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花

60683浏览    920参与
愛と哀しみの輪舞

【花唐】梦河

高三摸鱼作,精神花唐,不过反正没有肉就无所谓

现在看起来很菜

CP是亲友当年的大号和小号


[图片]


高三摸鱼作,精神花唐,不过反正没有肉就无所谓

现在看起来很菜

CP是亲友当年的大号和小号






随意居

出本 剑三阴阳师花羊花 明唐 策羊 藏佛 策藏 狗晴 狗茨等


出本情况有更新,请看2/10那篇


占tag抱歉,退圈清本


圈杂本多,随意挑拣,选好私戳,开咸鱼拍,要走wx/zfb请先转全款加运费再发货
预留要收定金,跑单不退

所有本默认有瑕

买得多可以包半邮,包邮

出本 剑三阴阳师花羊花 明唐 策羊 藏佛 策藏 狗晴 狗茨等


出本情况有更新,请看2/10那篇


占tag抱歉,退圈清本


圈杂本多,随意挑拣,选好私戳,开咸鱼拍,要走wx/zfb请先转全款加运费再发货
预留要收定金,跑单不退

所有本默认有瑕

买得多可以包半邮,包邮

funnyheejun
ALL花耽美剧《青岩纪事》的预...

ALL花耽美剧《青岩纪事》的预告片终于赶在过年前完成了大体的拍摄和剪辑工作!!主要的CP是明花、毒花、花羊、唐花、策花吧,还有很多一笔带过的伞花、霸花、藏花、苍花,丐花等等吧。(很想做全职业但是实在脑残)一直都超级喜欢花哥的,万花每个CP都好有爱无法取舍,所以我尽量都扔了进去,视频编辑器是新手,PRO也是为了剪片才学的,所以做的真的挺粗糙的,但是我对花哥的爱是满满的!!!现在就还差点小细节,等大年初一正好可以发出来啦,到时候请大家支持下~PS:有人可以教教我怎么把发在B站的视频转载到老福特上吗?才玩不久不太会T.T,就是直接放链接吗?

ALL花耽美剧《青岩纪事》的预告片终于赶在过年前完成了大体的拍摄和剪辑工作!!主要的CP是明花、毒花、花羊、唐花、策花吧,还有很多一笔带过的伞花、霸花、藏花、苍花,丐花等等吧。(很想做全职业但是实在脑残)一直都超级喜欢花哥的,万花每个CP都好有爱无法取舍,所以我尽量都扔了进去,视频编辑器是新手,PRO也是为了剪片才学的,所以做的真的挺粗糙的,但是我对花哥的爱是满满的!!!现在就还差点小细节,等大年初一正好可以发出来啦,到时候请大家支持下~PS:有人可以教教我怎么把发在B站的视频转载到老福特上吗?才玩不久不太会T.T,就是直接放链接吗?

二十一朵烟花
有些事情只能在捏图裡回忆了吗

有些事情只能在捏图裡回忆了吗

有些事情只能在捏图裡回忆了吗

沈盈芷

感谢我的神仙姐妹圆我唐花梦 


顺便她们已经脑补了一本十万字小说,关键词 (换攻/甜/生子/种田 )??? 行叭

感谢我的神仙姐妹圆我唐花梦 


顺便她们已经脑补了一本十万字小说,关键词 (换攻/甜/生子/种田 )??? 行叭

funnyheejun
最近在研究编辑器,我想做一个A...

最近在研究编辑器,我想做一个ALL花的剧!!花羊,伞花,明花,策花,唐花,藏花,琴花啥米啥米啥米花的,争取大年初一先肝一点出来,会有人想看吗?我媳妇儿觉得我会坑T.T,但我想看花哥,把花哥砸我脸上吧!!(掩面!!)

最近在研究编辑器,我想做一个ALL花的剧!!花羊,伞花,明花,策花,唐花,藏花,琴花啥米啥米啥米花的,争取大年初一先肝一点出来,会有人想看吗?我媳妇儿觉得我会坑T.T,但我想看花哥,把花哥砸我脸上吧!!(掩面!!)

君潜之

【唐花】替嫁娇花:冷情总裁宠上天2

东方大花有个二弟东方三花,三花人如其名,本人是朵烫了个叽金身穿舞步母得一批的小红花。其实三花儿以前不叫三花叫二花,三花儿满一周岁当天莫名其妙额角磕了桌角流了一脑袋血,好巧不巧门口恰好路过了个倒骑毛驴白衣飘飘的道长背着拂尘路过,怀里还扛了一杆上书“天下第一神算”六个大字的大旗,那墨黑的字歪七扭八丑得很是别致。

白衣飘飘的道长说他好像嗅到了血光之灾的味道,花老爷连忙问是怎么一回事,那道长掐指一算,薄唇微张:“您这儿子命中犯二啊!”

花老爷一哽:“这这这……”

“我建议你儿子改个名破除诅咒。”

然后花老爷当即给宝贝小儿子改名叫三花。

这三花仗着自己年纪小爹疼娘爱,老是欺负自己的哥哥大花,甚至长大后得知要嫁给瘸...

东方大花有个二弟东方三花,三花人如其名,本人是朵烫了个叽金身穿舞步母得一批的小红花。其实三花儿以前不叫三花叫二花,三花儿满一周岁当天莫名其妙额角磕了桌角流了一脑袋血,好巧不巧门口恰好路过了个倒骑毛驴白衣飘飘的道长背着拂尘路过,怀里还扛了一杆上书“天下第一神算”六个大字的大旗,那墨黑的字歪七扭八丑得很是别致。

白衣飘飘的道长说他好像嗅到了血光之灾的味道,花老爷连忙问是怎么一回事,那道长掐指一算,薄唇微张:“您这儿子命中犯二啊!”

花老爷一哽:“这这这……”

“我建议你儿子改个名破除诅咒。”

然后花老爷当即给宝贝小儿子改名叫三花。

这三花仗着自己年纪小爹疼娘爱,老是欺负自己的哥哥大花,甚至长大后得知要嫁给瘸腿唐大少,陷害了大花,让大花替自己嫁入唐家,真是凄凄惨惨惨惨戚戚……

听到这里,东方大花十分感动,然后一记厥阴指敲在唐大炮脑门上:“少拿我可可爱爱独自美丽的弟弟编故事,小心他不辞千里前来锤你——赶紧把你那小话本交出来。”

唐大炮赶紧把新买的小话本塞到屁股下哭嚎道:“我凄惨的大花啊!!!”

替嫁娇花:冷情总裁宠上天,又名:我家大炮好像脑子有坑


君潜之

【唐花】替嫁娇花:冷情总裁宠上天

不正经脑洞,灵感来源于剑三新出的轮椅

他,花家大少爷东方大花,一场阴谋他被迫代替二弟嫁给瘸了条腿的唐家大少!

大婚当天,那坐在轮椅上的残废大少唐大炮竟然站了起来,不但站了起来还能把大花一把按在榻上!

东方大花大惊。

唐大炮掐住大花的下巴邪魅一笑: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正经脑洞,灵感来源于剑三新出的轮椅

他,花家大少爷东方大花,一场阴谋他被迫代替二弟嫁给瘸了条腿的唐家大少!

大婚当天,那坐在轮椅上的残废大少唐大炮竟然站了起来,不但站了起来还能把大花一把按在榻上!

东方大花大惊。

唐大炮掐住大花的下巴邪魅一笑: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无君

【唐花】暗艳 · 29


第二十九章


正是中午,阳光明亮到晃眼。树叶被照成了淡绿色,一只落在树上的鸟儿像是受不了这刺眼的光线,拍拍翅膀,往阴影更多的方向飞去。

树枝轻晃,一片树叶被晃得掉了下来,落在凉亭之外的地面上。

凉亭里倒是清凉,几个人坐在阴影里,与外面灿烈的阳光隔绝开,像是某个独立而又隐秘的世界。

郡主在此时笑了起来。

她放下了筷子,不紧不慢道:“瞧您说的,我都有些懵了。”

“怪我没说清楚,”唐无明也不紧不慢道,“在榕城,我见到了您的手下。”

“哦?”郡主眼波一转,道:“他们是去找辞砚的呀。”

“是吗?”唐无明轻笑道,“那他们怎么会见到阿砚,却毫无反应呢?”

“因为有你在他身边嘛,所...


第二十九章



正是中午,阳光明亮到晃眼。树叶被照成了淡绿色,一只落在树上的鸟儿像是受不了这刺眼的光线,拍拍翅膀,往阴影更多的方向飞去。

树枝轻晃,一片树叶被晃得掉了下来,落在凉亭之外的地面上。

凉亭里倒是清凉,几个人坐在阴影里,与外面灿烈的阳光隔绝开,像是某个独立而又隐秘的世界。

郡主在此时笑了起来。

她放下了筷子,不紧不慢道:“瞧您说的,我都有些懵了。”

“怪我没说清楚,”唐无明也不紧不慢道,“在榕城,我见到了您的手下。”

“哦?”郡主眼波一转,道:“他们是去找辞砚的呀。”

“是吗?”唐无明轻笑道,“那他们怎么会见到阿砚,却毫无反应呢?”

“因为有你在他身边嘛,所以就不敢轻举妄动喽。”

唐无明低低地笑了一声,道:“可是当时,我并不在他身边。”

“……”

他重新拾起筷子,为自己和洛辞砚添菜:“去古家的时候,我也看到了他们。想来古家宝藏之事,您也已经了解了吧?”

“……”

“就是不知,您是在那时才知道的,还是——早就知道了?”

郡主僵在那里,眉毛微微皱起,看着他,像是想和他对峙。但很快她就放松了下来,长吸一口气,道:“你们唐门,真是难缠。”

唐无明挑了挑眉。

“没错啦,我的确有心动古家的宝藏。”郡主撅着嘴说,“但是我也不能明抢呀。”

“……”

“而且,我对辞砚求亲的心意也是很真切的。”郡主看向洛辞砚,方才他一直默默地听着他俩说话,没有出声,“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洛辞砚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多谢郡主抬爱。”

郡主叹了口气。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唉……”她眼睛轱辘一转,又看向唐无明,狡黠地笑道:“你打乱了我的计划,准备怎么补偿我呢?”

唐无明道:“若只是要找个由头插手到江湖的事务里去,不如直接和江湖人合作。”

“你是指……你?”

“我是指,唐门。”唐无明抬起眼皮看她,眸中冷光一闪而过,“我可以替你和古家交涉。”

“这么好的事?”郡主托住下巴,笑得好不开心,“这是让我不再纠缠辞砚的代价?”

唐无明有些不耐烦地呼出一口气。

“您若是有意,那不妨好好说话。若是无意,也无妨。至于阿砚……这是他和你的事,我不会干涉。”

“也是,”郡主笑道,“我是给忘了,你们唐门个个都是生意人。那么说说看吧,你想怎么跟我做这笔生意?”

 

 

交换条件很简单。

川蜀之地,天高地远,对皇权无甚敬畏之心,但到底是朝廷,虽不会太过在意,亦不会主动招惹。

唐门在川蜀,可霹雳堂却并不在那么偏远的地方。

唐无明给的条件很诚恳,郡主代表朝廷,帮他们打压吞并青城派和霹雳堂,而唐门会帮他们处理好江湖上的事情。若是寻得宝藏,唐门也愿意先让郡主挑个痛快后,再选取宝物。

彼时郡主笑道:“听起来不错,可你不觉得亏么?”

唐无明眼都不眨一下,道:“秘籍被你们拿去,总比被其他门派拿去好些。更何况,若论武功,唐门自负不输他人。”

“而金银财宝你们更不缺。”郡主接道。她眨眨眼,说,“就像是自立一国一样,应该很痛快吧?”

冷冰冰的眼神看了她很久才挪开。她暗自松了口气,听唐无明低声说:“唐门……生于川蜀,亡于川蜀。我们对你们的那些……没有兴趣。”

没兴趣是真,不在乎也是真,更何况,以大唐王朝的气象来看,又能鼎盛多久呢?

“好吧,就算是这样,”郡主掩唇笑道,“那也似乎有些贪心了。青城派倒是好说,霹雳堂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不算小了罢?你让我插手,给自己倒是留得一身清白,好盘算呢。”

“霹雳堂当然是朝廷出手才合适。”唐无明慢条斯理道。在郡主看不见的桌下,他不动声色地握住了洛辞砚的手,正神游的洛辞砚一个激灵,差点没绷住那张平静的脸。

唐无明道:“霹雳堂已经研制出了火药,还囤积了不少。若是他们将火药送给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更或者,他们自己就心怀不轨……”他轻笑一声,明知故问道:“即便是苍云的玄甲,也顶不住火药的爆炸罢?”

郡主猛地坐直,手上不自觉用力地捏着茶杯。若非她没怎么练过武,恐怕那茶杯现在已经碎了。

“他们研制出了火药?!你确定?!”

“亲眼所见。”洛辞砚的手紧张地动了动,唐无明安抚地捏了捏,“这个把柄如何?也省的郡主说我有意为难。”

郡主静坐了好一会儿,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她放松下来,笑道:“倘若是真的,那反倒是你帮了我的忙了。”

“既然如此,那郡主可有准备谢我?”

“……”郡主哑然,无奈摇头道:“莫急,一切都还没定数呢。”

这倒也是。唐无明看了一眼洛辞砚,轻声道:“不如重新上些饭菜吧,都有些凉了。”

洛辞砚点点头:“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去跟他们说。”边说边站了起来。

“我没什么想吃的。”唐无明拉住洛辞砚,手掌在他腰际一抚而过,“你不要乱跑了。”他将洛辞砚摁回座位上,低声和洛辞砚说着话。

郡主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一封信从万花谷送出,往古家地界送去。

写信的当然是唐无明,寄信的倒只是普通信使。他有意拖延时间,唐门那边到现在都没给他准备完毕的信号,他有些不放心。

“实在不行,我还得回去一趟。”他皱着眉,低声说。

洛辞砚看书的眼神一顿,目光落在倚在窗边的男人身上。

“回去太耽误时间了吧?”他说,“如果我没猜错,和古家的交涉也得你去。……一来一回,不会太久了么?”

唐无明唔了一声。

洛辞砚等了一会儿,又说:“要我陪你一起去古家吗?”

唐无明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回道:“莫非你肯让我一个人去了?”他冲着洛辞砚挑挑眉,语气有些揶揄。

洛辞砚有点低落,道:“感觉这次会很危险。……如果带上我会很麻烦的话,那……”

唐无明挺诧异地嗯了一声。这下他也懒得去想那些布局安排了,慢步走到洛辞砚旁边,靠坐在桌子上。

“我记得之前无论我怎么说,你都要跟上来。现在又这么看得开了?”他轻轻抬起洛辞砚的下巴,轻笑道:“不会是吃完就不认了吧,洛大夫。”

洛辞砚抿了抿唇,对他的打趣有些无力。

“上次我不就拖后腿了……如果没有我,你应该能更好的解决吧。”

“……”唐无明沉默了。这是事实——姑且算是事实。手无缚鸡之力的洛辞砚,一旦面对任何有可能的争斗,都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

“你上次也有帮到忙。”唐无明说,“你为什么总是自我放弃得那么快?”

洛辞砚浑身一震。离唐无明越近,他就越不安。怕自己配不上,怕自己拖后腿,怕他被自己连累,怕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

在好不容易要接触到那簇火焰的时候,他却因为畏惧而踌躇不前了。

“你难道不是万花谷的得意弟子吗?”唐无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难道不是可以轻易收获美人芳心的风流才子吗?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胆子大得像是能自己去幽冥渊转一圈。当初你戳破我身份也要留下来的胆子呢?”

他俯下身,捏起洛辞砚的下巴,目光冷冷地逼视他:“我的耐心没那么多。如果你还继续这样下去,我只有一句话能留给你:我不要废物。”

说完,他站直了身体,看也不看怔愣的洛辞砚一眼,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洛辞砚不知道唐无明去了哪儿。

兴许已经走了,他想,唐门需要他,古家的事情也需要他……他太厉害了,好像千万难题交给他就没问题了一样。

古家……

洛辞砚的思绪又飘飘荡荡地飘至当年的城镇。他恍惚间觉得,那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在那个地方,唐无明也不叫唐无明,而是称作云清尘。

云清尘的身份已经算是暴露了罢?唐无明是会继续用这个身份,还是以本来面目去呢?

说起来,当初他能发现那就是唐无明,也是多亏了药香……

喔。药。

药!洛辞砚一个激灵,终于清醒过来。方才唐无明说什么?

“我不要废物。”

可我还会给他治病,熬药,替他认毒——

我不算是废物罢?我不是废物啊,我明明,明明……

他定了定神,重新回想唐无明说的话。“如果你还继续这样下去”,哪样?他变得不满是从哪里开始的……

“你为什么总是自我放弃得那么快?”

他是不满意我的状态了,洛辞砚终于反应过来。也是,他是一个多么自负的人,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看上去毫无自信的人呢。

可我曾经不是这样的。洛辞砚想,而那时,他也从未喜欢我。

“我不要废物。”

“你明天跟着一起去。”

 

“我明白了,”洛辞砚喃喃道。一丝一缕的笑意重新钻进他的眼睛,爬上他的嘴角,他温柔地叹息道:“我明白啦。”


tbc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我替你们说了)

今年实在太忙了!!明年可能会好一点……吧……

ps预计十章内应该可以完结。应该。

碎碎子

【出本】占TAG抱歉

剑三

【藏策】《策马同游》   

【藏唐】《斩思》   

【策藏】《侠骨香》(明信片x1)  

【唐花】《笑不成》  

【唐花】《花满蹊》(明信片x2)  

【唐花】《不语》   

【唐花】《骨笛》(明信片x2)   

【花丐花】《醉》(明信片x2)   

【策花】《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海报x1 书签x1)   

【花羊...


剑三

【藏策】《策马同游》   

【藏唐】《斩思》   

【策藏】《侠骨香》(明信片x1)  

【唐花】《笑不成》  

【唐花】《花满蹊》(明信片x2)  

【唐花】《不语》   

【唐花】《骨笛》(明信片x2)   

【花丐花】《醉》(明信片x2)   

【策花】《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海报x1 书签x1)   

【花羊】《葳蕤1+2》   

【ALL花】《观花录》

【ALL】《乱点鸳鸯谱》

【网三指挥月枫本/明藏】 《止谈枫月》   

【裴洛/花羊】 《晴昼》    

【李叶/策藏】 《夏庭月诗歌》    

【双李】《挽弓+听戈》 (书签x2)   

【毛莫】《血色》

【毛莫】《谁能不挨刀》

【毛莫】《没有你不会怎样》

【毛莫】《与子同袍》

【毛莫】《花好月圆》

【毛莫】《梧桐雨》

【毛莫】《温度差》

【毛莫】《声色+长夜未眠+长日不觉》

【ALL】 《一梦千年》(明信片x2 书签x4)    

【ALL】 《梅隐香》    

【ALL】 《一踏江湖》    

【ALL】 《贰,就在那里,不三,不四。》    

【ALL】 《来嘛英雄》   

 

 

盗笔

【瓶邪】《周而复始》

 

APH

【普中心】《Hallo Preußen》 

【米英】《U.S.K.R.》(无特典)

【米英】《SEALED WITH A KISS》

【米英】《不要靠我那么近》

【独普】《love drop》

【APH全员】《Viva La Fifa》

 

全职

【喻黄】《我们的队长手速两百》

【喻黄】《夜雨声》(书签x2)

【喻黄】《白雪之下》(明信片x2)

【喻黄】《金玉其外》

【喻黄】《慢慢相爱》

【喻中心】《喻求不满》

 

X-MEN

【EC】《open wild imagination》

 

守望先锋

【源藏】《恋》

【麦源】《有牛仔开我裤链》

 

三国向

【荀彧中心】《直辔安归》(明信片x6)

【荀彧中心】《海棠无香》

【无双曹魏】《卧勒个无双曹》(本子x4)

 

家教

【XS】《Gioco d'azzardo》

【XS】《おヴい》

 

古剑

【古剑二】《桃李不言》

 

FZ

【金枪】《金皮卡观察日记》

【金枪】《点绛唇》

 

 

 

 

《弟控联萌》(换装纸娃娃x4)

【Dean&Sam,Thor&Loki, Nathan&Peter ,Mycroft&Sherlock 无差 微量John&Sherlock ,Sylar&Pete】

 

《[Love of killing]相爱相杀の红蓝48》(海报x3)

【尊礼/伏八/言切/薰嗣/枪弓/青火/火黑/赤黑】

 

【原创本】《MR.BLACK》1+2

 

走闲鱼,多本包邮

衔蝉

[唐花]此时情·颢颢无冥

没多少车,但我不想挣扎……所以还是走链接

https://m.weibo.cn/6987063074/4442998878386683

没多少车,但我不想挣扎……所以还是走链接

https://m.weibo.cn/6987063074/4442998878386683

夏尽冬至江且流。

镜泊湖一役,赶向哈尔三姐妹的路上花花便身中暗箭,瞬间命悬一线,炮哥于是顶着全队的灼灼目光硬是抱着她宣布了撤退。

龙泉府终年积雪不化,唯东南面有一白霜谷,四季如春。炮哥一路带着花花飞鸢泛月直到气力用尽方才落脚至此,不多时寻得一隐蔽石床,便将早已昏厥的花花小心放下。那暗箭从左侧腹部刺向腰间深处,虽一时无碍,若多耽搁却也会因失血而重伤。炮哥不敢贸然拔箭,况且手边也无多止疼止血的药材。遂留毒针三枚,字条一封,包好塞在了花花手里。

转眼已是深夜,花花从沉沉睡意中醒来的时候,抬手只看见掌心里攥着纸片上歪歪斜斜的四个字:外出寻医。手边三根仿佛还在泛着暗蓝幽光的银针,却是莫名令人心安。

试图起身,这才发...

镜泊湖一役,赶向哈尔三姐妹的路上花花便身中暗箭,瞬间命悬一线,炮哥于是顶着全队的灼灼目光硬是抱着她宣布了撤退。


龙泉府终年积雪不化,唯东南面有一白霜谷,四季如春。炮哥一路带着花花飞鸢泛月直到气力用尽方才落脚至此,不多时寻得一隐蔽石床,便将早已昏厥的花花小心放下。那暗箭从左侧腹部刺向腰间深处,虽一时无碍,若多耽搁却也会因失血而重伤。炮哥不敢贸然拔箭,况且手边也无多止疼止血的药材。遂留毒针三枚,字条一封,包好塞在了花花手里。






转眼已是深夜,花花从沉沉睡意中醒来的时候,抬手只看见掌心里攥着纸片上歪歪斜斜的四个字:外出寻医。手边三根仿佛还在泛着暗蓝幽光的银针,却是莫名令人心安。


试图起身,这才发现整个身体已因为腹部受伤而几乎不得动弹。四周花草繁茂,颇似谷中景色,只是这冰彻身心的温度还在时刻提醒着她,莫要大意。


花花一时有些落寞得怅然。


被钉在石床上的她只得平躺着向上仰望。漫天繁星如同天外留下的废墟。看过无数次这样的夜空,今晚却只有她一个人。皎皎空中孤月轮。


花花浅浅地叹了口气,感觉到寒意又侵入了几分,却已无力抵挡。

……


再次醒来的时候,似乎有一股熟悉的气场正在她身边。几乎是下意识地在睁眼瞬间就握住了他搁在她身侧的手掌,随即听到他粗重却沉稳地一声,“我在”。

花花说:“这次也等我睡着了再走好不好?”


她努力睁开眼睛,腹部中箭如同千斤坠一般,仿佛快要压得她永远地失去意识了。


“我不走。”

炮哥反手抽出转而用双手握上,“一会儿我给你上药止疼,郎中再过一个时辰便能赶来。不会有事的。”


“那你会一直陪着我了?”


炮哥闻言微微一愣。偏巧一束银白月光被流云放任之后将她微微蜷曲的身子照得明亮。他忽地想起他们的第一次拥抱,也是一样的柔软的紫色,一样的石头缝里。紧握的手忽然就僵了几分。目光却愈发坚定起来。


“是呀。”

时光流转,纵使万般。





                                    ——《前尘秘抄·中·十九》

脑袋爆炸的蛊某人
自己同人自己,双割腿肉好开心(...

自己同人自己,双割腿肉好开心( ๑ŏ ﹏ ŏ๑ )
真的只是兄弟情,相信我。

自己同人自己,双割腿肉好开心( ๑ŏ ﹏ ŏ๑ )
真的只是兄弟情,相信我。

三槽
继续亲亲系列,这次是cos蜘蛛...

继续亲亲系列,这次是cos蜘蛛侠之吻的唐花!

继续亲亲系列,这次是cos蜘蛛侠之吻的唐花!

瑾月时

【剑三】[唐花]疏疏帘外竹(序)

几十年前,江湖中出现了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杀手,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面貌。或者说,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有人说他师出明教,也有人说他出身凌雪阁,不过大多数人更相信,这位杀手,出身于一直很神秘的蜀中唐门。

每次解决目标之后,他都会留下一片竹叶,慢慢的,“唐竹”的名字越来越响亮。许多人恨他恨的要命,但这么多年来,竟没有一个人能在他手里活下来,也没有一个人能找到他寻仇,唐竹渐渐成了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神话。

可就是这样一个神话一般的人,在某一天突然失去了踪迹,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人说他已经死了,也有人说他金盆洗手从此退隐江湖。

这个谜一样的杀手,慢慢变成了一个传奇,一个杀手界真正的传奇。...


几十年前,江湖中出现了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杀手,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面貌。或者说,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有人说他师出明教,也有人说他出身凌雪阁,不过大多数人更相信,这位杀手,出身于一直很神秘的蜀中唐门。

每次解决目标之后,他都会留下一片竹叶,慢慢的,“唐竹”的名字越来越响亮。许多人恨他恨的要命,但这么多年来,竟没有一个人能在他手里活下来,也没有一个人能找到他寻仇,唐竹渐渐成了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神话。

可就是这样一个神话一般的人,在某一天突然失去了踪迹,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人说他已经死了,也有人说他金盆洗手从此退隐江湖。

这个谜一样的杀手,慢慢变成了一个传奇,一个杀手界真正的传奇。






这是两年前帮会群唠嗑的时候出的脑洞,但我咕了两年才开始写。

咕咕咕。


瑾月时

【剑三】[双花+唐花]醉里倚剑花下眠(一)

遭受战火侵袭的洛阳南郊一片破败,不时有老树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便惊起一片暂栖在老树上的乌鸦。

彼时已是战乱袭来的第四个年头了,洛阳城外仍有零散的狼牙军出没。

一个万花弟子正带着一个小童小心翼翼地躲开狼牙军的巡查,小童忽地指了指远处一棵巨树下:“师父,前面好像有个人!”

乱世生存不易,救人一命功德无量,万花弟子整了整药篓,带着小童朝树下靠近。离得近了才发现那人身着暗蓝色劲装,想是唐门弟子无疑了。

万花弟子知晓再往南走的山里便有同门师兄为了方便歇脚留下的小茅屋,他把药篓递给小童,起身背起昏迷中的唐门弟子,凭着师兄讲的路线,朝小茅屋走去。

那唐门弟子突感颠簸,强撑着醒来,看到背着自己的人一...

遭受战火侵袭的洛阳南郊一片破败,不时有老树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便惊起一片暂栖在老树上的乌鸦。

彼时已是战乱袭来的第四个年头了,洛阳城外仍有零散的狼牙军出没。

一个万花弟子正带着一个小童小心翼翼地躲开狼牙军的巡查,小童忽地指了指远处一棵巨树下:“师父,前面好像有个人!”

乱世生存不易,救人一命功德无量,万花弟子整了整药篓,带着小童朝树下靠近。离得近了才发现那人身着暗蓝色劲装,想是唐门弟子无疑了。

万花弟子知晓再往南走的山里便有同门师兄为了方便歇脚留下的小茅屋,他把药篓递给小童,起身背起昏迷中的唐门弟子,凭着师兄讲的路线,朝小茅屋走去。

那唐门弟子突感颠簸,强撑着醒来,看到背着自己的人一身万花装束,似是放下心来,颤巍巍抬手指了指巨树下的一块石头,便又昏了过去。

“师父,她是不是想说那边有东西啊?”小童好奇地扯了扯他的衣角。背着再次昏过去的唐门女子的万花弟子想了想,绕到石头边,小心地将背上的唐门弟子轻放在树边,招呼小童:“忘夏,来,帮师父一起把这石头搬开。”

石头后面竟有一个小小的树洞,洞中有一个小孩子,许是因为力竭,正睡得香甜。

万花弟子抱起小孩,交给花忘夏,仔细叮嘱了不要弄醒了这孩子,又重新背起唐门弟子往山中的小茅屋赶去。

 


碎碎子

【出本】剑三相关,占TAG抱歉

占TAG抱歉!

【藏策】《策马同游》   30r

【藏唐】《斩思》   35r

【策藏】《侠骨香》(明信片x1)  25r

【唐花】《笑不成》   10r

【唐花】《花满蹊》(明信片x2)   40r

【唐花】《不语》   30r

【唐花】《骨笛》(明信片x2)   20r

【花丐花】《醉》(明信片x2)   40r

【策花】《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海报x1 书签x1)   25r

【花羊】《葳...

占TAG抱歉!

【藏策】《策马同游》   30r

【藏唐】《斩思》   35r

【策藏】《侠骨香》(明信片x1)  25r

【唐花】《笑不成》   10r

【唐花】《花满蹊》(明信片x2)   40r

【唐花】《不语》   30r

【唐花】《骨笛》(明信片x2)   20r

【花丐花】《醉》(明信片x2)   40r

【策花】《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海报x1 书签x1)   25r

【花羊】《葳蕤1+2》   40+40r

【ALL花】《观花录》

【ALL花】《乱点鸳鸯谱》


 

【网三指挥月枫本/明藏】《止谈枫月》   30r

【裴洛/花羊】 《晴昼》    40r

【李叶/策藏】 《夏庭月诗歌》    70r

【双李】 《挽弓+听戈》 (书签x2)   50r

 

【ALL】 《一梦千年》(明信片x2 书签x4)    30r

【ALL】 《梅隐香》    30r

【ALL】 《一踏江湖》    30r

【ALL】 《贰,就在那里,不三,不四。》    10r

【ALL】 《来嘛英雄》   30r

 

多本可刀(其实已经刀很多了),不包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