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790浏览    988参与
游羊

没救了,对这个能说出“家就是垃圾桶”的母亲感到绝望了

没救了,对这个能说出“家就是垃圾桶”的母亲感到绝望了

鬼伞菇栽培手册

逃走

他终于是跑掉了


他的脚步慢慢停下


蹲下来


抱头痛哭

他终于是跑掉了


他的脚步慢慢停下


蹲下来


抱头痛哭

冰糖球

忆狐朋狗友

       满篇骚话,无非就纪念一下自己还敢明目张胆讲骚话的那些日子。

  

  

  翔哥

  

  翔哥是大一金工实习认识的。想起来可真够久远了。翔哥不是男的,也不算高大威猛,一米五几的个儿,体重可能是我的四分之三吧。要说她什么地方比较壮实,那应该就是嗓门大,语速快。她喜欢挺着腰杆仰着脸看人,因此显得很自信干练的样子,尽管这或许也是身高养成的习惯。

  

  实践课是小组内的人轮流操作,别人上去的时候我们就在底下聊天。聊了什么反正都忘记了,只记得她挺能侃的。第一堂课还没结束,我就把带过去的一壶水全喝光...


       满篇骚话,无非就纪念一下自己还敢明目张胆讲骚话的那些日子。

  

  

  翔哥

  

  翔哥是大一金工实习认识的。想起来可真够久远了。翔哥不是男的,也不算高大威猛,一米五几的个儿,体重可能是我的四分之三吧。要说她什么地方比较壮实,那应该就是嗓门大,语速快。她喜欢挺着腰杆仰着脸看人,因此显得很自信干练的样子,尽管这或许也是身高养成的习惯。

  

  实践课是小组内的人轮流操作,别人上去的时候我们就在底下聊天。聊了什么反正都忘记了,只记得她挺能侃的。第一堂课还没结束,我就把带过去的一壶水全喝光了。我们沿着下课的路并排走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一组人只剩我们两个凑到一起,可能是我的步速比较慢,她的腿又比较短?一路上聊得挺愉快,尽管内容全记不清了,估计都是些没太大营养的东西。走到食堂门口时,她问我,你对钓鱼岛的事怎么看?

  我说了自己的看法,边说边掀开食堂的门帘。她买了一份蛋卷,放在桌子中央,我虽然口干舌燥,但还是没过脑子地伸手拿了一根。等我们聊完钓鱼岛,我发现蛋卷已经少掉一半了。

  

  从此以后的每个周四下午,我都会带上两瓶水。我们在食堂讨论了各种各样的话题,她喜欢也擅长提问:你对某某事件怎么看?你觉得学校设置的这门课还有什么缺陷?在你看来人生的意义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人的性格是受什么决定的,又能决定哪些东西?你猜那对CP是真的吗?你也觉得那部电影导演脑子进水了吧?你还要再来根蛋卷吗?

  

  实验课上了几堂,我就吃了她几袋蛋卷。不,应该要少算一次,有一节课我因为时间冲突调到别的组去了。再次一起上课时我讲给她,上周的插班让我遭受了别样的优待——那个组里清一色全是男生,所以我获得了专属听课C位,实操环节他们也永远都让我第一个上。我俩笑得不亦乐乎,她说,你确定他们是真的绅士风度,还是把第一个挨师傅骂的锅位推给你?我说谁知道呢,其实被过于重视的感觉有点怪尴尬的。是啊,物以稀为贵,她说,他们重视你的同时也在把你视作异类。我想了想,点头同意,可女生稍微少点的专业都是这样。尤其是实验课,女生一犯点错误就很容易得到“帮助”。即使做得一样好,大家可能还是觉得男生的操作比较六。

  那就做得比他们更好啊。她轻描淡写地说。你还吃蛋卷吗?

  

  最后一堂课结束时,我们互换了锤子。其实我不太想换给她,因为我的锤子有点瑕疵:最后挫倒角的时候下手不够利索,倒角挫成了圆角。我们也没留联系方式,我没要求,她也没提,可能是忘了。我觉得我们可能还算不上朋友,即便聊过了钓鱼岛和人生的意义。她所在的是传说中的“荣誉学院”,每几百个学生当中才有一人有资格进入,拿开学第一门课来举例,我们修线性代数就够受的了,他们修的是数学分析。

  

  大三的时候,我又碰见她一次。还是那样挺胸仰头步履匆匆地,从老远用大嗓门喊着我的名字。我们聊了一小段路,她说,你好像有很多朋友的样子,没想到还能记得我。真高兴。

  

  我好像有很多朋友的样子,可他们谁也没问过我对钓鱼岛怎么看呀。

  

  

  崔大师

  

  认识老崔的时间就比较源远流长了。由于选课重合度的关系,我们从一开学就认识了,而且此后陆陆续续均有碰面,但要说真正成为朋友,还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可能是在某节非常之水的专业课上吧。那堂课他迟到了,冲进后门就往我旁边的椅子上一坐,在桌子上甩下一本烂了皮的《且听风吟》。

  诶你怎么看小黄书啊。

  老师瞪了我一眼,继续念PPT。我们可能是在那时候成了朋友的。

  

  也可能是我去图书馆做兼职的时候。学长说会有人来给我培训,结果那天负责培训的人是他。

  哟老大说今天有妹子来敢情是你啊。我还寻思着不好意思让人家打下手呢,这下可放心了。你赶紧把这一车书分好上架去吧!

  可能是那时候吧,呵呵哒。

  

  最有可能是在拍毕业照那天。大家涌向校门口的时候,他问有没有人想去实验楼随便拍拍。有三个人跟着去了,其中就有我。我们找了好几片风景独好又有纪念意义之处,疯狂互拍了一通。

  要说以此为契机成为朋友,那也得是在场的四(伪)君子全都成了朋友。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难道要等到本科毕业好久之后,他回学校探望老同学那回?

  据说他把每个还在校的人都揪出来问候了一遍。他来到我所在楼层的时候,我正在两个办公室之间来回跑堂,心里计算着这批活计干完还能不能赶上晚饭。等我注意到走廊沙发上那张熟悉的臭脸,他都已经在那坐了半小时了(他自己说的)。

  诶呀唐大师,您终于忙完啦?这是我最后一站喽。  

  所以为什么管他叫崔大师呢?礼尚往来呗。

  我们出去搓了一顿沙县。当天晚上还下了瓢泼大雨。他跟我聊人生,聊未来,说觉得前途迷茫。

  我习惯凡事先想到坏的结果,所以不容易对现状失望。他可能相反,他做的梦都太美了。我不太说得清这两种人,究竟谁更勇敢一点。在生活面前。

  

  现在也偶尔联系,基本是互相推荐点书什么的。他的品味还是无可救药地文青。

  

  

  张小黑

  

  室友。名如其人,长得黑。她羡慕我白,她羡慕不来。她也有个优点是我羡慕不来的,D-cup的身材。人属于内向型,在寝室里很暴躁,在外边怂得一匹。打游戏的时候日天日地,面对喜欢的男生不敢放屁。直到快毕业了,我才听说她暗恋过那谁,长达四年之久。就这个保密工作做得,那谁肯定连发现都没发现。在我看来,这简直不可理喻。

  

  她确实胆子不大,从小到大没出过省。有一次宿舍出故障了暂时不能住,于是我带她出去开房——这是她原本的用词。她全程表现得非常新奇,因为是第一次——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一进门,她左翻翻,右看看,忽然一把拆开了付费用品的密封包装——懂的人应该……都懂吧。

  你看!居然还有这个!

  我赶紧把盒盖按了回去,还好只是拆了外包装的程度,不需要额外掏钱。

  大姐这里面没咱俩能用的东西啊!不然你是想用剃须刀还是想用别的啊!

  

  这件事就成了个经典笑话。她后来吐槽,自己头一次的开房对象居然是我。

  是啊,我接上,而且你一上来就把安全设施准备到位了。这是有多急?

  蛮好磕的,故障那天不在寝室的室友丙说。

  

  毕业聚餐的时候辅导员怕大家喝多闹事,只允许我们搞两箱,合计下来每人摊到半瓶多一点。我很不尽兴,因为这是我平时漱口的量。她很高兴,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尝试喝酒。她本来是不打算喝的,但我就坐在她旁边,还跟各种人干杯干得不亦乐乎。于是她非得让我给她也倒上一杯,于是她醉了。

  倒也没醉得很厉害,就是嚷嚷着要去KTV嗨个通宵。聚会时的集体是乌合之众,于是有二十多人一窝蜂跟着去了。她成了光荣的牵头人。

  她点了首新贵妃醉酒,掐着嗓子唱完了,又拉着我陪她一起唱精忠报国、蓝精灵、各种ACG歌曲,室友丙点了烂大街的情歌对唱,我忘了是因为爱情还是今天你要嫁给我,我也很嗨皮就跟她合唱了。在场几个男生尖叫得像鸡鸭鹅,纷纷喊着磕到了磕到了百合赛高,其中就包括她暗恋着的那谁。那谁拍着大腿狂笑说,黑糖CP就此诞生了。

  不能吧。我怎么着也不该在右边吧。

  他们差点没把大腿拍烂。

  

  小黑心灵手巧,会刻橡皮章。刻得不多,随缘送给最好的朋友。她曾经跟我吐槽,最烦有人找她要章子当生日礼物之类,且不论友谊深浅,她刻东西完全是看心情的。所以我从没提过这种要求,尽管我其实很想要。我暗搓搓地抱着一点希望,她会主动想起来这码事,不用太复杂那种,哪怕一个颜文字就挺不错的。倒不是想要章子,也许只是想确认一下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友谊。毕竟室友就是这么一种玩意,同在一个屋檐下太久,早就习惯了互相熟悉也互相忽略。

  当时我已经在用lofter了。我说,上面有好多大触,你不打算注册个账号勾搭一下吗?提得多了,要素觉察,她问我,你不会是在暗示什么吧?旁敲侧击地找我要章子?

  当然没有啊。怎么会这样嘛。我们的关系不就这么回事,什么送不送的多见外啊。

  她被戳了笑点似的,搞得我有点尴尬。

  你这人还蛮傲娇的啊。

  

  后来我并没有得到章子。她的材料用完了,懒得买新的,就此弃坑啦。

自由地

他说:回头。


原文@懒虫能鸽善鹉 《水消失在水中》,不说啥了抱抱惊蛰老师

p2是我跑到隔壁找同事让她帮我写的字的特写,对不起我的字实在太丑了(闭眼)

他说:回头。



原文@懒虫能鸽善鹉 《水消失在水中》,不说啥了抱抱惊蛰老师

p2是我跑到隔壁找同事让她帮我写的字的特写,对不起我的字实在太丑了(闭眼)

鬼伞菇栽培手册

追逐

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懒得开头空格了,将就着看吧

算了也没人看

————————————————————————————

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森林里,一个人在被很多士兵追赶着,那里下着鹅毛大雪,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被追赶的少年穿的很单薄,他好像连鞋都没穿,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能分分钟冻死的那种。


但他偏偏就没受到一点影响,反而是穿着棉衣的士兵们被风雪所阻挡,距离一点一点的变大了,士兵们大吼着“站住!”“别跑!”有用吗?没用,少年越跑越快,远到根本追不上少年时,士兵们才停下脚步,骂骂咧咧的往回走了。


少年继续奔跑,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是多么的激动啊,他好久都没玩过这么...

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懒得开头空格了,将就着看吧

算了也没人看

————————————————————————————

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森林里,一个人在被很多士兵追赶着,那里下着鹅毛大雪,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被追赶的少年穿的很单薄,他好像连鞋都没穿,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能分分钟冻死的那种。



但他偏偏就没受到一点影响,反而是穿着棉衣的士兵们被风雪所阻挡,距离一点一点的变大了,士兵们大吼着“站住!”“别跑!”有用吗?没用,少年越跑越快,远到根本追不上少年时,士兵们才停下脚步,骂骂咧咧的往回走了。



少年继续奔跑,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是多么的激动啊,他好久都没玩过这么刺激的追逐游戏了,他喘了口气,脚步慢慢停了下来,他扭头看看士兵们是否追了上来,呼,还好没有。



他身后的冰天雪地中哪里还有一个人,就连他的脚印也都被冰雪埋没,地上的雪更厚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风雪好像更大了。



他回头舒了口气,现在雪下的晃眼,风吹在脸上比刀割还疼,他此时站在这里却是没有任何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好像这风呀雪呀都是假的,可它们是真的,这就很奇怪了。



他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小点,少年的好奇心作祟,他有些想知道那是什么,便走了过去,那个黑点好像也在向他靠近。



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个穿黑衣服的人。



啊呀呀,那人看清了他的样子后,竟然向他跑来了。



他愣了愣,看清那人的长相时瞳孔放大,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点背能背到这种程度,连逃跑的时候都能遇见这个家伙。



那是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个子比他高一点,长的挺好看的,他经常管黑衣服的少年叫“惊蛰”,他们以前关系特别好



但是经历过那次时间长达两、三年的事件过后,他对黑衣少年就只剩下讨厌、怨恨和恐惧了。



他在轻微的颤抖着,眼睛里的恐惧是怎么也改掩饰不住的,他看见自己最恨的人向自己跑来。惊蛰看见他好像很惊喜,又很愤怒,他眼看就要抓到他了,结果却抓了个空。



少年跑了。



“江落何,你回来!”惊蛰奋力追赶着江落何。



少年叫江落何。江落何拼了命似的逃跑,他不想再经历那段黑暗的时光了。


某段往事


江落何从小就霉运连连,各种破事遇见过不少。



有一次就是看见一个小女孩落水了,把她救了上来,女孩的父亲是个医生,之后在他最黑暗的日子里是他的主治医生,医生看见恩人那没有生机的眼睛又想起救自家女儿的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的活泼少年,为了报答江落何,就把开门的钥匙给他了,一个钥匙算是把江落何从黑暗里带出来了。


—————————————————————————————


这件事告诉我们要多做善事


瞎写的切勿较真


鬼伞菇栽培手册

想写文

还怕自己的小学生文笔太渣

要了老命

想写文

还怕自己的小学生文笔太渣

要了老命

鬼伞菇栽培手册

正常人、性别和婚姻

我很好奇什么算是正常人

是符合大众的人

才算是“正常人”吗?

那“大众”是什么

而“异类”又是什么

他们的定义是什么


哦,我忘了

定义是“正常人”定下的


而定下定义的人

一定,对是一定都是男性

我不得不自嘲的说

女性又算的了什么

我些绝望地想

女性,就这么没用吗?


我思考古时候的人

不让女性干这干那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

她们没有男人强大

在自然界

雌性是繁殖的工具

是老天不让她们强大


她们的存在是为了“婚姻”

是为了“爱情”

是为了我们这些“爱情的结晶”

啧,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该是个人

因为好像成为一个“人”

就是一件好讽刺的事...

我很好奇什么算是正常人

是符合大众的人

才算是“正常人”吗?

那“大众”是什么

而“异类”又是什么

他们的定义是什么


哦,我忘了

定义是“正常人”定下的


而定下定义的人

一定,对是一定都是男性

我不得不自嘲的说

女性又算的了什么

我些绝望地想

女性,就这么没用吗?


我思考古时候的人

不让女性干这干那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

她们没有男人强大

在自然界

雌性是繁殖的工具

是老天不让她们强大


她们的存在是为了“婚姻”

是为了“爱情”

是为了我们这些“爱情的结晶”

啧,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该是个人

因为好像成为一个“人”

就是一件好讽刺的事


那武则天、花木兰是为什么强大的?

因为她们不甘平庸、有野心、有责任心

哈!我一打“有责任心”它就给我来一个“的男人”

不甘平庸的女孩子们

该努力奋斗了

(突然励志)

不是说“人定胜天”吗?

拿出诚意给人看看啊



-------------------------------------------------------------------------------

其实我本来是想发泄情绪的

结果强行励志

瞎哔哔

想骂我的可以骂的狠一点


人土土一十八

打卡第75天🌟

感谢神仙太太们今日的产粮让我也有了一点点过520的幸福感🍻

还有华为爸爸给更新的系统哈哈哈哈哈哈十分喜欢感觉这次多了好多新功能🍻

血液复习基本是专英和专业课的混合,感觉真的一大半时间在学单词,还有很多要边看变查😭

今儿生化肝脏肾脏两章,肝脏差一点没完明天记得补,本来晚上应该进行完但今儿忘记背单词了so🙇

血液加上前天的,过了20个老师给的习题,基本水看一遍都是选择留个印象,翻译了三章,没错就是把中文翻译英文,使得我能够在考试的时候看懂题干🐷

OKk今天非常丰富,还吃到了泡芙和榴莲酥,可惜没咋学英语,主要补觉时间比较久嘿嘿嘿

晚安🍻🍻🍻📍


打卡第75天🌟

感谢神仙太太们今日的产粮让我也有了一点点过520的幸福感🍻

还有华为爸爸给更新的系统哈哈哈哈哈哈十分喜欢感觉这次多了好多新功能🍻

血液复习基本是专英和专业课的混合,感觉真的一大半时间在学单词,还有很多要边看变查😭

今儿生化肝脏肾脏两章,肝脏差一点没完明天记得补,本来晚上应该进行完但今儿忘记背单词了so🙇

血液加上前天的,过了20个老师给的习题,基本水看一遍都是选择留个印象,翻译了三章,没错就是把中文翻译英文,使得我能够在考试的时候看懂题干🐷

OKk今天非常丰富,还吃到了泡芙和榴莲酥,可惜没咋学英语,主要补觉时间比较久嘿嘿嘿

晚安🍻🍻🍻📍


鬼伞菇栽培手册

“沉默”

一、

我们遭受到了不公


我们用尽全力去呐喊


没人听见和理会


身边的人帮忙


无济于事


我们一生痛苦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利益的人


哈哈大笑


我们在痛苦中


死亡

二、

我们遭受到了不公


我们尽全力去呐喊


没人听见和理会


我们拿起笔


奋力书写


终于


有人看到了


我们越来越出名


我们奋力诉说着我们的遭遇


他们听见了


他们问


你们为什么没有呼救而选择了沉默呢?


哈哈


我们没有说话


越来越火,越来越火


目的达到了


握着笔的女孩笑了


越来越火,越来越火...

一、

我们遭受到了不公


我们用尽全力去呐喊


没人听见和理会


身边的人帮忙


无济于事


我们一生痛苦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利益的人


哈哈大笑


我们在痛苦中


死亡

二、

我们遭受到了不公


我们尽全力去呐喊


没人听见和理会


我们拿起笔


奋力书写


终于


有人看到了


我们越来越出名


我们奋力诉说着我们的遭遇


他们听见了


他们问


你们为什么没有呼救而选择了沉默呢?


哈哈


我们没有说话


越来越火,越来越火


目的达到了


握着笔的女孩笑了


越来越火,越来越火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不……不对


它变了


变成了潮流


它的本意变了


女孩落下了眼泪


啪嗒、啪嗒


泪水打湿了稿纸


啪嗒、啪嗒


它变得不对了


它变质了


…………


请默哀

你的北冰洋
我竟然有这种照片 有点羞耻哈哈...

我竟然有这种照片

有点羞耻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并没有什么鬼

我竟然有这种照片

有点羞耻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并没有什么鬼

你的北冰洋

19年了

我还没有真正为一个人心动过

也应该没有被别人喜欢过吧

不知道应不应该惆怅

但好像有一点


我真是个冷淡的家伙

19年了

我还没有真正为一个人心动过

也应该没有被别人喜欢过吧

不知道应不应该惆怅

但好像有一点


我真是个冷淡的家伙

芜湖!

碎碎念

sc为什么这么好磕,我要磕疯了

其实还是有点想法想产出的

但是我画的太菜了😭实在是不敢放出来丢人

(但是就这么一直光看着别的太太产量只吃不产好……好过分(;´Д`)

sc为什么这么好磕,我要磕疯了

其实还是有点想法想产出的

但是我画的太菜了😭实在是不敢放出来丢人

(但是就这么一直光看着别的太太产量只吃不产好……好过分(;´Д`)

兮染染
是金光瑶😌 我觉得金光瑶很适...

是金光瑶😌

我觉得金光瑶很适合拿扇子

其实是看了一篇all澄文喜欢上的金光瑶,很喜欢里面的瑶澄友情向

原文:

如果不笑的话,那些痛苦会立刻淹没他的。

怎么能不笑呢?


看完这段我私设了扇子,聂怀桑用扇子掩饰他的笑,金光瑶用扇子掩饰他的失落


(吐槽:这款彩墨的颜色也太丑了)


是金光瑶😌

我觉得金光瑶很适合拿扇子

其实是看了一篇all澄文喜欢上的金光瑶,很喜欢里面的瑶澄友情向

原文:

如果不笑的话,那些痛苦会立刻淹没他的。

怎么能不笑呢?



看完这段我私设了扇子,聂怀桑用扇子掩饰他的笑,金光瑶用扇子掩饰他的失落




(吐槽:这款彩墨的颜色也太丑了)





Silver

和一群人试着参加动画比赛。我觉得做到一半这项目会化为空气。以前几个较大的活动就是会因为队员不付出,偷懒,放弃,害其他人亏了。很不希望同样的事发生。

和一群人试着参加动画比赛。我觉得做到一半这项目会化为空气。以前几个较大的活动就是会因为队员不付出,偷懒,放弃,害其他人亏了。很不希望同样的事发生。

当然应该改好

我的一面很不好的抱歉,但也有想好的想法

说点什么,大概啊,,,

说点什么,大概啊,,,

山抹微云

每次看到无人老师的安迷修就特别感慨,感慨过后就是心动。少年人脸上的笑像姗姗来迟的春晓,眼睛望过去都能绞断缠绵的春风——那真是十八九岁的男孩子,生命和棱角都透着股热辣辣的生命力,要先脸红着问一句,我喜欢他吗,不用怀疑就得再说一句,我喜欢,我一定是喜欢的。

每次看到无人老师的安迷修就特别感慨,感慨过后就是心动。少年人脸上的笑像姗姗来迟的春晓,眼睛望过去都能绞断缠绵的春风——那真是十八九岁的男孩子,生命和棱角都透着股热辣辣的生命力,要先脸红着问一句,我喜欢他吗,不用怀疑就得再说一句,我喜欢,我一定是喜欢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