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唯美

81.9万浏览    85564参与
无惧
  被关住的花仙子

  被关住的花仙子

  被关住的花仙子

无惧
  哪怕凋零了,也依然值得爱惜

  哪怕凋零了,也依然值得爱惜

  哪怕凋零了,也依然值得爱惜

Ann.

  [年下/小奶狗/超甜/1V1/双洁]

  

  [年下/小奶狗/超甜/1V1/双洁]

  

无惧
  小姐姐,交个朋友吧

  小姐姐,交个朋友吧

  小姐姐,交个朋友吧

白離

  在喧嚣混沌的地界,总有些见过的面孔。

  在孤独清净的某处,我在等你。

  

  画师:くっか

  在喧嚣混沌的地界,总有些见过的面孔。

  在孤独清净的某处,我在等你。

  

  画师:くっか

壹零贰叁
我向往日照金山,哪怕越过山海,...

我向往日照金山,哪怕越过山海,

也要为你披上那一山的白。

我向往日照金山,哪怕越过山海,

也要为你披上那一山的白。

坤哥高燃混剪
爱上来自星星的你:与你共度的时光好少,我想说的是多久都不够
爱上来自星星的你:与你共度的时光好少,我想说的是多久都不够
HARE6
从清晨到黑夜,不管天寒地冻向着...

从清晨到黑夜,不管天寒地冻向着梦生长的方向奔跑,希望就在明天,不要徘徊不要犹豫。


从清晨到黑夜,不管天寒地冻向着梦生长的方向奔跑,希望就在明天,不要徘徊不要犹豫。


青七言羽

【夭阏台】中:君往天涯去

“当你发现自己茫然无措时,或许就是TA正离家远去。但TA将指引你找到方向,因为TA也会想家。”


原创短篇/梦境现实/文笔保证


双主角/双线索/双视角




【七】


转眼那男子便到了辞行之日。

绾桦在门口送别。

“夭阏台据说是个很远的地方,不好找的。”几经思躇,绾桦对那男子如是说道。

“无妨,若找不到,我便会一直找下去。”

“何苦如此?”

“我只是想知道,夭阏台是否如传说中一般无二。倒是这几日借宿,实在多有叨扰,辛苦婆婆了。”

男子拱手行礼。

目送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绾桦没来由地想起了夭阏台。


许久未曾回去了。

竟真的会想......

“当你发现自己茫然无措时,或许就是TA正离家远去。但TA将指引你找到方向,因为TA也会想家。”


原创短篇/梦境现实/文笔保证


双主角/双线索/双视角




【七】

 

转眼那男子便到了辞行之日。

绾桦在门口送别。

“夭阏台据说是个很远的地方,不好找的。”几经思躇,绾桦对那男子如是说道。

“无妨,若找不到,我便会一直找下去。”

“何苦如此?”

“我只是想知道,夭阏台是否如传说中一般无二。倒是这几日借宿,实在多有叨扰,辛苦婆婆了。”

男子拱手行礼。

目送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绾桦没来由地想起了夭阏台。

 

许久未曾回去了。

竟真的会想念。

 

绾桦极目望向北方,层层山峦,重重云雾,都浮现在眼底。若要翻山越岭而去,绝非易事。

更何况……

绾桦眸中一暗。

夭阏台又岂是仅仅相隔万水千山?

 

清流汩汩出声。

绾桦掩篱回身,走至后院取水。院后小溪极清极凉,偶尔掠过几条鱼影,便添了几分生机。

取水时,水滑过指尖,绾桦顺着小溪看去。

虽说绾桦的记忆模糊了不少,对当初一路颠簸来此的经历已忘了大半,但她犹记得自己是一路顺着水寻到此处的。

如此说来……

这水与溟濛水可是通着的啊。

 

【八】

 

结束了一天的劳碌工作,目乔觉得,自己也许该去买些零食犒劳犒劳自己。

于是她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但她没有抬头看月。

 

从超市出来后,目乔拎着一大包零食往出租屋的方向走去,身后灯影如霓虹,似乎变得比原先还热闹了。

目乔只是一路低着头走。

一时没注意,手中的袋子似乎撞到什么。

她抬起头,注意到那是一柄伞。但看着拿着伞的过路男子无所察觉的模样,浮到嘴边的道歉又落回心里。

目乔有些尴尬。

所幸,快到家了。

 

拿钥匙,开门,开灯。

 

目乔将袋子向桌上顺手一放,躺在沙发上,盯着白墙出神。

又是一天。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发现自己不再愿意拿起画笔。

果然是“所之既倦,情随事迁”啊。

与当初判若两人。

 

叮咚——

朋友发来的消息。

 

——快,看一下这个,和你上次散心回来画的画好像啊。

文字在眼前排开。

目乔点开朋友发来的图片。一条大道,尘烟弥漫,隐隐有马匹奔过的痕迹。

——确实有点。

——但我的画上有高台,这里没有。

朋友的消息发得很快:

——是啊是啊,我还是觉得你的画更好看些。

……

 

结束聊天后,目乔沉沉睡去。

 

【九】

 

晨曦未至。

绾桦被敲门声惊醒。

又有人来借宿了么?她套上披风,推开木门。篱外立着一年轻女子,服饰异常简单。

远远看去,似乎颇有眼缘。

“姑娘,先进来罢。”

那姑娘不似他人,并未客气许久,只是微微鞠躬作谢,便随绾桦进了门。

 

“姑娘如何称呼?”

那姑娘眼中神色迷茫,小心翼翼开口答道:“我姓许,叫许目乔。请问您是……”

绾桦微微颔首:“他们称我一声木华婆婆。”

“哦……好的。那……木华婆婆,请问您知道这是哪里么?”

“你不知这是何处,为何会现身于此?”

“其实……我也不清楚。”

 

目乔的确不知自己为何会身在此处,来到此处的记忆一片模糊,仿佛她本就在此。

身侧有溪,她下意识顺水而行。

不知多久后,溪流涓涓,穿入一间木屋的后院,她便绕至前门,寻到绾桦。

 

“既如此,那目乔姑娘欲往何处去?”

目乔眼底神色仍是茫然。

“也是不知?”

面前姑娘颔首承认。

 

【十】

 

目乔觉得,绾桦似乎可信。

面前的老婆婆鬓发如银,然精神矍铄,瘦削的身形未显病弱,反有窈窕之姿,虽眉目清冷,却因着皱纹多了慈祥悲悯之态。

想来年轻时是个刚强之人。

 

“姑娘不必紧张。”

绾桦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说来也怪,自目乔立在篱前,绾桦便觉颇有眼缘,几番问答下来,虽是毫无所获,反却更具眼缘了。

她在此不知多少年,也只是今日遇上这一回。

不知觉间,绾桦主动提起欲尘封的话题。

“你可知夭阏台?”

 

夭阏台?

目乔错愕,忽然见老婆婆面上神色严肃,才意识到并非玩笑。

“从未听过,只是觉得这名字似乎很是苍凉。”

夭阏者,夭亡也,阻隔也。

绾桦神色松弛下来。

“是啊,是个苍凉的地方。”

 

【十一】

 

老人的话匣子开了便收不住。更何况,自夭阏台算起,绾桦从未向谁说起自己的经历。

现如今不同。

面前的孩子竟分外受到信任。

曾经的经历,终于化作话语,一点一滴流淌在完全陌生的世界。

 

夭阏台是个苍凉的地方。

天高路远的,实在很是好看。

那里只有一个人。

冷冷清清。

夭阏台极高,上可断云霄。

但那里只有一个人孤清地住着。

风很大。

一刮风,就尘土飞扬。

但是很美,尤其是落日。

可是真的太孤独了。

孤独到令人心慌。

所以现在的夭阏台,已经不再有人了。

……

 

说着说着,从夭阏台说到面前的木屋,说到多年来来此借宿的人们,说起他们天南海北的经历,最后说起他们都向往着夭阏台。

最后,绾桦问道:

“孩子,你想去夭阏台么?”

 

【十二】

 

夭阏台。

那自然是想去的。

顺理成章地,目乔应了下来。

 

“我也许久未曾回去了。”

一句话,似叙似叹,又激起老人家的几番唏嘘。

绾桦微闭双眼,想起过去这些年来每一次听到夭阏台的场景。她不知人们匆匆寻找夭阏台有何用意,每当问起,他们的回答似乎都是两个字:

好奇。

他们只是好奇夭阏台的模样,却误将其当做自己一生的追寻。

绾桦从不肯在他们面前提起夭阏台的位置。

今日不同。

她想回家了。

 

“孩子,你既也想走,便收拾收拾东西,随我一起罢。”

绾桦忽然又想起什么。

“是了,你没带什么过来。我看你与我年轻时身量相仿,不如带几套我从前的衣裳,权作换洗。”

“其他一些东西,我会带上。”

 

二人终于踏上北去的路。

 

北风猎猎,二人衣袂纷扬而起。

夭阏台,远在天涯。

 


诗曰:

昔者有神女,独居夭阏台。

玉座冰成魄,云裳雪作钗。

长风千年去,孤鸿万里来。

虚无度岁月,香骨化尘埃。




红心✓蓝手✓评论✓


每一次互动都是某作者继续更新的动力

现代月季影视
心动是不知不觉萌发的想法,见到你那一刻我便无法抑制
心动是不知不觉萌发的想法,见到你那一刻我便无法抑制
青裳墨衣_EVBCG

张嘉佳写的一些神仙句子

#忘记具体是哪一本里面的了,不过知道是《云边有个小卖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天堂旅行团》里面的句子


——————————————————


那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最大的勇气,就是守护满地的破碎。

然后它们会重新在半空绽开,如彩虹般绚烂,携带着最美丽的风景,高高在上,晃晃悠悠地飘向落脚地。


青春就是匆匆披挂上阵,末了战死沙场。你为谁冲锋陷阵,谁为你捡拾骸骨,剩下依旧在河流中漂泊的刀痕,沉寂在水面之下,只有自己看得见。


这让我们欣喜,看着孤独的日,守着暗淡的夜,并且要以岁月为马,奔腾到彼岸,找到和你周长、角度、裂口都相互衔接的故事。然后捧着书籍,晒着月光,心想:做怎...


#忘记具体是哪一本里面的了,不过知道是《云边有个小卖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天堂旅行团》里面的句子


——————————————————


那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最大的勇气,就是守护满地的破碎。

然后它们会重新在半空绽开,如彩虹般绚烂,携带着最美丽的风景,高高在上,晃晃悠悠地飘向落脚地。


青春就是匆匆披挂上阵,末了战死沙场。你为谁冲锋陷阵,谁为你捡拾骸骨,剩下依旧在河流中漂泊的刀痕,沉寂在水面之下,只有自己看得见。


这让我们欣喜,看着孤独的日,守着暗淡的夜,并且要以岁月为马,奔腾到彼岸,找到和你周长、角度、裂口都相互衔接的故事。然后捧着书籍,晒着月光,心想:做怎样的跋山涉水,等怎样的蹉跎时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面有谁在等你。


就像山野开出花时,栽它的孩童不知去了何方。云彩之间互不告别,第二天就是他乡。描绘着心底的痕迹,一步步落入谷底,又一步步回到原地。


这个世界上,

没有两个真的能严丝合缝的半圆。

只有自私的灵魂,

在寻找另外一个自私的灵魂。


无论你想留在哪一天,天总会亮的。

都要储存起来。在轨道尽头,一人一只耳机听到的音乐。在盛夏夜晚,顺着你的脸颊流淌到我肩膀的月光。雨水打破灯光,等待拥抱睡眠。而时间漫过鹅卵石,就快淹没我们的影子。那么都要储存起来,就算杳无音信,也能离线收听。


我从一些人的世界路过,一些人从我的世界路过。我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生活,角落里有抽泣声传来,可是我们也只能匆匆往前走着,说一声“对不起,没有办法帮到你”。

生生死死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但路过的时候,依旧痛苦万分。

我只是个好吃懒做的普通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我的文字里,都有美丽,都有希望,挂满泪水的脸一定能找到微笑的理由。


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距离坚强很远,我们终究敏感脆弱,可我们坚信我们是会找到出路的。

对此永不怀疑。


有人心心念念,有人心不在焉,转眼好几年。

世事如书,偏爱你这一句,愿做个逗号,留在你的脚边。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翻山越岭,才翻到末篇,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入夜安眠。


人人都会碰到这些事情。

在原地走一条陌路。

在山顶听一场倾诉。

在海底看一眼尸骨。

在沙发想一夜前途。

这是默片,

只有上帝能给你配字幕。

朋友不能陪你看完,

但会在门口等你散场,

然后傻笑着去新的地方。


椅背隔绝了前后的空间,秋天的枝丫与天空飞速划过车窗,从暗蓝到浅灰,直到彻底模糊。感觉昏昏沉沉,无力感沉淀,如同沿路墨色的重重山峦。


蝴蝶说:“你将来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骨头,到那时候,你就不是小野狗了。真希望早点儿看到那一天啊。”

小野狗说:“抢骨头去抢骨头去。”

其实他在想,一起抢骨头。这句话,我爱的不是宾语,而是状语。我爱的不是骨头,而是一起。

巨大的雨点扑了下来。

蝴蝶蓦地飞起,盘旋几圈,离开了。

离开的刹那,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我觉得这个世界美好无比。晴时满树花开,雨天一湖涟漪,阳光席卷城市,微风穿越指间,入夜每个电台播放的情歌,沿途每条山路铺开的影子,全部是你不经意写的一字一句,留我年复一年朗读。这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唯一的遗物。


原本你是想去找一个人的影子,在歌曲的间奏里,在无限的广阔里,在四季的缝隙里,在城市的黄昏里。结果脚印越来越远,河岸越来越近,然后看到,那些时刻在记忆中闪烁的影子,其实是自己的。

与其怀念,不如向往,与其向往,不如该放就放去远方。

难过的时候,去哪里天空都挂着泪水。

后来发现,因为这样,所以天空格外明亮。明亮到可以看见自己。


月亮永远都在,悬挂于时间长河之中。我从前一天来,要找的人是你。你往后一天去,不是我要找的人了。


小卖部在山里,就像住在了云朵边上。

云的边缘带上金黄色,天际缓缓变亮,朝日从云间拱出来,霞光无声蔓延,翻腾的云海似乎就在脚下。


山顶穿破云层,两人仿佛站在一座孤岛上,海浪涌动,雾气弥漫。岛上铺满白雪,一棵树上挂着熄灭的灯笼,云海之间孤立无援。


书店上架一本新书,尽管并没有多少人关注,偶尔也有人拿起,读到山里有个小镇,叫作云边镇。扉页写着:为别人活着,也要为自己活着。希望和悲伤,都是一缕光。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


故事开头总是这样,

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

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经历绝望的事情多了,反而看出了希望。


我于昨天深夜死去,万念俱灰,于今早重生,还未看到初升的太阳。


世界是有尽头的,在南方洋流的末端,

冰山漂浮,云和水一起冻结。


有些事情值得你去用生命交换,但绝对不是失恋、飙车、整容、丢合同,和从来没有想要站在你人生中的装×犯。


宇宙在某个阶段划上休止符 物质坍塌成一粒倒装的光子 崩溃于她的躯壳。

月光落进了呼吸 云层收纳了剪影 水流覆住好看的蝉翼 八音盒里装载了四季 发条靠近纸质的琉璃。

天塌下来是软软的光。

(这句不太确定是不是)



欢迎补充!

(写得太绝了(◍˃̶ᗜ˂̶◍)✩我真的好爱这种不落俗套且别出心裁的描写,写景的部分感觉像是在描绘仙境,每一个比喻都让人眼前一亮)

千秋

【燃晚】梦醒了

超甜

——————————————

踏仙君在巫山殿醒过来,眼角还有这泪痕。踏仙君不由嗤笑一声,像小孩子一样抱着左侧,却摸了个空。“晚宁呢?”


他好像睡了好久好久,久到晚宁不见了,是给他准备惊喜去了吧,踏仙君头一次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啪,灯盏碎了。


梦醒了,一切皆化为虚无,就像没有来过似的。


“晚宁...不见了”


踏仙君跑到了红莲水榭,急着去见见晚宁,确认一下。


直到看见馆中楚晚宁的尸体,白衣素雪,清澈无暇,墨燃握住了他的手,冰冰凉凉的,一点温度也没有。“明明昨日你还在对我笑呢。”

“师尊”

“理理我好不好”

“我知道错了”

“我带你去吃糖葫芦好不好?”...

超甜

——————————————

踏仙君在巫山殿醒过来,眼角还有这泪痕。踏仙君不由嗤笑一声,像小孩子一样抱着左侧,却摸了个空。“晚宁呢?”


他好像睡了好久好久,久到晚宁不见了,是给他准备惊喜去了吧,踏仙君头一次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啪,灯盏碎了。


梦醒了,一切皆化为虚无,就像没有来过似的。


“晚宁...不见了”


踏仙君跑到了红莲水榭,急着去见见晚宁,确认一下。


直到看见馆中楚晚宁的尸体,白衣素雪,清澈无暇,墨燃握住了他的手,冰冰凉凉的,一点温度也没有。“明明昨日你还在对我笑呢。”

“师尊”

“理理我好不好”

“我知道错了”

“我带你去吃糖葫芦好不好?”


又过了三年,“传说中的踏仙君在红莲水榭呆了整整三年”

“那水榭里据说有一个大美人”

“好像是仙君...”


墨燃的泪将楚晚宁的衣服弄脏了。“师尊,对不起,您最爱干净了,对不起,对不起。”踏仙君头一次像个孩子一样茫然无措。



踏仙君抬起自己的衣袖去擦,结果越擦越脏:“师尊,你回来骂我吧...我...认...”


茫然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喊他


"墨燃”




葛然回首,一片海棠花

和一个白白的身影


“师尊,是你吗?”



未完待续

无脑产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