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唱见

49256浏览    5090参与
寒念子
昨天晚上摸的,是可可爱爱的まふ...

昨天晚上摸的,是可可爱爱的まふ子

昨天晚上摸的,是可可爱爱的まふ子

渡弁_u

“...”

€ OOC注意 腹黑ma 双馬尾瀨

€ 有点CP向?

€ 純腦洞!!


“...”

€ OOC注意 腹黑ma 双馬尾瀨

€ 有点CP向?

€ 純腦洞!!


西木野蔨蔨
教教俺怎么画背景和人物姿势

教教俺怎么画背景和人物姿势


教教俺怎么画背景和人物姿势

6tghb

『ヒーロー』

搞了个黑发所以没有放条形码〃∀〃

滤镜画的好!()

『ヒーロー』

搞了个黑发所以没有放条形码〃∀〃

滤镜画的好!()

中二少年沫
摸了sakata 他头发夹起来...

摸了sakata 他头发夹起来真的好好看

摸了sakata 他头发夹起来真的好好看

loer
是中国巡演!! 我提前好了

是中国巡演!!

我提前好了

是中国巡演!!

我提前好了

寒念子

皆さん新年快乐!!!

带着两个本命来给大家拜年了!!!

皆さん新年快乐!!!

带着两个本命来给大家拜年了!!!

羽徽_はねき

【そらまふ】论まふまふ的追夫之路

*沙雕预警 

*人设属于atr ooc属于我 

*有参考古早互动 然后主要自己瞎编乱改 时间顺序有调整 勿带三 


        まふまふ,男,20岁,主业唱见,副业中二晚期魔法师。 

        そらる,男,23岁,主业唱见,副业周公职业陪聊。 ...


*沙雕预警 

*人设属于atr ooc属于我 

*有参考古早互动 然后主要自己瞎编乱改 时间顺序有调整 勿带三 

 

        まふまふ,男,20岁,主业唱见,副业中二晚期魔法师。 

        そらる,男,23岁,主业唱见,副业周公职业陪聊。 

        最近,白发红瞳的魔法师大人没有忙着把世界毁灭了再拯救了,因为他遇到了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大的难题—— 

        他爱上了周公身边的大红人,而那位红人终日沉迷周公特编版《梦的解析》无暇顾及尘世人情。 

        最近,周公的职业陪聊在谈天论地时走神现象愈发频繁,因为他也遇到了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大的难题——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划掉】在卡拉OK多看了那个哨子精一眼,再也没能摆脱他的法术大招死缠烂打。 

        “啊啊啊啊你的声音好好听啊啊啊!!!我叫まふまふ你叫什么啊可以……”  

        “そらる。”年轻男子抬起长刘海下永远半梦半醒的眼,瞥了瞥面前活蹦乱跳的杀马特,心说这人唱歌的时候那么高的音他听着都觉得累,说话还这么高的音,嗓子怎么受得了。 

        “哦哦そらるさん,可不可以……” 

        “不可以。” 

        ……加个LINE。 

        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更可气的是这人好像还一早就预料到了他要说什么,轻描淡写地拒绝后,又好像无事发生一样垂下了他沉重的双眼皮。 

        まふまふ:嘤。 

        そらる:…… 

        まふまふ:嘤嘤。 

        そらる:………… 

        まふまふ:嘤嘤嘤。 

        そらる看了看眼前霜打茄子一样蔫不拉几的杀马特,好像头顶翘着的几根毛都耷拉了下来,终于挥了挥手:“好了好了,给你给你还不行吗。” 

        “耶耶耶!!!!!そらるさん我爱你!!!” 

        看着中二少年如获至宝后欢呼雀跃的背影,そらる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冷笑,呵,愚蠢的人类,给你一个office账号就高兴成这样,真以为我会把私人账号给你吗。 

        当然不可能。 

        然而,当天下午そらる的私人账号就收到了一个好友请求。 

        そらる【按耐住心中狂奔而过的一万头草泥马】:你怎么…… 

        まふまふ【星星眼】:因为我也是唱见鸭(✪ω✪) 

        そらる:……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出卖了我的LINE。要不然我把他剁了喂まふまふ。 

        天月在家猛地打了个喷嚏。心说是我老了容易受凉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人骂了。 

        事实当然是后者,而傻白甜的天月思来想去只是裹了裹衣服,全然不为自己的小命担忧。 

        从此そらる每天都会收到准时准点的早晚安,有时候まふまふ也会想着法子找话题,但都被终日浑浑噩噩的そらる在半梦半醒间浑浑噩噩地敷衍了过去。 

        但名为まふまふ的魔法师总能刷新そらる对他可怕程度的认知——紧接下来的smapa上,そらる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抢眼的亚麻色杀马特。 

       “そらるさん!!!!!さーーーーー!!!あーーーー!!!!!!” 

       そらる痛苦地别过脸去,心说这家伙怎么这样还不破音。 

        于是smapa结束后,身心俱疲的そらる点开推特,就看见一长串艾特,全部来自一个人——まふまふ。 

        这家伙简直魔鬼!!!!(▼皿▼#) 

        そらる只觉得眼角直抽,点开了魔鬼的推特。嗯……不过这千本樱唱的的确挺棒啊?之前只顾着和周公谈天论地都没注意到这么个唱见。 

        “まふまふさん的千本樱唱的很厉害啊。” 

        不到三秒,そらる又被一长串突如其来的艾特炸的睁开了眼—— 

        “啊啊啊啊そらるさん夸我了!!!!天哪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我要好好纪念一下!!!ヾ(✿゚▽゚)ノ” 

        そらる:…… 

        蓝底白字的消息提示“您收到一条新的私信”,そらる颤抖着双手点开,まふまふ:“そらるさん知道吗,你今天夸我这条是我收藏的第一条推特哦~~~” 

        そらる:…… 

        那三条欠扁的波浪线又是什么鬼?!?! 

        まふまふ:爱你哦比心✧ෆ◞◟˃̶̤⌄˂̶̤⋆ 

        そらる:…… 

        是我打发他的方式不对还是我打开推特的方式不对?!?! 

        算了,可能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就不对。于是そらる决定躺回床上,让周公帮他解决这个世纪难题。 

        从此以后,中二魔法师まふまふ觉醒了一项骚扰そらる的新方式——推特轰炸,并且まふまふ发现,这项技能强大无比,以至于そらる终于对他开了大招取关拉黑屏蔽一条龙。 

        まふまふ:…… 

        呵,男人,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看你的推特了? 

        于是,中二魔法师まふまふ的守护神まふてる就此诞生。 

        可そらる作为周公的高徒,自然也汲取了中华民族伟大的包容精神,几天后还是给まふまふ解了屏。 

        “嘿そらる,听说最近有个叫まふまふ的新人唱见总是缠着你啊。” 

        そらる:…… 

        伊东歌词太郎刚进门就不明所以地收获了そらる的白眼×1,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说那家伙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そらる:…… 

        伊东:最近homo很流行啊?! 

        “滚!”  

        进门还没换好鞋的伊东歌词太郎就被そらる轰了出来,只好拎着一只鞋光着一只脚满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说好的放送呢,这货是又被周公紧急征召了吗。” 

        就这样,高冷偶像そらる×新人迷弟まふまふ的桃色新闻在唱见圈越传越火,尽管そらる极力避嫌,甚至在周氏梦学交流会上几次突然离场,这事儿总还是越抹越黑。 

        更有猪队友まふまふ添油加醋的推特:“诶?我就是homo呀。OvO” 

        そらる:…… 

        于是身心俱疲的そらる丢下一句“まふまふ真恶心”,反手把刚刚解屏的まふまふ又屏蔽了回去。 

        まふまふ也察觉到,这次そらる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无论他怎么花式骚扰そらる都没有给他回过一个字。 

       “喂?”そらる被一个电话从周氏座谈会叫了回来,闷着嗓子接了电话,然后在听到对方声音的一瞬间吓醒了。 

        “那个そらるさん……对不起……我我看你这几天都不理我,跟天月要了你的电话想来和你道个歉……” 

       そらる刚想烦躁地说“你不用道歉”然后干脆地把电话挂掉,但听着对方唯唯诺诺的声音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只是动了动喉结硬是没能把话说出口。 

        那边まふまふ见そらる没有爆发,怯懦中又多了几分信心:“そらるさん能不能出来和我吃个饭……就当我赔罪了。” 

        良久,そらる答了声“好”。 

        仲夏之夜像一块热化的焦糖,浓郁而黏稠的甜味被西餐厅里泛黄的灯光氤氲成一片街景,そらる坐在二楼的玻璃窗前,能将它尽收眼底。まふまふ将菜单推给对面的そらる,然后自己看都没看就要了一份和そらる一抹一样的牛排,开始对着そらる发射痴汉射线。 

       そらる:…… 

       于是そらる欣赏城市夜景的心情全无,在痴汉之光的笼罩下吃了大半块牛排,转身要走。 

        “そらるさん不再多吃点吗?” 

        そらる顿住脚步,“不了,十点多了,这么晚吃太多东西对身体不好,你胃不太好更要少吃。”说着,又转过身来:“还有,まふまふ。” 

        “嗯?” 

         此时そらる罕见的完全睁开了他的大眼睛,使他一本正经的表情显得更加严肃,“你也别再缠着我了,我们……不可能。” 

        看着そらる修长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まふまふ唇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不可能?そらるさん会把一个不可能的人有胃病记得这么清楚?” 

        “其实你心里还是在意我的,不是吗?”  

        直到走进屋子锁上门そらる才长舒了一口气,虽然他知道まふまふ并没有跟过来。 

        唉,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把话挑明,心里却又怅然若失,空落落的。 

        算了不管了,眼皮已经不听使唤巴不得立刻就去找周公了。 

        そらる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想到,前一天晚上刚和まふまふ摊了牌不想再留给他一丝幻想,第二天早上推特还是炸开了锅。 

        まふまふ:啊啊昨晚和そらるさん去吃了牛排!そらる还关心我胃不好,让我太晚了不要吃太多东西!!!! 

        まふまふ:そらるさん亚撒西~~~(´∀`)σ 

        そらる:…… 

        恶!心!!!! 

        そらる气愤地把手机摔在地上,随即又心疼地捡了起来确认屏幕没摔碎,熟练地给まふまふ送上取关拉黑屏蔽大礼包。 

        不过想想,好像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心态爆炸,反而有一点点……失而复得的感觉? 

        不,那一定是归功于睡了个好觉。そらる摇了摇头。 

        手机屏突然亮起,“您收到一条LINE。” 

        そらる心里一咯噔,果不其然—— 

        まふまふ: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 

        まふまふ:我昨晚连夜给你写了首歌!你唱下试试嘛?! 

        紧接着是一段音频,还有歌词。そらる点开看了看,歌名是《入り江の国》,曲调也还算符合そらる的风格,至于歌词……是在写他对自己的感情吗? 

満ちては溶け出す月明けに 

满溢之月溶散渐褪的黎明 

泣き虫な君が呼んでいる 

你依旧带着眼泪在呼唤着 

悒々入り江を彷徨えば 

若是郁然在临海之域彷徨 

僕は幸せでしょうか 

我能否因此幸福呢 

        そらる本想直接拒绝,一箩筐说教都准备好了,但想想又觉得或许太伤人,便只是敷衍地说:“这几天有点忙,我先熟悉下曲子,有空就唱。” 

        看着那边まふまふ发来一个兴奋的表情包,そらる轻轻叹了口气。 

        唉,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执着。 

        从此そらる开始刻意躲着まふまふ,推上LINE上的消息そらる故意装作没看见,过会再用一句“不好意思睡过头了”搪塞过去;至于现实中そらる会向跟まふまふ关系比较好的天月打听他的动向,以避免见面尴尬……虽然天月是个两边到的墙头草。 

        而まふまふ好像也在故意装蒜,依旧是一波攻势猛如虎,二波更比一波猛。 

        然而,そらる的装死计划最终还是以天月的一个电话宣告失败。 

        天月:そらるさん来参加school live吗? 

        そらる眉头一紧:有哪些人……? 

        天月:啊……哈哈,有你,我,伊东,还有……哈哈那谁,まふまふ。 

       そらる:…… 

       天月,你这么做就要失去我了。 

       天月:那就这么定了!伊东已经在推上发了live宣传了!还有事先挂了拜拜! 

       そらる:…… 

       天月,你已经彻底失去我了。 

       于是,school live上。 

       まふまふ:そらるさん最近在恋爱方面怎么样? 

       そらる内心当场爆炸:还好意思问不就被你一直缠着我都没时间去周公座谈会了! 

        然而,そらる还是要在粉丝面前维持一个稳重优雅的形象:我没什么特别的……你呢? 

        まふまふ:我啊,自从遇到そらるさん以后就对女性没有兴趣了哦(✪ω✪) 

        そらる:…… 

        まふまふ:不是在开玩笑的哦(✪ω✪) 

        そらる:……我要回答什么。 

        好在还有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的傻白甜和事佬二人组,嘻嘻哈哈地岔开了话题。 

        そらる:我以后再也不会信天月的鬼话,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好吧,自己好像比天月老一点。 

        这几天连そらる都觉得奇怪,まふまふ骚扰他的频率明显低了很多,以至于そらる能够完完整整地听完周公的梦境学术交流讲座,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直到这天他推开门—— 

        “そらるさん生日快乐啊啊啊!!!”  

        熟悉的尖叫,熟悉的身影,旁边还有天月憨憨地笑。 

       そらる浑身不自在地坐进自家沙发上まふまふ和天月之间的空位,心里又把天月损了八百遍,以及自己以前怎么就头脑发热给了他自家备用钥匙。 

        “まふまふ,快去,唱你的歌。” 

        そらる被夹在他俩中间,被迫听到了天月的小声撺掇。 

        そらる:? 

        天月:嘻嘻嘻嘻( ^ 皿^) 

        そらる:…… 

        憨批! 

        于是二人一齐把目光投向まふまふ,まふまふ终于扭扭捏捏地拿起他的吉他走到客厅中央的空地:“这首歌……我准备了很久但现在还是有点紧张哈……想送给そらるさん……生日快乐。” 

        纵使まふまふ低着头,そらる还是清楚地看见他的脸红了。 

小さな箱庭からボクは 

从小小的箱庭盆景之间 

君の目にどう映るの 

在你眼中 看到的是一个怎样的我 

どう見えるの 

你又是如何看待我的 

寝静まる夜の中 毛布の包む中 

夜阑更深 万籁俱寂 裹于毛毯之中的 

広がる世界 ボクらの世界 

广阔的世界 我们的世界 

 

今日この日をもって終わりにしよう 

今天已经画上句号 

ボクと君だけのクロニクル 

只有我和你的编年史 

泣き虫を探して空を行こう 

去到无尽星空中寻找那哭鼻虫 

君がそうしてくれたように 

就像你为我的那样 

もう一度 君に会えるかなあ 

我们一定能再次相遇 

                          ——《水彩銀河のクロニクル》 

         不得不说,无论是这首歌温和的曲调,还是まふまふ极富磁性的声线,そらる实实在在地为之一动。 

       曲终,そらる还恍然不觉。直到まふまふ走到跟前,半蹲下身:“そらるさん……我喜欢你很久了,能不能和我……” 

       “不能!”そらる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倏”地起身,跨着大步夺门而出。 

       在别人看来,他的行为堪称愤怒到了极点。而其实只有そらる自己知道,那一瞬间他的头脑是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反应,只是条件反射地站起来,跑开,摔门。 

        其实这么做,是真的很伤人吧? 

        深秋的冷风灌进そらる的领口,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体表的寒冷与内心的炽热猛烈地撞在一起,一瞬间交织沉淀成千金磐石压在他心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我这是怎么?そらる想,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对一个深情又怯懦的年轻男孩太残忍了吧…… 

        他什么都没做错,只不过是将自己内心对一个人的深沉爱意表达出来而已。 

        良久,そらる终于平复下心情,打算上楼郑重地和まふまふ道个歉。 

        打开门,只看见天月在收拾没怎么动过的食物。そらる突然想起来,那个奶油涂得十分笨拙的蛋糕好像是まふまふ亲手做的。 

        “天月……まふまふ呢?” 

        天月抬起头来看了そらる一眼,那一眼饱含了失望。“他走了。” 

        天月收拾起自己的包,“我也要走了。” 

        与そらる擦肩的那一瞬天月停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そらるさん……唉。” 

        “咔哒”,是门上锁的声音。 

        そらる双手捂住脸缓缓的蹲下,他觉得自己仿佛要溺死在这一屋子腐烂的空气里了。 

        只是他自己没有觉得,渐渐地他对于まふまふ的骚扰已经不在那么厌恶了,甚至开始有一点期待,日积月累,生日前的几天まふまふ的骚扰基本消失他的内心是怅然的。 

        “そらるさん怎么不说我恶心了?好不习惯啊。” 

        “屏蔽拉黑?反正そらるさん过不了多久又会立刻给我解开。” 

        そらる曾对着这些抖M的痴汉言论发笑,现在想想,那笑并不是不屑,而是那种……带着宠溺意味的偷着乐。 

        其实……自己明明也是爱他的啊。 

        まふまふ对不起……其实我也真的很爱你,只是之前我自己都没有察觉。 

        现在我明白我的感情了,你回来好吗? 

        于是角色反转,そらる开始四处打听有关まふまふ的一切消息,推上LINE上变着法子发消息可就是得不到回复,连打电话都只能得到一句“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想想那个まふまふ,那个家里屯着成箱杯面的年轻男孩,生活本就不易,好不容易有了点希望,却又被他亲手抹杀了。 

        そらる的心刀绞一般疼痛。 

        圣诞节,まふまふ独自坐在不算大的出租屋里,看着窗外行人成双成对,默默叹了口气。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没有人能看到笑声掩盖下孤独的眼泪了。 

        “叮”推特的提示音把まふまふ吓了一跳,看向手机,是そらる的推特。 

        一个多月了,自己还是没能把他的推特推送关掉,还总能第一时间看到他的推特。 

        まふまふ无奈地笑了笑,打开手机终于决定关掉推送,彻底让这个人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然而只是余光瞥了一眼那条推特的内容,まふまふ却怔住了:そらる唱了那首自己写给他的《入り江の国》! 

        “这首歌是之前まふまふさん写给我的,我却一直耽搁着没有唱。今天我想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把它献给まふまふ……我的爱人。” 

世界が飲まれたその後に 

世界终到尽头之后 

僕は入り江に残された 

我被徒留在这临海之域 

いついつまでかもわからずに 

无从知晓要到何时 

心は傘もさせない 

才能解消这心中的郁结 

ごめんね何もできずに 

对不起 我束手无策啊 

遠く遠く遠く 

请带我 带我 带我 

僕を連れて行け 

远行 

       蓦然间,まふまふ只觉得脸颊有点痒,伸手一摸,是两行温热的泪水。 

       “まふまふ!” 

        好像是楼下有人在叫他,探过头去,只见そらる坐在楼下抱着吉他,雪花落在他总有些蓬松的头发上,化不去,成了黑幕中的星星点点。 

       まふまふ打开窗,寒风灌进不太暖和的室内,吹起他一身有些单薄的衣。そらる也看见他了,扬起一个大男孩的经典露齿笑,朝他挥了挥手,随即抱着吉他调整了一个相对舒适的姿势,清了清嗓子—— 

できれば横にいて欲しくて 

如果可以 我希望你一直在身边  

どこにも行って欲しくなくて 

哪儿都不再愿意去 

僕のことだけをずっと考えていて欲しい 

脑海里都是关于我的一切 

やっぱりこんなこと伝えたら格好悪いし 

如果这样的心情被你知道的话实在太逊 

長くなるだけだからまとめるよ 

想说的话太长 最后剩下一句 

君が好きだ 

我喜欢你 

聞こえるまで何度だって言うよ 

直到你听到为止 多少次我都要说  

君が好きだ 

我喜欢你 

                                ——《クリスマスソング》 

        “そらるさんーーー!!!!”楼道里跑出一个杀马特,翘起的头发被风吹起,飘逸地展现出原有的长度。 

        “哎,慢点——哎哟!”そらる张开双臂,把高瘦的男孩抱了个满怀,“怎么就穿这么点,天这么冷,嗯?” 

        “啊,那个……诶诶そらるさん?!唔……!” 

        そらる一把将まふまふ按在墙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无视了周围所有人惊异的目光,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表白成功,接下来当然是要接吻了。” 

        “唔唔……!” 

        十二月的寒风裹挟着雪花,拂过他们二人时似乎变得没有那么寒冷了。そらる舔掉偶然闯到唇边的两片雪花,将舌头探入まふまふ温暖的口腔,肆意捕捉他的每一丝气息。 

       まふまふ的眼底渐渐浮出水汽,喘息也变得粗重起来。以及他今天才发现,他那看起来永远睡不醒的老攻そらる,剧情居然也可以进展得这么快! 

       

璃涵_佛系产粮

【翻译】cut10月号mafu访谈 Part4

这是这本杂志的第一篇mafu访谈《解读mafumafu的十个关键词》的最后一P啦!这篇确实长,翻译下来总字数已经很接近2W了。

前一个月抱着玩玩的心态去考日本语能力测试最高等级的N1考试,自己其实也没有系统学习过日语,但是没想到考过了wwww而且还不是压线过。能在没系统学过日语的情况下一次裸考通过,我已经很满足了(๑•̀ㅂ•́)و✧也更有底气进行后续的翻译和搬运了。我一直认为翻译并不仅仅是将原作者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转换成另一种语言。我自己的感情,自始至终都是融合在译文中的。

那废话不多说进入正文吧(๑•̀ㅂ•́)و✧

*因为是购买的杂志,所以可能存在版权、商业使用相关的问题。侵删。

--...

这是这本杂志的第一篇mafu访谈《解读mafumafu的十个关键词》的最后一P啦!这篇确实长,翻译下来总字数已经很接近2W了。

前一个月抱着玩玩的心态去考日本语能力测试最高等级的N1考试,自己其实也没有系统学习过日语,但是没想到考过了wwww而且还不是压线过。能在没系统学过日语的情况下一次裸考通过,我已经很满足了(๑•̀ㅂ•́)و✧也更有底气进行后续的翻译和搬运了。我一直认为翻译并不仅仅是将原作者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转换成另一种语言。我自己的感情,自始至终都是融合在译文中的。

那废话不多说进入正文吧(๑•̀ㅂ•́)و✧

*因为是购买的杂志,所以可能存在版权、商业使用相关的问题。侵删。

-----------------正文----------------

九  世俗观点 

“总有针对大众——也就是将我自己包含于其中的这一群体而言,令人不适和讨厌的事。我则会将这些事情写成曲子。”


——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一下“世俗观点”这一关键词吧。有关这一关键词的东西我自己也了解了很多。我听了您的音乐,觉得您对大众关心的东西和所谓“俗气”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也会思考对您来说,什么是乌合之众、随机多数人的欲望是怎样的,以及肮脏的东西是怎样的。我在想,您的音乐里之所以包含这些内容,说不定是因为歌曲中也夹杂了对乌合之众的厌恶感;也有可能是因为您觉得自己必定要站在群众一侧,而这些议题也是对群众敲响的警钟。那您自己确实会有这些想法吗?

嗯……解释起来非常复杂就是了……就拿在电车上给老奶奶让座这件事来说吧。其实给老奶奶让座也未尝不可,但你不觉得对大家来说,给老奶奶让座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吗?给老爷爷老奶奶让座原本就不夹杂着任何恶意,不如说这件事会让人有种不得不做的责任感,做了也不会怎样。但即使是这样一件在道德上完全正确的事,大家也会觉得做起来很难。将掉在地上的垃圾捡起来扔进垃圾桶也是一件完全没有负面影响的事,但为什么大家就会觉得做起来这么难呢。

 

——也是呢。

做了之前我说的那件事后,你大概会被别人认为是伪善之类的吧。正是因为我们在意他人的目光,才会觉得这么简单能做到的好事很难做。这样的……怎么说呢,比方说进行班级总结的时候,如果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直接在总结的时候说“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就好了。但大家总会走形式地无中生有些什么东西,这也是集体思想使然。这种现象在日本非常多见。不管这种现象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都得承认它是潜在存在的。令人难受的是,大家被这种群体心理支配着生活,同时也被这种群体心理扭曲了自己的行为。人们甚至与群体心理融为一体了——这则令人遗憾。我正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才写出了之前那些曲子。总有针对大众——也就是将我自己包含于其中的这一群体而言,令人不适和讨厌的事。我则会将这些事情写成曲子。大概是这种感觉。真难回答啊~不过我有好好回答你的问题吗?

 

——有好好回答哦。总之如果从您的答案入手,会发现群体心理也有着两面性这一性质。世上有光芒存在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伴随。一方面,一个人会有希望达成的生活方式这种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欲望;另一方面,也存在限制这个人达成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的群体欲望。这两个事实一直存在着,而我觉得mafumafu就是把两个事实折射出的大众性如实写进歌曲里的创作者。

您这么说,我就会想到自己的歌曲。它们尽表现着一些让人恨不得移开视线的黑暗面,欣赏起来应该也很辛苦吧(笑)。其实我真的不想知道这些阴暗面,不想遇到我刚才说的那只受伤的小鸟,也不想知道“存在对这些阴暗面视而不见的人”这一事实。如果我当时遇到那只受伤的小鸟时自己还有急事,说不定也会对小鸟视而不见。是不是觉得我的想法有点难懂了?不过,我也在纠结存在着这样可以把令大家恨不得将视线移开的事情记录下来的创作者,是不是真的好。说不定我其实并不希望有这样的创作者出现。到底是怎样呢……

 

——您说不定确实不希望有这样的创作者出现呢。但尽管在纠结这样的人该不该出现,您也确实提出了“这样的事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一观点呢。

正是如此。是这样的。谢谢你对我纠结的事和我的观点进行了一个漂亮的总结。可以好好理解到我说的点、将它们彻底消化的人基本不存在,所以我现在非常高兴哦(笑)。

 

——(笑)不过确实,您的歌总是包含“这样的事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管注没注意到它们都在那里,而大家的眼睛也确实看到了”这样的思想呢。听着您的音乐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能把这样的思想包含进歌曲中,真是太厉害了。

说不定是因为你本来就会比常人更多地注意身边的事,可以从一件事中分析出很多东西。比方说在烟花升起的时候,你不仅会观察到它的颜色的大致的大小,还会想象从不同角度观察烟花时,它呈现出来的不同形状。具体来说就是“像从底下放烟花的人那样从烟花的下部看烟花,能看到怎样的形状?”、“烟花确实漂亮,但燃放烟花的声音实在太吵,周围肯定也有被这种声音所困扰的人”、“住在这边的人肯定看不到烟花,毕竟这一带人只能从烟花的下部观察它”和“水面映照出来的烟花是怎样的颜色”这样的思考。我还真是一口气讲了一堆与观察烟花有关的事呢。我已经可以针对烟花提出这么多问题了,所以在写歌的时候我也不会只把烟花当烟花来写。这种对描写对象的处理可能比较复杂。如果我更直观地看待一件事物,说不定我会写出些更积极的曲子,写出更积极的曲子也不见得是件坏事。但是,我毕竟不是这种人。大概就是这样。

 

——但我觉得您能观察到这么细致的程度是迫不得已的哦。不同的人看待同一个世界会有不同的分辨率,而您去看待这个世界的话会产出分辨率很高的成果——我是这么觉得的。您本身看待世界的格局就很大,再加上剖析各种现象的精细度很高,所以众多事物会尽数平铺开来展现在您眼前。因此,有这么深的观察程度其实是“迫不得已”的哦。

是这样吗……如果是动物来观察烟花,可能烟花在它们眼里就是一团糊糊的东西。毕竟我家的猫猫们看到烟花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呢。我自己倒是最喜欢烟花了——我的性格很难搞吧(笑)。

 

十  使命 

“原本就在那里,只是并未被我们看到的事物也是存在的。我想让这些事物具现化。”


——我们要讨论的最后一个关键词是“使命”。听您聊到这我再次确认了——您对自己的职责抱有很强的使命感呢。世上有将“传递希望”作为自己职责的人,您则抱持“既然有传递希望的人存在,我也不得不传达希望背后的阴暗面”这种想法,将自己作为媒介,并一如既往剖析着世界的真相。我觉得正是这样的使命赋予了您创作音乐的意义,不过有着这样的职责和使命的您又是怎么想的呢?

一个人小时候有很多东西是看不见的,当他渐渐长大成人,就会看到这些东西。但相对地,在他长大的过程中,很多东西他也渐渐看不到了。比方说,你小的时候肯定经常躺在地板上。这时候看地面映出的人脸和地板上的刻痕时,你就会发现由于地板是由一块块木板或地砖组成的,人脸和刻痕的方位会被清晰地区分开。而当你长大、渐渐长高了以后,就算觉得还是可以看到地板上的刻痕,从远处看也只能看到别人的脚了。我就是这么趴在地上玩过来的,现在总算成长了些许,也觉得自己的视野变得开阔了。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发现原本就在那里,只是并未被我们看到的事物也是存在的。而我想让这些事物具现化。我没有哪个曲子的内容是虚构的,所有曲子都是非常现实的。这些曲子并不全是基于我个人的经验写成,但我周围的人也经历了不少事,自己也目睹过很多事情的发生经过,我也就会把这些东西写成歌曲。我也一直贯彻着“将发生在各种地方的现实事件写成歌曲”这一音乐上的使命。此外,我有着发现与现实违和的部分的使命感。这两个使命和使命感构成了我看待周围事物的边界——虽然这与“超越音乐界限”这一针对自己唱见身份而言的边界有些对立的部分就是了。

 

——嗯嗯。

我明年的单人演唱会要在东京巨蛋举办——我打算在这期杂志发行的时候发表这一通告。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是我长期为之奋斗的目标与梦想。以前我只是想作为唱见办更多的演唱会,每场演唱会的规模也因此比较小。毕竟,作为一个并没从哪个明确的公司出道的网络活动者,突然来借用会场比较难,借用会场的方法也没多少。再加上我早期是以“唱vocaloid系曲子”为活动中心,所以也存在现场演唱各位P主的歌曲时的版权问题。如果一直借助他人的力量活动,自己的事业一定会在某一天走上下坡路。所以我就干脆开始挑战自己,创作原创歌曲了。这样一来,我和其它有类似想法的唱见们就在内容层面对自己完成了二次定位,也开始挑战自己原本做不到的事。我认为实现这两件事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事业已发展至此,不做这两件事的话就无法推动后继于我们的音乐的发展。接着大家纷纷在音乐层面挑战自己,做出了不少成绩,也因此可以来到下一个阶段。我们渐渐可以在越来越大的会场中办演唱会,也借此向社会各界展现了“以网络为根据地活动的人们有在好好发展着他们的事业”这样的形象。这么发展的结果就是大家设定了“创造一个让圈内的大家轻松发展自己事业的环境”的目标,而这个宏大的梦想也把东京巨蛋设置成了我们的演唱会会场目标。结成After the Rain这个组合,作为一个组合举办Zepp巡演,再到两国国技馆、武道馆,这一点点的进步当然要归功于我的搭档そらるさん;而现在我们可以将以前一直无法借用的东京巨蛋作为明年演唱会的场地,也是这积累起来的努力使然。正是因为要实现,我才把“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当作自己的梦想;但这一梦想最终得以实现,也要归功于所有的活动者与粉丝们。我希望以成功在东京巨蛋开办演唱会为起点,周围的环境可以对以网络为根据地活动的人们更为友好。

 

——真是宏大的展望呢。

谢谢你。突然讲到和我们自己有关的话题真是抱歉了,好害羞呀(笑)。

 

——正是因为您持有这样的观点,我才对您的想法很感兴趣的哦。“只创作好作品就可以了”好像是哪里的牧歌(?)所表达的观点。这观点如果不和您刚才说的话联系在一起的话,就无法展现出其真正的含义了。然而您是将“只创作好作品”作为自己的使命努力贯彻的。我觉得这很伟大哦。

只创作好作品首先一定是为了我自己好,此外我也想通过创作好作品,纠正人们“活在网络世界中的人整天就是游手好闲、半吊子”的观点。我一直都说就算做不了真正的音乐家,也可以在这样的地方活动,不过我自己并不持有这种观点。不如说现在我这样在视频网站上投稿MV都是网络世界自身性质使然,或者说这是时代的进步而发生的必然的事。但大家一直都对在网络上活动的人持有偏见……音乐产业上以唱片公司为核心形成的旧系统在渐渐瓦解,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嘛。就算如此,对网络发源的歌手持有的偏见也仍然存在着。如果要打破这样的现状,让音乐人们真正独立地创作音乐,大家就需要与唱片公司解除契约,同时不考虑网络的话也就没有发表歌曲的地方了。此外,也有逃离事务所后变得一无所有这样让音乐人无法再创作音乐的事情发生。正因为如此,我想创造一个能让大家作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发表音乐、发布自己想发布的东西的世界。所以我们一直致力于消除大家对网络音乐人的偏见,并向外界传达“网络对音乐人来说其实是个很美好的地方”的观点。我也一直在和大家讨论这些事。

 

——我觉得您考虑的很全面了。你们贯彻了自己的责任,在努力创造一个能发布想要发布的东西的地方,也想着去守护这个地方。贯彻责任后事情会有什么进展,已经很明显了;我也觉得你们几乎要实现这一领域的自给自足了。

谢谢你。

 

——我觉得这样一种没有形态,也没被掩盖的正义很适合你们。了解到你们这种观点的人也会觉得这种想法很好,没有任何令人不适的地方。大家虽然喊着“革命吧!”在做各种事,但并没有把既往音乐界的秩序完全破坏掉,而是怀揣着“不这么做的话能让我们唱歌的地方都要消失了哦?”这样的想法在做一些很接地气的事呢。

你这瞎说什么大实话呢(笑)。原来采访就是这种感觉吗www不过我们聚集在一起都是在思考怎么做才能让现状变得更好,也觉得我们必须要守护好我们自己的天地。所以我们的确是在像你说的那样做事哦。

 

——所以你们是在怀着“就只是做这些”的想法在踏实做事呢。有种“比起主动去改变,只是因为没办法了才去改变”的感觉。

我觉得我们只要做好自己能做到的事就可以了,毕竟是能让我们做到如此地步的最喜欢的圈子。

 

——我觉得您的想法很正确。大家也正是被这样的您给吸引了哦。

是这样就好了(笑)。总之我要在东京巨蛋发动革命。

 

——全文完——

译后谈

《解读mafumafu的十个关键词》,到这就全文翻译完了。从粉mafu开始,我一直在研究他的歌曲和各种看法——不管是从旋律的角度还是歌词的角度。边翻译、边阅读这篇访谈的过程对我来说相当于对答案,而非常荣幸,我发现我心中所想的答案几乎都是正确的。mafu是第一个与我思想如此相似甚至相同的男神,而我也觉得粉了他既是缘分,也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此处省略10000字吹mafu部分,真想看请转至我之前给mafu写的生日祝福信与演唱会贺信www

最好的追星方式是通过追星成为更好的自己。我认为自己在追mafu的过程中有贯彻这一点。在追他的这一年间(粉龄不长哈QAQ),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思想也得到几次三番的更新,也在他的鼓舞下于学业上大有长进。雅思裸考首战7.5、日本语能力测试N1在未系统学习日语的情况下裸考一次通过,以及经过学校的层层选拔得以于今年暑假去剑桥大学学习...我与他都在成长着。

今年他就要去东京巨蛋开演唱会了。除了祝福与加油以外,我的其它言语都已藏匿于心中。不管是他,还是我,未来都会在各自的世界中掀起很大的革命吧。

那么今后也多多关照。

---------真的结束了-----------

AMONEY

暑假的时候参本的图,全本最水就是我【?】谢谢各位老师带我玩我感激涕零,另外淘宝还有少量存货!看我眼神暗示!!

暑假的时候参本的图,全本最水就是我【?】谢谢各位老师带我玩我感激涕零,另外淘宝还有少量存货!看我眼神暗示!!

寒念子
“そらるさん可以信任我吗?”

“そらるさん可以信任我吗?”

“そらるさん可以信任我吗?”

言

开屏maluz雷击(ntm            

ma哥太帅了我没了,老so对不起www我真的不是黑www

对不起我好菜。

开屏maluz雷击(ntm            

ma哥太帅了我没了,老so对不起www我真的不是黑www

对不起我好菜。

宋迟.
画废给瓜瓜庆生) 瓜瓜生日快乐...

画废给瓜瓜庆生)

瓜瓜生日快乐!!!

似水流年终不忘 长生归来仍少年!

画废给瓜瓜庆生)

瓜瓜生日快乐!!!

似水流年终不忘 长生归来仍少年!

箱麋
画了安库hikifes的新ky...

画了安库hikifes的新kyara🤤

画了安库hikifes的新kyara🤤

木木木南
srr:暖哄哄的冬日里还想着工...

srr:暖哄哄的冬日里还想着工作怕不是有毛病,活该睡着。(;`O´)o


没有同框的无意义摸鱼,蜜汁打光。我是ooc狂魔:)


srr:暖哄哄的冬日里还想着工作怕不是有毛病,活该睡着。(;`O´)o



没有同框的无意义摸鱼,蜜汁打光。我是ooc狂魔:)






饮用型盐酸
是小小月!!(画风崩坏

是小小月!!
(画风崩坏

是小小月!!
(画风崩坏

某六个圈er

描的胰脏

胰脏的帧数真的高,高的我往这画面里仔细看,才看出来每帧都密密麻麻写满了一个字,钱。

就当panopticon手书的预告

但是看这个进展速度感觉要命。。。。

描的胰脏

胰脏的帧数真的高,高的我往这画面里仔细看,才看出来每帧都密密麻麻写满了一个字,钱。

就当panopticon手书的预告

但是看这个进展速度感觉要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