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3530浏览    579参与
周小污本污

深夜的🐟

我感觉我是时候得混一点比较热的圈子了。


从宿虎,到马道,到TA,再到海森,又到水仙奇,我现在混的圈子是一个比一个冷,一个比一个活跃度低。我就想问,冷圈女孩们,您们参考一下隔壁某冷圈(艾汤)有粮的话直接上去不管是糖还是刀子干它丫的只要能吃就是好粮的精神ok?!不要因为是北极圈就自甘堕落啊女孩们!!!冷圈的可持续性发展就靠您们贡献出自己的一臂之力了啊啊啊啊!!!


尤其点名水仙奇,你学学人家基巴闺蜜的热度,你再看看你。


以及由于冷圈太冷,能压住冷圈不被吹跑的只有那几个太太的神仙作品,像我这种粉丝数连50都没破的小垃圾根本不能掀起任何波浪,所以说靠你们了啊妈咪们!!...


我感觉我是时候得混一点比较热的圈子了。



从宿虎,到马道,到TA,再到海森,又到水仙奇,我现在混的圈子是一个比一个冷,一个比一个活跃度低。我就想问,冷圈女孩们,您们参考一下隔壁某冷圈(艾汤)有粮的话直接上去不管是糖还是刀子干它丫的只要能吃就是好粮的精神ok?!不要因为是北极圈就自甘堕落啊女孩们!!!冷圈的可持续性发展就靠您们贡献出自己的一臂之力了啊啊啊啊!!!



尤其点名水仙奇,你学学人家基巴闺蜜的热度,你再看看你。



以及由于冷圈太冷,能压住冷圈不被吹跑的只有那几个太太的神仙作品,像我这种粉丝数连50都没破的小垃圾根本不能掀起任何波浪,所以说靠你们了啊妈咪们!!



总而言之就是我好饿我不开森(突然觉得自己撒娇好恶心),冷圈太太们靠您们了!北极圈也是圈啊!


顾北不提灌汤

魅夜3

  夜安安静静的跪“笼子”子的正中间,他没有开灯,沉ni在黑暗之中。


  夜低着头,估算着时间,大概过了20分钟左右,顾君魅才上来,他没有开大灯,反而开了旁边的晕光灯,淡黄的灯光散落在他的身上,夜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灯光.


  顾君魅手里拿着刚刚用过的jie尺,看着夜说道:“还记得有多少下吗?”


  “记得,180下。”夜静了静被顾君魅扰乱的心,说道。


  “不动。不躲,报数,错的不算,听懂了吗?”顾君魅满意的点了点头。


  夜浑身一紧“听懂了,主人。”


  “去趴在椅子上。”椅子上面已经垫上了厚厚软软的垫子,夜心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要挨打,自己估计会很喜欢这个...

  夜安安静静的跪“笼子”子的正中间,他没有开灯,沉ni在黑暗之中。


  夜低着头,估算着时间,大概过了20分钟左右,顾君魅才上来,他没有开大灯,反而开了旁边的晕光灯,淡黄的灯光散落在他的身上,夜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灯光.


  顾君魅手里拿着刚刚用过的jie尺,看着夜说道:“还记得有多少下吗?”


  “记得,180下。”夜静了静被顾君魅扰乱的心,说道。


  “不动。不躲,报数,错的不算,听懂了吗?”顾君魅满意的点了点头。


  夜浑身一紧“听懂了,主人。”


  “去趴在椅子上。”椅子上面已经垫上了厚厚软软的垫子,夜心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要挨打,自己估计会很喜欢这个软软的毛绒绒的垫子。


  夜刚好趴好,大腿就被轻轻拍了一下。


  “分开。”


  夜非常听话的,把腿分到与肩齐平。


  冰冷的jie尺却轻轻贴在了夜的pi/股上。


  夜只觉得被打过十八下的地方又开始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还不及夜多想,顾君魅就狠狠的打了下来。


  夜一时不妨,身子因为惯性向前倾倒。


  “啊…疼”


  顾君魅没有打第二下了,而是问道:“夜,重复我的命令。”


  夜这才想起来,“不…不动,不躲,还…还有报数。”夜心虚的说道:“对…对不起,主人。”


  顾君魅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手中的动作,夜这次不敢再乱动了。


  “啊…一”听到夜报数,顾君魅手中的动作便不再停了。


  “二”


  “三,四……三十”一连多下,顾君魅打的毫无规矩,夜的手紧紧抓住,头埋在垫子里。


  顾君魅停了下来,手轻轻放在红zhong的地方,揉了起来。


  “啊…疼,主人…”夜惊叫着。


  “放松。”顾君魅手中动作不减。


  夜适应以后,紧绷的身子逐渐放松下来。顾君魅再次拿起jie尺,毫不犹豫打了下去,全程无话。


  夜一时没留意,双腿颤抖弹了一下。顾君魅停手,夜才反应过来“对…对不起…主…主人?我…我不是…故意的。”


  “放松,这一下不算。”夜偷偷扭头瞄了一眼顾君魅,顾君魅看见却没说话,夜看顾君魅表情没有生气,这才放松下来。


  “啊…三十一”夜又把头埋了下去,闷声报数。


  “五…五十四,主人,求…求您轻点。”夜疼的眼眶发红,心中自觉的委屈。


  若是自个犯了什么错,被这样惩fa自己肯定毫无怨言咬着牙扛下来。可是对于这种游戏失败的惩fa,他受的委屈,心里别扭,想着自家主人这般手下不留情是不是不喜欢自己了。


  这般想着,夜的眼泪压根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五十五…”夜的头埋的很深,小声抽噎着。


  顾君魅也听了出来,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些疼痛都在夜的承受范围之内。


  听见夜的抽噎声,顾君魅手中动作一慢,立马丢掉戒尺,蹲了下来,揉了揉夜的头,又帮他顺气。


  “怎么了?”


  顾君魅这一安抚,让本来只是小声抽噎的夜瞬间觉得越来越凶。


  顾君魅没遇见过这般情况,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主…主人。”夜小声叫着。


  “我在。”顾君魅轻声安慰道“夜,你怎么了,这点痛是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的。”


  “我…我…”夜眼眶红红的,泪珠还挂在眼角,脸上挂着泪痕,哼着鼻子,脸上也有一些红,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倒是把顾君魅看得燥得慌。


  “夜,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继续了。”顾君魅作势准备拿jie尺。


  夜连忙叫到“主人!你是不是…不…不喜欢我了?”


  顾君魅一愣,随即笑道:“你整日里想的什么?”


  夜支支吾吾的说道:“主人…打我手下一点都不留情。”

  

  

一缕晨烟
是可怜又可爱的哭! 最近在看治...

是可怜又可爱的哭!

最近在看治愈系游戏,看了七十多章,好心疼呜呜呜呜

是可怜又可爱的哭!

最近在看治愈系游戏,看了七十多章,好心疼呜呜呜呜

顾北不提灌汤

魅(荆棘玫瑰1)

(是五年前的时候)

一位白皙的少年现在“魅”的入口处,温热的泪水顺着有些圆润的脸上流了下来,红彤彤的眼眶让人看了生怜,他愣愣的看着里面,一位身着西装的男子身下跪着一个白里透红,一头金发的异瞳少年——就像一只松狮。


男子一手温柔的抚摸着松狮,一手把玩着高脚杯,偶尔递给松狮浅尝一下。


“玫瑰?”顾君魅带着夜走了过来。


“啊?先生,我没事。”玫瑰随意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只是眼眶还是红的。


顾君魅看了过去,荆棘正在喂松狮喝红酒。


“需要帮忙嘛?”顾君魅客气的问了问。


“感谢您,但是不必了。”玫瑰清楚的知道顾君魅只是问...

(是五年前的时候)

一位白皙的少年现在“魅”的入口处,温热的泪水顺着有些圆润的脸上流了下来,红彤彤的眼眶让人看了生怜,他愣愣的看着里面,一位身着西装的男子身下跪着一个白里透红,一头金发的异瞳少年——就像一只松狮。




男子一手温柔的抚摸着松狮,一手把玩着高脚杯,偶尔递给松狮浅尝一下。




“玫瑰?”顾君魅带着夜走了过来。




“啊?先生,我没事。”玫瑰随意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只是眼眶还是红的。




顾君魅看了过去,荆棘正在喂松狮喝红酒。




“需要帮忙嘛?”顾君魅客气的问了问。




“感谢您,但是不必了。”玫瑰清楚的知道顾君魅只是问一下,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拒绝了。




顾君魅只是点点头,就带着夜走了进去,夜没有说话,只是走的时候扭头担忧的看了一眼玫瑰。




玫瑰也进去了,缓缓走到荆棘面前,荆棘面前唯一一个地方被松狮站着,玫瑰站在旁边没有动。




但是荆棘看见了他,就又低下头,也不看玫瑰,只是说道:“你就打算那样站着?”




玫瑰心里委屈,低下头缓缓跪了下去,一般跪在位置外面的除了sub们聚会,有些事情聊,会让他们的dom一起跪在外面,就只剩下惩罚和侮辱的意味了。




玫瑰的短发耷拉下来,刚刚好挡住眼睛,低下头,刚刚控制住的眼泪又跟不要命的一样流了下来。




荆棘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玫瑰的不对劲,站了起来。




“只是让你跪下,如今都受不了嘛?”




“不…不是…的,主人。”玫瑰略带着哭音,虽然他极力压制,但是荆棘还是听了出来。




荆棘让松狮起来,自己走到玫瑰面前。


“抬起头。看着我。”




玫瑰僵硬的抬起头,虽然他知道,自己哭的样子,荆棘见过数次,但这次,他只觉得窘迫,潜意识里并不想让荆棘看到。




荆棘看到玫瑰有些微肿的眼泪,皱眉,只觉得心烦“别哭了。”




或许是荆棘的语气太过生硬,玫瑰哭的更加厉害,也或许是玫瑰想到以前,只要自己掉泪,荆棘都会抱着他轻声轻语的哄着。而如今荆棘的话让他的心一凉,只觉得是荆棘不要他了。




荆棘更加烦躁,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玫瑰哭,看到他哭,自己的心口一阵一阵的 疼。




“够了,你什么时候哭够了,什么时候再起来。”说完就带着松狮离开了。




玫瑰没有想到自家主人这么狠心,直接将自己丢在这里。




玫瑰跪在那里,没有动,可他的泪却没有停止,知道顾君魅带着夜过来,“玫瑰,起来吧。”




座位旁边的地不房间里面的,铺了厚厚的一层羊毛地毯,跪久了对膝盖伤害很大,玫瑰却固执的跪着,顾君魅叹了一口气,“夜,带他去房间里休息。”




夜听到后,双手扶着玫瑰,不管玫瑰挣扎,半抱着回到了房间,当然,是夜的房间。




玫瑰这时候也不哭了,因为一路上的挣扎,小脸憋的通红,夜将他轻轻放在床上,寻思着一会儿就去把床上的东西全换了免得自家主人沾上玫瑰碰过的东西。




夜拿起床头柜里的擦药,拢起玫瑰的裤脚,果不其然,膝盖已经青紫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夜收拾好一切准备离开,玫瑰突然叫住了夜“夜…不要丢下我。”




夜很想赶紧去找顾君魅,可是又想到来之前顾君魅对他的嘱托,又拐了回去,实在想不明白,主人为什么回去玫瑰这么关心。







山有木兮爷有糖
小泉识

“奢望越大失望越大”

欢迎观看古装女主彻底心碎时刻

“奢望越大失望越大”

欢迎观看古装女主彻底心碎时刻

言湫

《冷血动物》韩漫*

哭起来会更让人想欺负的受

主角:蛇x人

漫画作者:裕树先生

《冷血动物》韩漫*

哭起来会更让人想欺负的受

主角:蛇x人

漫画作者:裕树先生

褚褚煠y
【cryin×克莱...

【cryin×克莱因】

水仙

一个是小哭包,一个是受气包。

两O相遇必有一攻。

到底谁才是真·克莱因零零

【cryin×克莱因】

水仙

一个是小哭包,一个是受气包。

两O相遇必有一攻。

到底谁才是真·克莱因零零

褚褚煠y

【cryin】

一些哭哭的忧郁脆弱感。

【cryin】

一些哭哭的忧郁脆弱感。

楼下有只猫

我好累😔

最近经常莫名哭 完全停不下来 然后脾气很暴躁 会经常想自残 经常干呕 感觉很少人理解我 很累 浑身冷汗 很容易困 但是有的时候又精力特别旺盛 有没有人告诉我我怎么了……

最近经常莫名哭 完全停不下来 然后脾气很暴躁 会经常想自残 经常干呕 感觉很少人理解我 很累 浑身冷汗 很容易困 但是有的时候又精力特别旺盛 有没有人告诉我我怎么了……

初心·樱

我提着刚哭完的双眼疲惫的看着桌上的练习,被堵塞的鼻子里闯入了一股刺鼻的香味,那是妈妈不久前买的香薰,那个香味也刺激着我的眼睛,它变得更加酸痛

我提着刚哭完的双眼疲惫的看着桌上的练习,被堵塞的鼻子里闯入了一股刺鼻的香味,那是妈妈不久前买的香薰,那个香味也刺激着我的眼睛,它变得更加酸痛

言湫

不哭不哭


《捡了东西的狼》漫画*

作者微博:麻尾

不哭不哭


《捡了东西的狼》漫画*

作者微博:麻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