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哈尔乔丹

25645浏览    695参与
綠紅有糧沒?
今天一沙雕 祝賀綠燈閃電新婚快...

今天一沙雕

祝賀綠燈閃電新婚快樂!

今天一沙雕

祝賀綠燈閃電新婚快樂!

綠紅有糧沒?

綠紅終於有焦糖舞了!

接下來就是正聯

等我們哦!

綠紅終於有焦糖舞了!

接下來就是正聯

等我們哦!

綠紅有糧沒?
傳畫解禁w 跟大家傳畫好開心❤

傳畫解禁w

跟大家傳畫好開心❤

傳畫解禁w

跟大家傳畫好開心❤

溯流

【绿红/万字一发完】My Cutest Bear

本来只是个三百字小段子...怎么会这样...

预警:原创人物!ooc!流水账!没有文笔

哈尔苏的毛病非常明显!


summary:热恋期刚刚开始时的一件小事,两个朋友,和三四次闲聊。


————————————————————————


当查理的小熊从桥上翻倒下去时

哈尔刚刚从海滨城机场接到自己的好友,正在回家的路上。


“妈妈,妈妈,他掉下去了!他要漂走了!”

小小的查尔斯睁着棕色的大眼睛,抽噎着攥紧一旁母亲的衣角,桥下浅金色的小熊随着水波无助地一起一伏,漂向对面的乱石滩。


安吉莉卡只能一把将小团子抱起来,“别哭了宝贝。”她亲了亲小男孩的额头,“你的小熊...

本来只是个三百字小段子...怎么会这样...

预警:原创人物!ooc!流水账!没有文笔

哈尔苏的毛病非常明显!


summary:热恋期刚刚开始时的一件小事,两个朋友,和三四次闲聊。


————————————————————————



当查理的小熊从桥上翻倒下去时

哈尔刚刚从海滨城机场接到自己的好友,正在回家的路上。



“妈妈,妈妈,他掉下去了!他要漂走了!”

小小的查尔斯睁着棕色的大眼睛,抽噎着攥紧一旁母亲的衣角,桥下浅金色的小熊随着水波无助地一起一伏,漂向对面的乱石滩。


安吉莉卡只能一把将小团子抱起来,“别哭了宝贝。”她亲了亲小男孩的额头,“你的小熊只是在进行一次短途旅行,知道吗。”

男孩又发出一声啜泣。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穿过这座桥,下到岸边把在那里等我们的小熊...”“他叫安迪。”

“ok,把在那里等我们的,安迪,捞起来。”她开始快步走起来,“你看,很轻松的事。”

“所以小男子汉就不要哭鼻子了对不对?”

“嗯,嗯...”



他们走到了桥头。

卵石组成的岸边并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安吉莉卡把儿子放下,无奈地看到他的眼眶又开始泛红。这小哭包。

“怎,怎么办,我们怎么下去呀...”好家伙,抽鼻子抽得还挺有节奏。


做母亲的叹了口气。

她从包里拿出发绳将漂亮的金棕色长发束起,把挎包塞在儿子怀里,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

“拿好了查理。”她俯下身观察地上的尖利物,捻起一块玻璃碎片丢在一边,“妈妈要去帮你接朋友啦。”





下行一段距离后,安吉莉卡偏过头,诧异地看到她的目的地旁站着两个人,其中金发的那个正在向她打手势,好像挺专业,可惜她看不懂。


在她摇头后金发的那个放下手,接过了一旁棕发男人的外套——那是件飞行员夹克吗?安吉莉卡眯起眼睛。棕发的那个,比金发的高一点,穿着白色短T动作幅度夸张地向她打了几个手势。



这次她看懂了,甚至还回复了一个收到。

然后她开始手脚并用毫无仪态地返回。





“果然是军区家属!”哈尔搓了搓自己的额发,一旁的巴里艾伦先生还在质疑自己对通用手势的认知。

“哦,bar”他棕发的友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你做的没错,别怀疑。”


哈尔开始向水边前进,他矫健地像大型猫科动物,巴里抱着暖融融的飞行员夹克,将半边脸埋进去做了几次深呼吸。

这是他们俩在那次外太空任务确认关系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听说哈尔回来的消息,闪电侠第一时间窜到了海滨城,又因为要给巴里艾伦请假灰溜溜地跑回去。


真是蠢透了,他想着,又在夹克的褶皱中蹭了蹭,不过哈尔来接机真是,让他俩在新晋恋人的小小尴尬中找到了多年好友的默契感。

他男朋友真棒。


巴里·被勒令不许在灯侠的城市使用神速力·艾伦看着已经靠近水边的哈尔,眼前闪过他俩在飞船爆炸的瞬间啃在一起时其他人了然的眼神,耳尖通红地转身去祸害一旁无辜的行李箱把手了。




安吉莉卡和儿子站在岸上

她看到那只小熊已经漂到了棕发脚下的石头下方,男人轻松地俯下身将它拎了起来。

“哦查理你看啊,那位好心的男士帮我们把安迪...”一旁逐渐放大的哭声吓了她一跳,“查理?!”


“安迪淹死了...”孩子比刚才嚎得还大声“他淹死了!”

“啊,这,它没有淹死啦。”安吉莉卡哭笑不得地蹲下轻抚儿子的背,“安迪小熊很厉害,它淹不死的。”


查尔斯通红的眼睛看着她,

“但是爸爸也很厉害...”他说着,打了个哭嗝。


带着陈旧婚戒的手僵住了。





“哈尔——”正在端详手中可怜兮兮滴着水小熊的乔丹先生回头看向恋人的方向。

“那孩子好像很伤心——”巴里向他喊着,怀里的夹克袖子滑落了一只,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


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伤心,哈尔在心里嘀咕着,他的侄子侄女们教会了他关于孩子的许多。

而绿灯侠的思维总是很活跃。



安吉莉卡感觉眼眶有些发酸,该死的。


她抹了一把眼睛,托着儿子的脸颊,在他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是啊,爸爸超级厉害。”她说着,“所以他真的只是去执行保密任务啦,妈妈不是告诉过你这个了嘛。”

她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在打颤。


但她真的尽力了。


可是汤米告诉我,我爸爸是死掉了!”查理哭喊着,他一直弄不明白,他就是不明白,“他说我爸爸是上次外星人入侵的时候,舰,舰艇沉下去了!”他哭喊着,无助地看到自己妈妈的眼泪滑落下去,“你只是一直告诉我他在出任务!”

妈妈怎么会哭呢,爸爸一年多没再回家她都没有哭过。一直在哭,不像爸爸是个男子汉一直是自己,妈妈是因为这个难过吗,“妈妈我想爸爸了,我真的好想他,如果他真的在执行任务可不可以给我打个电话...”他只能哭,爸爸买的小熊掉在水里他只能哭,妈妈脱掉鞋子踩在石头上他也只能哭。


查尔斯一直搞不懂这些。


而安吉莉卡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

只是很简单的一件小事,玩具掉在水里,

很简单的一件小事。

你为什么胸膛里像是被绞紧了呢,安吉莉卡?



她抬起头,越过儿子的肩,看向两个陌生人的方向。

棕发男人已经将浅色的一团平放在了地上,他在深秋的暖阳里蹲下身去。



朦胧间,她恍惚看到了梦中的场景



棕发男子向她打着手势:正在实行急救

他又重复了一遍。

接着他侧头听了听玩具的胸膛,直起上身将双手交叠着,放在了那个小小的位置,开始按压。

他在做心肺复苏。


没出息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她呜咽着把头埋在了儿子瘦弱的颈窝里

就好像十年前的春天

年轻的护士在医院和病床上的小士兵一见钟情是的那个拥抱。




巴里看着哈尔在一轮按压后开始进行人工呼吸,他的动作很标准,神情很严肃,好像身前不是一团毛绒玩具而是某个垂危的人一样。

他重复进行了几次

然后站起身兴奋地向那对母子的方向比划了什么。

接着他把小熊提在手里,单手做支撑向着巴里开始爬升。



急救完成,救援成功


安吉莉卡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救援成功。

她穿好鞋,从查尔斯手里拿过包,掏出手帕把儿子的泪痕擦干净,接着胡乱在脸上又抹了一把。

查尔斯抬头看着妈妈

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是一个漂亮的妈妈。

查尔斯突然觉得他还是能想明白一些事,

比如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他一样哭起来就惊天动地。




“这位先生,这是你的小熊。”那两个男人身手真的很好,他们从一旁陡峭的岔路走上堤岸,棕发的那个还拎着一个大行李箱。金发的那个手上还抱着夹克,小熊就放在上面。


离近了安吉莉卡才发现他们还能算是青年,棕发棕眼有着流畅肌肉线条的这位长相张扬而俊美,金发蓝眼的那位看起来内敛些,但笑起来绝对会像个小太阳。


查尔斯接过小熊,“谢谢你救了他。”他郑重地说着,伸出手去,两人郑重地握了握手。“怎,怎么称呼?”

“哦你还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一旁金发青年听罢笑了起来——真的像个小太阳,“叫我哈尔就好,他是巴里。”


“我是查尔斯,这是我的妈妈!”男孩大声说,“她是全世界最棒的妈妈!”

“你真是个小甜心,是不是?”

“不我是个男子汉!”

“哦哦那当然了。”哈尔也笑起来,“我们海滨城的都是男子汉。这位女士?”他向安吉莉卡点了点头,“您可真是位英气的美人。”

安吉莉卡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接话,她盯着那件夹克。

“退役军人?”她小声问道。


那是海滨城军方专用的手势。


巴里看向哈尔。

“是的女士,我之前在空军服役。”哈尔收起笑容,“您的家属也是...”

“我的丈夫。”安吉莉卡浅笑了一下,“他曾在环城海军第二部队服役。”

他曾


哈尔沉默了一下

“向他致敬。”他说。

















他们并排走在街上。

那对母子和他们告了别,依旧脆弱而又坚毅。哈尔重新穿上了他的夹克,左手拖着巴里的行李箱——他这次可是要住上一周——右边的缩进袖口,指尖不停地去触碰一旁恋人的手腕。

“哈尔,今年几岁了?”“三岁了。”

“哈尔——手上动作可以停了——”“我才满三岁!”

巴里没忍住笑出声来,他低着头颤抖着,主动把手伸进飞行员的袖子里攥紧了对方不安分的指节,轻轻摩挲着。“那你可别走丢了哦,我要把你牵好了。”

“好的亲爱的,我会听话的。”哈尔偏过头在他耳边轻吻了一下,回握住他攥得很紧。




一时无言,只有道路在慢慢延伸。

天色开始暗下来。

巴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再次偏过头去,看着那棱角分明的侧脸:“这次你走了三周。”语气中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情绪。

“嗯哼。”对方坦然地看着他。

“你...”

“我想你了。”

啊啊真是的我又没打算问这个。

“哦...我...”

“你也想我了,我知道。”

“...嘿!”

“我真的知道。”


他随着哈尔停下脚步,他们现在站在海湾边的步道上。

哈尔肯定计划好了要把他拐到这里来,他知道他俩手牵手的时候巴里从不会看路。


太阳在远处下落,它要落到海平面以下。海滨城的微风带着一丝咸味,清晰而又随性,像极了这里的人。波光依旧粼粼,天空上笼着的霞光也快要沉寂下来——他们俩走了够久的。


巴里呆呆地望着海,哈尔的呼吸蹭在他的脸颊上。“你知道我怎么发现你有多想我么,巴里?”微风还在吹。“我降落在海滨的时候,它们告诉我的。

他们告诉我:‘嘿!你!你爱的人在想你呢!快去接他!’

海滨城不会说谎的,巴里,你也一样。”


它们是谁?是风,是云,是街道,还是整座城市的高楼?

巴里不知道,他只知道这就是哈尔,他的骑士,他的海滨。


他喟叹着靠近,两人的唇碰在一起,在夕阳里相拥交换一个迟到了三周的吻。

太阳还在落。








他们去吃了晚饭,哈尔在各色目光里投喂着爱人,在听到一句“该死的基佬”之后似笑非笑地脱了夹克,露出结实的肌肉,他撇了一眼声音的来源,满意地看到那个油腻的中年人闭上了嘴。


“哈尔?”巴里抬起头,“餐厅有点闷。”哈尔笑着端过来一盘虾,一边剥一边指挥巴里调酱汁。


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哈尔的公寓还安安稳稳的在那里,门廊落了些灰,屋里还算得上干净。乔丹先生一边无奈地抱怨着从不按时来打扫的钟点工一边把行李箱拎进卧室,转身就看见小红人坐在已经干干净净的沙发上冲着他笑,

“巴里——”

“是是是答应你不要随便用神速力的。”金发郑重地点着头,“但是现在事态相当紧急,如果我们用正常速度打扫的话至少会浪费掉一个小时的时间。”“哦巴仔你和奥利学坏了是不是?”哈尔笑着扑上去环住自家男朋友,“节约什么的时间,嗯?打扫卫生难道不是种别样的相处吗?”


他满意地看着身下人从耳朵开始烧起来。

“节约,节约...”支支吾吾半天整个脸都烫起来了愣是没个后文,“哈尔你这个,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刚刚坐在沙发上沉稳青年的影子霎时散得一点不剩,留下的是绿灯家的话唠仓鼠。


哈尔其实更喜欢巴里这样,软乎乎又好逗。鉴证官温和又成熟,还有个像儿子一样的侄子,和他对话时自己都不由自主地正经起来了。


但是管他呢,反正都是巴里·艾伦。他轻轻在金发的脖颈处啃了一口,只要是巴里·艾伦。

“在,在这里吗...!”哇哦整个人都绷紧了,“当然不。”哈尔这次啃在耳垂上,然后舔了舔耳后的搏动,感受着身下又是一颤,“我们进去。”


他直接抱起巴里走向卧室,二代闪电侠的长腿紧紧缠住他的腰,抱得死紧,生怕他跑了似的。


他俩直接翻倒在床上,卧室里的浮灰都还没有沉淀下去,巴里怔怔地看着朦胧的月光下那些肆意的颗粒,他们没有开灯,他想,没有开灯,挺不错的。

哈尔的唇已经挨上他的,他们交换着亲吻,他感受到热量随着哈尔的手缓慢下移。

这是第一次

也是第一次。

月亮知道,又是一对爱情鸟,她一直知道。




——————————————————————————







“唔。”哈尔在身后环着他,呼吸打在后脖颈。

阳光已经照进来取代了银白色的位置,两个人裹在暖融融的被子里,这简直就是天堂。

鉴于他们昨晚上在床上来了一发,浴室来了一发,灯戒悬浮着又来了一发,巴里突然觉得神速力的存在真是他此生之幸。


不然腰肯定要断。


哈尔这个混蛋说好不用能力的!

巴里愤愤地翻了个身向下缩了缩,把头抵在健硕的胸肌上。

...蹭蹭蹭蹭蹭。

“嗷!”棕毛直接从被子里弹起来,又因为灌进来的冷气猛地把被子撤了回来裹在身上。“巴里·艾伦你是要把我胸口蹭出血吗!”“我昨天屁股都肿了!”巴里不甘示弱地回道,“你还用灯戒!用灯戒!信不信下次我用神速力干你!”“你明明很爽!是你在说不要停!浴室那场是你挑起来的!”


闪电侠蔫了下去。

绿灯侠把头埋在他颈窝里。“下次不用灯戒。”他宣布,“但是地方要我选。”

“下次再说下次的事吧...”



铃声突然响起来。

两个裸男猛地从被子里坐起来,一阵风吹过,哈尔身上被扔了好几件衣服,巴里已经穿戴完毕,正举着哈尔的手机死死盯着来电显示。

“怎么?是卡萝?”哈尔打着哈欠往身上套T恤,“她上个月不是已经预支我工资了...”

“是昨天那位女士,你给她留了电话。”巴里眨眨眼,“安吉莉卡·罗德里格斯。”

“哦哦!”哈尔在穿裤子,“那就接呗,我在忙呢。”

巴里打开免提


一片杂音,夹带着粗鲁的呵斥声和

孩子的哭喊声,还有一位女士的怒吼。


“操。”哈尔说。


下一秒绿灯侠和闪电侠从侧窗边冲出了公寓。

“你的来电铃声为什么是联盟集合的警报?!”

“那是以前的!老蝙蝠淘汰掉的!你不觉得这样来电之后会特别有接听的欲望吗?”

“一点也不你个天才!!!”

“等我们找到罗德里格斯小姐再谈这个行么?!”

灯戒定位到了那个手机。










载着闪电侠的绿色半球降落在了地面,哈尔飞到一旁的小巷内化去制服,穿着那件夹克跑了出来。“哈尔?你怎么...哦!”

保密身份,哈尔的号码。

“快快快就在前面你先过去看看!”,对方语气中有隐约的焦虑,巴里也不含糊,金红色的闪光穿梭,劫匪直接被撂倒在地,查尔斯正躲在妈妈身后,安吉莉卡手上有几道乌青,死死护住身后发抖的男孩。她惊讶地看向面前的超级英雄。

“闪电侠?!”这不是中心城的守护者吗?


“女士你还好吧,其他地方有没有受伤?”蓝眼睛注视着自己,关切中带着一点自责。

他可真是个天使。


“没事没事。”她转身抱起自己的孩子呼噜了一把棕色的头毛,这小子抽抽搭搭的哭泣声反而格外令人安心,“真是太谢谢你了。”

她没打算询问自己在手机被甩飞前随便调出的通讯录为什么会叫来闪电侠,谁知道呢,也许电话根本没打出去,人家只是刚好路过。

“这是我应该做的。”对方露出一个微笑,嘴角的弧度莫名有些熟悉,“而且多亏了女士您打的电话,哈...乔丹先生才能告诉我这里有紧急情况。超人的听力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哇哦!”安吉莉卡看起来更惊讶了,“你们竟然认识!”

“是的,嗯,他给予了我非常多的帮助...”

“闪电侠!”后方传来喊声,哈尔向这边跑了过来——还带来了几位巡警:“情况如何?”



安吉莉卡向他点点头,颠了颠怀里的孩子,大的那只棕毛露出一个笑容。巡警们已经铐上了两个劫匪。

“所以,认真的?闪电侠?”她也笑出来,“你还真是不可思议。”

哈尔怔愣了一下,接着低下头揉了揉后颈,抬起头来接着对着母子俩逗乐:“当然了,毕竟我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一天能开废两架试用机的试飞员——虽然只是因为质量问题。”


查尔斯趴在妈妈肩膀上破涕为笑,冒出一个小小的鼻涕泡。


巴里有些诧异地看了哈尔一眼。

路人三两聚集起来,有的还掏出了手机,他顾不上留意哈尔有些刻意的情绪变化,上前一步挡住了摄影设备,安吉莉卡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还有一句道谢。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感受得到,母子二人已经由哈尔陪着从后方绕行去警车的方向做笔录。


巴里站得笔直,感觉有些不习惯,毕竟面对闪光灯时身边都会有个发绿光的家伙疯狂抢镜,并尝试以各种诡异的姿势贴在他身上。

他用余光扫到正在和警方交涉的哈尔,对方给了他一个鼓励的wink。


人们的问题很多,他只打算回答其中几个,然后就开溜。他不太适应这种发言人的身份,什么“超级七人组”那次留下的阴影之类的。他可以直接换成便装在警局门口等哈尔,他绝对能蹭上警车。

前三个问题都是关于这次事件,他简单的说是路过顺手搭救,并建议海滨城在这几个路段加强警力。


“请问闪电侠,你为什么总是在海滨城出现?你不是作为中城守护者加入义警队伍的吗?”

绿灯不在的时候他确实常来这边解决问题,蝙蝠帮忙定位,他跑得又快,穿梭城市执勤并不麻烦,奥利弗有时候还会在他忙碌于海滨城的械斗时去教训镜像大师。


一切只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们是朋友,我们组建了正义联盟,这是很正常的行为,类似于代班。”他这么说着,感觉心口暖洋洋的。

差不多该走了。



直到一句小声的嘟囔刺痛了他的耳膜


“绿灯侠不是自称海滨城的英雄吗,整天不知道人在哪里,影都没一个,挂名在联盟什么事都不在...”


金红色“刷”一下冲到发言者面前,语气中带着难以察觉的怒意。“这位先生,请为您刚才发表的不当言论道歉,这里有媒体方全程录像,可能会收音。”他停顿了一下,“而且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剪掉。”


对方显然是被吓到了,往后缩了一下,但随即又重新挺直腰杆反倒向前迈进一步,他比巴里还高一点,是个壮硕的中年男子。


“什么不当言论?!这可都是事实!去年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是海滨城的超级英雄,都过了一年了他出现了几次?我女儿被建筑物压住左腿哭喊了不知道多久才被赶过来的超人救出来,现在用着假肢还在家里复健,他去哪儿了?!嗯?!他去哪儿了?!”

“是啊是啊上次我被当街抢了挎包...”“还有那次外太空袭击事件...”“他不是负责这些的吗?”


巴里不自主地向一旁看去,哈尔已经拉开警车车门向他挥了挥手。不要乱说话巴里·艾伦,乖乖离开这里,不要给联盟增加负担。


“...不是这样的。”他最终只是挤出几个字,“他,灯侠他做了很多,很多你们无法想象的,”他环视四周,看着人们脸上的神情,“他是货真价实的英雄,所有人——尤其是你们,都不应该否认这一点。”

然后他快速从视频画面中离开,带起一阵风。






他换好便装去买了中午的饭菜,把屋子清洁了一遍才赶去警局,哈尔刚好从大门里出来,一看到他就快步走来揽住他的肩膀,笑得很开心,“一次成功的救援!”他宣布,直接在巴里脸颊上“吧唧了一口。“我买了意面。”巴里摸了摸那块发烫的皮肤,刚刚路过警员好奇的视线让他又要烧起来了。“那更再好不过了!”哈尔拉着他的手腕走上街头,“罗德里格斯女士其实就住在我们隔壁街区——那天我不是带你去看日落嘛方向就错开了,我早该想到的!”“哇这真是,太巧了。”“可不是嘛,而且她为了表示感谢决定一会儿回去送我一盘新鲜的意大利饺!我们有一顿像样的意式午餐了,嗯哼。”

那位女士一看就是经常下厨的类型,巴里想着,而且他和哈尔确实挺长时间没有吃过一位主妇制作的食物了。


“bar你那小脑袋里不管在想什么,走快一点行吗,我饿死了!”哈尔直接挽住他的手臂开始小跑,“走走走赶紧回家!”

回家。

“诶诶诶哈尔你慢点儿!”这话从闪电侠嘴里说出来就是个年度笑话,但是他脑子确实有点当机。

回家。

巴里被哈尔拖着前进,所以他没有看到在说出那句话之后,闪烁的棕眼睛。










他们刚刚在餐桌前坐下,拆着尚存余温的外卖包装,门铃就响了起来。

“欢迎你罗德里格斯女士!”哈尔欢呼着去开了门,接过对方手里的食盒,顺便和她身后的查尔斯打了个招呼。“进来坐坐吧!你和查尔斯吃过午餐没有?”

“我们吃过了。”安吉莉卡笑起来,“叫我安吉莉卡就好。”她顿了顿,“查理很喜欢你,他觉得飞行员很酷。”“是超级酷!”有些害羞的男孩终于从妈妈身后站出来,抬起头看着哈尔:“我以后也想当个飞行员!”他又低下头,“但是我胆子太小了,我飞不了那么高。”


巴里清晰地看到哈尔绷直的后背,于是他走过去招呼母子俩先进来坐坐,喝杯茶什么的,安吉莉卡欣然接受,“什么茶都可以。”她对巴里说,巴里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毕竟他还没来得及去补充吧台下的饮品柜——只剩下一点袋装红茶了。



等他泡好茶端出来,哈尔已经坐在餐桌边了,正在往嘴里填意大利饺,那个小男孩端正地坐在他旁边,嗦着一小碟意面。“他今天中午饭吃的不多。”棕发女人说着,接过他手里的杯子抿了一口,“亲爱的你手艺可真不错。”


巴里坐在她身边,看着哈尔和查尔斯之间年龄差不超过三岁的互动,时不时笑出声。乔丹先生现在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了,他很会带孩子。


“巴里。”已为人母的漂亮姑娘突然问,“你不是本地人吧?”

“嗯,我是中城人,来这边休假的。”巴里惊奇地望向她,“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口音之类的问题...”“不是因为这些,小伙子。”安吉莉卡——他现在已经开始习惯这么叫她了——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知道的,虽然我们没有哥谭那么排外又危险,但是我们有,嗯,一些特质。”

“极端固执,不听劝,又总是一副无畏相地冲在最前面?”

这次轮到安吉莉卡惊讶地望着他了。“你怎么,哦。”她又笑起来,“我猜是因为他对不对,标准的海滨城人。我看得出来,巴里。”

“看得出来...什么?”

“你俩的关系。”




巴里蹭的一声从位子上弹起来,又默默坐下:“啊...嗯...”“以前亨利的部队里有一对,我每次给他俩换药都能看见那些互动,哦真甜蜜。”

“...哇哦!”

“我知道你会对这里的人带有一些不好的印象,毕竟他们可能又刻薄又直接,用各种目光打量你们,用各种话语冒犯你们。但是相信我,小伙子。”安吉莉卡拍了拍他的手背,“他们同时又豪迈而无畏,这座城市里的人,每个人的家人,朋友,导师,都或多或少经历过各种战火。死亡和离别带来沉默寡言和偏执。”她轻轻拍着那些修长的手指,“大家都觉得它值得最好的,所以绿灯会被辱骂。但是真正危机的时候我们都会站在一起。”她听到了。“而且我大概猜出你是谁了,巴里。”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你可是我们海滨城的媳妇。”

“我们会罩着你。”



送母子俩出门的时候哈尔雀跃地和查理商量下一次“正式会谈”的时间,巴里,巴里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媳,媳媳媳媳妇/////


“巴里?”“你俩刚才在聊什么呢我都看到你们牵小手了。”哈尔在他面前晃了晃,“人走了,巴里!”

“啊啊啊啊为什么是我嫁过来?!”



那天晚些时候他们肩并肩靠在沙发上,电视里放着无聊的节目,巴里枕在哈尔肩上打着哈欠,对方正在计划明天的游玩路线。

“哈尔...”“嗯?”

“你有过玩具小熊吗——?”

哈尔好笑地听着拉长语调的疑问。“怎么突然问这个?”“你和查尔斯,他肯定很像你小时候。”巴里小声呢喃着,变换了一下腿部的姿势,“安吉莉卡是个很好的妈妈...”


他猛地清醒过来,操操操他刚才说了些什么,“不不哈尔我不是故意——”


“确实很像。”哈尔直接把他弹起来的脑袋按回去,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那小子简直算是一个哭包版的我。”

而且安吉莉卡确实有时候会让他想起他母亲,强势的,带着亡夫之痛胡乱坚持着一瘸一拐生活下去的女性——还带着他和他的兄弟。“安吉莉卡的情况也不特殊,海滨城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轻笑了一声。“而且查尔斯想当个飞行员。”


他当时和母子俩在一起,他听到了全部,但那又如何呢?

那个还算年轻的女性对自己说着“你真是不可思议。”

很久很久以前小乔丹还是个倔强的哭包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也说过这些。

你真是不可思议

他爱着的就是这座城市,这七百万人,一个不落下。






当然,最爱的正在他的魔爪下试图抬头。

“我打赌你小时候肯定比他还可爱。”巴里闷闷的声音从肩上传过来。“哦那肯定的,我还有一些老照片,应该在吉姆家里,以后说不定可以给你看看。”

“什么时候可以...”

哈尔突然翻身把他压在沙发上。

等你嫁过来就可以。”

“...啊啊啊啊哈尔·乔丹!”他已经说了一天这个了!


手已经伸进了衬衫,指尖接触皮肤的触感带着熟悉的体温。巴里·艾伦总是手下败将。

“说好了的,我定地方,不用灯戒。”哈尔开始亲他的锁骨。

吻痕一路上移,巴里听着自己颤抖的声音:“哈,哈尔,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唔!”

“提问时间还没开始。”王牌飞行员松开爱人的唇,“时间还早呢。”



最终他俩躺在一片狼藉的沙发上,赤裸,像往常那样互相拥抱着准备交换一个吻。

“我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毛绒玩具。”哈尔突然扶住他贴近的脸颊,“以前是因为我爸坚持我不能玩这么娘唧唧的东西。”巴里安静地看着他。“后来,家里比较拮据,再后来,我就习惯那些旧飞机模型了。”

哈尔突然很想把这些说出来,于是他就说了。

他狠狠亲下去,他们交换着彼此的气息,很久很久。




但是我现在有了。

可爱的金毛,有晴空一样的蓝眼睛和美好的心肠。


“你看起来气息有些不畅。”他看着喘息的爱人,自己也微微喘着气,巴里笑得好灿烂,像中城正午的光。

介意我帮你做个人工呼吸吗,小熊?”















后记:

哈尔和安吉莉卡做了很多年的邻居,巴里经常过来住个三两天,顺便蹭吃蹭喝。女主人知道他俩的身份,但是没有告诉查尔斯。

一次舆论事件后绿灯侠被中央政府谴责,海滨城全体人民自主举行大规模声援,后来中心城也加入了队伍——因为闪电侠当众强吻了绿灯侠。


查尔斯·罗德里格斯成为了一名职业特技飞行员,他在一次意外事件中被绿灯侠所救,自此巴里和哈尔的餐桌上多了甜品。


他们俩经历了种种世界毁灭时间重启,终于在一个傍晚完婚,安吉莉卡和查尔斯——还有她的儿媳和小孙女一起来观礼。



据说戒指是去外星打造的,能够通讯联络,快速定位,甚至还可以当能量炮用,简直是个简易版灯戒。







绿灯侠哈尔·乔丹和闪电侠巴里·艾伦相爱一生

也相守了一生


他们葬在一起

人们会来到他们墓碑前哀悼那个时代,

这时总有人能发现正式墓志铭下刻的一行小字

模模糊糊,好像是谁刻了一点就被抹掉了。


My cutest bear”

















作者絮絮叨叨:我真的太喜欢海滨城啦!所以就建立了海滨城普通的两位居民和两只的羁绊。

想表达的一点没有出来,最后干脆自暴自弃😂



海滨城傍晚的海风和中心城正午的暖阳更配哦


码甜饼真快乐hhhhhhhh_(:з」∠)_

原先三百字小甜饼原梗:BVIUNkKY





一个仓库

姐夫负责的绿灯侠80周年刊内容,最后的转折太可爱了

姐夫负责的绿灯侠80周年刊内容,最后的转折太可爱了

小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

“你不是我生命中的义务,你就是我的生命”

“可我站错了队”


画一下不义蝙绿,在《英雄死劫》那个脑洞里,哈尔也会出场(到时候来个超蝙绿三角咋样x)


“你不是我生命中的义务,你就是我的生命”

“可我站错了队”




画一下不义蝙绿,在《英雄死劫》那个脑洞里,哈尔也会出场(到时候来个超蝙绿三角咋样x)


綠紅有糧沒?

從 @齿鲸  的《禮物》得到了靈感

於是就把當中巴里的婚禮畫了出來

先謝謝太太授權❤太太加油!

太太的《禮物》 

一定要看完噢!無論圖還是文!

關於異男忘這種事...其實我也是很理解的,所以畫起來格外帶感

然後巴里的黃玫瑰當中,對愛的花語有著热情、真爱,但是也表示为爱道歉,在某些地方,黄玫瑰还代表着等待,等待属于你们的爱情。而對友誼,則是纯洁的友谊和美好的祝福。

從 @齿鲸  的《禮物》得到了靈感

於是就把當中巴里的婚禮畫了出來

先謝謝太太授權❤太太加油!

太太的《禮物》 

一定要看完噢!無論圖還是文!

關於異男忘這種事...其實我也是很理解的,所以畫起來格外帶感

然後巴里的黃玫瑰當中,對愛的花語有著热情、真爱,但是也表示为爱道歉,在某些地方,黄玫瑰还代表着等待,等待属于你们的爱情。而對友誼,則是纯洁的友谊和美好的祝福。

凉语风
沉迷女版hal聚聚 私心绿红

沉迷女版hal聚聚

私心绿红

沉迷女版hal聚聚

私心绿红

🙇🏻‍♂️

占tag致歉 出个娃呜呜 一娃一衣 已经开始补尾款了 尾款是118 实在补不上了呜呜 定金含邮费是61 30出定金TT 爽快还可以刀

占tag致歉 出个娃呜呜 一娃一衣 已经开始补尾款了 尾款是118 实在补不上了呜呜 定金含邮费是61 30出定金TT 爽快还可以刀

Q懒猫猫Q

我记得正联动画有几集关于最终之夜的

我不记得是动画电影还是动画电视剧了 我记忆中确实看过的 当时视频有正联 莱总也在里面 后来结局哈尔出现自己点燃太阳拯救地球了 当时地球是全绿色的淡淡光

大家有看过能告知下名字吗 我好想再看 

我真的很喜欢哈尔乔丹了 拜托大家了 谢谢٩(˃̶͈̀௰˂̶͈́)و

我不记得是动画电影还是动画电视剧了 我记忆中确实看过的 当时视频有正联 莱总也在里面 后来结局哈尔出现自己点燃太阳拯救地球了 当时地球是全绿色的淡淡光

大家有看过能告知下名字吗 我好想再看 

我真的很喜欢哈尔乔丹了 拜托大家了 谢谢٩(˃̶͈̀௰˂̶͈́)و

QIU
白鬓视差哈永远是我最爱的hal...

白鬓视差哈永远是我最爱的hal形象之一(哪个hal的形象我不爱呢_(:з」∠)_

(距我上一次画hal感觉已经过去好久了

白鬓视差哈永远是我最爱的hal形象之一(哪个hal的形象我不爱呢_(:з」∠)_

(距我上一次画hal感觉已经过去好久了

虫二

除了太鼓达人格雷森哈尔乔丹的屁股也很优秀噢

除了太鼓达人格雷森哈尔乔丹的屁股也很优秀噢

綠紅有糧沒?

Figure 小劇場

话说我就先买了哈尔回来,结果就是找不到巴里,然后现在终于买到巴里了!!!

哈尔等了巴里足足两个月这跟哈尔比巴里先重生的设定很像,于是我就做了这个

Figure 小劇場

话说我就先买了哈尔回来,结果就是找不到巴里,然后现在终于买到巴里了!!!

哈尔等了巴里足足两个月这跟哈尔比巴里先重生的设定很像,于是我就做了这个

Because I'm......

给去年的Hal Jordan重新上色,不得不感叹一下我当时上的颜色是什么鬼……

给去年的Hal Jordan重新上色,不得不感叹一下我当时上的颜色是什么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