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哈斯塔

14.7万浏览    1853参与
Monsieur Legris
做了一个十分生草的九宫格,是各...

做了一个十分生草的九宫格,是各种作品下的Hastur形象汇总(不全

第一排:安布洛斯比尔斯创造的最早Hastur形象牧羊人之神+潜行吧奈亚子黄王正太+某全年龄黄油塔塔(痛苦面具)

第二排:钱伯斯笔下黄衣王+黄衣团子+某生草黄油可攻略黄王

第三排:庄园铁板烧顶级下饭厨子(什么时候加强)+漫画《成为夺心魔的必要》中的黄王(很可爱,真的)+一波顶级生草分析(但个人觉得有理

做了一个十分生草的九宫格,是各种作品下的Hastur形象汇总(不全

第一排:安布洛斯比尔斯创造的最早Hastur形象牧羊人之神+潜行吧奈亚子黄王正太+某全年龄黄油塔塔(痛苦面具)

第二排:钱伯斯笔下黄衣王+黄衣团子+某生草黄油可攻略黄王

第三排:庄园铁板烧顶级下饭厨子(什么时候加强)+漫画《成为夺心魔的必要》中的黄王(很可爱,真的)+一波顶级生草分析(但个人觉得有理

辞久白墨

受伤

*黄占

*自觉避雷

*故事归你们,ooc归我

*本篇是作者原作,在不同的平台有发布过


哗啦哗啦,窗外下起了大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但是伊莱还是没有回家。大章鱼哈斯塔已经做好了饭,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吱呀,门开了,伊莱回家了,哈斯塔兴奋的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门口“吾的信徒回来了?”可下一秒哈斯塔愣住了

眼前的伊莱伤痕累累,说不清身上有多少伤,衣服上也全是水,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他手上的鹰鹰也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汝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副模样?”伊莱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那汝先回房间清理一下,吾去把饭菜热一下就来叫你。”伊莱点点头,默默的回了房间

过了一会,菜热好了,此时伊莱...

*黄占

*自觉避雷

*故事归你们,ooc归我

*本篇是作者原作,在不同的平台有发布过


哗啦哗啦,窗外下起了大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但是伊莱还是没有回家。大章鱼哈斯塔已经做好了饭,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吱呀,门开了,伊莱回家了,哈斯塔兴奋的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门口“吾的信徒回来了?”可下一秒哈斯塔愣住了

眼前的伊莱伤痕累累,说不清身上有多少伤,衣服上也全是水,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他手上的鹰鹰也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汝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副模样?”伊莱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那汝先回房间清理一下,吾去把饭菜热一下就来叫你。”伊莱点点头,默默的回了房间

过了一会,菜热好了,此时伊莱也安顿好了鹰鹰,伤口也做了简单的处理,他见哈斯塔来叫他就出去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伊莱也不怎么吃,就连自己最喜欢的小丸子也不怎么吃,他也就吃了一点就回房间了,哈斯塔把桌子收拾好,就回房间找自己的小信徒

到了房间,哈斯塔看到伊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大口喘着气,额头上直冒冷汗,哈斯塔摸了摸伊莱的额头,热的烫手

【伊莱:那不得烧傻了……作者:我要是写你被烧傻了,那我不得被拍成肉泥了?伊莱:(笑)】

哈斯塔把他扶坐起,给他吃了感冒药和退烧药,然后守在他旁边,用湿毛巾给他降温,一直搞到深夜,终于退烧了,哈斯塔拿来医疗箱给伊莱身上的伤口消毒包扎,“唔…嘶,吾主轻一点,疼…”(不要想歪了OK?)因为哈斯塔在给伤口包扎的时候,伤口太深了,伊莱疼醒了

包好了以后,哈斯塔把伊莱抱到腿上问:“汝这身上的伤哪来的?”“今天奈布临时要去处理bug的事,所以找我顶两场游戏,最后一场是联合所以拖的时间长了,吾主别生气好不好?”

哈斯塔当然不敢生气他一生气媳妇就不让他上床了,直接睡地下了就伊莱本来就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他刚刚那么委屈,要是哭了自己就废了。虽说伊莱很少哭,但他要是哭起来就是跪着求都不带停的那种

第二天伊莱因为感冒还没好,所以在家休息,当然他的班就给阿奈了,下午,奈布来了,还是被拍的半死不活的来了

伊莱表示我当时很懵逼“你怎么了这是?”“问你家大鱿鱼吧!今天老是拍我……”

【哈斯塔:我什么都没干,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

伊莱帮他处理了伤口,就在伊莱放医疗箱的时候,哈斯塔回来了,奈布吓得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了

哈斯塔一转头就看到满脸黑线的伊莱,哈斯塔连忙说:“啊…是奈布啊,晚上留下来吃饭吧。”说完就去剁自己了……伊莱也把奈布拉走了

晚上他们吃完饭,奈布被杰克接回家了,伊莱正在房间逗自己鹰鹰,哈斯塔带着满满的委屈走进房间,伊莱一脸黑线的看着他“吾主”伊莱终于开口了“奈布只是找吾顶他一下,汝为何要针对他?”“吾想替汝打抱不平而已嘛~”“好吧,不要再有下次了。”

伊莱洗完澡回到房间,看到哈斯塔坐床上,侧着脸看着自己“吾主怎么了?”“汝今日凶吾了,是不是该给点补偿?”“啊?唔…”

拉灯拉灯



黄占

以吾之名,佑汝一生




-孑雨雨雨子 -

⚠️幼年拟(

*只想看可爱小孩的屑人

⚠️幼年拟(

*只想看可爱小孩的屑人

🐾🦝🍵☕【艾窝窝】☕🍵🦝🐾
被香甜气味吸引,误入密林的人类...

被香甜气味吸引,误入密林的人类,在食人树花粉塑造的幻境中沉沉睡去

————————

进行一个人的拟。

因为太喜欢粉色的大花就设定成粉毛了。

被香甜气味吸引,误入密林的人类,在食人树花粉塑造的幻境中沉沉睡去

————————

进行一个人的拟。

因为太喜欢粉色的大花就设定成粉毛了。

37亿
今天又被四出了TvT 原创是w...

今天又被四出了TvT


原创是wb一个妈咪的~

谢谢你们喜欢我家老公

今天又被四出了TvT


原创是wb一个妈咪的~

谢谢你们喜欢我家老公

墨芥有些方(*´∀`)skr~

《脑交》

如题所示。

就是单纯的为爽而爽,没有逻辑。

不一定扩写。

《脑交》

如题所示。

就是单纯的为爽而爽,没有逻辑。

不一定扩写。

W.H.Y.

[黄占]纯糖(?)文:信仰神明

全文2000+


本文为why原创,未经允许禁止使用。

好的这又是我为数不多的糖文,不过一些大聪明看到题目的问号就发现事情不简单了。


好吧,尽量少一些沙雕。尽量。调整心态。如果要看纯甜就自动忽略括号就行了。

he,黄占CP为主。


废话少说,正文开始:


每个人原来都有自己的神明,不过很多人不再信仰神明,神明也就对他们不管不顾。


伊莱·克拉克是一名先知,人如其名,他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伊莱是一名完全的神明主义者,虽然他身边的人都劝他不要再相信神明了,但伊莱从未停止信仰。


“我的神明,黄衣的主啊(好了剧透了,全剧终),您为什么不肯来见我呢?”有...

全文2000+


本文为why原创,未经允许禁止使用。

好的这又是我为数不多的糖文,不过一些大聪明看到题目的问号就发现事情不简单了。


好吧,尽量少一些沙雕。尽量。调整心态。如果要看纯甜就自动忽略括号就行了。

he,黄占CP为主。


废话少说,正文开始:


每个人原来都有自己的神明,不过很多人不再信仰神明,神明也就对他们不管不顾。


伊莱·克拉克是一名先知,人如其名,他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伊莱是一名完全的神明主义者,虽然他身边的人都劝他不要再相信神明了,但伊莱从未停止信仰。


“我的神明,黄衣的主啊(好了剧透了,全剧终),您为什么不肯来见我呢?”有一天,伊莱站在一个山崖上(小剧场:

伊莱:作者你是想让我自杀吗?

好损友Sherry:你又不是不知道why是粉你粉到深处自然黑!

我:?

Sherry:爸爸我错了!),轻抚着他的鸟,自言自语着。


伊莱的役鸟轻轻蹭着伊莱的脸,毛茸茸的让人感觉很舒服。不过伊莱一直想着神明的事,没怎么注意。


这时,伊莱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瞧瞧啊,是那个神明这么不小心,弄丢了这么个小可爱(?)啊!”伊莱转身一看,只见一个半人半蛇的家伙“趴”在地上(伊德海拉:你礼貌吗?)。“您是……” “美杜莎”回答:“我是伊德海拉,生于幻梦之中,是幻梦的神。你愿意作我的信徒吗?” “……”伊莱虽然知道了她是神明,但还是不知道为何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


这时,伊莱身旁又响起一个声音:“伊德海拉,你在这里做什么呢?”那个人低沉稳重的声音与伊德海拉的女高音(调酒师:你礼貌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哎呦,这不是哈斯塔嘛!怎么着,已经需要自己出来找信徒了吗?”那个被叫做哈斯塔的“人”回答:“那倒不是,我只是出来散散步,倒是伊德海拉,你是信徒危机了吗?” “你说什么呢?我可是生于幻梦,你永远无法判断那里是我的真身!”伊德海拉好像很生气。 “哎你行了,我看你早就该‘生于幻梦而死于幻梦’了!” “那倒不至于,你倒是有可能‘生于触手而死于触手(bushi)’!” “不可能!我的触手都是听命于我的,你倒是可以‘生于幻梦而死于触手’!” “哎,你拍不死我,哎我就是玩!”


bi————


不是吧我写吵架写了一百多字?


调整心态,别再写了。


哈斯塔说:“好了,你也别当着自己信徒的面吵架了。再见。”刚要走却发现伊莱抓着自己的衣服:“我是伊莱,您愿意让我做您的信徒吗?”旁边的伊德海拉一脸震惊,不知道为什么刚收的信徒就换了家(小剧场:

伊德海拉/哈斯塔:所以为什么?

Sherry:因为她闲……

我:?

Sherry:哦不对,因为剧情!一定是的!)。


哈斯塔一脸嫌弃(?):“好吧。”他认为那个叫伊莱的家伙跟随他只是和其他人一样想要得到永生而已。



谁知,在哈斯塔答应伊莱收他做信徒后,伊莱就“赖”在他身上了,不管哈斯塔走到哪了?伊莱都会跟着他。


有一天,哈斯塔问伊莱:“你不就是想要永生吗?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伊莱回答:“吾主,我并非想要永生,只是想跟随您,做您最忠实的信徒而已。”哈斯塔一脸的不相信,不过伊莱这几天的行动貌似(小剧场:

伊莱:为什么是貌似?

Sherry:我哪知道!

我:因为所以,科学道理,要想知道,问你自己!

Sherry:哦豁爷青回!why你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我:咋了?有事?

Sherry:没有!)已经证明了。


一天晚上,哈斯塔看着正在给自己的鸟唱催眠曲(?)的伊莱,问:“猫头鹰晚上也要睡觉?”

伊莱回答:“吾主,因为它白天是一直跟随我的,所以不睡觉,只能晚上睡了。” “伊莱,你记好了,以后不要让你的鸟跟着你了,我会给它准备一个笼子,它待在那里就行了。” “可是吾主……” “这是我的命令。”


从此以后,伊莱就只能在哈斯塔回家时见到自己的鸟了(小剧场:

我:这好像没什么用。

Sherry:爷青回!why你又说了7个字和1个标点符号!

伊莱:只有我在骂人?

我:那叫国粹。

Sherry:why你又说了4个字和1个标点!

我:你给我安静!

Sherry:why你又……爸爸我错了!)


有一次,伊莱趁哈斯塔不注意,偷偷把手伸进了役鸟的笼子,和役鸟玩了好一会。远处的哈斯塔心里很腻歪,毕竟自己的信徒就这么正大光明的在自己面前和一只鸟亲亲蜜蜜(伊莱:你礼貌吗?)。突然,哈斯塔感觉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背,回头一看,是伊德海拉“你有病?”哈斯塔说到。伊德海拉说:“哎呦,哈斯塔你连你的信徒和他的鸟玩都吃醋的吗?哈哈哈……” “你…”哈斯塔刚想打伊德海拉,就发现她慢慢消散在空气中了。这时伊莱终于注意到哈斯塔了,不好意思的把手伸了回来。


往后的日子,往往不是伊莱跟着哈斯塔了,而是伊莱走到哪哈斯塔就跟到哪,这里的神明和信徒的关系就很微妙(自己品去)。


有一次伊莱在路上遇见了伊德海拉(不要问我为什么一个神光明正大地走在路上,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哈斯塔没有跟着,因为这是设定),就被伊德海拉拉到一边,伊德海拉说:“你看看,你的主子也太不直白了,要是我这样了,我早就告诉你了!”伊莱当时并不明白,还以为哈斯塔是不是背上了什么拯救世界的大任了,但伊德海拉没有多说。


好的啊,我知道你们都知道其实是什么啊,但伊莱他不知道对不对?咱们要淡定对不对?



所一天晚上,哈斯塔把伊莱叫到外边的时候,伊莱真的以为哈斯塔要去拯救世界,所以一直都没有说话。他们站了几分钟后那个多管闲事(?)的伊德海拉来了,在旁边说:“哈斯塔你真的不够直白啊!要是我就早告诉他了!”说我就赶紧跑走。哈斯塔一看,大概就知道伊德海拉跟伊莱说过了。


“伊莱,我喜欢你。” “吾主……”



第二天,伊德海拉就在她的家里见到了一起来的哈斯塔和伊莱。


“伊德海拉,份子钱记得给一份!” “好嘞……啥?!”


[完]


没有小剧场,因为真的没时间弄。这篇我没有放在沙雕文合集,因为我认为主体还是偏糖。


喜欢刀文请移步本合集上一篇也是第一篇文章,喜欢沙雕文请移步“第五人格沙雕CP文”合集。

喜欢作者可以点一下关注。

可以在评论区里说一下想看什么CP的文章。

渣渣

黄衣们

#第五黄衣哈斯塔,脑洞存档,我家的黄衣哈斯塔私设,非严肃向,后期写文画稿设定集,黄水仙吧。

根据看皮肤第一眼感觉和皮肤提供的描述想的,不严谨,皮肤暂时这几个,后期有想法了再补充。#


哈斯塔/原皮,最初被召唤的邪神/神明  [团宠]


可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类带有本体记忆,那么目标目的自然是想方设法解除自己的封印,会和庄园主进行交易,具体哪方面看庄园主想要什么和它能给什么。


但无论什么要求,它一般都会答应,因为它已经渴望自由太久了,除此之外的东西都不能让它提起兴趣。


第二类,只有部分记忆或者无记忆的残缺神明/邪神(可能会出现在庄园)


会...

#第五黄衣哈斯塔,脑洞存档,我家的黄衣哈斯塔私设,非严肃向,后期写文画稿设定集,黄水仙吧。

根据看皮肤第一眼感觉和皮肤提供的描述想的,不严谨,皮肤暂时这几个,后期有想法了再补充。#




哈斯塔/原皮,最初被召唤的邪神/神明  [团宠]


可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类带有本体记忆,那么目标目的自然是想方设法解除自己的封印,会和庄园主进行交易,具体哪方面看庄园主想要什么和它能给什么。


但无论什么要求,它一般都会答应,因为它已经渴望自由太久了,除此之外的东西都不能让它提起兴趣。



第二类,只有部分记忆或者无记忆的残缺神明/邪神(可能会出现在庄园)


会无条件喜欢上星空和白色小羊羔,但凝望星空时总会感到一丝不能诉说的情绪。(吾遗忘了什么呢?那里有什么在呼唤吾?)


对于很多事物都有兴趣并且能快速掌握,喜欢文字,无论什么样的字体和内容都会让它着迷,触手意外的灵活,无论做事还是打人。


没有记忆或记忆残缺会让它遵循本能选择一切决定的事物,至于在这途中是成为神明,还是邪神全看环境影响了。


记忆不会被找回,化身的记忆回归本体后也不一定会有,它就像是一个例外,或一场梦。




欢宴,优雅的进食者


世界在它眼中是一个巨大的餐桌,上面摆满了食物。


本能的渴望着每一个人类,基于庄园主的约定只能放弃这些美食,游走在庄园里时姿态优雅,如果和原皮相遇可能会一起交谈一些文学或好看的文字。


和原皮一起看星星看月亮时会想哪种鱼好吃,有时候会把主意打到同款大章鱼身上,那种在海底的大章鱼,不是原皮它们。


它不饿,只是贪婪。像人类肚子不饿但嘴馋一样,它没有味觉,它尝不到味道,它喜欢进食时带来的满足感,食物进到肚子里,转换成力量充满它的身体,它喜欢这种感觉。




海神之冕,高傲的神


很少见它出现在大众视野,庄园里众多化身中力量最强的一个,只是属性变了。和波塞冬比起来它更理性,也更傲然,它确实有这个资本。


来的第一天就把波塞冬打了一顿,不是它主动,始于波塞冬的挑衅,终于力量绝对的碾压。


原皮对它的态度模棱两可,不靠近也不疏远。第一天因为原皮上班去了,错过了一场精彩胖揍。原皮力量虽然不如它,但某些方面是海神之冕不能比拟的,这是必然,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


欢宴还好,经常问它什么时候来,带点大鱼。打架的时候欢宴啃了它好几口,打完表示味道还可以(力量多),啥时候再来一场,被它拒绝了。


波塞冬被它单方面碾压,奠柏全程看戏,死灵没兴趣参与,寄生甚至开了一个赌局,压它们谁输谁赢,徘徊在旁边记录波塞冬挨揍过程。




波塞冬,愤怒而又生动的神


波塞冬是古希腊神话中海洋的掌管者,在这儿是它的代号,在海神之冕来之前,它算是所有化身中力量最强的那一个。


它情绪丰富,多为愤怒,如果说海神之冕是海洋的化身,那它应该就是暴风雨时的海洋,它愤怒的情绪不是它本身,是化身的影响,它应该是海神之冕发生了什么从而变化产生的。


它有很多问题,为什么力量会削弱,为什么会这么愤怒,神,怎么了?


显然海神之冕也不知道,它是发生前,而它是发生后,它们都遗失了一段重要的记忆。


因为情绪问题,波塞冬也很少出现在庄园里,但每次来都会引起一阵波澜,直到被海神之冕压制住。




奠柏,美丽的邪神  [团宠]  (我真的好喜欢它)


奠柏是所有化身最讨人喜欢的一个,可能是它漂亮的皮肤也可能是它俏皮的性子,总之,它真的非常讨众人喜欢。


原皮第一次见它时就说它很好看,而它也是第一个亲原皮的化身,把欢宴看楞了,亲完问了一句好吃吗?惹得奠柏狂笑,之后也过来亲了一口欢宴,问欢宴你觉得自己好吃吗?


奠柏美丽的外表总让人以为它很温柔或文静之类的,海神之冕第一次见它时还看了好一会,说它真漂亮,奠柏则以一串猖狂的笑声回复海神之冕,把海神之冕吓到了。


波塞冬老练地揽住海神之冕肩膀提醒它,奠柏看着好看,但本质上是和欢宴差不多的食肉者,不要被它迷惑了。


死灵很喜欢奠柏,因为它是生的象征。


寄生则喜欢奠柏的性格,它像是摆脱了什么,整个化身欢快且调皮,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直到来到它面前,靠近者才会惊觉,这好像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大部分化身上班都是魔,但奠柏看心情,庄园主也很喜欢它,对于它摸鱼的态度只字不提。


#大部分黄衣都是混沌属性,少部分混沌恶,没哪个善良#




小段子


奠柏,看着美丽可爱且俏皮,你以为人家娇羞得很,结果小可爱笑得比波塞冬还猖狂。

独得死灵偏爱,玩得可花了,谁都喜欢谁都不放过,本质上和欢宴差不多,都爱吃,但没欢宴那么贪。

性格非常好,能让庄园主脸红的黄衣,吃多了会像喝醉了一样,进入兴奋状态,这个时候逮着谁就缠谁身上,会让触手开花然后送给每个见到的人,以它为中心散发一种甜腻的带麻痹性的香气。

麻痹对黄衣无效。

这种状态有海神或者欢宴在是最好的,没有的话尽量远离,因为它会把麻痹了的猎物吃掉而维持兴奋状态。




欢宴,优雅归优雅,干饭归干饭,除了干饭没什么能让它感兴趣,组CP能吃吗?不能那算了,组了就有吃的?那组个大的。

忠于食欲但看着是禁欲系美人的欢宴,实力是和波塞冬奠柏同等,黄衣家的金字塔尖是哈斯塔和海神,它在第二层。

虽然看着不厉害,但它真的能打,也能吃,除了原皮它们和不能吃的,庄园里基本都是它的食物。能吃同类,非特殊情况下不会考虑这个。

属于我把你当对象,你却把我当食物。不会理会食物说的情情爱爱,真的喜欢它,请让它吃掉。

特殊情况下,会吞噬其他黄衣。




海神,高傲的神,第一天海扁了波塞冬,碾压众黄衣的神,结果被奠柏的狂笑吓着了。




波塞冬,皮皮冬,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干架的路上,除了海神打不赢,原皮不敢打,奠柏打不得,欢宴打了会被吃以外,其余的都不怕,但也都没打过。

但大部分黄衣的性子都非常理性,不想动手,动手了必然是见血的。都知道它愤怒不能控制,所以都躲着,或者让海神上,因此波塞冬更愤怒了。

有时候愤怒战胜本性时(失智),会被众黄衣放血,压制到非常虚弱的状态,能平静很长一段时间,欢宴会接手这些力量,并表示多多益善。算团欺了。

Ambrose Dexter

【兩則短打】我的靈魂已無法歌唱,我的歌像淚不再流淌。(指內心狀態)


這兩篇是也蠻久,已經躺在資料夾生灰要再不發大概會進垃圾桶......總之修了下的圖文拙作請見諒 (。)

---

凍壞的葡萄借了梅里美的美神銅像結尾

然後洛那個是我流如果說有什麼疑惑

這人也不懂 (真誠)


【兩則短打】我的靈魂已無法歌唱,我的歌像淚不再流淌。(指內心狀態)


這兩篇是也蠻久,已經躺在資料夾生灰要再不發大概會進垃圾桶......總之修了下的圖文拙作請見諒 (。)

---

凍壞的葡萄借了梅里美的美神銅像結尾

然後洛那個是我流如果說有什麼疑惑

這人也不懂 (真誠)


37亿
整活 (好累啊真的)

整活


(好累啊真的)

整活


(好累啊真的)

seris

放假就不会画画了,是因为太安逸了吗(●—●),想把克总画成正太来着,但是不会所以崩了(克总我对不起你,最后附赠家里的猫猫凑合下(我爱羊妈!

放假就不会画画了,是因为太安逸了吗(●—●),想把克总画成正太来着,但是不会所以崩了(克总我对不起你,最后附赠家里的猫猫凑合下(我爱羊妈!

封肆zero

【第五人格·卡尔克萨废墟】

*黄祭


“雷暴持续了大概有半月有余,再这样下去,这片废墟大概也留不住多少。”


下雨天的唯一好处也只是能润润她干燥的皮肤,在外边摸爬滚打的日子并不好过,菲欧娜·吉尔曼像个老成的大人般重重叹息,羽毛笔没了墨,导致记下日记的纸面如她整个人一样狼狈不已。


年岁的增加并没有为她带来胜利的讯息,所谓黄金之乡的具体地址仍旧令人摸不着头脑。不过没关系,父亲的话是值得相信的。她捏着口袋里那张已经看不出画面的船票边角,目光则落在了废墟侧壁。暴雨多日的冲刷使得这里的风化岩壳寸寸剥落,一些造型奇怪的花纹随之显露。


“是壁画吧!”同她的目光一同望去,同行的探险者们惊叫着,兴...

*黄祭




“雷暴持续了大概有半月有余,再这样下去,这片废墟大概也留不住多少。”


下雨天的唯一好处也只是能润润她干燥的皮肤,在外边摸爬滚打的日子并不好过,菲欧娜·吉尔曼像个老成的大人般重重叹息,羽毛笔没了墨,导致记下日记的纸面如她整个人一样狼狈不已。


年岁的增加并没有为她带来胜利的讯息,所谓黄金之乡的具体地址仍旧令人摸不着头脑。不过没关系,父亲的话是值得相信的。她捏着口袋里那张已经看不出画面的船票边角,目光则落在了废墟侧壁。暴雨多日的冲刷使得这里的风化岩壳寸寸剥落,一些造型奇怪的花纹随之显露。


“是壁画吧!”同她的目光一同望去,同行的探险者们惊叫着,兴高采烈地捏着拓印板拓下那些花纹。“我说什么来着,我早就说过定能让我们挖掘到有价值的东西。”


菲欧娜看不懂这些花纹有什么价值,她只是跟着点头,壁画的价值并不在她的关心范围内,权当做新的学识罢了。这还不足以令她激动地忘乎所以,菲欧娜想着,顺手把同伴递来的一块巴掌大小的石板塞进口袋。石板上的花纹瑰丽亮眼,一定是件值钱的艺术品。








“她逃走了,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


但那个人一向奸诈贪婪,没有人萌生去找他的想法。菲欧娜撑着脑袋一如既往写着日记打发时间,手指藏在发间悄悄堵上耳朵眼。


他只是又一次带着我们挖掘出的珍宝逃跑了,为了独吞。领头人发表着长篇大论,还不忘唾一口以示对这种行为的深恶痛绝,而其他的探险伙伴被他煽动着,义愤填膺地摔打这废墟内的石块发泄怒火。


如果石头有痛觉,那么这种做法真的很不道德。不过谁会在意这个呢?他们很快就会走出这片废墟,渡海回国,然后名利双收。


而自己会开启下一段旅途,去寻找父亲渴望的黄金之乡。








又失踪了一名成员,她是个老实的女诗人,名字叫塔米,不可能做出逃跑这种事。更奇怪的不是她的失踪……而是……


似乎除了她没有人意识到,那个晚餐时间总是坐在篝火旁讲着故事的诗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个一个,一个一个。


你已经看到了吗?


每一个。


这片废墟似乎大的过头了,怎么会现在还没走出去?








青黑色的是树林,乳白色的是浓雾,琥珀金的是河流……那是什么,什么东西,在旋转,在蠕动,在愉悦地伸展身躯。


时间似乎静止了,只有三颗红亮的星星在深渊中按轨迹滑行,表皮湿滑的触手密密麻麻,逐渐席卷上半空的云。


放空思维,菲欧娜……就是如此,放空属于你的思维,这是祂给予你的无上荣耀,现在把一切都交付于祂……


惊醒,正是夜半。


菲欧娜不可置信地搓着眼角,暗道一定是过度紧张让她的梦境不再安稳。亦或是夜魔也偏爱这这片土地,否则这几日的梦境怎么都是如此荒诞古怪,惹得人头皮发麻。


“青黑色的是树林,乳白色的是浓雾,琥珀金的是河流……”


那梦中的声音再度耳边响起,像是许多人一同在她耳边低声喃喃。她崩溃地大喊,又哭又笑,状若癫狂地光着脚冲出废墟,撕毁的地图被风送进那个洞口,上面标记着卡尔克萨地点的墨水还没有干透。


“那个一直跟着我们的女人举止奇怪很多天了,昨晚她突然大喊大叫着冲出了帐篷,我早就警告过塔米,不要随意接受这种外乡人入队。”








清晨那裹挟着晨露的气息总是令人身心愉悦的,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裤脚沾了些湿泥,但这不能成为勒令她现在就赶回家的理由,毕竟无人会因此责怪她。只是当晨祈的钟声飘荡林间,藏在树丛后的少女再沉不住气,惊叫着向前扑了两步,略有懊恼地看着自己蹲守许久的团雀被惊飞出去。


这令人沮丧,不过好在少女的好奇心总是容易很快就转移到他处,相对于已经飞走的团雀,那道路尽头伴着响铃节奏缓步踏来的兜帽女子显然属于更吸引人的那个。她不懂规避陌生人的城市规则,只要是觉得有趣便凑上去,细细打量那女子不同于任何村落的穿着。


女子的长相算是妖媚,打扮得也妖娆,那双玫红色的眸却闪着几乎是瘆人的亮光。她对于少女凑上前来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直愣愣地向前走着,嘟囔着旁人听不懂的语句。唯一能辨出音节的,只有语调格外张扬的一句:


“我听到了,那是天启。”

蠹魚away

邪神飛機杯(占黃

哈斯塔看著睡在他旁邊一身勞神的先知。 

他趴在床上,手撐著不知道算不算下巴的地方盯著對方的睡顏陳思。 

他們現在的身份除了獵人和獵物,還多了一個新的身份。 

愛侶,沒錯,就是愛侶。 

是因為前陣子還是信徒的先知突然告白的,那天氣氛好心情佳,於是伊萊便握住了大他不少、纏著繃帶的手,一字一句向他心愛的邪神告白。 

而且令人意外的事,邪神竟然答應了。 

「我很早就決定要跟哈斯塔相守了,只是還在等時機。這次占卜結果很明顯的,那就是這次一定會成功。」 

他輕撫着自己肩上的貓頭鷹說道,貓頭鷹撒嬌般的蹭蹭他的臉頰,而伊萊的臉上依舊是高深莫測的微笑,他講...

哈斯塔看著睡在他旁邊一身勞神的先知。 

他趴在床上,手撐著不知道算不算下巴的地方盯著對方的睡顏陳思。 

他們現在的身份除了獵人和獵物,還多了一個新的身份。 

愛侶,沒錯,就是愛侶。 

是因為前陣子還是信徒的先知突然告白的,那天氣氛好心情佳,於是伊萊便握住了大他不少、纏著繃帶的手,一字一句向他心愛的邪神告白。 

而且令人意外的事,邪神竟然答應了。 

「我很早就決定要跟哈斯塔相守了,只是還在等時機。這次占卜結果很明顯的,那就是這次一定會成功。」 

他輕撫着自己肩上的貓頭鷹說道,貓頭鷹撒嬌般的蹭蹭他的臉頰,而伊萊的臉上依舊是高深莫測的微笑,他講完便轉身離開了求生者們的公共休息室,前往充滿監管者的那棟大樓去了。 

「哈斯塔大人,我進去了喔。」 

他敲著門,他頂著哈斯塔的庇護一路進來到這邊,途中遇到的監管者們只是看了看這個稀奇的客人,然後邊轉頭又做起自己本來在做的事情,完全沒有將他趕走的意思。 

畢竟那是哈斯塔的人,在遊戲以外的地方亂動他是很危險的,監管者們一致這麼認為,除了伊德海拉。 

「想不到你竟然會為了見哈斯塔來到這裡,真愛的力量真是讓人憧憬。」 

伊德海拉纖長的身體繞著伊萊,她的手摸上伊萊敲門的手,她很嫉妒哈斯塔有這樣不顧一切的信徒,雖然她的信徒們也都相當可愛。 

「信徒,進來吧。伊德海拉,汝想要的話自己去尋一位吧。」 

接著伊萊就被打開的門拉了進去,而伊德海拉則吃了閉門羹,她惋惜的摸著自己的信徒的頭頂,和她一起返回自己的房間。(其實就在隔壁而已 

後來的時間伊萊都會定時去找哈斯塔,而哈斯塔偶爾也會跑到求生者的宿舍去找伊萊,大家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到現在已經習以為常了,兩人就這麼頻繁的來往在兩邊遊走。 

令哈斯塔感到很好奇的事,他們之間少不了做一些害羞的事情,牽手、擁抱、接吻(?)、甚至都已經全壘打了,伊萊都表現得從容不迫、溫柔體貼,但哈斯塔想看看伊萊理智斷線、充滿慾望的粗魯暴力對待祂,哈斯塔這麼跟伊萊說,而伊萊則是驚慌的搖頭拒絕。 

「要是傷到您的玉體該怎麼辦!這可是對您大不敬!」 

伊萊趕緊打消哈斯塔這個對祂有點危險的念頭,伊萊幫邪神蓋上棉被附上一個晚安吻,兩人便沉沉睡去。 

然後便是哈斯塔撐着頭看他睡覺的一幕,畢竟神不太需要睡眠,剩下的時間夠哈斯塔想出“壞點子”了………


剩下wland:4422921

大概是团子

【我回來了——】

【是自己家の跨年阿黃(?】

【老規矩,用學校裡面的貓貓鎮鎮(嗚嗚不讓我摸】

【我回來了——】

【是自己家の跨年阿黃(?】

【老規矩,用學校裡面的貓貓鎮鎮(嗚嗚不讓我摸】

黑眼qqq

感谢脑花太太的授权,指路太太主页https://beidongshale.lofter.com/

感谢脑花太太的授权,指路太太主页https://beidongshale.lofter.co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