城城墙上反射着耀眼的白光,那是骑士挺立于王城的岗哨。城内主干道路上是熙熙攘攘的人流,他们来往于不同的方向,在大大小小的路口分流汇合。
再向远一点的地方望去是金色的田野,它们为王室以及王都居民们供给食粮与财富,年复一年。麦田占据了大量的土地,看上去宛若无边无际,还留于其中的麦子在风中翻滚着波浪,宣告着秋季的丰收。
哈娜轻轻地惊呼。
白石构筑的王都宛若身着华丽礼裙的少女,静静站立于被黑森林环绕的平原上,任由着自己的容光闪耀。
红棕发色的王子站在哈娜的身后,看着少女眺望王都。哪怕此时只能看到背影,他也能想象到此时少女脸上的欣喜。
因这安宁繁盛的风景。
他骄傲的挑起嘴角:那白王城是他的家园,那女孩是他的未婚妻。
雷诺转身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儿爱马的身影便从树林中奔来。
十七岁时的摩尔王还只是王储,但那时他手里紧握着光辉的未来,心爱的人们每日游走在他眼前,簇拥在他身边,从不走远。
他很富足,就像已拥有了全世界。

“其实我很想去看看远方的世界。”望着风景,雷诺忽然轻声说:“但这个愿望要等很久才能实现啦。”
哈娜静静倾听着,她知道雷诺不会对其他人讲今日的话。
身为即将成年的王储,少年身上的担子已日益沉重。
人人都将目光投于他身上,希望他继承父辈的荣光。
他将是摩尔王国的第八代君王。那凝聚了将近千年时光的王冠,总有一日会压在他的头上。
“哈娜,你说这个世界有多大呢?”雷诺注视着眼前的风景:“我听老师说,跨过大海,世界上还会有其他大陆。”
“真是不可思议呀。”脑海中浮现出格历尔大陆的地图与浩瀚的大海,哈娜不禁感叹:“这个世界,连大海也不是漫无边际的。”
“是啊。”雷诺仰起头看向蓝天:“或许就连这片天空也有穷尽——世上真是没有永恒的事情啊。”
“这个世界也会有尽头吧。”哈娜与他一同眺望着青空。
“会有吧。可那也是很远很远的事啦。无论时间还是空间。”
“到那个时候一切都与我无关了。”王族少年笑了笑。
“但即使摩尔族与摩尔文明注定会在未来某一天不复存在,我也会努力做一个好国王的。”他望向那片广阔的麦田:“我想让大家幸福。哪怕这一切最后会终结,曾经的幸福快乐会被全然忘却。”
“但只要那幸福是确实存在过的,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我还想和你拥有很多孩子,组成一个热闹的家庭。”雷诺将目光转向哈娜,棕褐色的眼中满是憧憬与真诚:“然后等我们老了,我就把王位传给他们中的一个,我们一起去漫游。”

哈娜不禁笑了:“你还没即位,我们也还没结婚,你就开始想退位的事。而且等到那一天,我们大概都走不动啦。”
“但是,我愿意。”红发少女含笑许下诺言:“等到孩子长大成人的那一天,我们一起去环游世界,去看世界的尽头。”
“哪怕在此之前要等很多年。”
“雷诺,你会是个好国王。”
“那你会是我的好皇后吗?”少年翻身上马,伸手邀请哈娜,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
红发少女笑着抬手将被风吹乱的头发别至耳后,另一只手搭上雷诺邀约的手心。
红棕发的少年咧嘴一笑,将心爱的女孩抱上马,而后策马奔向山下的王城。
他们穿过阵阵疾风,绝尘而去。
那时他们年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