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哦豁

922浏览    87参与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致
哈哈哈哈嗝 是我哦豁豁

哈哈哈哈嗝

是我哦豁豁


哈哈哈哈嗝

是我哦豁豁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2
  3.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合作设计师①:哦豁 合作设计师...

合作设计师①:哦豁

合作设计师①游戏id:4054575

合作设计师②:人形玩偶

合作设计师②游戏id:4106717

合作设计师①:哦豁

合作设计师①游戏id:4054575

合作设计师②:人形玩偶

合作设计师②游戏id:4106717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合作设计师①:哦豁

合作设计师①游戏id:4054575

合作设计师②:死灵浮棺.

合作设计师②游戏id:4177809

合作设计师①:哦豁

合作设计师①游戏id:4054575

合作设计师②:死灵浮棺.

合作设计师②游戏id:4177809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2
  3. 预告图1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2
  3. 预告图1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合作设计师①:哦豁

合作设计师①游戏id:4054575

合作设计师②:人形玩偶

合作设计师②游戏id:4106717

合作设计师①:哦豁

合作设计师①游戏id:4054575

合作设计师②:人形玩偶

合作设计师②游戏id:4106717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1. 正式图
  2. 预告图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设计师:哦豁

游戏id:4054575

C-akora

〔扩列〕

[图片]

浅捞一把()

浅捞一把()

兮鱼徐

【排球乙女】关于乌野那个一米八的经理

6.垃圾场?no


翔阳看着对面穿着音驹红色校服的研磨陷入了沉思,“啊啊啊…这、这为什么研磨是音驹的!? ”


研磨:“翔阳并没有问我。 ”

  

“但是但是,为什么研磨看上去是这么的淡定,你肯定知道什么内情!”

  

废话,你整天那么认真的穿着乌野的校服上面怎么可能会没有乌野的校服名字。我每天都要为翔阳担忧一下他的岌岌可危的智商。

  

当然我们这边聊天有多么的快乐,那么泽村和黑尾那边的场合简直算得上是大型巅峰赛事修罗场。

  

“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

  

我看着他们俩握住的手,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鬼知道为什么他们...

6.垃圾场?no




翔阳看着对面穿着音驹红色校服的研磨陷入了沉思,“啊啊啊…这、这为什么研磨是音驹的!? ”


研磨:“翔阳并没有问我。 ”

  

“但是但是,为什么研磨看上去是这么的淡定,你肯定知道什么内情!”

  

废话,你整天那么认真的穿着乌野的校服上面怎么可能会没有乌野的校服名字。我每天都要为翔阳担忧一下他的岌岌可危的智商。

  

当然我们这边聊天有多么的快乐,那么泽村和黑尾那边的场合简直算得上是大型巅峰赛事修罗场。

  

“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

  

我看着他们俩握住的手,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鬼知道为什么他们俩握手要用那么大的力,手指头已经泛白了,好吗!

  

虽然但是,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帅,但是背上一直有三个视线盯着我也是很难受的。我看看到底是谁的眼睛,让我着实忍无可忍。

  

“经!理!?”

  

“哪儿里哪里儿?”

  

“什么你说什么山本有美女经理?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 ?”

  

我笑了一下:“你猜呀,美女经理在哪里。 ”

  

旁边的田中感到了一丝丝恶寒,为什么我们乌野的经理这么恐怖,呜呜呜,不对,清水学姐还是很好的。

  

那声“嘿嘿嘿”让我一度认为是田中,所以city boy的尽头永远都是田中吗?

  

“女经理~”但是下一秒我就收回了他长的很恐怖的认知。

  

“请问,你找我们乌野的经理有什么事吗? ”我不留痕迹的把身后的清水学姐给挡住了,清水学姐似乎觉得有些好笑,偷偷的咳了一声,示意我冷静一点。

  

“你这小子……”

  

“什么小子”

  

山本觉得我的笑容突然更加开朗了,他没忍住,后退了一步,转头一看是队长来了 。

  

“嗨‘小子’”黑尾铁朗笑嘻嘻的冲我打了个招呼 。

  

“去你的。”我灵活的躲开了他想要卡住我脖子的手臂。

  

不过,他是谁?他是黑尾铁朗,他能放过我吗?他不能。

  

我默默使劲,想要保持面上的平静,然后再把他的手帅气的拿开,以此来保持我帅气的形象。

  

显然他是不会让我得逞的,男子高中生的力气能有多小?我真的掰不动他的手臂!要不是为了保持我完美的形象,捏紧了拳头,我非常想一口咬上去。

  

“几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副形象?没有女人样。呦,还打耳洞了,你不是很怕疼吗?”他顺手捏了捏我的耳垂。

  

我大致是在国小的时候就认识黑尾铁朗了,认识的过程也是非常戏剧性的,但又是非常平淡的。

  

黑尾铁郎是比我大两岁的,那时候他早就进国小的排球社团了,而我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进排球社团。

  

话说回来,或许我会打排球还是因为黑尾铁朗。当时只能说对排球有一些兴趣,但是不能说是热爱,可能是天生的吧,我做一些事情做不到永远的热爱和坚持,就像老妈口中说的三分钟热度,我也会忍不住就去自己质疑自己,可能我的思想和别人不太一样。

  

我时常站在体育馆的门口,到底去不去打排球?

  

“不进去吗?”他点点我的肩,“你站在这里看了很久 。”事实上,他经常在社团门口看见我。

  

“不,我在想,到底要不要去。”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去。”他不由分说的把我拖进了那个体育馆,然后?然后他告诉我他叫黑尾铁朗,哦对了,他还有个朋友叫孤爪研磨 。

  

再然后我就一直打球打到现在了。

  

“晨酱。”研磨淡定的走了过来,叫黑尾把我放开。

  

“什什么!?晨酱?” 山本一副吃了□的样子。

  

看来我的帅气依旧没有减少,不过这个小屁孩也是真够呆的。

  

我微微冲他一笑:“啊,我是乌野的经理。是清水学姐的学妹。”那个妹字我咬的特别重。

  

“哎呀山本,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她的脖子。 ”对哦,没有喉结。

  

我颇带嫌弃的看了一眼他的脑子。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逗他了。”研磨无奈。

  

我和黑尾铁朗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笑意,默契的击了一掌。

  

泽村大地有些诧异,“你认识?”

  

“大概国小就认识了。”

  

“那为什么翔阳不认识 ?”说到这个我有些心虚的偏了偏头。

  

“哼哼”翔阳把手往胸前一叠“晨酱和我是初中才在一起上学的,她国小不和我在一起。”

  

“为什么?”

  

“她当时给我的理由是手抖填错了学校。”翔阳在那里哼哼唧唧的,表示现在自己心情非常差。

  

我更加心虚的偏了偏头,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偏到地里面去。

  

黑尾铁朗的视线在我们俩之间来回打转,他突然笑了一下,我意识到我要完了。

  

“哎呀呀,翔阳,让我来告诉你真相吧。”他自认为帅气的弹了一下额前的碎发。

  

我上去就是一个肘击,拼死一博,想要用手把他的嘴捂住,奈何我捂不住。

  

他费力的把我钳住,锁在怀里,害怕我把自己磕到,我承认心里还是有一些感动的。8cm的身高差让他自然的把下巴放在我的头上,贱兮兮的笑道:“翔阳你肯定去过她的国小吧。”

  

翔阳疑惑的点点头,小学会和晨酱一起回去当然会去她的学校。

  

等等,难道……

  

看着日向翔阳一言难尽的表情,黑尾铁郎笑的更欢了。

  

“从她家去国小的路上有一个甜品店,你们应该都听过,他们家的抹茶大福非常的出名…… ”

  

“所以晨酱,就为了一个抹茶大福然后就不和我去一个学校了!? ”虽然我被黑尾铁郎锁住了看不见外面,但是我能想象到翔阳现在有多气。

  

“哎呀哎呀,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为了抹茶大福而不去和你一个学校呢?这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我绝对干不出来的。”

  

由于我被锁住了,所以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 朦胧。


总之我听见了非常多的笑声,这怎么行?我不要面子的吗?你们可以笑的小声一点吗,或者让我听不见再笑好吗。

  

“你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黑尾铁郎戳了戳我的脸颊。

  

“铁郎~”我感受到了身后的人僵硬了一下,“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咬你了,我很生气。╰_╯”

  

“哈哈哈哈哈哈哈”回答我的是无情的嘲笑,刚刚的感动瞬间消失了。

  

“你还真是没变啊。”然后我就被放开了,他还好心的理了理我的头发。

  

我瞪了他一眼,等会午饭不给你吃天妇罗。他极其敷衍的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研磨路过我的时候顺手也捏了一把我的脸,然后跟着黑尾铁郎走进体育馆了。

  

“黑尾!还我正常的研磨!”

  

“又不是我带坏的!”

  

“噗嗤”

   

之后,我跟着清水学姐去拿东西了,等进入体育馆的时候,他们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这场比赛绝对不能错过,这叫什么,垃圾场决战!额,不是,两个涅槃重生队伍的碰撞! 

  

翔阳和影山的速攻反响非常好,对面的教练愣住了,而我们的教练……我只想离他远一点 。(:зゝ∠)你那个阴险的笑容到底是朝谁的?

  

哇哦,对面的自由人很厉害嘛,那种奇怪的扣球也能接住,我记得他叫夜久卫辅。

  

接下来乌野可谓是顺风顺水,一直得分,不过,我自认为对黑尾还算熟悉,怎么可能就这样下去。

  

他们的速度跟上翔阳了,而且拦网集中到边路,不盯着王牌,那干什么?诱导翔阳嘛?真是令人讨厌。

  

我撇了一眼研磨,我总感觉他的眼睛亮的惊人。还是不能小看研磨,不对,是音驹的大脑。

  

说曹操曹操就到,研磨转身就是一个二次进攻,我仿佛听到了有人咬碎牙的声音。

  

24-22

  

音驹到赛点了,不过也不算出乎意料,乌野的阵容可以说是全新的,大家不过认识几个月,没有那么默契。

  

翔阳看上去没有气馁,他跑过去和影山说了几句,我猜八成是让影山把球传给他。

  

可惜,这球被拦住了,可真是……好大一盆冷水。

  

“翔阳…… 他国中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被拦住的才输得,进入高中之后也完全赢不过月岛的身高……”菅原孝之有些担心。

  

“不会的。”他意外的看了我一眼。

  

“翔阳被拦住了,不会失去斗志,只会更加兴奋。”我示意他看看对面的表情。

  

“他会飞的。”

  

我跑到乌养旁边,有意的戳戳他的肩膀。“你也看到了?”他支着下巴问我。

  

“那当然,我视力5.0。”

  

“把你鼻子上眼睛拿下来再说瞎话。”

  

“配合一下会怎么样?”我抬手示意裁判暂停,冲他眨眨眼,看见没,还是我懂你!

  

他拍拍刚刚我戳的地方,表示非常嫌弃。

  

我觉得自己全是一个相对淡定的人,所以我淡定的把水递给翔阳,并且把毛巾按在他头上用力擦了擦。

  

“我刚刚睁眼了哦,晨酱!”

  

好吧,我也没有那么淡定。

  

“对对,我看见了。”我无奈笑笑,“不会再害怕拦网了吧?”

  

“不会了。”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乌鸦通体纯黑,眼睛雪亮,集群性强,而且性格凶悍,是雀中最大的鸟类。

  

虽说是鸦,但也别忘了,他们都是食腐肉的。

  

“影山,帮个忙吧。”我把水递给他。

  

“什么?”他歪头问我。

  

怎么回事,居然有点呆呆的可爱,跟翔阳一样呆。我强制自己忘掉奇怪的想法,这不是我,我不是颜控,好吧,起码不能这个时候颜控。

  

之后上场还是不行,不过也不算出乎意料,第一次让翔阳睁眼扣球,肯定是不习惯的,而且影山对自己的托球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满意。

  

旁边的乌养正在对我的笑容狠狠的唾弃,笑的真的很恶心,好吓人,为什么这货像有那个大病。

  

“不要想着骂我。”我突然出声,把他吓了一跳,不过我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他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以此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这场比赛倒是结束的很快,果不其然,是音驹赢了。

  

不过,大地爸爸你和黑尾怎么握的手!?好幼稚,乌养教练,你和猫又教练又是怎么回事,你们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能不能正常一点,不要那么幼稚!?

  

“好啦好啦,结束了,要和晨酱分开了~”

  

我满头黑线,“你正常点。”

  

“哎呀哎呀,小也……”

  

“闭嘴!不要叫我小名!”我急忙捂住他的嘴。

  

我从来没感觉过这个1m8的身高还是有点屁用的。

  

看他一副要哭的样子,装的真的很假,不过转念一想,似乎在我回国之后几乎就没见过面了,身为我昔日的好友,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想念的,勉勉强强。

  

“哎哎哎,好了小黑,周末请你到我家吃饭,行嘛?”就当是弥补他当时回国的时候没有跟他讲吧。

  

“真的?”

  

“真的。”

  

“我要吃火锅。”

  

“好好好。”




🦊🦊🦊:


①小剧场:

黑尾:为什么我们学校没有女经理?哪怕是小也也这种都行啊~


研磨:其实你可以尝试把她拐过来


黑尾:有道理


研磨:不过……


黑尾:不过什么?


研磨:你可能会被泽村君和菅原君弄□□


黑尾:……



②小剧场:

菅原:刚刚黑尾在叫谁?小也也?


翔阳:额,他在叫晨酱了啦。


菅原:?


翔阳:晨酱的小名叫小也也


月岛:呕


我:我劈死你


月岛:你来啊


其他人:……



③小剧场:

黑尾:我要吃火锅!!!


我:吃吃吃


黑尾:我要吃你做的


我:好好好


黑尾:研磨和我一起


我:带带带


黑尾:你怎么这么敷衍


我:?难道要这样?啊对,铁郎,你来吧,记得要带研磨哦还是说,小黑我也希望你来想你哦,呕,你不嫌恶心,我嫌


黑尾:……算了,你还是敷衍一点吧,太不正常了


研磨:自作自受


黑尾:……





真是好久不见,看到评论区的催更,我着实有些不好意思。来更新了。


其实,我在晋江也发了这篇文章,同名,大家也可以去晋江看,当然,进度是一样的。


对了,求评论


4000+


请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