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唱见同人

97147浏览    5082参与
快乐小学生张晞恒

【そらまふ】新型相亲:让两位男嘉宾在一起

ooc预警  相亲节目背景

女嘉宾原型我本人

有错误劳烦雅正


  他,まふまふ,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猩红的眸子上,高高挺起的鼻梁象征着他坚韧不拔的性格,浓浓的眉毛一挑,便让无数女生神魂颠倒。如同夏夜皎洁的月光般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红色的嘴唇,使他在不羁中又平添一份乖巧。

  但是,将近三十岁的他还没有对象。

  他,そらる,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半睁半闭的眸子,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强势。如果不走近看...

ooc预警  相亲节目背景

女嘉宾原型我本人

有错误劳烦雅正




  他,まふまふ,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猩红的眸子上,高高挺起的鼻梁象征着他坚韧不拔的性格,浓浓的眉毛一挑,便让无数女生神魂颠倒。如同夏夜皎洁的月光般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红色的嘴唇,使他在不羁中又平添一份乖巧。

  但是,将近三十岁的他还没有对象。

  他,そらる,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半睁半闭的眸子,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强势。如果不走近看,根本不会发现其实他就是太困了睁不开眼。他温柔如水的声音让无数女生在凄冷的夜晚安然入眠,给予她们勇气与力量。

  但是,三十多岁的他还没有对象。

  于是两人上了同一档相亲节目,且因为太帅,使这个节目人气暴涨。无数女生每天准时蹲在电视前,更有甚者报名参加只想让这二位爆灯,导演和赞助方都感动哭了。只是节目办了许期,两位却从没有给任何女嘉宾机会,于是直到这最后一期他们还是单身。

  最后一期最后一位女嘉宾是一位网络鸽手,时不时写点小文字。她左瞥瞥右看看,接过话筒就开门见山:“我今天就是为そらまふ来的,别的我都不要。”

  大概是习惯了,まふまふ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看看女嘉宾又看看旁边的そらる,对方耷拉着脑袋不予理睬,半梦半醒中嘀咕着什么。

  女嘉宾歪歪头,突然叹了口气说知道她没机会的,于是第一个vlog都没放就直接放弃。主持人还一头雾水,只听见そらる似乎有一声轻笑,但很快收了回去,まふまふ摊开手无奈地摇摇头,大概一切已成了定局。可正离场的女嘉宾猛地转过身来,歪头看看一脸天真的まふまふ,眨眨眼笑着问:“まふまふ,我真的特别喜欢你,能送你一个小礼物吗?”

  まふまふ虽然懵逼,但想着毕竟是人家的心意,也就爽快收下了。女嘉宾见状似乎十分高兴,没有一点相亲失败的失落感,转手又拿出一个小盒子送给了そらる。そらる收下后瞟了まふまふ的盒子一眼,看着那鲜艳的红色和自己这深邃的蓝色,同一品牌同一款式,再睁大眼睛观察一脸开心的女嘉宾,心中已有二三分把握。

  于是他破天荒的要了女嘉宾电话,那些被拒绝过的女生都哭了,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送礼物。女嘉宾笑嘻嘻地加了电话后终于满足地离开了,走时还跟个小兔子似的一蹦一跳,两只手甩得老高,脑袋左歪右歪像个弱智。主持人感慨这招实在太高,表示そらる终于遇到了让他心动的女生,并希望两人在线下能有更多发展。

  节目结束后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回到家中,先是为了谁做饭剪刀石头布半小时,最后决定点外卖,又为谁收拾垃圾比了几把游戏,最后决定一起收拾。二人同居这事没几个人知道,但他们确实是一直住一起的。

  有了空闲时间,そらる打开了他的礼物盒。那是一条做工精致的项链,银色的链子散发出一种纯洁的光芒,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动人。最显眼的莫过于静静悬在项链上的猩红色宝石,眯着眼看过去整个世界都红彤彤的,如此晶莹剔透,应该能看清世界,应该能看清恋人的心。まふまふ的礼物无异,只不过那颗宝石是深蓝色,此时那位女嘉宾到底居心何在,二位都有五分以上的把握了。

  他俩之间隔的就是那层窗户纸,薄薄的纸印满了担忧害怕不安彷徨,哪怕是超级大帅哥,也会担忧不被理解,也会害怕社会舆论,也会为自己的选择感到不安,也会在感情中彷徨失措。而现在,这项链和那位女嘉宾一下子就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有人理解并且支持自己,于是一切都摊开来,变成纯然无杂的感情,没那么复杂了。

  也许是怕他们不能理解,她还贴心地在盒子中放了纸条:给最爱的人他的颜色。要是这都不懂你就活该单身一辈子。事情到了这步,两人心照不宣地同时笑出声来,先是感慨竟然有小姑娘能看出他们互相喜欢这个事实,又争着给对方戴上项链,结果最后无法分出胜负的两个幼稚鬼决定做到同时。

  于是そらる站在台阶上,まふまふ直着身,二人平视着对方伸出了手。そらる平时半睁半闭的眼睛这时倒是瞪得挺大,直勾勾地盯着まふまふ,面不改色心不跳,很快就完成了动作。まふまふ紧张得半天戴不好那项链,在そらる略带嘲讽又有点小宠溺的微笑下,平时更加主动的他竟然红了脸,三下五除二搞好后大步跑开了。

  第二天そらる打电话谢谢了那位女嘉宾,对方听起来对此感到十分高兴,甚至吹起了口哨。随即两位在网上公布了交往一事,大家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何从不给任何女嘉宾爆灯。

  当然,还有人没忘记并且心疼那位被そらる要了电话的小姐姐,猜想她昨晚可能还在幻想和そらる有什么奇妙的展开,结果人家今天就发布了和まふまふ交往的消息,怕是有得哭的。

  于是大胆的网友私信提问了小姐姐,对方表示:“我哭嘛呀!我都要笑醒了,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我就是为そらまふ去的,别的我都不要!!!”

  网友似乎懂了什么。

kainooooo

「RibEve」对不起,我只是「想」你了

Rib投稿了!!!!香水这首歌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的(仅个人观点www)

ps.第一部分是Rib视角,第二部分是Eve视角

写的仓促,如有不妥还请见谅。

小学生文笔,对不住大家了

——————————————————————————————

0.或许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悲伤的了,甚至连与你的回忆都开始变的模糊,可是「想」和「留恋」其实是不一样的吧,所以就算我说「我又开始想你了」的我,也并没有在留恋,不是吗。

1.“rib,我们分手吧。”那天天气很冷,我们两个一起回的家,似乎是早已预料到,所以就算那过分的沉默也无条件的接受了,但我们的手却还紧紧的牵着。

“嗯,我可以知道理由吗。”无知...

Rib投稿了!!!!香水这首歌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的(仅个人观点www)

ps.第一部分是Rib视角,第二部分是Eve视角

写的仓促,如有不妥还请见谅。

小学生文笔,对不住大家了

——————————————————————————————

0.或许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悲伤的了,甚至连与你的回忆都开始变的模糊,可是「想」和「留恋」其实是不一样的吧,所以就算我说「我又开始想你了」的我,也并没有在留恋,不是吗。

1.“rib,我们分手吧。”那天天气很冷,我们两个一起回的家,似乎是早已预料到,所以就算那过分的沉默也无条件的接受了,但我们的手却还紧紧的牵着。

“嗯,我可以知道理由吗。”无知为什么,我的心竟然平静到自己都害怕的程度,或许是因为太过无力吧。

“说是为了自己一点也没错,但也是为了你,我们不应该这样牵制着彼此,如果不能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那我真的无法忍受。”你松开了我的手,低着头说着,白色的哈气升到了空气里。

我用力的攥着自己的手,因为上面还残留着你的温度。

“谢谢你,Eve。”不知为什么我笑了,可是我明明能感觉到我的眉头已经藏不住悲伤的皱了起来。

“我也是,rib——”两个人都笑了,可那却比哭还要让我难受。

“那,再见了——”

“嗯,再见。”

就这样,我们走向了相反的回家路,第二天Eve和父母搬去了东京。

啊啊——我不想说再见啊……我已经不能拥有我喜欢的生活了,因为你就是我的幸福啊。

2.大学毕业以后,我也留在了东京,我放弃了去当全职唱见,而是选择去了一家还不错的公司当了白领。

Eve还在继续唱歌。

我可以就这样慢慢忘记你,我这么想着。

投稿和活动越来越少,我逐渐成为大家一味寻找但依然杳无音信的存在,而Eve却耀眼到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

我们彻底离开的彼此的世界,生长在了「唱见」的两个极端。

3.可是果然是在骗自己,我根本无法忘记你,但我并没有「留恋」因为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些暧昧不清的关系,当然,或许只是我单方面的关系,只是「想」你了。

我抱着吉他随意的拨动着,哼着你的歌曲,哼着哼着,我好像听到了你的和声,脑海中有些泛黄的记忆又被翻了出来,一页又一页,密密麻麻的都是关于你的事情,这一次我哭了,那泪水像刀刃一样,割破了我的心脏,鲜血淋漓——

我「想」你了,但我并没有悲伤,因为只是我变了而已。

——————

0.对不起,我「想」你了,可是我不伤心,不伤心,因为这份感情已经超越了「悲伤」,那是更深邃的表达,但又并不复杂甚至纯粹到只是因为「我爱你」超越了一切。

1.今天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写歌,不知为什么,今天的我是那么「想」你,明明已经没有任何的交集,明明就连你的声音都很难寻觅到,明明——我就要忘记你了啊,可是这突然汹涌而出的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没有什么特别,或者说平常的过分,可是,我就是「想」你了。

我扔下乐谱,疲倦的扑在床上,咕噜咕噜,回忆的齿轮开始转动,那些有些生锈的回忆又一件件窜进心头,心脏被这虚幻的东西填的满心满眼,就这样吧,让我做一个美梦。

2.我抱着吉他,唱着你的歌,我不自觉的笑了,音箱的共鸣让回忆变的越来越清晰,悲伤的也好,快乐的也好,与你的一起都是那么的让我感到雀跃,我就像那个卖火柴的女孩,为了不让它们破碎而拼命的弹着,唱着,我似乎看到了你那修长的手指按压琴弦的样子,看到了你大大的微笑,无数的你的影子重叠重叠——

我想你了,但我没有伤心,没有伤心,只是因为我知道我还「爱」着你。

————————————————————————————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各位(ノ)`ω´(ヾ) ​​​ 是小天使www

www妹
「君との明日を探していた星空」

「君との明日を探していた星空」

「君との明日を探していた星空」

sora_雅子masako
尝试画一个时尚画风的そらる(?...

尝试画一个时尚画风的そらる(?)

尝试画一个时尚画风的そらる(?)

是蘑菇哦!

【sakaura】屠龙少年的征程!

注:cp如题不逆不拆,有少量soramafu成分,ooc预警,勿代三。

是轻飘飘的童话风哦☆


浓重的夜色里万籁俱寂,城中的居民们都沉溺于安详的梦境中。城堡塔楼上,顶层的窗户被风吹开,纱帘轻笼着的桌面上,城里的首席魔法师mafumafu正趴在一本摊开的厚书上酣眠。月光细碎地洒在他的白发上,随即却被一团黑影阻挡,mafumafu微微抬眼,看到模糊的巨影扑着翅膀,缓缓停落在窗台上。

“巨龙先生。”他笑了,没有呼救,被对方沉默着抓起,映着银亮的月光,呼啸着飞过夜色,渐渐隐于远方的黑暗之中。


soraru睡眼朦胧地叩了叩沉重的木门,打了个哈欠:“喂,大魔法师,该起...

注:cp如题不逆不拆,有少量soramafu成分,ooc预警,勿代三。

是轻飘飘的童话风哦☆

 

浓重的夜色里万籁俱寂,城中的居民们都沉溺于安详的梦境中。城堡塔楼上,顶层的窗户被风吹开,纱帘轻笼着的桌面上,城里的首席魔法师mafumafu正趴在一本摊开的厚书上酣眠。月光细碎地洒在他的白发上,随即却被一团黑影阻挡,mafumafu微微抬眼,看到模糊的巨影扑着翅膀,缓缓停落在窗台上。

“巨龙先生。”他笑了,没有呼救,被对方沉默着抓起,映着银亮的月光,呼啸着飞过夜色,渐渐隐于远方的黑暗之中。

 

soraru睡眼朦胧地叩了叩沉重的木门,打了个哈欠:“喂,大魔法师,该起床了。”门里没有响应。soraru再次敲门:“还在研究吗?该吃早饭了。”房里安静得不对劲,soraru清醒过来果断地推开大门,随着木门细长的“吱呀”一声,他的呼吸猛然一滞。

桌边空无一人,唯有几张书页在清晨的阳光下随着微风缓缓翻动,窗台上清晰印着龙的脚印,仿佛在示威宣战。

 

“难得soraru桑亲自叫我屠龙呢。发生什么啦?”一头烈焰般红发的少年走进城主会客厅,半开玩笑地说着,大方地坐在城主soraru对面的扶手椅上,赤色双眸明亮地盯着愁容满面的soraru。后者叹了口气:“首席魔法师被龙抓走了,就在昨天晚上。”

sakata有些惊奇地坐起身:“mafu被抓了?怎么会呢!”

soraru摊了摊手,“我也很惊讶,mafumafu的实力足够,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窗台上留有龙的足迹。难道他是自愿的?”

“这样啊……还真是奇怪……”sakata眯起眼,“总之soraru桑放心交给我好了!咱的屠龙水平可是全城一绝,一定没有问题哦!”

soraru脸色缓和一点,道:“那就拜托你了。地点在城外森林后面的那座古堡里,我已经派人搜查过了,应该没问题。”

sakata站起身来。“好的soraru桑,什么时候出发?”

“不麻烦就现在吧,尽快把mafumafu带回来。”

“soraru桑还真是重视mafu哦?”sakata笑道,转身离开。

 

守卫将sakata带出城门,扬手指了指对面一片茂密的森林:“穿过森林就到龙之古堡了,请您多加小心,在下只能送到这里了。”sakata礼貌地欠身:“辛苦了,我这就去!”

森林中空气清新、鸟雀啁啾,阳光灵巧地穿过层层枝叶,在树下投射斑驳摇曳的光影。sakata穿行其间,一路上见到不少小家伙,有的甚至会往他腿上爬,抑或是害羞地扯扯他的裤脚。一瞬间sakata感到一阵不真实,这片森林怎么看也不像是所谓“恶龙”的领地。

“这样看来,恶龙先生还蛮可爱的,把森林打理得这么好。”抱着这样的想法,sakata愉悦地哼着歌,迈开步子。

 

先前所有的轻松和愉快在进入古堡后消失殆尽。冰冷阴暗的大殿广阔而空荡,空气中弥漫着苔藓的潮湿气息,内外的差别之大着实令sakata吃了一惊。但他没有犹豫,直接向楼上走去。

sakata试着呼喊:“mafu——你在哪里?”

空荡的走廊里回响着空洞的回声。“看来不在这层呢,”sakata自语,没有过多搜查便上楼了。当他即将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仿佛早有准备的急促的脚步声。

“呀,原来有人。”sakata毫无意外地勾起嘴角,闪身跃下数十级台阶,在阴暗曲折的走廊交织成的网络中迅疾地穿行,最终精准地停在一个拐角后,脑袋微微倚着墙壁,单手握住身后的剑柄。他的声音里满是温柔的笑意:“龙先生,我找到你了哦。”

气氛凝固了几秒,古堡的寒意在拐角两人的对峙中恣意蔓延。终于,拐角后走出一个略显娇小的人影,是个棕发绿眸的少年,明显受到了惊吓,但却显得很激动:“请问……你是来屠龙的人吗?”

sakata友善地点了点头,握住剑柄的手却毫不放松:“是哦,我叫sakata,全城最强的屠龙者。请多指教,龙先生。”

对方见状看似松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抱歉,我并不是你要找的恶龙。我叫uratanuki,是个探险者,听说有龙就与伙伴们来到这里,结果走散了。”

sakata明显地愣了一下才放开剑柄,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原来这样……冒犯了真是抱歉,吓到你了吧?对不起哦。”urata叹了口气,径直向走廊外走去:“没关系,那我就先走了……”刚转过身,他的手猛地被抓住,回过头撞上了sakata满怀关切的眼神:“别急着走嘛,这里很危险的,我们还是同行比较好哦。”urata不太自然地挣开sakata的手,“嗯”了一声。

 

年纪相仿的两人很快在互相攀谈后熟络起来,sakata带着不太熟悉地形的urata灵活地穿行,搜寻着任何有关mafumafu的讯息或龙的印记。urata忍不住赞叹道:“sakatan对这里的地形还真是熟悉啊。”

“那是当然啦!”sakata略有些受宠若惊,随即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身后的剑:“这里曾经是不少恶龙夺取城内财富或为非作歹后的中转站,当然了,每一只都见识了我的屠龙技艺。”说着,他突然拉住urata,表情严肃起来:“前几层都查过了,恶龙看来只会在最后一层守着。ura桑一定要小心,跟上我。”urata认真地点了点头,回握住sakata。

三级。二级。一级。sakata在心底默默地数着台阶,这一次屠龙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紧张,自诩经验丰富的他也没有放松警惕。

终于,两人来到了最后一层。

“……mafu?”sakata惊喜地向抱膝蹲坐在墙角的mafumafu喊话,但马上收敛情绪,警惕地向后退了两步,伸手护住urata,“你在这里……但是恶龙呢?”

mafumafu轻松地挥挥手:“没事,过来吧,恶龙之前就逃走了,估计是听到风声,sakatan亲自出手了,无论是谁都会害怕的。”

sakata和urata震惊地对视,然后走向mafumafu。

 

……于是这次救援任务就轻轻松松地解决了,在恶龙提前逃走的前提下。两人顺利带回了mafumafu,虽然并没有遇到所谓的恶龙,但soraru还是十分满意,据本人说只要mafu回来了就好,于是sakata和urata因此得到了极高的奖赏。一时间,“恶龙听闻sakata来挑战连夜潜逃”的奇妙话题在城里流行开来,人们为此津津乐道,编出了不少版本的故事,但urata却鲜少被提及,因为他在领赏之后便神秘消失了。

人们只关心天才屠龙少年sakata,但当然了,sakata正全力搜寻着“探险者”urata的踪迹。在连日的寻找之后,sakata于城墙边发现了想办法出城却因为身高不够而无法爬墙的urata。

“在这里用那个……很危险吧……但是只能试一试了。”urata自语着,被身后一个明亮的声音打断:“喂——ura桑!原来你在这里!”

“sakatan?”urata惊讶地回过头,“你来这里干什么?”

sakata颇有兴致地扬起嘴角,“这个应该我问ura桑吧。话说为什么ura桑不去找探险者伙伴们呢?”

“这个……他们……”urata犹豫着,最终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垂下头来不去注视sakata赤色的双眸,“不。根本就没有什么探险者伙伴……我就是古堡里的恶龙。sakata会杀掉我吧,那些都无所谓,只是,我并没有掳走mafumafu,我只是那篇森林里的、平日隐蔽起来不被发现的普通龙族而已……算了。”urata无奈地笑了,抬起头凝视着红发少年,等待着锋利的剑刃划颈而过。

sakata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反而笑着揉了揉urata的脑袋。

“我知道的啦,ura桑,我绝对不会杀你。”sakata说着轻轻地拥住眼前惊讶的少年,笑道,“其实mafu是我抓的哦。”

随后sakata展开背后烈焰般赤红的龙翼。

 

城主休息室内。

soraru对着mafumafu抱怨道:“你是说,被龙抓走是你自愿的?”后者调皮地笑了:“是的!只是玩玩而已。”“以后可别做这些无聊又危险的游戏了啊……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soraru无奈道,顺手捏了捏mafumafu的脸,对方倒是不抗拒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sakatan,这个主意真的很不错呢。

 

>end<

 

解读一下就是,saka一直喜欢着同为龙族的ura,两人事先知道后设下一个局,假意拯救mafu其实是把ura拐回来(bushi)了www

拜托留个评论吧qwq

是简单的小甜饼w污染tag了抱歉(哭)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这里蘑菇,请多指教!

鵼白
全世界最晚的夜空のクレヨン (...

全世界最晚的夜空のクレヨン

(我是大弧蝶×)

女主好不容易活下来所以画了(×)

全世界最晚的夜空のクレヨン

(我是大弧蝶×)

女主好不容易活下来所以画了(×)

影枼(かげ)

放假了,我是时候该填坑了|ω・)

(悄咪咪想约稿,等我画完无偿后整理一下我能画的就发一下,最近补款有亿点多|ω・))

まふまふ在同一个目录的前几篇|ω・)

放假了,我是时候该填坑了|ω・)

(悄咪咪想约稿,等我画完无偿后整理一下我能画的就发一下,最近补款有亿点多|ω・))

まふまふ在同一个目录的前几篇|ω・)

南临

前段时间玩底特律玩疯了画的,往后滑是大图和一点点无脑剧情(そままそ都有)

💦有好好预警所以请自行阅读呃乌!实在怕被雷到就只看前三张剩下的自己脑好了!💦

一点点欧欧西设定:

まふまふ:少爷,学生时期(现在其实也是)看上去懵懵懂懂的其实心思很多很细(褒义),早就知道そらる是仿生人猎人但由着他去,一直不点破,直到そらる有次杀安卓被まふ撞见了。(于是まふまふA了上去)

そらる:仿生人,型号为SR-310。表:mafu家的大管家,看着白毛小孩长成白毛幼稚鬼(bushi);里:仿生人猎人,类似人类的杀手,拿安卓钱财替安卓消灾。一直不知道【mafu早就知道他是仿生人猎人这件事】并一直苦恼并想方设...

前段时间玩底特律玩疯了画的,往后滑是大图和一点点无脑剧情(そままそ都有)

💦有好好预警所以请自行阅读呃乌!实在怕被雷到就只看前三张剩下的自己脑好了!💦

一点点欧欧西设定:

まふまふ:少爷,学生时期(现在其实也是)看上去懵懵懂懂的其实心思很多很细(褒义),早就知道そらる是仿生人猎人但由着他去,一直不点破,直到そらる有次杀安卓被まふ撞见了。(于是まふまふA了上去)

そらる:仿生人,型号为SR-310。表:mafu家的大管家,看着白毛小孩长成白毛幼稚鬼(bushi);里:仿生人猎人,类似人类的杀手,拿安卓钱财替安卓消灾。一直不知道【mafu早就知道他是仿生人猎人这件事】并一直苦恼并想方设法瞒着mafu,直到そらる有次杀安卓被まふ撞见了。(于是被まふまふA了上去)


零默_早餐店在逃油馍头

【そらまふ】人间四季

•恭喜惑惑@🥛激推bot 考上理想的高中!!!!!惑惑牛逼!!!!!(大哥你知道还有几天就轮到你自己了吗)

•甜文。巨短。勿带三。写得很烂。手写大纲只搞了一个多小时,成品也写得断断续续。觉得写得不好可以骂我!

————————————分割线———————————————

“路上黑,你一个人小心些。”

话音刚落,街道两侧的路灯就亮起来了,暖黄色的光芒霎时扫清了地面上模糊不清的黑暗。そらる哈出一口白气,冷空气让他的口舌仿佛能凝出冰华。现在是夜间八点整,而城市刚好华灯初上。寒风裹挟着车水马龙穿梭在大街小巷,居民楼的窗玻璃上糊着朦朦胧胧的水雾。冬天仿佛一瞬之间到来,又在まふまふ的手...

•恭喜惑惑@🥛激推bot 考上理想的高中!!!!!惑惑牛逼!!!!!(大哥你知道还有几天就轮到你自己了吗)

•甜文。巨短。勿带三。写得很烂。手写大纲只搞了一个多小时,成品也写得断断续续。觉得写得不好可以骂我!

————————————分割线———————————————

“路上黑,你一个人小心些。”

话音刚落,街道两侧的路灯就亮起来了,暖黄色的光芒霎时扫清了地面上模糊不清的黑暗。そらる哈出一口白气,冷空气让他的口舌仿佛能凝出冰华。现在是夜间八点整,而城市刚好华灯初上。寒风裹挟着车水马龙穿梭在大街小巷,居民楼的窗玻璃上糊着朦朦胧胧的水雾。冬天仿佛一瞬之间到来,又在まふまふ的手心和脸颊中被涤荡得更加单纯。白发青年还未走远就又回过头来,放下一个明眸皓齿的微笑。

“晚安,そらるさん。冬天快乐。”

夜色愈浓,道路摁灭了他和他的光芒。

却依旧有人在望,一道灼灼的目光一生似的那么长。


表白的日子,被まふ选在了秋天。

双人生放中他们不约而同地打开了苹果酒,隔着屏幕碰杯,却因网络延迟怎么也无法同步。窗外的落叶纷飞,天黑得很早,月朗星稀。

“再来一次,干杯……啊怎么回事,我是不是该考虑换一台新的路由器了?”

“说不定是我的网速太慢了吧。”

他们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一句接着一句地聊,时不时跟弹幕互动。那次究竟是谁先醉的?记不清了。但观看人数慢慢减少,连城市也陷入了浅眠。冰块融化在透明的液体中,稀释了酒精,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そらるさん,来自东京的条形码……小姐,想问问看你喜欢怎样的恋人。”

“嗯?”そらる端起酒杯,看着画面中まふまふ的身子突然挺直,似乎格外不安。“恋人的话……

“其实我觉得まふまふ就很好啊,多才多艺还很温柔,长得也好看,虽然他的爱沉重又恶心……”他开着玩笑,“但如果要恋爱的话确实是很理想的对象。喂,不如你这家伙干脆就跟我结婚吧?”

“看来そらるさん先醉了。”

そらる眯着眼睛看着弹幕滚动,在思考酒精和自己哪个更不清醒。许久过后,他看到手机屏幕亮了亮。他学着まふ的样子,小心地绕过摄像头拿过手机,聊天页面的几个字格外醒目。

“认真的?”

“嗯,我说真的啊……”そらる嘟哝着,装作是在回应观众。他听到まふ笑了,很轻很轻的笑声,扑哧一声,被麦克风录进去的只有低低的气音。他看向被手汗蹭花的屏幕,新接受到的消息只有一个颜文字。

“(ɔˆ ³(ˆ⌣ˆc)。”

そらる也笑了。此时此刻,注视着他的人那么多,却只有一人能看到他眸中的星光。


而互相察觉彼此的心意,则是在夏天。

骤雨从来就是来去无声的。它乘着风降临,又在雨声渐小中抹去了自己的尾巴。又一次的万里晴空下,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水洼是它存在过的唯一痕迹。

在雨后的晴天里,そらる打着哈欠被まふまふ的电话从家里揪出来去逛乐器行。傍晚的温度虽不强势,却也不容小觑。街边被投喂得圆滚滚的流浪猫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人,转身扑蜻蜓。そらる去便利店买来两支雪糕,在狭窄的下坡路上被まふ追着自己的影子走。

“そらるさん,我想尝尝你那支雪糕。”

“啊?哦。”

そらる停下脚步等着まふ追上来。后者几大步跟他并肩,轻轻在巧克力的冰棒上咬下一口。

“好吃吗?”

“嗯。”

まふ满脸兴奋地咬碎冰棒,脚底的木屐踩在地上啪啪作响。

“そらるさん要不要尝尝我的?”

“不要。抹茶味太苦了。”

まふ歪歪头,继续舔着自己的雪糕慢慢走。漫长的下坡路到了尽头,夕阳彻底被高高的楼房吞没,他突然回过头来。

“そらるさん,我们……我们这样是不是间接接吻了啊?”

そらる看向まふまふ。对方的眼神在微黑的夜色中似闪非闪,明明是疑问句,他的脸上居然带着些恶作剧得逞的得意。蝉鸣盖过了两个人的心跳声,白发的顽童笑得那么开心。

そらる不置可否,轻轻拽起まふ的胳膊。他明白自己应该给他点什么回应,但他不着急。世间事都是如此,只有舍得花费时间扫去一切干扰判断的浮尘,才有资格看到喧嚣偃旗息鼓后的光芒。

“走吧。天黑了。”

况且他还有那么多时间去好好品味复杂的感情。


“そらるさん,下雪了。”

“嗯?现在可是春天啊。“真的下雪了。”

“真的吗?打开窗帘太麻烦了还是算了……”そらる揉揉惺忪的睡眼打开手机,“啊,真的,推特上已经在疯传樱吹雪的照片了。”

“好像还是千年奇观。”

“喔,好厉害。”

“そらるさん,出去玩好不好?”

“不好。”そらる拒绝得非常干脆,“太冷了,而且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

“啊……哦。”

まふまふ略有失望地应和下来,紧接着牵出了别的话题。樱吹雪很好看不如新曲就写樱花吧、天气好冷不过喝酒会让身体暖和起来、家里的猫猫又长大了毛茸茸的非常可爱……对话不知不觉地就变成了まふ单方面地絮絮叨叨,そらる安静地听,偶尔发表些简单的评价。

そらる从被窝里钻出来,冒着空气里微微的凉意拉开窗帘,看着雪花在城市的轮廓上涂满纯白的奶油。他突然就感到一阵踏实的心安,纵使跟电话那头的人隔得很远,但此时此刻的他们,正注视着同一场雪,被同一场骤变的天气带来的狂欢敲打着别有所图的心脏。

“千年奇观的今天,”そらる趴在窗台上,看着楼下的行人神色各异,“我们却在这里煲电话粥。”

“不觉得很棒吗?”

听着对方兴致勃勃的声音,そらる眯起眼睛笑了。常年唱歌的人低音厚重,通过电话传过去,听起来像古朴庄重的大提琴在独奏。

“そらるさん,After the Rain会永远是After the Rain的吧?会永远是由そらる和まふまふ组成的After the Rain的吧?”

“嗯,永远永远都是After the Rain,直到下一次樱吹雪的时候也还是After the Rain。”

他打开窗户,伸手接住从天而降的雪花,看着它们融化在手心里,带走本就不炽热的暖,水顺着掌纹流下。まふ的声音含着笑意响起来,在飘着雪花的初春早晨,像托着雪团的樱花花瓣一样柔软。

“太好了。”


时间,时间真是慈悲的编排家。它给一对年轻人数年的时间相遇相识相熟,再让他们的情感在初春悸动,在盛夏发芽,在秋日成熟,又留给他们一个冬天和一辈子去缠绵回味。そらる已经不想考虑以后了,他相信,只要牵着まふまふ的手,那只他所信赖的,喜爱的,熟悉的手,便能走过一轮又一轮花开花落,斗转星移。拉开年初的帷幕,又送走年末的背影。


一遍又一遍地,蹚过这人间四季。


余生很长,但他们谁也不着急。

奈希@今天也不想面對現實

即使是在平行世界的我們

勿帶三

復健 不要期待文筆TT


接受請往下


「如果這個宇宙真的有平行世界的話,會怎麼樣呢?」


沒頭沒尾的提問,そらる其實也習慣了。


「啊?」


「如果真的有平行世界被話,那那個世界的我會是怎麼樣的人啊?」


「不知道,但肯定有部分不一樣吧,像是職業什麼的。」


「說不定平行世界的我是偉大的領導人呢。」


這部分そらる也差不多習慣了。


「平行世界的そらるさん會不會也看起來都一直很想睡覺啊?」說完,まふまふ就開始仿聲學著對方說著好想睡覺,招來了一記白眼。


「那平行世界的兩個人,會不會也能相遇呢?」


「啊?」


まふまふ垂下眼...

勿帶三

復健 不要期待文筆TT


接受請往下


「如果這個宇宙真的有平行世界的話,會怎麼樣呢?」


沒頭沒尾的提問,そらる其實也習慣了。


「啊?」


「如果真的有平行世界被話,那那個世界的我會是怎麼樣的人啊?」


「不知道,但肯定有部分不一樣吧,像是職業什麼的。」


「說不定平行世界的我是偉大的領導人呢。」


這部分そらる也差不多習慣了。


「平行世界的そらるさん會不會也看起來都一直很想睡覺啊?」說完,まふまふ就開始仿聲學著對方說著好想睡覺,招來了一記白眼。


「那平行世界的兩個人,會不會也能相遇呢?」


「啊?」


まふまふ垂下眼,「這個世界互相認識的兩個人,也許平行世界沒有相遇啊!這樣才能有不一樣的事情發生,所以說不定另一個世界的我そらるさん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呢。」


「這樣的話,那個時候就不會有人保護我,也可能,就不會是現在這樣這麼開心的まふまふ了。」


雖然只是微小的變化,但是就連他睫毛的一點移動,そらる都看的清清楚楚。當然,他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事,也很明白現在對方在想什麼。那樣的不安,他偶爾也會有,如果當初兩個人沒有這樣的認識、如果後來他們沒有變得這麼好、如果後來他們沒有成為現在這樣不可或缺的關係......


那麼很多事都會被改變,很多人把他視作是勇者,但他自己明白,自己並沒有大家所想的這麼偉大。他是個人,即使世界再怎麼溫柔,自己還是有一蹶不振的時候。而在那種時刻,如果沒有まふまふ,那他一定沒辦法撐到現在。就和まふまふ說的一樣,如果沒有他,那麼現在在這裡的そらる也不會這麼好的そらる。


很多的假設,雖然可能都只是自己嚇自己,但這樣證明了,對他們而言,彼此的存在是多麼重要。


他伸出手,抱住了まふまふ。


「命運這種事啊,一旦被決定了,就很難被推翻喔。」


「人與人之間互相聯繫的那條『緣分的線』,無論在哪個時空或是哪個宇宙裡的平行世界,都是一直連著的吧。」


「所以就算是在另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裡,就算我們不是唱見、我們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人,也還是會相遇的。」


「不管在哪個時空裡,都有我,而我也都有你。」


因為這就是我們的命運啊。


他感受著來自另一個人的溫度,雖然そらる平常就像老媽子一樣愛碎碎念,但只有在自己像現在這樣不安的時候他才會這麼真誠的說著這些話,而且每每他在這麼說的時候都會微微的顫抖著。


是很真心的吧?


他當然知道,即使是對方也有不安的時候,即使是那個大家口中的勇者還是有需要休息的時候,從這個語氣判斷,他大概也曾經有這樣的不安吧?但即便是這樣,他還是用力的在讓自己感到安心,這麼一想,まふまふ覺得自己似乎更依賴他了。


「そらるさん之前說過的吧?如果我們相隔了牛郎與織女這麼遠的距離,你也會來找我的。」


「怎麼了?」


「就是那個吧,就算是在平行世界——不,就算是在宇宙的兩端,命運也是不可違抗的吧。」


そらる的視線轉移到了まふまふ的正面,看著在傻笑著的對方,他也不自覺的跟著笑了。


「啊,對啊。」

Fin.

好久不見

文末那個牛郎織女星的那段,是我好久好久以前寫的七夕賀文「16光年的距離」,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太久沒上不會用lft的排版了

前陣子也過了18歲,莫名其妙的就成年了啊,是大人了,但文筆倒是一點都沒進步,還退步了

今晚和朋友在聊某遊戲的劇情,分析了裡面的某對cp就討論到了平行世界的部分,想開虐的但我自己也無法負荷,下次再說吧



藍晚
さかうら贴贴!!! 是模板 画...

さかうら贴贴!!!

是模板

画不动了

さかうら贴贴!!!

是模板

画不动了

彷徨う僕らの世界纪行
压感还未找回() 定个小目标,...

压感还未找回()

定个小目标,暑假画30张mafu

压感还未找回()

定个小目标,暑假画30张mafu

作業 啊 做不完的作業

搞完這個就該去中考了(指下週

搞完這個就該去中考了(指下週

柚糖

把月子生日的直播重新看了一遍,太可爱了就画下来了

把月子生日的直播重新看了一遍,太可爱了就画下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