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哥哥的爱

14.5万浏览    1253参与
顾鹤鲲

(六)最后的那些时光

  虽然是保送,但也不代表我和陌笙就可以不去上学,在家休息了几周后,我就和老郑说,我想回去了。

  

  老郑:“你确定这么快就要回来吗?你是因为身体原因才请的假,我和学校沟通过,不用急着回学校的。”

  

  我:“嗯,放心吧老师,我有分寸。”

  

  一时之间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了一下,我好像听见老郑在对面轻轻哼了一声。

  

  我:“?!”

  

  就在我以为对方不会再出声时,老郑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郑:“教了你三年,你要是有分寸,身体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

  

  我听得出来,带着点怨气,还带着点心疼。

  

  老郑:“知道你想回来帮班里...

  虽然是保送,但也不代表我和陌笙就可以不去上学,在家休息了几周后,我就和老郑说,我想回去了。

  

  老郑:“你确定这么快就要回来吗?你是因为身体原因才请的假,我和学校沟通过,不用急着回学校的。”

  

  我:“嗯,放心吧老师,我有分寸。”

  

  一时之间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了一下,我好像听见老郑在对面轻轻哼了一声。

  

  我:“?!”

  

  就在我以为对方不会再出声时,老郑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郑:“教了你三年,你要是有分寸,身体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

  

  我听得出来,带着点怨气,还带着点心疼。

  

  老郑:“知道你想回来帮班里那群兔崽子。”

  

  老郑:“必须迟到早退!以身体健康为重,听见没有!”

  

  我:“……好……好的。”

  

  一中作为市里的重点高中,师资和资金都很强,每年都有一部分顶尖的学生会被保送到全国最顶尖的学府。

  

  一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每年保送的学生,都会专门组成一个高考后备小组,在高考的最后那段时光,和老师一起帮助其他(她)学生进行最后的冲刺。

  

  我想早一点回去,也是这个原因,距离这届高考后备小组成立已经过去一个月了,现在已经临近十二月,等的越久,和他(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就越少了。

  

  回到学校后,我和同班的同学一起正常上课,高三复习已经接近后期,理一班又是快班,大部分时间不是刷题就是测验,老师讲课的时间其实很少。

  

  我的任务,就是随时帮同学讲解题目,我把座位搬到教室外的走廊,和老师一起,以保证有的同学问我问题的时候,我们不会影响到教室里做题的同学。

  

  高三的时光过得飞快,却是人生中如此独特又令人难忘的一段时光,痛苦是真实的,希望也是。我们在绝望和希望之间反复挣扎,每一次在绝望之后又奋起直追,每一次爬起后又会跌倒,又爬起,又跌倒,再爬起。

  

  这才是最真实的高三,充满了汗水和泪水,但所有的苦和累都被迫在前一夜消散,因为第二天又会是新的一天,所有人都在往前跑,所以你不能停下。

  

  11月21日早晨

  

  今天早读发生了一点点小插曲。

  

  “班长!”

  

  学习委员段珊珊尖叫了一声,一脸兴奋地看着我。

  

  我:“怎么了?”

  

  哦!教室里混进来了一只小花猫,几个女生围做一团,轻轻顺着猫毛,花猫舒服地躺着,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干嘛呢?干嘛呢?声音怎么没了?”

  

  老郑年过半百,声如洪钟,不减当年。

  

  几个女生吓得,赶紧把猫递给我,继续早读。

  

  老郑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办公室里有牛奶,你把猫抱到我办公室里来。”

  

  我:“……”咦,老郑你原来是这样的吗?怎么我觉得有点反差萌呢?

  

  猫是灰白色的,小小的一只,可能只有四五个月大,眼睛是琥铂色,这猫胆子大,也不怎么怕人,这会正赖在我怀里,朝我手上蹭蹭蹭。

  

  “蹭什么蹭,我允许你蹭了吗?”

  

  我轻轻摸了摸它脊背上的毛,听见它呼噜噜的声音,眼睛眯成一条缝,感觉还有点小惬意。

  

  “老师,她肚子疼,红糖还有吗?”

  

  段珊珊扶着肖月进来,肖月疼得整个人都蹲在地上。

  

  “让她来沙发这靠会儿,这里舒服一点。”

  

  我赶紧把猫放下,认真洗了手,去帮冲泡红糖水。

  

  “老师,你这红糖过期了,不能要了。”

  

  我看着所剩无几的红糖,最后一点也因为红糖过期结坨了。

  

  老郑:“不可能吧!我这个学期新买的,我还囤了好几袋呢!”

  

  我:“你去哪儿买的?”

  

  老郑:“我家楼下的小卖铺。”

  

  我看着老郑理直气壮的样子,有点不忍心真实他。

  

  我:“老师。”

  

  老郑:“啊?”

  

  我:“小卖铺也会囤货,特别是最前面的那几袋,保质期一般都不长。”

  

  老郑:“哦……”

  

  ……果然是直男……怪不得有次去他家,师母数落他性格大大咧咧的,让他管钱家里能破产……

  

  说话间,我把自己的收纳箱搬来。

  

  “班长,你哪儿来的红糖姜茶,还没拆封呢?”

  

  段珊珊很是新奇地看着我的收纳箱,仿佛那不是收纳箱而是藏宝箱,额,好像也差不多了吧!

  

  “哟,还都是最新的呢!红糖姜茶,姜糖水,胃U颠茄胶囊,克感敏冲剂,止痛药……”

  

  “艹,布洛芬!”

  

  我:“……”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烧……

  

  我:“那个,布洛芬也有阵痛解热的功能。”

  

  段珊珊:“我知道啊!”

  

  我:“……”完了,给我十张嘴我都解释不清了。

  

  我挠了挠头,起身去接了一杯热水。

  

  我:“肖月,布洛芬和姜茶都不宜空腹吃,你先吃一点面包垫一下。”

  

  我把面包撕开递过去,让肖月就着热水吃。

  

  段珊珊:“班长,我真怕你下一句就是,来,多喝热水。”

  

  我:“……”所以当了这么多年班长,我在你们内心深处到底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样子……

  

  段珊珊:“不过班长,你备着这么多什么红糖姜茶的,还有一堆药,好像没怎么见你吃过药啊?”

  

  我:“姜茶原来是给弟弟备着的,他小时候身体不太好,一年四季手脚都是冰凉的,我就常备着。”

  

  只不过后来小家伙身体慢慢好起来,药不用了,我却没反应过来,保留了常常把药换到最新的习惯。

  

  再后来,我身体不太行了,这些东西也没浪费,改我用了。

  

  我把布洛芬递过去,肖月吃了之后躺了一会儿,老郑不知道从哪里翻到原来其他老师没收的毯子,给肖月盖着。

  

  老郑有事出去了,我看着没什么事,我一个男生待在这儿好像不太合适,就也出去了。

  

  刚要踏出门口,肖月突然把我叫住了。

  

  肖月:“班长,谢谢你,你人真好。”

  

  我笑了笑:“没事,你好好休息。”

  

  刚走出门,就看见贺山在办公室门前溜达来溜达去,时不时还往办公室里偷瞄一眼。

  

  我:“早读不是没下吗?溜达什么呢?”

  

  贺山:“教室里面太闷了,我出来透透气。”

  

  下了晚自习,物理老师因为有事提前走了,最后一道题比较难,好几个同学都来问我,我就留下给他(她)们讲题。

  

  “哥,我在门口等你哈。”

  

  初中下自习下得早一些,陌笙就提前过来等我。

  

  段珊珊:“诶,弟弟,进来进来,站什么门口啊!外面那么大的雨,太冷了!”

  

  陌笙找了个位置坐下,我正讲着题,突然暖和了许多,我回头一看,陌笙把外套给我披上了。

  

  “咦,宠哥狂魔,磕到了磕到了。”我隐隐约约听到这么一句……

  

  讲完题已经是十一点半了,雨还淅淅沥沥下着。

  

  段珊珊:“肖月,你没带外套啊?就穿这么点?”

  

  肖月:“没事没事,宿舍也就一小段路。”

  

  我:“你早上不是不舒服吗?要不穿我这件?明天早上还我就行。”

  

  我把外套递了过去。

  

  肖月:“不用不用,班长,你也才刚出院,不能淋雨的!”

  

  我连连摆手:“真没事,不用那么客气,你们有伞吗?”

  

  段珊珊:“伞我有的,班长。”

  

  陌笙:“没事,哥你披我的。”

  

  陌笙刚要把外衣脱下,贺山先人一步,把他的外套给了肖月。

  

  贺山:“诶,别让了别让了,再让雨也要下大了,这样,肖月你穿我的外套回去,陌笙陌川你们家离学校远,赶紧走。”

  

  “段姐,你把我这把伞也拿去,你们两挤那一把小伞哪儿够,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挤一挤,以风的速度飞奔回去,明早记得还我啊!走了走了!”

  

  肖月接过贺山的外套和伞,脸颊绯红。

  

  “哦哦哦——”旁边的人开始起哄。

  

  青春就像一首诗,平淡而幸福,青春不止有冰冷的成绩和枯燥的题目,还有珍贵友情和懵懂的爱情。

  

  我们还年轻,很多事情也许做不到最好,可却足够年轻,足够勇敢,勇敢到敢用理想的泰坦尼克号,去撞现实的冰川 ,也肯为了一片海,就翻越万山。

  

  我和陌笙其实也只带了一把伞,因为今天出门的时候我出于侥幸心理,就没有带伞。

  

  老天也真不给面子。

  

  本来不大的雨,一把伞完全够两个人,但这小崽子一路上偏偏把伞全往我这边靠,怎么说都不听。

  

  结果就是回到家,我一点没湿,他湿了一大半。

  

  “咕噜噜……”

  

  来自小孩肚子里的呼声,也是,下晚自习等了我那么久,肯定饿了。

  

  我眯了眯眼睛看着他。

  

  我:“饿了?想吃什么?”

  

  陌笙:“没有哥,你快去睡,都十二点了,明天还要早起,熬夜了身体吃不消的。”

  

  嗯,好的,还不和我说实话,我自己美美地睡了让你饿着?

  

  我:“可是我饿了。”

  

  陌笙:“……”

  

  趁着小孩洗热水澡的空隙,我去厨房给他下了一碗面,加了一个鸡蛋,还是双黄蛋,小家伙真是幸运。

  

  我把鸡蛋面用冷水凉了一会,小孩洗完澡就能吃。

  

  我:“宠哥狂魔,过来吃面!”

  

  陌笙:“?!”

  

  

  哥哥南陌川记于11月23日晚

  

  

  

  文章“我们还年轻,很多事情也许做不到最好,可却足够年轻,足够勇敢,勇敢到敢用理想的泰坦尼克号,去撞现实的冰川 ,也肯为了一片海,就翻越万山。“

  本句改自摘抄:少年一贯快马杨帆,道阻且长不转弯,要盛大,要绚烂,要哗然,要用理想的泰坦尼克去撞现实的冰川,要当烧赤壁的风而非借箭草船,要为一片海就肯翻万山。   

  (出处我没有找到特别准确的,如果有知道的小伙伴和我说一声哈,谢谢!)

  

  

  

  

  

  

  

  

  

  

  

  

  

  

  

  

  

  

  

  

  

  

  

  

  

  

  

  

  

  

  

  

日落时分

《春山孤儿院》

《草莓甜酒》

《假装情侣》

《失重半生》

《全息碎片》

《茉莉情史》

《六尺之下》

《所谓救赎》

《时久》

《英年早婚》

《爱情两块五》

《离港来山》

《春日有瘾》

《人间罪恶》

《长风吹》

《青梅甘露》

《装乖》

《马老师的吻有魔力》

《他在隔壁班》

《永昼》

《沉舟》

《不熟》

《借火》

《淹死月亮》

《性空山》

《黄毛巾》

《奔赴下一场日落》

《德黑兰禁忌》

《欲》

《七宗罪》

《奶瘾犯了》

《十八号公馆》

《犯罪邀请》

《晚》

《白月光,朱砂痣》

《预备浪漫》

《草莓烟》

《茶山红》

《一不小心...

《春山孤儿院》

《草莓甜酒》

《假装情侣》

《失重半生》

《全息碎片》

《茉莉情史》

《六尺之下》

《所谓救赎》

《时久》

《英年早婚》

《爱情两块五》

《离港来山》

《春日有瘾》

《人间罪恶》

《长风吹》

《青梅甘露》

《装乖》

《马老师的吻有魔力》

《他在隔壁班》

《永昼》

《沉舟》

《不熟》

《借火》

《淹死月亮》

《性空山》

《黄毛巾》

《奔赴下一场日落》

《德黑兰禁忌》

《欲》

《七宗罪》

《奶瘾犯了》

《十八号公馆》

《犯罪邀请》

《晚》

《白月光,朱砂痣》

《预备浪漫》

《草莓烟》

《茶山红》

《一不小心和顶流公开了》

《发烫体温》

《越过半山》

《婚姻是人生大事》

《请回答2017》

《少年心动事故》

《喜欢》

《雪兔溅泥》

《O泡果奶》

《祺鑫是真的》

《十八楼杀人事件》

《烂账》

《第七夜》

《草莓爆珠烟》

《寝室两两配对》

《轻轨不到十八楼》

《真相是真》

《所爱》

《陷落》

《心有不甘》

《习惯》

《严影帝,我愿意》

《烟火巷》

《乌鸦情话》

《太平陷落》

《偷藏易拉罐啤酒》

《软底》

《地下情人》

《禁止采摘八月桂》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及时哄》

《心跳》

《恶性依赖》

《反方向的钟》

《耿》

《遗书》

《冤家》

《五分之一》

《死亡证明书》

《青春期尾》等等 

要文的加我v,主页有的哦🤗

吧唧一口文轩

哥哥的爱,原价2元点赞加评论只需一元

原价两元 点赞加评论只需一元!!!

wx在评论区

原价两元 点赞加评论只需一元!!!

wx在评论区

和亚轩一起看鬼片

哥哥的爱

  谁要哥哥的爱!加我微信 在评论区

  还有全息碎片每篇0.5r

  谁要哥哥的爱!加我微信 在评论区

  还有全息碎片每篇0.5r

和亚轩一起看鬼片

  出哥哥的爱,全篇高清

  出全息碎片,全篇高清

  每篇0.5r

  可以把微信号放在评论区,我来加

  你也可以自己来加我的微信,在评论区

  出哥哥的爱,全篇高清

  出全息碎片,全篇高清

  每篇0.5r

  可以把微信号放在评论区,我来加

  你也可以自己来加我的微信,在评论区

好香是我的

谁要看哥哥的爱🤭

  加我v⬅️#哥哥的爱

  加我v⬅️#哥哥的爱

小笨蛋.

看时团文的姐妹可以加我

1r一本 10本及以上0.5r一本

30本10r 50本及以上可谈

V在主页或者主页置顶扫码 

看时团文的姐妹可以加我

1r一本 10本及以上0.5r一本

30本10r 50本及以上可谈

V在主页或者主页置顶扫码 

小笨蛋.

时团文的姐妹可以加我

1r一本 10本及以上0.5r一本

30本10r 50本及以上可谈

V在主页或者主页置顶扫码 

时团文的姐妹可以加我

1r一本 10本及以上0.5r一本

30本10r 50本及以上可谈

V在主页或者主页置顶扫码 

小笨蛋.

看时团文的姐妹可以加我

1r一本 10本及以上0.5r一本

30本10r 50本及以上可谈

V在主页或者主页置顶扫码

看时团文的姐妹可以加我

1r一本 10本及以上0.5r一本

30本10r 50本及以上可谈

V在主页或者主页置顶扫码

真娜拉

哥哥的a

  哥哥的爱,全息碎片

  需要的

 z20050522s

  哥哥的爱,全息碎片

  需要的

 z20050522s

什么芝士蛋糕

  

[图片]《离港来山》

 《狼窝》

  《草莓甜酒》

 《六尺之下》

  《野草疯长》

  《马老师的吻有魔力》

  《马老师他总不生气》

  《全息碎片》

  《哥哥的爱》

  《春山孤儿院》

  《春日有瘾》

  

《离港来山》

 《狼窝》

  《草莓甜酒》

 《六尺之下》

  《野草疯长》

  《马老师的吻有魔力》

  《马老师他总不生气》

  《全息碎片》

  《哥哥的爱》

  《春山孤儿院》

  《春日有瘾》

李一禾

深深爱你的哥哥(3)

餐桌上,你不安的坐在男人旁边,身上的不适已经消了一大半,可是心里……

男人淡定自如的给你添了一碗皮蛋瘦肉粥,“乖乖,喝点粥,喝几口就好了,早上清淡点,补补…昨天晚上”


你看着粥愣了一下,听着男人的话,心里烦躁,但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默默的吃着嘴边的饭,没有理会男人,烦躁的戳着盘子里的鸡蛋


男人盯着你看了好大一会,比他想象中的乖巧很多,果然,你是爱我的,只是你自己不清楚而已


“宝贝…”,他忽然试探性的叫你

你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应了一声,反应过来已经晚了,男人惊喜的把你抱了起来,坐在了你原来的位置,你被他放在了他腿上,你有些许排斥


“不要动好不好,乖乖的坐一会,哥哥喂你喝......

餐桌上,你不安的坐在男人旁边,身上的不适已经消了一大半,可是心里……

男人淡定自如的给你添了一碗皮蛋瘦肉粥,“乖乖,喝点粥,喝几口就好了,早上清淡点,补补…昨天晚上”


你看着粥愣了一下,听着男人的话,心里烦躁,但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默默的吃着嘴边的饭,没有理会男人,烦躁的戳着盘子里的鸡蛋


男人盯着你看了好大一会,比他想象中的乖巧很多,果然,你是爱我的,只是你自己不清楚而已


“宝贝…”,他忽然试探性的叫你

你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应了一声,反应过来已经晚了,男人惊喜的把你抱了起来,坐在了你原来的位置,你被他放在了他腿上,你有些许排斥


“不要动好不好,乖乖的坐一会,哥哥喂你喝点粥好不好,嗯?”你依旧没有回应

“还是说宝贝想哥哥和昨天那样喂你吗”,男人轻笑的看向你


你对昨晚发生的具体事情并没有多大印象,懵懵的看着碗里的饭


男人见你一直不回应,喝了一口粥,向你移去,目标是你的小嘴


你猝不及防的看着男人的动作,来不及多想,伸手推开了他,从他的怀里退出,你烦躁地向房间走去,留下男人孤独的坐在原地


妹妹,他的妹妹,讨厌他了吗


过了许久,你从房间出来,换了一身衣服,和闺蜜越约好出去透透气


男人偷偷看你,发现你要出去,急忙站了起来,顾不上被他碰撒掉的粥,“宝贝去哪?”


你回头看他,“和小圆出去玩,哥哥晚上就不用准备我的晚餐了,晚上我就在小圆家里睡了”

  

“不行!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过夜多危险啊,乖,晚上哥哥去接你好不好”


“在家里睡觉才是比较危险的吧”,你回怼,“哥哥,昨晚的事情是一个梦,对吧”

男人看着温润乖巧的你,嘴里吐出这么寒心的话,心里瞬间被冰封了起来


整整一个晚上,男人坐在沙发上一夜没闭眼,大手握紧了又松,紧紧的盯着门口,注意着手机,生怕落下小姑娘的任何一条消息,直到天泛出鱼肚白,门也没有打开,手机也没有任何关于自家小姑娘的消息


早上,男人出现在小圆家门口,手里是给他小姑娘做的早餐,但他没有敲门的勇气


最终,你在门口看见了他,心里没有多大的震惊,你知道他会怎么做,“哥哥,我们回家吧”,为了不让小圆发现,你只好拉着男人回家


接下来的日子,男人发现你的话少的可怜,每每他想和你说话时,你总有些莫名其妙的借口离开,他的小姑娘也不再喜欢他做的饭了,他再也进不去她的房间,小姑娘的房间也总是锁着


唯一令男人感到安慰的是,小姑娘还是会笑的,虽然是对着冷冰冰的手机

ding~是你手机铃声,你去看消息,背后的男人紧盯着你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的紧张


“哥哥,我出去了,今晚不回家住,不用给我留门了”


男人看着乖巧的你说出这样的话,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不行!”,他不敢再去回味那一晚的感受,心被反反复复的撕裂,并不好受


你看着男人,没想到他会拒绝


男人看到你的眼神,意识到他语气不好,立马解释,“不是的,可以,可以出去玩,晚上回家,回家好吗”

  

男人走向你,但又怕你疏远他,在距离你一臂的距离时停了下来,“乖乖,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哥哥错了,哥哥知道错了,哥哥真的错了,哥哥不该做那样的事,哪怕在喜欢你,以后,以后也不会了,好不好,你,你理理我,不要躲着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都可以……”男人脸庞划过一道泪水


你看着这个男人,这个你之前最爱的哥哥,他也爱你,可是他的爱和你的爱不一样,你不恨他,你没办法做到恨他,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脑子乱做一团  

SONGMU.

  哥哥的爱

  1r

  gqy091103

  哥哥的爱

  1r

  gqy091103

顾鹤鲲

(五)出院之后

我第一次意识到,小孩其实到初中就不太生病了,初二的时候发过一次烧,也很快就退了,偶尔的小感小冒不用吃药也能自己好。


反而我的身体慢慢不行了,明明才十七八岁,低血糖,晕血,心肌炎。


慢慢来吧,现在情况比以前都好多了,身体也会慢慢好起来的吧!


早上九点的阳光亮得有点晃眼,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陌笙办出院手续。


明明我自己要去的,结果被小孩“命令”哪儿也不准去,好好喝他给我带的粥。


呵呵,竟然敢命令我,孩子大了叛逆了。


看着小孩忙里忙外的样子,我突然有点懵,感觉一切过得好快,上一次在医院这么久,还是父母去世的那一次。


转眼过去了那么多年,我曾经想要保护他,不...

我第一次意识到,小孩其实到初中就不太生病了,初二的时候发过一次烧,也很快就退了,偶尔的小感小冒不用吃药也能自己好。


反而我的身体慢慢不行了,明明才十七八岁,低血糖,晕血,心肌炎。


慢慢来吧,现在情况比以前都好多了,身体也会慢慢好起来的吧!


早上九点的阳光亮得有点晃眼,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陌笙办出院手续。


明明我自己要去的,结果被小孩“命令”哪儿也不准去,好好喝他给我带的粥。


呵呵,竟然敢命令我,孩子大了叛逆了。


看着小孩忙里忙外的样子,我突然有点懵,感觉一切过得好快,上一次在医院这么久,还是父母去世的那一次。


转眼过去了那么多年,我曾经想要保护他,不希望他受到一点伤害,害怕现实的残酷让他变得面目全非。


慢慢地我发现,孩子长大了,不需要我保护了,反过来还能把我照顾得那么好,成熟稳重,褪去了当初稚嫩的模样。


他是初中部的校草,是大家眼里的尖子生,是老师眼里的得力助手,有一次他的同学和我说,只要他在,很多时候都会感到心安。


要达到那么优秀,他又背着我吃了多少苦呢?连生病发烧都不肯放松一下。明明我只希望他能够快快乐乐的,可我慢慢发现,他把压在我身上的重担一点一点分担过去了。


陌笙:“想什么呢?哥”


一双白净清瘦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咚——”我脑门被弹了一下。


我:“小兔崽子,过来,让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欲跑上前去,他却走上前来,站定,乖乖让我弹了回去。


我:“干嘛不跑了?你是不是傻?”


陌笙:“你才是,刚出院,跑什么跑,不舒服了怎么办?”他笑着答到。


刚才我只顾着趁机报复,走近了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我:“你多高?”


陌笙:“168”


我:“胡说,我有181,你现在快有我高了,不是你胡说,难不成是我缩水了?”


他不理我,别过头去,偷偷闷着笑。


我:“……”


他提着药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怎么看怎么觉得我才像是小孩,感觉就像是……


你长大了,你变成了我,我变成了小孩,所以老人常说的,人会越活越小是在我身上得到了应验吗?


出院后一段时间,我都在家里休养生息,因为都是保送,陌笙那段时间和班主任请了假,在家照顾我。


我一开始和他开玩笑,说你哥我好手好脚的,不用你照顾。


不过我那段时间比较嗜睡,因为很容易累,就老觉得困。


我真没想到,真的成了他照顾我。


家里的大小家务活不让我碰,每天做饭也是他来做,换着花样地给我做营养的或者我喜欢吃的。


臭小子,以后要是谁当了你老婆,可享福喽!


他当时立下了一个目标,要把我养胖……


可喜可贺,他成功了,我从68kg上涨到70kg。


他当时一边看着称还一边自言自语……


“哥,你怎么长到70kg就不长了,明明我的目标是还不止于此。”


可能是体质的原因吧!印象里我爸我妈都是瘦的,都没见他们中年发福过。


每天下午吃完饭后,我们会到小区的院子里转转,看着黄昏落日,感叹我们又过完了一天。


“哥,会越来越好的!”


他的笑容像落日的余晖,曾在我生命的至暗时刻,散发出无比温暖的光。


哥哥南陌川记于出院后第十四天




朱朱是猪猪

有没有哥哥的爱的宝贝

有没有哥哥的爱这篇文的宝 我买  

有没有哥哥的爱这篇文的宝 我买  

Aurora.
《失重半生》 《哥哥的爱》 《...

《失重半生》

《哥哥的爱》

《黄毛巾》

《草莓甜酒》

《茉莉情史》

《爱情两块五》

《过期乳酸菌》

《离港来山》

《全息碎片》

《英年早婚》

《轻度呼吸》

《青梅甘露》

《春日有瘾》

《狼窝》

《三年又七年》

《江山逃逸》

《长风吹》

《装乖》

《奶瘾犯了》

《所爱》

《一不小心个顶流公开了》

《茶山红》

《越过半山》

《草莓烟》

《烂账》

《草莓香烟》

《寝室两两配对》

《草莓爆珠烟》

《揣了校霸学弟的崽之后》

《AA谈恋爱真难》

《太阳黑子》

《越过半山》

《全校都以为我A装O》

《玩咖》

《strawberry》

《你...

《失重半生》

《哥哥的爱》

《黄毛巾》

《草莓甜酒》

《茉莉情史》

《爱情两块五》

《过期乳酸菌》

《离港来山》

《全息碎片》

《英年早婚》

《轻度呼吸》

《青梅甘露》

《春日有瘾》

《狼窝》

《三年又七年》

《江山逃逸》

《长风吹》

《装乖》

《奶瘾犯了》

《所爱》

《一不小心个顶流公开了》

《茶山红》

《越过半山》

《草莓烟》

《烂账》

《草莓香烟》

《寝室两两配对》

《草莓爆珠烟》

《揣了校霸学弟的崽之后》

《AA谈恋爱真难》

《太阳黑子》

《越过半山》

《全校都以为我A装O》

《玩咖》

《strawberry》

《你头发乱了》

《从此不敢看观音》

《巧乐兹》

《未知爱情故事》

《小猪包白切黑》

《白蔷薇》

《同性依恋》

顾鹤鲲

(四)噩梦初醒

高三有一段时间,我半夜经常被噩梦吓醒,醒来一身冷汗,再次睡去,又再次回到那个梦境。


我梦见陌笙和我说:“哥,我走了,照顾好自己,别那么累了。”


我在梦里拼命去抓他的手,可怎么也抓不住,我眼睁睁看着他越跑越远,终于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好几个晚上,即使累到筋疲力尽,我都不敢睡觉。


明明该还的债都已经还完了,一切也都快要熬出头了,可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担心,有时候甚至喘不过气来。


那么多困难我都和陌笙一起挺过来了,可一切都顺利了,我反而感到不安,总是害怕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会像很多年前的那场车祸一样,转眼间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贺山:“班长,昨晚做贼去了,看看你的...

高三有一段时间,我半夜经常被噩梦吓醒,醒来一身冷汗,再次睡去,又再次回到那个梦境。


我梦见陌笙和我说:“哥,我走了,照顾好自己,别那么累了。”


我在梦里拼命去抓他的手,可怎么也抓不住,我眼睁睁看着他越跑越远,终于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好几个晚上,即使累到筋疲力尽,我都不敢睡觉。


明明该还的债都已经还完了,一切也都快要熬出头了,可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担心,有时候甚至喘不过气来。


那么多困难我都和陌笙一起挺过来了,可一切都顺利了,我反而感到不安,总是害怕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会像很多年前的那场车祸一样,转眼间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贺山:“班长,昨晚做贼去了,看看你的黑眼圈。”


同桌贺山抬着一面粉色的小镜子,一脸认真地照着我。


我:“哪儿来的镜子?你女朋友的?”


一米八几的猛男贺山老脸一红,略带羞涩。


贺山:“不是,我问你呢!别想转移话题,你这几天是不是没睡好啊?那眼睛和国宝大熊猫有的一拼。”


我:“……”


贺山:“哦,不对,你本身就是国宝大熊猫,在A省这种高考大省,你能考全省前十,的确稀有。”


我:“少损两句,把你的嘴拿拉链缝上,我谢谢你。”


贺山:“真没事?”


我:“放心吧!我不会傻到把自己身体搭进去的,我有分寸。”


贺山:“知道我们班三大奇观是什么吗?”


贺山:“物理老师不布置作业,理综出现满分人士,南陌川说他对自己的身体有分寸”


我:“……”


贺山:“走读早上六点还能准时到教室内卷,每天晚上一点我发消息过去问你题能秒回的不是你,是鬼,我能理解。”


我:“……”


我那段时间偶尔会有不太能喘通气的症状,我以为是压力太大或者高三的学习生活太累,就没有在意。


然而事发突然,根本不给我反应的机会。


那天是在上班主任的物理课,老郑在讲台上宣布着什么,窒息感一点一点向我袭来,从一开始的不太舒服,到最后根本没办法呼吸,空气中的氧气与我而言仿佛消失了一样。


“班长?南陌川?!”


我痛苦得整个人蹲在地上,耳边喊我的名字此起彼糊,一切慢慢变得不真切,我却一直在和稀薄的空气作斗争。


医生:“呼吸不畅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不及时来检查?”


医生:“拖的时间有点长,已经发展成心肌炎了,而且你有心率不齐的症状,现在做心电图不能确定你的心率不齐是先天的还是由这次心肌炎导致的。”


医生:“如果是先天的,那很多人都会有心率不齐的情况,但按你现在这个情况,很可能是由这次心肌炎引发的,这已经算是心肌炎的后遗症了。”


我被要求留院观察,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期间还被安排了一次心理咨询。


心理医生:“来,小伙子,笑一个。”


这个医生的开场白,让我记忆深刻,我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只是这些担心一直埋藏在我的心底,没人问,我也不会主动去说,毕竟,谁的生活都不容易。


简单的谈话过后,我配合做了一套测试,测试结果鉴定是:轻度焦虑症和轻度忧郁症。


心理医生:“小伙子,你还年轻,未来还很长,慢慢来。”


这是医生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医生和我说,焦虑症和忧郁症在这个时代其实很常见,他也会给我开了几盒相关的药物,但是需要我学会如何去调节自己,毕竟依赖药物,对我这种年轻人来说,并不是长久之计。


正好,我也不太想吃药。


我住院这段时间,陌笙每天都会来给我送饭。


住院的第二天,贺山和班主任老郑代表全班同学来看我。


刚好,老郑也带来两个好消息。


一个,我确定被保送到Z省的外国语大学,全国顶尖的外国语大学之一,英语师范专业,而且受国家政策的支持,我可以享受减免学费的福利。


另一个,就是我弟弟也被保送了,是本校的高中部。


老郑:“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你想让弟弟上Z省的高中,你问过你弟弟的意见吗?”


我:“问过,可他没同意,不过无论他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他。”


老郑:“我和你弟弟的班主任专门找到他谈过,他也和我们讲过你的想法,但是他认为,他不希望你为了他付出那么多。”


我其实都知道,我知道陌笙选择本校是为了能够给我减轻负担,因为以他的实力,加上现在的学校也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重点中学,他想要有好的未来,其实也并不必要到更好的学校去。


况且,老郑和我说,现在学校那边有帮我们联系到愿意资助我和弟弟的一个企业家,我们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那个好心的企业家都会资助我们。


老郑还有学校的事,带完消息,看我状态比较平稳,就先离开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悄悄把我的医药费全部一次性缴清了,我想把钱还给他,他告诉我:


“陌川,我其实帮不上你和陌笙什么,知道你们情况困难,我也没有办法倾尽全力去帮助你们,也就这么一次,把钱收下吧!就当我送你们的升学礼了。”


老郑走后,我和贺山待着,这家伙刚进来就一脸夸张地看着我。


贺山:“陌川,我觉得你瘦得有点厉害啊!你看看你这脸,跟那刀削面似的光滑利落。”


我:“……”把我比作刀削面,我第一次听见这么生动的比喻。


贺山:“不过还是恭喜你哈,保送了Z省外国语大学,啧啧啧,你就这么远走高飞了,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奋战高考。”


我:“得了吧!你不是想考X省的军校吗?以你的成绩,上那个军校绰绰有余了吧!”


他嘿嘿嘿地看着我,贺山和我初中就认识了,我们初中就是同桌,高中也是。他家庭条件不错,但性格很好,和班里的人都处得很好,相处的时间长了,他也知道我家里的一些情况,他想帮我,不过我没让。


晚饭的时候,我弟弟刚好过来,贺山也在。


贺山:“哇,小兔崽子哪里打的饭菜,这么丰盛!”


陌笙:“我自己做的,外面做的我怕油盐太重,我哥吃了不健康。”


贺山:“奥哦——”


趁着陌笙出去的空,贺山一边给我削苹果一边和我聊天。


贺山:“诶,我说,你家的小兔崽子还会做饭呢?我还以为——”


我:“以为什么?”


贺山:“我还以为,有你这么一个宠弟狂魔的哥,你弟应该不会下厨呢,没有别的意思哈,我就随便一说,你要是介意我以后会注意。”


我:“没事,我也是才知道,他会做这么多菜。”


贺山:“啊?!”


宠弟狂魔就夸张了点了,我确实是宠我弟弟的,可我发现这小孩好像宠不坏,永远都不矫情。初中他们军训的时候,小孩训练的时候没注意,摔了,手肘处摔得有点严重,但他也没说什么,我发现的时候已经结痂了。诸如此类的情况其实还有很多。


会不会太乖了?


哥哥南陌川记于心肌炎住院第二天






顾鹤鲲

(三)哥哥晕血

我一开始不知道自己会晕血。


那天是高中部的体检,我们班的人排着队,轮流去进行抽血检查。


针扎进血管的那一分钟,暗红的血液顺着管子流出,后来……我就没有了意识。


我们学校的初中部和高中部是一起的,后来陌笙告诉我,有人跑到初中部一班的门口,告诉他快来,你哥哥晕倒了。


陌笙告诉我,他看见我的那一分钟,心脏都骤停了一拍。


我笑着让他别瞎比喻。


因为不清楚具体原因,班主任赶紧打了120,等我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


我:“那为什么我之前抽血的时候也没有晕血呢?”


因为爸妈的事情已经是很多年以前了,而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平时做饭什么的都是我来,有时不免接触到...

我一开始不知道自己会晕血。


那天是高中部的体检,我们班的人排着队,轮流去进行抽血检查。


针扎进血管的那一分钟,暗红的血液顺着管子流出,后来……我就没有了意识。


我们学校的初中部和高中部是一起的,后来陌笙告诉我,有人跑到初中部一班的门口,告诉他快来,你哥哥晕倒了。


陌笙告诉我,他看见我的那一分钟,心脏都骤停了一拍。


我笑着让他别瞎比喻。


因为不清楚具体原因,班主任赶紧打了120,等我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


我:“那为什么我之前抽血的时候也没有晕血呢?”


因为爸妈的事情已经是很多年以前了,而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平时做饭什么的都是我来,有时不免接触到生血,可我都没有晕血的迹象。


医生:“不单是晕血的问题,还有你早上没吃早饭,低血糖也是一个原因,加上你们高中生学习压力大,过度劳累也会出现晕倒的情况。”


好在一番检查下来,没有大的问题,我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在这期间,南陌川一直陪着我。


我:“害怕了?”


南陌川:“哥。”


我:“嗯?”


南陌川:“你是不是背着我去做兼职了?”


我喝粥的手一抖,差点把粥打翻。


总感觉有一种做坏事被发现的心悸。


南陌川:“还差多少?”


我知道他问的是钱,自从父母走后,我带着他一起生活,父母生前留下的钱并不够支撑我和他的全部生活费用,我现在已经高二了,离大学还有一年,弟弟也已经初二,学习成绩特别好,我想送他到更好的高中去就读,但问题是,费用肯定不会低。


舅舅每个月会固定打钱给我们,但我知道,他有他的家庭,而且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不能让他一直接济我们这边,时间长了舅妈也肯定会有想法。


于是我就在每个周末,都去肖家的一家餐饮店里打工。


我很感激他们夫妻二人的帮助,于是每次去餐饮店里做帮工,我都会在正常工作完成之后,帮夫妻二人忙活到很晚,周末是没有休息时间的。


打工的钱,加上父母生前留下的一笔积蓄,我算了一下,够我们二人的生活支出,我省着点用,可以支持到弟弟读完高中,而且到了大学之后,我可以继续兼职,到时候加上助学贷款,那么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我把舅舅之前给我们花的钱算了一下,一分不少的给他汇了过去,我特意多加了三千元,感谢他这么多年来对我和陌笙的帮助。


虽然打工很累,可我并不想欠别人的,这是我的习惯。


“放心吧!相信哥,舅舅的钱我已经还给他了,我们的生活费也够的。”


陌笙看着我没有说话,病房一时之间有点安静。


“哥——”


“嗯?”


“我会努力变得很优秀的,哥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你等一等我,好吗?”


小孩自从上了初中之后,其实不太像以前一样黏我了,虽然并不会疏远,但这样有点肉麻的话,他其实很少说。


“好,但哥希望你也不要太辛苦,累了就歇会,不要老是看书看到很晚,好吗?”


“嗯,知道了。”


我摸了摸小孩的头,细碎的发被阳光照得有点淡淡的金黄。


小孩在我不经意的时候,悄悄懂事了。


哥没告诉过你,可是哥一直觉得,为了你,一切都值得。


哥哥记于小孩初二下学期开学第五天








顾鹤鲲

(二)关于奶团子的身世

我和弟弟是在我七岁时认识的,那时他才四岁。


我妈身体不好,但她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我爸也同意,于是他们决定去福利院领养一个。


我当时有课,就没跟着去,第一次见到这个小不点,是在校门口,他和我爸我妈一起,到校门口接我。


我第一次就觉得,这个小奶团子真好看,圆嘟嘟的脸,棕水晶一般清澈透亮的瞳孔,睫毛老长了,一眨一眨地,我都担心他会不会随时掉眼泪珠子,那样也应该挺可爱的。


这么可爱的孩子从福利院来到我家,一定是要来享福的,可惜……我一直都觉得比较亏欠他。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爸妈在四年后车祸,离开了人世,我当时就在事发现场旁的一个商场,刚好经过事发地,我被现场...

我和弟弟是在我七岁时认识的,那时他才四岁。


我妈身体不好,但她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我爸也同意,于是他们决定去福利院领养一个。


我当时有课,就没跟着去,第一次见到这个小不点,是在校门口,他和我爸我妈一起,到校门口接我。


我第一次就觉得,这个小奶团子真好看,圆嘟嘟的脸,棕水晶一般清澈透亮的瞳孔,睫毛老长了,一眨一眨地,我都担心他会不会随时掉眼泪珠子,那样也应该挺可爱的。


这么可爱的孩子从福利院来到我家,一定是要来享福的,可惜……我一直都觉得比较亏欠他。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爸妈在四年后车祸,离开了人世,我当时就在事发现场旁的一个商场,刚好经过事发地,我被现场血淋淋的场景所刺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从来不会晕血的我,从那天开始,患上了晕血症。


哦,顺带一提,那天……是我生日。


后来我不过生日了。


我在医院醒来时,奶团子安静地坐在我的床边,一个护士小姐姐在旁边换针水。


“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她和我聊了一会,却一直没有提我爸妈的消息,她越是不提,我越是害怕,怕我内心的想法,变成现实。


“家里还有其他大人吗?你父母……还在抢救,会有希望的,别急。”


向她询问了位置以后,我忙不迭地从病床上下来,牵着我弟弟,奔向抢救室的门口。


我还有一个舅舅,在外省的一个公司做高管,但是,来不及了。


我在到达抢救室门口的一瞬间冷静下来,牵起我弟弟的手,原路返回,把他交给了刚才的护士小姐姐。


那一天,我满十二岁,那一天,我和十一岁之前的那个天真烂漫的我永远地分别。


舅舅在公司临时请假,在三天后赶了回来,帮我一起操办父母的后事。


舅舅:“你确定要带着他吗?”


我:“确定。”


舅舅:“你才十一岁,带一个八岁的孩子,你要想清楚,如果把他送给肖家,可能……”


肖家是我家邻居,夫妻二人很和善,一直和我家关系不错,夫妻两个都是做生意的,人到中年钱也赚够了,唯一的遗憾就是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


舅舅:“你跟我走,他也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我们彼此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给我一天时间。”


所有的事情都办完了,我和弟弟待在老房子里,窗外是倾盆大雨,这不免让家里暖黄的灯光温暖得有些不真切,客厅里摆了一些肖家夫妇送来的吃食。


我:“笙儿,你喜欢肖叔叔和秦阿姨吗?”


小奶团子呆呆地看着我,就像知道什么似的,看得我眼眶打转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哥,我听见了,可以不走吗?我不会拖累你的。”


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这么多天,我跟着舅舅办各种大小事宜,我都没有在人前露出我脆弱的一面,我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也不能脆弱。


舅舅也许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抚养他,也许送他离开并不是一个坏的选择,强行把他留下,也只是为了满足我一时的私心而已。


所以我希望他能自己做出选择。


而且现在他也有了自己的答案。


我:“你想好了,跟着我可是要吃苦的。”


我故作严肃,很认真地看着他。


“哇——哥哥不要我了!”


我:“……”


我:“哥在呢,哥在呢,别哭啊,我错了我错了,天塌下来哥都不会不要你的。”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孩子哭起来,我还真舍不得。


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了,我却有点睡不着了。


连续一个星期连轴转,晚上也不太能休息好,感觉脑袋晕晕沉沉的,身上不自觉地发冷,量了一下体温,才知道是发烧了。


以后就要和小家伙一起生活,大事小事肯定都需要我扛起来,我病了孩子就可怜了,一想到这儿,我不敢耽搁,赶紧吃了药早早睡下。


窗外雨渐停,夜已深,却抹不去离人相思的疾苦,我们的父母终究是离开了我们,以后的生活,真的只能靠我了。


长子南陌川记于父母的祭日后第四天




顾鹤鲲

(一)奶团子长大了

我记得别人问过我一个问题。


“哪家的奶团子?”


我:“我家的。”


“好养吗?”


我:“嗯,很乖,只是身体不太好,有点容易生病。”


现在奶团子长大了,小孩特别优秀,成绩特别好,而且有点小帅,个子还挺高的,在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里面算不错的了,就是还是容易生病,身体不好,随便哪天变天了衣服没穿对,马上就感冒了。


可能因为皮肤比较白,生病了看着脸色就更差了。


给小孩请了一天假,让他吃了药在床上躺一会,怎么吃过午饭就去写卷子去了?!你已经很强了好嘛,休息一天撼动不了你年纪第一的位置的!


舍不得骂,算了,我自己去煮点营养的,等小孩写好了吃。


哥哥南陌川...

我记得别人问过我一个问题。


“哪家的奶团子?”


我:“我家的。”


“好养吗?”


我:“嗯,很乖,只是身体不太好,有点容易生病。”


现在奶团子长大了,小孩特别优秀,成绩特别好,而且有点小帅,个子还挺高的,在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里面算不错的了,就是还是容易生病,身体不好,随便哪天变天了衣服没穿对,马上就感冒了。


可能因为皮肤比较白,生病了看着脸色就更差了。


给小孩请了一天假,让他吃了药在床上躺一会,怎么吃过午饭就去写卷子去了?!你已经很强了好嘛,休息一天撼动不了你年纪第一的位置的!


舍不得骂,算了,我自己去煮点营养的,等小孩写好了吃。


哥哥南陌川记于小孩14岁的某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