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哦shit我写的什么垃圾玩意

12浏览    2参与
Netease

「腾网」我依旧不会起名

网易有一个小秘密。 


公司里的老员工都知道的小秘密。 


他是个同性恋。 


那些老员工都对此守口如瓶,对新人保密。 


这关系到他们老板的声誉和他们企业的形象。 


有时老员工聚会也会有一些员工开玩笑问网易看上了那个男的没有。 


网易总是笑着拿起咖啡喝一口,然后无奈的说道 


“我还是个寡王呢。” 


直到有一天,秘书发现网易有点不对劲。 


经常望着一个地...

网易有一个小秘密。 

 

公司里的老员工都知道的小秘密。 

 

他是个同性恋。 

 

那些老员工都对此守口如瓶,对新人保密。 

 

这关系到他们老板的声誉和他们企业的形象。 

 

有时老员工聚会也会有一些员工开玩笑问网易看上了那个男的没有。 

 

网易总是笑着拿起咖啡喝一口,然后无奈的说道 

 

“我还是个寡王呢。” 

 

直到有一天,秘书发现网易有点不对劲。 

 

经常望着一个地方发呆。 

 

对工作也不上心了。 

 

总是在一张纸上写上一个名字,然后再撕掉扔到垃圾桶里。 

 

秘书小姐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难道有喜欢的人了? 

 

她联系其他老员工一起讨论这件事。 

 

“你们觉得会是谁?” 

 

其中一个策划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 

 

“先排除不可能的。” 

 

秘书小姐拿出了一大堆名片。 

 

“这些都是老板认识的人的名片。” 

 

他们激烈的讨论了半天,最后达成共识。 

 

“绝对不可能,是那只企鹅。” 

 

远在深圳的腾讯突然打了个喷嚏。 

 

“唉,广东的天气越来越多变了。” 

 

接下来的几天,秘书小姐和其他老员工一直在密切关注网易。 

 

他们发现网易经常望着发呆的方向是腾讯总部所在地,深圳。 

 

发现这家伙总是在本子上写的名字是Tencent。 

 

发现他竟然会盯着腾讯的logo愣神。 

 

“艹,太艹了。” 

 

第五的前策划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竟然是喜欢上了那个企鹅。” 

 

秘书小姐找了个墙角蹲在那里自闭。 

 

“这就很绝望了。” 

 

曾经在腾讯做过卧底的一个员工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网易竟然喜欢上了那个企鹅。 

 

网易自己更没想到,他会喜欢上那个自己万分嫌弃的家伙。 

 

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瘫在办公室的椅子上。 

 

“阿里的楼好像挺高的,要不我在那跳下去吧。” 

(阿里:???) 

 

网易开始排斥一切和腾讯有关的东西,努力的让自己忘掉那只企鹅。 

 

本来这挺成功的,他已经渐渐忘了腾讯的脸。 

 

结果有一次他去广州视察顺便去珠海长隆(珠海长隆最好玩!广州的那个你去了只能看到一堆动物的屁股「本人亲身经历」)玩的时候,在长隆里的一个企鹅馆里和腾讯撞上了。 

 

不等一下,为什么是在企鹅馆里? 

 

网易一脸懵逼的看着同样一脸懵逼腾讯。 

 

“……” 

 

这很尴尬。 

 

“你来这里干什么?”*2 

 

啧,这更尴尬。 

 

“咳,我是来这里放松的。” 

 

“好巧,我也是。” 

 

本来他们两个都仅仅只是偷懒跑出来玩的,没想到,竟然撞上了。 

 

结果他们就从中午一直尬聊到了下午。 

 

“呃,快开始放烟花了,咱们先去广场那占个位吧。” 

 

网易看了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下意识拉住了腾讯的手。 

 

腾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网易拉住往广场哪里走过去了。 

 

灯车游行也开始了,一个个衣着光鲜的杂技演员在一个个五光十色的灯车上表演着杂技,穿着滑稽的小丑在给周围的孩子递玩具。 

 

周围的人都在欢笑吵闹。 

 

网易拉着腾讯在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里坐下,等着接下来的烟花。 

 

“长隆赚的钱倒是挺多的。” 

 

“至少里面的东西比起迪士尼还算便宜了。” 

 

“老迪还没寄律师函给你?” 

 

“?你倒是想让我被他捋啊,再说了他就算寄律师函也不是给我寄的。” 

 

网易白了腾讯一眼,看向湖对面的灯车,开始慢慢等待长隆的烟花。 

 

他等着等着,竟然睡着了。 

 

“网易你醒醒!” 

 

还没过多久他就被腾讯摇醒了。 

 

“干嘛啊……” 

 

“咱俩的秘书跑过来抓人了!” 

 

腾讯看着远处哪两个散发着杀气的的人,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据广州总部里那个小员工的情报,那两个家准是跑到这里来了。” 

 

“啧,不好好做工作跑来偷懒?我们可都日常997呐。” 

 

“回去把他们分尸了吧。” 

 

两位秘书的交流声传入网易的耳中,他一个激灵瞬间醒了。 

 

然而两位秘书也注意到这里了。 

 

“想跑?” 

 

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奔向腾讯和网易所在的地方。 

 

网易和腾讯也从连忙人群中挤出去了。 

 

他们在这里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追逐战。 

 

就在两位秘书快要捉住腾讯和网易时,网易猛地大喊了一声。 

 

“看!烟花!” 

 

五彩斑斓的烟花在长隆的上空炸裂开来,形成的烟雾被湖底的镭射灯照的光怪陆离,人们兴奋的拿起手机拍摄这景象。 

 

秘书小姐看的愣住了。 

 

“喂!他们两个跑了!” 

 

腾讯秘书有些不满的看着她。 

 

“啊……” 

 

另一边,腾讯和网易好不容易逃脱了两位秘书的追捕,坐在一个长椅上大喘气。 

 

“没看成烟花啊。” 

 

网易有些有些失望的看着天空中那已经散去的烟雾,准备休息一会就从这里出去回宾馆休息。 

 

“烟花不重要。” 

 

腾讯点起了一根香烟。 

 

“……废话,你随时都能看到烟花。” 

 

“咳,我的意思是,烟花不重要,你才重要。” 

 

“企鹅你脑子进水了?” 

 

“做那个过山车的时候的确有点水灌耳朵里了。” 

 

“???爬!” 

 

网易果断的一脚踹向腾讯。 

 

这一幕刚好被正在找人的两位秘书看到了,腾讯秘书扬了扬手中的手机,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我拍到了!” 

 

“赶紧删了!”*2 

 

很不幸,这张照片被发送给百度了。 

 

他的营销号们立刻发布了一篇文章。 

 

《震惊!某易竟深夜与某企鹅打情骂俏,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听说百度后来被他们两个揍得很惨。 

 

秘书小姐一脸姨母笑的看着手机手机上腾讯和网易的八卦,嘴角又找上了太阳。 

 

“秘书小姐你注意一下你的表情……” 

 

“咳,不好意思哈。” 

 

/好的这又是一篇烂尾。 

 

/有一说一珠海长隆真好玩。 


Netease

好像是房姐们的一堆cp?一起去吃火锅的故事?

今天,又是阳光明媚……你个大头鬼啊,今天也是没有出太阳的一天。


逅异一脸郁闷的趴在窗台上。


哦,shit,猛一和南橘在一起了,33和西湖醋鱼走到一块了,就我还是寡王一个!


唉,妈妈说,我要坚强。


她默默的打开了喀秋莎,想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


然后逅异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我想冷静为什么要听喀秋莎???


于是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好巧不巧,外面有人敲了敲她的门。


咳,作为房东,我不能让房客看到这副狼狈的模样。


逅异连忙冲...

今天,又是阳光明媚……你个大头鬼啊,今天也是没有出太阳的一天。

 

逅异一脸郁闷的趴在窗台上。

 

哦,shit,猛一和南橘在一起了,33和西湖醋鱼走到一块了,就我还是寡王一个!

 

唉,妈妈说,我要坚强。

 

她默默的打开了喀秋莎,想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

 

然后逅异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我想冷静为什么要听喀秋莎???

 

于是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好巧不巧,外面有人敲了敲她的门。

 

咳,作为房东,我不能让房客看到这副狼狈的模样。

 

逅异连忙冲进卫生间拿起毛巾在脸上摸了几把,然后出去开门想看看是那个家伙在那敲自己的门。

 

是……鲜花小丑?

 

此时此刻,天崩地裂。

 

这是一件极其尴尬的事,要知道,逅异是一直暗恋着这位有时沙雕有时正经有时还很文艺的房客。

 

她的眼神飘忽不定,对着鲜花小丑结结巴巴的说道。

 

“呃……呃……那个……你是来……交房租的?”

 

人家明明昨天才交过房租……

 

逅异此时想扇自己一巴掌。

 

鲜花小丑有些哭笑不得。

 

“我不是昨天才交过房租吗?”

 

“也是哈……那你是来干嘛的?”

 

“啊……33和西湖醋鱼让我来找你,想让你去和他们商量点事。”

 

嗯?是那两个吵起架来天崩地裂的家伙?

 

逅异的包租婆房东气势立马就回来了,她向鲜花小丑道了声谢,然后便上楼敲了敲西湖醋鱼和33他们合租的那间房子的房门。

 

“大房姐你来啦!”

 

西湖醋鱼满脸堆笑的把逅异请了进去。

 

“你们两个又要干嘛……”

 

“咳,那个,房姐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果汁?”

 

“无事献殷勤,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

 

“呃,就是,能不能把房租费调低点啊。”

 

果然。

 

逅异嘴角微翘,思索了一会,便开口对33和西湖醋鱼说道

 

“除非你们两个保证,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会吵架,不然的话……哼哼。”

 

33和西湖醋鱼对视一眼,连忙答应了下来。

 

要知道他们最近可是经济困难期,这房租的压力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幸好大房姐是个好人,嘿嘿。

 

逅异从他们两个的房子出来后,发现鲜花小丑正在楼下看着她。

 

“你不回自己的房子?”

 

“嗯,其实我也有点事想问你。”

 

“啊?”

 

“要知道,咱们这栋楼的隔音可是很差的。”

 

“呃,你,你什么意思?”

 

“噗,你不用那么紧张。”

 

鲜花小丑忍不住笑了一声。

 

“我其实就想知道,你为什么在我面前这么害羞呢?在别人面前的你可是很大方的啊。”

 

她说着,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还有点小帅。”

 

???天!她说我帅!

 

逅异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随便说了几句便连忙跑进自己的房子里了。

 

鲜花小丑看着这样的逅异,忍不住又笑了一声。

 

“不止帅,还很可爱啊。”

 

此时的逅异大脑里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了一句话。

 

“还有点小帅。”

 

她说我帅!她说我帅!

 

逅异差点激动的蹦到天花板上。

 

就在她不知道兴奋了多久的时候,道南橘的声音让她重新清醒。

 

“大房姐,A请我们去吃火锅。”

 

“欸?上回春游不是也是他花钱买的食物吗?”

 

“可能这就是有钱人吧。”

 

“嘶……收了你们这么多房租,也该给请你们吃顿饭了,告诉A,这次火锅,我包了!”

 

“!大房姐np!”

 

道南橘连忙上楼去通知A了,顺便给魔镜说了一声。

 

“大房姐还是霸气。”

 

魔镜感叹了一下,然后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有钱。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道南橘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了了一句话

 

“你忘了你要减肥吗?”

 

这该死的恶魔低语。

 

道南橘瞬间石化在原地。

 

“啊,有吗?我说过吗?哈,肯定是猛一姐你记错了。”

 

“你觉得我会记错吗?”

 

魔镜核善的对道南橘笑了笑。

 

“我少吃点行不行……”

 

“我觉得你不一定管的住自己的嘴。”

 

“我保证,我对天发誓。”

 

“这还差不多。”

 

等到魔镜转身进屋收拾东西后,道南橘便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我保证,我会多吃一点的。”

 

她说着敲了敲A的门。

 

“嗯?怎么了?”

 

A有些惊讶的看着道南橘。

 

“大房姐说这次火锅她包了。”

 

“啧啧,不愧是大房姐,为她点赞。”

 

此时的逅异还不知道,她可能会被这群家伙吃穷。

 

但是,她已经提前闻到了火锅的香气。

 

哦,那令人馋涎欲滴的香气已萦绕在鼻尖,那气泡破裂的声音仿佛就在耳畔,那火锅汤咕噜咕噜的声音,那色泽红润的汤汁,那些下锅的美食,嘶……真是让人,流哈喇子啊。

 

正在逅异流着口水想的时候,她的房门突然被敲了几下,逅异连忙打开门,发现是敲门的人是鲜花小丑。

 

但她的口水还没擦掉。

 

逅异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原地去世了。

 

“你没事吧?”

 

鲜花小丑有些奇怪的看着脸上写满了绝望的逅异,贴心的拿出卫生纸擦了下她的口水。

 

“睫哥已经把车停在小区门口了,咱们可以走了。”

 

“咳,咱们走吧。”

 

逅异有些尴尬的和鲜花小丑走出去了。

 

睫哥黑色的面包车正停在小区门口,鲜花小丑拉开门,让逅异先上去。

 

“大房姐你怎么了?”

 

魔镜看着脸色有些奇怪的逅异,担心的问了一句。

 

“啊,没事,我在车里冷静一下就好了。”

 

就在她们说话间,鲜花小丑也已经上来了。

 

“鲜花小丑上来了吧,安全带系好,咱们准备出发啦。”

 

睫哥一jio踩向踩油门,带着全车人一起去向了全城最大的火锅店。

 

——————————————————————————

咳,先卡一下文,后面的事正在构思。

顺便插播一个广告,《网易和腾讯的庄园生活》我好像好久都没更新了,明天我就更新到目前贴吧的进度。ฅʕ•̫͡•ʔ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