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泽寿明

3073浏览    105参与
夜嶋

把之前的涂鸦在这边屯下,我流墙头联动,另外是诈尸新坑预告


提要:03版白塔的重生+ABO设定,我流圆梦之旅,先已更新6章,后续会在寒假更新。


涂鸦:

P1 自己喜欢的演员x镜扉的墙头联动,唐泽寿明桑的新剧《The Good Wife》人设是东京地检特搜部检察官,和自己的镜扉同人私设在同一部门,于是安排了同框。 

P2 白色巨塔x火影联动 生日梗。

p3 忍者蝙蝠侠x火影联动,生日梗+声优梗。

 
在北极圈 一时爽,一直在北极圈一直爽。

把之前的涂鸦在这边屯下,我流墙头联动,另外是诈尸新坑预告

 

提要:03版白塔的重生+ABO设定,我流圆梦之旅,先已更新6章,后续会在寒假更新。


涂鸦:

P1 自己喜欢的演员x镜扉的墙头联动,唐泽寿明桑的新剧《The Good Wife》人设是东京地检特搜部检察官,和自己的镜扉同人私设在同一部门,于是安排了同框。 

P2 白色巨塔x火影联动 生日梗。

p3 忍者蝙蝠侠x火影联动,生日梗+声优梗。

 
在北极圈 一时爽,一直在北极圈一直爽。 
 
 
 
 
 
 
 
 


贵圈真乱
【4514】唐泽寿明VS泷藤贤...

4514】唐泽寿明VS泷藤贤一

4514】唐泽寿明VS泷藤贤一

洞庭水上一株桐

【CP向】百年不合【江口洋介/唐泽寿明】 UP主: MissChiefCrabby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56972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F76CEBC-5EF4-4621-9105-E250737C85EF15588infoc&ts=1545528841428

坑好冷,腿肉好柴(哭泣)

这里是一个新江口和唐泽双担欢迎同好交流(因为过不了多久就会爬墙请抓紧时间)(不是)

对姜糖的三生三世下手了。

兴之所至,成品粗糙,没有调色,没有封面,(面对你姜...

【CP向】百年不合【江口洋介/唐泽寿明】 UP主: MissChiefCrabby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56972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F76CEBC-5EF4-4621-9105-E250737C85EF15588infoc&ts=1545528841428

坑好冷,腿肉好柴(哭泣)

这里是一个新江口和唐泽双担欢迎同好交流(因为过不了多久就会爬墙请抓紧时间)(不是)

对姜糖的三生三世下手了。

兴之所至,成品粗糙,没有调色,没有封面,(面对你姜的黑皮一切都过于艰难bushi),没有剧情,基本上是歌词向。剪辑途中一直在疑惑他俩为什么能把相杀之情演得那么基,结论还是演技的张力果然很相配【...】

CP向:【江口洋介×唐泽寿明】

(《在爱的名义下》时男/健吾

《白色巨塔》里见/财前

《罗斯福游戏》专务/社长)

BGM:百年不合-周柏豪

【从以名前相称到以苗字相称,最后进化到以职务相称了,不变的只有三观不合不能谈恋爱(专务:我硬要谈你奈我何x)

“即使今生搁浅 苦等隔世盛宴 但今生不再见”】

希望北极圈/过气圈还能捞到肯带我玩的小伙伴——

今天孢子开车了吗

闲来又把罗斯福刷了一遍,老唐的大眼睛真是……唐甜甜【。

至于专务那就是气场两米八的存在了

闲来又把罗斯福刷了一遍,老唐的大眼睛真是……唐甜甜【。

至于专务那就是气场两米八的存在了

Shhhh

我按头安利白色巨塔啊啊啊

从来没有一个cp能这么全方位击中我的萌点啊啊啊

我按头安利白色巨塔啊啊啊

从来没有一个cp能这么全方位击中我的萌点啊啊啊

克律西波斯

Hit on Spa (罗斯福游戏中年组cp 专务x社长)

Again, 又是一个写完之后在D盘里放置了很久的脑洞。今天翻出来改了一下忍不住发上来,因为很想看他们在一起时温馨作死的场景。

两位中年男子虽然外表成熟,偶尔还是会有孩子气的一面(特别是老唐那双大眼睛让我时刻想摸摸他的头)。至于专务嘛,我总觉得他是个大型闷骚,表面性冷淡实际上很会玩的那种。

又说了一堆,以下放文。

----------------------------------------------------------------------------


温泉池里终于只剩他们两人。

“今晚的月色真美。” 细川抬头望向夜空,由衷地发出赞叹。笹井的目光...

Again, 又是一个写完之后在D盘里放置了很久的脑洞。今天翻出来改了一下忍不住发上来,因为很想看他们在一起时温馨作死的场景。

两位中年男子虽然外表成熟,偶尔还是会有孩子气的一面(特别是老唐那双大眼睛让我时刻想摸摸他的头)。至于专务嘛,我总觉得他是个大型闷骚,表面性冷淡实际上很会玩的那种。

又说了一堆,以下放文。

----------------------------------------------------------------------------


温泉池里终于只剩他们两人。

“今晚的月色真美。” 细川抬头望向夜空,由衷地发出赞叹。笹井的目光并没有投向月华,而是专注地朝向上司的侧脸。

细川感受到有一宽大的手掌在泛着涟漪的温泉水底覆上了自己的手,待他回过神来,笹井的脸已经与自己相差毫厘,这一连串的认知让细川心跳徒然加速。太近了。

自双方坦白自己的情感以来,两人并未有过任何亲密之举,在公司也仍维持着原来的相处模式,这让细川几乎怀疑那晚笹井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自己幻想而来的。可是现在,说出那些话的那张脸的主人却又近在咫尺,他甚至还能感受到那吐露在脸侧的带着湿度的气息。敏感的细川决定稍微向后拉开一些距离。

然而专务已经腾起另一只手在水中揽过细川的腰,缓慢却又有力地将他拉入怀中。赤裸的上半身贴在一起的奇异的触感让细川变得茫然甚至忘记反抗。摘掉眼镜的笹井只有在处于如此近的距离才能看清细川的神色,在对方当机的时刻,他缓缓低下头,吻住那双渴望已久的唇。而怀里的人也终于反应过来,挣动了一下。笹井以为细川要挣脱自己,却没想到那人只是将手搭上自己的手臂,青涩地回吻。笹井为细川的主动感到一丝欣喜,他大胆地撬开对方的牙齿,开始侵略那柔软的舌。

 

“糟糕!” 犬冢的声音在门帘徒然响起,受到惊吓的细川立马将笹井推开,重心不稳的专务先生因此整个落入温水当中。猛然拉开门帘的犬冢看见社长一脸错愕地看过来,似乎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

“啊……社长,原来您还在这。那个……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的项链貌似落在这里了。” 犬冢绕到水池对面刚才坐过的地方朝水里看了一眼,“啊!真的在这里,万幸!”

“找到就好。” 细川露出不自然的微笑,但多亏了昏暗的夜色以及迷蒙的水雾,犬冢并没有发现社长先生的异样,自然也没有察觉到这里还有一位从刚才起没入温泉后就没有起身的专务。

“失礼了,我先告辞,社长请继续享受吧。” 犬冢鞠了躬便飞速跑出去了。

细川终于松了口气,却忽然想到身边的人已经在水下待了许久,便立马从水里将笹井扶上来。

“你还好吗。”细川像做错事情的小孩般看着笹井,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是在担心我吗?” 笹井用双手将贴在额头的湿发往后拨顺,再次凑近细川,“那作为补偿,要不要继续做刚才的事情,嗯?” 他戏谑地看着细川。

“已经很晚了,我…先回去了。晚安。” 细川迅速从水中站起,准备离开水池的瞬间,一股力量拉扯住他的脚腕,失去平衡的社长以极其华丽的姿势落入水中,激起的水花四处飞溅。在水中挣扎了一阵的细川终于找回平衡浮出水面,却看到笹井露出欠扁的笑容抱臂看着自己。

“啊你这个混蛋!” 细川胡乱地擦了一把脸,像小狗一样甩了甩头发,快步上前抓住笹井的手臂准备反击,却不知自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生气的样子可爱得让人心动。

专务反手抓住细川准备四处作乱的手,低头深情地吻上那柔软的双唇,经过又一轮热情的唇舌纠缠方才把对方放开。

“生气的样子太可爱了。” 笹井用一贯冷静的声音陈述道。

“……”

“我们回去吧。” 笹井随意地搭上自己上司那裸露的肩膀,

“.……”

“再不走我就要抱你了。”

“谁要你抱啊!白痴!” 细川推开准备乱来的下属,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水面。两人的嘴角都露出对方看不见的笑意。


--The End---

克律西波斯

记一个大型脑洞 白色巨塔x小早川伸木之恋cross over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个洞就这么打开了,写了个大纲。

各种cp乱炖。好想写文可是感觉会是个宇宙级工程。

为我挚爱的大冷坑撒点成长快乐药

(CP:竹林X小早川 / 菊川X小早川 / 里见X财前 / 竹林X财前)


财前和小早川是亲生兄弟,财前是浪速大学医学院top1的天才外科医生副教授,骄傲自信,弟控,是小早川从小到大最仰慕的哥哥。小早川跟财前同属一个医院,在第二外科担任讲师,童年时期为保护哥哥而误伤左手导致在手术方面不如哥哥出色,但仍是个极有潜力的外科医生。

早先小早川的同事竹林和第一内科的里见同时爱上财前,...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个洞就这么打开了,写了个大纲。

各种cp乱炖。好想写文可是感觉会是个宇宙级工程。

为我挚爱的大冷坑撒点成长快乐药

(CP:竹林X小早川 / 菊川X小早川 / 里见X财前 / 竹林X财前)

 

财前和小早川是亲生兄弟,财前是浪速大学医学院top1的天才外科医生副教授,骄傲自信,弟控,是小早川从小到大最仰慕的哥哥。小早川跟财前同属一个医院,在第二外科担任讲师,童年时期为保护哥哥而误伤左手导致在手术方面不如哥哥出色,但仍是个极有潜力的外科医生。

早先小早川的同事竹林和第一内科的里见同时爱上财前,财前心属里见,竹林穷追不舍,却没想到小早川一直对竹林抱有爱慕之心,因觉得自己并没有哥哥优秀而不配得到竹林的青睐而感到自卑。竹林并不知道小早川对自己抱有感情,总是借小早川向财前传达情意,让小早川苦涩不堪。

财前发现了小早川的心事,心怀愧疚,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对竹林说出了小早川的心情。小早川感动于哥哥对自己的关心但却觉得自己再也无法面对竹林。竹林察觉到小早川感情后非常内疚,也逐渐发现自己其实在借助小早川之力跟财前互动的过程中自己早已对小早川生出不一样的情感,只是自己一直都忽略了。

小早川跟竹林的关系陷入僵局,他开始躲着竹林,竹林停止了一直追随着财前的目光,开始重新审视一直毫无怨言地陪伴着自己的温柔的小早川,他发现自己习惯于小早川单方面的付出并把它当作理所当然,使得愧疚与怜爱涌上心头,竹林决定追求小早川。正在这时,第一外科的外援菊川昇教授出现了,菊川教授是年轻的单身父亲,育有一子名为光。早先光君与姑姑在游乐园玩耍时突发事故而昏迷,幸得小早川为其急救保住性命,只有一面之缘菊川对救了儿子一命的小早川抱有感激之情,但此后并无机会相见。再次相见时,菊川一眼便认出小早川,且对他抱有极大的好感,这让从来没有在意过小早川的竹林第一次有了醋意...

后续,没有后续想不出来了后续。

贵圈真乱
【3954】唐泽寿明VS松坂桃...

【3954】唐泽寿明VS松坂桃李

【3954】唐泽寿明VS松坂桃李

朱砂痣,明月光

白色巨塔

浪速大学附属医学院的外科副教授财前五郎是位前途无量的年轻医师,他凭借成功切除鹤川大阪府知事的癌症肿瘤而在业内赫赫有名。东贞藏教授因不能接受一个毛头小伙子顶替了外科第一教授的名号,而对这个年轻气盛的财前五郎看不顺眼。第一内科的助教授里见在内科教授鹈饲手下做事,是一个善良、单纯的医师,他把病人的心态看作是最重要的,认为与病人之间的交流是不可或缺的。

一天,里见发现一个胃癌的病人可能并发胰脏癌,急忙向鹈饲教授报告,但被冷漠回绝。这时他想到了好朋友财前五郎,五郎由于长期被东教授压制,得不到任何展露自己的机会,这病例对他来说是天赐良机,如能治愈,那外科主任非他莫属。

于是,财前五郎在病人可能并发...


浪速大学附属医学院的外科副教授财前五郎是位前途无量的年轻医师,他凭借成功切除鹤川大阪府知事的癌症肿瘤而在业内赫赫有名。东贞藏教授因不能接受一个毛头小伙子顶替了外科第一教授的名号,而对这个年轻气盛的财前五郎看不顺眼。第一内科的助教授里见在内科教授鹈饲手下做事,是一个善良、单纯的医师,他把病人的心态看作是最重要的,认为与病人之间的交流是不可或缺的。

一天,里见发现一个胃癌的病人可能并发胰脏癌,急忙向鹈饲教授报告,但被冷漠回绝。这时他想到了好朋友财前五郎,五郎由于长期被东教授压制,得不到任何展露自己的机会,这病例对他来说是天赐良机,如能治愈,那外科主任非他莫属。

于是,财前五郎在病人可能并发胰脏癌的情况下,仍然进行手术,于是一场暴风骤雨来临了。

共11.6G

夏旸鳕鱼

补岚中,特别喜欢唐沢桑的这段话

补岚中,特别喜欢唐沢桑的这段话

克律西波斯

三十题:一方生病(白塔同人) 03完结

依旧没人看的坑要完结了 给自己撒个花。嘻嘻。

(里见X财前/柳原X财前)

一年前的脑洞到现在才产出。设定稍微有点变化,里见在爱情上是更加主动的(嗯是非常主动。我真的很希望里见能主动一点因为真的太像木头人),财前一如既往地傲娇而且还没有强烈地想要当教授的欲望。至于柳原同学,此刻他心里对财前还是仰慕多过喜欢的


03


“财前医生,您感觉好些了吗?” 

财前刚踏入手术室,佃就上前问道,一旁的安西也投来关切的目光。

“不用担心。”待护士帮自己带上护目镜后,财前像往日般自信地走向手术台,“那么,现在开始为近藤先生进行食道癌切除手术。”财前环视四周的助理医生,...

依旧没人看的坑要完结了 给自己撒个花。嘻嘻。

(里见X财前/柳原X财前)

一年前的脑洞到现在才产出。设定稍微有点变化,里见在爱情上是更加主动的(嗯是非常主动。我真的很希望里见能主动一点因为真的太像木头人),财前一如既往地傲娇而且还没有强烈地想要当教授的欲望。至于柳原同学,此刻他心里对财前还是仰慕多过喜欢的


03

 

“财前医生,您感觉好些了吗?” 

财前刚踏入手术室,佃就上前问道,一旁的安西也投来关切的目光。

“不用担心。”待护士帮自己带上护目镜后,财前像往日般自信地走向手术台,“那么,现在开始为近藤先生进行食道癌切除手术。”财前环视四周的助理医生,予以眼神示意手术开始

“手术刀。”

“是。”

没有像往常一样望向观察室而是直接低头开刀的财前这种像小孩子一样闹别扭的性格让人又气又好笑,里见苦笑着看向埋头做手术的人。

 

 

“收尾的工作交给你了,金井。”

“是。”金井郑重地点点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您辛苦了,财前医生。”一旁的柳原微微鞠躬,看到完成一台高难度手术的财前,柳原心中再次升起敬佩之情。眼前的人看起来很累,昨天醒来后估计没有继续休息了吧,这样敬业的财前让平日偶尔会偷懒的柳原感到惭愧。

只见神情严肃的外科医生向自己点了点头便走出手术室,柳原忽然有些怀念刚才在办公室见到的光景。                                                            

 

还没换下手术服,财前便无力地瘫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

头还是很痛,浑身上下都使不出力气。平日做七八个小时手术都不在话下的财前第一次感受到了疾病的困扰。额头上的汗还在不断地流下,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擦了,只想靠在座椅上休息一会儿。

在平时,每次做完手术后,不是财前去到观察室找里见,就是里见直接走到在更衣室外的走廊等待财前。今天观察室的研究生比较多,手术结束后还有几位仍在激烈地讨论着,里见决定去走廊与财前碰面。眼看财前已经走出手术室好一阵了,却没等到那个悠然地走出更衣室门的人,里见觉得有些不对劲。昨晚财前昏倒在手术室的景象闪过他的脑海,使他心里愈发地不安起来,想到这里,里见果断地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手术室里的助理医师们还没完成收尾工作,此刻的更衣室里一片寂静。里见看了一眼衣柜的方向,并没有人,他疑惑地转过身,便看到倒在长椅上的财前。

“财前!”里见立马上前,抱起眉头紧皱仍在流汗的财前。

“喂财前,你振作一点! ”里见摇晃意识不清的人,用手背贴上对方的额头,果不其然,那里还是散发着高于常温的热量。

“...你好吵。”在里见准备把他拦腰抱起的时候,那人终于幽幽地开口。

“要睡觉也要把汗擦干把衣服换好再睡!”里见莫名地生气,拿过旁边的消毒毛巾开始擦拭财前额头上的汗。坐了一会儿,财前稍微恢复了点力气,便一把抢过毛巾在脖子和脸上乱擦一通,粗鲁的动作让原本服帖的发型也变得乱糟糟的,这样的形象在里见眼里却显得莫名地可爱。财前站起身,没有理会里见莫名其妙的目光,快速脱下上衣扔到洗衣篮里。准备脱裤子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看向盯了自己半天的里见,“你是变态吗?这有什么好看的。”他说着刻薄的话,却还是毫不顾忌地脱下裤子。

“我是担心你脱着脱着就睡着了。”一向认真的里见居然开起这种玩笑。财前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系上领带后,财前对着镜子迅速地用手抚平凌乱的头发。方才稍显孩子气的人瞬间又变回外科精英财前五郎,这让里见感到些许失落。他忍住想要揉乱那头黑发的动作走到财前面前,“今天的手术很精彩,带着病也能完成这样高难度的食道癌切除手术我真的很佩服你。那些研究生也是,手术结束后还一直在讨论你高超的医术。”里见难得露齿笑出来。

财前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去在柜子里寻找自己的皮鞋,“我才不需要他们的佩服。”一如既往冷冰冰的语气。

“财前...你...”里见露出无奈的神情。

“有你的赞许就够了。”财前打断里见的话,背对他拿出鞋子穿上,弯腰时低声咳嗽了几下。

财前平日对里见说过的温柔的话是能用一只手数过来的,像这样直白示好的话语让里见一时招架不住,只觉心中一片柔软。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我就走了。” 没有听到里见的回应,穿好鞋的财前站起身来露出不耐烦的侧脸,拿起随身物品准备离开。

里见盯着财前那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害羞而微微发红的脸,忽然从后方抱住比自己矮半个头的人。他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僵硬地停下手上的动作。

“呐财前,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外科医生之一。能看到你在这个领域里的进步,我真的很高兴。”

坚定而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话语间呼出的气息让财前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我...”财前刚开口,更衣室与手术室连接的门被突然推开,财前用力拍开里见从身后抱住自己的手,迅速地拉开两人的距离。

“啊财前医生,里见医生。你们还在这里啊! ”柳原一脸吃惊地看着更衣室里姿态僵硬的两个人。

“财前医生,刚才看您好像很累的样子,请务必好好休息。”柳原貌似没有发现两个人的异样,继续说道,“里见医生,您说对吧?”

“欸?啊,是啊,财前,你真的得好好休息。我要去实验室取样了,刚好三个小时。”里见晃了晃手表,转身打开更衣室的门,“今天的手术真的很精彩。”门关上之前,里见又补了一句。

 

“财前医生,您还好吧?”柳原盯着仍在发呆的财前,担心地问道。

“我去办公室了。”财前没有看柳原,径直转过身去。

“财前医生!”柳原突然叫住财前。

被叫住的人疑惑地回过头来,看着露出紧张神情的实习医生,等他说出下半句话。

“您...您的领带系歪了。”柳原小心翼翼地指着财前的被弄乱的领带,像是突然有了勇气一般,倾身向前将松开的领结重新拉紧并将它跟衬衫的纽扣对齐。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柳原能够嗅到财前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气,正如那人的气质一般—冷静,理智,还带有清爽的气息。财前没有动,只是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他试图理清柳原这么做的目的。但在他准备说出一句像样的话之前,那个年轻的实习医生的手就放开了他的领带。

   “好了,现在变整齐了。”

   “......”

   “啊!抱歉!财前医生,我不应该擅自...”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的柳原脸瞬间红透,他低着头,像一只正等待着主人责罚的金毛犬。

   “...没关系。” 财前露出公式般的微笑,“谢谢你了。”说完便转身离去。

   完蛋了。柳原懊恼地抓住自己的头发。

 

 

--End--


克律西波斯

三十题:一方生病(白色巨塔同人) 02

(里见X财前/柳原X财前)

继续填冷坑QAQ。

一年前的脑洞到现在才产出。设定稍微有点变化,里见在爱情上是更加主动的(嗯是非常主动。我真的很希望里见能主动一点因为真的太像木头人),财前一如既往傲娇,而且这时还没有强烈地想要当教授的欲望。至于柳原同学,此刻他心里对财前还是仰慕多过喜欢的。


02

柳原推开财前办公室门的时候,发现他正趴在桌上熟睡。

昨天眼看着自己最尊敬的医生在手术室晕倒之后,柳原十分担心他的状况,但学业繁忙的柳原不得不满怀担忧地赶回家写报告。因此,当第二天在东教授即将开始早诊大家却没等到财前时,柳原难得主动地提出要去办公室找人。

一路上都在演练如何讲开场白的柳原回过...

(里见X财前/柳原X财前)

继续填冷坑QAQ。

一年前的脑洞到现在才产出。设定稍微有点变化,里见在爱情上是更加主动的(嗯是非常主动。我真的很希望里见能主动一点因为真的太像木头人),财前一如既往傲娇,而且这时还没有强烈地想要当教授的欲望。至于柳原同学,此刻他心里对财前还是仰慕多过喜欢的。


02

柳原推开财前办公室门的时候,发现他正趴在桌上熟睡。

昨天眼看着自己最尊敬的医生在手术室晕倒之后,柳原十分担心他的状况,但学业繁忙的柳原不得不满怀担忧地赶回家写报告。因此,当第二天在东教授即将开始早诊大家却没等到财前时,柳原难得主动地提出要去办公室找人。

一路上都在演练如何讲开场白的柳原回过神时已经站在那人的办公室门前,他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看着门上的“在”字,柳原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又敲了敲门,“财前医生。”柳原唤了一声,屋内仍旧没有回应。

“该不会是…”内心的不安瞬间放到最大,柳原着急地推开了门。

首先闯入视线里的是被扔到沙发上的病服,注重形象的外科医生已经换上平时穿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此刻正趴在办公桌上沉睡。估计是在这里熬夜工作的缘故,那人并没有系领带,头发也不像平日那般一丝不苟,软趴趴地搭在额头上,让那张严肃的脸显得更年轻。与平日存在于浪速医大一众实习生心中神一样的形象完全不同,这样卸下武装的财前,柳原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不禁呆立在原地,直直地看着财前毫无防备的睡颜,心中的焦虑也逐渐变为悸动。

 

突兀的座机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静谧,电话响起第二声的时候,回过神来的柳原正犹豫着要不要帮忙接,便看见一只手粗暴地抓起话筒。

“我是财前。” 带着鼻音的声音响起,半梦半醒的财前眼里带有一丝迷茫。

   柳原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里见?” 财前疑惑地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自己办公室的柳原,用眼神示意他稍等一会儿,待对方慌张地点头回应后,便避开他的视线,转过身继续刚才的对话。

“你上午有两台手术吧?”里见关切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

“嗯。”

“我会过来看的。”

“……”

“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 一想到昨晚内科医局发生的事,财前的脸迅速红了起来,他无奈地抬手揉着眉心。

“喂财前,你有在听吗?”里见声音里带有一丝担忧。

“多管闲事。” 财前没等对方接话,便径自挂断了。

 

“那个......” 财前这才回过神来望向挺直腰板站在办公桌前的柳原。

“东教授要开始早诊了,我们见您迟迟不来,有点担心,所以...”柳原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啊,我就来。刚才有些累所以睡着了,抱歉。” 财前看了一眼手表,迅速起身系上领带,套上白袍。在扣第二颗纽扣的时候,才发现面前的实习医生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看。

“还有什么事吗?”财前疑惑地看着柳原。

“啊!没...失礼了!我先去做准备了!早安。” 柳原迅速鞠了躬,便消失在门外。

“......”财前无奈地看着被用力关上的门,继续整理自己的头发。

    门外的柳原伸手覆上剧烈跳动的心,想到自己刚才失礼的样子感到十分羞愧。一动不动地盯着财前医生看实在是太没礼貌了。可是,第一次见到睡眼惺忪的财前医生,实在是......太可爱了。柳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用力甩了甩头,试图摈除一切奇怪的想法,往外科医局的方向小跑而去。


--tbc--


克律西波斯

30题:一方生病(白塔同人)

(里见X财前/柳原X财前)

一年前的脑洞到现在才产出。设定稍微有点变化,里见在爱情上是更加主动的(嗯是非常主动。我真的很希望里见能主动一点因为真的太像木头人),财前在这里一如既往地傲娇。这时候财前还没有这么强烈地想要当教授的欲望。至于柳原同学,此刻他心里对财前还是仰慕多过喜欢的。


01


“结束了。转入ICU之后要密切观察出血情况,后面的事就麻烦你了,金井。”

“是。”

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的财前抬起头活动了一下脖颈,向观摩室的医生们小小地鞠了躬后便转身离开手术室。玻璃墙那边的里见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这台手术完成得非常出色,能让研究生们前来观摩实在...

(里见X财前/柳原X财前)

一年前的脑洞到现在才产出。设定稍微有点变化,里见在爱情上是更加主动的(嗯是非常主动。我真的很希望里见能主动一点因为真的太像木头人),财前在这里一如既往地傲娇。这时候财前还没有这么强烈地想要当教授的欲望。至于柳原同学,此刻他心里对财前还是仰慕多过喜欢的。

 

01

 

“结束了。转入ICU之后要密切观察出血情况,后面的事就麻烦你了,金井。”

“是。”

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的财前抬起头活动了一下脖颈,向观摩室的医生们小小地鞠了躬后便转身离开手术室。玻璃墙那边的里见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这台手术完成得非常出色,能让研究生们前来观摩实在是太有意义了。看了一眼在手术台边做着收尾工作的医务人员,里见也站起身,打算对亲自对财前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他刚转身跨出一步,便隐约听见手术室传来不同寻常的动静。

“财前医生!” 首先发现异况的是外科医局的新人柳原,里见闻声回头,只见财前背对着观察室,一手撑住工具台无力地倒了下去。

“财前!”里见小声惊呼,立马往门外跑去。

   

   财前医生!财前医生!”柳原在金井的指示下迅速放下工具脱下手套抱起晕倒的人。

“柳原,你先把财前医生扶出去做速诊,这里有我们收尾。”

“是!”柳原焦急地拉起财前—这位在他心里无坚不摧的天才外科医生迅速走出手术室。

自动门打开时,只见神情焦虑的里见早已在外等候着。

“里见医生!”柳原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大声叫道, “财前医生他…”

“我来做速诊,你赶紧准备病床。”里见接过柳原怀中的人。

“是!”柳原看了一眼财前,匆匆离去。

“财前,振作一点!”从柳原那里接过财前的时候里见便感受到财前异常高热的体温,他将昏倒的人放在走廊的座位上,掏出口袋中常备的听诊器开始速诊。

“最近劳累过度了吗……” 拨开财前被冷汗濡湿的额发,望着那张苍白的脸。


   财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花了几秒钟理清当下的状况,他立马起身下床。明天还有一台手术,本来打算下午再演练一次的,这么一倒,时间都浪费掉了,他懊恼地想着,加快了去往办公室的步伐。

“这位病人!已经到了就寝时间了哦,请不要在医院里走动了。”护士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财前愣了愣,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人换上病服。

“我…”

“啊,是财前医生啊。您没事了吗?”


   里见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见一位年轻的护士正与病人交谈。已经是深夜了,怎么会有病人还在外面?这么想着,里见转身朝着谈话的两人的方向走去。

“那么,请您保重身体。”

“嗯,辛苦了。” 只见那位患者点了点头,便朝着病房的反方向走去,里见快速跟上,才发现那人是财前。

“喂财前!”里见叫住快步前进的人,只见那人脚步顿了顿。

“里见?” 财前惊讶地回过头来看向身后的人, “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家啊,在等三个小时一次的取样?”

“你醒了。”里见看了一眼穿着单薄病服的财前,快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往前走。

“你干嘛,我要回办公室!”

“你穿的太少了!”

“衣服在办公室里。”

“我的大衣比较厚!”里见头也不回地说道。

“欸?”还没反应过来的财前只能任由内科医生将自己带走。


   内科医局的实验室还是老样子,各类机器仍旧一刻不停地工作着,持续的嗡鸣声莫名地让人心安。桌上散布着实验报告,未清理的试管以及空掉的餐盒。财前顺手拿起实验报告心不在焉地阅读着,“里见,我真的…” 话还没说完,财前便觉得肩上一沉—有着里见的气息的厚重外套落在自己身上,紧接着便被对方用力地抱住。

“财前,”里见抓紧那比自己要窄一圈的肩膀,轻嗅着对方脖颈间的味道, “你得好好休息才行,最近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方才抵在里见胸口的手缓缓放下,财前难得乖巧地没有再乱动。

静静相拥片刻后,财前再次抬起手试图将里见推开,

“好了,我还在发烧,会传染给你的。”

乖顺的形象只持续了一会儿,财前的语气再次强硬起来。里见听到这话却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财前有些懊恼,便加大力度挣扎起来,像只炸毛的小动物。

“我要回办公室了!” 

   里见仍旧没有开口,只是一把抓住那双用力推拒的手,逼近那个比自己足足矮半个头却盛气凌人的外科医生。他的视线从对方泛着红色血丝却仍旧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直流连到半张着的唇,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里见缓缓低下头,吻上了财前。

   因为发烧的缘故,财前的嘴唇有些干燥,但那柔软的触感却让里见沉溺其中。里见忍不住捧起那微烫的脸颊,撬开对方的牙关继续深入,一次又一次地捕捉那试图躲闪的舌头。被逼到墙角的财前已经无路可退,想要挣扎的手被宽大的手掌紧紧握住,他只能靠着墙默默承受这炽热的吻,直到快要窒息。

   吻毕,财前喘着气推开里见,“咳…我要回去了!” 财前迅速地擦了擦嘴角,红透的脸出卖了故作强硬的语气,带着鼻音的声音让里见心生怜惜。他再次握住财前的肩膀,对上那张百看不厌的脸,忽然在他额头印上一吻,然后是鼻梁,最后是嘴角。温柔的吻让财前呆楞了好一会儿。

“我得取样了,刚好三小时。”里见放开财前,扬了扬手表,头也不回地走回实验台。

‘砰!’只见内科医局的门被用力地关上,外科医生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门外。

“连晚安都不愿意说一声。”里见无奈地笑道,再看了一眼门边,“喂!我的衣服你就这样扔在地上真是的!”

 

“混蛋!”财前烦躁地蹂躏着自己的头发,飞快地穿过走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用力关上门,满脑子充斥着刚才那滚烫的吻。跌坐在办公椅上的浪速大学附属医院第一外科助教授财前五郎,全然失去了工作的心情。


--tbc--


Nothing but the rain
这间警署的清洁大叔们的颜值闪瞎...

这间警署的清洁大叔们的颜值闪瞎我了

这间警署的清洁大叔们的颜值闪瞎我了

Mercury
95年出版的「唐沢寿明 オフの...

95年出版的「唐沢寿明 オフの日のセーター」写真集和织毛衣教学相结合的小册子。当年某唐的插图真是美啊

95年出版的「唐沢寿明 オフの日のセーター」写真集和织毛衣教学相结合的小册子。当年某唐的插图真是美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