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唐雎

2244浏览    31参与
太史公曰

【唐雎】安

小短打。时间线:《唐雎不辱使命》事后。

——————

佩剑放在一边,宾主揖让周旋,入席坐定。

秦王向唐雎遥遥举起一杯酒:“为贵君寿。”

唐雎起身离席,双手执爵下拜:“臣代寡君谢过陛下。”

秦王回礼,二人归席。钟磬撤下,丝竹管弦齐发,宾主无算爵。

礼乐指导着揖让进退,但所有人心知肚明这样的其乐融融不过假象,只是秦王城府深沉,说客极端冷静,这才让方才瞬息之间的刀光剑影隐没无声。可隐没不是消散,微笑举杯的秦王不会忘记,不过一刻钟以前,对面人还威胁要以天下缟素祭奠王与刺客共同的死亡,说这话时,他的眸子里充盈决绝的死志。

唐雎低头盯着酒杯面无表情,只是杯中颤抖的酒暴露了他内心压制不住的些微......

小短打。时间线:《唐雎不辱使命》事后。

——————

佩剑放在一边,宾主揖让周旋,入席坐定。

秦王向唐雎遥遥举起一杯酒:“为贵君寿。”

唐雎起身离席,双手执爵下拜:“臣代寡君谢过陛下。”

秦王回礼,二人归席。钟磬撤下,丝竹管弦齐发,宾主无算爵。

礼乐指导着揖让进退,但所有人心知肚明这样的其乐融融不过假象,只是秦王城府深沉,说客极端冷静,这才让方才瞬息之间的刀光剑影隐没无声。可隐没不是消散,微笑举杯的秦王不会忘记,不过一刻钟以前,对面人还威胁要以天下缟素祭奠王与刺客共同的死亡,说这话时,他的眸子里充盈决绝的死志。

唐雎低头盯着酒杯面无表情,只是杯中颤抖的酒暴露了他内心压制不住的些微紧张。秦王看着那酒液晃来晃去,映着蜡烛的光也破碎流淌,突然想起方才他拔剑时精铁反射的耀眼日光,垂眸一笑,旋即闲谈般问道:“先生一言而可以兴邦,如此大才,如何愿意长久屈居安陵?”

唐雎随口道:“安陵君乃当世仁主。”

“安陵君是仁主,却不是雄主,霸主,圣主!先生有翻天覆地之能,不是那种退隐于小国寡民之间以求自保的庸人。”秦王目光灼灼。

唐雎放下酒爵:“陛下自居圣主,要建立不世的功业,便以为天下人都当站在陛下这一边吗?”

“世人熙熙攘攘,皆为名利。寡人给他们万世不易的荣耀,换他们归心,不够吗!”

暂已抑制的杀气腾然而起,乐声犹豫着停下了。秦王直视唐雎的眼睛。或是酒的缘故,说客的眼中掩了锋芒,只剩下一层水雾。唐雎长叹一声,轻轻摇头。

“雎是说客。奔走于敌国之间,腾挪于纵横之地,朝菌浮游,不知朝暮。在异邦朝堂之上,劝谏,欺诈,恐吓,诱导。雎方才说的是实话啊,雎早已见惯了天子之怒……也早就准备好了一步踏错,万劫不复。雎不能信任何人,也知道任何人都不会信我。可行在这样的世上,总是想要有个地方,有个人,可以不必试毒,不必防备,安安心心吃饭,睡觉。安陵君是仁主,这就够了。”

秦王的爵在唇边停了良久,随后他仰头饮下。“寡人听儒生们说,仁者无敌。”

唐雎用鼻孔发出一声轻笑:“不过是他们狂言罢了。仁者无敌,就该陛下向安陵君派使称臣了。区区小邦,摄乎大邦之间,能守先王之土,已是我主尽了全力了。”

“先生既知天下大势,却依旧逆天而行。”

“那是家,你会背叛你的家吗?”唐雎又饮一杯,隐隐有些醉了。

“寡人没有家。寡人以天下为家。”

秦王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唐雎从爵前抬起头来,惊讶地注视着这个年轻的君主。说客见过太多诸侯,可他们是不同的。秦王说出这句话时理所应当的语气和自信,让人由不得不相信,诸侯受土于先王,而他,受命于天。

“为秦王寿。”唐雎缓缓举起酒爵。

END.

注:真实安陵君与唐雎关系未考证。

霜兔

那一刻,我注视着你的离去

 ➡️初中写的,原样保留了,感觉是一种回忆。 

————————————————————————♡

  我只是想要这天下臣服于我!从此再不受人嘲讽!


  可是我所用的方法,对吗?


  那天,一个叫唐雎的小人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竟然敢威胁我!我乃天子,他一介布衣,竟敢用剑指着我!至寡人颜面于何?


  可我却无法反驳他。说实话,那时我真的有些害怕。我好不容易从刀光剑影和相互倾轧中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还没有看到万方拜服,我绝不能死。


  我从无数个噩梦中走来,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别人的噩梦。可是谁知道!谁知道我曾许下雄心壮志!谁又知道老天降于我灾难!既然这天不顺我意,我便...

 ➡️初中写的,原样保留了,感觉是一种回忆。 

————————————————————————♡

  我只是想要这天下臣服于我!从此再不受人嘲讽!


  可是我所用的方法,对吗?


  那天,一个叫唐雎的小人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竟然敢威胁我!我乃天子,他一介布衣,竟敢用剑指着我!至寡人颜面于何?


  可我却无法反驳他。说实话,那时我真的有些害怕。我好不容易从刀光剑影和相互倾轧中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还没有看到万方拜服,我绝不能死。


  我从无数个噩梦中走来,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别人的噩梦。可是谁知道!谁知道我曾许下雄心壮志!谁又知道老天降于我灾难!既然这天不顺我意,我便翻了这天!当我成为主宰的时候,我便不会被他人左右。


  我竟不知道,有的人是无法用权力压制的。唐雎就是如此。


  我害怕他所说的“正义”,我更害怕以后会有更多他这样的人来反驳我,刺杀我。


  但我不能杀他。许是他那一番视死如归的话震撼了我,也或许是因为那该死的礼仪。我曾经以为当上君主是无比荣光的事情,但当我一步步爬上来的时候,才知道那光鲜的背后藏着多少尔虞我诈,躲着多少害怕和忧愁。权力多么令人迷恋!当我灭亡韩、魏两国的时候,我以为我有足够的实力争得天下。现在我才明白,天下不是仅靠武力就能得到的。


  可是我还有什么呢?我早已被打磨得失去了唐雎不畏生死的勇气。我不能死。我还要这天下。


  如今值乱世,我若想统一,就必须使其他国家全部降服。天下经不起长时间的战乱。以战止战!对,我仅仅是想以战止战而已!难道我没有治理这天下的能力吗!


  唐雎,你不懂我。我佩服你,但不同意你。唐雎,今日一举会成就你,亦会让我蒙尘。我们本不是一路人。我为君,你仅为臣。

  

  你又怎么会懂我所想呢?


  我只是想要这天下臣服于我!


  这是身为帝王的荣誉,这更是身为帝王的悲哀。我只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号令这天下!我只是相信我能治理好这天下!只要你们臣服于我!


  你且看着吧,今日我为你跪下了,总有一天天下人会跪我。


  我不会收手了。我无法收手了。


  唐雎,若你为王,你可甘心不图霸业?


  我不杀你,你是我身为帝王的遗憾。我看着你离去,就当是看着很久以前,我想象中的自己离去。

是嘉忆也是嘉鸽

上课摸鱼好快乐23333

不知道这有没有人看(张望


二编:听亲友的意见加了一些文字(

p2是无文字纯享版


上课摸鱼好快乐23333

不知道这有没有人看(张望


二编:听亲友的意见加了一些文字(

p2是无文字纯享版


凛

  想看唐雎和安陵君的文😭😭😭😭

  想看唐雎和安陵君的文😭😭😭😭

洗衣机里牛仔裤口袋里的卫生纸

唐雎不辱使命改编

秦王&唐雎

太子大人和他的忠犬型伴读侍从

唐雎不辱使命改写

学的课文忽然就开始嗑cp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情节有点像哑舍。长生不老药那种。

最后又扯到陶渊明我真不是故意的。

be了。


“寡人欲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其许寡人!”

雄赳赳气昂昂的军队一字排开,齐声呐喊,以示秦国之威严。

“大王加惠,以大易小……甚善;虽然,受地于先王,愿……愿终守之,弗……弗敢易!”安陵王言辞恳切,面对着秦国大军,连声都有些微微发抖,说完,便撩起衣摆,在秦王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久跪不起。

秦王不悦。


早在秦国军队攻打过来之前,唐雎便早早地替安陵君出好了主...

秦王&唐雎

太子大人和他的忠犬型伴读侍从

唐雎不辱使命改写

学的课文忽然就开始嗑cp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情节有点像哑舍。长生不老药那种。

最后又扯到陶渊明我真不是故意的。

be了。


“寡人欲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其许寡人!”

雄赳赳气昂昂的军队一字排开,齐声呐喊,以示秦国之威严。

“大王加惠,以大易小……甚善;虽然,受地于先王,愿……愿终守之,弗……弗敢易!”安陵王言辞恳切,面对着秦国大军,连声都有些微微发抖,说完,便撩起衣摆,在秦王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久跪不起。

秦王不悦。

 

早在秦国军队攻打过来之前,唐雎便早早地替安陵君出好了主意,如今的形式秦王定会先以军队压迫安陵,再利用钱财、土地为借口诱惑,以此来诱降,最后找其他机会将安陵国彻底收入囊中。

“大王,若真如此,便可以受封于先王为借口,以此推脱,秦王再强势,一时之下却也无可奈何。”

“可……这也只是缓兵之计。”安陵君蹙了蹙眉头,叹息。

“剩下的大王便都交由我来安排吧。”

“那便只好如此了。”

 

秦军离开安陵国后,安陵君大大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赞叹唐雎果然料事如神,以此为借口秦王竟真的会带领军队撤退,只是,明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灭掉的安陵国,秦王又为何要撤兵呢?他一边思索着,一边命人唤来唐雎,继续商量接下来的对策。

“大王,我将去秦国,说服秦国退兵,不再攻打安陵。”

安陵王大惊失色“你居然要只身去说服秦王那个不顾伦理道德昏君?爱卿,你可要再三思索啊。”

“大王,我已经考虑好了,如今情景,如想保全安陵,便只有如此方法一试。……大不了,便与他同归于尽罢了。”

“可,你想想先前那荆轲刺秦,最后落得那样一个下场……真的值得吗?况且,你又能作何打算,将秦王刺杀呢?我们又没有赵国那般广阔的土地……”安陵王担忧的说了一大堆,可看到唐雎的神情,便知道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再劝也纯属徒劳。

“大王,便安心交给我吧。”

“罢了,那也只好如此了。”

“但有几样请求,还望大王应允。”

“直说无妨。”

“我走之后,大王需将整座安陵城四周堆砌上怪山乱石,沿路开凿溪流,再顺着溪流种满十里桃花林……”

“可这……?”

“大王不必多问,按此及行进,才可万无一失。”

 

来到秦国王宫,侍卫替唐雎搜查了全身,才将他放进宫中。

走廊上,唐雎轻轻叹了口气,脑海中浮现出不少往日的情景——

那时,嬴政还未登基,只不过是秦国一个小太子,而自己,也不过是他的伴读。

他喜欢看小太子对着繁复的兵书政法百思不得其解的可爱模样,喜欢他翩翩少年郎舞剑的英姿飒爽,喜欢他被一只民间极其常见的纸鸢吸引时闪闪发光的眼睛。

他心疼被父皇批评的小太子伤心的缩在床角掉眼泪的模样,他心疼被刺客刺伤,却因为在宫中存在内奸,没法请到太医,甚至无法用药的小太子。

他心疼这个生来肩负着沉重命运的太子。

心疼这个抓着自己的手,睡得香甜的少年。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

长伴君侧,看那烛火芯踊跃跳动,日日夜夜,看君在这艰难的皇宫一步一步向上爬,终于做到那个位置上。

那天,龙椅上的人似乎变得有些陌生,那人笑着,对迎来的酒杯皆来者不拒,众星捧月一般,被众人围在中央。

“且隹,从今日起,我便是秦王了。”

“恭喜大王。”

“你……以后离开我吧。”

记忆中那人的嗓音声声分明,每一次想起,便是一阵头晕目眩。

“……好。”袖口不知被何物沾湿,而且片片的深色在衣袖上扩散着。

也并不是不知道原因,太子登基,从前的贴身侍从、仆人、侍卫多半是要处死的,虽然不为世人得知,但君王们为了不留下把柄,都会一一将这些人扫除干净。

只是将自己流放,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

“且隹,自此以后世上便再没有我嬴政,只有“秦王政”了……”

 不需要任何告别,也不能有任何告别。

他知道自己的心在何处,但那个人,

求不得


王座上,秦王摆弄着手中的刀刃,漫不经心道:“区区小国谋士,竟胆敢孤身前来说服寡人,寡人倒是很想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我不再进攻。”

“呵,秦王自诩功高盖世,可去民间打听便知,如今人人都在感叹秦王暴虐,只为发动战争,不体恤民情,整个秦国都沦为一个打仗的器械。这样的国家,君王不得民心,就算一时能取得成就,但是,一旦失了民心,动乱便会爆发。在我看来,秦国早已不战而亡了。”

“哈哈哈……寡人自登基以来,还未听过如此笑话。自古以来,唯有军强才能真正一统天下,成为天下共主!”

“那如今秦国刑法严酷,赋税繁重,徭役繁重,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


“且隹,别说了。”秦王放下手中的刀刃,扶了扶额头,一改往日狂暴的语调,疲倦地说。

“你知道的,自我成为秦王之后,便再也不可能回头了。如今这局面,也不是我一人能够掌控的,宫中各官宦贵族勾心斗角,外戚势力不断涌动……”

“可最终挑起战争的不还是大王吗?”

“……寡人不是个明君,也从不渴望成为一代明君。”

“大王,可否看在……往日情面上,不再攻打安陵国?”

秦王拿起身边的酒杯在手中把玩了一阵,对着烛火仔细观摩。

“你知道的,我无法拒绝你。没有你,我绝不会有今天。”

“多谢大王开恩。”唐雎磕头跪谢。

 

唐雎从秦国回到安陵国,时间一天天过去,秦王竟真的不再攻打安陵国。于是便开始传一个故事,名为《唐雎不辱使命》:(原文略)


更惊奇的是,原先方圆五十里地的安陵国,竟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就此无人能见踪影。

 

也不知是过了多少的年月,改朝换代上千年,民间流传开了一篇奇丽文章,大多人只是当作怪谈传说,可作文者面对众人的疑问却只是笑笑,从不给予回答,只说:“不过空想而已。”

 

只见那文章写的是:(原文《桃花源记》略,此处只提及一句:

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

而并不为世人所知,桃花源原先名为安陵国。

 

更加隐秘,那陶渊明,其实便是秦始皇嬴政。

当年唐雎说服秦王,不仅仅是靠从前的情谊,还有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

“大王,在我看来,这秦国早就灭亡了,尽管大王不愿听我一言。可是……若大王有一日能够悔悟,且隹还是希望,大王能重新做回“嬴政”。”

他一步步退出殿外,每一步都迈得格外沉重。

好像所有的,曾经的回忆,全都被他的步子,踏成碎片,灰飞烟灭了。 


可走到了殿门处,唐雎终究没有忍住,开口。

“大王,后会无期了。”

一句道别,迟了整整十年,尽管是永别,但说出的一瞬间,他还是释怀了。


这个人,已经不是他的嬴政了。

他是秦国的王。


不久,秦灭六国,一统天下,成千古一帝,焚书坑儒,二世而亡。


其实嬴政很早之前就后悔了,但这是一条不归路,还未等他仔细辨认方向,脚下的路,便只剩这一条独木桥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后悔的呢?

或许从他的且隹被自己逼的离开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死了。



他修筑了整座兵马俑,来为“秦始皇”陪葬,从此,世间再无秦始皇,只有一长生不灭的“嬴政”。

 

后来,为了避讳,他又改名为“陶潜”,又称陶渊明,号五柳先生。

名潜,是因为尘世潜伏不知多少世,再不为人所知。

在门口栽下五棵柳树,愿留下那位再也留不下的故人。

 

才明解,君王霸业,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IDjianaifeigong74337
十五号就要军训了,那之前来发一...

十五号就要军训了,那之前来发一发…

是四天王!(你一定要这么执着地称呼他们吗)

是只存在于九年级课本里的四位呢。升高中之后就不会再见了吧。

你们也该去祸害下一届九年级了!

十五号就要军训了,那之前来发一发…

是四天王!(你一定要这么执着地称呼他们吗)

是只存在于九年级课本里的四位呢。升高中之后就不会再见了吧。

你们也该去祸害下一届九年级了!

海客

李大人家的九下文言文四大天王【?

李大人家的九下文言文四大天王【?

IDjianaifeigong74337
我流九下文言文四大天王(。。。...

我流九下文言文四大天王(。。。)


笑死了,不愧是我。()

你们组团出道吧。(??)

我流九下文言文四大天王(。。。)



笑死了,不愧是我。()

你们组团出道吧。(??)

骨阿棉

脑洞一 唐雎不辱使命篇

初中上课写的 ,严重ooc,不爱看 可以不看  


话说那安陵君派遣唐雎前往秦国,人皆道唐雎有胆色却不知是鸳鸯见面。这还得从嬴政少年时说起。少年帝王将相总是被人们所“惦记”,嬴政也不例外。在一次出游中为宫人所害,被其恩师--太傅唐雎所救,唐雎却下落不明,几经周折四处打听仍是音讯杳无,久别重逢,也无怪乎嬴政喜乐极。只见那唐雎衣冠简朴,腰间别一佩玉,端正着站在一旁,仍是那幅天塌下来也不会变色的冷俊面孔,令嬴政没由来的欢喜又紧张。遣退了侍候的宫人,嬴政邀唐雎与其同坐。像个孩子般吐述这些年来的不易烦恼,这不,讲到了唐雎此行的目的:安陵易地。“您说这安陵君也真...

初中上课写的 ,严重ooc,不爱看 可以不看  


话说那安陵君派遣唐雎前往秦国,人皆道唐雎有胆色却不知是鸳鸯见面。这还得从嬴政少年时说起。少年帝王将相总是被人们所“惦记”,嬴政也不例外。在一次出游中为宫人所害,被其恩师--太傅唐雎所救,唐雎却下落不明,几经周折四处打听仍是音讯杳无,久别重逢,也无怪乎嬴政喜乐极。只见那唐雎衣冠简朴,腰间别一佩玉,端正着站在一旁,仍是那幅天塌下来也不会变色的冷俊面孔,令嬴政没由来的欢喜又紧张。遣退了侍候的宫人,嬴政邀唐雎与其同坐。像个孩子般吐述这些年来的不易烦恼,这不,讲到了唐雎此行的目的:安陵易地。“您说这安陵君也真是的,给脸不要脸吗这不是!气死寡人了!”说罢抬起杯子猛喝一口,“吧唧” 在唐雎脸上印了个印儿,抓着唐雎的衣袖不放。唐雎想抽回衣袖,见那人可怜的模样又不忍,只放任去了。在嬴政眼里以为唐雎这是同意了便愈发过分 ,终于唐雎开口了“大王今日已为王,应有王之本分,不可沉迷如此!”嬴政手撑在桌上,俯看向唐雎,神色阴沉,怒问“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 ,伏尸百万, 流血千里。尔等胆敢不从!? ”唐雎默,脱下行装,赤身向嬴政靠近,褪去了帝王繁琐的服饰,眼前的画面让唐雎心颤,他抱住了帝王久不见阳光的白色肉体唤“阿政,这些年苦了你了”“太傅,今日一别想必不复相见,只盼今日做一对良人”“阿政 你......罢了!”

细密的吻落在这位帝王身上,带着无尽的缱绻爱意。嬴政面色嫣红,回应着唐雎的吻,手搂上了他的腰。

在经历了一系列老福特不能过审的活动过后 

两人皆沉默不语。临走之前唐雎留下一封信: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吾不为,一为家国天下,二是为君。嬴政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寡人谕矣”

自此以后,嬴政从未立后,人皆道帝王无心,殊不知动心如何。

IDjianaifeigong74337
…… 事邹忌和唐雎,两人并没有...

……

事邹忌和唐雎,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因为同时考到了邹忌讽齐王纳谏和唐雎不辱使命所以画了xx


……

事邹忌和唐雎,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因为同时考到了邹忌讽齐王纳谏和唐雎不辱使命所以画了xx


阳春阴秋

唐雎不辱使命(改编)其三

彩蛋是一个后记


次年,秦王命唐雎为郡守,驻安陵郡。

城楼上绣着“秦”字的皂色大旗在黄昏的风中猎猎作响。

唐雎闭眼片刻,对车夫道:“回府。”

回的府自然是王府,安陵国原先的宫殿。

宫门边上的古树去年曾被大火烧过一次,转眼间在焦黑的树干上抽出两缕幽幽的绿叶。

朝堂之上那个最高的位置,他也想过的。如今真有机会坐上去,却觉得颇不习惯。

他试着坐在那里,发现以他的高度下面文武百官议事时做过什么小动作都一清二楚。他年轻时被父亲带着上朝听政偷偷闭眼假寐,若是安陵君有意关注,那也是看得到的。

座位旁边的两张案几是专门留给安陵王当年的左膀右臂的。此二人自小兵起就常常不合,后来一路成了将军,依...

彩蛋是一个后记


次年,秦王命唐雎为郡守,驻安陵郡。

城楼上绣着“秦”字的皂色大旗在黄昏的风中猎猎作响。

唐雎闭眼片刻,对车夫道:“回府。”

回的府自然是王府,安陵国原先的宫殿。

宫门边上的古树去年曾被大火烧过一次,转眼间在焦黑的树干上抽出两缕幽幽的绿叶。

朝堂之上那个最高的位置,他也想过的。如今真有机会坐上去,却觉得颇不习惯。

他试着坐在那里,发现以他的高度下面文武百官议事时做过什么小动作都一清二楚。他年轻时被父亲带着上朝听政偷偷闭眼假寐,若是安陵君有意关注,那也是看得到的。

座位旁边的两张案几是专门留给安陵王当年的左膀右臂的。此二人自小兵起就常常不合,后来一路成了将军,依旧不合,连带着门下两队士兵也互相看不顺眼。上朝时两人说话夹枪带棒到了最后免不了要去校场单挑一番,安陵君的父亲实是无奈,把他们调到大殿两边。

再后来,他们一个驻守边疆,一个保护皇城。安陵国并不大,可两个人鲜少见面,见了也往往以一方摔杯而去告终。

最后驻守边疆的那位某一日突然起兵谋反,攻进皇城后正正遇上另一位,被当场格杀。

守皇城的护驾有功又死了竞争对手,却拼了满身战功留他一个全尸并那两张案几最后解甲归田,时至今日也应早已故去。

当年的事情也算惊动全国,而今不过十数年时间就无人再提。待他身故后,恐怕也没人还会记得留下两张桌案了吧。


悠悠众口,刀笔史书,最是难改也最是易变。

当尘埃落定,那些想拼命记住拼命留下的,也只能在光阴轮转间被一次次风沙遮掩原先的面目。


安陵君上位时他从武将转成了文臣,如今又成了一郡之主,守着安陵君的一方故土。

郡守每天面对的事多而杂,再没时间去怀古伤今思念故国。

好在一年又一年,他总算不负安陵君的嘱托。


秦王曾派韩非来过一趟,送他出城后手里多了份文书。

回了房点起一盏小灯信手拆开,绢布里面包着的是已经散成片状的竹简。

文书不是写给他的,甚至不是新写的,是两三年前安陵君写给秦王的一封密信。算算时间,大概在他出使秦国前后。

他说,他自愿归属秦国,不求苟全性命,只是唐雎年少有为他不愿看到这样的人才埋没于世,希望秦王给他安排一个职位。

不知为何他想起好久以前韩非对他讲的那个故事,韩国国君用他换国家安定,而安陵君用一个国家换他的前程。

只是有些唏嘘罢了。


灯火舔上竹简,将竹简里残余的水分一点点蒸发殆尽,细微的爆裂声不绝于耳。

火苗沿着竹片探上素白指节,接着被扔在一旁,燎过案上的书简,铺成一片赤红的霞。

外面有人喊着走水,明月还是好端端地挂在天上,无悲无喜。


秦宫一角,韩非正与门生坐而论道。

谈到一半他唤门生点了火盆,摸出片龟甲,也不写要卜问什么就将之投入火中。

韩非并未出声,默默掐算着。

火苗爆出一点火星,他道:“时候到了。”

说罢,他遣散门生,只留最受他喜爱的在侧。

“先生,什么时候到了?”

他自然不吝于给学生解惑:“给安陵郡守送了份旧物,想来他也看过了。”

待龟甲凉透,他拾起龟甲细细把玩。门生在他鼓励的目光下也跟着看起来。

大凶。无论先生在问什么人或什么事,都怕是不成了。只是.......

“为何?”

韩非捏住龟甲两边,顺着裂纹的方向使力。一声脆响后龟甲断为两半,他在这声音中开口。

“只是感到些许不平罢了。”

阳春阴秋

唐雎不辱使命(改编)其二

侍卫早在他们见面时就退了下去,此时正是动手的最佳时期。铮一声长剑出鞘,出鞘时是横绝九洲的澄明剑光。

几年未曾拔剑,朝中几乎无人记得他也算是半个武将起家。剑鞘已经有些磨损,好在剑刃时时擦拭,锋利如初。

殿中长明灯的火光摇摇晃晃,墙上斜靠着的各色兵器折射出橙黄而冰冷的光斑。

一剑刺出却并没有剑刃入体的阻力,也没有血腥气亦或是鲜血顺着剑锋流到手中的粘腻感。只有利器割破袍角的轻轻撕裂声。

唐雎猝然回身睁眼,却见角落那人不知何时闪到他背后。他右手二指轻轻捏住他手腕使之不能寸进,左手将划破的外袍甩到一边。

而嬴政正跪在他前面的地上,看不清神情。

“先生何必激动?安陵国以方寸之地幸存,全是先生您...

侍卫早在他们见面时就退了下去,此时正是动手的最佳时期。铮一声长剑出鞘,出鞘时是横绝九洲的澄明剑光。

几年未曾拔剑,朝中几乎无人记得他也算是半个武将起家。剑鞘已经有些磨损,好在剑刃时时擦拭,锋利如初。

殿中长明灯的火光摇摇晃晃,墙上斜靠着的各色兵器折射出橙黄而冰冷的光斑。

一剑刺出却并没有剑刃入体的阻力,也没有血腥气亦或是鲜血顺着剑锋流到手中的粘腻感。只有利器割破袍角的轻轻撕裂声。

唐雎猝然回身睁眼,却见角落那人不知何时闪到他背后。他右手二指轻轻捏住他手腕使之不能寸进,左手将划破的外袍甩到一边。

而嬴政正跪在他前面的地上,看不清神情。

“先生何必激动?安陵国以方寸之地幸存,全是先生您的功劳啊。不知予先生以更大的地方,先生能否做出些青史留名的事呢?”

唐雎反问:“今日之事还不够我青史留名吗?”


秦国国都。

安陵国带来的车马就在城外驿站停驻,唐雎拒绝了嬴政送他的提议,他便将那日出手的人派到他身边。名为带路,实则监视。

许是他觉得唐雎不会再主动和他搭话,那人先开了口。

“先生应该也听说过我的。”

“小的才疏学浅,自然不知。”

那人随手揭了面纱,待他看清又戴回去:“韩非。”

唐雎的笑容丝毫未变:“不久前你还在韩国做你的官,是韩国地方太小不够你施展才能吗?”

韩非仿佛没听出他话里话外含着的讽刺之意,道:“秦国攻打韩国时,我原以为国君要反抗到底,我便多次上书。兵法计策我献过,避其锋芒我也建议过。”

当年他看得清楚,嬴政要的不仅是韩国那一块土地,他欣赏他的才能,想让他入秦国为官。

于是他算好了,只等他们兵临城下,他假意投诚,再在路上寻个机会自戕。一千三百余里,总能找到回家的路。

后来他确实等来了秦国的车驾,不是战车,而是秦王来迎他的马车。

自己去秦国和被卖去秦国,毕竟还是有些差别的。

唐雎听完后默然不语,他明白韩非的意思。乱世之中一介谋士也许能学些武艺傍身,但终究既无权又无兵,只能依附于一个又一个的当权者,能做出的选择也着实有限。

说到底,各奔前途罢了。

只是他还不太想走到这一步。


远处群鸟惊飞,在远空织成几串字符。无人能解,无人欲解。

嬴政又道:“先生是在犹豫什么吗?”

唐雎不欲与他多谈,往皇宫的方向望去。

安陵君前几日便遣散尚在的臣子,决意与安陵共存亡。他一直希望唐雎能另寻他主,他却一拖再拖。

说到底,还是韩非的那些话作祟。

嬴政站在他身后两步,同样望着曾经的安陵皇宫。

不久那里就会插上皂色的旗帜,世间再无安陵一说。

“你不来秦国,是不愿,还是不敢?”

在官场打磨这些年来,他怎会不知秦王那一跪已是给足了他面子,也给足了史书面子。

他大可以更名改姓,也大可以不在乎什么风评。

只是他身在安陵,这辈子也只有安陵。

“我可以继续让你待在安陵,悠悠众口我堵得住,史书记载我改得起。你守着你的故国,天下归谁所有也不大重要,不是吗?”


说话间宫门被撞开,嬴政转身下了塔楼,问身后那人:“还不走?”

城楼之下,宫门之前,一代国君和一代文臣重又见面。

唐雎见了安陵君俯身便拜,被安陵君用眼神阻止。

“先生,安陵已经亡了。”

他的衣袍依旧整洁,?只是被拖过血泊的时候沾了些血。

“明日行刑,先生可要来一观?”嬴政问。

他到底没有去,只是在尘埃落定后看了眼那块空地。

国君血与平民的血并无什么不同,一时不知残阳与血那个更艳。

唐雎在风中静立片刻,转身道:“我去秦国。”




章末PS:关于“跪”

唐雎和秦始皇对线之后,原文是:“长跪而谢之”。这里的谢是道歉的意思。当时的情况大概是他们跪坐在脚后跟上面对面谈话,唐雎Duang一下拔出剑就要站起来,秦王慌了(慌没慌不一定),从跪坐变成跪立也就是臀部离开脚后跟,所以是长跪而谢之。


这里为了写文改了一下,秦王和唐雎隔着几米相对而站,唐雎拔剑往前想一剑弄死秦王,韩非瞬移到唐雎后面控制住他,秦王为了给唐雎面子意思意思跪了一下。

至于秦王是直接把膝盖砸在地上还是滑跪,这里不要追究,再追究就没有美感了真的。٩(๑•̀ω•́๑)۶

感谢评论区捉虫。

阳春阴秋

唐雎不辱使命(改编)

原文来自于初中语文书《唐雎不辱使命》,并不是单纯的翻译而是一篇写着写着就脱离正常走向的历史同人。

无CP,全程瞎瘠薄扯淡!

未经考证,唯二的两份资料是初中语文书的课文(文言文)和历史书边角上的一个小小小资料。请大家不!要!代!入!真!实!历!史!一切以官方资料为准!

我刚刚查了一下,韩非子在韩国灭亡之前就被嬴政毒死了,所以这篇文根本禁不起考证。(或者你们可以理解为韩非子是假死?)到现在改也来不及改了就将就着看吧。

本文会出现嬴政,唐雎,韩非子等人物,如果我们对人物的理解有所不同还请左转不谢。

以下是正文。


战国末年,有秦军大破安陵。


安陵国都火光冲天而起,唐雎立于城墙角楼...

原文来自于初中语文书《唐雎不辱使命》,并不是单纯的翻译而是一篇写着写着就脱离正常走向的历史同人。

无CP,全程瞎瘠薄扯淡!

未经考证,唯二的两份资料是初中语文书的课文(文言文)和历史书边角上的一个小小小资料。请大家不!要!代!入!真!实!历!史!一切以官方资料为准!

我刚刚查了一下,韩非子在韩国灭亡之前就被嬴政毒死了,所以这篇文根本禁不起考证。(或者你们可以理解为韩非子是假死?)到现在改也来不及改了就将就着看吧。

本文会出现嬴政,唐雎,韩非子等人物,如果我们对人物的理解有所不同还请左转不谢。

以下是正文。


战国末年,有秦军大破安陵。


安陵国都火光冲天而起,唐雎立于城墙角楼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远望那片江面,江水被残阳染得通红,血色从上游漫到下游,一眼望去仿佛有谁醉酒作画打翻一泼朱砂。


“先生在看什么?”嬴政缓步迈上角楼,问那道在风中翻飞的衣袍。


意料之中,无人应答。唐雎猛然转身,手中寒光隐现。

“铮——”一旁护卫上前,几个起落间擒住唐雎押到嬴政面前。有人踢了他膝后一脚想让他跪,唐雎往前倾了几分却最终立得稳稳当当。

嬴政捡起匕首交给另一个侍卫,示意他们去角楼下守着。那群侍卫早已惯于服从他的命令,松开唐雎消失在楼梯下。

嬴政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引着唐雎去看角楼下的血雨腥风。唐雎已存死志,只当这是嬴政的羞辱,将头偏向一边示意不愿与他说话。

“终于不愿浪费言辞打算动武了吗?还是想要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这句话不由得勾起了那段回忆。


那日安陵君召他入宫,他也知道最近秦国咄咄逼人,料想是为了这件事。安陵君也顾不得什么君臣之礼了,手中竹简一放就朝他奔来。

秦王来使傲慢的口气仍历历在目,言他家大王愿意用五百里的土地来交换安陵。见了安陵王他也不跪,样子似乎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家的地盘。

安陵君还想推辞,那使者只扔下一句“这话跟我们大王说去吧”就扬长而去。

就这样他孤身一人赴了秦国。

他见到嬴政时长途奔波已是疲惫不堪,又连夜赶到宫城求见秦王。

其实他入宫那一刻心底是有些羡慕的——秦国无论是国土,人民还是国力都比安陵好太多,更别提宫城的繁华程度了。

但他生在安陵,此生也只属于安陵。

嬴政高高在上,仍然是那句话:“寡人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而安陵君不听寡人,何也?”

唐雎心里暗骂此人已贪得无厌到连好一点的理由也不想找,面上却依旧挂着外交笑容:“安陵君受地于先王,愿终守之,弗敢易也。”

嬴政连那层面具也不愿戴了,挥手摔碎桌上茶盏:“先生若是不懂,不妨我们把话再挑明些。我秦国曾灭亡韩魏两国,还用不着为区区一个安陵低声下气。我敬安陵君还算位长辈,不便动武,但你若是负隅顽抗,那韩国和魏国便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嬴政缓步走下台阶,在他面前站定:“今日之事你别无选择。答应我的条件,我保你不死回来当我的属下;或者,你可以亲眼看着国破家亡。

“先生学识渊博,相必天子之怒也是听说过的吧。”

唐雎不闪不避抬头与他对视:“臣,未尝闻也。”

一旁烛火照不到的阴暗处,一个带着面纱的人缓缓开口:“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嬴政轻轻点头道:“我想有些事情先生自有定夺,不是吗?”

唐雎沉吟片刻,突然笑着反问道:“那大王可曾听说过士之怒?”

嬴政颇不以为然,答道:“不过是平民之怒,最甚不过以头抢地罢了。”

这便是入了唐雎下的套,他一振袍袖字正腔圆道:“阁下把古往今来的仁义之士置于何地?我想阁下饱读诗书,对往事也定有所了解吧。”

“何事?”

“聂政,专诸,要离之事。”

唐雎并未注意到先前那人在面纱下点头,似是有几分赞许。

“昔年吴王阖闾想要杀吴王僚自立为王,派专诸借着献鱼的机会用鱼肠剑刺杀了他;后来吴王僚的儿子逃到了卫国,被要离刺杀。韩国有相名为韩傀,他与严仲子在朝廷上结仇。聂政为了报答严仲子的知遇之恩,携长剑刺杀韩傀。

“大王先前所说的不过是庸夫之怒罢了,而我所说的士之怒远胜于此。上面三位侠义之士甚至还未动手,就被上天降下预兆庇护。聂政临行前白虹贯日恰应了他惊鸿一剑的气势;专诸刺杀王僚那夜彗星袭月,要离取庆忌项上人头时,有苍鹰击于大殿上。我安陵国力虽弱,我也不至于连把剑也买不起。今日是我效仿那三位英雄,明日也必定有人追随我们的脚步!”


IDjianaifeigong74337
…… 纯粹地站在一起罢了(…)...

……


纯粹地站在一起罢了(…)因为只有他们俩的私设。

然后,不要评论无关内容啊!!!!!!(…拜托了…)

虽然但是姑且打个单人tag(…)普通同人罢了(,,)

……



纯粹地站在一起罢了(…)因为只有他们俩的私设。

然后,不要评论无关内容啊!!!!!!(…拜托了…)

虽然但是姑且打个单人tag(…)普通同人罢了(,,)

IDjianaifeigong74337

唐雎


…这不能怪我啊是课本先动的手…TT。

唐雎


…这不能怪我啊是课本先动的手…TT。

人菜瘾大bot
@兼 愛 非 攻 她的文里的(...

@兼 愛 非 攻 她的文里的()

CP或者配对不需要我说的对吧x(因为说了会被揍)


意外挺香()

相信我,还有一张没写完,我一定会发的。

@兼 愛 非 攻 她的文里的()

CP或者配对不需要我说的对吧x(因为说了会被揍)


意外挺香()

相信我,还有一张没写完,我一定会发的。

周老师读历史
唐雎面对秦昭王的威胁,他不卑不亢,还反问秦昭王
唐雎面对秦昭王的威胁,他不卑不亢,还反问秦昭王
White Dodo[维熙梦语]

【玖·焉得为红颜】

《天子·布衣》

仅是YY,学了唐雎不辱使命之后一直想写的同人文,只是一直都没有勇气。

与真实历史无关……

想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请翻阅初中语文阅读《唐雎不辱使命》

上一次更新已经是一年前了,感慨

完毕!


几日之后的唐雎再未做过逾矩的事,只是顺从地按照赢恒所说的,每日服下一颗药,由赢恒亲自照看服下。


半个月后的唐雎显然是有所不耐烦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他能够感觉那些药物给予他的身体上的变化,可除了服药之外,胡亥就像是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似的。


“胡亥,”这日服下那颗药后,唐雎与赢恒侧目而视,“半个月了,你倒是要拖到什么时候...

《天子·布衣》

仅是YY,学了唐雎不辱使命之后一直想写的同人文,只是一直都没有勇气。

与真实历史无关……

想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请翻阅初中语文阅读《唐雎不辱使命》

上一次更新已经是一年前了,感慨

完毕!




几日之后的唐雎再未做过逾矩的事,只是顺从地按照赢恒所说的,每日服下一颗药,由赢恒亲自照看服下。

 

半个月后的唐雎显然是有所不耐烦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他能够感觉那些药物给予他的身体上的变化,可除了服药之外,胡亥就像是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似的。

 

“胡亥,”这日服下那颗药后,唐雎与赢恒侧目而视,“半个月了,你倒是要拖到什么时候。”

 

听罢,胡亥并未有心虚的意思。

 

“太傅,这朝廷世事难料,我又怎知道,如今的局势不利于你我呢?”胡亥这段时日并非无所事事,朝廷上左相和孙太宗闹得不可开交,所说此事很有可能与匈奴人有关,可却是一丁

点儿都不影响二人闹成如今模样。

 

秦王只是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们在朝廷上大打出手,自己也没有要拦住的意思,在他看来,这五个官员的离奇死亡,绝非眼前如此简单。

 

“什么意思?”

 

“太傅啊太傅,是不是床上躺久了,不但手脚不利索了,脑袋都出了点儿问题,您当真以为这谋权篡位是随随便便就能办到的?”胡亥几日以来的疲惫在此刻全部倾泻而出,最后一个音便哄了出来,“左相和那姓孙的闹得不可开交,现在两人都在调查此案,我有的时候还真是害怕,没能尝尝太傅的味道,便被处死了,那该多可惜啊。”

 

说着,那目光还不时地朝着唐雎看去。

 

至于五人惨死的案件,在不久之后也有了眉目:“笔下,以现在情形来看,这次可能并非匈奴所谓,且不说大秦王宫坚守森密,最重要的是,近来咸阳城都并没有异事发生,怎的是王宫中先给出了乱子?以臣来看,此事,跟匈奴没有一星半点儿的关系,这样的引导无非就是想要声东击西,乱了我们的步伐。”

 

“那宫内就没有查出半点儿消息吗?”秦王早就绝对事情绝非眼前那般,要说是党羽之争,总不可能出现两边同时死人的情况,对方既然是同时杀了朝廷两派身后的重要人物,无非就是想要看着秦朝内部混乱,这就跟之前压着边境的匈奴对上了,可是再仔细想想,匈奴在军事上一直都不处于弱势,没有必要如此。

 

也就在此时,他脑海当中出现了一个人。

 

会不会是他?

 

不应该,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派人守着那人,不就是希望那人不认命又想要做出什么反抗,既然不可能是他,那?

 

一个年轻的面孔浮现在了脑海当中,嬴政先是觉得不可思议,随后也开始慢慢对照上了前因后果。

 

想到这,他对着身前的侍卫道:“去查查太子。”

 

“是。”

 

“等等,”嬴政像是头痛般扶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继续道,“查查容大人,现在身在何处,不要打草惊蛇,我要知道,这段时间内,他和赢恒时间有没有联系。”

 

这不查不知道,查了之后,嬴政只觉得怒气冲天,将手中的密函狠狠砸在地上。

被生活疯狂欧拉的阿强

[秦王×唐雎]性感小唐在线傲娇

读《唐雎不辱使命》有感(害其实是废料)

老夫老妻组之傲娇小唐

秦王黑切白切黑 ,安陵君有点看透什么都又说不上来

奇怪的OOC增加了

xxj文笔

极限短打

如果能接受

        ︱

        ︱  

        ︱...


读《唐雎不辱使命》有感(害其实是废料)

老夫老妻组之傲娇小唐

秦王黑切白切黑 ,安陵君有点看透什么都又说不上来

奇怪的OOC增加了

xxj文笔

极限短打

如果能接受

        ︱

        ︱  

        ︱

        ︱

        ↓

01

“寡人欲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安陵君其许寡人!”

“不要。”

“嗯?!!反了你了,给你面子不收是吧?!寡人可告诉你,如今的秦国可是一代带国,很强很强的那种,比起你那点小地方都不够寡人看的,寡人分分钟就能把你这小地方给……”

“我叫唐雎跟你说吧。”

“好。”

安陵君:……啧

02

秦王谓唐雎曰:“寡人以五百……”

“不要。”

“听我说完啊啊啊啊啊!!”秦王委屈,但秦王说出来了也没什么用。

“咳!雎儿,听寡人说……”

唐雎:「冷漠」我听你放屁,还有别这么叫我。

秦王:嘤嘤嘤雎儿听人家说嘛!!!人家现在有五百里地要还你的安陵,好不好嘛!

唐雎表示撒娇卖萌对我没用。

“不要。”

“就就就一次就一次嘛!”

“不要。”

“雎儿!!QWQ嘤嘤嘤~”

“闭嘴,不要。”

“寡人敲委屈的QWQ要雎儿安慰嘛!!”

“你最好别说话。”

于是,欲求不满的秦王气鼓鼓的抱起唐雎到榻上。

“你干嘛!信不信我喊人了!”

秦王收起了不存在的眼泪,转而朝着唐雎邪魅一笑。

“我不说话了,只行动。”

“你!……放开我,现在还是白天!……”

“寡人才不管是不是白天呢,雎儿~~”

03

“明天再来哟~~”

看着秦王近似猥琐的笑容,唐雎发誓他再也不来秦国了。

明天再来?呸!!

安陵君:啊唐雎你回来啦。诶你脖子怎么了,被蚊子咬了嘛?秦国那里很多蚊子嘛?那你以后要带花露水再去噢!

噢你个鬼啦噢,谁再去秦国谁是狗好吧!


今天也是与秦王斗智斗勇(?)的一天呢

White Dodo[维熙梦语]

【捌·控制】

是啊,与其自视清高,还不如,利用最后这点优势呢。


唐雎看着枕在自己颈旁的嬴政,无奈叹了口气。


这一晚上嬴政没有少折腾他,到最后,他都搞不清,食下媚药的,到底是他,还是嬴政了。


令人难以想象,第二日一清早,秦王就起身离开了这里,像是昨晚他只是安安静静在这里睡觉,什么体力活都没干似的。


而到了时辰,他也来到了胡亥主殿中。


胡亥不是个简单人物,他一脸黑沉,尤其是看到了唐雎拼命遮挡自己颈间那暧昧的红痕时。


“父王昨日可真是狠心,那声音大得我这都听得一清二楚,折腾了许久,不知,可累坏了太傅?”


唐雎脸都红透了,他自己都琢磨不清自己为什么会畏惧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是啊,与其自视清高,还不如,利用最后这点优势呢。


唐雎看着枕在自己颈旁的嬴政,无奈叹了口气。


这一晚上嬴政没有少折腾他,到最后,他都搞不清,食下媚药的,到底是他,还是嬴政了。


令人难以想象,第二日一清早,秦王就起身离开了这里,像是昨晚他只是安安静静在这里睡觉,什么体力活都没干似的。


而到了时辰,他也来到了胡亥主殿中。


胡亥不是个简单人物,他一脸黑沉,尤其是看到了唐雎拼命遮挡自己颈间那暧昧的红痕时。


“父王昨日可真是狠心,那声音大得我这都听得一清二楚,折腾了许久,不知,可累坏了太傅?”


唐雎脸都红透了,他自己都琢磨不清自己为什么会畏惧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那小子盯着自己的脸看了许久,像是琢磨出了什么,却并不打算说出来。


“太傅,事成之后,你是打算回安陵,还是继续留在我大秦?”


秦国还能留吗?


虽说眼下秦王要是没了自己也算是少了一个大敌,但如今看来,这宫中不还是有一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吗?


说不定还真照应了那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再看看眼前这家伙一脸阴郁的模样,摇摇头,道:“公子,眼下这事到底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呢,何必把话都给说太早了呢?”


“不早了,太傅,我布网已久,就是少了个杆子收网,现在,你可不是来了吗?”


什么意思?


唐雎不懂,他一脸困惑地看着眼前这人,最后闭眼道:“你要如何?”


胡亥摇头,摆摆手,道:“今日我有事外出,不宜向外宣张,如若今后有人问起,就道这半天,吾都在同先生论学术。”


没等唐雎反应过来,胡亥便朝着自己的寝室走去,看来那家伙已经认定自己会站在他那边了?


这之后,秦王对唐雎自是各种讨好,别的地方进贡来的珍宝,第一时间就带到唐雎跟前。


这次又是一个夜明珠,唐雎撑着脸,瞧着秦王一脸希望能够从自己脸上得到什么的模样,可笑至极。


但他终究还是笑不出来,这秦王再可笑,现在照样还是拘着自己不让自己离开吗?


“好极了。”


话音刚落,秦王就示意下人关上帘幕,这珠子果真是发出了光芒,却不知为何,这珠子中间像是有什么似的,有一部分黑暗显得尤为突出。


“太傅可知这居中的是何物?”


唐雎不答,倒是秦王津津乐道:“听那人道是彼岸花,生在阴阳两界之间,得者能永生,如今本王将其赠与你。”


唐雎接过,目光从秦王身上放到了这颗珠子上面,有些儿不解这秦王为何会如此兴奋,但还是敷衍道:“谢大王,能得此物,唐雎三生有幸。”


见秦王依旧不满意自己的回馈,唐雎逼迫着自己笑出来,笑得极其不自然,可这秦王就像是能被这更敷衍的笑敷衍似的,显得尤为满意。


“寡人想同太傅一同执手偕老......”


秦王还没浪漫多久,唐雎便像泥鳅似的从他身中拜托,俯在床榻之上,道:“陛下,在下身子不适,想早些儿休息了。”


看着唐雎痛苦的模样,秦王也没办法怪罪,虽然他也知道唐雎并不希望从自己嘴里听到那些深情的话。


“行吧,寡人就先回宫了。”


“恭送陛下。”


待秦王走后,唐雎拖着身子走到了离床不远处的柜旁,从抽屉中取出了一个小盒子。


耳边回想起了胡亥的话:“太傅,这药是防止你不听话的,一日一颗,你要是不吃,可就有你苦的,既然上了这条船,也是要测测自己的忠心的,这药死不了,但若不按时服用我给你的这些小丸,你会生不如死。”


“事后我会送你离开大秦,我说到做到。”


他食下小丸后无力趴在地上,像是昏睡了过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