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唯心主义

683浏览    73参与
Wenxiang

“这样,由于一种不自觉的同语异义,我们便得到了这个结论:凡是我们所知道的,就必然存在于我们的心灵之内。这似乎就是对贝克莱论证的真正分析,也是他的论证的根本错误之所在。”(罗素《哲学问题》)

“这样,由于一种不自觉的同语异义,我们便得到了这个结论:凡是我们所知道的,就必然存在于我们的心灵之内。这似乎就是对贝克莱论证的真正分析,也是他的论证的根本错误之所在。”(罗素《哲学问题》)

Wenxiang

唯心主义并不总是,

以个人的主观为存在。


否则实在就太可笑了,

就像掩耳盗铃否认铃声响了一样。


但是,贝克莱对此引入了上帝,

来统一个体的观念差别。


这给所有准备继续深入的思考者,

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即,人如何与客体间,

有如此而非那般的认知?


一堵墙对于一个唯心主义者而言,

是不可否认的存在物。


但对于诸如电磁波而言,

却确实有这种可能。

唯心主义并不总是,

以个人的主观为存在。


否则实在就太可笑了,

就像掩耳盗铃否认铃声响了一样。


但是,贝克莱对此引入了上帝,

来统一个体的观念差别。


这给所有准备继续深入的思考者,

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即,人如何与客体间,

有如此而非那般的认知?


一堵墙对于一个唯心主义者而言,

是不可否认的存在物。


但对于诸如电磁波而言,

却确实有这种可能。

对平惯组

精神物质化

        精神为了影响、改变、同化、吞噬物质而找到了神经元的通道与物质相结合,但在与物质接触并影响改变物质的过程中,自身也受到了物质的影响和改变,最明显的表现莫过于出现了精神物质化现象。

         从总体精神而来的散在精神一如既往的追逐着理念,不断的思索着理念,但当这些散在精神逐步与物质个体的神经元相结合后,在认识到物质个体本身,并通过物质个体深入到物质世界中与物质世界的其他事物发生联系后,这些散在精神有了新的思索对象,那就是物质世界,相对于理念这种只存在于逻辑世界中的产物,物质更加具体而...

        精神为了影响、改变、同化、吞噬物质而找到了神经元的通道与物质相结合,但在与物质接触并影响改变物质的过程中,自身也受到了物质的影响和改变,最明显的表现莫过于出现了精神物质化现象。

         从总体精神而来的散在精神一如既往的追逐着理念,不断的思索着理念,但当这些散在精神逐步与物质个体的神经元相结合后,在认识到物质个体本身,并通过物质个体深入到物质世界中与物质世界的其他事物发生联系后,这些散在精神有了新的思索对象,那就是物质世界,相对于理念这种只存在于逻辑世界中的产物,物质更加具体而易于分析思考,对理念的思索需要大量的精神团才能有所进展,散在精神也只能对最低级的理念有所斩获,而要达到中高级别的理念,就只有自我意识才能办到,但因为对物质世界的思索分析简单得多,即便是散在精神都能有着不菲的贡献,因此在与物质的接触融合中,个体中的精神逐步由思索理念转变为了思索物质,而且这一进程发生也在不断加快,理念思索逐步的式微,当绝大多数的个体精神变为物质思索后,就与总体精神发生了明显的,对比也变得强烈了起来,再加上个体物质对总体精神的天然妨碍和阻隔,使得个体精神与总体精神的联系也变得微弱,精神物质化现象就是这样慢慢出现了。

        以人类为例,早在胎儿形成于母体时,精神就已经在与物质相结合,但此时精神与神经元的结合不甚紧密,而与总体精神的联系是紧密的,不过个体精神通过对胎儿自身的物质认识使得精神物质化的现象得以发生发展,婴儿出生后,通过神经元的成长和对物质世界的认识,

        婴儿逐步地认识到物质个体自身和外界事物,精神物质化出现了加速发展,个体精神与总体精神的联系逐步减弱,自我意识也逐步开始觉醒,当个体在继续成长,成为了儿童,少年,神经元的量在巨幅增长,融入神经元的精神也在同量增多,精神物质化疯狂的扩张着,将绝大多数精神变为了物质思索,把理念思索逼进了潜意识的小角落,此时,精神物质化彻底主宰着个体,个体精神逐渐将精神属性遗忘,而认同了自己的物质属性,甚至将自己假想为物质,将自己等同为物质的人,并以物质的人与物质世界发生关系,物质是严格按照规律而动,当个体精神作为人的个体后就会按照作为人的物质的规律而行动,也就是按照人的本能而动,主要就是生存繁殖,但个体精神毕竟不是物质,而是精神,精神物质化也只是将思索理念改变为思索物质,精神所具有的逻辑推理分析能力让人类不仅仅沿着作为物质个体的规律而行动,而是会将其放大,缩小,改变,并在与其他人类的交往中产生很多衍生物,放大者,如对感官享受的开发,如美食,住宅,性,缩小者,如各种宗教的禁口,禁欲,衍生物如宗教,伦理,文化,政治,法律等。但精神物质化最神奇的还不仅于此,它产生了让人费解的奇怪现象,心理,性格,情绪,情感和梦境,而最无法理解的却是爱。

       心理是什么?这是一个被人类追问了无数次的问题,还因此产生了一门专门的学科,心理学,心理事实上是精神与物质结合后,精神物质化现象发生后,精神为区别于物质,而从大脑中投射出来的印象,也就是说,心理就是大脑中的精神的投射,心理反映的是精神的状况,但不是纯粹精神的状况,而是已经被物质化的精神的状况,因为精神物质化已经让精神误认为自身是物质,心理的直接表现就是情绪和情感,喜,怒,哀,乐等是情绪,爱,恨是情感,导致情绪情感产生的原因在于作为物质和精神的混合个体与其他个体以及物质世界发生联系,相互影响,产生对比所导致的精神状况的变化,以及由此而出现的个体自我意识的子意识之间的斗争融合甚至将个体自我意识分裂的外在表现。如生老病死本来是作为有生命的物质的基本规律,人类也是一样会生老病死,作为物质的人类来说,不会出现任何反映,因为这是规律,物质严格遵循规律,但精神是有思想,会进行逻辑思考分析,本来物质的死亡对精神也没什么影响,但是精神此时已将自身等同为物质,物质生老病死,精神仿佛也会生老病死,由此就出现情绪的变化,心理就出现反映了,如面对死亡,更多的人是恐惧害怕。又如,一个饥饿乞丐看到包子铺的热腾腾的包子时,个体自我意识中生物本能的子意识让他想去拿包子吃,而社会伦理道德法律的子意识却告诉他这样做是犯罪,会受到法律惩处,两个子意识就开始进行着斗争,这一过程就会产生一系列复杂的心理活动和情绪反映,两个子意识斗争会让乞丐感到烦躁焦虑,如果乞丐选择去偷包子,会感到慌张,会担心害怕被人发现,社会伦理道德的子意识(简言之就是良心)会谴责自己。再比如一个穷人见到一个富人,因贫富对比就会产生极其复杂的情绪和情感,有的羡慕,有的痛恨,有的自卑,有的崇拜,等等,诸如此类。

        然而爱和梦境却是极为特别的存在,尤其是爱,是如此让人迷恋陶醉,超越时空的限制,但他们都有多种因素的影响,然而我到目前为止也无法理解爱是什么,而只能以我的理解对其做出只言片语的解释,梦境却与原我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那么原我是什么?个体自我意识又是什么呢?









浅不识字

耎神之罚

耎神之罚

(楔)

  “谁在背离既定的路线?”

“完美的东西不会灭亡,真正消失的只是垃圾。”

“从尾巴开始,神吞噬了自己。”

“欢迎来到唯心主义的世界。”

(一)

〖众百姓见雷轰、闪电、角声、山上冒烟,就都发颤,远远地站立。对摩西说:“求你和我们说话,我们必听;不要神和我们说话,恐怕我们死亡。”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神降临是要试探你们,叫你们时常敬畏他,不至犯罪。”于是百姓远远地站立,摩西就挨近神所在的黑暗之中。〗               ...


耎神之罚

(楔)

  “谁在背离既定的路线?”

“完美的东西不会灭亡,真正消失的只是垃圾。”

“从尾巴开始,神吞噬了自己。”

“欢迎来到唯心主义的世界。”

(一)

〖众百姓见雷轰、闪电、角声、山上冒烟,就都发颤,远远地站立。对摩西说:“求你和我们说话,我们必听;不要神和我们说话,恐怕我们死亡。”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神降临是要试探你们,叫你们时常敬畏他,不至犯罪。”于是百姓远远地站立,摩西就挨近神所在的黑暗之中。〗                              ——《圣经 出埃及记 众生战惧》


夕阳斜照,穿过牛奶般的山雾,刺入远方的茫然。一辆披着黑白迷彩的军用卡车沿着履带似的蜿蜒山道缓缓向上攀爬。路的尽头,山顶上坐落着巨大的白色建筑,赫然在沉默的天地之间架起一座俯视众生的神殿。吵嚷的卡车车厢里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从抖动的篷布缝隙里窥见着苍白色的巨穹,泛出迷惘和恐惧的死灰颜色。

建筑里,唐奇坐在白色的餐厅,听着身边餐具碰撞的脆响,咬着一根炸的有点老了的油条发呆。

他想起来自己被带上那辆车的时候——多久以前?一年多,或许不到一年?他记不清楚。他只清晰地记得那一瞬间,他的世界熄灭了。

应该说在那之前,世界就熄灭了,而他不过是抱着自己仅剩的幸福,苟延残喘却只仅仅多喘了两天。车厢篷布拉上的一刻,女儿的呼喊声撕心裂肺,拽着他拼命地往车下跳。从扯开的篷布缝隙中,他看见一队人冲进他毕其前半生珍惜的小屋。世界安静下来,女儿的哭声不见了,没有了,再也回不去了,剩下一片死寂。他被穿着防护服的监护人员摁回车内,谁在他的耳边嘶吼:

“城池崩塌的瞬间,那些本应被埋没的东西,应当疯狂地生长。”

那一刻他傻了。一位精神失常的信徒在他脑内高声宣讲着离经叛道的颂词,声音沉雄而沙哑,如蚕在噬咬着他的额叶。早已占领他身体的狂蛇占领了他的思想,它扭动,弓一般拱起,逆鳞倒竖,咬住了自己的尾巴。

“噗通”,油条掉进了豆浆里。唐奇回过神来,车已经驶入了楼群。

“瞅啥呢?”一个硬邦邦的下巴探过来,熟门熟路压在了他的头顶:“小不点鸟?”

“你最好把脑袋缩回去。”唐奇扭着眼睛看向自己头顶:“我怕再戳着你。”那人笑起来,掰一掰立在唐奇头顶的那一柄骨质角:“远着呢。”随后收回脑袋,安安心心吃起晚饭来。唐奇扭头看去,那人守着比他脸还大的碗,用比他碗还大的手——不,应该叫爪——握着一个勺子——那勺子小到可笑——认认真真一勺一勺挖着飘在酱油色卤汤里雪白的豆腐脑。他脖子上的吊牌在白炽灯下一闪一闪:

曹严伟,钟国,东北省,Ⅲ型病患

“又有人进来了。”唐奇捞起湿漉漉的油条,摁进嘴里去。


Wenxiang

在阿波罗登月之前,月之暗面存在吗?暗面当然存在,但究其真相,暗面的存在可能存在想象中,可能存在数学公式中,但一定不是存在一只变色龙的眼中。

唯心主义的主要误会和困境在于,它始终得是考虑完整的,全部的,或绝对的,不管是观察者还是客体,否则就会闹笑话。

例如掩耳盗铃。

在阿波罗登月之前,月之暗面存在吗?暗面当然存在,但究其真相,暗面的存在可能存在想象中,可能存在数学公式中,但一定不是存在一只变色龙的眼中。

唯心主义的主要误会和困境在于,它始终得是考虑完整的,全部的,或绝对的,不管是观察者还是客体,否则就会闹笑话。

例如掩耳盗铃。

Wenxiang

贝克莱说,存在就是被感知。

那么黑洞在人类出现之前存在吗?你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存在。可是再想想,为什么我们能知道甚至我们还没存在就已经存在的存在呢?竟然黑洞在人类出现前就已经存在,那么它又怎么能是存在于人的心灵之外呢?无人看见,无人触摸,无人在现场,它不正是存在人的心灵中么?

贝克莱说,存在就是被感知。

那么黑洞在人类出现之前存在吗?你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存在。可是再想想,为什么我们能知道甚至我们还没存在就已经存在的存在呢?竟然黑洞在人类出现前就已经存在,那么它又怎么能是存在于人的心灵之外呢?无人看见,无人触摸,无人在现场,它不正是存在人的心灵中么?

渡鹤斋

我们身处的宇宙是一个空间。这样认为就未免太狭隘了。
在相对论的描述中,宇宙同时意味着空间和时间,他们不可分割,时间怎么样,都会影响到空间,很多时候,时空并提,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和单位。
如果你够快,时间真的会追不上你。
这是最新的科学,最新的时尚。

我们有时候觉得时间很慢,有时候觉得时间很快。
心思细如孩童时,周围充满新奇和刺激,瞳孔宛如放大镜,每一秒都带给我们远大于一秒的快感。
心境衰枯如老朽时,周围的一切开始加速,他们超速了,你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匆匆的影子留下在你的回忆里。

我很痛苦很煎熬时,会觉得明天的到来遥遥无期。
可是当明天真的到来时,张开眼睛,一想到我又将面对和昨天一样痛苦的仿佛亿万年的一天,我...

我们身处的宇宙是一个空间。这样认为就未免太狭隘了。
在相对论的描述中,宇宙同时意味着空间和时间,他们不可分割,时间怎么样,都会影响到空间,很多时候,时空并提,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和单位。
如果你够快,时间真的会追不上你。
这是最新的科学,最新的时尚。

我们有时候觉得时间很慢,有时候觉得时间很快。
心思细如孩童时,周围充满新奇和刺激,瞳孔宛如放大镜,每一秒都带给我们远大于一秒的快感。
心境衰枯如老朽时,周围的一切开始加速,他们超速了,你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匆匆的影子留下在你的回忆里。

我很痛苦很煎熬时,会觉得明天的到来遥遥无期。
可是当明天真的到来时,张开眼睛,一想到我又将面对和昨天一样痛苦的仿佛亿万年的一天,我想结束自己的心情冲动到了极致。

我的记忆力很不好,因为每一天我都过了亿万年,第二天起床,记不清昨天的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有一次,我问母亲:“为什么张学良张国荣都不在人间了,后一个还比前一个晚死两年。你为什么称颂张学良,对张国荣却满怀不满,是不是看不起自杀的人?”她回答说:“因为张学良活得久啊!”
我一时语塞。

不要以为科学就是全部的答案。
当我带着一身伤痕,走进精神世界时,“不科学”的部分,玄学的部分,我亦当作一种科学,尊重,倾听它们。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宇宙,它和我们身处其中的现实的宇宙,具有同样重大的意义。
有时候甚至具有更大的意义。

当他死去后,我带着好奇走近他,我觉得周围的时间慢了。
我了解得越来越多,时间几乎停了下来,我看清了时间的绒毛和呼吸,我感到极度幸福。
这就是神的恩赐。他的寿命在我手上得到了延展。

在我们唯心主义者的观念里。时空固然是科学。
但是最大的科学是人类对时空的感受。

一个人身死后,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来不带来,去不带走。我思故我在,天地之间,我来过,我是一个疲惫的羁旅客。
我觉得活够了,就启程返家。

醒醒,我们 回家了。

总攻桃夭

薛定谔的追星。



你理解什么,你就会为什么感动,根本还是自身理解力的问题。受众最大最火的,就是新一代全民理解力的缩影。

我的感动来源于他们吗?来源于我自己。
正如不同的人会粉上不同的cp。粉上同一对cp的人感动的点也不一样。因为大家只是在感动自己的感动。

人的内在需求不同,因为他们的成长经历不同。那么多人在说秦沐这么甜至今怎么排名上不去?因为真正理解soul mate这种概念,并穷其一生去向往,去追求的人很少。

一切都是想象。如果我不去(也不想)见他们的真人,他们于我就如小说里的人物于我。他们的世界于我就如哈利波特的世界于我。

梦想就是一切。

加斯东·巴什拉说过:
面对真实的世界,人们能在自己身上发现那忧虑的本...



你理解什么,你就会为什么感动,根本还是自身理解力的问题。受众最大最火的,就是新一代全民理解力的缩影。

我的感动来源于他们吗?来源于我自己。
正如不同的人会粉上不同的cp。粉上同一对cp的人感动的点也不一样。因为大家只是在感动自己的感动。

人的内在需求不同,因为他们的成长经历不同。那么多人在说秦沐这么甜至今怎么排名上不去?因为真正理解soul mate这种概念,并穷其一生去向往,去追求的人很少。

一切都是想象。如果我不去(也不想)见他们的真人,他们于我就如小说里的人物于我。他们的世界于我就如哈利波特的世界于我。

梦想就是一切。

加斯东·巴什拉说过:
面对真实的世界,人们能在自己身上发现那忧虑的本体存在。那时他们感觉到被抛到世界上,被抛到消极无人性的世界里,这时的世界是杳无人性的虚无。这时,我们的现实机能使我们不得不去适应现实,不得不把自己作为某种现实建立起来……但是梦想就其本质而言,不正是要把我们从现实的机能中解放出来吗?

我们都是幻梦的孩子。

盒子里的猫死了吗?你喜欢的偶像火了吗?

万奈除以十

无言

闭了眼,在想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一个缸中之脑
我越来越唯心主义了
想哭

闭了眼,在想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一个缸中之脑
我越来越唯心主义了
想哭

iCobra

生而为我,还是思而为我?

一篇无用无果的思绪梳理。

“我思故我在”

简单的一句,表达了笛卡尔哲学的基础与核心思想,对于唯心主义的笛卡尔,或许在唯物主义哲学盛行的今天并不够让人熟知,但是,这一思考并不让人反感。

曾不知在哪听到,当笛卡尔将思维剥离躯体,幻想自己的肉体不存在,证明了肉体对个人来说的不必要性,但当他反过来幻想忽略思维,却无法做到,于是,他得到了如上启迪。

虽然不知道这一说法是否是真实的,但着实从逻辑上是合理的,在那个我们无法知悉肉体与思维之间关联性的时代,能够产生二者相互独立的思考方式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哪怕神经医学长足发展,从医学上证明了肉体与思维之间必然联系之后,这种观点依旧存在。

从医学上...

一篇无用无果的思绪梳理。

“我思故我在”

简单的一句,表达了笛卡尔哲学的基础与核心思想,对于唯心主义的笛卡尔,或许在唯物主义哲学盛行的今天并不够让人熟知,但是,这一思考并不让人反感。

曾不知在哪听到,当笛卡尔将思维剥离躯体,幻想自己的肉体不存在,证明了肉体对个人来说的不必要性,但当他反过来幻想忽略思维,却无法做到,于是,他得到了如上启迪。

虽然不知道这一说法是否是真实的,但着实从逻辑上是合理的,在那个我们无法知悉肉体与思维之间关联性的时代,能够产生二者相互独立的思考方式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哪怕神经医学长足发展,从医学上证明了肉体与思维之间必然联系之后,这种观点依旧存在。

从医学上来说,神经元内部与神经元之间的信号传导,通过大量的汇聚和分流最终形成了我们的感知觉,思维,记忆等,从而证明了现有物质,后有精神,并且由于准确的科学依据,被广泛接受,虽然也存在很多然在探讨灵魂、神怪等的存在,但至今未得到结果,而且或许在可以预期的未来也不会有结果,但是,对个人来说,存在对我们来说在乎的到底是物质还是精神?

何为存在,何为自我,不知何时起,在夜深人静之时总让我纠结,却又找不出结果。

阿尔茨海默综合症,俗称的老年痴呆,是个让人很难受的病症,肢体上的无损伤,但伴随着思维的退化,对社会来说,我们依旧活着,依旧还是原来的自己,但对我们自己来说呢?

心理学上说,我们人格与性格上的独特性决定了我们作为人类个体的独特性,虽然至今还有争议,人格与性格到底多少来源于生物因素,多少来源于生活经验,但无争议的是,我们的经验,记忆,感知觉特点等方面对我们的性格和行为有重要意义,然而,当阿尔茨海默综合症讲这些思维层面的东西都带走,我们还是原来的我们么?似乎不是,毕竟作为原来个体的独特性被不断削弱,甚至被抹掉,留下的,只是别人眼中原来的那个客体罢了。

曾几何时,我曾抒发过我对死亡的恐惧,到如今,或许这种对未知的恐惧反而更偏向于对已知的焦虑,仔细的思考之后,不由得发现与物质相比,实际上我焦虑的是思维的消失,我坚持“敬鬼神而远之”,也是如此。

从这个角度看我渴求的是精神上,思维上的维持,而非恐惧肉体上的损伤。

人们都在渴求长生不老,永垂不朽,在这个主导思维之下,出现了多种解决方案,或许还未能成行,但也可以看到其中的思维方向。

其中,思维复制是一个经常被搬上荧幕或者广泛讨论的方向,曾看到过有人提出用高级的存储与处理设备将人的思维从生物学角度进行信号的复制,在网络世界或者机器设备里重新创造一个思维,但是,似乎这一方向并不能让人满意,或许作为第三方,我们能认可这是一个保持思维的方式,但作为第一人称,谁会认可这是自我的长生不老?

在这个肉体里的,才是我,无论克隆还是思维保存,对自我来说都是其他个体了,我们可以认可自己创造了生命或者意识,却不能认同那是自我的延续。

从这个角度看,似乎肉体又成了我们存在的证明,而非思维。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但无论是谁,都会有延续生命的渴望。

每次开始琢磨这个方面,都会带着点自嘲的意味,无论何种,我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否,但是,依旧控制不住自己。

或许,这只是焦虑带来的应激反应吧。如果这么说来,精神分析或许对我产生的影响真的不小,我惯性的用求知来减缓焦虑,无论什么事。

或许只是我狭隘吧,有的人追求千古流芳,有的人追求永个人的生命换取集体的长存,这些更高级的志向,我记起认同,我坚信人的精神能搞达到这么高的层次,但是我自己暂时做不到,依旧在不断的纠结,不断渴望小我的延续,或许这也是种自私吧。



Wenxiang

我思故我在

我思故我在


如果要说瞧不起谁,

我首先瞧不起自称唯物主义的浅薄者。

你眼见为实,

你耳听为实,

并据此断言不见不听时也有物质存在,

这算什么本事?

谁都做得到。


你是不是想说,

你的心灵是不在的,

你的灵魂是不在的,

因为它们显然不被看见不被听见。


大概没有人幼稚到认为:

心灵与灵魂不是物质,

所以就不能存在。


没有我,

世界的一切存在以及关于存在的一切话题,

如何开始?


人称是可以随时转换的,

我可以是你,

必要的话我甚至就是所有人。


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思故我在,

所以似乎世界上就只有我了。


因为我思故我在,

所...

我思故我在


如果要说瞧不起谁,

我首先瞧不起自称唯物主义的浅薄者。

你眼见为实,

你耳听为实,

并据此断言不见不听时也有物质存在,

这算什么本事?

谁都做得到。


你是不是想说,

你的心灵是不在的,

你的灵魂是不在的,

因为它们显然不被看见不被听见。


大概没有人幼稚到认为:

心灵与灵魂不是物质,

所以就不能存在。


没有我,

世界的一切存在以及关于存在的一切话题,

如何开始?


人称是可以随时转换的,

我可以是你,

必要的话我甚至就是所有人。


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思故我在,

所以似乎世界上就只有我了。


因为我思故我在,

所以我们都在。


如果我们都在,

那么世间万物,

有什么理由抛下你和我,

让我们孤零零的存在?


所以我要告诉你,

我思故我在,

并且,

我思,所以你在;

如果愿意,

你思,于是我也在。


这样一来,

阴雨绵绵也就不要紧了。





奇怪
最近发现手柄按键的灵敏度下降了...

最近发现手柄按键的灵敏度下降了,突然想起这手柄已不少年头,翻了翻记录,发现已这货快要三年了,想起了好多游戏,2K、FIFA、PES、NFS8,两年多来对它的各种蹂躏,它居然陪伴我到如今,也是不容易
想起买的时候还多发了一个给我,我还在想至于对自己产品质量那么不放心吗,如今,三年将至,另一个也从未征战,对比新旧差异明显
从始至今一直对这货各种极限暴力操作,各种蹂躏,它也陪战至今,实属不易,三年太快,各种改变彼此,伴你前行者,常变易改,或许只有唯心物人,不变彼心,同你进退
这货未对我起异心,我又能与她同处悦心或许世间万物少有此,彼此有了感情
嘻嘻,那就来年继续吧

最近发现手柄按键的灵敏度下降了,突然想起这手柄已不少年头,翻了翻记录,发现已这货快要三年了,想起了好多游戏,2K、FIFA、PES、NFS8,两年多来对它的各种蹂躏,它居然陪伴我到如今,也是不容易
想起买的时候还多发了一个给我,我还在想至于对自己产品质量那么不放心吗,如今,三年将至,另一个也从未征战,对比新旧差异明显
从始至今一直对这货各种极限暴力操作,各种蹂躏,它也陪战至今,实属不易,三年太快,各种改变彼此,伴你前行者,常变易改,或许只有唯心物人,不变彼心,同你进退
这货未对我起异心,我又能与她同处悦心或许世间万物少有此,彼此有了感情
嘻嘻,那就来年继续吧

两足兽

十月半与唯心主义

-

当人陷入消极浑噩的状态的时候,日子很容易就混过去了。

这个月来在我脑子里留下印象的,只有最初那五天。

以至于后来我还在为自己短短五天内的阅读量感到满意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其实早已置身中旬。


-

作为偏唯心主义者,我想问唯物主义者一个问题。你们总是坚持物质是客观存在,是不因人的意识而改变的,那你如何证明在你的意识消亡之后,这一切物质还客观存在?

你要说这是一个诡辩了,谁都知道这无法证明。或者你可以义正言辞地说,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能帮你证明,他们可以在你这一血脉死了好几代人之后,继续计算那些岩石的年龄,继续测算宇宙的未来,并慷慨激昂地告诉全人类,这个世界在我们不在的时候,是或...

-

当人陷入消极浑噩的状态的时候,日子很容易就混过去了。

这个月来在我脑子里留下印象的,只有最初那五天。

以至于后来我还在为自己短短五天内的阅读量感到满意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其实早已置身中旬。


-

作为偏唯心主义者,我想问唯物主义者一个问题。你们总是坚持物质是客观存在,是不因人的意识而改变的,那你如何证明在你的意识消亡之后,这一切物质还客观存在?

你要说这是一个诡辩了,谁都知道这无法证明。或者你可以义正言辞地说,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能帮你证明,他们可以在你这一血脉死了好几代人之后,继续计算那些岩石的年龄,继续测算宇宙的未来,并慷慨激昂地告诉全人类,这个世界在我们不在的时候,是或将是如何演进的。

不,这是不可行的。

因为这千千万万的人,都只是你眼中这个所谓客观存在的世界的一份子,我们本身都是物质,是无法自证的存在。

我知道,如果从当代的知识来分析,必先产生物质,才有可能产生意识,似乎由此可推论出存在与意识的关系。但只要反推一下,这个言论就不攻自破了:在意识出现之前,谁能证明存在之物确实存在?当然不能,因为存在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人的意识的产物,存在是由意识来证明的,没有意识,就无所谓存在不存在。当你用大脑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在帮我证明我的言论。

所以唯物主义者们,不要再试图用自己的脑子和感官来相信这个世界的“客观存在”了,你们从一开始就用错工具了。

fs-cm

其实我认为思维才是世界真正的丈量单位

其实我认为思维才是世界真正的丈量单位

玄米需

造物主

高三的摸鱼整理。脚踩西瓜皮的写法,以此来宣告作为文科生的自我修养【并不是

全文犯客观唯心主义错误,对不起我还曾是政治课代表 文风非常非常非常中二...

PS 可能会有一个世界×少女的续篇!【你

————————————————————————————————————

他的整个世界都把他抛弃了,国际上持续吵闹的纷争和一时流行起来的小众音乐和祈愿幸福的传统节日和最近人心惶惶讨论的新闻和国内国外的新的旧的好的坏的得过奖的被忘记的文学、艺术、影视作品,以及你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场景,全都与他无关了。

他没有什么想说的。

他没有说过什么。

他以后也没想说点什么。

什么也...

高三的摸鱼整理。脚踩西瓜皮的写法,以此来宣告作为文科生的自我修养【并不是

全文犯客观唯心主义错误,对不起我还曾是政治课代表 文风非常非常非常中二...

PS 可能会有一个世界×少女的续篇!【你

————————————————————————————————————

他的整个世界都把他抛弃了,国际上持续吵闹的纷争和一时流行起来的小众音乐和祈愿幸福的传统节日和最近人心惶惶讨论的新闻和国内国外的新的旧的好的坏的得过奖的被忘记的文学、艺术、影视作品,以及你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场景,全都与他无关了。

他没有什么想说的。

他没有说过什么。

他以后也没想说点什么。

什么也不说,什么反应也没有,世界依旧运行着,早就不需要他了。对此他也什么都没说。

从前,我是说很久很久久到没有记载的从前,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造了个空间。贯穿着时间。无数种可能性交织着。无论触动哪一种可能,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他制定了规律。是怎么制定的,以什么心情制定的,有什么样的意义在里面,太久远了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了。只是任凭有生命的各种旅客在这里暂住,总之那之后他就没有什么动作了,一直到现在。

人类出现了,怎么出现的?他不是很好奇。后来有很多的科学家提出各种理论,表示从诞生之时起人类就具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决定性的特征。他也不是很明白,也不是很好奇。

后来这个世界开始膨胀了,无数的人与故事开始发展。部落村落种族小国大国帝国共和国,皇帝士兵农民商人手工业者律师学者艺术家,越是发展就越是膨胀越是复杂。他开始失去主导权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

有一群人在吃饱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们为什么存在于世上?世界的本原是什么?这一切能否被认知和解释?在那之后,能否加以利用?于是宗教出现了,有的说上帝创造了世界,有的说巨人凿开了天地。他不了解。他茫茫然地看着他们发展着发展着竟然有了相当大的力量,然后,世界变得更复杂了。

是你创造了世界吗?为什么要创造这个世界?

他茫然。

想不清楚。

世界真是复杂啊,想不明白了。

再后来有人开始攻击那群人了,说根本没有神。没有客观精神的力量。神是什么东西?人类本身也很复杂。为什么你们不能像小兔子小蚂蚁那样单纯地活着呢。打起来又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打起来的?等一下,到底有没有神他也还没想明白。如果有,是像人类一样等级森严管理世界的吗?但是光是盯着这群动物折腾都茫然的。

有人开始研究他留下的规律一点点搞明白。什么东西。宇宙,太阳,地球,原子分子,还有这些东西啊。他难得地有了一点心情,和刚知道自己皮肤的下面有心肝脾肺肾的人类一样。原来是有这些东西存在的。

世界已经非常,非常,非常地,非常地复杂了。非常盈满。人是能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的生物。战争,爱意,博弈,历史,科学。无数人的一生。无数的梦境。无数的夭折与破灭。无数的幻想生长起来的完全不亚于现实规模的庞大的世界概念。

谁流下的眼泪和血液,谁许诺的词汇和未能实现的愿望。尽管发生了无数次早就腻了却依旧让人掉下眼泪发出哭号的老套而悲伤的故去之事。深邃的智慧。贯穿了这条时间线的传说和吟唱。背对着人们目光的人向全世界隐瞒的秘密。好复杂,这个世界非常地沉重。好重。吃力地奔跑着运行。

这个时候他的存在已经无关紧要了,连质疑都不需要了。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打算说。木然而忠诚的规律,继续支撑着这个巨大而沉重的世界。满载了数不清的人与他们的思想的沉重。

有人恐惧地说有些可怕的传说不得不相信了,另一群人不以为然。

有人相信用自己的努力能够做到任何事,另一群人认为现实就是那样残酷无法改变。

这个世界发展的过程里无论哪一个事物的哪一个方面都能延伸出庞大得不得了的信息,因为每一个背后都有着不知名的某人的一生。

你们一直探寻并信赖的科学会出错吗?在它出错的时候是什么在支配着世界呢?人或者神,逝去的精神有那种恐怖的力量吗?

因为巧合太多了。所以呢,不得不信?

是你在想这里巧合一下说不定会比较好玩吗?

  

反正,他什么也不会说出来的。

世界早就抛弃了他,从来没有人触及到过他。这个世界是人类创造的光荣史,他们能够创造一切。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已经独立的世界很不可思议。

地球上会有某人有过这样的想法吗?会有人无意间触碰到了吗?世界来源于何处。承载一个世界是什么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不要说忘记,根本就没有谁关心这个已知范围外的东西。

他独立于世界之外。

世界与他无关。

他不像人类那样对万物充满好奇心,他一点也不想知道。不想弄明白。

不想说。

他旁观了全部所有一切的故事却从未介入过任何一个舞台。许多人编织的故事,只有一个人知道的故事,无意间发生的故事,美好的故事,痛苦的故事,残忍的故事,他全部都看到了。

全部都把他抛弃了。

  

他是不是神秘力量的真身?但首先神秘力量是指什么东西啊。

很明显没有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他准备一个位置。就连“他”这个称呼,也是人类发明来的便利物品,不是属于他的。就连接纳他被文字来描述也是人类文明的宽容。他与世界的联系已经被他所注视着成长的人类打破掉了,没有个性没有精神无动于衷的他被整个世界孤立了起来。

世界依旧在发展,好像在慌张着要赶到某个终点一样的狂奔着,一天比一天充实被无数的东西填满,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死去结束了一个个故事又有无数人降生开始了一个个新的故事,余下的人则在各自的故事上延续着然后走向轮回。语言文化图像意识就像漫长的痛苦穿刺在这个世界交错的数据之间。谁创造了数据这个词?谁为这些痛楚命名?谁实行并贯彻了这些痛楚?无数的,无数的,无数的声音,在他感受听觉的地方窃窃私语一句接着一句永远讲不完的故事故事故事人类演绎出来的情感与轨迹多么地多么地多么地……沉重。如果是人类会喘不过气来的沉重。

他至今也不好奇,也不好奇自己的存在与行为。世界的复杂与沉重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光是一个想象中的虚拟世界都沉得不得了,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幻想,追忆的过去构想的未来,正在发生的现在的事情与生死与睁大着紧盯这些文字的眼睛,当然也少不了情感。他永远也不会了解,永远也不会好奇。

  

火山为什么喷发,地壳为什么移动,什么在隆起抬升,什么在断裂下陷?什么物品能燃烧,什么物品能交换商品?谁在挥动着镰刀,谁在积累着资本?谁在挥动着武器,谁在流淌着鲜血?血会变成什么颜色什么形态,为什么眼泪会落向地面?哪里在升起滚滚的浓烟?未来会是什么样?未来你还会流血流泪吗?未来你还会挥动武器吗?未来你还会挥动镰刀吗?未来还会有这样的烟雾遮蔽天空吗?未来世界还存在吗?未来这一切好不容易才弄明白才利用起来的规律还活着吗?还会有未来吗?

  

让你感到美好的东西的反面也存在着,相互渗透浑浊而清明于是不断地战斗。为此流下的鲜血与泪水都汇聚成了历史的海洋。矛盾存在着运行着比强烈的所谓绝对精神更加有力,联系捆绑着世界上的诸多事物。为了这一切而一刻不停地发展运行着的世界。然后,涌现千万新事物,否定过去。否定现在。否定将来。

人类成长了。他们什么都知道了。他不知道的东西,就像他身体的构造,大概他们也都知道了。

不会,他们不会知道。因为他已经和这一整个庞大的东西切断了联系。

就算在知道的基础上,自行创造层出不穷的新事物,也不会知道。

但是虽然一直发展前进到了今天,实际上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是吧。

如果碾碎你的脆弱的大脑,强壮的意志和感情都啪的一声失色消形。那么世界就在你的生命中消失了。

那么世界不就在你的生命中消失掉了吗?

一切的理由都消失了。所以悔恨不甘悲伤执念信仰羁绊热爱,都没用了。

  

他看着这个世界。

  

是你创造了这个世界吗?

为什么要创造这个艰辛沉重的世界?

他看着。

  

这个世界的上面,这个世界的里面,谁还在喊叫着狂奔,谁还在等待着结局,谁还在不断创造着新事物和垃圾,谁还在向往着未来,谁还在触碰神经流下泪水,这个世界是你的容器,是你的前提,是你的历史,是你的未来,是你的一切,是你所能仰仗的全部,有你的爱和你的遗憾,有你的罪和你的血迹,有你的笑和你的泪水,有你身边无数的联系和矛盾,有远的近的事情和物质,复杂,沉重,数不清,说不尽,被话语和图案和声音填满——

  

  

其实也不是非得存在不可。

世界拖着这个庞大的身躯也并未延伸出什么意义。

不如就全部抹去。

  

  

他没有什么想说的。

  

  

之后,他说:“好吧。”

  

然后整个世界啪的一声。

  

Fin.  

(以上纯属扯淡。)

2016.1

冕上珢

人最深重的恐惧。并非死亡,而是一种归于沉寂的寂寞。

那种感受,无以言说的悲哀,入睡前一瞬间的挣扎,以及,不想被虚无吞没的渴求。
那是灵魂被拉扯的坠落感,一切都归于沉寂的颤抖前奏,被愈发沉重的黑暗吞没,你喜悦的,你痛苦的,你曾经渴求的,你想方设法逃避的。都没有了。
而且是再也没有了。
这就是,死亡。

这就是被人们所以为的死亡。被人们等同于沉寂而恐惧的抗拒的,却又难以抑制小心翼翼向往着的,死亡。

但真正的死亡不是这样的。

死亡是沉寂,但那只是隔绝于现世的沉寂。死亡是虚无,但那只是相对于现世的虚无。

我死去了,但“我”依然存在。
我离开了,但“我”还会回来。
我依然在看着你,可是却无法将心意传达给任...

人最深重的恐惧。并非死亡,而是一种归于沉寂的寂寞。

那种感受,无以言说的悲哀,入睡前一瞬间的挣扎,以及,不想被虚无吞没的渴求。
那是灵魂被拉扯的坠落感,一切都归于沉寂的颤抖前奏,被愈发沉重的黑暗吞没,你喜悦的,你痛苦的,你曾经渴求的,你想方设法逃避的。都没有了。
而且是再也没有了。
这就是,死亡。

这就是被人们所以为的死亡。被人们等同于沉寂而恐惧的抗拒的,却又难以抑制小心翼翼向往着的,死亡。

但真正的死亡不是这样的。

死亡是沉寂,但那只是隔绝于现世的沉寂。死亡是虚无,但那只是相对于现世的虚无。

我死去了,但“我”依然存在。
我离开了,但“我”还会回来。
我依然在看着你,可是却无法将心意传达给任何人。
……这才是死亡。

睁开眼睛啼哭的那一刻,这一切都被忘记了。
只有永远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才能想起。
然后你终究会明白,我说的都是真的。

starsareintherose
意志在支配着所有的所有。

意志在支配着所有的所有。

意志在支配着所有的所有。

青橙Script

Why i am not someone else

既有找到同道的豁然,又有丧失独特性的失落,但仍不能证明自我与他人的区别,即使我心中知道可能我们想法是一致的,仍不能稀释这种自我特殊视角的唯一带来的感受,这也许是最初的唯心主义了

既有找到同道的豁然,又有丧失独特性的失落,但仍不能证明自我与他人的区别,即使我心中知道可能我们想法是一致的,仍不能稀释这种自我特殊视角的唯一带来的感受,这也许是最初的唯心主义了


猫的名字叫七月
瑰丽,我想到的一个词。没有比这...

瑰丽,我想到的一个词。没有比这张毫无意义的照片更加体现出我的心情了。美从来都不是被扭曲的一体。她之所以称为美,只能说她即容于周遭,却又突兀的奇特。这是我今遭悟出的道理。

瑰丽,我想到的一个词。没有比这张毫无意义的照片更加体现出我的心情了。美从来都不是被扭曲的一体。她之所以称为美,只能说她即容于周遭,却又突兀的奇特。这是我今遭悟出的道理。


怪物。

我于我自己,是未知。我从来不相信会有完全理解和了解自己的人。从唯物主义来看,人是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的高等动物。唯心一点,人是一团行走的思想,无论那是多么原始幼稚或高深莫测的意志。

我们仅仅被称之为「思想」,人类有无限的潜能,正是这些品质使我们生存。我们又怎么能明白的可能仅仅局限于昨日的不可能?

我时常经历一种精神上的孤独。这不只是因为没有人与我交流,而是因为极少有人与我有共同语言。

——

如果对一个人说话要谨慎到每一句都要猜测对方是否高兴的这种地步,我认为这是一种悲哀。无论其原因是喜欢或是在意。

如果我喜欢着的你啊,也希望我如此。那即使我不能保证是个温柔的人也能保证我足够温顺,也算的...

我于我自己,是未知。我从来不相信会有完全理解和了解自己的人。从唯物主义来看,人是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的高等动物。唯心一点,人是一团行走的思想,无论那是多么原始幼稚或高深莫测的意志。

我们仅仅被称之为「思想」,人类有无限的潜能,正是这些品质使我们生存。我们又怎么能明白的可能仅仅局限于昨日的不可能?

我时常经历一种精神上的孤独。这不只是因为没有人与我交流,而是因为极少有人与我有共同语言。

——

如果对一个人说话要谨慎到每一句都要猜测对方是否高兴的这种地步,我认为这是一种悲哀。无论其原因是喜欢或是在意。

如果我喜欢着的你啊,也希望我如此。那即使我不能保证是个温柔的人也能保证我足够温顺,也算的上是所谓的温顺如猫忠诚如狗。

我以最为真实的一面面对你,若你不需要,那深情怀抱亲吻我给你爱让你作听你话陪你逢场作戏尽力为你做到最好。这些又有何不可?

要么不说明白讲清楚,要么就逼着你选择其一。

极端也好,总是能解决一些事情的。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