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唠唠叨叨

1032浏览    810参与
满眼星辰もの

有一个词汇叫“失眠”

深夜失眠的真正愿因大抵是因为多愁善感吧!

终于有了自己时间,有意无意地刷一些无聊的内容。但好像看什么都会想到自己,不自觉开始反思。

发现自己好像活得很累,活得还并不够精彩,或者好像做了很多违背心意的蠢事,有时或许又太顺遂心意了,本应有点自制力的。对这一切都感到懊悔不已,但这早已都无法挽回了……开始自怨自艾,幻想“如果”,沉浸在“很可能”的平行世界了。但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坚毅的人,这只是一个小周期而已,马上又会进入下一个循环……感觉自己的所有负面情绪都一股脑倾泻出来了!

于是就这样因为一个很大的包袱,使大脑过于紧绷,因为害怕第二天还没来,这个包袱就会有一两件事已经漏掉了。于是只能反复检查,...

深夜失眠的真正愿因大抵是因为多愁善感吧!

终于有了自己时间,有意无意地刷一些无聊的内容。但好像看什么都会想到自己,不自觉开始反思。

发现自己好像活得很累,活得还并不够精彩,或者好像做了很多违背心意的蠢事,有时或许又太顺遂心意了,本应有点自制力的。对这一切都感到懊悔不已,但这早已都无法挽回了……开始自怨自艾,幻想“如果”,沉浸在“很可能”的平行世界了。但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坚毅的人,这只是一个小周期而已,马上又会进入下一个循环……感觉自己的所有负面情绪都一股脑倾泻出来了!

于是就这样因为一个很大的包袱,使大脑过于紧绷,因为害怕第二天还没来,这个包袱就会有一两件事已经漏掉了。于是只能反复检查,是否还记得,一切东西“都带全了”。可越是检查,这事在脑海中就愈加清晰,不安的情绪也不断加重,但其实更多是对自己的失望。

因为你最清楚自己是怎么样活着的,怎么度过了无数个每一分每一秒的,你也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尽管戴久了面具,很累,可摘下之后好像也并不轻松。

好像永远无法问心无愧……好像一直在亏欠自己,于是失眠了……大脑越来越清醒,身体越来越疲惫,情绪更加低落,唯一不变的只剩下了丝毫不差流逝的时间´◡`

青鲤

做题卡在那一个小时还没有完成,八点下课今天晚上交。

我忍着差点没有撕纸的想法,终于做完了。

我现在摸着眼泪,感觉人生值得。


做题卡在那一个小时还没有完成,八点下课今天晚上交。

我忍着差点没有撕纸的想法,终于做完了。

我现在摸着眼泪,感觉人生值得。


不霁何虹
鞠亚和鞠奈,虽然也是双生姐妹花。但感觉捆绑度没那么高,戏份也相对集中,个性也更显眼。然而人气感觉在外传角色里是比较弱势的,有点可惜。
某种意义上,二者并不完全是捆绑关系。所以正篇中的玛丽亚就算不认识鞠奈也没啥奇怪的。
毕竟算是重新投过一次胎,世界线有所变动也是正常的。虽然人格应该还是同一个。这待遇已经算好的了。
鞠亚和鞠奈,虽然也是双生姐妹花。但感觉捆绑度没那么高,戏份也相对集中,个性也更显眼。然而人气感觉在外传角色里是比较弱势的,有点可惜。
某种意义上,二者并不完全是捆绑关系。所以正篇中的玛丽亚就算不认识鞠奈也没啥奇怪的。
毕竟算是重新投过一次胎,世界线有所变动也是正常的。虽然人格应该还是同一个。这待遇已经算好的了。
不霁何虹
说到乌托邦的单线,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四糸乃线和折纸线。前者印象最深刻的角色其实是四糸奈(台词莫名扎心),后者主要是因为甜度高。
说到乌托邦的单线,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四糸乃线和折纸线。前者印象最深刻的角色其实是四糸奈(台词莫名扎心),后者主要是因为甜度高。
青鲤

在?大大们在?

关注了这么多人一觉睡起来只有两个人写真的不够孩子吃啊【抹眼泪】

大大们,看到这个碗了吗?饭碗好空啊!

大大们我还在坑底蹲着,有粮吗?_(:τ」∠)_

在?大大们在?

关注了这么多人一觉睡起来只有两个人写真的不够孩子吃啊【抹眼泪】

大大们,看到这个碗了吗?饭碗好空啊!

大大们我还在坑底蹲着,有粮吗?_(:τ」∠)_

cc果冻

我理想中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发觉自己长大了的瞬间是因为突然的记性变差。所以,现在是连曾经的梦想都忘光了吗?

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我理想中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发觉自己长大了的瞬间是因为突然的记性变差。所以,现在是连曾经的梦想都忘光了吗?

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不霁何虹
他的老乡人大多比较知足常乐,安贫乐道(?)所以像他这样脱贫愿望强烈的人应该并不常见,他也的确是那种会在乎尊严和脸面的人,从这点上看,老家也确实不适合作为他的归处。
从理论上讲,他在继承家业后还是有可能跑路的。毕竟,外面的世界对他而言太精彩了,他也不太可能甘心穷一辈子。
真是不安分啊。
他的老乡人大多比较知足常乐,安贫乐道(?)所以像他这样脱贫愿望强烈的人应该并不常见,他也的确是那种会在乎尊严和脸面的人,从这点上看,老家也确实不适合作为他的归处。
从理论上讲,他在继承家业后还是有可能跑路的。毕竟,外面的世界对他而言太精彩了,他也不太可能甘心穷一辈子。
真是不安分啊。
玉箜篌

咕!咕咕!

嘿呀!诸位好久不见!我很健康,并没有被网课毒害!(因为我都没认真听

最近为什么不更文了?

emm……

好吧,其实我在学指绘……

我发誓!等我会画画后我就是北极圈中北极圈最靓的仔!!!(才不是我懒得更

嘿呀!诸位好久不见!我很健康,并没有被网课毒害!(因为我都没认真听

最近为什么不更文了?

emm……

好吧,其实我在学指绘……

我发誓!等我会画画后我就是北极圈中北极圈最靓的仔!!!(才不是我懒得更

Eugenia Sakamaki

这几天捣鼓不出文来所以写个预告好了......

【本文是关于想写的魔鬼恋人同人文的预告】

【很啰嗦,没什么用】


最近几天沉迷和新电脑纠缠所以没什么耐性写东西,但又不甘心什么都不写,所以打算放个预告出来。

先说几句题外话。之前 “初次”的Shu篇 是从2018年4月开始断断续续构思的(我没记错年份),足以证明我的拖延症多么严重。Reiji的那篇至少构思了一年,但在写的时候临时改成了“下药”的剧情。“下药”的桥段借鉴了我很久以前发的(后来删了)的Reiji同人文。(借鉴自己的文应该是可以原谅的,但这确实是偷懒的行为。)两个人就写了这么久,我的计划是写完全员,所以不知道要写到何年何月。

而且我可能会越写越差,所以为...

【本文是关于想写的魔鬼恋人同人文的预告】

【很啰嗦,没什么用】


最近几天沉迷和新电脑纠缠所以没什么耐性写东西,但又不甘心什么都不写,所以打算放个预告出来。

先说几句题外话。之前 “初次”的Shu篇 是从2018年4月开始断断续续构思的(我没记错年份),足以证明我的拖延症多么严重。Reiji的那篇至少构思了一年,但在写的时候临时改成了“下药”的剧情。“下药”的桥段借鉴了我很久以前发的(后来删了)的Reiji同人文。(借鉴自己的文应该是可以原谅的,但这确实是偷懒的行为。)两个人就写了这么久,我的计划是写完全员,所以不知道要写到何年何月。

而且我可能会越写越差,所以为了不让大家经过漫长等待后迎接极度的失望,我提前做个预告(其实是预警吧)。

首先是ooc会越来越严重,因为只有Reiji,Shu,Subaru和Laito四位,我是抓马和游戏都看全了并且记清楚了的,(包括能找得到买得到的各种特典,)但其他人都只听全了抓马。游戏(尤其是LE和CL)有的角色记不太清有的还一直拖延着没通关。我希望我在写之前能重刷一遍游戏和抓马吧,但是对于拖延症来说,一切皆无可能。

然后是我之后写文的构思。“初次”十三个人写完一轮以后,会再写两轮全员的,构成三部曲,第二轮是“主动”,第三轮还没想好题目。

“初次”和“主动”都是车。“初次”是 通过初次确定彼此相爱且因为彼此相爱才有了初次。“主动”是Yui各种原因主动开车,算是感情上升阶段吧。

但要预警的是第三轮,私设很多(如果我理解对了“私设”是什么意思),ooc严重。基本设定是,如果Yui抹掉记忆回到原来的人类生活,再次遇到她的亚当,两人处于平等的身份地位,亚当不通过抖S的手段,可不可以让Yui再次爱上自己。

这个脑洞很久以前就有,不写出来很难受,所以不打tag我也要写出来。首先说我有这个脑洞的时候还没听过para-selene和chaos lineage的抓(抓还没出版),所以失忆和重新开始这两点并没有借鉴,事实上也和那两部作品完全不一样。

所以就算不ooc,我也取消了原作的抖S因素,忽略了吸血鬼身份。(我其实是因为抖S+吸血鬼这两个因素才喜欢魔鬼恋人的。)也就是说,我直接抹杀了作品里最吸引我的两个因素,这肯定算是私设过重了吧。

所以不接受的千万不要看,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写出了这个系列。

三部曲之外写的其他文相互之间都是不关联的,也不一定是全员。“身份逆转”会写全员。会写很多突发奇想的小段子。Reiji桑的另外三次chun梦也可能会写。但不管多么ooc,都不会脱离原作背景了。


如果我能一周写完一篇,那三轮也要39周。所以我已经不抱希望我能写完了。

希望有了这个预告我能更有动力写下去。


毕竟脑洞这个东西,不写出来憋心里会憋死的。写完了不发出来也很难受。


青鲤

我真的不想再下学习软件了。

我的内存是大风刮来的吗?_(:τ」∠)_

我真的不想再下学习软件了。

我的内存是大风刮来的吗?_(:τ」∠)_

.积木☆

唠唠叨叨

我已经是一只成熟的咕咕选手了我要自己给我呆的冷圈产粮(指银河帝国)

我已经是一只成熟的咕咕选手了我要自己给我呆的冷圈产粮(指银河帝国)

一只死飞机

一只飞机的唠唠叨叨

cp是@花花的怜 ,画绑是@王马duoduo (单方面绑,好像是同意了叭)

微博首页这里 

然后。。只要你敢点文我就敢写!

杂食党无所畏惧

但是写文的话我就写all叶,看别的我倒是没意见

但如果。。我家小可爱点的别的。。我也可以试着写写

没什么啦,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哦,有意者私我

cp是@花花的怜 ,画绑是@王马duoduo (单方面绑,好像是同意了叭)

微博首页这里 

然后。。只要你敢点文我就敢写!

杂食党无所畏惧

但是写文的话我就写all叶,看别的我倒是没意见

但如果。。我家小可爱点的别的。。我也可以试着写写

没什么啦,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哦,有意者私我

不霁何虹
能接受切开黑设定的,大多都是他的粉丝。毕竟他之前就经常被脑补成比较腹黑的形象,所以也算是有心理准备。我在入坑前没有接触过61后续前提下的设定,所以这种邪气感被官方实锤时还挺意外的(虽然蛮带感)
容易被追加设定吓到的,反倒是一些对他一知半解的人。不过也很正常,他本来就不在舆论中心,又没啥人气,不了解才是常态。我甚至见到过第一个更新出来后,还没察觉到他是二五仔的人。真是空气感十足
作为三线人物中的二线,会被这样看待某种意义上也是意料之中。
能接受切开黑设定的,大多都是他的粉丝。毕竟他之前就经常被脑补成比较腹黑的形象,所以也算是有心理准备。我在入坑前没有接触过61后续前提下的设定,所以这种邪气感被官方实锤时还挺意外的(虽然蛮带感)
容易被追加设定吓到的,反倒是一些对他一知半解的人。不过也很正常,他本来就不在舆论中心,又没啥人气,不了解才是常态。我甚至见到过第一个更新出来后,还没察觉到他是二五仔的人。真是空气感十足
作为三线人物中的二线,会被这样看待某种意义上也是意料之中。
不霁何虹
akira在misakiif里失去的的东西不仅是感情,还有他打出生以来构建的朋友圈和对女性的最后一丝美好憧憬。虽说这种展开是由于主角的背信弃义,但他本人也是自作自受。
这些顺带的“惨剧”明显是他自愿选择的,没有任何人逼迫他接受。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他的选择还称不上为他们带来了多大的伤害,最容易被这种“决裂”影响的其实是他自己。
akira在misakiif里失去的的东西不仅是感情,还有他打出生以来构建的朋友圈和对女性的最后一丝美好憧憬。虽说这种展开是由于主角的背信弃义,但他本人也是自作自受。
这些顺带的“惨剧”明显是他自愿选择的,没有任何人逼迫他接受。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他的选择还称不上为他们带来了多大的伤害,最容易被这种“决裂”影响的其实是他自己。
不霁何虹
  • 说起来,他和他的爱豆刚好是完全相反的类型。一个是擅长唱黑脸的白-黑-白,一个是既花式自黑,又乐于扮白莲花的黑—白—黑。只不过很多人看到前者颇有心计的一面就已经被吓到了,所以反而忽视了他本质上还是个迷之自信的中二青年。后者的暗面倒是很容易被察觉,哪怕直接把“好人”这两个字写在脸上,也有很多人根本没法信。

  • 说起来,他和他的爱豆刚好是完全相反的类型。一个是擅长唱黑脸的白-黑-白,一个是既花式自黑,又乐于扮白莲花的黑—白—黑。只不过很多人看到前者颇有心计的一面就已经被吓到了,所以反而忽视了他本质上还是个迷之自信的中二青年。后者的暗面倒是很容易被察觉,哪怕直接把“好人”这两个字写在脸上,也有很多人根本没法信。

青鲤

这几天不更,什么都不会写。

回个家我吐到天昏地暗恨不得直接跳车,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谁敢让我写我和谁急。

老娘要睡觉!

这几天不更,什么都不会写。

回个家我吐到天昏地暗恨不得直接跳车,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谁敢让我写我和谁急。

老娘要睡觉!

不霁何虹
潇洒哥作为搞笑角色,在配角人气榜中却是top2,这就已经挺意外了。然而我万万没想到,他这个纯新人的人设居然也是被临时魔改过的。按照原设,他的气场应该会比现在要正经不少,智商靠谱的感觉也会更明显……
不愧是冷圈的流量小花,底子好到完全不怕魔改降智。就算承受了编剧的恶意,也只会更加分。
人气可真是玄学啊
潇洒哥作为搞笑角色,在配角人气榜中却是top2,这就已经挺意外了。然而我万万没想到,他这个纯新人的人设居然也是被临时魔改过的。按照原设,他的气场应该会比现在要正经不少,智商靠谱的感觉也会更明显……
不愧是冷圈的流量小花,底子好到完全不怕魔改降智。就算承受了编剧的恶意,也只会更加分。
人气可真是玄学啊
不霁何虹
“虽然封印了自己的情感与记忆,但却仍然留着长到夸张的头发,这想必多多少少和自己与义姐的羁绊有关。”
好一把莫名其妙的刀。
“虽然封印了自己的情感与记忆,但却仍然留着长到夸张的头发,这想必多多少少和自己与义姐的羁绊有关。”
好一把莫名其妙的刀。
不霁何虹
他拉人头时确实用了传销手法,而且还是南派。一上来就“难道你不仅不在乎自己的命,还罔顾贵派安危?”“他们若是抓住把柄,那些人也有可能被处死”宛若电视上的诈骗团伙……虽然雅典娜最在乎的也的确是山头上的人,被卷入阴谋也是自愿的。
庙堂if本身的逻辑判定也十分诡异,他作为以实际行动推动剧情的线索人物,flag能否开启理论上应与他的戏份直接相关。然而事实上,flag与他并没有因果关系。这在逻辑上肯定是有bug的。虽然这种设计不一定是有意为之,但客观上显得他很像个工具人。
他拉人头时确实用了传销手法,而且还是南派。一上来就“难道你不仅不在乎自己的命,还罔顾贵派安危?”“他们若是抓住把柄,那些人也有可能被处死”宛若电视上的诈骗团伙……虽然雅典娜最在乎的也的确是山头上的人,被卷入阴谋也是自愿的。
庙堂if本身的逻辑判定也十分诡异,他作为以实际行动推动剧情的线索人物,flag能否开启理论上应与他的戏份直接相关。然而事实上,flag与他并没有因果关系。这在逻辑上肯定是有bug的。虽然这种设计不一定是有意为之,但客观上显得他很像个工具人。
柚子荼

     有人叩地狱的门,有人咬疯子的唇。...


     有人叩地狱的门,有人咬疯子的唇。

        

                                                    ——《人间是考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