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唐可可

90.5万浏览    5765参与
小柴想发财

你要来杯热可可吗?


用了模板

你要来杯热可可吗?


用了模板

滴 索妮卡

🥰双人贴贴🥰

唐可可:河蟹

钟岚珠:索妮卡(是我)

摄影:tano

🥰双人贴贴🥰

唐可可:河蟹

钟岚珠:索妮卡(是我)

摄影:tano

螃蟹卡尼力二

堇你就这么想让可可留宿你家吗(


作者:うにゃ@unyanai

堇你就这么想让可可留宿你家吗(


作者:うにゃ@unyanai

曦彩于城

【可恋】【水渚鱼】双鱼——相濡以沫

【怎么说呢,因为没有写过中之人,这是第一次,可能有些奇怪的地方还请谅解。】


这片池塘,是什么时候有了这尾鱼?

叶月恋坐在池塘边,全无大小姐的仪态,朝着池中扔出一粒石子,泛起的涟漪惊扰了池中的鱼。叶月恋有些抱歉的合起手,可那鱼却游向了她,在那池边停荡。她每周都会来这里坐一会,今天却是第一次看见这条可爱的鱼。

叶月恋仔细的观察着鱼,鱼身的浅蓝色相当鲜艳,手鳍尾部的一抹红色尤为突出,温柔的阳光照在鳞上泛起的闪光更是美轮美奂。

“好漂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

那尾鱼的尾鳍甩动的更欢快了些,似乎在对叶月恋说着什么。原有些郁闷的叶月恋因为这鱼儿捂着嘴笑出了声。

“有你陪着真好,...

【怎么说呢,因为没有写过中之人,这是第一次,可能有些奇怪的地方还请谅解。】


这片池塘,是什么时候有了这尾鱼?

叶月恋坐在池塘边,全无大小姐的仪态,朝着池中扔出一粒石子,泛起的涟漪惊扰了池中的鱼。叶月恋有些抱歉的合起手,可那鱼却游向了她,在那池边停荡。她每周都会来这里坐一会,今天却是第一次看见这条可爱的鱼。

叶月恋仔细的观察着鱼,鱼身的浅蓝色相当鲜艳,手鳍尾部的一抹红色尤为突出,温柔的阳光照在鳞上泛起的闪光更是美轮美奂。

“好漂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

那尾鱼的尾鳍甩动的更欢快了些,似乎在对叶月恋说着什么。原有些郁闷的叶月恋因为这鱼儿捂着嘴笑出了声。

“有你陪着真好,虽然她们也会陪着我啦,不过......”

叶月恋欲言又止,刚露出的灿烂笑容被阴云掩盖,明明之前如此反对她们做学院偶像,而今自己却也加入了她们,虽然大家什么都没说,也都很欢迎自己.....

可自己就是融入不了。

特别是她。

唐可可。

这个转学生从一开始便以强势的姿态闯进了叶月恋的心里,那份执着令叶月恋都有些难以置信。仅仅是因为向往学园偶像这一点,就从中国转学来到日本,而且不过自己说了多少过分的话,她都没有退缩过,

她一个人在校园里发传单,一个人举着游行的宣传牌。

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似乎都不会在唐可可的身上留下伤口。

叶月恋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她,要不是为了学校的存续,她会很乐意帮助唐可可。

“唉......”

她想起今天在天台训练时,唐可可对自己依旧有些冷淡,便明白一时改变不了自己在她们心中的形象了。

明明自己也不想这样,可每次话都到了嘴边,却总说不出口。

同伴们坦率的接纳了自己,而自己却依旧踌躇不前。

池中那蓝色的鱼缓缓游走,唤回了自己到处神游的灵魂。

“嗯......时候也不早了,回家吧。”

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叶月恋并没有放在心上,她依旧照常上下学,照常参加liella的训练,也照常让自己躲在影子后,心安理得的接受着队友们的关心。

 

依旧是周日,叶月恋的手上提着一小袋吐司照常来到河边,惊讶的发现池中的鱼多了一条,它的鱼身比之前那条的蓝色要更深一些,不过却不如之前那条大胆。

叶月恋把袋子里的吐司撕成小块撒在水面上,之前那浅蓝的鱼游了过来,可深蓝的鱼久久不敢上前。

叶月恋也不想惊扰它,把袋子放在了地上。

那条浅色的鱼吃了一会,在水中一扭,转向了另一条鱼,过了一会两条鱼一起游到了岸边,一起吃着叶月恋投下的食物。

“那是你的朋友吗?真好啊,你也不是孤单一鱼了。”

叶月恋一时间有些羡慕,回过神却又觉得自己很好笑。

“我竟然会羡慕一条鱼......真是的......”

“所以恋恋为什么羡慕呢?”

是啊,为什么呢......

叶月恋有些惊讶的转过头,唐可可提着饲料站在她身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

“可可怎么在这里?”

“因为这两条鱼是可可养在这里的啊。”

唐可可在叶月恋身旁坐下,随手把饲料放在一旁。

“这两条鱼是锦鲤哦,很漂亮吧。”

“可可的鱼为什么会养在这里?不担心被别人带走吗?”

“有担心过啦,不过可可觉得它们在鱼缸里实在是太可怜了,就让它们来这里啦,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人来,看它们现在多快乐。”

“是啊,它们自由自在的,真好。”

“所以恋恋刚刚在说羡慕鱼,是羡慕它们自由吗?”

“算是吧。”

叶月恋低下头看着水面,倒映中自己的脸是那么的心事重重,似乎把自己糟糕的一面完全暴露了出来。

“可可,你很喜欢这里吗?”

“很喜欢,这里总能让可可心情好起来呢,有时候想家了也会一个人来这里坐坐。”

“没想到我们两个还挺像的呢......”

叶月恋小声嘟囔一句,唐可可疑惑的看向恋却没有问出口。

临近傍晚的微风正好,让人感到舒适的同时又不会感到一丝冷意,树上飘落的金色树叶落在了池塘上,随波飘摇。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气氛突然有一些尴尬,叶月恋有些坐立不安,飘忽不定的眼神不断的撇向唐可可,却没有搭话道歉的勇气。

“可可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啊,不,没有。”

“恋恋是有话对可可说是吗?”

“嗯......”

叶月恋在可可的注视下轻轻的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才说道。

“对不起可可......当时的事......”

唐可可有些意外,她虽然很早就看出来叶月恋有心事却没想到是和自己有关,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恋对当初的事情仍耿耿于怀。

“可可很早就原谅恋恋了呀。”

“那可可......”

“可可啊,最早的时候觉得恋恋很严肃,很难相处,可现在时间长了,可可知道了恋其实也是很温柔人呢。”

两人的目光交汇,叶月恋却败下阵来,明明在讨论严肃的话题,可是恋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可可的脸好可爱,好想像堇那样捏着可可的脸】

“恋恋,你的脸好红啊,怎么了?”

“啊!太!太热了!我......我先回家啦!”

叶月恋急忙起身,跌跌撞撞的跑走了,留下了一脸疑惑的唐可可留在原地。

“恋恋那是......害羞了吗?”

 

唐可可变得和叶月恋热络起来,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在天台上的舞蹈训练后,可可总会再缠着恋让她再给自己单独辅导,恋一开始还有些手足无措,可渐渐的也习惯起来,算是两个人真正的好好相处。

叶月恋的心中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她感觉到,自己对可可的在意并没有这么普通,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已经破土,不断的成长蔓延。

“恋恋,放学我们一起走吧。”

叶月恋看着可可手上提着的袋子,便明白了可可的意思。

“好呀。”

在三个人有些错愕的目光中,可可和恋整理好了包告别离开。

今天的天空有些阴沉,云压的很低,天气预报说会下暴雨,叶月恋和唐可可来到池塘边,给两条鱼喂食。

深蓝色的鱼儿比起最初的时候胆子大了不少,似乎也是已经熟悉了叶月恋,一深一浅两抹蓝色在她们面前游动着。

“恋恋,你觉得它们是不是很像我们两个?浅蓝是可可,深蓝是恋恋。”

“嗯,如果不是可可,我可能还是那个胆小不坦率的叶月恋吧。”

“其实,那样的恋恋也挺可爱的。”

“诶?!可可突然说什么呢!”

“嘿嘿......虽然我们两个完全没有共同点,可我们也是好朋友呢。”

叶月恋局促的遮着自己变得通红的脸,而可可去使坏的笑着戳恋的手臂。

一滴雨滴落在了可可的脸上,她看向池塘,水面被雨滴打出许多水波,两条鱼儿已经没了影子,似乎去躲避这场即将到来的风暴。

“下雨了,我们回家吧。”

“嗯,可可的伞......”

唐可可拿起包在包里翻找着伞,脸上的笑却凝固了。

“可可的伞......不见了......”

“哗——”

暴雨突如其来,一瞬间倾泻而下,叶月恋赶紧撑起伞,把可可拉到伞下,可是恋的伞完全遮不住两个人的身体。

“快跑可可!”

“去可可家!可可家离这不远!”

恋牵起可可的手,另一只手把伞偏向可可那边,两个人冒着暴雨尽力的奔跑着。

 

“啊......哈......哈......”

唐可可打开门,两只落汤鸡总算是到了家,因为恋把伞完全偏向了可可,可可的上半身还比较干燥,而恋的却是都已完全的湿透了,校服紧紧的贴在身上,恋有些不舒服,解开了滴水的校服。

唐可可顾不上休息喘息,急忙拿来一条新的浴巾和自己的衣服,让恋去洗一个热水澡。

“可可也一起洗吧,不抓紧洗澡的话待会会感冒的。”

“一起......?啊!等等......”

叶月恋担心的褪下了可可的湿衣服,拉着可可两个人一起走进了浴室。

恋被担忧冲昏了头脑,完全没注意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出格,她让可可坐在椅子上,用莲蓬头给可可冲洗着头发。

可可也懵在那了,任恋给自己洗身体。

温暖的热水冲去了暴雨残留的寒冷,暖意笼罩着身体,也笼罩着可可的心。

叶月恋通红着脸,似乎能看见头上冒出的蒸汽,她穿着可可的衣服捂着脸坐在垫子上,可可跪坐在恋的身后,拿着电吹风吹着恋的长发。

“我竟然......我竟然......太羞耻了......”

”恋恋~多可爱呀~那时候用可可的电脑看了不少吧~”

“可可不要捉弄我啦!”

“嘿嘿~”

唐可可的眼神充满了温柔,仔细的吹着头发。

“谢谢你,恋恋。”(中文)

“什么?”

“没什么啦。”看着恋有些呆呆的脸,可可笑的很开心。

“以后可可的应援色就是浅蓝色,恋恋的应援色就是深蓝色怎么样呀?”

“好呀。”

唐可可的眼中映着黑夜里的微微星光,像是看到银河中的万千星辰,叶月恋看的一时入迷,丝毫没有听见身旁人的呼唤。

唐可可装作恼怒,轻轻的捏了捏叶月恋的脸颊,表示心中的不满,恋后知后觉,像一只做错了事的小狗一般靠在可可的手臂上。

“以前的恋恋可完全不会做这种事。”

“因为以前的恋恋没有遇到你,可可,你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好的朋友。”

叶月恋的目光从未如此闪耀,宛如已拥有一切的美好,让可可无法直视。

池塘水面波光粼粼,两个人坐在河边,看着池中的两条鱼儿嬉戏。

这里到了夜里变寂静无声,彼此的呼吸都是那么悦耳。

“恋恋,你说,在另一个时空中,我们也会是朋友吗?”

叶月恋看着望向漆黑天空的可可,语气诚恳而温柔。

“会,叶月恋和唐可可永远都会是朋友。”

“恋恋,可可给你讲一个故事......”

 

 

“你说,会不会有另一个世界,liella的大家真的存在呢?”

Liyuu有些无聊的戳了戳鱼缸壁,鱼缸中一深一浅两条蓝色的锦鲤不情愿般的挪了挪位置。

“应该会吧。”

Nagi坐在一旁拿着手机,经纪人不断的给她发短信询问她的位置,她抬起头,看了眼看起来有些忧郁的Liyuu,直接选择了不管。

难得的休息日,管它有什么事呢。

更何况......

Nagi藏起眼中的担忧,Liyuu的情绪已经低落了好几天。

“Li酱怎么了?最近看起来心情不好,是想家了吗?”

“嗯......我也说不清......”

“唔......”Nagi思考着逗乐Liyuu的办法,却发现自己完全没了主意,似乎自己也因为Liyuu没来由的烦闷情绪而变得有些奇怪,只得强行转移话题分散Liyuu的注意力。

“这两条鱼好漂亮啊,Li酱什么时候养的?”

“这个啊,我上周逛街的时候看到的,店家特别热情的强烈推荐'一定要养两条锦鲤!'来着,我就买下来了。”

“这样啊,Liyuu的名字在中文里是鲤鱼的意思对吧,这样看来确实挺适合的呢。”

Nagi仔细的观察着鱼,似乎感觉深蓝色的锦鲤与她对视了一下。

鱼怎么会和我对视呢。

Nagi打消了自己有些荒唐的想法。

“颜色也好看,深蓝色和浅蓝色,正好也是可可酱和恋恋的应援色诶。”

“是啊,当时就是因为颜色才买的这两条。”

有些感慨也有些无奈,Liyuu向后一躺窝在了沙发里,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叫声。

明明自己是主人,却完全把客人扔在了一旁。

或许Li酱真的是感到寂寞了吧,才会打电话叫自己来。

对于Li酱来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这件事让Nagi感到很欣喜,她只坐在一旁,她明白自己不需要做什么,只是陪着她就好。

“Nagi......”

“嗯?”

“Nagi......”

“嗯。”

Liyuu把头埋在垫子里,声音被布料阻隔显的有些闷闷的,Nagi对于这毫无意义的呼唤也只一遍又一遍的回应着,明明是比自己要高出半个头的姐姐,却像小孩子一般闹着。

“Li酱像小孩子呢。”

不自觉把心里话说了出来,Nagi只觉得不妙,Liyuu最讨厌别人说她像孩子,每次都要跳脚反驳说自己是姐姐。

本应该也是如此的。

Liyuu转了个身,眼睛有些发红的看着Nagi,似乎泪在不停的打转。

这让Nagi吓了一跳,急忙跪坐在Liyuu身旁,轻轻的抚摸着Liyuu的头,安抚着她不安的情绪。

“怎么了呀Li酱?有什么事告诉我好吗?”

Liyuu摇了摇头,说话稍许有些鼻音。

“我没事......就是突然很难受......”

“没事了没事了,我陪你呢,Nagi在陪你呢。”

怀里人的抽泣逐渐平复,Liyuu坐起了身,不好意思的道歉。

“Li酱真是的,一点也不坦率,我们不是朋友吗?”

Nagi装作抱怨,却是笑着用手指轻点了一下Liyuu的鼻尖,“以后觉得寂寞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在半小时内出现的。”

“嗯。”

Liyuu只觉得这是Nagi安慰自己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擦去脸上的泪用力点了点头,却未曾想过在未来某一天自己在家喝多了而打出的电话让Nagi直接旷了一份很重要的工作。

 

“Li酱平时一个人在家都做什么呢?”

“唔......看手机,看动漫,看鱼......”

“真是无聊又充实呢。”

“Nagi!”

看着Liyuu又恢复了精神气急败坏的样子,Nagi笑的很开心。

“快要过年了,今年过年还要来我家吗?”

“唔......要不然今年Nagi来我家过年吧,正好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正宗的上海料理哦。”

Liyuu耍宝一般凑到Nagi身边,拽着她的袖子。

“好,我已经开始期待了。”

距离是如此的接近,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身旁人的体温,眼前的Liyuu不断的靠近,淡淡的甜腻奶香传入Nagi的鼻腔,心脏的跳动第一次如此激烈,两个人似乎心有灵犀同时闭上了眼。

轻巧,温和,又小心翼翼,一丝生疏的羞涩。

 

 “恋恋,可可给你讲一个故事。”

“嗯?”

“以前,大海里有两条鱼,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游在一起,它们一起游览了海里最美的风景,它们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有一天它们游进了危险的激流中,它们就随着那海浪随波逐流。”

“终于,它们被海浪冲上了沙滩,开始它们还能靠着时不时冲上来的浪苟延残喘,可随着大海的退潮,它们被抛弃在了沙滩上。”

“那它们不是会死吗?”

“它们没有抛弃彼此,其中一条鱼挣扎着移到了另一条鱼边上,用自己的唾液濡湿对方的身体借此续命,这两条鱼互相照顾着彼此,最终坚持到了下一次的涨潮,一起回到了海洋。”

“真是一个好故事啊......”叶月恋擦去了眼角的湿润,认真的看着唐可可,“谢谢你,可可。”

“是可可要谢谢恋恋。”

 

 黑夜中的星空依旧闪烁,Liyuu抬起头看向窗外,嘴角微微上扬,享受着秋末清爽的风,桌上的手机显示着Nagi发来的短信。

【Li酱,明天我们一起去吃拉面吧。】

千忙万忙事事都忙

听yura有感的智障产物

没有不尊重可恋的意思(求生欲)

听yura有感的智障产物

没有不尊重可恋的意思(求生欲)

ハクノン

1:twitter「@ina_ina_rina」

2:twitter「@maruyo_」

3:twitter「@panic_hodu」

4:twitter「@Ponponpon1118」

5:twitter「@hak_you_3」

6:twitter「@ioring_studio」

7:twitter「@po_0501」

8:twitter「@NCi3t_monaka」

9:twitter「@yakiringotomato」

10:twitter「@nimuyaah」

1:twitter「@ina_ina_rina」

2:twitter「@maruyo_」

3:twitter「@panic_hodu」

4:twitter「@Ponponpon1118」

5:twitter「@hak_you_3」

6:twitter「@ioring_studio」

7:twitter「@po_0501」

8:twitter「@NCi3t_monaka」

9:twitter「@yakiringotomato」

10:twitter「@nimuyaah」

五更小楠

【恶魔起源】——可可(一)

  混沌初开时,世界分为三界。

  天堂,兽界,地狱。

  天堂以神族之王——神主,领导审判之庭,制定整个世界的规则。

  地狱以恶魔之王——TIN,领导七十二魔神,对世界发动征服战争。

  由于各自的王实力太过强大,天堂的审判军,地狱的远征军,都心照不宣地将战场选在了兽界。

  兽界之所以被称为兽界,自然是因为这里生活着各式各样的魔兽。有体能强大的,有魔法适应力高的,也有什么都不擅长,沦为其他魔兽食物的。

  天堂和地狱的战争太过激烈,以至于兽界的生灵数量骤减,远不如最初的一半。其中名为“人类”的种族最为凄惨,他们不仅没有强大的肉体,更与魔法完全无缘,只能抱团在一起,随时面临死亡的威胁。

  在这个时候,...

  混沌初开时,世界分为三界。

  天堂,兽界,地狱。

  天堂以神族之王——神主,领导审判之庭,制定整个世界的规则。

  地狱以恶魔之王——TIN,领导七十二魔神,对世界发动征服战争。

  由于各自的王实力太过强大,天堂的审判军,地狱的远征军,都心照不宣地将战场选在了兽界。

  兽界之所以被称为兽界,自然是因为这里生活着各式各样的魔兽。有体能强大的,有魔法适应力高的,也有什么都不擅长,沦为其他魔兽食物的。

  天堂和地狱的战争太过激烈,以至于兽界的生灵数量骤减,远不如最初的一半。其中名为“人类”的种族最为凄惨,他们不仅没有强大的肉体,更与魔法完全无缘,只能抱团在一起,随时面临死亡的威胁。

  在这个时候,世界的本源之一,关注到了这个情况。

  在天堂和地狱发动战争之前,世界将自己的力量分离,诞生了九个本源生物。分别为——

  诞生在地狱的四大恶魔——幻惑、诅咒、知识、秩序;

  诞生在天堂的四大天使——真实、祝福、知识、秩序;

  诞生在兽界的半神半魔——生命。

  在人类哭喊着,对生存感到绝望的时候,知识天使降临到了人类的面前。

  知识天使授予人类适合他们使用的,最基础的魔法,赐予他们基本的知识与工具,让人类面对其他魔兽的时候,可以进行有效的抵抗。

  人类的智力出乎天使的意料,在接受这些赐福之后的短短百年,人类就已经开拓出自己的领地。然而魔法终究是不适合人类使用的东西,使用着天使赐予的最基本的魔法,人类始终无法强其他魔兽一头。

  “报告神主。”知识天使半跪在审判之庭前,诚恳地低着头颅,“人类已经从猎物的地位,齐平于其他魔兽,灭亡的可能性成功清零。”

  “做得好。”审判之庭内传来了垂暮之人的声音,仅从声音上听,就能知道其主人经历了多久的岁月。

  知识天使半跪着,等着神主的旨意。

  “选择兽界作为战场,对兽界的生灵是极其不公正的。为了保证兽界生灵不至于因此灭亡,保证他们的生存很有必要。你做的很对,是知识之书指引你这么做的吗?”神主有些好奇知识天使为什么会先于他,对人类施以神赐。整个天堂会有这种想法的天使,可没有几个。

  “是……”知识天使沉默了一下,回答道。

  “我知道了。”神主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审判之庭内不在有声音传出。

  知识天使叹了口气,心思沉重地离开了这里。

  “怎么了,感觉你有心事?”知识天使没走出多远,就被来找她的祝福天使发现,询问起状态来。

  知识天使看了看四周,小声道:“我之前帮助兽界人类的事情,你知道吧。”

  祝福天使点点头,他一直很好奇知识天使为什么会对那种弱小的生灵感兴趣。

  知识天使又叹了口气,显然是深受困扰:“就在最近,那些人类突然可以使用高等级魔法了。”

  “突然?不是你指导的他们吗?”

  “……那些人类使用完高等级魔法,大多都因为反噬惨死了。”知识天使说出了一个恐怖的现象,而这个现象也证明了根本不可能是她将魔法传授给人类的。

  祝福天使也是马上明白了这件事究竟出自谁之手。

  ……

  知识恶魔,唐可可。

  这个世界唯二从诞生起就掌握真理的生物。尽管如此,唐可可依旧对世界充满好奇。她知晓过去与当下的一切知识,却并不能直观地看到事物未来的发展。

  每一个拥有发展潜力的东西,唐可可都想要将其彻底研究,化为自己的知识。

  而她最近接触的,最让她感兴趣的,莫过于兽界的名为“人类”的生物。知识之书告诉她,兽界最具有发展潜力的生物,便是人类。唐可可本来好奇人类为何会得到如此高的评价,在看到知识天使的行为后,便理解了知识之书的说法。

  然后在人类因为不适合魔法的体质,发展到瓶颈的时候,于月圆之夜降临到了人类面前。

  “我赐予你们无穷的知识,无尽的魔法。”

  唐可可如此说道。

  “但是一切事物皆有代价。你们会因为学习难以理解的魔法而死亡。”

  “如果你们有赴死的勇气,有改进魔法的智慧。”

  “唤吾为知识之主。”

  “拥有一切的恶魔之书,便赐予你们。”

  人类臣服于知识之主,从恶魔之书上学习并改进本不属于他们的魔法,即使为此死伤惨重也绝不停止。

  很快,人类的实力就超过了附近的生物,一跃成为地区霸主。

  而这个现象,终于被知识天使所发现。

L'Hôpital
占tag致歉 这是个CP超级大...

占tag致歉


这是个CP超级大乱炖的群,大家多数都是不接受新成员的观望状态。不过由于群里不少咳咳,不少不健康的东西,所以不接受16岁以下朋友加群,但也正因如此群内气氛温馨。这是审核群的二维码,大家可以扫码进群哦

占tag致歉


这是个CP超级大乱炖的群,大家多数都是不接受新成员的观望状态。不过由于群里不少咳咳,不少不健康的东西,所以不接受16岁以下朋友加群,但也正因如此群内气氛温馨。这是审核群的二维码,大家可以扫码进群哦

Ww_Mu
拜托!猫猫可可超可爱的好吗!!...

拜托!猫猫可可超可爱的好吗!!


(右下:kanon坏掉了www

拜托!猫猫可可超可爱的好吗!!


(右下:kanon坏掉了www

李安卓儿
可可可可爱了!

可可可可爱了!

可可可可爱了!

曦彩于城

【可香】你是我最后的时光

“可可,听话把药吃了。”

“不啦不啦!不吃!”

“吃了药我就去买可丽饼给你吃。”

“真的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面前的老人紧皱着眉头,似乎思索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终于她舒展了眉头,换上的笑容一如既往。

“嗯!香音永远不会骗可可。”

涩谷香音终于让唐可可吃下了药,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唐可可拒绝了一切人的接近,她的生命中似乎只剩下了一个人。


“或许,是她对你的爱吧。”

她们自结婚起已经一起生活了近六十年。想起过去相处的每分每秒,涩谷香音的嘴角便会不自觉上扬,大学期间她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做了一切情侣都会做的事。

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抱怨一......

“可可,听话把药吃了。”

“不啦不啦!不吃!”

“吃了药我就去买可丽饼给你吃。”

“真的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面前的老人紧皱着眉头,似乎思索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终于她舒展了眉头,换上的笑容一如既往。

“嗯!香音永远不会骗可可。”

涩谷香音终于让唐可可吃下了药,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唐可可拒绝了一切人的接近,她的生命中似乎只剩下了一个人。


“或许,是她对你的爱吧。”

她们自结婚起已经一起生活了近六十年。想起过去相处的每分每秒,涩谷香音的嘴角便会不自觉上扬,大学期间她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做了一切情侣都会做的事。

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抱怨一起欢笑。第一次在傍晚的街头牵起了手,第一次在深夜的路灯下亲吻。

这份爱从未变质,这六十年来一直如此。她们一起的生活永远都是欢声笑语,从未有过争吵与泪水。

可是现在,香音持着木梳,左手轻轻托着可可已经灰白干枯的长发,背对着自己的人木然的神游四方,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爱人的甜蜜情话,很久没有两个人相依着在夕阳下散步。

只能强忍咽下无尽的心酸,她说过香音笑的时候最好看,她说过不要因为自己而哭泣。涩谷香音怎敢不从,眼前的人可是她心头至宝。


“香音,不要担心。”

她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暖,然而颤抖的双手却并非如表面一般平静。

“可可就算之后的记忆全部消失,也不会忘记最爱的人是香音的。”

温热的双手抚上了香音的双颊,额头轻轻的靠在一起。

“所以,不要难受了,至少我们在一起呀。”

对,至少我还能照顾你。

这一天起,涩谷香音的愿望多了一个。

【我一定要比可可活的久一点。】


唐可可并非毫不害怕,她能感觉到自己在一点一点忘记过去,忘记美好的过去,忘记自己和香音的一点一滴。刚开始时,可可每天的事就是写笔记,一刻不停的写,从相识相恋到结婚变老,可可只能把她还记得的事情一件不落的记下。她想着,如果自己真的完全忘记了,还能看着自己的字,读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深夜,她会背着香音从床上爬起,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一字一句的翻阅。

开始还能在记忆中搜寻着片段,逐渐这本故事对她而言已是完全陌生,她只记得书中的香音是自己的爱人,其他的画面已尽数消失。悲伤的情绪在黑夜的雾霭中滋养,明明是如此幸福美好的故事,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

被抽泣声惊醒的香音整个人吓坏了,急忙从床上起身把可可抱在怀中。

“呜呜呜......可可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沉默的房间内只剩下可可的抽泣,香音搂着可可的脑袋,轻轻的安抚着。从桌上拿起笔记本,微深的水渍晕染了墨迹,让文字变得不清晰,然而香音却读出了那行字。

“可可,你一定不要忘记,拜托你,不要忘记。”

这段话写在了笔记的最后,不断地重复又重复,越往后字迹越是扭曲,似是说着笔者心中的哀求。

“可可......”

香音低下头看着可可,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以后,我每天说给你听。”


香音给可可披上了一条围巾,搀扶着她让她能坐上轮椅。

冬季的下午在阳光的包裹之下显得没那么寒冷,路上可可兴奋地喊着可丽饼,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孩童,香音笑着回应着可可毫无关联的话语,推着她走在街头。

“一个巧克力香蕉口味的可丽饼,少奶油,谢谢。”

香音接过店员手里的一小份可丽饼,转身弯下腰递给可可。

“可可,可丽饼哦。”

“可丽饼!嘿嘿......”可可两眼放光从香音手里拿过可丽饼,大大的咬了一口。

“可可真是不管过了多久都喜欢这个呢,不过可可不可以全部吃完哦,不然晚饭该吃不下了。”


每一顿饭,香音都精心准备,她甚至买了一本中国的食谱,学习给可可做中国料理。可可最喜欢香音做的红烧肉,因为香音的糖总是会放很多。

可可喜欢甜食。

不过香音很少会做,毕竟对于她们这个年纪,给可可吃的太过油腻对她无益。

香音会坐在可可身旁,一口一口的喂给可可,如果可可露出高兴的表情,香音就会默默记下,过段时间再做给可可吃。

吃完了饭,香音用热毛巾擦拭着可可的身体,她的体力已经不允许她抱着可可给她洗澡,给可可换上干净的睡衣,两个人便躺在了床上。

“可可,香音给你讲香音和可可的故事好吗?”

“故事!”

香音深深的呼吸一口,回忆便飘回了过去。


当我与你相遇,我独自一人在黑暗中。

你牵起了我的手,告诉我你已迷上了我。

过去的我害怕去爱,只因你我卸下了防备和伪装。

你牵起了我的手,我们在月光下亲吻。

我喜欢你牵着我,我喜欢你爱我,我喜欢你触碰我,我喜欢你亲吻我。

我们在月光下发誓,我们会一直相爱。

我很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


好运并没有眷顾这对可怜的迟暮恋人,唐可可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终于一天,可可摇晃着晕倒在沙发上,香音连忙叫了救护车送可可去了医院,得到的结果却是可可时日无多。

一瞬间香音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几乎就要栽倒在地上,护士连忙搀扶着香音让她在休息区坐下。

“明明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为什么......”

香音的呼吸有些困难,泪水在她的脸上划下印记。

香音缓了好一阵,撑起自己的身体走进可可的病房,陌生的电子仪器发出着持续而刺耳的噪音,床上的人似乎在做一个好梦。

她走过去,在可可的身旁坐下,疲惫不堪的她抚摸着可可的头发,恍惚间眼前的可可变得年轻起来,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可可和自己一样穿着学士服,眉眼带笑的抱着一捧玫瑰花。


“香音......香音......”

香音连忙擦去了眼泪,紧张的牵起可可的手。

“我在,可可,我在......”

她等了很久,床上的人再没有任何的反应。

香音每天便趴在可可的床边睡觉,醒来会和床上的人道一句早安,每天都会用热毛巾仔仔细细的擦干净可可的身体。她每天都在期盼可可醒来中度过,期盼着可可再和她说说话。

时间过的很快,冬天即将就要过去,距离可可昏迷住院已经快半个月了,香音日常和可可说过早安后便去洗漱,她感觉自己的体力越来越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已经憔悴不堪,似乎触之即倒,强撑着用冷水洗了把脸,走出了厕所。

“香音......”

手里的漱口杯和毛巾落在了地上,香音震惊的瞪着眼看着倚靠在床上正对着自己笑的可可。脸上的温热不停流淌,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步一步走向可可。

“香音别哭......可可......不喜欢......”

可可的声音沙哑又无力,似乎单说话便用尽全力。

“香音不哭了......可可别说话了,好好休息,我去叫医生......”

“别去......陪可可......”

“好,陪可可。”

清晨的阳光透过了窗户照在可可毫无血色的脸上,香音坐在椅子上,紧紧握着可可的手,可可微笑着看着香音,眼里尽是柔情。

“可可......你记得我是谁吗?”

“香音......可可最爱的人......”

“香音......可可看到了一扇门......”

“一扇门......”

“门里面的人告诉可可,可以实现可可一个愿望......”

“可可许了什么愿?”

“下辈子......可可的时光都属于香音......”

“毕竟.....可可......”

“最爱香音了......”

护士推开了病房,之前医生们送的康乃馨开的很好,两位老人微笑着倚靠在一起,她们的手紧紧握着,许下了最后的誓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