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哥谭镇

1346浏览    62参与
谜鹅

【内含剧透】

。。。。看到第四季了有点懵,谜语人居然喜欢男主的前女友小莱?虽然最后一集小莱给了谜语人一刀,谜语人也回击了一刀,双双暴毙。

不知道企鹅把他俩送去复活时是什么心情。谜语人可是背叛了企鹅也给小莱铺路的。

日常心疼🐧

ps果然我就觉得企鹅不会就这么轻易原谅杀了他🐴的黑妹的,毕竟他妈对他超好。


。。。。看到第四季了有点懵,谜语人居然喜欢男主的前女友小莱?虽然最后一集小莱给了谜语人一刀,谜语人也回击了一刀,双双暴毙。

不知道企鹅把他俩送去复活时是什么心情。谜语人可是背叛了企鹅也给小莱铺路的。

日常心疼🐧

ps果然我就觉得企鹅不会就这么轻易原谅杀了他🐴的黑妹的,毕竟他妈对他超好。






谜鹅

内含剧透【慎入】谜鹅(一)

从没想过在正剧里吃到这么甜这么虐的bl粮,已经不做腐女很多年,但这官方太会玩了,真香。

先声明他们俩都是反派,都鲨过无辜的人,死有余辜。

企鹅是个非常孝顺的人靠背叛和高情商从撑伞小弟到黑道老大,谜语人则是在哥谭警局的老是让人猜谜语的不受欢迎的家伙,但他很聪明。

企鹅和谜语人的一开始只是哥谭警局的点头之交,后来谜语人失手杀死自己的女友,在去公园埋尸时认识了被追杀的企鹅。

当时企鹅非常敬爱的母亲被杀,企鹅颓废了,住在谜语人的家里,谜语人则唱关于母亲的歌安慰企鹅【情商暴增】。

企鹅振作起来去寻找杀母凶手成功报仇雪恨,但也付出代价,被关进阿卡姆【精神病院】,经过电击治疗变得非常温顺,被院长放...

从没想过在正剧里吃到这么甜这么虐的bl粮,已经不做腐女很多年,但这官方太会玩了,真香。

先声明他们俩都是反派,都鲨过无辜的人,死有余辜。

企鹅是个非常孝顺的人靠背叛和高情商从撑伞小弟到黑道老大,谜语人则是在哥谭警局的老是让人猜谜语的不受欢迎的家伙,但他很聪明。

企鹅和谜语人的一开始只是哥谭警局的点头之交,后来谜语人失手杀死自己的女友,在去公园埋尸时认识了被追杀的企鹅。

当时企鹅非常敬爱的母亲被杀,企鹅颓废了,住在谜语人的家里,谜语人则唱关于母亲的歌安慰企鹅【情商暴增】。

企鹅振作起来去寻找杀母凶手成功报仇雪恨,但也付出代价,被关进阿卡姆【精神病院】,经过电击治疗变得非常温顺,被院长放走。

企鹅在扫母亲墓时找到了互相不知道存在的父亲,被带到父亲家里,结果父亲被继母杀了,被阿卡姆电疗后的企鹅过着灰姑娘的生活,在找到继母谋杀他父亲的毒药时觉醒了以前的狠毒,杀了他的继母和继母的两个孩子。

谜语人怕被调查他杀女友而诬陷查这个案子的主角而进了监狱,被企鹅放出来了。

然后企鹅想竞选市长,企鹅的左右手贿赂了一些人,谜语人却把贿赂收回来了,告诉企鹅他可以不需要贿赂。

企鹅当然不相信,结果企鹅因为之前做的几件煽动群众的事真的当选了市长,谜语人成了他的幕僚长。

他们在企鹅父亲房子里同居了。

未完待续

The Spruce)-康涩
最近磕谜鹅嗑得上瘾肿么办 寄几...

最近磕谜鹅嗑得上瘾肿么办

寄几涂了一张.......发现这桥段用在谜鹅上简直毫无违和感2333

(萨斯/艾薇/维克多:狗男男!)

最近磕谜鹅嗑得上瘾肿么办

寄几涂了一张.......发现这桥段用在谜鹅上简直毫无违和感2333

(萨斯/艾薇/维克多:狗男男!)

去汾河湾画个扇面

我喜欢两只企鹅。

一只住在内蒙古,一只住在哥谭镇。

一只每天断人头,一只整天要人命。

一只他搭档整天出破梗,一只他搭档整天说谜语。

一只没身份没背景直接干专场,一只没后台没靠山直接当市长。


我爱这两只企鹅。



有人写这两对搭档穿越时空碰面么?


上次发的为啥没了。。我恨老福特。


我喜欢两只企鹅。

一只住在内蒙古,一只住在哥谭镇。

一只每天断人头,一只整天要人命。

一只他搭档整天出破梗,一只他搭档整天说谜语。

一只没身份没背景直接干专场,一只没后台没靠山直接当市长。


我爱这两只企鹅。



有人写这两对搭档穿越时空碰面么?


上次发的为啥没了。。我恨老福特。


烟云童子

果然美剧里没一个精神正常的光头啊

果然美剧里没一个精神正常的光头啊


烟云童子

宿主不是人(一)

老福特上第一次发文,身为北极圈北极点的一员,只能自割腿肉且无法控制的OOC

原创人物xJim Gordon

没错我是戈登受,且只吃TV版,冷漠拒绝电影版本戈登

本文不会刻意提及系统,系统无存在感,仅作为令原创主角在这个世界合理存在的凭借或媒介什么之类的东西


——————————————

又过去了一天。

他站在日历前,用黑色的笔划去一天。

早餐,制服,警徽,钥匙,手机,车。他踩着点,踏进GCPD的大门。

“Narnia警探,”转接台的同事喊道,声音不大,可整个警局大厅的警官都看了过来,“有人找你。”

“说我不在。”他疲惫地回应。

“显然你在……White。”被恶意拉长的尾...

老福特上第一次发文,身为北极圈北极点的一员,只能自割腿肉且无法控制的OOC

原创人物xJim Gordon

没错我是戈登受,且只吃TV版,冷漠拒绝电影版本戈登

本文不会刻意提及系统,系统无存在感,仅作为令原创主角在这个世界合理存在的凭借或媒介什么之类的东西


——————————————

又过去了一天。

他站在日历前,用黑色的笔划去一天。

早餐,制服,警徽,钥匙,手机,车。他踩着点,踏进GCPD的大门。

“Narnia警探,”转接台的同事喊道,声音不大,可整个警局大厅的警官都看了过来,“有人找你。”

“说我不在。”他疲惫地回应。

“显然你在……White。”被恶意拉长的尾音从他身后传来。他没有翻白眼,他只是看了一下警局低得过分的吊灯,然后转身,强迫自己与大摇大摆走进来的光头对视。

光头。还是一个好看的过分的光头。

不过哥谭没有精神正常的光头。

“Victor Zsasz,我记得我们约定过,来警局不准携带枪支。”White Narnia平静地说道。

来者咧着嘴,眼中没有一点笑意,低缓地说:“Falcome想请你走一趟。”

“第三次。”他一动也没有动,神情冷漠,“告诉他,今天我缺席。”

“你知道我没有在征求意见,White……”Zsasz没有再咧着嘴,面无表情,仿佛一只眼镜王蛇盯着它的猎物。

“我们都知道这是认真。”他说,一只手搭上腰间的配枪。

“打一架?”Zsasz歪着头,看上去跃跃欲试却没有抽出手枪。

他摇了摇头,说:“不是这里,不是现在。”

Zsasz抬脚要走,又停住,向后看向他:“啊,我差点忘了——Falcome让我跟你说,游戏已经开始……”

“鸟儿正在聆听。”

“他说你能接上这一句。”Zsasz补充道。

他深吸一口气,沉住气说:“转告他,有人会替我抓到鸟儿。”

“那个你正粗略模仿的人?”

没等他接话,Zsasz转头,说:“再见啦,小白鸟(White Bird)。”

他等到Zsasz离开警局,一转身,发现警局的人仍怔着看着他。他缓慢地从左看到右,每个和他对视的警察都像是从梦中惊醒一样看向别处,直到他的视线停在洛布警监的身上。

还是警监的洛布站在台阶上,一只手紧抓着铁制栏杆,神情闪烁。

“警探,”洛布看着他,说,“你的搭档从今天开始休假,时长三个月。希望你能和Bullock警探愉快地搭档。”

然而接下来的一天里,他没有在自己的位置——下可俯瞰整个大厅,旁边就是警监独立办公室的座位上等到自己的搭档。

他不得不去找警监,而洛布眼神都没给他一个,只是让他去警局附近的酒吧看看。

他真的去找了。

意料之中,他没找到人。但他中途抓到的各类违法犯罪者挤满了一间拘押室。


第二天,他踩着点进警局,意外地在他桌子对面看见了他的搭档。

Harvey Bullock。

这位警探还没有蓄胡,看上去十分年轻,此时正埋头于如山文案中。

“早上好,伙计。”他经过警探时用轻快地语气说道,拍了一下他的肩,来到自己位置,坐下,对已经抬起头靠在椅背上,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他的Bullock说,“我们来谈谈,关于你昨天没来的事。”

Bullock将双手放在桌上,前倾身体,说:“我没来与你无关,菜鸟。”

“我认为有关系。” WhiteNarnia说,看上去没有被激怒。

“什么关系,就凭你保证了所有身处这个大厅的警察的人身安全?” Bullock嘲弄道。

“你可以试试如果我没有与Falcome约法三章的情况。”White Narni反击似的说,“我们都很清楚,我没有看上去那么好说话。”

Bullock怔住,缓缓靠回椅背,做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他接着点了点头,说:“明白了,不好说话先生。”

 

“这是第三起命案,相同的手法,不同的作案工具,有共同特征的受害者——”洛布将一袋牛皮档案袋扔到两张桌子的交界处,对Bullock说,“现在由Narnia警官和你接受,限期三天,抓不到凶手就别再带着警徽了。”

洛布回到一旁的办公室后,Bullock看了眼White Narnia,用档案袋指着他,说:“这都是因为你。”

“得了,查不出来大家一起滚蛋。” White Narnia说,抽走档案袋,在两张桌子并起来的空白桌面上倒出资料。

 

那是一个疯子。

Bullock想到,他早该意识到洛布不可能不借着机会去除掉White Narnia以及他看不顺眼的自己,他不应该相信那个明显是洛布用来迷惑他们的证据,不该强硬地坚持进那个工厂抓捕犯人,以至于将他和他的菜鸟搭档同时置于险境。

他想着,恍惚地望着在WhiteNarnia身后腾起的橙黄色火焰,点亮了这片无人街区的夜。他的搭档不仅因此暴露了其非人的速度和力量,还用身体帮他挡下了爆炸的冲击和余波。

他被轻柔地放到地上,脑壳被震得恍惚,隐约听到耳鸣。Bullock看不清Narnia此时的神情,回神之后却清楚地听到他向自己说了一句话:“我要回GCPD一趟。”

“什么?”他猛地抓住Narnia的手腕,像是溺水者抓住一根柔弱的稻草,瞪大了双眼,“不可以,洛布和那个该死的犯人百分之百在那里等着……”

“对,所以我要去,我绝不允许那个从神经病院跑出来的计划之外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White Narnia独特柔和的声音传来,他的手被Narnia从手腕上扯下。他半张着嘴喘气,借着火焰余光,看见了和他搭档了三个月的青年的脸上露出冷漠,那双棕色的眸子中跳跃着火焰的橙黄,燃烧着他曾在一些罪犯眼中看到过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理智的疯狂。

“你好好躺在这里,” WhiteNarnia把他独自留在无人区离去前对他说,“我会让Victor Zsasz来找你。放心,他对你有些兴趣,不会伤害你。”

 

在踏入警局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那不同寻常的死寂,皮鞋落在地上的声音过于清脆,在走廊上回响。

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发现了这异样寂静的制造者——他追寻的犯人坐在他的座位,一双大长腿搁在桌面,端着两把机关枪,一把对着大厅,另一把指着靠在门上的洛布。

“你想要什么?”他立在门口,问道。

“你看上去并没有被炸成花,那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衣服有灼烧的痕迹而你却没流血吗?”犯人问。

“比起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你更想和我往一个游戏。”他歪着头,看上去真诚而纯良地说。

犯人抬了抬指着Narnia的枪,示意他说下去。

“俄罗斯轮盘赌。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毕竟你曾在赌场和人玩过。”Narnia轻描淡写地说,朝自己座位走去,然后他坐在了Bullock的椅子上。

“我的第二个抽屉里有一把枪,可以用于这个游戏。”他说。

犯人放下指着他的枪,伸手去拉抽屉。

“你就不怕我现在崩了你?”

“我是你的对手,这意味着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犯人从抽屉中取出一把枪,说,“我知道我们是一样的,就像我知道里面仅有一颗子弹一样。”

“你很自信,不如从你开始。” WhiteNarnia微笑道。

“不,”犯人把枪扔到他身前,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说,“你先。”

直到几个月之后,洛布在升职庆祝会上演讲,不经意间看见座下的White Narnia,仍无法控制自己不感到心悸。

那一晚,White Narnia眼中盛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犯人在他身前不足两米的地方盛放赤色的花,像是已然预料到犯人会死于第三颗子弹那般,淡定地从血泊中捡起滴血的枪,轻柔地说:“也许你是对的——”

“可你才是不该存在的插曲。”


烟云童子

看到第五季才发现一些神奇的CP


比如萨斯/戈登,谜语人和“哥谭第二聪明的人”(实际上是忘记名字了)什么的……


其实芭芭拉和企鹅人也挺好吃的,什么因爱反恨成仇,相爱相杀……


完了,我的口味越来越靠近北极点了。

看到第五季才发现一些神奇的CP


比如萨斯/戈登,谜语人和“哥谭第二聪明的人”(实际上是忘记名字了)什么的……


其实芭芭拉和企鹅人也挺好吃的,什么因爱反恨成仇,相爱相杀……


完了,我的口味越来越靠近北极点了。


烟云童子

哪个大佬能和我剧透一下哥谭镇第二季最后一集那个和布鲁斯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什么东西?

哪个大佬能和我剧透一下哥谭镇第二季最后一集那个和布鲁斯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什么东西?


Federick.ludrig🏈

是的我知道他是狗迷,我知道他伤了小企鹅的心
但是
他还是好可爱啊啊啊啊!小奶狗一只啊卡哇伊!
在被被里的样子不要太可爱啊!
是被我们的市长大人宠坏了吗?
迷鹅一万年!!!(伊莎贝拉真可怜咳咳)

是的我知道他是狗迷,我知道他伤了小企鹅的心
但是
他还是好可爱啊啊啊啊!小奶狗一只啊卡哇伊!
在被被里的样子不要太可爱啊!
是被我们的市长大人宠坏了吗?
迷鹅一万年!!!(伊莎贝拉真可怜咳咳)

猫昼千明

我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狗谜你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狗谜你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屿yuyu

丑蝠

     布鲁斯·韦恩疯狂地击打着身下的这个男人――杰罗姆哥谭市的诅咒。现在,布鲁斯有一种偏执的念头,他想杀死杰罗姆,想看他倒在血泊中,想听见他扼于喉咙的哀鸣,这一切将会结束。

       布鲁斯从一旁拿起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靠近杰罗姆的喉咙时停住了。

         布鲁斯眼中含泪,通红的眼睛同他面容上哭泣的小丑妆容相得益彰,生出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美感,想将他摧残,让他哭泣,让他卸下所有的光环与骄傲,...

     布鲁斯·韦恩疯狂地击打着身下的这个男人――杰罗姆哥谭市的诅咒。现在,布鲁斯有一种偏执的念头,他想杀死杰罗姆,想看他倒在血泊中,想听见他扼于喉咙的哀鸣,这一切将会结束。

       布鲁斯从一旁拿起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靠近杰罗姆的喉咙时停住了。

         布鲁斯眼中含泪,通红的眼睛同他面容上哭泣的小丑妆容相得益彰,生出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美感,想将他摧残,让他哭泣,让他卸下所有的光环与骄傲,只在我面前,只在哥谭市的诅咒伟大的杰罗姆面前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杰罗姆窥探到他的犹豫、心软,心中的欲望之火愈演愈烈。

         〝我的小布鲁斯,真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啊。不过,今天我看到小布鲁斯还有如此凶残的一面,真令我着迷!哈哈哈哈〞杰罗姆嘴角溢着血渍,肆无忌殚地大笑。

            布鲁斯将匕首随意一扔,双手抵着杰罗姆的胸膛要起身,他不想杀死杰罗姆。

           杰罗姆看到他这个动作,立刻用手握住他精瘦的腰身,将他的隐秘之处向下扣在杰罗姆早起蓄势待发的位置上。

            布鲁斯突然感到从自己两瓣柔软处传来的炽热,面上一红,双手用力挣脱着杰罗姆的掌控,终是敌不过比自己年长而又疯狂的对手。

            布鲁斯那条做工考究的裤子被杰罗姆粗暴地褪下,露出纤细白暂的双腿,杰罗姆直接进去那诱人深入的凹陷,用力向上碰撞,手紧扣住他的腰身,布鲁斯面对潮涌般的快感,只能止不住的呻吟。

             杰罗姆感到那紧致的包裹,令人欲罢不能的快感,随即而来的是几乎疯狂的进出。

           布鲁斯两抹温热夺眶而出。杰罗姆看到他哭了,那个矝贵的少年竟然因为我哭了,杰罗姆得到印证后,更加卖力的运作,伴着布鲁斯宛若天籁般的呻吟,杰罗姆虔诚的像上帝脚下最忠诚的信徒,此刻在做一件神圣不可侵犯的事情。

            布鲁斯在一张精致的大床上醒来,身子被杰罗姆抱着像一只易碎的玩偶,头抵在他赤裸的胸膛上,腰身以下的两瓣柔软被一只肮脏的大手扣着,布鲁斯不禁低语一声:流氓。

             随后,那只肮脏的大手狠狠地揉捏着两瓣柔软,布鲁斯不禁闷哼。耳边响起杰罗姆那欠扁的声音:〝我的小王子醒了?我们将会有无数个美好的夜晚,亲爱的布鲁斯。〞

            布鲁斯心道:真是个不要脸的疯子。


喵呜&

企鹅真的可怜

他什么时候能够遇到真心对他的人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骗

因感情受伤

企鹅真的可怜

他什么时候能够遇到真心对他的人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骗

因感情受伤

莫允一川

【ins搬运】狗蛋你怎么了哈哈哈哈哈?!
还有老爷子的flipping joker哈哈哈哈哈后面几张好像有人搬运过了?不管了还是先存个档
鹅说他的杯子是百老汇《猫》的周边一直在用❤️
等一下,鹅老师袋子里的是西兰花吗???

【ins搬运】狗蛋你怎么了哈哈哈哈哈?!
还有老爷子的flipping joker哈哈哈哈哈后面几张好像有人搬运过了?不管了还是先存个档
鹅说他的杯子是百老汇《猫》的周边一直在用❤️
等一下,鹅老师袋子里的是西兰花吗???

菟丝子

赛琳娜*布鲁斯】欧欧西 小脑洞

记得小李子有部电影  刚开始讲得就是小李子饰演的男主转到一个新的学校  恰好课堂老师有事请了代课老师  他进门被有的同学们误认为是代课老师  结果就真的做了一周的代课老师没被发现2333 

于是! ! 我就想到了以下剧情! 大概是这样的:

有一天赛琳娜接了个活  老板说前一段拍卖会上有个他必须拿到手的物件(还没想好具体是什么,但应该是戒指一类的吧)但是在拍卖会上却被布鲁斯拍下了  此次的交易就是拿到布鲁斯天天戴在手上的那个物件

因为布鲁斯上的是哥谭大学?  谁谁便便也就混进去了  阴差阳错的被误...

记得小李子有部电影  刚开始讲得就是小李子饰演的男主转到一个新的学校  恰好课堂老师有事请了代课老师  他进门被有的同学们误认为是代课老师  结果就真的做了一周的代课老师没被发现2333 

于是! ! 我就想到了以下剧情! 大概是这样的:

有一天赛琳娜接了个活  老板说前一段拍卖会上有个他必须拿到手的物件(还没想好具体是什么,但应该是戒指一类的吧)但是在拍卖会上却被布鲁斯拍下了  此次的交易就是拿到布鲁斯天天戴在手上的那个物件

因为布鲁斯上的是哥谭大学?  谁谁便便也就混进去了  阴差阳错的被误认为是代课的教授助理  之后就balabala发生了故事嘻嘻嘻嘻

等开学以后有时间就把这个写出来,话说有期待的嘛😜

菟丝子
以前不就说过蝙蝠侠不能在电视上...

以前不就说过蝙蝠侠不能在电视上播么,可能是布鲁斯长大了!

以前不就说过蝙蝠侠不能在电视上播么,可能是布鲁斯长大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