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九洲

19.1万浏览    275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5 07:28
鹤相欢

S01E16 名侦探音乐学院杀人事件

嫌 疑 人 一 一 锁 定!

依次蒲词客/周长笛/韬短箫/唐钢琴/齐锣


小助理太可爱了整不出白切黑的感觉这套就不拖小甜心下水了😇

S01E16 名侦探音乐学院杀人事件

嫌 疑 人 一 一 锁 定!

依次蒲词客/周长笛/韬短箫/唐钢琴/齐锣


小助理太可爱了整不出白切黑的感觉这套就不拖小甜心下水了😇

在线大锅乱炖cp

祝大家春节快乐,平安健康。

等着春节特辑播出~(^з^)-☆

祝大家春节快乐,平安健康。

等着春节特辑播出~(^з^)-☆

集训长弧故君君君
迟到的新年贺图!我可太爱这些小...

迟到的新年贺图!我可太爱这些小可爱啦!


私心cp tag 

不妥删

迟到的新年贺图!我可太爱这些小可爱啦!






私心cp tag 

不妥删

在线大锅乱炖cp

希望你身边都是爱你的人,希望所有挫折变成美好的回忆,希望不公不幸都远离你,也许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希望自我否定的时候能想起我们,一直都在。

生日快乐

希望你身边都是爱你的人,希望所有挫折变成美好的回忆,希望不公不幸都远离你,也许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希望自我否定的时候能想起我们,一直都在。

生日快乐

八套马甲
下期撒鸥齐唐四个人穿着黑白色块...

下期撒鸥齐唐四个人穿着黑白色块的衣服站在一起的时候画面太好看了!后面发现小贾也是全身黑?没有看到下半身但是忍不住画了!我好喜欢他们下期的装扮!

下期撒鸥齐唐四个人穿着黑白色块的衣服站在一起的时候画面太好看了!后面发现小贾也是全身黑?没有看到下半身但是忍不住画了!我好喜欢他们下期的装扮!

在线大锅乱炖cp
画得慢,每次都这个时间才发,不...

画得慢,每次都这个时间才发,不指望大家能看到了😂


还是看衣服猜人系列。

画得慢,每次都这个时间才发,不指望大家能看到了😂


还是看衣服猜人系列。

hati

#帅府有诡之蒲裁缝今天也想远离帅府#

#蒲裁缝视角#

#CP就当个乱炖吃吧#


总算赶在明天出下一案之前画完了


#帅府有诡之蒲裁缝今天也想远离帅府#

#蒲裁缝视角#

#CP就当个乱炖吃吧#



总算赶在明天出下一案之前画完了


安鸟困告💤
终于摸到笔啦!这期槽点太多了只...

终于摸到笔啦!这期槽点太多了只能挑几个画了()

终于摸到笔啦!这期槽点太多了只能挑几个画了()

八套马甲
这集的韬韬太可爱了!想抱抱!(...

这集的韬韬太可爱了!想抱抱!(这两张是妄想

小唐这边是直接画的这期的两个场景

输了的委屈韬韬还有怕恐怖主题的小齐哥和安慰韬韬的小齐哥还有在小齐哥身边撒娇的九洲全都好可爱!!!awsl

这集的韬韬太可爱了!想抱抱!(这两张是妄想

小唐这边是直接画的这期的两个场景

输了的委屈韬韬还有怕恐怖主题的小齐哥和安慰韬韬的小齐哥还有在小齐哥身边撒娇的九洲全都好可爱!!!awsl

鹤相欢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柠檬茶色香

悄悄咪咪来搞个沙雕图…


我对不起潘潘😂


一丢丢cp提示在周峻纬那张,悄悄咪咪把cp的tag打上了,不妥删


重发一下,把潘潘的tag改回来,尽量让他不要那么惨


悄悄咪咪来搞个沙雕图…


我对不起潘潘😂


一丢丢cp提示在周峻纬那张,悄悄咪咪把cp的tag打上了,不妥删



重发一下,把潘潘的tag改回来,尽量让他不要那么惨


一条鱼

跟风涂个瓶子w

啊我真的是搞得好慢啊……orz

跟风涂个瓶子w

啊我真的是搞得好慢啊……orz

在线大锅乱炖cp
本来想画樱花开放的毕业季的感觉...

本来想画樱花开放的毕业季的感觉,后来想想第二季也快了~还有合宿~
一点都不伤感,所以就不说再见什么的了哈哈哈哈


看完直播

相约229(^з^)

本来想画樱花开放的毕业季的感觉,后来想想第二季也快了~还有合宿~
一点都不伤感,所以就不说再见什么的了哈哈哈哈


看完直播

相约229(^з^)

椰砸

【唐九洲x邵明明】【明月照九洲】拥抱机器(小甜饼一发完)

拥抱机器

summary:邵明明是个拥抱机器。

分级:pg13

警告:私设,千人千面,不保证不ooc。

蜜桃真的有毒……磕的不亦乐乎……
 ===================================

1

邵明明是个拥抱机器。

这是蜜桃众人公认的事实。

唐九洲一直都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最小的那个,怎么邵明明反倒更像个小孩,永远咋咋呼呼的,关心人时急急忙忙,夸人时所有词汇都用上,就跟一包彩虹糖似的,恨不得把五颜六色的糖豆全倒在人手上,情绪酣畅淋漓,不加掩饰得像个太阳。

他没想过太阳也有伤心得大哭的时候,这也正常,太阳嘛,总是耀眼灿烂热烈,本身就是光,没有一点点...

拥抱机器

summary:邵明明是个拥抱机器。

分级:pg13

警告:私设,千人千面,不保证不ooc。

蜜桃真的有毒……磕的不亦乐乎……
 ===================================

1

邵明明是个拥抱机器。

这是蜜桃众人公认的事实。

唐九洲一直都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最小的那个,怎么邵明明反倒更像个小孩,永远咋咋呼呼的,关心人时急急忙忙,夸人时所有词汇都用上,就跟一包彩虹糖似的,恨不得把五颜六色的糖豆全倒在人手上,情绪酣畅淋漓,不加掩饰得像个太阳。

他没想过太阳也有伤心得大哭的时候,这也正常,太阳嘛,总是耀眼灿烂热烈,本身就是光,没有一点点阴影的样子。他的确也没太了解过邵明明以前那些过往,他是真还挺小的,邵明明因为一年级被骂的时候他还被高考摁在知识的海洋里沉浮,实在是没法知道一个综艺节目里的旁听生被骂得有多惨。可是在节目组搭出来的飞船里,邵明明为了挤出眼泪坐在一边酝酿情绪酝酿着酝酿着就真挺不开心的时候,他靠着铁栏杆听嘟嘟安慰邵明明说“没事,你已经很棒了。”呐呐也想开口哄哄却只冒出来一句没事没事的徒劳安慰。

他有一瞬间地懊恼,可他还太小,21岁时的懊恼来得毫无征兆,让他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他的手微微扬起,想拍拍邵明明的头,最终还是轻轻落回身侧。

他会没事的吧,唐九洲这样想,他可是比自己还大一岁呢。可邵明明眼泪滴下来的时候唐九州还是皱着眉头觉得心疼,片刻前脑子里所谓大一岁的想法飞到了九霄云外,是以在邵明明一边站起来催促着嘟嘟快拿试管来接一边破涕而笑的时候,他伸手把人拽进自己的怀里。

那是纯粹的直觉,只觉得现在眼前这个人很需要安慰,而自己想要给予安慰。

他拍拍邵明明的后脑勺,轻轻说:“会没事的。”

他怀里那个人几不可觉的愣了愣,然后迅速地伸手将他推远了,眼泪比片刻前多了不少却还装作毫无所动地接过嘟嘟递过来的试管,忙着把眼泪装进去,泪珠后面那双黑眼珠躲闪,不肯直视唐九洲的眼睛。

刚刚有一瞬间事情朝着无法收场的方向一路疾驰,邵明明自问被骂了这么些年,也算练出了一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脏,可是此刻他和唐九洲之间横亘的沉默过于锋利,几乎要击溃他的防备,所幸火树在旁边开心地说道:“诶,唐九洲,你是不是邵明明传染了,怎么也喜欢抱人了?”

沉默终于被带了过去,邵明明抬起头已经是没心没肺地调侃,一边咋咋呼呼地叫着:“唐九洲你抄我人设!”一边不露痕迹地闪到了嘟嘟身边。

唐九洲是真的还太小了,他在原地眨了眨眼,然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后脑勺的头发,下一秒就笑得见牙不见眼,“邵明明你就瞎说吧。”

那一瞬间汹涌滂湃的情绪对冲仿佛不曾存在过,邵明明继续担任着活跃气氛的小团宠,唐九洲继续挨着太阳为团队发光发热,得到无数:唐九洲你可以啊的称赞。

 

2.

唐九洲的眼睛不算大,但是双笑眼,一笑起来就弯成了桥,加上他一副娃娃脸,带着眼镜有些愣愣的样子。让他看上去总像个小孩子。

邵明明觉得唐九洲就是个小孩,他比自己小一岁,爸爸妈妈捧在手心里安安稳稳地长大,成绩和脑子都不错,一定是班上那种就算挖出最调皮捣蛋的黑历史,也不过是曾经偷偷逃过半节课而已的那种乖小孩。

是以邵明明并没有想过小孩会有别的心思,他自认为自己是哥哥,哪怕他胆小,还比不上其他‘大神’们聪明,但他社会阅历多啊,机灵极了,懂得审时度势察言观色调和气氛,看人跟看玻璃窗里的摆件似的,性格爱好全都能看得明明白白,唐九洲在他眼里就是个普通小孩,可爱,且直。

且直是个关键词。

他总觉得唐九洲喜欢的该是那种白裙子一样干净的女孩子,像是风中弱柳,扶花无力那种,就是所有男人心里那种初恋,虽然邵明明自己不是个纯直男,但他明白那种充满着妹妹感的女孩对男生的吸引力有多大。

这要是篇言情小说,唐九洲就该是青春洋溢白衬衫的男主角,林荫路上一抬头就能看到穿着校服笑容干净的女主角。

邵明明点了点头,为自己的脑中剧场感到非常满意,他看着大巴外渐沉的夜色又点了点头,觉得刚刚在‘飞船’里感受到的那种隐隐约约的奇怪气氛,大概只是错觉。

他的肩膀一沉,坐在他旁边的唐九洲头跟小鸡啄米似的摇摇摆摆,此刻竟直接挨在了他肩膀上睡得香甜。

果然就是个小孩,邵明明无奈地笑了,轻轻伸长了脖子去看坐在前面的编导,小声借了床毯子给他盖上,然后也放任自己倚着身边热源睡了过去。

 

3.

坐在后排的火树:邵明明不是比唐九洲矮吗?为什么唐九洲靠得那么顺手?

蒲熠星无语地瞥了他一眼,决定还是让火工程师自己发现答案比较好,只好模棱两可地回答道: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火树:???

 

3.5

邵明明依然是个拥抱机器,但他的拥抱名单忽然增加了好几个人,包括且不限于少帮主,JY,火树。总之除了唐九洲,谁都行。

 

4.

蒲熠星觉得心很累。

他一向只管好自己的事,性格使然,天崩在隔壁不崩在眼前他都能眨眨眼继续手上的事,崩在眼前了他大概会慌三秒钟然后迅速想出来求生对策。可是当最后一场录制前夜唐九洲抱着一打啤酒站在酒店走廊里眼巴巴地看着他的时候,他满脑子就是:谁能把这只柯基从我眼前提走。

“蒲哥。”唐九洲可怜巴巴,“你就陪我喝酒吧。”

“我女朋友不准我喝酒。”蒲熠星不为所动:“出去。”

唐九洲使出了杀手锏:“可你弟弟我现在不开心。”

再牛逼的男学霸也是个男人,蒲熠星啧了啧随手带关酒店房门,抬手搂了小柯基的肩,一边走一边非常有江湖道义的问怎么了。

然后还没等唐九洲回答,他就敲响了火树的房门,听到门里工程师扬声问谁啊的时候,还很有心情的冲着酒店走廊大声说了一句:“走啦,九洲不开心,陪他喝酒去。”

火树探出了头,他还在给自己外套拉上拉链,可怜伟大的工程师能搞定密室一切机械此刻却被缠着布条的拉链卡在了半路,他还在想蒲熠星这家伙今天声音怎么这么大的时候,就看到走在前头的蒲熠星凑近了邵明明的房门,非常故意地再次说了一句:“天哪,唐九洲你是不是失恋了?看上去好可怜哦。”

 

5.

火树:我觉得你们有事瞒着我,但我不说。

 

6.

唐九洲回来的时候已经脸红得像个虾子,他倒也没喝多少,只是上脸,显得多,蒲熠星走在他旁边,后面跟着吃饱喝足的火树师父,三个人一起慢悠悠地往酒店走,刚走到大厅就看到抱着外套探头探脑的邵明明。

依然不知道发生何事的火树感觉到身边唐九洲原本就滚烫的体温忽然又高了几个度。倒是蒲熠星先开口了:“诶,明明,你在这里干什么?”

邵明明看着他们,眼睛迅速地在他们脸上过了三圈,然后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说道:“诶你们干嘛去了,喝酒不带我啊?明天最后一期录制,你们是不是偷偷吃散伙饭了?”

唐九洲看着他不说话,也不知道喝迷糊了还是怎么着,总之就像个无声的凝望摄像头,锁定了邵明明就不转向了。

蒲熠星在心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心想算了算了都是兄弟,该帮还是要帮,就接过了邵明明的话头:“没有啊,这不唐九洲情场失意吗,就陪他喝个酒。”

情场失意?邵明明疑惑地目光看回依然在傻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唐九洲脸上,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靠,唐九洲你谈恋爱不告诉我!”

唐九洲还是没说话,可能是喝酒把舌头给喝掉了。

蒲熠星依然帮衬着这个弟弟,晃了晃脑袋,“没有,他就一暗恋,表白都不敢,暗恋对象你也挺熟的,他当然不敢告诉你。”

邵明明脑子里转了个圈,他认识,唐九州洲也认识,还挺熟的,女的?

“靠!”邵明明皱着眉头,“你暗恋嘟嘟啊?”

这回唐九洲说话了,少年嗓音喝了酒后带着些黏黏腻腻的不明朗,却不让人觉得不适,他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

邵明明一口气堵在胸口,他也想不通他在气什么,只觉得唐九洲的否认就是欲盖弥彰。直接忽略了唐九洲通红的脸和依然粘在他身上黏黏腻腻的目光,转头就往电梯走,一边走还一边碎碎念。

“亏我还想着夜里冷给你带件外套。”他气哄哄地按下电梯。“竟然惦记上我朋友,真是小白眼狼。”

惦记上他朋友就算小白眼狼吗?邵明明不敢细想,但他生气极了,他为什么生气他也不敢细想。他只是将气全部撒在了电梯按钮上。

 

7.

“你还不去追吗?”终于看穿一切的火树在一边慢悠悠地说道。

唐九洲的脑子一片混沌,他傻愣愣地看着电梯,挠了挠头:“可是他好像生气了。”

“我的天。”蒲熠星揉了一把小孩的头,“男孩子这样生气了,就是要你去追的嘛。”

为什么蒲草你听上去好像很熟练。

唐九洲皱了皱眉头,忽然想起那天被推开的那个拥抱,还有从那以后不再独属于他的‘邵明明拥抱机器。’他没底气地推了推眼镜:“可他又不一定喜欢我。”

火树叹了口气,拍了拍唐九洲的肩膀:“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弯的,可我觉得你们都不太直。”

“以及。”他看着电梯,“电梯门关上了。”

 

8.

第二天最后一场录制是在医院,唐九洲从宿醉里醒来头还一圈一圈涨着疼,邵明明倒是早早就上了车,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还是一样热络,一点都看不出昨晚上生过气。

唐九洲往前走了走,看到坐在后边最中间的邵明明一点让位置的意思都没有,只好转了个弯坐到了前排座椅。

邵明明这个人生气起来非常明显,虽然为了节目效果一点也不像记仇的样子,可是昨晚喝酒三人组上车时他一点要和他们坐在一起的意思都没有。

是以昨晚有事没来得及,今早才到的JY和新来的泳哥侥幸逃过了他无形的苛责。他偶尔低头玩玩手机,或者开口cue一cue新来的嘉宾,甚至连和唐九洲对视也吝啬。

唐九洲欲哭无泪,默默揉揉头就靠着座椅对着身边的蒲熠星做哭脸,被当哥哥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瞪了回去。眼神交流如果能具象,大约就是这样↓↓↓

“看什么看,昨晚上是你不去追的。”

“呜呜呜可是万一他根本不喜欢我怎么办。”

“拜托,邵明明这个人看上去就不直好吗?”

“我看上去很直我也不太直啊,不能以貌取人啊蒲哥。”

“为什么明明对我也这么冷淡?”——这句无声的发言来自于火树,他可怜巴巴地看着蒲熠星,“昨天那事是你策划的,是唐九洲惹他生气的,我就是个路人啊”

“这叫殃及池鱼,大工程师。”蒲熠星挑了挑眉。

 

9.

JY觉得今天不太对劲。

邵明明是个拥抱机器他知道,毕竟少帮主还说过蜜桃里最爱看明明的反应,非常容易受到惊吓,反应很让布局的人满足。

可是邵明明今天抱自己的次数也太多了。

倒不是说他厌烦被别人抱,但被邵明明抱这工作一向是唐九洲的活,为什么今天换自己了?明明唐九州就在他身边,他手指抚过九州那蓝色连帽衫布料,伸手却还是抱向了自己。

难道是自己又长胖了?抱着比较舒服?

狼王今天也陷入了自己长胖了吗?这样的疑惑当中。

 

10.

唐九洲觉得很委屈,邵明明已经第三次明明就杵在他面前却还伸手去抱JY了。

刚刚倒是有一秒被吓到他抱了自己,可是好像回过神后,邵明明就迅速地放开了手。他再不像之前一样黏着唐九洲,偏偏专业素养让他的互动挑不出什么毛病,那种若有似无的冷淡弥漫在他身边,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唐九洲,他真的很生气。

可他气什么呢?唐九洲疑惑极了,生气他喜欢嘟嘟吗?可他不喜欢嘟嘟啊……

21岁的唐九洲今天也不能理解22岁的邵明明。

但他好想理解啊,他鼓了鼓嘴,看着邵明明在他前面三米和女嘉宾聊天。

女嘉宾来了之后,他就更不理他了。

 

11.

邵明明果然是个直男。

21岁不太直的唐九洲小朋友这样想到。

 

12.

火·恩者尼尔·树假如能听到唐九洲的内心os大概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全蜜桃就你和邵明明最不直谢谢。

 

13.

录完最后一期后几位参与者都没什么大事,除了扮演桃花的那位姐姐有通告先行离开,泳哥赶着回去处理自家艺人通告之外。其他几位常驻者倒还都有空,就在酒店搞了个聚餐局。

邵明明虽然还在生气,但他自诩是个成熟的成年人,明白自己气得毫无缘由,实在不存在摆谱的理由,更别说和他们几个待在一起也挺开心,大家没什么利益冲突,当个好朋友完全不过分。

他打开包厢门的时候唐九洲和蒲熠星正说着话,齐思钧在一边玩手机,火树和JY还没到,大概还在酒店洗身上的味。

他看了看唐九洲的脸,小孩依然是小孩,看他的时候似乎还带着淡淡的怯,被他冷处理了一天,现在大概还有点后遗症。

他不应该那样的,在工作中因为自己的情绪冷处理别人不属于他邵明明的处事原则,更别说唐九洲真的什么都没做错,嘟嘟挺可爱,唐九洲喜欢她也无可厚非,尽管这个念头让他有种咬牙才能忍下的疼,但他还是这样想着。

唐九洲太无辜了,邵明明这样想,他不应该因为喜欢女生而被自己冷处理,他还是个小孩啊,未来大好前程等着,在娱乐圈怎么也比自己能混得开。

这么一合计,他扯出一个灿烂的笑三两步跳进包厢,把所有的一切都丢在脑后,像是一切崩坏前的邵明明,坐到了唐九洲身边,加入了他和蒲熠星的谈话。

 

13.

晚上回去的时候,他们都喝得差不多了,蒲熠星和JY先一步把喝的差不多的火树抗回了房间,齐思钧眼力见五百段,早就回了自己房间。邵明明付了钱,转头就看到唐九洲杵在走廊的灯光下面,带着酒气,脸却也没有多红。

“怎么啦,”他收好手机,“想跟我抢结账啊?唐九洲你哪学的这坏习惯。”

唐九洲不说话,只是跟着他走,两人按了电梯回楼上房间,一路上就只有邵明明絮絮叨叨,说今天的密室,说医院好吓人,说毒人好可怕。唐九洲就是听着,时不时嗯一句。

然后他听到邵明明说:“接下来应该也不会常见面,第二季还有没有我还不好说,不过我会把跟嘟嘟好好说一下,她虽然感情上出了点问题,但是你好好追她,我觉得她也不是没有可能喜欢你……”

 

14.

唐九洲原本想着算了吧,邵明明这个人一看虽然不太直,但似乎也不太弯。最重要的是,似乎就把自己当弟弟,那一点点的小心动小暗恋,不是无法处理的鸿沟,工作结束,他读几个月书,大概就能处理好这段毫无希望的暗恋。

可是当邵明明跟个老妈子似的在他面前叮嘱他,说以后大概见不了几次之后,他忽然觉得很难过。

那难过来的迅猛,像插入冰湖的一根长矛,砰的一声,湖面沿着插入点声声碎裂,露出底下清澈的湖水,和那其中无法再躲藏的鱼儿们。

 

15.

邵明明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察觉身侧猛然一顿,他的手腕被猝然握住,力量拉住他的脚步将他扣往身边人的怀抱。

唐九洲跟个刚出生的婴儿握住了大人的手指似的,用力地将他抱在自己怀里,下巴磕在他肩膀上,磕的邵明明肩膀生疼。

“我不喜欢嘟嘟。”小孩的声音带着点委屈,又带着懊恼。

邵明明愣在原地,一向能说会道的一张嘴张了张,硬是没能说出半个字,他想问那你喜欢谁,但他又怕听到一个答案,到这时他才发现,他有多害怕唐九洲说出一个和他无关的名字。

他反应了过来,总觉得自己被当成了醉酒后人群的拥抱娃娃,伸手就去推唐九洲,一边无奈地开口:“唐九洲你别发酒疯啊,我可扛不动你——”

“我喜欢你。”抱着他的人小声说道,然后又像是害怕再被推开似的再次把邵明明那瘦得过分的腰搂紧了些,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喃喃道:“我喜欢你。”

 

16.

21岁的唐九洲依然不太能理解22岁的邵明明,但他听懂了22岁的邵明明的回应。

 

17.

“……既然如此。”他抱着的人顿了很久才开口说到,手指绞紧了他身上白色的T恤,任由唐九洲越抱越紧,甚至还放松了力道,让他能抱得更紧一些。声音轻轻拂过他耳际,像是一个极轻极轻的吻落在他的脖颈。

“那我也勉强喜欢你一下。”

——————THE END————————

没个正行的后记:
18.
 蒲熠星第二天一大早碰到一头乱发从邵明明房间里钻出来的唐九洲,一口川普绕了个弯带着调笑:“可以啊唐九洲。”
 小孩头摇的拨浪鼓似的:“没有……”他脸通红,“真没有!!”
 蒲熠星知道两个人性格倒真不可能进展如此飞速,但蒲熠星不听。他为兄弟两肋插刀这么久怎么也得赢些东西回来,于是他无视了小孩害羞的辩解,大喇喇揽上唐九洲的肩膀。
 “可以啊唐九洲。”他笑着说,“什么时候请媒人吃饭表示一下?”
 “你是媒人吗?”九洲无语极了,“我怎么觉着全程是我自己努力的?”
 “你怎么追到明明就翻脸不认人了。”蒲熠星捧着心脏作出心痛样,大概和闹腾的人呆久了,他也变得爱闹腾起来。“啊,老父亲心好痛。”
 一个枕头从他身后丢到他后脑,邵明明开着门脸红成虾子,一句话说得傲娇极了。“他没有追到我!!”
 蒲熠星什么人,他揉了把身边小可爱的脸,对着邵明明挑了挑眉毛,“你对着这小孩再说一遍,没有吗?”
 邵明明瞪着他们,脸比上一秒更红了,可就是没有张嘴说话,然后,他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这意思就是追到了嘛。”蒲熠星哈哈大笑,依然没忘记拍了一旁有些楞楞的唐九洲的肩,“可以啊唐九洲。”
21岁的唐九洲,心情好极了。

在线大锅乱炖cp
好久没画jo,复健一下,摸个大...

好久没画jo,复健一下,摸个大头~

好久没画jo,复健一下,摸个大头~

一宫革

hh看预告摸的几位嫌疑人 角色具体性格还没出可能到时候会有点oochhhhh总之先让俺爽一把hhhhhh

hh看预告摸的几位嫌疑人 角色具体性格还没出可能到时候会有点oochhhhh总之先让俺爽一把hh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