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哒宰

3089浏览    281参与
A23187

上色的时候正好在吃车厘子。

上色的时候正好在吃车厘子。

无岛
2020第一幅 献给野犬

2020第一幅

献给野犬

2020第一幅

献给野犬

霍乱疫情蔓延报告

哒宰呀!

“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他轻笑说“不可以哟。”

“为什么?”

太宰又笑了,温柔又优雅“去和喜欢的人说这句话吧。”

“不!我喜欢太宰先生!”

他拥住我,下颚搭在我的头顶,一下又一下,缓缓地蹭着我的头发,最后弯下身,冰凉的脸颊贴上了我的脖颈,柔软微翘的卷发蹭着我,好痒,我想,缩了缩脖子。

“不要再撒谎了,小骗子。”

说罢,飞快地离开了,浅褐色的风衣扬起。

——————————————

为什么我要拒绝你,因为你不能受委屈,去找真正想要一辈子的人吧,我会一直爱着你的。...


“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他轻笑说“不可以哟。”

“为什么?”

太宰又笑了,温柔又优雅“去和喜欢的人说这句话吧。”

“不!我喜欢太宰先生!”

他拥住我,下颚搭在我的头顶,一下又一下,缓缓地蹭着我的头发,最后弯下身,冰凉的脸颊贴上了我的脖颈,柔软微翘的卷发蹭着我,好痒,我想,缩了缩脖子。

“不要再撒谎了,小骗子。”

说罢,飞快地离开了,浅褐色的风衣扬起。

——————————————

为什么我要拒绝你,因为你不能受委屈,去找真正想要一辈子的人吧,我会一直爱着你的。

                                                        TO-太宰治

一碗青砂
还有几天就是除夕啦,带着哒宰来...

还有几天就是除夕啦,带着哒宰来给大家拜个早年叭~因为换了装标志性的绷带就去缠眼睛了,绝对不是因为我懒得画两只眼!

还有几天就是除夕啦,带着哒宰来给大家拜个早年叭~因为换了装标志性的绷带就去缠眼睛了,绝对不是因为我懒得画两只眼!

潇訸訸
文豪野犬 太宰治 橡皮章素材...

文豪野犬 太宰治 橡皮章素材

因为换手机把果冻账号忘了(笑)

得把素材都发出来(大概一天一张)


原图来源:动漫截图

文豪野犬 太宰治 橡皮章素材

因为换手机把果冻账号忘了(笑)

得把素材都发出来(大概一天一张)


原图来源:动漫截图

钉宫快来把我骂成狗

今天是哒宰日!


鬼知道我怎么一晚上出了三个(笑

庆祝咱终于放假了

今天是哒宰日!


鬼知道我怎么一晚上出了三个(笑

庆祝咱终于放假了

奶茶小布丁

这是来自天堂的魔鬼,,,


太宰:切。

中也:切?!!

中也:去死吧!

太宰:?!?

这是来自天堂的魔鬼,,,


太宰:切。

中也:切?!!

中也:去死吧!

太宰:?!?

啥也不会写的典衣沽酒每天都想删文

【双黑】红酒与炸弹的复活

文笔是越来越差了。


题文无关(取名废暴露无遗)。看了一下我织太和双黑的产出比例,感觉我真是太偏心了……


这一篇是双黑中太,写得乱七八糟,个人情绪泛滥成灾,。大概,也许,应该是复活之夜?虽然努力地避免但还是很意识流……我尽力了。没办法,谁叫我就是自封的意识流水文作者呢。


我特么想发刀,可是写着写着又变成糖了。


评论区禁止撕逼。原著考据不严,要是有差错欢迎指出。


人物重度ooc预警,情节大魔改预警。


球球大家给可怜的作者一点红心蓝手和评论吧……


——————


双黑复活之夜。


月亮在黑夜中跳动,像高高的天空上悬挂着一枚心脏,带着火红与金黄交融的颜色,...

文笔是越来越差了。


题文无关(取名废暴露无遗)。看了一下我织太和双黑的产出比例,感觉我真是太偏心了……


这一篇是双黑中太,写得乱七八糟,个人情绪泛滥成灾,。大概,也许,应该是复活之夜?虽然努力地避免但还是很意识流……我尽力了。没办法,谁叫我就是自封的意识流水文作者呢。


我特么想发刀,可是写着写着又变成糖了。


评论区禁止撕逼。原著考据不严,要是有差错欢迎指出。


人物重度ooc预警,情节大魔改预警。


球球大家给可怜的作者一点红心蓝手和评论吧……


——————


双黑复活之夜。


月亮在黑夜中跳动,像高高的天空上悬挂着一枚心脏,带着火红与金黄交融的颜色,俯视着这既是永恒而又转瞬即逝的人间。而把视线拉回,风吹草动的声音,如鼓点般狠狠砸在心上,撞出一个响亮的回声。


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中原中也似乎还没有看清楚太宰的脸,就再次与那人后背相抵。


太宰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服传了过来,贴在中原中也的身上,但如今他们不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感知了——这种温度若即若离,仿佛上一秒还是清晰的存在,下一秒就会离自己而去——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中也觉得它变得愈发凉薄,凉薄到只肯吝啬地分给他一点浅浅的触觉,就是这点让人戒不掉忘不了只会欲罢不能的触感——实在是杯水车薪。


中也不知道太宰此刻的内心正在在想些什么——他一直都不懂他,从十五岁开始。但是他渴望,他真的天打雷劈地渴望,能够有片刻哪怕是一秒也好,把他虚假苍白的笑容敲碎,如同轻而易举地敲碎一张玻璃糊成的漂亮雕塑一样……然后再把他那颗腐烂的心狠狠挖开,让它毫无遮拦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只有他一人看到的天空里。


他想把那藏得比峡谷还要幽深的、浸满了雾气与毒泉的心脏看个透,他想做这一切,好弥补他们俩未曾好好告别的遗憾,好拥尽那一闪而过的,真实存在的荣光。


这样中也才能够明白,太宰,混蛋东西,你在伪装什么害怕什么,你在搞什么名堂,你他妈的究竟——


你究竟为什么要离我而去。


中原中也,这个身不由己便不小心从云端掉落入人间的神明,此刻正痛苦地向上天祈求这样一份卑微而奢侈的权利。


可是他还是做不到。他能看到的太宰和其他任何一人看到的一样,和太宰愿意展现给世人的模样并无二致——


四年时光磨去了他外表的阴骘,剪裁合度的沙色风衣代替了昔日的黑西装,笑得完美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他俯身对着中也,目光里没有丝毫慌张,那是个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做到该死的气定神闲的男人。


中也不确定太宰的瞳孔焦距是否对准了他。他的眼神是散漫的,如同一望无际的湖水,毫无差别地向视野所及之处漫过来,漫过来。明明暗暗的光影打在他的脸上,纵横交错的枝条划开了白瓷般无暇的面容——他的身材还是那么纤瘦,只是身形长高了些,中也得仰头望他了——自他们初次见面是这样,如今依旧。中也无比厌恶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提醒着他,两个人终究是越来越远了。


光明的……一方,吗?


中也在太宰看不到的地方挑起嘴角,一摸斜斜的笑,不知是在嘲笑那人还是嘲笑自己。他可是明白的——所谓的春光打在他的脸上只能徒增一抹阴郁,而太宰肯定是知道这一点的,他那么聪明的人——


想到这里中也笑得愈发邪气,他想,别人眼里的太宰会是什么样的呢,在大家都努力工作的时候整天忙着自杀添乱,张口就来的轻薄话把身边的小姐姐们撩得粉脸一红,与工作和整理文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等等等等,这样的太宰属于大家了,属于这个他无比讨厌又必须要去保护的世界了,他不属于自己一个人了。


中也宁愿,他想,他宁愿太宰还是那个十五岁的小孩子,和他一样,在黑手党里睁着稚气未脱的惺忪睡眼,打量着周遭不甚熟悉的一切,学习着这个世间的种种规则——在当初那样的世界里,他不是需要保护别人的存在吧,他可以是下人眼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魔,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生杀决断着他们的生命,如轻轻巧巧握在手中一触即碎的细线,即使这只掌控万人的手在自己看来是那样苍白而脆弱不堪——而对于他,中原中也,这个人无论是谁,只是和自己一样的搭档,是可以互相交付后背的战友。


中也永远记得太宰最脆弱的一面显现出来的样子。只有在他面前显现出来的样子。


那时候中也还是肩负起保护他的责任的身份,可即使聪明绝顶如他们两个,也是没办法做到所有的情况都万无一失——太宰伏在他的脊背上,如受伤的小兽般喘息,身后是迢迢万里追赶过来的浓雾与黑烟,他们跨过成山成海的尸体,黑洞洞的枪口,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哀嚎和哭叫——放眼周围只有他们两个人,轻伤的背着重伤的,艰难突围。


然后他听见太宰喊着他的名字。Chuuya,他喊,声音里还带着些沙哑的破音,大概是喉咙被血沫糊住,中间拉长了些音调,收尾时低沉而微微发颤,甚至能够感受到那随着一呼一吸而不断潮起潮落的气流,就那样落在中也沾满灰尘的颈部。这名字夹杂在森先生、红叶大姐、广津柳浪等等一大串人名之中,就单单的那么一声,中也便觉得再有千句万句他都丝毫听不见了。


怕吗?中也问自己。他抓着太宰衣角的手指愈发用力也愈发颤抖,最直白的一种情绪就这样毫无预兆地侵入了他的胸膛——说他怕是对的,他怕太宰死,这种感觉同任何一次太宰自己说要自杀都不同,即使这样的话已经是司空见惯,可是他真的怕,太宰会在他眼前那样不可挽回地消失,他的体温一点点冷却,他的呼吸逐渐匀停下来,如同在他手下逝去的任何一具生命一样。


可是说他不怕也是对的——中也想,即使那时自己面前再出现一百个一千个敌人也没有关系,因为他现在有要拼尽全力保护的人,他们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双黑双黑,少了谁都不行。何况只要太宰还在——他冰冷的手指还能触到那人的体温,他浸透了鲜血的手腕还能被那人牢牢握住,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能够让他在狂怒的暴风中悬崖勒马为时不晚……只要有这么一点存在,中也就能一直战斗下去。


可是如今他不再受自己的保护了。


面前这样一个站在光明一方的、脱胎换骨的太宰,让中也有些微微眩晕,甚至有一丝莫名的狂喜掠过心头,可是随即又醒悟过来,这怎么能是太宰呢。


这怎么能是,中也的太宰呢。


那个和他一起欢笑打闹的太宰,已经不在了啊。如今这个人,他是站在黑暗的彼端,和他所处位置遥遥相对的,没有他的光明之地。


喂太宰,你知道吗,你离开黑手党的时候,我特意开了一瓶89年的帕图斯来庆祝。


太宰知道吗,中也在黑手党空荡荡的公寓里喝酒,那瓶酒是太宰送给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


说来也真是好笑,荒霸吐是怎么会有生日的呢。生日这种属于人类的东西,他也有资格拥有吗……但是不管怎么样,中也死缠白赖地把他和太宰相遇的那一天当做了自己的生日——而不是被兰堂抓出来的时候。


对此太宰并没有什么意见,反正也就是到了那天,中也一大早就把太宰从森先生那里拖了出来,不管后者用怎样一副仿佛亲儿子被野孩子拐跑的眼神盯着他们。文件没整理出差工作也没安排好,下午的会议不去就不去了……黑手党的工作狂中原干部此刻心里只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拉着太宰一起度过他的生日!


记得那天玩得是真的很开心了,中也倒在太宰的床上把床单滚得皱皱巴巴,作为慷慨的回报,太宰把中也反摁在自己臂弯里拼命挠他的痒痒,尖叫,打闹,上气不接下气,直到两人全都没力气了,只觉得腮帮子笑得发酸。中也最后盯着手里的小烟花发愣,窗外是黄澄澄的月亮。等到午夜十二点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太宰最后一次像他道了“生日快乐”。


亮闪闪的红酒放在他们的手边,桌上的蛋糕盒子缠着丝带。这一夜和人间的任何一夜欢宴没有两样。这事独属于他们两个的欢宴。


等到太宰睡熟以后——他就死乞白赖地睡在了中也房间里——中也摘下帽子擦了擦红酒瓶子,把它珍重地锁在了抽屉里,从此就再也没有动过它。


直到。


直到自己竟然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把它开封。大概也没想到过吧——是在同样的夜里,中也对着依旧那么圆那么亮的月亮,自饮自酌。没有一只好死不死的青花鱼在耳边大放厥词,没有人大摇大摆地吃光宴席上所有的螃蟹料理,没有人丝毫不顾及地把蛋糕抹了他一脸。


没有,他。


啊,那一天我也往中也的车上装了炸弹呢。


中也怎么可能不知道太宰干的好事。从他跨上自己那辆心爱的法拉利时他就知道了,以那人膈应人的风格——或者是仅凭打了三年交道的深厚友谊所培养出来的神奇默契,怎么着也能猜出来是他干的。可是那一天中也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发了。他的心正如同那颗蠢蠢欲动的炸弹一样,不知道撑到什么时候就会轰然爆炸,如同一个装了太多酒的酒窖,说不定会在最甘美最丰硕的时候倒塌。


他肯定已经倒塌。倒塌在烟雾和爆炸声拔地而起的时候,倒塌在手中的酒瓶破裂成捡不起来的玻璃碎片的时候,倒塌在那个天空阴沉沉、太阳尚未升起而月亮已经离去的清晨,倒塌在中也握着满地残骸,茫然四顾却看不见那个熟悉身影的时候。


哈?!那原来是你干的?!


都是你干的。是你让我面对你的眼瞳时一喝就醉,千斗不倒也终将会醉倒倒在你的眼睛里,你的眼睛里温有一壶新酿的葡萄酒。是你让我在最筋疲力尽的时候一边默念你的名字一边咬牙坚持冲破重围,又在一切风平浪静以后不告而别。是你让我坐在最豪华崭新的汽车里肆意狂奔把车开得如一头摇摇晃晃走不稳路的猛兽,却在四处找寻不到你时停在原地无路可去。


都是你干的。


当炸弹投进红酒时会发生怎样的情景,是如喷泉一般喷出水柱直上天空,还是只泛起一圈颤抖着的涟漪与波纹……不知道啊。中也望着和以前一样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他知道那双眼睛里正映入他自己的样子。天明之后会如何都不去管它了——我们还是要在黑暗中互相舔舐伤口,就像以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因为这是独属于我们的复活之夜。


……………………


蠢作者的废话: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写成这个鬼样子……可能是这几天心情真的超级跌宕起伏,三次遇到了很多事情吧……总之乱七八糟真的是乱七八糟。不过这篇也给了我很多其他灵感呢,打算日后写他们一起过生日一起玩的小甜饼(?)


还有,我觉得这篇是甜的。真的,超大声。

Evelyn

默读者动漫即将开播,但官方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费渡像哒宰,骆队长得像韩文清,相似度这么高真的没问题吗━Σ(゚Д゚|||)━

默读者动漫即将开播,但官方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费渡像哒宰,骆队长得像韩文清,相似度这么高真的没问题吗━Σ(゚Д゚|||)━

拔丝白桃丁
画个哒宰 一边看缉毒片一边看哒...

画个哒宰

一边看缉毒片一边看哒宰剪辑的结果(捂脸)

又是b站过程链接(*≧ω≦)

画个哒宰

一边看缉毒片一边看哒宰剪辑的结果(捂脸)

又是b站过程链接(*≧ω≦)

素白

瞎画个人设和哒宰组cp

姑娘一定是多次殉情未遂的吧

瞎画个人设和哒宰组cp

姑娘一定是多次殉情未遂的吧

奶茶小布丁

中也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太宰说穿了,,,,,哈哈哈哈

【不知道地心引力对长高会不会有用呢,,,,,】

中也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太宰说穿了,,,,,哈哈哈哈

【不知道地心引力对长高会不会有用呢,,,,,】

奶茶小布丁

,,,同学点的梗,,,好奇葩

就是狐狸哒宰把狼中也的尾巴揪揪揪下来了,,,,,,我天

好狠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画面太美请自己想象,,,

,,,同学点的梗,,,好奇葩

就是狐狸哒宰把狼中也的尾巴揪揪揪下来了,,,,,,我天

好狠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画面太美请自己想象,,,

奶茶小布丁

一个莫名奇妙沙雕的童话故事,,,,,,,最后很圆满嘛。(੭ु ›◡ु‹ )੭ु ˄̻ ̊ ˄̻ ̊ ˄̻ ̊ ˄̻ ̊

一个莫名奇妙沙雕的童话故事,,,,,,,最后很圆满嘛。(੭ु ›◡ु‹ )੭ु ˄̻ ̊ ˄̻ ̊ ˄̻ ̊ ˄̻ ̊

Lanius
就算是画渣,也要画哒宰(*'▽...

就算是画渣,也要画哒宰(*'▽'*)♪

就算是画渣,也要画哒宰(*'▽'*)♪

尼禄

[文豪野犬]新年卡池·太宰治篇

       新年卡池总共有三期,今天维护之后,便又是一期新卡池的开启,你本来是很激动的等待着维护结束的,可没想到,维护时间又一次的延长了。

       你只能一边无聊的刷着抖音,一边忐忑的回想起了昨天立下的誓言。

       昨天半夜,游戏官方在前不久发布了新的哒宰卡牌的信息,你兴奋的和聊天群里的伙伴们交流着这张卡的强度和美丽度,最后得出一致结论,这张卡强度不算高,如果不是很喜...

       新年卡池总共有三期,今天维护之后,便又是一期新卡池的开启,你本来是很激动的等待着维护结束的,可没想到,维护时间又一次的延长了。

       你只能一边无聊的刷着抖音,一边忐忑的回想起了昨天立下的誓言。

       昨天半夜,游戏官方在前不久发布了新的哒宰卡牌的信息,你兴奋的和聊天群里的伙伴们交流着这张卡的强度和美丽度,最后得出一致结论,这张卡强度不算高,如果不是很喜欢这个角色的话就不需要去趟这个毒池。

       对于新手期极其缺少战力的你来说,这张卡并不是那么的必要,但是为了帅气的西装宰立绘你还是努力的肝了1000石出来,准备一发十一连就收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伙伴们叽叽喳喳的交流着各自的情报,准备的石头啊,卡牌的概率啊,卡池毒性这些。当时的你很是不安,因为你很难相信自己的运气好到能一发入魂,于是为了提高概率,你决定为自己立个友好的flag。

       你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悠悠的在聊天框里敲出一行字,“如果明天我能抽到西装宰的话,我一定给他上供一百罐蟹肉罐头!!!”

       霎时间,原本气氛火热的聊天室都静了下来,好半天,才有人回复你,“壮士,你的胃能挺得住吗?”

       因为一时冲动,flag已经完整立下的你,也只能干笑着,不敢再回复,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是希望抽出来好,还是无事发生的好。

       咳,话题扯远了。

       。。。。。。

       13:00总算到了,你迅速点开游戏。

       先是领取了一下邮箱里的补偿石头,后又去消耗了一下溢出的体力。这才转去卡池,准备抽卡。

       默默地在心中播放着{忐忑},你的心情仿佛也随着龚琳娜的声音不断地一上一下。很快,第一发十一连开始了,看到那一轮红色月亮的时候,你悄悄吐了一口气,毕竟无事发生是在意料之中的。这样的话,你的flag也没必要完成了呢!想想还有点小雀跃,毕竟...你的胃是真的承受不来的。

       你去打了活动本,此时聊天群里不断有人在晒着新卡牌,你很是羡慕,想了想,看着自己还很充足的石头,决定再来一次十一连,维护期间只抽一发的坚决仿佛都被你吃进了肚子一样。

       这一次,也许哒宰真的很想吃蟹肉罐头一样,他!于芸芸众生之间选择眷顾了你!那一轮紫月!是了!他在冲你微笑!在这一刻,你坚信,幸运女神向你掀起了裙角。当哒宰的人间失格一行大字跳出来的时候,你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心中既有得到新卡牌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又有必须要完成誓言的苦闷。看到西装笔挺的他,你还是很高兴的。

       只是这下子你必须要完成你的誓言了,如果不完成的话,玄学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得准呢,若是不做的话,只怕你以后抽卡都不一定会成功。

       你哭丧着脸下单购买了一百罐蟹肉罐头,在家中搭了一个简陋的神龛,摆上哒宰的照片,在他面前摆上了开启的蟹肉罐头。为了表示确实的上了供,每一只罐头你都必须吃上一部分,哪怕不用全部吃掉,这一百罐也能把你撑得够呛了。

       QAQ你艰难的吃掉罐头之后,摊平在了地上,好半天才垂死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平板中哒宰潇洒的样子。果然,比起抽不到你心爱的他,还是完成艰巨的flag要好得多。

       你想着,下次,还是立个容易一点的flag吧,毕竟同样的事情如果再来一次...你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end

    是的是的,这是我文豪迷犬抽卡立得flag,文豪太多太太了,我都不太敢写,毕竟文采真的不算好。哒宰,下次卡池也要爱我呀。

奶茶小布丁

原来中也帽子还可以这样玩!~【当飞盘嗷!?】最后一个是番外啦~

原来中也帽子还可以这样玩!~【当飞盘嗷!?】最后一个是番外啦~

茗er啊茗er
我把服装和书画错了TAT 我是...

我把服装和书画错了TAT


我是坏人


哒宰真的好帅!!!我爱他!


真不愧是chuya的男人


我把服装和书画错了TAT


我是坏人


哒宰真的好帅!!!我爱他!


真不愧是chuya的男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