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亦忆今天沙雕了吗

60浏览    30参与
柚稚_

【薛晓】霸王别姬

OOC,我太感谢这位小可爱啦!!!!

感谢小可爱援助

军阀薛X戏子晓

什么时期自己也不知道,有bug致歉


又是一年秋,义城最大的戏楼多了位戏子,叫晓星尘,同时,也多了一个军阀——薛成美。


“叮当呛”伴随着锣鼓声和呐喊,走出来位戏子,油彩满面,雌雄莫辨。

“这舞姿有点熟悉啊”薛洋心想。

“啧,这戏子是哪个?名气比我还大?”薛大军阀问身旁的金少爷金光瑶。

“叫晓星尘,成美看上了?”金光瑶打趣道。

听到晓星尘三个字的时候,薛洋拿着茶杯的手一颤,嘴角微微上扬。

“滚,一会我去后台看看,你先回去吧”薛洋道。

“哦?你确定没有我你进得去后台?”金光瑶道。

“…那...

OOC,我太感谢这位小可爱啦!!!!

感谢小可爱援助

军阀薛X戏子晓

什么时期自己也不知道,有bug致歉





又是一年秋,义城最大的戏楼多了位戏子,叫晓星尘,同时,也多了一个军阀——薛成美。


“叮当呛”伴随着锣鼓声和呐喊,走出来位戏子,油彩满面,雌雄莫辨。

“这舞姿有点熟悉啊”薛洋心想。

“啧,这戏子是哪个?名气比我还大?”薛大军阀问身旁的金少爷金光瑶。

“叫晓星尘,成美看上了?”金光瑶打趣道。

听到晓星尘三个字的时候,薛洋拿着茶杯的手一颤,嘴角微微上扬。

“滚,一会我去后台看看,你先回去吧”薛洋道。

“哦?你确定没有我你进得去后台?”金光瑶道。

“…那你等会再走”薛洋道。

“等等,你确定他叫晓星尘吗?”薛洋问道。

“你一会自己看看便知。”

薛洋没有说话,只是喝了口茶,紧紧的盯着晓星尘。



一曲终了,晓星尘向台下做了个辑,在一片掌声中下台。

“走,去看看那个晓星尘”薛洋拍了拍旁边的金光瑶道。

一路走到后台,小童子拦住二人,道“二位是迷路了吗?这里是后台,客人不可以来的。”

金光瑶一把拉过小童子,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那小童子立刻走开了。见金光瑶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薛洋道“你还不走?”

金光瑶识趣一笑,“好了成美,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晚点回去也行。”

“滚”薛洋道。


后台是间屋子,里面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服,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

“人呢”薛洋心想。

薛洋见没有人,在屋子了溜达了起来。

晓星尘一排排戏服后走出来,恰好薛洋站在一排戏服旁边。

是他!

两人心里同时大叫一声。

薛洋狡黠一笑“好久不见啊,小星星”




————————————


“阿洋,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十一二岁的晓星尘看着身旁的薛洋催促道。

“不嘛不嘛,小星星我们再玩一会”薛洋抱着晓星尘的胳膊撒娇道

“那…好吧,在玩一会,就一会,天黑了就会迷路的。”晓星尘道。

“嗯嗯嗯,小星星你最好了♡”薛洋道。

一朵红晕悄咪咪的飘上晓星尘的脸庞。“好…好了,还是赶紧回去吧,明天下午再陪你玩。”晓星尘道。

虽然不能再玩了,可是薛洋还是很开心,因为晓星尘答应自己明天可以出去玩,想到这里薛洋开心极了,一路上吵吵闹闹,嘻嘻哈哈。

半路上,薛洋环住晓星尘的肩膀,问道“小星星,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啊?”

晓星尘思考了一下,道“还没想好,那你呢?”

薛洋拍了拍胸脯,大声道“我,要做一位军阀!”

“噗”晓星尘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薛洋不解地道。“如果我做军阀,我一定要娶好多好多小妾,给我生好多好多孩子!”薛洋道。“不能都是小妾,我还要有一个正妻,他唱戏唱的一定要好,是全京城最好的戏子!”薛洋张牙舞爪道。

听了薛洋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晓星尘皱了皱眉,表示不满。

“那你呢?你要做什么?”薛洋问道。

“那我以后学唱戏吧。”晓星尘道。

薛洋兴奋道叫道“好啊好啊!你就做我的军阀太太,给我生好多好多孩子!太太给我唱戏,只给我一个人唱戏。”

“我们都是男的……男的不能生孩子……”晓星尘道。

“男的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谁要是敢说你我敲死他,你就是我的军阀太太,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薛洋不屑道。

“好不好嘛?”薛洋抱着晓星尘的胳膊撒娇道。

“好。”良久,晓星尘道。

“嗯,不许反悔!”

“好!不后悔!”



—————



年少时的的诺言回荡在耳边,少年的笑容和声音在脑子里徘徊。曾经的一切早已成为回忆,现实是残酷的,他们不得不接受现实———他们早已分开,回不去了。

“最近过得还好吗?”薛洋开口道。

“……晓星尘不语。

薛洋皱了皱眉,一把揽过晓星尘.他瘦了,瘦了很多。

“回来吧,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晓星尘喉头一阵酸涩,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分开了这么多年,自己没日没夜的打听他的消息,他也没有来看过自己,口口声声说要娶自己,可人呢?这么多年,当自己是什么?

“小星星…对不起”薛洋道。

那句小星星,犹如压死大象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垮了晓星尘长久以来的怨恨。

“好不好?跟我走。”薛洋道。

良久,就像以前一样,晓星尘颤抖着说“好”



再后来,就是薛洋为晓星尘赎了身,薛大军阀的府上多了个名叫晓星尘的戏子,薛洋对其钟爱有加。



“小星星,我想听你唱戏,唱霸王别姬。”薛洋搂着晓星尘的脖子道。

晓星尘一笑,“只有我一个人,是演虞姬还是西楚霸王呢?”

“当然是演虞姬,你是妃子。”我的妃子。薛洋道。

晓星尘点点头,薛洋蘸好油彩,仔细的为晓星尘描上妆容。

晓星尘站在树下,身披鱼鳞甲,头戴如意冠,衣摆飘飘,像一朵花一般绽开。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

“备得有酒,与大王对饮几杯,以消烦闷——”

薛洋抱着双臂笑着他,“有劳妃子了——”

晓星尘害羞了,“我不是……我没有……”晓星尘小声嘟囔着。

薛洋一笑,走到晓星尘旁边,揽住那人,在他耳旁轻语“不是什么啊?”

晓星尘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薛洋心知他是害羞了,随后把人搂的更紧了。

“薛……薛洋……”晓星尘羞愤道。

“在呢,把你给我吧…”薛洋的手环住了晓星尘的腰,暧昧道。

晓星尘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






一夜无眠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

那天,义城中,城里的百姓已经被金光瑶安顿好了,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兵临城下,薛洋紧咬双唇,但还是蘸了油彩,为晓星尘细细描上妆容:“再演一场吧。”

“为我一个人。”

晓星尘闻言咬唇,眼睫微颤,竭力忍着什么的样子,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头应下,便披鱼鳞甲,戴如意冠,执一双鸳鸯剑,一如当年,清清嗓子唱起来: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

“备得有酒,与大王对饮几杯,以消烦闷——”

薛洋像往常一样笑着,看着台上人裙摆飘飞,舞成一朵红莲,像初见时那样对道:

“有劳妃子哎——”

晓星尘却不像往常一样羞得无地自容,只是唇角勾了勾,步子越发跌跌撞撞,一副要跌倒的样子。但这副模样,配上悲戚的腔调,对于这样的剧本,却莫名有些合适。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晓星尘终是忍不住了,泪水冲花了脸上的油彩,他紧咬着苍白的唇,舞剑的动作愈发无力,慢了,慢了……最后还是停了下来,身子一软,便跌下了台。

薛洋一把抱住他,掏出丝绢为他拭泪,“哭得丑死了。”嘴上这样嗔,手上却温柔得很,晓星尘的视线被泪光模糊,看不到他眼角的那抹微红。他挣扎着站起来,舞起双剑,用颤抖的哭腔继续唱:

“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

说完便举剑往颈上抹,动作比以往演戏时多出一分决然和悲壮。薛洋心觉不好,这等决然,怕不是在演戏,是在……

寻死!

等他反应过来,温热的血已经喷溅出来。

倒在地上的人唇白已经苍白,他挤出最后一个微笑,唱道:“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薛洋红了眼眶,大声对道:“妃子,不可寻此短见啊……”

地上的人再也听不到了。

再也听不到了。

听不到了。

“晓星尘,我还没有娶你呢,你怎么能死呢?”薛洋抱着晓星尘像疯子似的喃喃着。




敌军到义城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薛洋抱着一个人,那人修长的脖颈上一道伤口,那人估摸着是戏子,一身戏服,脸上的妆花了,估计是哭了。旁边有把剑,应该是拿去自刎用的。


薛洋抬头道“等我死了,把我和他埋在一起,我就这一个愿望,算是我求你们的了。一定要把我和他埋在一起。”

敌军的首领点了点头,随后,薛洋拿起旁边的剑,自刎了。



又是一年秋,一棵桃花树下的两个小坟紧紧的挨在一起,坟头草倒一棵没有,都是毛茸茸的蒲公英,风一吹,一片一片白色的绒毛乘风而去,像极了爱情。


“当年的誓言还算数吗?”





终是霸王别了姬,弃了江山亦负你。






—END—

柚稚_

【忘羡】如何把同桌变成媳妇

OOC,和河图的联文。 @河图 

学生忘X学生羡


“今天,姑苏中学来了几位新同学,大家欢迎!”蓝启仁摸着下巴上的几根胡子道。

“啪啪啪啪啪”

台下一片掌声响起来,人人脸上都是好奇和疑问,大家都在好奇那些来听学是谁,可蓝忘机除外。


“我叫魏无羡,无是无中生有的无,羡是羡慕的羡,不是WiFi的无线,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wifi的,嘿嘿嘿”魏无羡站在讲台上进行着自我介绍,蓝忘机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看着课本,丝毫没有注意身旁的同学们的尖叫的调笑。

“我叫江澄,也可以叫我江晚吟。”江澄干干巴巴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进行着自我介绍,试图忽略旁边魏无羡憋笑憋的...

OOC,和河图的联文。 @河图 

学生忘X学生羡





“今天,姑苏中学来了几位新同学,大家欢迎!”蓝启仁摸着下巴上的几根胡子道。

“啪啪啪啪啪”

台下一片掌声响起来,人人脸上都是好奇和疑问,大家都在好奇那些来听学是谁,可蓝忘机除外。



“我叫魏无羡,无是无中生有的无,羡是羡慕的羡,不是WiFi的无线,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wifi的,嘿嘿嘿”魏无羡站在讲台上进行着自我介绍,蓝忘机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看着课本,丝毫没有注意身旁的同学们的尖叫的调笑。

“我叫江澄,也可以叫我江晚吟。”江澄干干巴巴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进行着自我介绍,试图忽略旁边魏无羡憋笑憋的都快憋出内伤了的表情。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唔…我不知道……呜呜”聂怀桑羞涩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那个哈哈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哈长得挺好没想到这有问题哈哈哈”

“那个不知道的哈哈哈他是来搞笑的吗?”

“哎,还有那个晚吟哈哈哈晚吟同学”

“哎,别这么说啊,晚吟同学是我的菜,高冷啊哈哈”

满堂学生都在嘲笑聂怀桑的“一问三不知式自我介绍”和江澄的“简约式自我介绍”,简直是炸开了锅。

“好了安静!”蓝启仁拍了拍讲台,淡定道“好了,新同学下去坐吧,想坐哪里坐哪里,我们来复习一遍蓝氏家规”

“wifi小哥哥做我这里!!”

“羡哥哥来我这!”

“晚吟学长坐着!”

“怀桑小弟弟来呀!”

……………………

终于,在一声声的呼唤和呐喊声中,魏无羡选择了面无表情的蓝忘机,江澄选择了留级的金子轩,一问三不知的聂怀桑选择了自己坐,


“好了,来,复习一遍蓝氏家规,忘机,你和新同学看一本吧,放学带新同学去取书。”蓝启仁道。

蓝忘机微微颔首示意知道了,随后掏出《蓝氏家规》,一脸嫌弃的把书打开推向魏无羡那边。

“嘿,谢谢啦,忘,机,哥哥”魏无羡轻声道。

“……”蓝忘机不语。




“奥利给!终于下课了哈哈”魏无羡伸个懒腰道。

“wifi,云深不知处这个班级班规很严的,你能呆下去吗?”聂怀桑道。

“啊,怎么不能啦?我不是还有忘机哥哥吗?嗯?是不是忘机哥哥?”忘机哥哥这四个字被魏无羡叫的极其暧昧,令蓝忘机一阵……恶寒?

“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坐下”蓝忘机冷冷道。









 @河图 

柚稚_

【风情】双向暗恋

剑兰OOC预警

现代趴有bug致歉

各位小可爱新年快乐!!


----

酒吧里,人声鼎沸的像炸开了锅一样。

“吵死了”慕情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他不能说,因为今天是他同事,也是他暗恋了八年的人的生日派对。

“哎,风信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敬你一杯。”剑兰举着酒杯走过来。

“我也要敬!”权一真装模作样的拿着杯子附和道。

“哎呀,风哥是你能叫的嘛?人家小剑兰可是和风信青梅竹马啊,自然是两小无猜。”裴茗道。

风信刚要解释自己和剑兰是清白的就听见旁边的慕情那传来一声“啪嚓”。回头望去,慕情竟徒手捏碎了一只杯子!

啤酒和血顺着慕情的手往下淌,玻璃碴子散在地上,在灯光下照的像一...

剑兰OOC预警

现代趴有bug致歉

各位小可爱新年快乐!!




----

酒吧里,人声鼎沸的像炸开了锅一样。

“吵死了”慕情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他不能说,因为今天是他同事,也是他暗恋了八年的人的生日派对。

“哎,风信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敬你一杯。”剑兰举着酒杯走过来。

“我也要敬!”权一真装模作样的拿着杯子附和道。

“哎呀,风哥是你能叫的嘛?人家小剑兰可是和风信青梅竹马啊,自然是两小无猜。”裴茗道。

风信刚要解释自己和剑兰是清白的就听见旁边的慕情那传来一声“啪嚓”。回头望去,慕情竟徒手捏碎了一只杯子!

啤酒和血顺着慕情的手往下淌,玻璃碴子散在地上,在灯光下照的像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小星星。

“哎,慕情,你…手出血了…”风信不知所措的看着慕情。

“没事,我去处理一下。”慕情留下一句话掉头走开了。

“他怎么了?”风信不解的问旁边的裴茗。

裴茗耸了耸肩,摇了摇头。




----

“……”慕情站在酒吧门口,一阵一阵的风吹过,伤口没有处理,手上的血迹也没有洗掉。

他…应该喜欢的是剑兰吧……

慕情想着。

那自己又算什么呢?八年,整整八年,自己暗恋了他八年啊!他却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想到这里,慕情闭上了眼睛,微微抬头,刘海在风的吹拂下微微晃着。

“慕情!你干嘛呢?”

是他!

慕情睁开了眼睛,“你怎么过来了?”

“我能放心你吗?你看看你,这手整得…啧”风信走道慕情旁边道。

“呵,巨阳你还是回去看着你家剑兰吧,我一个大活人又死不了。”明明是讽刺的语气,却在慕情的嘴里说出来全是醋味。

“哎慕情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风信不甘示弱的怼回去。

“呵,巨阳你也好不到哪去。”慕情讽刺道。

“哎你…唉,把手给我。”风信道。

慕情默默伸出左手。

“不是这只,右手!”风信道。

慕情默默地收回左手,默默地伸出右手。

猛的,风信拉过慕情,把人拉到怀里,顺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慕情挣扎着“别动”






----

绷带一圈一圈的绕过慕情的手腕,一圈一圈的把伤口包裹。

“哎,慕情啊,你怎么突然发疯捏碎了个杯子?”风信问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慕情喃喃道。

“嗯?你说什么?”风信问。

慕情翻了个白眼“没事”

“阴阳怪气的”风信道。

“好了,回去以后伤口别沾水,小心点。”风信道。

“嗯,那个…”慕情低下头,左手捏着风信的衣角。

“怎么了?捏杯子不过瘾还有捏我?”风信调笑道。

“不是……那个…你…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慕情羞答答(?)道。

“喜欢的人…嗯…有吧”风信思索道。

慕情猛的抬头,有瞬间低下。

“那…她一定很漂亮吧……”慕情道。

“啊…你怎么这么自恋啊?”风信笑着说。


“???!”慕情抬头看着风信,满眼不可置信和惊讶。

风信一笑,把人揽在怀里,在额头上印下一吻,换来的是怀里那人的轻颤。

“笨蛋,我喜欢你啊”风信道。

“我……我也是……”





刚刚出门的老裴嘴角不自觉上扬,拿出手机拍下两人在长椅上黑日宣那啥。






————

大家新年快乐呀

卑微求评论

柚稚_

【谷戚】谷子的追妻漫漫长路(三)

OOC,私设有

现代文

渣攻谷X绝情戚

感谢小可爱的点梗鸭 @千缘♡ 

催更的小可爱出来吧 @今天依旧是为我cp神仙爱情哭泣的一天  @冰糖丶茳韵  @降灾  @小镜王妃晚沂月 

想催更的小可爱可以在评论里催更一下,下次发文会艾特出来。(可以当个更文提醒,不管是催更还是想要往下看的小可爱都可以在评论说出来的)


————————

戚谷子附在戚容耳旁,暧昧的喃喃着。

为什么戚谷子会怎么轻易的就抱得美人归了呢?

这要从两天前说起。


戚容搬家了。搬到了鬼市。但是鬼市的...

OOC,私设有

现代文

渣攻谷X绝情戚

感谢小可爱的点梗鸭 @千缘♡ 

催更的小可爱出来吧 @今天依旧是为我cp神仙爱情哭泣的一天  @冰糖丶茳韵  @降灾  @小镜王妃晚沂月 

想催更的小可爱可以在评论里催更一下,下次发文会艾特出来。(可以当个更文提醒,不管是催更还是想要往下看的小可爱都可以在评论说出来的)




————————

戚谷子附在戚容耳旁,暧昧的喃喃着。

为什么戚谷子会怎么轻易的就抱得美人归了呢?

这要从两天前说起。


戚容搬家了。搬到了鬼市。但是鬼市的房租很贵,戚容交不起,但是也不想回以前的公寓去。

所以戚容只能去找工作。

于是,花城告诉戚容,谷子的公司正好招聘医生,月薪7w。

戚容想了半天,觉得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一定能看到他。

反复多变重复一句“我不是为了钱才去找他的”和“我不是为了钱 卖 身 ”

确认自己是真的穷了才去工作的戚容叹了口气。



就这样,回到开头的那一幕。

戚谷子附在戚容的耳旁,暧昧道“医生,我想你了怎么办?”

戚容瞪他一眼“凉拌!”

戚谷子眯了眯眼,猝不及防的给戚容来了一个壁咚杀。

“咚”戚容的后脑勺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唔,你有病啊,想打架就直说啊,嘶…疼啊…”戚容吃痛道。

“嗯,我确实病了,相思病。和你。”戚谷子把头埋在戚容的颈窝里,毛茸茸的头发似乎让戚容回到了以前谷子抱着自己的腰撒娇的时候——他总是爱把头埋在自己的颈窝,弄得自己痒痒的。

“……”戚容竟一时不想推开他,戚谷子也没有想要放开他的样子。俩人就僵持了这个姿势很久。

直到却雨推门而入那一刻——

“谷总,这份文件要您——啊!谷总夫人!”却雨惊讶道。

谷子微微回头,淡定道“文件放那,你,滚出去。”

伴随着却雨的关门声,戚容吐了句芬芳“卧槽戚谷子你有病吧你”

戚谷子坏坏一笑,舔了舔戚容的耳垂,轻轻的一下,就想许多年以前自己还暗恋他的时候。偷偷的在那人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一样的吻。


还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场景,可情况和感情却不一样。


“…戚谷子,放开我。”戚容花了好半天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颤声道。

“嗤,你不是想要钱吗?我给你就是了,鬼市的房租那么贵,你交得起吗?不如你求我啊,我就帮你把房子买下来,再也不用交房租了怎样?”戚谷子冷冷道。

“戚谷,我再说一遍,你,放开我。”戚容颤声道。

“啧,别不知好歹啊医生。”戚谷冷冷道。

“知你大爷啊戚谷子!”

“…”戚谷子不但没有放开他,反而变本加厉的更用力。

戚容的怒气值已经满了,双目似乎赤红。

“我让你放开你听没听到?!”说着,一巴掌呼在戚谷脸上。

“屁啊”(这两个字请连着读而且速度要快)

戚谷子脸微微侧着,看不出是什么表情,露出的一边脸浮着红红的五指印。

“好,我放你走。”

“走了你就不要回来了!”谷子愠声道。



戚容一时有些慌,拉着谷子的手坐到旁边的椅子,束手无策道“哎不是你没事吧,是不是很疼啊?啊?转过来我看看。”

说着转过戚谷子的头,看看他被打的那边脸目前情况。

猛的,戚谷抱住戚容肩膀,把头埋在戚容的颈窝,想疯子一样嘟囔着。

“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

戚容吸了口气,顺着那人头发道“你错在哪里了?”

没想到谷子真的回答他了“我不应该丢下你一个人不管,不应该跟你分手,也不应该对你发脾气…”

戚容手上淡定的顺着毛,脸上淡定的保持嘴角的弧度,心里淡定的问候着谷子的祖宗十八代,嘴上淡定的答应着“不是你的错你做得对”,脑子里淡定的想着怎么能在短时间内问候一个人祖宗十八代而且一个人不落下。

就这样,戚谷子大半年的阴郁散了个精光,抬头看着戚容道“戚容学长,我们能不能回到以前?像以前那样,在一起吃,在一起住?”

这软软糯糯的语气

这软软糯糯的神情

这软软糯糯的声音

天啦噜!夭寿了夭寿了!!!!

戚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出属实因为本能,没有仔细思考他说的是什么。


“嗯,那戚容学长,我们一起住在鬼市了,不许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正文完


小剧场1:

戚容:我就这么把自己卖出去啦?!

戚谷子:你没有卖,你一直都是我的。”


小剧场2:

却雨:来来来来来,都过来奥,最新消息!!最新消息!!谷总竟光天化日下壁咚并和其人发出暧昧动作!两人关系疑似情侣!

路过的戚谷:(和善的笑容)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

卑微求评论QWQ


柚稚_

【风情】惊!南阳殿夜里今天居然没有声音!

OOC,私设有

就是为了炖肉渣子而炖肉渣子

有那么一点点的肉渣子


近日夜里,住在南阳殿附近的神官们发现,夜里南阳殿的声音似乎减少了一点点。不,不是减少,是根本没有了。

这让某些春山恨爱好者颇为寂寞。

寂寞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的那种。


不像是前几天晚上————惨(娇)叫(喘)声不断。


“啊…嗯…啊哈…呼啊啊风信啊”


“叫夫君”


“嗯…嗯…啊哈…哈…夫哈夫君…啊”


“啊!啊…那!哪里!别碰!”


“呼啊…”


…………………………………………


…………………………………………


反倒...

OOC,私设有

就是为了炖肉渣子而炖肉渣子

有那么一点点的肉渣子





近日夜里,住在南阳殿附近的神官们发现,夜里南阳殿的声音似乎减少了一点点。不,不是减少,是根本没有了。

这让某些春山恨爱好者颇为寂寞。

寂寞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的那种。



不像是前几天晚上————惨(娇)叫(喘)声不断。


“啊…嗯…啊哈…呼啊啊风信啊”


“叫夫君”


“嗯…嗯…啊哈…哈…夫哈夫君…啊”


“啊!啊…那!哪里!别碰!”


“呼啊…”




…………………………………………







…………………………………………





反倒是住在玄真殿的神官们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了。


晚上——



“嗯…风信”


“呼啊哈…啊…你再这样…啊…啊哈我就和你分手啊…”


“呃…别碰啊”


「你要和谁分手?嗯?」


“啊啊啊!哈啊……嗯啊…哈啊”




……………………






…………………………

南阳殿旁的小神官:喂喂喂!你们给我录下来我要听啊!

玄真殿旁的小神官:滚吧你,有能耐你换神殿啊你!你以为我们乐意听吗?!

柚稚_

【谷戚】谷子的追妻漫漫长路

催更的小可爱出来啦 @今天依旧是为我cp神仙爱情哭泣的一天  @沙雕南橘在线讨债  @降灾  @💥🍁 ⃢👁ܫ👁⃢ 🍁💥 


感谢小可爱的点梗 @千缘♡  

OOC,渣攻谷X绝情戚

依然是现代pa


“戚容,好久不见啊”戚谷直勾勾的盯着戚容,就像是猎人看着属于自己的猎物一样。


刚刚下楼出去买早餐路过一家夜 总 会就碰到前男友的戚容,此时顶着个黑眼圈,瞪了前男友一眼。

戚谷眯了眯眼睛。


“怎么?离了我觉都睡不着了?是不是没有人 干 你你难受啊?”戚...

催更的小可爱出来啦 @今天依旧是为我cp神仙爱情哭泣的一天  @沙雕南橘在线讨债  @降灾  @💥🍁 ⃢👁ܫ👁⃢ 🍁💥 


感谢小可爱的点梗 @千缘♡  

OOC,渣攻谷X绝情戚

依然是现代pa



“戚容,好久不见啊”戚谷直勾勾的盯着戚容,就像是猎人看着属于自己的猎物一样。


刚刚下楼出去买早餐路过一家夜 总 会就碰到前男友的戚容,此时顶着个黑眼圈,瞪了前男友一眼。

戚谷眯了眯眼睛。


“怎么?离了我觉都睡不着了?是不是没有人 干 你你难受啊?”戚谷嘲讽道。


“滚。”戚容的嗓子因为很久没有开口说话有些沙哑,没有了以前的轻狂,取而代之的是成年人的特有的成熟。



戚容的那句滚,似乎让戚谷子回到了以前,那时他们还在天官大学……




那时他们还在天官大学,戚容给戚谷讲题,一言不合就是给谷子一顿劈头盖脸的骂。但是谷子也没说什么。


“戚容学长,我觉得这道题还可以这么写的…”戚谷委屈巴巴的拿着笔在纸上戳戳戳。


“老子说这么写就是这么写,一道题只能有一种解法,哪来的第二种?”戚容凶巴巴的拍着桌子道。


“唔,那学长…是不是一个人一辈子只能一个喜欢的人?”戚谷道。


“呃…”戚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懵逼了。


不是你问题就问题呗,问这个干嘛?!


“咳,对,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有一个喜欢的人。所以,这道题,只能这么写。”戚容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道。

“嗯,我这辈子只喜欢戚容学长!”谷子天真道。


喜欢吗?戚容想。也对,自己只不过是长得好看了点,除了长得好看和学习好,真的没什么优点,满口脏话还暴脾气。怎么会有人喜欢自己呢?眼前的孩子也只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不会当真的。


不会当真的。



不,会当真的。



回到现实,戚谷一把抓住戚容的手腕,眯

起眼睛道“哦?是这两天没睡好还是想我想的?不如你求我啊,我还能考虑考虑要不要陪你玩两天。”


戚容倒也不甘示弱,直接一句怼了回去“艹,陪你妹的两天!想你妹的想?睡你妹的睡?老子他妈求你个 屌 啊你?做梦也要讲分寸啊你!”


“呵,真实一点长进都没有啊,还是这么不知好歹啊?”


戚谷愈发用力的捏着戚容的手腕,力道大的似乎是要把骨头捏碎一样。


“哼…你松开你的手,别碰我!”戚容吃痛道。


“嗤,你觉得你算个什么?让我松开?你不会还以为我还是那个傻傻的谷子吗?呵,我告诉你戚容,我不是那个我了。所以,你最好小心点。”

戚谷松开了戚容的手腕,默默地看着他消瘦的背影远去。


戚容走后,戚谷子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却雨“喂,派人跟着戚容,把家庭住址和具体情况告诉我。”


电话那头“嗯”了一声,戚谷想了想又说“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语气透露出的不可违背的语气令却雨后背一凉。“这谷总和戚容怎么了?谷总这么生气?”却雨心想。



“谷总,位置给您带来了。”却雨道。


“嗯,说。”戚谷看着桌子上的文件,淡淡道。


“戚容现在住在鬼市,今天下午从那个公寓搬了出来,但是房子没有卖,也没有租,应该还会回来。电话号码没变,但是……”却雨犹豫道。


“说下去。”戚谷埋在文件前的脑袋又抬了起来。


“但是把您拉到了黑名单里。”


“……”戚谷皱了皱眉。


半晌,戚谷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好啊戚容,鬼市是吧,我看你怎么逃?”谷子挑了挑眉,眼神里露出好久没有的天真,像是准备了什么恶作剧的孩子。






————————

咳咳咳,介绍下人物

谷子是某个公司的CEO,戚容是医生咳咳咳,后面就不剧透了。总之,下篇有惊喜!明天更!

***

加个人物

却雨,跟随谷子多年的忠实下属。(后期是个助攻)谷戚的cp粉,却话巴山夜雨时,名字是这么来的。




好了,卑微求评论。


柚稚_

【谷戚】小兔子乖乖

OOC,OOC,OOC

感谢小可爱的点梗 @薛成美 

有私设,一大堆

兔子谷X狐狸戚

这个有点类似童话的风格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试试看吧


在绿色的大森林里,住着动物之王君吾和他的王妃国师梅念卿。他们捡了一个儿子,叫谢怜,但是不幸,谢怜小兔子被大狐狸花城给拐走了。


君吾大老虎前天去看了看他的儿子谢怜,发现他的儿子有点不开心,为什么他的儿子不开心呢?


让谢怜小兔子最近不开心的是,他那个狐狸表弟戚容没有人照顾。自己也不能总是看着他,而且三郎他不是太乐意…


所以,所以谢怜小兔子听取了好朋友师青玄的建议——在森林里贴了一张告示:招聘24小时保姆一名,可...

OOC,OOC,OOC

感谢小可爱的点梗 @薛成美 

有私设,一大堆

兔子谷X狐狸戚

这个有点类似童话的风格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试试看吧


在绿色的大森林里,住着动物之王君吾和他的王妃国师梅念卿。他们捡了一个儿子,叫谢怜,但是不幸,谢怜小兔子被大狐狸花城给拐走了。


君吾大老虎前天去看了看他的儿子谢怜,发现他的儿子有点不开心,为什么他的儿子不开心呢?


让谢怜小兔子最近不开心的是,他那个狐狸表弟戚容没有人照顾。自己也不能总是看着他,而且三郎他不是太乐意…


所以,所以谢怜小兔子听取了好朋友师青玄的建议——在森林里贴了一张告示:招聘24小时保姆一名,可男可女,有意者请到狐狸戚容的窝询问详情。


告示贴出去了,好多好多的小动物都来看看,有会铺床做饭洗衣服的慕情猫猫,吃吃

吃吃不停吃不够的黑水大狗狗,还有呆呆傻傻一头卷毛的卷毛狗权一真。


“不如我们去看看吧!”好奇心满满的师青玄小仓鼠提议道。


“哼,那个戚容脾气阴晴不定的,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慕情猫猫没好气道。


“呃…这个…”师青玄小仓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来怼回去。只好拉了拉旁边黑水的衣角。


“…………唔……”黑水大狗狗嘴里不知道嚼着什么东西,腮帮子鼓鼓的。


“为什么要伺候戚容啊?”权一真不解道。


……………………


这些天,戚容的窝门槛都快被踏破了。来到小动物太多了,可是戚容一个也看不上。

“他们好讨厌啊”戚容是这么想的,可是他不敢说,头上有花城的死亡凝视,旁边有太子表哥“和善”的微笑和“死亡圣器”——冰清玉洁丸。


戚容叹了口气,认命一般的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




“呼,累死老子了。”戚容揉着自己的腰,叹气到。

戚容抬头看了看天,离天黑还早着呢,出去溜达一会。

于是,戚容大狐狸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跑到田野里去抓兔子填饱肚子。


“嘿嘿嘿,一只小兔子,白白嫩嫩的,啧,不错不错…”

戚容盯着晕死过去的小兔子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行了,把他带回去吧,找个地方藏起来养肥了在吃吧。”戚容背起小兔子蹑手蹑脚的趴了回去。



谷子小兔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你醒啦?”一只绿油油的大狐狸冲着他露出猥琐的笑容。

谷子小兔子乖乖的点了点头。

绿油油的大狐狸冲他嘿嘿一笑。

扑通!

扑通!

扑通!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此时的谷子小兔子看戚容越来越顺眼,啊不,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


绿油油的大狐狸咳咳两声,道

“你,以后就要照顾我,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想逃!”


谷子小兔子点了点头。


戚容大狐狸叉了叉腰,说“还有,你现在只是我的储粮,说不定哪天把你吃了,另外,老子是你爹,叫声爹!”


谷子小兔子点了点头,软软糯糯的一句“爹”


这软软糯糯的声音,太他妈的好听了!!!


戚容不禁觉得有些…心情愉悦,领着谷子小兔子去找太子表哥报告去了。



“这…是你的保姆?”

柚稚_

【谷戚】谷子的追妻漫漫长路

OOC,不怕虐的小可爱看看吧

 @千缘♡ 感谢小可爱点梗

渣攻谷X绝情戚

现代趴


“戚容,我们分手吧。”


连续三天,整整三天,戚容脑子里都是戚谷的这句话,都是这个人冷漠的眼神。


“啧,真他妈的烦人。”戚容骂道。


戚谷和戚容,之前是一对情侣,非常恩爱的情侣。但那也是以前了,因为他们分手了。


戚容还记得之前上大学的时候,戚谷天天和自己黏在一起,变着花样的撩自己的时候。

那时,戚容还在天官大学,在他大四的那年,戚谷来到了他的生命里。


“戚容学长,晚上有时间吗?”


“没时间,不是你这个大一的小孩子整天闲的没事吗?一天...

OOC,不怕虐的小可爱看看吧

 @千缘♡ 感谢小可爱点梗

渣攻谷X绝情戚

现代趴





“戚容,我们分手吧。”



连续三天,整整三天,戚容脑子里都是戚谷的这句话,都是这个人冷漠的眼神。


“啧,真他妈的烦人。”戚容骂道。


戚谷和戚容,之前是一对情侣,非常恩爱的情侣。但那也是以前了,因为他们分手了。


戚容还记得之前上大学的时候,戚谷天天和自己黏在一起,变着花样的撩自己的时候。

那时,戚容还在天官大学,在他大四的那年,戚谷来到了他的生命里。


“戚容学长,晚上有时间吗?”


“没时间,不是你这个大一的小孩子整天闲的没事吗?一天天跟在我身后?”


“戚容学长,不是的,有道题目想请教一下您。”


“啧,烦死了,那道题?赶紧的一会还要回家呢。”


“啊,学长,就是这个……”


……………………


戚谷水汪汪的大眼睛、软软糯糯的语气和自己的不耐烦仍然在脑子里徘徊,明明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却还是像昨天刚刚发生的样子。


“戚容啊,都多少年了还放不下,你们都已经分手了啊”

戚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骂道。

“算了,吃点东西吧,那个渣男。”



与此同时的戚谷,正怀里搂着妹,豪迈的向自己灌酒。

“谷总,来,人家喂您酒,来,啊——”


谷子,来,尝尝我做的面,来,我喂你,张嘴——


“…滚…”


那个人做的面,说的话仍然在他记忆里不可磨灭。


酒柜里各种各样的美酒,咖啡似乎都比不上那个人亲手做的面。酒是凉的,那个人的面,是热的。


“呀,谷总您好凶啊”

哎,小崽子你属狗吗?这么凶?

那时谷子和戚容第一次接吻,自己咬到他的嘴唇,引得他一阵娇嗔。

他嘴唇是什么味的了?好像很久没有尝过了。

想到这里,戚谷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自己,明明是个已经分手的人了,怎么还放不下?


戚谷拎起衣服,头也不回的走出包间。不顾身后妹子的娇嗔。



“戚容,好久不见啊”

墨

【亦灵】I love you

是灵夏大大@灵~夏和柚稚大大@柚稚_的同人文

人设可能OOC,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灵夏:夏灵

柚稚:唐亦忆


S中——四班

“唐亦忆,这个怎么读?”夏灵拍着唐亦忆的肩膀指着课本上的一句话问道。

“啊?哪个?”唐亦忆回头看了看课本上的那句话。

“喏,就是这个。”夏灵说。

“I love you.”唐亦忆说。

“什么意思?”夏灵不解的问。

“我爱你。”唐亦忆道。

“啥?”夏灵再次不解的问。

“我,爱,你”唐亦忆一字一字的说。

“嗯,我也爱你。”夏灵笑道。


唐亦忆:“????好像哪里不对劲?”

是灵夏大大@灵~夏和柚稚大大@柚稚_的同人文

人设可能OOC,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灵夏:夏灵

柚稚:唐亦忆



S中——四班

“唐亦忆,这个怎么读?”夏灵拍着唐亦忆的肩膀指着课本上的一句话问道。

“啊?哪个?”唐亦忆回头看了看课本上的那句话。

“喏,就是这个。”夏灵说。

“I love you.”唐亦忆说。

“什么意思?”夏灵不解的问。

“我爱你。”唐亦忆道。

“啥?”夏灵再次不解的问。

“我,爱,你”唐亦忆一字一字的说。

“嗯,我也爱你。”夏灵笑道。


唐亦忆:“????好像哪里不对劲?”

柚稚_

论墨家儿子媳妇的jiaochuan

OOC,OOC,OOC


往下来


往下来


往下来


冰秋:

竹舍里——

“哈阿…小畜生你轻点…啊啊……”

“不要了…不要了…啊哈”


花怜:

千灯观里——

“嗯…三郎不要这里做…有人”

“嗯…啊哼”


忘羡:

草地上——

“啊哈…蓝湛…嗯”

“啊哈…把避尘…避尘拿出去!”

“避尘…啊啊…哈避尘”


OOC,OOC,OOC




往下来






往下来








往下来










冰秋:

竹舍里——

“哈阿…小畜生你轻点…啊啊……”

“不要了…不要了…啊哈”


花怜:

千灯观里——

“嗯…三郎不要这里做…有人”

“嗯…啊哼”




忘羡:

草地上——

“啊哈…蓝湛…嗯”

“啊哈…把避尘…避尘拿出去!”

“避尘…啊啊…哈避尘”





柚稚_

我的2020新年愿望

我希望我爸爸能不去打工,多陪陪我们

我希望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大姨身体健康

我希望家里日子越过越好

我希望我和弟弟学习也越来越好

我希望在我高考的时候,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我还希望,每一个翻到这条LOFTER的人的日子越过越好,身体健康

我希望我爸爸能不去打工,多陪陪我们

我希望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大姨身体健康

我希望家里日子越过越好

我希望我和弟弟学习也越来越好

我希望在我高考的时候,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我还希望,每一个翻到这条LOFTER的人的日子越过越好,身体健康

柚稚_

【漠尚】军阀太太?!

OOC我的,私设在民国时期

霸道军阀漠X活泼戏子尚

可能有轻微的bug致歉

有点长,慢慢看


安定戏楼上,一“女子”在唱着,台下,洛冰河和漠北君在听着。


那“女子”不是真的女子,真名叫尚清华,是个男人。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女人。


可漠北君不这么认为。


“一会去叫那个尚清华过来。”漠北君对身旁的小厮淡淡道。

“哎哎哎,是,小的这就去。”

旁边的洛冰河笑了笑“你看上那个女人了?”

漠北君别过脸,一句没有。


过了一会尚清华带着沈清秋随着小厮来到漠北君和洛冰河面前。漠北君让小厮下去,洛冰河朝沈清秋挑了挑眉。沈清秋却视若不见。

“清华姑娘可愿意和漠...

OOC我的,私设在民国时期

霸道军阀漠X活泼戏子尚

可能有轻微的bug致歉

有点长,慢慢看




安定戏楼上,一“女子”在唱着,台下,洛冰河和漠北君在听着。


那“女子”不是真的女子,真名叫尚清华,是个男人。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女人。




可漠北君不这么认为。


“一会去叫那个尚清华过来。”漠北君对身旁的小厮淡淡道。

“哎哎哎,是,小的这就去。”

旁边的洛冰河笑了笑“你看上那个女人了?”

漠北君别过脸,一句没有。


过了一会尚清华带着沈清秋随着小厮来到漠北君和洛冰河面前。漠北君让小厮下去,洛冰河朝沈清秋挑了挑眉。沈清秋却视若不见。

“清华姑娘可愿意和漠北君喝一杯。”明明是问句,洛冰河硬是用陈述句的口气说出来。

不等尚清华回答,洛冰河就拉着沈清秋走了出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尚清华和冷漠的漠北君。


“漠先生您好,我叫尚清华,上是高尚的尚,不是清明上河图的上。”尚清华用她常用的少女音和漠北君说话。

漠北君皱了皱眉,淡淡道“漠北”

随后又对尚清华比了个“坐下”的手势。

尚清华不太理解漠北君的表达方式,犹豫着开口“您…是何意?”

漠北君只觉得好笑,也觉得这个人很蠢。开口道“过来,坐下。”

尚清华懵逼的啊了一声,呆呆的走了过去。

妈的这个人太好看了!!!

军阀就是军阀!!!

“你是男人。”漠北君直接开口道。

“您…您怎么知道?”尚清华心里暗叫不好。

“别用女人的声音和我说话,换回来。”漠北君冷冷道。

“啊…啊啊是是是”

“为什么要装女人?”

“不是我……我不是我没有”尚清华陷入了语言混乱中。

漠北君有点想笑,淡淡道“原来你有这种癖好?”

“我不是我没有您别乱说…”尚清华再次陷入混乱状态。

“行了,不闹你了,下个月我生日宴,你过来唱戏”想了想又说“好好唱。”

呼,原来是要办生日宴啊。尚清华松了口气。


说完,漠北君走出包间,留下尚清华独自一人风中凌乱。



此后漠北君出入安定戏楼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去都会找尚清华聊天。


漠北君感觉自己有点喜欢那个尚清华了。


“还有三天就是漠北君生日宴了”尚清华想着。


想着想着,人就出现在了尚清华面前。


“啊,漠先生你来了,快坐快坐”



“嗯”


“那个,漠先生,你喜欢什么戏?我现在练练,快到你生日了,我准备准备。”


漠北君是想起了什么淡淡道“你不用去唱戏了,帮我个忙。”


“啊?”尚清华再次陷入语言混乱的状态当中。

漠北君在他耳旁低声的说了些什么,尚清华顿时脸红的可以滴血。


“只有你可以的,尚清华。”漠北君坚定的看着尚清华。

“我…我不行啊,我是男人啊”尚清华又双叒叕陷入语言混乱。



“尚清华你可以的,只有你可以。”漠北君继续的看着尚清华,眼神告诉尚清华,他别无选择。

“好…好吧”尚清华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漠北君生日宴当晚——

漠北君塞给尚清华一个袋子,快速的低声的一句“快点。”

尚清华偷偷摸摸的在一个没有人的小黑屋里换上衣服。

那是一条旗袍,红色的旗袍,从臀部稍稍往下是开叉的,露出尚清华白花花的大腿,尚清华不是很胖也不是很瘦,长得在男的里面还比较矮,还会少女音,尚清华似乎知道了为什么漠北君要让尚清华扮女人了。


“怎么还没出来?是不是迷路了?”漠北君心里想着。

“哎呀漠北,怎么,好歹是个军阀,怎么连女人都没有呢?不会是不行吧”凛光君调笑着漠北。


“叔叔说笑了,漠北觉得像叔叔一样身边都是女人不是太好,而且我不好女色。”漠北君话说的虽然恭恭敬敬,但讽刺了凛光君……



凛光君笑了笑,“可惜可惜,一个军阀身边没有女人,真是可惜了。”


漠北君道“谁说我没有?”


凛光君来了兴趣“那人呢?”


漠北君指了指前面,说“在那。”

尚清华走出来的那一刻,全场的目光转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因为他们都没有看见过那么美的人。


尚清华在男人们垂涎欲滴,女人们羡慕嫉妒的眼神中走向漠北君,挽住了他的手,悄悄地说“好了”

漠北点点头,对在场的所有人说“这位是我的太太。安定戏楼的戏子尚清华。”

太…太太?

我是男人啊……

尚清华很想一脚踹死漠北君在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喊一声老子TM是男人!

但是他不敢。


“漠北太太,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漠北君吻着他的手道。

尚清华点了点头,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不正常的红晕。

漠北君拉着他走向舞池中央,翩翩起舞。

在起舞时两人身体时不时摩擦一下,引起了漠北君的欲/望。

一曲终了,有人向漠北君和尚清华敬酒,大多数都被漠北君一一挡下。

但是

除了凛光君的那杯。



一会,尚清华觉得身体燥热,一层热浪盖过一层热浪,脸也越来越红。

漠北君觉得有问题,拉着尚清华走向小黑屋。


“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尚清华无力,靠在漠北君肩膀上,喘着气,却没有注意到喷出的热气全都撒在了漠北君脖子上。


“哈啊…漠北我好难受,帮帮我”


漠北君眸色一暗“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漠北君X尚清华生命的大和谐】

















“我会娶你做我的太太的,尚清华。”





——END——

柚稚_

【花怜】你是圣诞老人吗?

OOC私设一大堆

现代pa注意!

圣诞快乐!


仙乐集团破产了。


原本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谢大少爷谢怜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朋友,助理……什么都没有了……


还留下了一屁股债,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早就一死了之了。


可偏偏他是谢怜,他不是别人。


圣诞节到了。


谢怜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的大街。


“如果要是有一个人可以抱抱我,和我说两句话也行,哪怕是认错人也好。”谢怜孤独的想着。


迎面走过来一对情侣,男人抱着女人,女人温柔的看着男人。


他们友好的冲谢怜笑笑,谢怜对他们点点头。默默地在心里祝福他们能够幸福。


“真好,要是有一个...

OOC私设一大堆

现代pa注意!

圣诞快乐!


仙乐集团破产了。



原本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谢大少爷谢怜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朋友,助理……什么都没有了……


还留下了一屁股债,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早就一死了之了。


可偏偏他是谢怜,他不是别人。



圣诞节到了。


谢怜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的大街。


“如果要是有一个人可以抱抱我,和我说两句话也行,哪怕是认错人也好。”谢怜孤独的想着。


迎面走过来一对情侣,男人抱着女人,女人温柔的看着男人。


他们友好的冲谢怜笑笑,谢怜对他们点点头。默默地在心里祝福他们能够幸福。


“真好,要是有一个爱我的人该有多好。”谢怜羡慕的想着。



谢怜抬头看看天空,一片漆黑。就像他的未来一样——缥缈,虚无,神秘莫测,未知。


无意间看到永安集团的广告牌,谢怜别过脸不想去看

它。


黑暗里,走过来一个红衣少年,那少年突然紧紧地抱住他,似乎是想要把他融进骨血里,再也不要分离。

谢怜才反应过来,似乎是被刚才少年的举动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人愿意抱他。


“谢…谢谢你”谢怜鼓起勇气开口。


那少年把一张银行卡塞到谢怜大衣口袋里,附在他耳边悄悄说




“没关系的哥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圣诞快乐,我的哥哥”

柚稚_

【风情】珍珠奶茶

OOC

来自食堂大妈的观察


我是天官中学的食堂大妈。

最近我认识了两个关系特别好的男生。

那个高个子的皮肤黑一点的叫风信好像,那个白白嫩嫩的叫慕情。

虽然说两个男生关系好一点很正常,但是,我感觉他们两个不是普通朋友关系。

根据我的推测,我感觉…咳,应该是兄(情)弟(侣)吧

行为举止挺…暧昧的

皮肤稍微黑一点的那个高个子的男生经常搂着(勾肩搭背)那个皮肤比较白的男生。

还经常说说笑笑。

重点是,我感觉他们不是普通的关系。

如果是普通的朋友或者兄弟的话不至于每天一杯珍珠奶茶吧

一天天打情骂俏,狂撒狗粮,我食堂不用开了,看你们秀恩爱撒狗粮就饱了!

行吧行吧,俩男生关...

OOC

来自食堂大妈的观察



我是天官中学的食堂大妈。

最近我认识了两个关系特别好的男生。

那个高个子的皮肤黑一点的叫风信好像,那个白白嫩嫩的叫慕情。

虽然说两个男生关系好一点很正常,但是,我感觉他们两个不是普通朋友关系。

根据我的推测,我感觉…咳,应该是兄(情)弟(侣)吧

行为举止挺…暧昧的

皮肤稍微黑一点的那个高个子的男生经常搂着(勾肩搭背)那个皮肤比较白的男生。

还经常说说笑笑。

重点是,我感觉他们不是普通的关系。

如果是普通的朋友或者兄弟的话不至于每天一杯珍珠奶茶吧

一天天打情骂俏,狂撒狗粮,我食堂不用开了,看你们秀恩爱撒狗粮就饱了!

行吧行吧,俩男生关系好正常正常

也不至于吃个饭都要你侬我侬的喂饭吧

喂饭也行

那你们能不能不要两个人用一双筷子啊!

我感觉他们是真爱

真的

但是是风情还是情风呢?

我感觉应该是风情,那个叫慕情的孩子腰挺好的呀

啧啧啧

他们绝对是真爱!!!

相信我,他们绝对是真爱!

没错,是真爱!

风情大旗永不倒!!!

有没有跟我一起举风情大旗的?

风情生一堆!

柚稚_

【风情】今天南阳殿里没有声音了吗?

OOC私设一大堆

肉段子

毫无逻辑可言


最近南阳殿夜里不大安静,尤其是在南阳将军喝醉的时候。

上次……南阳将军喝醉的时候南阳殿里的声音啊……

不可言喻!

玄真将军的惨叫……

啧啧啧,太惨了

“啊哈……嗯…风信我不行了……啊哈”


“嗯哼……风信…风信,饶了我吧”


“我不行了…太累了…啊”


“啊…那里…别”


……啧啧啧……

所以,住在南阳殿附近的神官想说:

你懂个屁!

不要以为我们天天听墙角听的愉快!

我们也是要睡觉的好吗?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今天南阳殿里声音停了吗?好像没有哦。...

OOC私设一大堆

肉段子

毫无逻辑可言










最近南阳殿夜里不大安静,尤其是在南阳将军喝醉的时候。

上次……南阳将军喝醉的时候南阳殿里的声音啊……

不可言喻!

玄真将军的惨叫……

啧啧啧,太惨了

“啊哈……嗯…风信我不行了……啊哈”


“嗯哼……风信…风信,饶了我吧”


“我不行了…太累了…啊”


“啊…那里…别”


……啧啧啧……

所以,住在南阳殿附近的神官想说:

你懂个屁!

不要以为我们天天听墙角听的愉快!

我们也是要睡觉的好吗?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今天南阳殿里声音停了吗?好像没有哦。

麻烦不要推荐谢谢!

不要点推荐!!!



柚稚_

【花怜】最好的年岁

OOC私设一大堆

在谢怜还是十七岁的太子殿下时,从高楼上接住了花城,在那时花城的记忆里,谢怜就是神,至高无上的神明。而自己,就要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神明活下去。


因为花城要守护那神明,保护他,护他周全。给他最好的,最完美的,哪怕自己遍体鳞伤,魂飞魄散

,粉身碎骨也要护他周全。


“三郎,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不管谢怜是仙乐太子还是破烂仙人,是被世人唾弃的瘟神还是三次飞升的花冠武神,在花城心里,谢怜永远是他最想要留住的烟火,想要保护的神明。


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不管什么...

OOC私设一大堆

在谢怜还是十七岁的太子殿下时,从高楼上接住了花城,在那时花城的记忆里,谢怜就是神,至高无上的神明。而自己,就要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神明活下去。


因为花城要守护那神明,保护他,护他周全。给他最好的,最完美的,哪怕自己遍体鳞伤,魂飞魄散

,粉身碎骨也要护他周全。


“三郎,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不管谢怜是仙乐太子还是破烂仙人,是被世人唾弃的瘟神还是三次飞升的花冠武神,在花城心里,谢怜永远是他最想要留住的烟火,想要保护的神明。


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不管什么时候,谢怜都是花城最爱的人。


不是之一,是唯一。


“真好,在最好的年岁,遇见最好的你。”


“哥哥,成亲吧。”


“好。”

柚稚_

【忘羡】等候一个笑容

私设如山,OOC

蓝忘机在等一个人,那个人已经很久没回来了,蓝忘机也好久没有笑了。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提着天子笑,笑嘻嘻的问他,天子笑分他一坛,可不可以当做没看见他。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抱着莲蓬,笑嘻嘻的告诉他,其实莲蓬带茎的要比不带茎的好吃的很多。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抱着兔子,笑嘻嘻的和他说,其实你很喜欢兔子对不对?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坐在他对面抄家规,时不时调戏调戏他。


蓝忘机还在等那个人。

他就要等到了。

私设如山,OOC

蓝忘机在等一个人,那个人已经很久没回来了,蓝忘机也好久没有笑了。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提着天子笑,笑嘻嘻的问他,天子笑分他一坛,可不可以当做没看见他。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抱着莲蓬,笑嘻嘻的告诉他,其实莲蓬带茎的要比不带茎的好吃的很多。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抱着兔子,笑嘻嘻的和他说,其实你很喜欢兔子对不对?


蓝忘机希望看到那个人,坐在他对面抄家规,时不时调戏调戏他。


蓝忘机还在等那个人。

他就要等到了。

柚稚_

【花怜】一花只为一怜开

这个沙雕的题目来自一首歌的灵感,私设有


传说中的绝境鬼王血雨探花花城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就连黑水沉舟等和他关系好的见到的也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

但是谢怜知道花城长什么样子,他见过少年的花城,青年的花城,孩童时代的花城,睡觉的花城,练字时的花城,吃饭时的花城,撒娇时的花城,卖乖时的花城,隐忍的花城…………

只有谢怜见过花城的真面目,也只有谢怜见过花城的真面目。

传说中的花城,刀用的好,画画的好,雕像雕的好……似乎什么都好,什么都完美。

但是他们不知道,绝境鬼王血雨探花的字是真的不好。

那字写的惊涛骇浪,浪花滚滚,滚来滚去,去了又回,千回百转,矫若惊龙,龙...

这个沙雕的题目来自一首歌的灵感,私设有


传说中的绝境鬼王血雨探花花城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就连黑水沉舟等和他关系好的见到的也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

但是谢怜知道花城长什么样子,他见过少年的花城,青年的花城,孩童时代的花城,睡觉的花城,练字时的花城,吃饭时的花城,撒娇时的花城,卖乖时的花城,隐忍的花城…………

只有谢怜见过花城的真面目,也只有谢怜见过花城的真面目。

传说中的花城,刀用的好,画画的好,雕像雕的好……似乎什么都好,什么都完美。

但是他们不知道,绝境鬼王血雨探花的字是真的不好。

那字写的惊涛骇浪,浪花滚滚,滚来滚去,去了又回,千回百转,矫若惊龙,龙飞凤舞……无可奈何……

一个字;好!

两个字:真好!

三个字:真好啊!

四个字:真好…个屁……

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只有谢怜知道

也只有谢怜知道


花城只把最好的留给他爱的人,也只给最爱的人。


那就是谢怜。

柚稚_

一个认真的主页置顶

嗨!这里柚稚,叫小亦就好

先占个梗:(防止被认为是抄袭撞梗!!!)

风情   珍珠奶茶,这个目前是在连载,预计从校园文步入总裁文。【这个梗可以借的,但是要和我说一声】

薛晓    军阀薛X戏子晓,过两天更(大概十号以后因为十号考试)【这个不借梗谢谢】已完结

风情   夜深忽梦少年事

某一天里风信做了一个梦,回到了和慕情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的日子,完辽过慕情打了个电话,全剧终。【这个不借梗谢谢】

薛晓   牵丝戏【???】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啦,薛晓小时候喜欢看傀儡戏,回来按剧情走,有一天,晓星尘从傀儡壳子了出来,和薛洋【哔——...

嗨!这里柚稚,叫小亦就好

先占个梗:(防止被认为是抄袭撞梗!!!)

风情   珍珠奶茶,这个目前是在连载,预计从校园文步入总裁文。【这个梗可以借的,但是要和我说一声】

薛晓    军阀薛X戏子晓,过两天更(大概十号以后因为十号考试)【这个不借梗谢谢】已完结

风情   夜深忽梦少年事

某一天里风信做了一个梦,回到了和慕情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的日子,完辽过慕情打了个电话,全剧终。【这个不借梗谢谢】

薛晓   牵丝戏【???】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啦,薛晓小时候喜欢看傀儡戏,回来按剧情走,有一天,晓星尘从傀儡壳子了出来,和薛洋【哔——】,俩人确定关系,最后按牵丝戏剧情走,洋哥望着地上晓星尘剩下的灰,闭上了眼睛全剧终

【cp待定】强制婚姻什么的

先婚后爱,cp待定

薛晓    将军薛X帝王晓没什么好说的(不想剧透而已)【这个不借梗谢谢】

欢迎点梗谢谢

女孩子。真名唐亦忆。

平时没时间更文的,很忙,手机还不在,随时接受点梗,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周五周六周日我全天在线,晚上可能不一定,大概是周更的。尽量一周一更或者以上。

我的好闺蜜 @灵~夏 

好啦,欢迎找我玩啊!

柚稚_

塑料兄弟情

OOC私设一大堆

某日,蓝忘机路过云梦,准备去拜访一下故友,却不料自己找上门来。

“哎呦,小古板,快来快来!我带你去摘莲蓬去!你可算来了啊!”魏无羡冲蓝忘机张牙舞爪道。

“……”蓝忘机不语。

江澄冲着蓝忘机大吼“蓝忘机!他是想让你和他回云梦,让你做他的压寨夫人!再把你关起来,不让你走!”

蓝忘机“……???”

魏无羡“卧槽江澄!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恰巧路过的蓝曦臣冲着魏无羡喊“魏公子!其实忘记是想让你和他回姑苏,做他的童养媳!”

魏无羡“???……???”

江澄“???????”

蓝忘机“…兄长……”


——END——

OOC私设一大堆

某日,蓝忘机路过云梦,准备去拜访一下故友,却不料自己找上门来。

“哎呦,小古板,快来快来!我带你去摘莲蓬去!你可算来了啊!”魏无羡冲蓝忘机张牙舞爪道。

“……”蓝忘机不语。

江澄冲着蓝忘机大吼“蓝忘机!他是想让你和他回云梦,让你做他的压寨夫人!再把你关起来,不让你走!”

蓝忘机“……???”

魏无羡“卧槽江澄!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恰巧路过的蓝曦臣冲着魏无羡喊“魏公子!其实忘记是想让你和他回姑苏,做他的童养媳!”

魏无羡“???……???”

江澄“???????”

蓝忘机“…兄长……”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