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唐鳄

49.3万浏览    1354参与
即食柠檬片🍋
虽然算是私心唐鳄tag 毕竟没...

虽然算是私心唐鳄tag 毕竟没有明哥

但这是唐鳄cp问卷的腿图

我什么图都敢腿

色差杀我

谢谢你们空出来眼睛看我画的ooc丑画 看完记得洗眼睛哦

虽然算是私心唐鳄tag 毕竟没有明哥

但这是唐鳄cp问卷的腿图

我什么图都敢腿

色差杀我

谢谢你们空出来眼睛看我画的ooc丑画 看完记得洗眼睛哦

似鸦

土味情话

唐鳄


明哥:“呋呋呋,鳄鱼给你看个东西”

老沙:“嗯?”

明哥:“你看

        这是手背

        这是脚背

        而你是我的宝贝”

老沙:……

明哥:“呋呋呋,是不是感动的说不出话了”

老沙:“我也给你看个东西”

老沙:“这是草莓...


唐鳄



明哥:“呋呋呋,鳄鱼给你看个东西”

老沙:“嗯?”

明哥:“你看

        这是手背

        这是脚背

        而你是我的宝贝”

老沙:……

明哥:“呋呋呋,是不是感动的说不出话了”

老沙:“我也给你看个东西”

老沙:“这是草莓

        这是蓝莓

        遇见你是我倒霉”

明哥:“鳄鱼混蛋,我知道这是你爱我的表现,呋呋呋”

老沙:……(我看你脑子怕是有点问题)

明哥:“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看你爱我爱的多深,呋呋呋”

老沙:……(不要跟傻子一般计较,我是个文明人)

   





(我果然不适合写东西,写的都是什么……)

香蕉鳄

做饭

(黑暗料理)

文笔渣


1.唐:小鳄鱼~我给你做顿大餐怎么样

鳄:我想吃红烧火烈鸟

唐:好!(不知从哪抓住一只火烈鸟)就煮它吧

(杀鸟,拔毛,烧水)

鳄:混蛋火鸡,还没熟呢,再煮一会!

唐:尝尝吧(一脸骄傲)

鳄:(勉强吃了一口,看着多弗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味道……不错

(老沙突然温柔Σ(;゚д゚))


2.(没吃过路飞做的饭的罗作死般的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把路飞推进了厨房)

香:路飞,厨房是无辜的(被罗拉走)

娜:特拉男,你要想好了,等路飞出来你就完了!

罗:(看着面如死灰的一群人)又不是你们吃

路:(端着一盆紫色的“汤”出来)特拉男,快尝尝

罗...

(黑暗料理)

文笔渣






1.唐:小鳄鱼~我给你做顿大餐怎么样

鳄:我想吃红烧火烈鸟

唐:好!(不知从哪抓住一只火烈鸟)就煮它吧

(杀鸟,拔毛,烧水)

鳄:混蛋火鸡,还没熟呢,再煮一会!

唐:尝尝吧(一脸骄傲)

鳄:(勉强吃了一口,看着多弗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味道……不错

(老沙突然温柔Σ(;゚д゚))


2.(没吃过路飞做的饭的罗作死般的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把路飞推进了厨房)

香:路飞,厨房是无辜的(被罗拉走)

娜:特拉男,你要想好了,等路飞出来你就完了!

罗:(看着面如死灰的一群人)又不是你们吃

路:(端着一盆紫色的“汤”出来)特拉男,快尝尝

罗:草帽……草帽当家,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香:下回谁再让路飞进厨房,我就和谁拼命!)


3.索:路飞那家伙就是个笨蛋,还是让我来吧

香:你没资格说他,别祸害厨房了,混蛋!

索:你看不起谁啊,圈圈眉

香:我说不许进就不许进!

(又不出意外的打起来了呢)


4.基德:基拉,老子要吃白菜卷

基拉:(包扎伤口中)你自己做吧

基德:嗯,我会连你那份一起做的,好好养伤吧

基拉:(包扎完伤口后猛然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基拉:等等,基德,我不是那个意思。

基德:基拉你来的正好,看老子做的白菜卷(拿着一盘乌黑的东西)

基拉:真不错啊,我不饿你吃吧。

(原谅我实在无法把基德做的东西称为白菜卷)


5.霍: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霍:(看着塔罗牌)是错觉吗

德:嘿!霍金斯,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霍:什么(为什么不好的感觉更强烈了)

德:你看,我准备了好久呢(拿出一碗蛋炒饭)

霍:看着还不错,但是德里克,你分不清盐和糖吗

(在德里克的“威胁”下,霍金斯把饭吃完了)


6.迪:鸡冠头最近迷上了做饭

迪:从刚开始时的难以下咽,到现在的勉强能吃下去,他做了很多努力。

迪:不过为什么都是卷心菜啊!

托:今日菜单:爆炒卷心菜,红烧卷心菜,卷心菜汤

托:卷心菜很有营养(其实是不会做肉菜)

托:我要做给草帽一伙的前辈吃


7.红:(可怜兮兮地盯着鹰眼)

鹰:不行

红:你教我做饭我就能帮你分担一点了

鹰:我还想多活几天

红:我会努力的!

鹰:你要吃肉吗

红:要!

(红发你也太好骗了吧!)


8.(没能成功阻止艾斯进厨房的众人围在老爹的身边叹气)

(在几次爆炸声后,艾斯灰头土脸的出来了)

艾:大家来试试我做的菜

以:马尔科,你是不死鸟,你去

马:萨奇,你会做饭,你去吧

白胡子:要不我去尝尝

众人:老爹您身体不好,我们去

(第二天除了艾斯和老爹,白胡子海贼团都吐了一天)


9.烟:给你做饭?你当我很闲吗?

雉:那我去做

烟:上回是谁把我的厨房冻住的!

雉:那是意外,这次一定成功

烟:我信你才有鬼了,在这儿等,我去做

(斯摩格做的饭意外的很好吃)


10.(加卡和贝尔今天罕见的请了一天假)

薇:他们居然请假了,很少见啊

伊:好像是食物中毒

(加卡,贝尔家)

加卡:贝尔,我以后再也不会吃你做的饭了(虚弱)

贝尔:我也不好再吃了(虚弱)

(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心疼谁)

苏发财

共生(上)

内含女装癖设定

不喜勿入


人间是个好地方,山中精怪也被吸引。他们变幻人形戴着假面,模仿着人类的一举一动。唯一更改不了的是人们的偏见,人和妖终究不同。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着各种传说,为了追求长生不死。人鱼被大规模扑杀,尖叫哀嚎不绝,鲜血染红海湾,被迫逃亡深海。山童力大无穷被带上镣铐,强行奴役。座敷童子被囚禁在狭窄的房间。


大妖被迫出世反抗,人类与妖的和谐共生就此结束。妖面对不同的人,变换着一张张不同的面具。有时说人话,有时说鬼话。口蜜腹剑引诱这人们步入陷进。


镇上的人接连失去踪影,引起巨大的恐慌。德高望重的老者,寻求阴阳师的帮助。镇上的的少女羞涩的躲在房内,悄悄从窗户缝隙...

内含女装癖设定

不喜勿入


人间是个好地方,山中精怪也被吸引。他们变幻人形戴着假面,模仿着人类的一举一动。唯一更改不了的是人们的偏见,人和妖终究不同。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着各种传说,为了追求长生不死。人鱼被大规模扑杀,尖叫哀嚎不绝,鲜血染红海湾,被迫逃亡深海。山童力大无穷被带上镣铐,强行奴役。座敷童子被囚禁在狭窄的房间。


大妖被迫出世反抗,人类与妖的和谐共生就此结束。妖面对不同的人,变换着一张张不同的面具。有时说人话,有时说鬼话。口蜜腹剑引诱这人们步入陷进。


镇上的人接连失去踪影,引起巨大的恐慌。德高望重的老者,寻求阴阳师的帮助。镇上的的少女羞涩的躲在房内,悄悄从窗户缝隙里偷偷观望。


“那位大人真是英俊啊。”“你可是看上人家了,去啊,去问问大人愿不愿意啊。”少女的窃窃私语打闹着,笼罩人们的阴霾,随着多弗朗明哥的来到有些许消散。


夜里人们欢声笑语,乐师弹奏三味线,仿佛大妖已被除掉。所有人喝得酩酊大醉,多弗朗明哥被强行灌了几杯清酒,头脑变得昏沉。


恍惚间一位女子向他走来,站在桌前纤细的手指挑起他的下颚“他们的灵魂早已污秽,阴阳师你是要拯救这群牲畜吗。”


多弗朗明哥刚要开口,女子将手指轻放在他的嘴唇上“嘘~我不和拿不起刀的废物战斗。你自己好生思量,三日之内离开。不然再见时你的命,我可就收下了。”


多弗朗明哥倒在地上昏睡过去,清醒的最后一刻他闻见一股花香。那一定是位美丽的妖,如果将她捕获,她濒临死亡的尖叫一定很悦耳。


三日转瞬即逝,多弗朗明哥独自踏进樱花林。风卷起花瓣四处飘零“多弗朗明哥先生啊,你想埋在那棵树下。”


她坐在树枝上金簪入发髻,和服裙边随风飘,拿起扇子挡住嘴轻笑“被发现了呢。”多弗朗明哥舔了舔嘴角“你可真是只有趣的妖,我喜欢你的味道。”


他拔出佩刀“如果我赢了,我要你的名字。”树上的女子收起折扇,先一步发起攻击“你的命我收下了。”




江上寒月

百fo点梗,占tag致歉

破百fo了!!来个点梗,cp基罗索香马艾鹰红唐鳄艾萨都可以,除了车看情况写,其他什么梗都行,但是如果人多还是会选择性写(虽然我觉得我这文笔点梗的人不会多),大概就是这样,谢谢各位关注如此菜鸡的我qwq

破百fo了!!来个点梗,cp基罗索香马艾鹰红唐鳄艾萨都可以,除了车看情况写,其他什么梗都行,但是如果人多还是会选择性写(虽然我觉得我这文笔点梗的人不会多),大概就是这样,谢谢各位关注如此菜鸡的我qwq

啊蓝蓝

壁纸get

素材是lofter上和贴吧上找的

壁纸get

素材是lofter上和贴吧上找的

橘猫

|礼物|

-


1/索香


「喂,厨子,这个给你。」索隆从身后拿出一本美女杂志扔到灶台上,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的脖子。

「你是假绿藻吗?生病了吗?要不要叫乔巴?」山治没有马上打开杂志,而是一本正经的怀疑着眼前这个是不是冒牌货,还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再废话我就砍了你!」

看来是真的。


2/罗路


罗已经注意到了路飞一早上都和佩金他们聚在一起偷偷聊着什么,但谁也不告诉他。

「ROOM、屠宰场!」罗在自己房间施展了能力,然后路飞就稳稳当当的出现在自己的怀里。路飞的身上被缠满缎带,正在打包礼物的佩金一一伙人大概一脸懵吧。

「特拉男,现在被你知道就不算惊喜了。」

「反正是送我的礼物...

-


1/索香


「喂,厨子,这个给你。」索隆从身后拿出一本美女杂志扔到灶台上,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的脖子。

「你是假绿藻吗?生病了吗?要不要叫乔巴?」山治没有马上打开杂志,而是一本正经的怀疑着眼前这个是不是冒牌货,还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再废话我就砍了你!」

看来是真的。


2/罗路


罗已经注意到了路飞一早上都和佩金他们聚在一起偷偷聊着什么,但谁也不告诉他。

「ROOM、屠宰场!」罗在自己房间施展了能力,然后路飞就稳稳当当的出现在自己的怀里。路飞的身上被缠满缎带,正在打包礼物的佩金一一伙人大概一脸懵吧。

「特拉男,现在被你知道就不算惊喜了。」

「反正是送我的礼物吧,那我现在享用也可以吧。」

几分钟后,红心海贼团成员感觉到了船在震。


3/唐鳄


「社长,已经放不下了。」克洛克达尔的办公室里塞满了礼物,已经都要把他吞没了,寄件人都是同一个人。

「全部退回去,我不需要。」克洛克达尔看着摆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丝毫没有为满屋子的礼物心动。

「把那个留下吧。」角落里有一个三米多长的粉色箱子,就在克洛克达尔清理完其他东西打开这个粉色箱子,看到了一箱子的粉红鸡毛,然后多弗朗明戈就跳了出来。

「呋呋呋,小鳄鱼想我了吗。」

「呆一会就给我滚。」


4/宾娜


娜美收到了罗宾寄来的礼物,是一本历史书。娜美把这本书放到了书架上,结果就忘记看了,直到罗宾出差回来她才想起那本书的存在。

「啊啦,娜美还没看啊,有点伤心呢。」

「抱歉抱歉。」娜美和罗宾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本历史书,但翻开第一页才发现根本不是历史书,而是历史书的封面,里面的内容全是娜美和罗宾从认识到同居的故事和照片。


5/鹰红


香克斯破天荒的做了顿饭,看着桌上散发诡异气息的黑暗料理,索隆和佩罗娜都退避三舍。鹰眼满脸黑线,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他已经想象到了自己吃下去后会吐惨的样子了。看着香克斯一脸期待的样子,他只好夹了一片菜叶子放进嘴里,然后又全部吐了出来。

「真、真不错。」

「真的吗?那你多吃点。」

父亲师傅你振作一点啊!」


//

橘猫/2020/04/07

不会画画

用心画克洛克达尔,用脚画多弗朗明哥

用心画克洛克达尔,用脚画多弗朗明哥

sanro北洋

海贼王全员真心话大冒险(四)

我又来了哈哈哈哈。别问,问就是搞CP!!!

有眼熟我吗哈哈哈~  (狗头)   #沙雕预警

#多CP预警    #全员向   #索香   #唐鳄    #马艾   #罗路


#索香

Q22:如果要孩子,你认为应该怎么教育孩子?

山治:嗯……我的小公主不要继承这个蠢货的路痴就好了。

索隆:哈?她别遗传你这花痴厨子的的花痴才好!

山治:?你说什么??!想打架吗臭剑士...

我又来了哈哈哈哈。别问,问就是搞CP!!!

有眼熟我吗哈哈哈~  (狗头)   #沙雕预警

#多CP预警    #全员向   #索香   #唐鳄    #马艾   #罗路


#索香

Q22:如果要孩子,你认为应该怎么教育孩子?

山治:嗯……我的小公主不要继承这个蠢货的路痴就好了。

索隆:哈?她别遗传你这花痴厨子的的花痴才好!

山治:?你说什么??!想打架吗臭剑士!

索隆:来啊!花痴厨子!!

作者:冷静冷静……

戳这里就能见到索香的可爱女儿~💚💛 



#乌索普

Q23:最尴尬的事?

乌索普:……(想起了什么)

作者:快说啦。

乌索普:一推开厨房门发现这两个人他们#%&%(指着山治索隆还没说完就被山治捂住了嘴)

山治:可以了乌索普,对不起!

乌索普:……我想我的可雅了……



#鹰红

Q24:说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囧事儿,直到半数及以上玩家笑了

香克斯:(说了好几个可大家都没什么反应)……我说,给我个面子啊。

众人:噗……

香克斯:?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

作者:这个不算不算。

香克斯:!!好吧,谁让你是作者。啊我想想,啊有了,我上次去鹰眼家偷菜,结果被他给逮到了,还和我打了一架!根本不给我面子!(一脸的义愤填膺)

佩罗娜:(看了红发一眼)你确定你们那是打了一架?打的都换床了是吧?

索隆:呵。

鹰红:……




#罗路

Q25:买你一晚要多少钱?

罗:(展开纸条)……(这什么问题??)

路飞:(看着罗一脸僵硬好奇的把脑袋伸过去)这什么意思啊特拉男?(歪了歪脑袋不太懂)

娜美:就是把你的特拉男买给别人。(提醒)

路飞:!(抱紧罗)不行!!特拉男是无价的!他是我的!(义正言辞)

罗:(鼻血)草,草帽当家的……




#马艾

Q26:说出 3 个含有“我们”并且符合实际情况的句子,比如“我们现在都在这个房间里”。

艾斯:嗯……(撑着下巴)我们……我们都是海贼!

马尔科:嗯。

艾斯:还有……我们都有伙伴!

马尔科:……(这说的跟废话一样)

艾斯:啊,还有什么……(趴桌子上想)啊!对了!我们都是gay!(兴奋的举起手)

马尔科:咳咳咳咳!(刚喝了一口水就呛了出来)

众人:……(没毛病但是总觉得不太对)

乌索普:……认真的吗?(生无可恋脸,可雅我好想你……)




#唐鳄

Q27:对请你的恋人眉挤眉弄眼。

明哥:呋呋呋呋呋,这个我喜欢!(开始对着社长挤眉弄眼)

老沙:(一脸冷漠)

明哥:(继续锲而不舍的挤眉弄眼)

老沙:(转头向主持人,一脸冷漠)这只火鸡没眼睛。

明哥:……

作者:哦,那算了吧。

明哥:!!!作者你也!!!你这么写不怕观众打你吗?!

作者:那你把眼镜摘了?(挑眉)

明哥:……下一局。




最后求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不要脸→_→)

谢谢米娜桑的观看~❤️❤️❤️

大家有什么好玩的点子提出来吗?

看到了下期一定会写出来!欢迎一起来玩!
















一破写文的

【唐鳄/沙雕片场梗】并不存在的女装定律

速打一个与姐妹聊天的脑洞

沙雕,OOC,短


克洛克达尔作为一个来自日不落帝国有才、有钱、有权还有对象的知名演员,生活本不应该有什么太大的苦恼。

但克洛克达尔最近觉得世界对自己不太友好。

瘫在自家别墅里的沙发上刷手机的克洛克达尔看着屏幕中的内容,忍不住捂起眼睛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接着他因此没有拿稳手机,电子产品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然后一只戴着戒指的手稳稳接住了差点砸在克洛克达尔那张让无数少女尖叫的脸上的东西。

“小鳄鱼,在这看什么呢?”一双蓝眼睛从上方探出来,把手机还给了它的主人。克洛克达尔对多弗朗明哥招招手示意对方坐过来,等后者坐定直接撑起身体靠到他怀里。

克洛克达尔划了几下...

速打一个与姐妹聊天的脑洞

沙雕,OOC,短


克洛克达尔作为一个来自日不落帝国有才、有钱、有权还有对象的知名演员,生活本不应该有什么太大的苦恼。

但克洛克达尔最近觉得世界对自己不太友好。

瘫在自家别墅里的沙发上刷手机的克洛克达尔看着屏幕中的内容,忍不住捂起眼睛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接着他因此没有拿稳手机,电子产品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然后一只戴着戒指的手稳稳接住了差点砸在克洛克达尔那张让无数少女尖叫的脸上的东西。

“小鳄鱼,在这看什么呢?”一双蓝眼睛从上方探出来,把手机还给了它的主人。克洛克达尔对多弗朗明哥招招手示意对方坐过来,等后者坐定直接撑起身体靠到他怀里。

克洛克达尔划了几下手机,打开一个话题页面递给多弗朗明哥。

在对方看之前克洛克达尔瞪着他:“火鸡混蛋,你敢笑就离婚。”

多弗朗明哥听完以后下意识地挑起一边的眉毛装腔作势地咳嗽两声:这个要慌,问题很大。

他怀着有一些忐忑的心情接过克洛克达尔的手机。

在屏幕上扫视了没超过一分钟,多弗朗明哥的腰越来越弯,直到自己的脸完全埋到怀里的人的肩头,整个人不停地剧烈发抖,傻子都知道是在忍笑。

克洛克达尔抢回手机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缓缓开口道:“不用忍了你笑吧。”

话音未落多弗朗明哥就仰起头如获大赦般爆发出一阵狂笑,魔性的笑声在屋子里绕梁三日不绝。

“你完了戒指给老子摘了,下午就去离婚。”

这句话起到了显著的反效果,多弗朗明哥更紧地搂着他并且笑得更大声了。

而克洛克达尔的手机上是一则粉丝对《海贼王》中的人物分析,其中称他目前都来历不明的角色原本很有可能是个女性。

虽然克洛克达尔本人都觉得实在太扯,但是当他的很多粉丝都转载了该文章,同时在他的社交网络下面留言问:那社长你以后会不会穿女装演戏。

克洛克达尔咬牙切齿地翻了其中一名粉丝的牌,回复了一个沙岚警告。

看看这群粉丝一天天的都在想些什么。除了迫害自家正主就不能干点别的。

都怪米霍克,如果不是他给选角导演推荐还亲自下场找自己他才不会遭受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克洛克达尔脑内的弹幕都已经刷过好几排,多弗朗明哥还在笑。

正所谓三人成虎,即便克洛克达尔开始觉得编剧不可能这么写,可是粉丝说多了他越看越觉得害怕,本来刷个推老是看见自己的表情包就够崩溃的了,要是再变成自己女装的表情包,英国绅士能直接从伦敦桥上跳下去。

“哎呀,还真被他们猜中了?你做好心理准——噗!”

“你敢这么编我就辞演。”

酿情是丁丁

一些毛毛糙糙的颜色块,

改一个电影截图

一些毛毛糙糙的颜色块,

改一个电影截图

我是老沙的香蕉鳄

一首很疯狂的歌,真的疯狂,两个都有暴力倾向的人吵架,写不出唐鳄的文时听一听就来灵感了!

前面是eminem和女儿对话,很温馨安静,然后就和Kim吵架了。

里面的几句歌词很戳我,意思是

“你怎么可以丢弃我后爱上另一个男人?”

“我恨你 我发誓我恨你 ,我的天我爱你,这简直是***”


恕我打唐鳄tag对不起>人<

一首很疯狂的歌,真的疯狂,两个都有暴力倾向的人吵架,写不出唐鳄的文时听一听就来灵感了!

前面是eminem和女儿对话,很温馨安静,然后就和Kim吵架了。

里面的几句歌词很戳我,意思是

“你怎么可以丢弃我后爱上另一个男人?”

“我恨你 我发誓我恨你 ,我的天我爱你,这简直是***”


恕我打唐鳄tag对不起>人<

Asphyxia

喵喵喵2

        我好菜,没人看我就滚去打游戏和摸鱼了嘤嘤嘤


        “喵喵喵喵喵!”混蛋是我啊,老子不想和你回去啊啊啊啊。

  多弗朗明哥抓住小猫的脖颈,不断打量,看到鳄鱼标志性的伤疤,饶有兴趣地笑着:“呋呋呋呋呋,你该不会是那个小鳄鱼吧?……真像啊”

  “喵!”你TM终于聪明了一回。

  “怎么可能,呋呋呋呋呋,就算变成猫也不可能是这个蠢样子。”

  蠢样子

  蠢样

  蠢

  “库喵haihaihai...

        我好菜,没人看我就滚去打游戏和摸鱼了嘤嘤嘤




        “喵喵喵喵喵!”混蛋是我啊,老子不想和你回去啊啊啊啊。

  多弗朗明哥抓住小猫的脖颈,不断打量,看到鳄鱼标志性的伤疤,饶有兴趣地笑着:“呋呋呋呋呋,你该不会是那个小鳄鱼吧?……真像啊”

  “喵!”你TM终于聪明了一回。

  “怎么可能,呋呋呋呋呋,就算变成猫也不可能是这个蠢样子。”

  蠢样子

  蠢样

  蠢

  “库喵haihaihai,喵喵。”哈哈哈哈哈……你喵的真聪明啊艹,我特么直接崩溃。

  “猫咪还会笑?真是像那个鳄鱼一样不可爱的笑。真有趣,带走了,呋呋呋呋呋~”“喵喵喵喵!”操你妈了个逼。

  所以,一只大火烈鸟从二楼楼梯缓缓走下去,提着一只带着海楼石项圈的小猫咪,火烈鸟的脸上有着红色的抓痕。

  “喵……”

  “怎么了?呋呋呋呋呋?”

  “喵喵。”

  “???哈?”

  一只猫在粉嫩的海盗船不停的叫,一只鸟在粉嫩的船上不解的问。

  啊啊,真是够冲动的还是……多弗朗明哥挠挠头,透过酒红色的墨镜望着黑色的猫咪望着城镇的方向无奈的想着,这只猫一点都不乖,不过呢。男人勾起嘴角,有征服欲的猎物才让人兴奋啊。

  真是不乖

  那么,不乖的猎物是要猎人来驯服呢

  海夜叉,一个冷酷,嗜血的海贼,把一只猫带回宫殿,你敢信?我不信,多弗朗明哥的手下心里暗暗吐槽。是要有虐猫的兴趣吗?

  “喵喵喵喵!”放老子下来!黑猫挣扎着,试图抓伤提着他的男人。我是克洛克达尔啊!傻逼火鸡!

  “喂,听话,不然把你喂狗。”把黑猫扔到卧室的床上,多弗朗明哥笑着威胁道,“怎么样?让我撸一把,我就原谅你抓我。”猫停止挣扎了,似乎有点满意的还带着嘲笑意味看着多弗朗明哥身上因它而起的伤痕。

  “喵喵喵喵。”行吧,反正逃不出去,撸我不行。

  多弗朗明哥好像没听懂,直接把手放在猫的背上,摸了一把柔软的毛。手感不错嘛,男人透过酒红色的墨镜看着炸毛的猫,笑着看着它的反应。

  不出意料,又多了一道抓痕。

  

  社长:不会撸猫,就滚

缝豳鼠

hhh明哥对不起!!

眀天我就把社长绑好去🏥看你!!!(认真

hhh明哥对不起!!

眀天我就把社长绑好去🏥看你!!!(认真

(w)

伪)浴室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ooc现场

注:私设克洛克达尔有儿子
[图片]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ooc现场

注:私设克洛克达尔有儿子

烧花鸭
哦哦擦,但想画,画画真爽。

哦哦擦,但想画,画画真爽。

哦哦擦,但想画,画画真爽。

忘忧。

不要在意这个傻乎乎圆滚滚粉红色的东西

总之就是直男明哥和傲娇老沙

老子想让你抱一下但是就是不想说出来结果你个傻逼根本不知道我想让你抱我呵傻逼火烈鸟

不要在意这个傻乎乎圆滚滚粉红色的东西

总之就是直男明哥和傲娇老沙

老子想让你抱一下但是就是不想说出来结果你个傻逼根本不知道我想让你抱我呵傻逼火烈鸟

鹤吞沙鳄

【唐鳄】海

   最近还好吗,德雷斯罗萨的大海很想你。

   腥热的风从海面拂来,卷起向日葵的奶金色花瓣,德雷斯罗萨的上空还弥漫着战争后的硝烟。身形高大的年轻帝王终是倒在乱石下,酒红色墨镜被压碎,那抹狂妄的艳粉消失在海平面。“你还好吗,鳄鱼混蛋”

   多弗朗明哥心跳很少加快,即使是刚才路飞开四档后拳头抡在离自己只差几厘米的时候,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害怕失败。在外人看来玩世不恭野性十足的他其实在大多数时候内心保持绝对理智,也很少胡作非为,这点他自己很清楚。可这一切都打破在一次召开的七武海会议上。...


   最近还好吗,德雷斯罗萨的大海很想你。

   腥热的风从海面拂来,卷起向日葵的奶金色花瓣,德雷斯罗萨的上空还弥漫着战争后的硝烟。身形高大的年轻帝王终是倒在乱石下,酒红色墨镜被压碎,那抹狂妄的艳粉消失在海平面。“你还好吗,鳄鱼混蛋”

   多弗朗明哥心跳很少加快,即使是刚才路飞开四档后拳头抡在离自己只差几厘米的时候,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害怕失败。在外人看来玩世不恭野性十足的他其实在大多数时候内心保持绝对理智,也很少胡作非为,这点他自己很清楚。可这一切都打破在一次召开的七武海会议上。

    “呋呋呋呋,是小鹰眼吗,好久不见。没想到这次你竟然会出席会议”,多弗朗明哥迈着吊耳郎当的步子踏进会议室坐在了鹰眼旁边,把腿翘起来放在桌上“听说这次来了个新家伙,呋呋呋呋呋,不知道又是个什么样的弱鸡。”鹰眼明显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他压了压帽檐,抱着黑刀准备打个盹。“沙…沙沙”多弗朗明哥被突然吹进来的风沙弄得痒痒,他透过墨镜发现有个黑色的人影从会议室的落地窗飞进来,落地,沙子聚在一起,汇成了人形。“是恶魔果实的能力者吗,呋呋呋,真有意思。”多弗朗明哥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修长的身形,黑色大衣,成套的西装,胸前还规矩地打着领结。青色的皮肤显得有些病态,却有说不出来的美感,至少多弗是这样想的。可这样的美人脸上却有着一道巨大的伤疤,伤疤从左侧脸横贯到右侧,他的左手是一个金钩,嘴上叼着雪茄,眼睛是冰冷的琥珀色。多弗承认自己的心跳有那么一秒为他加快,为了这个素昧平生的男人。真想看他这双美丽冷酷的眼睛被情欲占满,被折磨出泪光,想撕烂笼在他身上这套装模作样的西装。深色的墨镜覆盖了多弗此时炽热的目光,凡是他想要的,绝对会搞到手,他就是这样的人。

     “沙.克洛克达尔”他的声线很低,可能是长期抽烟的习惯导致他声音沙哑,“那个火鸡小鬼,你如果再用这样赤裸裸的目光看我,我就把你榨成干尸。” “这样都可以看出来吗,呋呋呋”多弗推了推墨镜。

      线线果实真是个混蛋能力,克洛克达尔这样想。刚踏出会议室,他边发现自己浑身发软,能力使不出来,“操,海楼石。”他低声咒骂。“呋呋呋,你好啊鳄鱼甜心,要不要去我家做做客。”克洛克听见一阵怪笑,随后整个身体往后倾,倒进多弗朗明哥的怀中,克洛克达尔两米多的个子在多弗面前也显得娇小。“混蛋,放开老子。”克洛克达尔哑着声音低吼。“不要这么冷漠嘛,带你去看看我家的大海,阿拉巴斯坦可见不着哦,呋呋呋呋”克洛克达尔感觉脚下一空,那个混蛋火鸡直接把他抱在怀里往德雷斯罗萨飞去。

     “哗啦”国王居住的房间窗户被打开,多弗习惯从空中飞进屋子,“少主回来啦”他听见砂糖稚嫩的声音。“臭小鬼,你还打算绑我多久”他低头看见满脸黑线的克洛克,“第一次见面就把我送你家,真是随便啊。”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克洛克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多弗的大床上。“海楼石可不能取哦,那样你会逃跑的”多弗的嘴角快咧到后脑勺“可以做吗?” “你他妈都把我绑你屋里了还问我?” “那倒也是。”多弗朗明哥压下来,把克洛克圈在怀里 ,在他脖子吮出一个个红印。“妈的要做快点,老子可忙。”克洛克被弄得痒痒。“知道了”多弗在他嘴上轻轻地烙上一吻。

     “死处男,你他妈真的不会节制一点。”德雷斯罗萨的早晨很暖,太阳升起来得很早,海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吹进来,抚摸得让人犯困。“哎哎?这就要走了吗”多弗朗明哥看到旁边褪去海楼石的人正逐渐沙化。“对啊,我可不想和你这个变态多待一秒钟,再见火鸡混蛋。”沙子轻轻的,飘向空中,有几粒撒在床上,“还说要带你看看大海呢,嘛,以后有的是时间。”多弗朗明哥看着床上的沙子勾起一抹笑。

     沙之国,阿拉巴斯坦,在收到最新报道后的克洛克达尔再也坐不住了,他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可当他第一眼看见那个火鸡的时候却被吸引了,他这种年龄的男人当然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所以多弗朗明哥当时对他动手动脚他也并不反感,可这个混蛋鸟人竟然在成功勾引到他后就他妈的要被处刑了?他在阿拉巴斯坦上空沙化赶向德雷斯罗萨,幸亏那群海军将处刑地点定在了他还算熟悉的地方。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败给了那个毛猴子,还被海军抓住了?你就只能打点嘴炮吗?他妈的早点去死吧,混蛋。

     他可以远远看见那件张扬的粉色大衣,以及印着浮夸花纹的七分裤,它们平时羁傲不逊的主人此刻却疲惫的半跪在处刑台上。多弗不允许他取下自己的墨镜,他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样子。 “咵”金属落下,淡黄的发丝飘向空中,像夏日盛开的向日葵,艳红顺着台子留向地面,没有猛兽的嘶吼,周围起伏的是德雷斯罗萨居民的叫好声。墨镜摔下,酒红色碎片散落一地,是蔚蓝,柔和得像初夏阳光照耀下没有波澜的海面。你说过要带我去看海,我在你眼中看见了,那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那样温柔的双眼。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如同眺望远方的日出,但在追逐这日出光景的过程中,太阳却逐渐落下。

  下雨了,海平面升高了,是黑蓝色的海,波涛汹涌,打断了克洛克达尔脑中最后一根弦,风卷起海水和雨点刮在他脸上,落在嘴里又哭又涩,他很讨厌雨天,他一直认为是果实能力的原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