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唐嫣

57574浏览    1720参与
诡言杂谈
历史上那些权利最大的女人(中)
历史上那些权利最大的女人(中)
佩佩票务

唐嫣工作室2022新春礼盒 现货一套

唐嫣工作室2022新春礼盒 现货一套

果果-guoguobxbx

唐嫣工作室2022新春礼盒,现货一套下单秒发,好漂亮!需要的私!

唐嫣工作室2022新春礼盒,现货一套下单秒发,好漂亮!需要的私!

庆庆
深夜为帝后破防😭

深夜为帝后破防😭

深夜为帝后破防😭

angelic

经典网文《霸道糖总爱上我》

“坐过来”

🤤🤤🤤

经典网文《霸道糖总爱上我》

“坐过来”

🤤🤤🤤

零梅若解西风意

烟火迟来(宇文拓×独孤宁珂)

 九、果


“你方才,在同二位仙人说什么?”

听完两位仙人一番插科打诨之后,宇文拓回到了屋内,宁珂转过半身,从珠帘后探出半个脑袋,娇俏可人的神态,恍如当年。


“我跟他们说,我不想等吉时了,但还是要看夫人的意思。”


“……胡说。”

宇文拓一脸淡漠地说些谑语时,宁珂总是能被逗笑。


“我先去换衣服,等我。”


“好。”

她目送他出了门,视线移回镜中,眼前霎时一片晦暗。


还是要回家了么……

宁珂合上眼,任魔皇卡在脖子上的力道越收越紧。


“珂,吉时到了。”...


 九、果


“你方才,在同二位仙人说什么?”

听完两位仙人一番插科打诨之后,宇文拓回到了屋内,宁珂转过半身,从珠帘后探出半个脑袋,娇俏可人的神态,恍如当年。

 

“我跟他们说,我不想等吉时了,但还是要看夫人的意思。”

 

“……胡说。”

宇文拓一脸淡漠地说些谑语时,宁珂总是能被逗笑。

 

“我先去换衣服,等我。”

 

“好。”

她目送他出了门,视线移回镜中,眼前霎时一片晦暗。

 

还是要回家了么……

宁珂合上眼,任魔皇卡在脖子上的力道越收越紧。

 

 

“珂,吉时到了。”

没有回音,宇文拓心下一沉,推门而入,红铺凤烛如故,只是不见了宁珂。

 

湖边的石子路上横卧着宁珂的一支珠钗。

 

看来仙气外泄,终究还是让魔君有了可乘之机。

宇文拓没有犹豫,启动昆仑镜便去了魔界。

 

 

 

适时。魔界。

 

“父皇,我求你,不要让我的孩子成魔。”宁珂伏在地上,强直起身子,脖子上扼痕依稀,撕声道,“宁珂已经不再是魔,也绝不让孩子再堕入这无底的地狱!”

 

“本皇这里,没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眼前的人冷冷道。

 

周遭是日复一日的晦暗景象,宁珂仰面看着父亲,这尊曾经被她视为可堪擎天的灵祗,如今只觉得他的面目于朦朦乌烟中更加可怖。

 

宁珂没说话,柳眉一横,手掌凝出光束,就要往腹部打去。

 

“你要杀我的孙儿,就不要怪我把你最后的自主意愿剥夺了。”魔皇眼疾手快,挥手将她拦了下来,未及她作反应,翻手幻出一颗幽幽散着魔气的实子,施法将其打入了宁珂的身体,哈哈大笑道,“慢慢享受魔果带给你的无上神力吧……回去完成做魔也摆脱不了的命运吧!”

 

“父皇,不要……!宁珂求你——”

周遭是日复一日的晦暗景象。

宁珂仰面看向父亲,兜着两眼泪水的目光缓缓抬起,终究是不堪重负,断了线般的眼泪汹涌落下,看着这尊曾经被她视为可堪擎天的灵祗,如今于朦朦乌烟中,只觉得他的面目更加可怖。

 

 “如今本皇的孙儿已经吃下魔果,他将永世成魔,直到灰飞烟灭。你再抵抗也不过是侥幸延缓数日罢了。”

魔皇不屑于看到不争气的女儿竟流下人类的眼泪,大手一挥,吩咐人将她关押在魔界素常用来扣押叛徒的牢狱,即扬长而去。

 

宁珂顾不得许多,只强行运功,在体内以自身修为相抗,延缓魔胎对自身意识的侵蚀。

 

他不信,宁珂如何背叛魔界,总不会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结界外出现了书香的身影,瘦瘦小小,灵活得像一只燕,打散了看守和追兵,几个踉跄朝她走过来,施法冲破了结界。

宁珂看到她吐了一口血。

其实她知道,书香从来都是真正为她着想之人,或许在这五百年间,是魔界中唯一为她着想的人了。

 

宁珂只恨自己此刻所有的灵力都用来抵抗魔胎的侵蚀,而无法替她疗伤。书香看出她的心思,只是冲她宽慰地笑笑。

 

 

“珂——”

 

台阶下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宁珂支着身子闻声望去,看到他朝她奔来。

 

到了魔界,无论是神是仙,都只剩一成功力。他步步赶来的样子,比平时多了些狼狈。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她靠在他肩头,想到方才的种种,牵出一抹笑意粉饰着眼底的情绪,不敢看他。

 

“废话。”

宇文拓淡淡打断道,但宁珂一抬头,便能看到他紧锁的眉头。

 

“你们快走吧,魔君就要来了。”

书香若有感应,沉声道。

 

宇文拓轻巧将宁珂抱起来,且顾将宁珂带离此处,而没有再看书香一眼。

 

 

“全都是不中用的奴才——”

魔音贯耳,却不见魔君的人影,书香头顶忽然旋出一道光芒,霎时间,鲜血汨汨从头顶淌下,看着二人消失的背影,一口气松落,倒在了原地,化作一团黑气散去。

 

 

 

“……拓,我们的孩子,被魔化了。”

回到天外村,宇文拓将宁珂放到榻上,她在他耳边忽然道。

 

“……”

宇文拓也想说无妨,但最终还是沉默,转而揉了揉她的头发,嘴角勉强勾着一抹安慰的弧度。

 

 

两位仙人再次为宁珂注入了仙气精元,奈何也是缓兵之功,即冷着脸把宇文拓叫了出去。

 

“最多三日,宁珂……将被魔果吞噬意识,进而被魔果完全控制。”

 

“魔果?”宇文拓觉得这个东西格外耳熟,想起从前翻阅山海密传,确有提到。

 

“魔果是魔君亲自炼化之物,无论人神,若吞了魔果,将永世成魔,直至永世成魔。这魔君狡猾狠辣之处便在此,他并非直接将魔果与宁珂融为一体,而是将其打入胎儿体内,这孩子在魔果的作用下,成长得很快,而他定是觉得,宁珂即便抛弃自己的命,也舍不得伤害孩子……”

 

“可就是母亲犹豫的这段时间,这魔胎一天天侵蚀宁珂的母体,会很快也与宁珂融为一体,待到失却之阵开启,魔界彻底覆灭,宁珂会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若是寻常的魔,魔界覆灭,倒是有机会转世,纵然历尽轮回之苦,却仍有可期之日。”

 

“此前,宁珂一直以自身的修为相抵,试图延缓魔果的侵蚀,两股魔力相冲相融,魔果虽侵蚀了她的意识,却也是作为她气息的泉源而存在,故而要把魔胎拿掉,对她的身体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古月缓缓道,落下一声长叹。

 

“……可如今魔果与胎儿不分你我,若不将胎儿拿掉,宁珂在魔界倾覆之时,必将灰飞烟灭,天地间将再无她的气息。”宇文拓了然,哽声补充了仙者欲言又止的话。

 

“没错。”然翁低沉了平日里欢脱的调子。

 

“……二位仙人的意思,我明白了。”宇文拓看着然翁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已有决定,沉声笃然道,“如果非要选,那一定是宁珂。”

 

宇文拓自知,人魔一战免不了,有了万灵血珠,势要将魔皇一击即溃,将魔界彻底倾覆,魔界族众将入轮回,转世成人。曾经他想过,人界败,则他入黄泉,甚至陪她永世成魔;若魔界败,则他寻她往生。

若非魔果,他还以为,与她和孩子能有一个轮回之后的圆满。

 

“珂,孩子不要了,好么?”

他进了屋,敛着气息,看到她站在窗前发愣,碧色的衣裙与窗外山色相映,似乎要一点点融进去,消失在穹苍之下。

 

“……”

宁珂感受到宇文拓背后抱住自己的力道,心下了然——他知道了吧。

 

“如果非要选,那一定是你。给我个机会,换我来找你,好么?”宇文拓沉声道,手搭在她的腹部,试图感受孩子的气息。

“……”事已至此,宁珂知道,若魔胎不除,莫说人间,即便是整个三界,都将是一场灾难,而这件事,恰恰是宇文拓身为神器主人的大任,她不会连累他。

 

“他的每一次心跳,每一次伸脚,就连睡着,还是醒着,我都深深地感觉到,虽然我还没有见到他,但是我却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他的眼睛,一定会很像你……”

 

“孩子,爹爹对不起你。但是不要怪娘亲,她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

 

“开始吧。”宁珂挣开了他的怀抱,不去看他同样悲怆的面色,躺到了榻上。

 

宇文拓沉默着颔首,坐到榻边,掌中凝出光晕,指法架开阵势,朝着宁珂腹部缓缓涌去。

 

“……对不起。”

宁珂感受到腹部传来一阵灼烈的炽痛,蹙眉合上了眼,被喉中的血腥呛得伏身吐了一口鲜血。

 

胎死腹中之痛,宛如剜心。

 

金光与紫气交错而出,缠绕着通体乌黑、被血污包裹的实子——那是胎儿残存的血气。

 

宇文拓心如刀绞,只屏着情绪,掌中运出一团火焰,加施术法,终于将魔胎炼化,焚作灰烬。

 

“都结束了。”

他翻手一挥,室中一切如常。抱起她,宽言道,把人埋在身前,宽言道。

 

“是我没有保护好他,珂,是我的错。”

 

“……”

怀里的人没有声响,背脊起伏颤抖,呜咽声隐现。

 

 

夜入三更,宁珂才浅浅睡去。

宇文拓担心又将她吵醒,便索性让她睡在他怀里。

 

清晨,山中一声玄兽嚎鸣,惹得宁珂蹙着眉醒来,懒懒地扒拉着宇文拓襟处的衣甲,神色有些涣散。

 

片刻之后,宇文拓也醒来了,说要去请古月仙人为她诊脉。

其实宁珂知道,他不过是不愿看到他此刻担忧的神情。

 

 

宇文拓前脚离开,单羽舞后脚便端着药碗进门,打断了宁珂的失神。

 

“别起来,好生躺着。”

她惶惶起身,却被单羽舞制止了。

 

“不急在这一时,今后你要伺候我的日子,还多着呢。”

单羽舞笑侃道,看到宁珂恍惚的状态,心里了然,却顾左右而言他,“母后跟你说笑的,你是拓儿心尖上的人,今后,我们便是亲人。”

 

“夫人,宁珂……”

她接过药碗,碗里的药腾着热气。

 

“好了,先把药喝了,小产之后,身体虚寒乏力,需要多补补。”

 

其实宁珂想说,孩子虽然掉了,魔果的力量在她体内并不能完全清除,而且就算没有魔果,她与魔皇血肉相连,待到人魔大战之时,她终究会成为负累。

 

骄傲如宁珂,她不愿做任何人的累赘。

 

 

“虽然你和拓儿还没有成亲,但你这个儿媳妇,我是认定了的。”

 

“……为什么?”

 

“因为你对拓儿好,这已经足够了。”

 

“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一切都是因为我。”宁珂攥着药碗的双手颤抖起来。

 

“苦了你了。”单羽舞觉得心疼,握住宁珂的手,触感冰凉,如她此刻的神色,苍白而破碎,“孩子……今后还会有的。”

 

今后?

宁珂闻言,生出怅惘。

 

“若有命从战中回来,我来寻你。”

耳边忽然冒出宇文拓昨夜的话,但来世之事,终究太多变化。

 

 

天外村是难得的净土,奇珍异兽,四季繁花,落木滴翠。

宁珂呆坐在栈桥头,无心风景。

 

“喝了娘的药,身体好些了吗。”他走上前,坐在她身侧。

 

“你知道么?只要魔果在我体内的力量还有残余,即便我如今灵力不足,一旦父皇把我抓回去,我一定会是你最大的阻碍。”

 

“……我不会让他带走你。”

 

“我与他血肉相连,他可以感应到我的所在,也能感应到我的所在,就像那个孩子……”

 

“……”

 

“听我的决定,放手……好么?只有我消失……”

 

“够了。如果要我杀了你,我情愿你永远是魔。”

说话间,他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可是你赌不起,整个人间也赌不起!没了我,魔界的势力会有所削弱。”宁珂抬眸,心中的忧虑溢于言表。

 

“可以。”宇文拓翻手幻出一颗硕大的珠子,其中大半充斥着殷红的血。

 

“是万灵血珠?”

 宁珂诧然于宇文拓炼化的速度,其实他一直默默做了许多,只是从不让她担心。

 

救世,一直是宇文拓在做的事。

 

 

“我会在里面集满魔血,改变五神器,到时候,到时候,魔界将会彻底毁灭。”

 

“……彻底…毁灭。”

宁珂亲耳听到这样的话,即便意料之中,终归还是需要时间去笑话。

 

“只是这一切,你可以承受么?”

 

“在人间这二十五年,我听到最多的,便是邪不胜正这四个字,天道轮回,终究是挡不住的。”

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宁珂淡淡一笑,眼神中一抹悲怆扎在宇文拓的心上。

 

“拓,无论将来发生什么,做你认为对的就好。”

 

“你会陪着我,对么。”

她没说话,只是伸手拥住他。

 

 

 

 

魔皇来得比预计的要快,赤贯妖星的力量已经在穹苍之顶显现,令四海惶惶。

 

“逆女宁珂……我的乖孙儿竟然被你杀了——既然如此,本皇就要让三界给我的乖孙儿陪葬!”

宁珂从梦魇中惊醒,魔皇的魔力已经无孔不入——又在她身上注入了魔力。

 

她紫瞳一闪,一个幻身便冲破了天外村的结界。宇文拓追了出去,众人合力,才将她勉强压制住。

 

众人齐齐施法,试图压制魔君的力量。

 

“宁珂,快回来。”

 

 “救你是不可能了,但是控制你体内的魔气还是有办法的。”

 

 

“她体内的魔气突然增强了百倍。”

 

 

“你们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魔界来临,三界新霸主将统领穹苍一切。”宁珂神色大变,像是换了一个人,“放开我!”

 

双臂一振,魔翼舒展,众人纷纷飞身后退半步,险些破了阵。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令她进入龟息状态,可以延缓魔气侵蚀。”小雪急中生智,最终,将宁珂锁于法器之中。

 

 

 

若非陈靖仇失手将宁珂放出,也不会让魔君在失却之阵启动之后还能做最后一次顽抗。

 

宁珂飞身入塔中,紫光漫散,冷眼看着五位神器主人躬身护阵,势要破局。

宇文拓抽身制止,然翁视死如归以千年修为暂替其位。

 

 

“宁珂,住手!”

金光与紫气相峙,不过须臾,宇文拓已经感觉宁珂的魔力越来越强大——魔君正在将魔力输入宁珂体内,只得将其暂时沉睡的意识唤醒。

说话间,宇文拓使出神火分身,将灵力从宁珂颅顶灌入,奈何宁珂此时力量大增,几乎要破了他的身法。

 

“我不认识你!”魔女恨恨瞪着眼前的男人。

 

“宁珂,我费劲周折,除了救世,我只想要为你求一个来生,大战之后,你入轮回,我来寻你好不好……宁珂!别放弃——快回来!”

 

宇文拓字句坚定,听得宁珂刹那愣神,眼中忽然浮上两滴泪,不觉道:“可是我会害了你……”

 

“宁珂——不可以放弃!”

 

“也会毁了三界!……一起入魔吧。”

魔女抬眸,眼中冷如霜雪,冷魅倾城,掌端重新聚力,紫气氤氲,宇文拓只感觉灵力逐渐溃散。

 

千钧一发之时,不远处的陈靖仇拾起落在地上的轩辕剑,朝二人掷去。

 

 

顷刻间,一条手臂飞出,落在二人身后。

 

二人中间光束四溅,宁珂体内的魔气也被轩辕剑逼了出来,冲上塔端,引得砖石滚落。

 

 

宁珂看着终究为她断了一条手臂的宇文拓,绝望地向轩辕剑奔去。

 

“珂——!”

宇文拓踉跄着追上去,抬手将轩辕剑收回。

 

“很疼吧,终究是我害了你……拓,即便没有魔果,我也是不得善终的。”

 

宁珂回头,眼角泪如泉涌,跌身坐在地上,垂面讷讷道。

“如果是这样,我陪你一起。”

宇文拓忍着痛,一只手为她拭去泪水。

 

 

……

 

大地皇者与魔皇一战,五位神器主人倾尽全力启动失却之阵,双方两败俱伤,但终于令天下得见赤贯妖星于穹苍之顶破裂,化作淙淙流火,坠入无边尘海。

 

 

穹顶天色复清。

陈靖仇拄着剑在一片残垣中,向宇文拓走去,正看到宁珂化作一道紫光,遁入水蓝的天幕之中。

 

他看不到宇文拓的神色,只看着他在云端枯坐,朝着紫光遁去的方向呆望,衣甲狼狈,半身血色。

 

和经历这场浩劫的所有人一样,陈靖仇昏昏睡了过去,待来日天地间重序规常,离开的人也会回来。

 

 

 

 

后来,宇文拓找到女娲娘娘,求问因果。

女娲告诉宇文拓,他当时的决定是对的,得以让宁珂没有被魔果同化,只是人魔大战前,魔君将毕生魔力注入宁珂体内,故而魔皇战败,魔气溃散时,令宁珂气息四散,一世百年,需要以鹰鹫为形,重新聚敛气息,下一世便可转世为人。

 

女娲还将孩子的气息重塑,算是了了宁珂一桩心愿。

 

宇文拓抱过孩子,像神祗揖身道谢,转身回到人间,繁城之外,寻一山巅。

看着黑鹰在头顶盘旋,默数这区区二百年。

 


【宁珂归来的情节会安排在番外 这不算最终结局】

匿藏星球lucky

你不在我身边,就在我心上,如影随形

你不在我身边,就在我心上,如影随形

不如吃茶去
这是影视剧中第一次给我留下深刻...

这是影视剧中第一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美足。

这是影视剧中第一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美足。

毒扒娱乐圈
东方卫视春晚路透!唐嫣将跨界主持,张雨绮宋小宝搭档?
东方卫视春晚路透!唐嫣将跨界主持,张雨绮宋小宝搭档?
匿藏星球lucky

学做安静的自己,从容面对,浅浅微笑

学做安静的自己,从容面对,浅浅微笑

娱小公举
钟汉良唐嫣主演的《何以笙箫默》被下架?官方给出回应
钟汉良唐嫣主演的《何以笙箫默》被下架?官方给出回应
毒扒娱乐圈
唐嫣再度引争议!与涉立场品牌合照,这已不是第一次?
唐嫣再度引争议!与涉立场品牌合照,这已不是第一次?
明星爆料客
雪中神颜:唐嫣、胡歌、罗晋、李一桐、刘诗诗、吴奇隆、赵丽颖
雪中神颜:唐嫣、胡歌、罗晋、李一桐、刘诗诗、吴奇隆、赵丽颖
尹狐aria
这什么迪士尼在逃公主啊www

这什么迪士尼在逃公主啊www

这什么迪士尼在逃公主啊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