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尔乔丹

54922浏览    1006参与
Jason Todd

  他们是怎么做到又可爱又帅气的。

  他们是怎么做到又可爱又帅气的。

🖤银女妖激推💀
占tag至歉 来这里看看有没有...

占tag至歉 来这里看看有没有人想要 全都酒精消毒寄出 出掉就删 全出掉了我还产绿红粮😭

占tag至歉 来这里看看有没有人想要 全都酒精消毒寄出 出掉就删 全出掉了我还产绿红粮😭

诺琪布卡
占个tag,但我还是想发哈哈哈...

占个tag,但我还是想发哈哈哈

(没说近期的都烂,特指某些烂活)

占个tag,但我还是想发哈哈哈

(没说近期的都烂,特指某些烂活)

热血市民伏光

  手残党勾了哈尔和巴里,线有些不够但算了就这样吧,我已经尽力了_(´ཀ`」 ∠)_

  红色的毛线比较粗,所以看上去巴里大了一圈,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哈尔看上去真的好憨好欠揍啊(对不起了GL)

  手残党勾了哈尔和巴里,线有些不够但算了就这样吧,我已经尽力了_(´ཀ`」 ∠)_

  红色的毛线比较粗,所以看上去巴里大了一圈,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哈尔看上去真的好憨好欠揍啊(对不起了GL)

Ykro夜猫子💛💚
应该是元旦贺图,结果生病原因硬...

应该是元旦贺图,结果生病原因硬生生拖到春节…总之新年快乐 身体健康,希望新一年继续喜爱他们

应该是元旦贺图,结果生病原因硬生生拖到春节…总之新年快乐 身体健康,希望新一年继续喜爱他们

Jason Todd
  小小联盟的一张图,男女朋友...

  小小联盟的一张图,男女朋友式熊抱太有爱啦

  小小联盟的一张图,男女朋友式熊抱太有爱啦

什么鬼

  大概就是在无事发生的清晨,奎恩工业内,短暂闲谈的二人

  大概就是在无事发生的清晨,奎恩工业内,短暂闲谈的二人

海狸

  本来想画双人,画完被自己创到就截截哈尔的大头安慰一下。

  祝大家新年快乐呦!!比心❤️

  本来想画双人,画完被自己创到就截截哈尔的大头安慰一下。

  祝大家新年快乐呦!!比心❤️

洛水(水仙)

平行宇宙折叠(二)

  预警:绿灯侠的剧情有私设,大事件不变,本章剧情开始时哈尔才18岁。本章采用双视角。

  Summary:空间折叠的危害不比玩弄时间少。

  ——布鲁茜的视角——

  我来海滨城名义上是为了和本地公司商谈合同,让韦恩公司能够在海滨城发展,但是韦恩有专门负责的(卢修斯),所以我只是吉祥物。

  我根本没有按照规定的路程走,也没有开车,而是决定先寻找我在这个世界上能够遇见的第一个队友。

  我现在对这些队友(分走气运的人)都存在一种感应的效果,让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找到绿灯侠哈尔·乔丹。

  我们是在一条街上遇见的,我看着棕发棕瞳,前额还散着标志性几缕卷毛的脸,很大可能...

  预警:绿灯侠的剧情有私设,大事件不变,本章剧情开始时哈尔才18岁。本章采用双视角。

  Summary:空间折叠的危害不比玩弄时间少。

  ——布鲁茜的视角——

  我来海滨城名义上是为了和本地公司商谈合同,让韦恩公司能够在海滨城发展,但是韦恩有专门负责的(卢修斯),所以我只是吉祥物。

  我根本没有按照规定的路程走,也没有开车,而是决定先寻找我在这个世界上能够遇见的第一个队友。

  我现在对这些队友(分走气运的人)都存在一种感应的效果,让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找到绿灯侠哈尔·乔丹。

  我们是在一条街上遇见的,我看着棕发棕瞳,前额还散着标志性几缕卷毛的脸,很大可能性是他。

  但是我敢肯定他是哈尔·乔丹的原因是看见他的瞬间勾起了很多我的回忆,我差点儿站不稳。

  不,我已经冲着他扑过去了,他诧异地看着我。

  “这位女士,请你放手可以吗?”

  他抿着嘴,心情大略是不太好。

  我看着他略显年少的脸,破旧还粘着点儿脏污的衣物,猜到了他现在恐怕处于窘迫的状态。

  按照我曾经的调查来看,他应当正在为了参加空军而离家出走中。

  我想说点儿什么,但是差点儿脱口而出不应该说的奇怪话语。

  电光火石之间我明白了,鉴于我多出的记忆,我对联盟的众人都有接近满好感的状态,但是当我们组成联盟时,我不能以这样一副态度去面对他们。

  我又仔细地看了看哈尔,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可以“脱敏”治疗一下。

  ——哈尔的视角——

  我正在离家出走中,不要误会,我并不是什么叛逆期作祟,仅仅是因为母亲在恐惧着,甚至不允许我接近机场。

  但是,最恐惧的时刻不是应该过去了 ?

  我还是想要像父亲那样,所以我离家出走了,我想要参加空军,但是还没有到空军招新的时间。

  我总得想个办法生活到招新的时间,家里是不能回了。

  我出门没带什么钱,只能先尝试打工,做服务生相当失败,还差点打翻菜品,被赶出来了,衣服也有点儿脏了。

  我正在思考着我该怎么办,难不成要去中心城投奔网友,可是他的年龄也不大,应该养不起我这么个大活人。

  忽然眼前出现一个黑发蓝眼的漂亮女人,她不看路,看了看我的脸就扑了上来,我一瞬之间有种她要入侵我的世界的窒息感。

  但是我的绅士风度还是让我请她放手,而不是之间推她一把。

  她没有回应,反而依旧看着我的脸,拜托,我知道我很英俊帅气,招女孩儿喜爱,她也很漂亮,要是换一个时间段我肯定愿意和她调调情,但是这种时候……

  我愈发不耐烦,她忽然亲了一下我的脸颊,“亲爱的,你愿意和我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吗?”

  我瞬间懵了,我还是未成年呢!

  这位女士在想些什么?

  但是她真的很主动,我不留神之间就跟着她走了。

  一夜之后,我在酒店里发着呆,我们现在已经互通了名字,还交换了手机号,她给我留下了一点儿钱,我本来是不准备收的,但是形式所迫。

  ——布鲁茜的视角——

  我感到了窒息的气氛,我得想办法摆脱尴尬,并且既然决定利用哈尔“脱敏”,那么短时间内我应该和他打好关系,但是看他的表情,我们的初遇一定糟透了。

  我真的不擅长处理朋友关系,所以我决定把关系变一变。

  我的调情技巧真是糟透了,看着他就说不出什么,只是脱口而出了最糟糕的一句,幸好他现在还比较稚嫩,我拉着他稀里糊涂的他过了一晚。

  然后名正言顺的准备资助他,但是他拒绝了我的卡,我怀疑要不是他现在实在太穷了,他连纸币都不愿意收。

  幸好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接下来几个月我们经常聊聊天,有空的时候还会线下见面。

  我们网聊期间,海滨城旁边还出现了一个新的城市—中心城,我本来准备去看看,但是古一告诉我,时间还没到,我无法到达中心城。

  我问她为什么我之前能够到达海滨城,她告诉我因为那会儿世界没有完全融合,他的世界无法阻止我,但是世界融合次数多了,世界就熟练了,以后每一次都没有空子给我钻了。

  但是我还是可以去海滨城,因为我和哈尔的联系,所以世界意识无法阻止我,我有些庆幸,幸好我之前行动的速度够快。

  但是几个月后,我发现我好像真的很喜欢他,明明每天都很忙,却忍不住给他发消息,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我本来只是想和他发展朋友关系,我思前想后,最合理的解释果然是在能够见到的联盟同事们只有他的时候,对着他有一部分移情,这样潜移默化之间加深了对他的感情。

  ——哈尔的视角——

  我成功加入了空军,但是我有些茫然,我和布鲁茜自那晚之后又联系了几个月,我们莫名其妙地就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

  我现在甚至可以毫无芥蒂地收她的钱,每天下班都想要和她见面,每次聊天都很开心。

  看着她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总是让我怒(妒)火中烧,她每次也会耐心的解释,结果一去二来我们的关系就变成这样了。

  我本来以为我们是纯洁的关系,那夜之后她提出想要资助我,因为她调查过我的档案,她表示她会帮助每一个坚定自己梦想的少年。

  但是现在想起,我只会调笑她,“你会和每一个资助的人变成这种关系吗?”

  对此,她只是红着脸不说话,我已经习惯了她时不时的静默。

  有时候我怀疑她是不是人格分裂,她明明在新闻上表现的像一朵交际花,结果我们面对面交谈时她却总是不会说话。

  布鲁茜帮我关注着我的母亲,她告诉我母亲最近身体不太好。

  我怀疑可能是被我气坏了,但是我不能回去看母亲,因为她看见现在的我可能会生病。

  @阿卡姆唯一磕鸟蝙的罪犯 

Ea

  画了个梗图感觉好好笑哈哈哈

  画了个梗图感觉好好笑哈哈哈

硫顶
自摸封面, 爱莎的绿灯制服,有...

自摸封面,

爱莎的绿灯制服,有致敬哈尔乔丹(以及哈尔你的白手套是要迷死谁啊!!!淦!!!)


所以私心tag


我去,好鸡儿丑,谁来救救我的审美

好像已经把我的亲友折磨疯了


算了,就这样吧(麻)

自摸封面,

爱莎的绿灯制服,有致敬哈尔乔丹(以及哈尔你的白手套是要迷死谁啊!!!淦!!!)


所以私心tag



我去,好鸡儿丑,谁来救救我的审美

好像已经把我的亲友折磨疯了


算了,就这样吧(麻)

a飒飒鱼
———— 一点意义不明的 私心...

————

一点意义不明的

私心绿红,因为我画的时候想的是绿红所以绿红

————

一点意义不明的

私心绿红,因为我画的时候想的是绿红所以绿红

热血市民伏光
  哈尔乔丹1.0   哈尔乔...

  哈尔乔丹1.0

  哈尔乔丹2.0

  哈尔乔丹3.0

  哈尔乔丹1.0

  哈尔乔丹2.0

  哈尔乔丹3.0

唯唯༄༅༄༅༄༅

三流魔法师的蹩脚魔法 6-8

  私设正义联盟只有绿灯侠是Omega,剩下的全部都是ALPHA。


6.

自从上一次瞭望塔的谈话后,已经过去了大约三个星期。哈尔和巴里的值班时间被蝙蝠侠打乱,哈尔大多是时间是和海王或者沙赞一起值班,前者对于情绪不太敏感,后者还是个小屁孩。甚至在战斗和会议上,他们都没有过多交流,就当事情不曾发生一般。


布鲁斯知道哈尔在乎,不然也不会赖在韦恩庄园不走。


阿尔弗雷德对于这件事情格外的上心,根据他的观察,哈尔并不是一个特别善于交流情绪的人,尽管这并没有阻止哈尔在庄园里和罗宾们闲聊打闹,他甚至还给哈尔找了一个婚姻方面的心理医生,可惜哈尔从来没有去咨询过。


其实哈尔去了,只不......

  私设正义联盟只有绿灯侠是Omega,剩下的全部都是ALPHA。



6.

自从上一次瞭望塔的谈话后,已经过去了大约三个星期。哈尔和巴里的值班时间被蝙蝠侠打乱,哈尔大多是时间是和海王或者沙赞一起值班,前者对于情绪不太敏感,后者还是个小屁孩。甚至在战斗和会议上,他们都没有过多交流,就当事情不曾发生一般。


布鲁斯知道哈尔在乎,不然也不会赖在韦恩庄园不走。


阿尔弗雷德对于这件事情格外的上心,根据他的观察,哈尔并不是一个特别善于交流情绪的人,尽管这并没有阻止哈尔在庄园里和罗宾们闲聊打闹,他甚至还给哈尔找了一个婚姻方面的心理医生,可惜哈尔从来没有去咨询过。


其实哈尔去了,只不过找的不是阿尔弗雷德推荐的医生,是一个类马星球的情感专家。


专家建议哈尔可以尝试一下婚姻,因为不管是从生理还是心理,哈尔·乔丹的大脑都在叫嚣着他需要巴里。

 

哈尔很喜欢那种感觉,当他脱下戒指,卸下伪装,将沉重的身躯扔进沙发时,巴里总会用他温暖的手抚慰着他,又或者是一个拥抱,在他被某个反派激怒的时候,巴里会使用他明亮且柔和的声线让哈尔平静下来。每一次都管用。

 

巴里·艾伦,他在人群中总是闪闪发光,他总是使用他完美的微笑温暖着每一个人,他眼睛里的光亮足以照亮深渊,让哈尔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要亲吻。


哈尔做了一个噩梦。


那是在下午四点,哥谭难得的晴天,炙热的太阳照耀着哥谭的每一寸土地,哈尔不知道从那里搬来了一张躺椅,这不太符合他一贯的作风,比起消耗体力搬来搬去,哈尔更喜欢直接使用灯戒具象化,反常的行为引起了韦恩宅每一个人的注意,包括小动物们。


这座城市安静得让人以为它是空荡荡的——死气沉沉,能够看到的每一个角落都是黑暗,寂静的就像一座死城。哈尔能够认出面前的大楼,海滨市的地标建筑。哈尔记得这里,在他堕入黑暗沦为视差的时候,他一手打造了这个城市,一座没有一丝生气只有孤独的城市。


哈尔几乎已经忘记了那种感觉,在联盟的会议上听到关于拯救海滨市的会议报道时,那些无法承受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那种失去一切痛苦冰冷的感觉几乎让他崩溃。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哈尔看来他只是在OA值班了几个月回来就发现海滨市差点毁灭)


记忆中的那个人是他却又不是他,那些愧疚痛苦空虚的感觉就像大雾一般笼罩着他,看不清前路更没有退路,巴里的陪伴让哈尔几乎忘记了这件事,而这一刻,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黑暗中,哈尔找不到出去的路,他向前一步。


那可怕的痛苦即可入侵了他的身体,入侵他的灵魂。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黑暗撕裂,感觉四肢的关节分离,感觉骨头一根接一根断裂,他颤抖着,他想要尖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刚下楼的提姆注意到了哈尔。


“你还好吗?” 提姆轻柔地问道,难得布鲁斯愿意去公司开会,提姆拥有了一个好睡眠,一觉醒来刚想给自己冲杯咖啡提提神就看见了在睡梦中发抖的绿灯侠。


哈尔点点头,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噩梦中,在深呼吸的作用下让自己慢慢放松,不再颤抖。 


“你要些茶吗?” 提姆问道。“也许这会有点帮助?” 


哈尔又点点头,突然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开口道:“不要告诉蝙蝠侠。”


提姆让哈尔坐在厨房的一把椅子上,哈尔看着提姆在厨房里走来走去准备一些薄荷茶(阿尔弗雷德在布鲁斯卧床静养时经常用这种茶),很快厨房里就充满了舒缓的香味薄荷。


在噩梦的状态后,哈尔突然觉得薄荷的味道很不错,提神醒脑,刚才发生的小插曲似乎不存在了。


他们一起坐在厨房里喝茶,让热气腾腾的液体让他的身体平静下来。他们没有谈论噩梦,哈尔从不喜欢重温他们,提姆安静地喝着咖啡,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提姆开始处理公司和泰坦的事物,两个Omega之间的氛围达到和谐,就在哈尔以为平静的一天就会这样继续下去时,灯戒发出刺耳的声音,是OA的紧急召唤。



7.

哈尔因为OA的紧急任务离开地球,归期不定这件事巴里还是通过蝙蝠侠知道的,要知道之前都是由他告诉蝙蝠侠这种事情。


可能是哈尔不在的缘故,巴里一整天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


巴里站在公寓门口。


通常情况下,巴里一碰到这个门把手,就会有一种快感涌上心头。只要他推开门,他会看到哈尔准备的食物,哪怕那是外卖的汉堡披萨,他总是很高兴看到哈尔在公寓里忙前忙后,就算把家里弄的一团糟,看着哈尔的身影,巴里就会觉得很幸福。


有时候他会冲到哈尔的背后拥抱他,一个不过含有太多多巴胺的kiss。


之后,他们通常会安顿下来吃饭或者看电影,有时还会斗嘴打情骂俏。哈尔会谈论他在宇宙的每一个任务中发生的小故事(比提交给蝙蝠侠和OA的报告还要详细),当他讨论到一些危险的片段时,巴里总是会打断他,责骂他不应该鲁莽。


不管巴里的话有多么刺耳,哈尔总是会用一个kiss来转移注意力,这是他的常用手段,两人都深深地爱着彼此。


正是因为过去总是有太多的美好,巴里才会想要努力地去维持这段关系,同时巴里也知道,他前进一步,哈尔说不定就会后退十步。


袭击来的很突然,哈莉和艾薇这对小情侣在哥谭的安全屋被一个魔法师袭击了,魔法师找到了艾薇的弱点,艾薇催生的藤蔓无法抵挡火焰,点燃的藤蔓反而引燃了许多房屋,火势迅速蔓延,最先赶到的闪电侠负责救助,超人负责灭火,蝙蝠侠和神奇女侠则是在和魔法师战斗,尽管他们很努力,但更多的火焰从天而降。泰坦和少正都在尽最大努力疏散平民。


“B,火焰太大了”!超人的声音从联络频道中传出,他正在竭尽全力扑灭大火。


【那就先救人!】蝙蝠侠的声音因为吸入浓烟的关系异常的沙哑。


没多久,就在超人又灭了两栋大楼的火之后,海王及时赶到用海水扑灭了大火,魔法师也在扎坦娜的帮助下成功抓捕,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会完美结束的时候,被真言套索捆绑的魔法师念了一串咒语后,一个强大的红色魔法圈以魔法师为中心散开。


突如其来的魔法袭击来的太快,魔抗为负数的超人无法躲开,红色的魔法光波消散后,魔法师也不翼而飞。


扎坦娜第一时间使用魔法检测了身体,疑惑道,“看光波应该是一个笼罩类的魔法,但是我身上没有感觉到其他魔法或者诅咒的存在。”


扎坦娜一边说着,一边检查了身旁的蝙蝠侠和神奇女侠,“一样,我们都没有中魔法。”


“检查一下超人就知道了…运气好的话也许只是一个障眼法…”蝙蝠侠说道


不一会,扎坦娜依次检查了被光圈笼罩的超级英雄们,面对蝙蝠侠的目光,她回答道,“这是一个渴望魔法,会唤醒内心对某个事物的渴望,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副作用。只有超人和绿灯侠中招,希望你们内心渴望的不是毁灭世界!” 


联盟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巴里却不这样想,早在救援任务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赶来帮忙的哈尔。


不知道是不是魔法的缘故,哈尔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巴里,之前他脑袋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因为魔法的缘故,变的不是那么的重要。


巴里不会像卡萝一样被蓝星戒控制。


自己也不会像战斗总结里的那样变成视差。


更重要的是,他们相互爱着对方,就算是未来出现什么危机,他们也可以一起面对。


如果有个孩子就更好了。



8.

如果和巴里有个孩子就更好了——这个念头在哈尔脑海里挥之不去。


以至于他在战后会议上一直走神,虽然没有这件事哈尔也不会认真对待会议呢。


魔法的后遗症没有引起联盟众人的认真对待,戴安娜甚至在和扎坦娜研究散会后该去哪家餐厅吃饭,今晚的瞭望塔值班人是蝙蝠侠和闪电侠,审问哈莉和毒藤的工作由罗宾负责。


意识到没自己什么事后哈尔慢悠悠地飘回了他和巴里的公寓,上次大半夜地从公寓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自从和巴里住在一起他们还从来没有吵过这么大的架。


哦,不是吵架,是单方面的冷战。


巴里回到公寓已经是早上六点了,进屋就看见睡在沙发上的哈尔,开门的声音吵醒了Omega,哈尔从沙发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巴里的方向走,害怕他跌倒,巴里赶紧上前接住了他。


哈尔反复亲吻巴里的额头和脸颊,巴里被他这行为震惊地呆住了,在长达一个月的冷战后,哈尔再次回到他们的公寓已经在他的意料之外了,更和何况还这么热情。


直到哈尔用他的嘴唇轻轻地贴上巴里的,他的双手紧紧地禁锢着巴里的肩膀。


空气中已经开始弥漫着淡淡的蜜糖香味,这就有些可怕了,巴里挣脱了拥抱,他推开哈尔,询问道,“哈尔,你现在是在热潮吗?”


“我没有!”哈尔差点被巴里推倒,被拒绝亲吻让他感觉到不爽,“算了吧,你去睡觉吧,你不是还要去警局上班吗?”


哈尔说着转身去了厨房,他需要喝点冰水让自己冷静一下。


巴里摸了几次他的嘴唇,哈尔吻了他!他不知道哈尔在想什么,脑海里思绪纷乱。哈尔擅长使用各种小妙招来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事实上,如果他们因为某一件事吵架,最后总会滚到床上。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哈尔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必须要有一个结果。


巴里又碰了碰他的嘴唇,他知道,他爱哈尔。他爱他身上的每一个优点和缺点,勇敢以及坚韧外表下温柔的灵魂……


过了一会儿,哈尔回到了客厅,刚才发生的事让他无法正视巴里的眼睛,巴里慢慢地靠近哈尔,坐在了他身边,“跟我说话,哈尔。”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个魔法在搅乱我的思路。”他声音中几乎无法控制的愤怒让巴里警惕,巴里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因为魔法或者是热潮才和你在一起。”哈尔回答道,他的情绪有些崩溃。


“我知道,哈尔,我们可以找扎坦娜解除这个魔法”巴里安抚道,“虽然扎坦娜说魔法不会对生活有什么影响,但是她应该有办法解除这个魔法。”


“不是魔法的问题。”哈尔盯着他的眼睛,他希望并祈祷他没有完全把事情搞砸,“我知道你在乎我,就像我在乎你一样。”


“第一次在酒吧见到你,我就在想你可真英俊,你知道我之前只有卡萝一个Alpha,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喜欢女性,直到我遇见你。”哈尔的情绪很低落,魔法击破了他内心的那道防线,让他的Omega本能暴露的一览无余,“和你在一起我每天都很开心,但是我也很害怕。”


哈尔的眼睛里有一种名叫绝望的东西,巴里一直没有停下过安抚的动作,效果微乎其微,哈尔的呼吸加重了,他现在脆弱的就像一张纸。


“我总是搞砸军团的任务,每次的战损都很高,害你陪我一起被布鲁斯找麻烦,还有视差,你们提交的战后报告虽然没有写,但是我知道,我接收了视差的所有记忆,我知道我很差劲!”哈尔发出刺耳的喘息声,然后低声说道,“我是一个很差劲的Omega,也许你会在知道后离我而去。”


巴里靠近了一些,尽管哈尔微微缩了缩肩膀,但他并没有逃走,他的目光仍然盯着巴里,


“你是一名很优秀的绿灯战士,还记得你和我说的章鱼星球的事情,那个星球的人都歌颂你是最伟大的绿灯侠,还有战损,超人的战损才是联盟最多的,我们两个人的加起来都没有他的多。如果发生了什么危机,你知道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就算你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反派,我也会努力拯救你。”


巴里紧紧地抱住身边的人,安抚的话脱口而出,他不知道这些话语的效果是否能安抚哈尔,但总要尝试。


“作为Omega你真的是超棒的,毕竟你在这个年龄段还没有搞出人命。”


巴里的话让哈尔破涕为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安抚话术,正常他这个年龄段只会被指责没有生育,要知道就连身为超级反派的莱克斯·卢瑟还有个十七岁的儿子呢。


“我上次尝试的时候效果不太好。”


哈尔的话让巴里有些惊奇,他问道,“嗯?你什么时候尝试了?尝试了什么?”


“凯尔,你知道他才16岁,福利院要填写收养文件,我写了我名字!”说道这里哈尔有些沮丧,他自己当绿灯侠每天奔波也就算了,未成年的凯尔也被他以军团值班的名义安排在外太空,三四个月才能回一趟地球。


“我相信凯尔很喜欢作为绿灯侠的工作,如果不喜欢值班,他会告诉你的。”


“不应该是这样,他才16岁,应该上学。”哈尔咽了咽口水,低声道:“我甚至不能做一个好监护人。” 


通常隐忍的哈尔突如其来的充满痛苦的坦白,让巴里的内心深处燃烧起来,他吻了吻哈尔的眉角。


“我可以吻你吗?” 巴里问道。起初他真的不确定这一点,但现在他只想再次感受另一个男人的嘴唇。


“我太差劲了,你不会想靠近我的。”哈尔声音中的痛苦牵动着巴里的心。


“哈尔,我爱你,你可以试试亲吻我,我不会像刚才那样推开你。”巴里鼓励道,“我会闭上眼睛,一动不动,我不会动,你可以试试,如果我推开你,那就说明我不爱你。”


哈尔看起来不那么担心了,所以巴里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爱人的靠近。


过了一分钟,巴里听到呼吸声靠近得足够近,他能感觉到哈尔的犹豫。他期待着两个人之间的嘴唇接触。


当哈尔指尖从他的太阳穴慢慢地抚过他的脸颊,手指抚摸着他的头发时,巴里感到很惊讶。哈尔的手指穿过他的发丝,呼吸喷涌在肌肤上,这感觉好极了。


哈尔的手从巴里的脖子上掠过,掠过他的肩膀,顺着他的手臂滑下,直到某个坚硬部位。


哈尔的动作变得缓慢,他有些不安,抬头确认巴里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要推开他的想法后哈尔停了下来。


接下来一分钟内什么都没发生,巴里的心在胸口狂跳。


他不知道哈尔接下来会怎么样。


他们的鼻子先是碰到了一起。紧接着两片柔软的嘴唇触碰到一起,只是贴在一起,哈尔似乎在观察他的行为。


巴里没有再继续等待,他掌握了主动权,像他们之前做的那样,他将哈尔压倒在沙发上,用尽所有的力气去亲吻着面前的男人,从嘴唇到脸颊,锁骨到胸前。


在理智丧失前,巴里只希望哈尔一觉醒来还能保持立场,不再继续摇摆。

368.

  画了蝙绿蝙情头,实际上是照着看见的很合适的图片改的。把原图放在后面(?)

  画了蝙绿蝙情头,实际上是照着看见的很合适的图片改的。把原图放在后面(?)

热血市民伏光
  背景参考的是fgo小王子的...

  背景参考的是fgo小王子的三破宝具背景。新年福袋抽到了小王子,旅行者一号、宇宙、三破的飞行服夹克,就觉得两人很多相似啊,就画了。

  背景参考的是fgo小王子的三破宝具背景。新年福袋抽到了小王子,旅行者一号、宇宙、三破的飞行服夹克,就觉得两人很多相似啊,就画了。

龙虚壹

【恋与DC/哈尔乙女】故人心尚尔(补)

1.相遇:  

 你外祖父在街角经营着一家面包店,那时候你还太小,刚能坐在木椅子上张望着匆匆忙忙的来客。你总是幻想,看到在滚烫的炉膛里,瑰红的火焰像一簇簇的花朵盛开。  

 你喜欢那里,面团忽忽悠悠的膨胀着,沉甸甸的焦香在深棕色的酥脆外壳上割出交错的花纹。蓬松的面包芯像是孩子手中一团柔软的白絮,麦子碾碎时的清香裹着木头里湿漉漉的苦味,像磨蹭着小孩白嫩脸蛋的精灵。  

 你小口的抿着面包,正对着的窗外头,太阳晃晃悠悠的往海里坠。  ;于是,你惯于注视着夕阳,橙红的一轮外面,深深浅浅...

1.相遇:  

 你外祖父在街角经营着一家面包店,那时候你还太小,刚能坐在木椅子上张望着匆匆忙忙的来客。你总是幻想,看到在滚烫的炉膛里,瑰红的火焰像一簇簇的花朵盛开。  

 你喜欢那里,面团忽忽悠悠的膨胀着,沉甸甸的焦香在深棕色的酥脆外壳上割出交错的花纹。蓬松的面包芯像是孩子手中一团柔软的白絮,麦子碾碎时的清香裹着木头里湿漉漉的苦味,像磨蹭着小孩白嫩脸蛋的精灵。  

 你小口的抿着面包,正对着的窗外头,太阳晃晃悠悠的往海里坠。  ;于是,你惯于注视着夕阳,橙红的一轮外面,深深浅浅的云霞沉进海洋里,像一尾异色的鱼,在琉紫的夜幕中融进他的族裔里去。  

    

 而在阴雨天里,外祖父则会把你送到乔丹家,你们坐在床沿上,听着外头街巷的喧闹声。窗户上,小小的风铃下面悬挂着一枚飞机模型,在风里头一次又一次的起落。  

 你们在飞机的轰鸣里欢呼,长大些你举着纸飞机,跌跌撞撞跟在他身后奔跑,后来你们牵着手去迎接那位试飞员着陆,带着皮革气味的手掌揉乱了你的头发。  

 “你弄散了她的辫子”你听见他抱怨,声音带着孩童特有的,不着边际的委屈。但很快,你感到发绳被轻轻松开,男孩深棕的眼睛里流淌着一汪蜜。  

  

 “你是黑发的爱洛公主”他宣布:“但你不会睡她那么久。因为骑士比王子更厉害。”  

 “而且你还会开飞机。”你接过他的话:“妈妈说,睡美人要王子亲亲才能醒来,所以,哈尔以后也必须亲亲我才可以。”  

 “现在——”你大声宣布,嘴唇贴上他的脸颊,白皙的皮肤上晕染开一层朦胧的蜜桃色。  

 “公主要先亲骑士了。”  

 

2.约会与亲吻:  

 你亲吻他的手掌,被唾液濡湿的嘴唇轻轻磨蹭着他掌心的薄茧。像小雨初霁,房檐上的水珠纷纷跳进温暖的阳光里,只有小小的一滴,执拗的滚落到草地上。  

 你和哈尔相遇的太早。  

 你们早已习惯包容对方的一切,你接受他的勇敢和恐惧,他痴迷于你的温柔和固执。你送他加入空军,三万英尺之上的恋人俯瞰大地,你在苍穹之下,众生之中。  

 “只有天空才配成为你的坟冢”你们坐在海边,像是碎成千万片的镜子,月光在水面折射出粼粼的金色波澜。  

 爱恋是海面上望不到头的月明。  

  

 “等待是我的本能。”你吻上他的脸颊,倾诉和亲吻被海鸥拍打翅膀时柔软的啾啾声稀释清甜。你把自己蜷进他怀里,天然卷的柔软长发磨蹭着那件夹克,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欢喜。  

 “我用本能来爱你。”  

   

 你知道他回到海滨城,在他父亲曾供职的公司做了试飞员。  

 后来,你知道他成为了英雄。他在至高至远,遥望你至小至微。  

 

3.床榻  

 你们的所有无过于又一次相拥。  

 你在家门口捡到一只破破烂烂的绿灯侠,血迹像红铜的蛇,从裤脚蜿蜒进清晨冰冷的草甸。他套着深棕的夹克,领口的翻毛纠缠成灰蒙蒙的一团,底下皱巴巴的,像从水里淘出的羊皮纸。你扶他进来,硝石的苦味针刺似的顶撞着你的手。他的背后,太阳像嵌在棉花糖里的一枚鸡卵,漫溢出的金黄被挤压成云里一个灿烂的光点。  

 他说,绿灯侠的任期平均只有四年。他们英勇无畏,却退无可退。  

  

 你只是笑着,说他何其有幸。  

 像广袤宇宙里恒星向内塌缩,亿万颗星子的熔炉炼制出人类的骨与血。人类所有不过星辰燃烧后那些许的灰烬,而绿灯侠却因其意志,他把爱情藏进了星辰,又在他的爱情里被埋葬。  

 

 爱上英雄的女孩,枕着死亡做一场有关重逢的美梦。  

 

 那夜,你们共枕而眠。  

 “宇宙很大。即使是绿灯军团,也不能够完全覆盖住。”他揽着你的肩,把你的脸庞压在温热的胸膛里:“我甚至没办法告知我下一次会在哪里,甚至是,能不能够回来。”  

 “不需要知道。”你的呼吸热乎乎的,一只手沿着他的侧腰攀上脊背,体贴的把自己的身子往他怀里送“就像树,种子从方寸的土地里长起来,枯了倒了,也只是方寸,只在须臾”  

 “你在被生命需要的地方,哈尔。”  

 

 “但我拯救不了他们。”  

 “帮助别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你停顿了一下,费劲咀嚼下爱人的自暴自弃。像是没有尽头的荒野,或者青色地衣上被钳碎的冰凌。“是权利,而不是义务。你只是有权做的比别人更好。”  

 “但绿灯侠无所不能,不是么?”他把你搂得更紧,任由你用膝盖摩擦着他的腿根。“我本可以做得更好,但,我并不是毫无畏惧的。”  

 

 “是绿灯意志英勇无畏。但人类的伟大往往是恐惧的侧影”  

 “铭记恐惧,哈尔。心怀恐惧,才配勇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