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3269浏览    971参与
多喝开水

曾踏足深渊

亦心向暖阳

曾踏足深渊

亦心向暖阳

多喝开水

时常分不清

哪些是无病呻吟

哪些是真正的抒情

时常分不清

哪些是无病呻吟

哪些是真正的抒情

极度风险

咸鱼置顶,护眼必看

我系画画非常丑的咸鱼画手cold medicine,简称苦药(啥)

看之前准备好心脏被冲击的准备(惊吓的程度)


有磕cp,本命cp是嘉瑞,出胜,还喜欢雷盖,临静(大概?以后会补)接受不了瑞金,佩帕,嘉金x


混的圈很杂(大多数也很北极,混的主圈都北极),目前比较喜欢的有fnaf,ninjago(从初一就入坑了qwq,那时lof还没有如何同人图就很绝望,不过现在有这么多同好就很开心,虽然当时也料到了自己这个喜欢吃逆cp的人,应该不会在北极圈找到北极cp的同好可是意外的有同好真的非常激动了[猛男落泪]),凹凸世界,日式RPG恐怖游戏,刺客伍六七,咱们luo...

我系画画非常丑的咸鱼画手cold medicine,简称苦药(啥)

看之前准备好心脏被冲击的准备(惊吓的程度)


 

有磕cp,本命cp是嘉瑞,出胜,还喜欢雷盖,临静(大概?以后会补)接受不了瑞金,佩帕,嘉金x


 

混的圈很杂(大多数也很北极,混的主圈都北极),目前比较喜欢的有fnaf,ninjago(从初一就入坑了qwq,那时lof还没有如何同人图就很绝望,不过现在有这么多同好就很开心,虽然当时也料到了自己这个喜欢吃逆cp的人,应该不会在北极圈找到北极cp的同好可是意外的有同好真的非常激动了[猛男落泪]),凹凸世界,日式RPG恐怖游戏,刺客伍六七,咱们luo熊,瓢虫少女,以及是一个孩厨


 

非常喜欢ninjago的kai,真的真的真的超级喜欢,但对他的解析还是太过浅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再接再厉?)


 

虽然QQ躺尸但还是想要和同好扩列,人怂话不多x


 

假如有天使有耐心看我这废话置顶,那您真的是太可爱了😭😭


x-tale

整理了一下合集,望大家看的愉快

整理了一下合集,望大家看的愉快

亚萝亚亚亚亚

我觉得,昨晚这二百条指的我专门发出来纪念一下。

是我和室友的发疯

怎么说呢

还是提醒大家

智齿,两颗两颗拔就够了

我觉得,昨晚这二百条指的我专门发出来纪念一下。

是我和室友的发疯

怎么说呢

还是提醒大家

智齿,两颗两颗拔就够了

青涩的冷笑
心血来潮的一次画画

心血来潮的一次画画

心血来潮的一次画画

北煊°肆瑾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要裂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0发!吽啊年全到我家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日方舟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要裂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0发!吽啊年全到我家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日方舟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冷冷冷泠玥

@如烟的树枝

是芒果和马修!!

身高有大问题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

嗯……马修可爱是真的我画的难看也是真的()

假装大家都是幼年这样身高就一样了√

我真聪明

好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给自己加难度

@如烟的树枝

是芒果和马修!!

身高有大问题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

嗯……马修可爱是真的我画的难看也是真的()

假装大家都是幼年这样身高就一样了√

我真聪明

好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给自己加难度

野镂

【原创】领养的少年

  • 暴躁顽劣富家子弟X脑子轻微问题领养少年

  • 祝老fu pbxl机制的母性家属原地炸成原子弹拯救世界歼灭法西斯

  • 感谢观看,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那是浮络第一次来到沈家。

智钰注意到他破旧朴素的白衬衫和局促不安的两只手。

只见他小跑过来,睁着带有温柔茸毛的眼睛看他,喊他“哥哥”。

他甩开...

  • 暴躁顽劣富家子弟X脑子轻微问题领养少年

  • 祝老fu pbxl机制的母性家属原地炸成原子弹拯救世界歼灭法西斯

  • 感谢观看,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那是浮络第一次来到沈家。

智钰注意到他破旧朴素的白衬衫和局促不安的两只手。

只见他小跑过来,睁着带有温柔茸毛的眼睛看他,喊他“哥哥”。

他甩开了他,伴随着母亲惊叫斥责的语气很不屑的瞥过他,从他身边走过。

那空气中余留的属于高贵的清香和头顶刺目的华美吊灯让浮络明白,穿着范思哲脚踩普拉达的人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

一个在宽广海洋恣意遨游,一个则只能在尘埃星辰中蹒跚而行。

…………

浮络正式进沈家户口本那天是夏日的尾声。

热浪蒸腾了地上蓬勃青翠的树叶的水分使之干枯蜷曲,蝉不知疲倦的拉响生命中最高昂的篇章,等待即将而来的落幕黄昏。

…………

“这个孩子……怎么说呢,出过一场车祸导致轻微的……嗯……”孤儿院的院长表情纠结的拿着浮络的档案介绍。

“要不,你们挑个别的孩子吧。”院长抬起头,带着祈求的对面前的夫妇说。

“不,就他吧”面前的女人俯下身慈爱的摸着少年不够整齐的头发。

  

“他眼神很澄澈呢,像一湾湖水”

  

当然清澈,他既不懂这世界,也不懂自己的命运。

他被沈家带回了家,正式取名,沈浮络。

  

孤儿院他就孤孤单单。他很想和伙伴们玩,想跟他们一起玩弹珠玩捉鬼游戏,想跟他们一样放肆的笑得张扬开心,想跟他们一样被好好对待。

可他们拿石子砸他,拿沙土扔他,将对院长护工的漂亮神情变得扭曲邪恶,他们吐着永远不会对大人们说的脏字下流话。驱逐他。

他只好放弃,整日以云虫为友,同草木做伴。

他很高兴来到沈家后有个哥哥,尽管这个哥哥经常对自己冷言冷语,可他感觉到了人气,这终于不是木头不是黑色甲壳虫,不是暗淡云彩和荒芜苍穹。

  

白云苍狗,时光过隙……

  

浮络开始读高中一年级,智钰读二年级。

浮络很喜欢上学,虽然他有时候听不懂那些奇怪的生词和符号音节,可让他坐在课堂里和人欢声笑语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浮络,智钰,下来吃饭了”于美琴饱含热情的声音将他们从房间中呼唤出来。

这么多年,于美琴对浮络照顾有佳,不曾将他特殊对待过一天。

“一会你去跟浮络一起上学,他已经开始读高中一年级了”于美琴将餐盘给智钰放好,扭头示意他。

“不”智钰打了个哈欠拉开凳子入座。

他不愿意别人看到他有个智力有缺陷的弟弟。

“别惹妈妈生气”

“我说了,我不愿意”

气氛变得僵硬。


“我可以……自己去的”

浮络怯怯的声音响起,打破僵住的气氛。

于美琴目光马上变得柔和慈祥的转向他“你第一天上学怎么认得路呢”

然后目光再一次转向智钰,“听话”

“报酬?”

“给你买那台你要的游戏机”于美琴无奈的讲面包放到他盘子里。

“成交”

  

浮络穿好小鞋子磕磕绊绊的追上前面走的越来越快的人的脚步。

智钰太快了,他根本跟不上,只好在后面吭哧吭哧的小跑才能跟上。

突然智钰停住,他忘记刹车一头撞到他背上。

“对,对不起”浮络慌忙道歉,攥着包的手心沁出薄汗。

“到学校别说我是你哥”智钰难得没凶他,只对他淡淡说道。

他的想法很简单,不想让漂亮女孩知道他有个脑子有问题的弟弟。

“……哦”浮络知道智钰不喜欢他,低低答应。

学校是刷卡制,每个学生都分配到一张卡,相应的学生信息也被录入到系统中,刷卡进校更能保证学生的安全。

智钰顺利的刷卡进去,浮络跟在他后面突然怎么都找不到卡了,他明明记得他前一天刚把卡放在上衣的口袋啊,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他满头大汗的翻着自己的口袋。

智钰见身后的小跟班没跟上来,不耐烦的扭头看过去,问“怎么了”

“我的卡不见了”浮络急得眼圈泛红,这是他第一天报道啊,他可不想迟到。

智钰暗骂一声,好看的眉峰烦躁的皱起,他走过去跟门口的警卫说:

“这是我弟弟他今天卡没有带”

按理说警卫会通过的,可浮络却突然慌忙在后面跟了一句:

“我跟他不认识!”

“……”智钰瞬间满脸的黑线。

…………

当然,最后事情还是解决了,浮络委屈的跟在浑身冒戾气的智钰的后面,小声嘟囔着“明明你说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认识的……”

“我让你去死你死吗!”智钰猛地回过头来对着他吼,眼睛能喷火似的。

“……死啊”

浮络回着他眼神看过去,尽管那份坚定在智钰愤怒下如微弱萤火,但那仍是坚定。

智钰看到他眼圈泛红,他笃定浮络根本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什么是死吗”智钰好笑的发问。

“就是消失啊,像去年养的那盆花没浇水死去一样”浮络看着智钰,好像真正不懂含义的是他一样。

智钰挥了挥手“罢了,我不跟你讲”

说完给他领到高一年级转身走了。

  

偶尔智钰打篮球时会看到浮络,伴随着进球后的欢呼声他觉得日子一直会这样下去,直到那天……

  

照例他放学回家时在拐角处等待浮络,可等了半天也不见他人影,他不耐烦觉得这个智障弟弟真给他添麻烦。又等了一会依旧没有看到他人影,他开始慌了,他想到人贩子,想到浮络惹事被警察抓到又把手机丢了。他越来越慌,尽管他不喜欢这个弟弟,但他出事自己没法交代。

他越找越急,厕所、教学楼、体育馆,就差把整个学校掀开看一遍了,这期间,他一直给浮络打电话。

终于,在他踹开一间教室时,不知道打了多少遍的电话终于被接起,浮络的声音没有一丝异样。

“你去哪了?!”智钰几乎是狂吼的叫出。

浮络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没拿稳“手,手机刚开机”

“我他妈问你在哪?!”智钰感觉自己逐渐丧失理智,拿手机的手都在抖。

“我……我同学陈阳请我吃饭,我,我刚开机……”浮络也被他吓得不轻,说话都逻辑混乱。

“哪儿”智钰缓缓恢复平静。

“门口的[必,必胜客]”

“过来找我,马上,就在之前的拐角处”智钰平静的可怕,是那种暴风雨欲来的平静,灰土弥漫着天,狂风不动声色的席卷过大地。

他仍没有停止心慌,直到看到浮络那一刻,直到看到他安然无恙手里拎着袋子出现的那一刻。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个人,是平安的。

  

一路上默默无言,浮络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怒了他,他还特意给他买了他爱吃的虾仁粥和芝士披萨,连数学公式都记不住的他唯独记住了这两样东西。

到家后,于美琴还没回来,沈先生常在外出差,家里空荡荡的。

“过来”

智钰换完鞋往自己房间走去,浮络紧张的跟在其后。

平时他不被允许进入智钰的房间。

智钰的房间比较阴暗,经常拉着窗帘,桌子上的电脑亮着指示灯,靠墙有一玻璃柜的模型手办。

智钰暴躁的把外套扔在床上。

“我没对你动过手吧?”智钰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浮络。

浮络好像明白了什么,惊慌失措的往后退。

智钰冷笑一声,走过去将他扯到床上,伸手拔了他的裤子,近乎粗鲁的将他按在自己腿上。

“呜呜呜不要!”

浮络挣扎着,他感觉心跳扑腾扑腾的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他怕极了。

他被狠狠的按在腿上收拾,十年前熟悉的痛感再一次席卷了他……

沙粒的粗糙感呛住他的气管,石子的尖锐划破他的皮肤,拳头,笑脸,还有下流词汇……

他瞳孔放大,惊慌失措,手没有安全感的折叠在胸前攥着智钰的裤子,攥的裤子汗津津的。

智钰不遗余力的狠狠抽打那两团逐渐发红滚烫的肉。他懊恼,懊恼自己对他着急;他惊慌,惊慌他不听自己的话;他愤怒,愤怒他开始自作主张。

打着打着,他感觉不对劲,他捞起浮络看他满脸泪水眼神恐惧,自己的裤子上被泪水殷湿的能挤出水来。

他不忍心了,又很烦躁。

“你哭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嗝,我,我下课才出来的呜呜,然后刚到门口打开手机……嗝”浮络打着哭嗝解释,他委屈死了,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挨揍。

智钰耗尽自己所有耐心去理解他的逻辑。

“你们几点放学的?”他发问,眼神紧紧抓住浮络。

“五点四十……嗝……”

智钰突然想起,他忘记自己高二今天早放半个小时……

啧,真是!

面前的人还低低哭着,裤子狼狈的被他拽到脚踝参差不急的堆在小腿处,屁股上都是可怖的巴掌印,偶尔有几处抽出了愣子。

自己手劲这么大吗?

“袋子里是什么?”智钰转开话题,眼神延伸到桌子上歪着的白色袋子。

浮络很委屈的吸溜两下,余悸的喘不匀呼吸,“虾仁粥和芝士披萨……”声音细若蚊蝇。

智钰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那种理应千刀万剐的混蛋!

他沉默了一会,突然伸出手环住浮络,将他的头摁在自己肩膀上让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低低说着:

“对不起”

浮络身子颤了一下,他没想到智钰会跟自己道歉。他小声回到“没,没关系”

智钰揽着那一团柔软气息,经常暴戾难耐的心恢复了平静。

浮络身上有淡淡香皂味,智钰知道他洗澡用香皂,因为他打不开沐浴液的盖子又不敢求助于他。

他第一次从心底里承认了这个弟弟的好。

其实他也从未不喜欢过他呀,他觉得浮络冲自己弯着眼睛笑时比哪个女孩都好看啊!白色的小脸被阳光照的近乎透明,他有时很怕浮络就这么透明掉了,像童话故事中的人鱼一样被阳光灼烧殆尽。


从那之后,智钰当真待浮络好。

他舍得下来他打游戏的时间去浴室蹲他,帮他打开沐浴液的盖子,然后看着那具奶白的身子发呆,哪怕嘴里仍然骂骂咧咧嫌他蠢。

他也舍得每天中午和他一起去食堂,帮他从湍急的人流中护送上岸。

他给他讲解那些数学题,浮络很笨,他教的难免火大,气急了就把他拽自己腿上狠狠扣上两巴掌,再凶巴巴的训他不准哭。

他揽着浮络的脖子在朋友哥们面前承认这个弟弟并且去哪都不离手。

  

日子安稳幸福,于美琴也喜悦儿子的变化,尽管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自己儿子的态度一下子八十度转变。

  

所有的碰巧都是上天的安排,它就喜欢用命运激流冲撞人们,直到那破碎、断裂。像撕扯布娃娃般,撕扯人心。

  

他们如雨后春笋般成长,成年。

也许,就是那天智钰想去看看母亲的房间。

也许,就是他想探寻什么。

也许,只是想找一个真相。

一张检查单,上面是浮络黑白色的照片,他笑得单纯不知世间疾苦。

“xx年x月x日下午十点,患者送到医院,颅内瘀血,轻微脑震荡,身上多处骨折”

下一张是孤儿院的认领单

“郭丛丛,四岁,车祸导致智力缺陷,因无亲属认领故送至孤儿院……xx年x月x日经检查无误后被沈云天、于美琴同意认领”

  

……

车祸单,认领申请单……

那白色纸张交汇出真相的模样,一点一点还原了他记忆中的缺失。

智钰只觉天旋地转,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晃晃悠悠的拿着这些东西去找母亲……

  

“是你当年将他撞倒,你肇事逃逸!对吗?”智钰颤抖的看着面前那个一瞬间老了几十年的母亲。

“你不安内心的谴责,才选择去领养他!”

“就只为了弥补你几年前犯下的罪行!为了让自己良心过得去!”

  

于美琴没有说话,手上的咖啡滚烫灼热,烫的手里一股一股的热。

她知道,他儿子说的都对,她甚至知道这一切早晚会来临,就像她当年在孤儿院看到浮络一样……

  

“啪”

屋外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智钰明白了什么慌忙过去开门,看到了一张不可置信的眼睛。

“……我……”

“浮络,你乖,别乱想!”智钰两手扳住他的肩膀,他怕,他怕像几年前那样在街头拐角等不到他的感觉重现,这次,符络没有什么借口消失,就像那天下午,他因为放学时间错过而消失一样。

浮络还是哭了,他推开面前的人跑了出去。

地上的袋子里缓缓流出粘稠的液体,香气弥漫开来,是给他买的虾仁粥……

  

智钰回头看母亲,母亲无措的站着,他比儿子更明白,也更懂得命运。

“你听妈妈说……”


“您真是个好母亲”


…………


智钰追了出去,外面瓢泼大雨。

真是的,每次遇到事情老天都要下场雨来庆祝。

汽车卷带着泥水急驰而过,大颗雨水从空中砸下,迸溅成碎裂的模样。

他在街角看到浮络,看到他蹲下抱住膝盖,肩膀一耸一耸。

他冲上去,他焦急的眼圈发红,他不能够失去浮络。

“你说……为什么我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浮络看着智钰,他终于开始眼睛混浊,在这么多年里他被保护的始终清澈透明。智钰觉得,他是为守护这份清澈透明而存在的。

“你别瞎想,别瞎想……”智钰捧住浮络湿淋淋的脸,碰住快碰碎的玻璃一般。

“什么都是这样!车祸也是这样!你也是这样!我喜欢你也是这样!”浮络哭着推开智钰,推开他的命运,推开当年于美琴慈爱的双眼。

连同推开的,还有他十几年的悲欢离合温柔岁月。

智钰怔住了,他的手无力的垂下,水流自指尖汇集滴滴答答淌过柏油路。


“如果我也爱你,你会不会好”

  

“啪啦啪啦”

雨更大了。它们用愤怒的力量砸击着大地,摧毁着苍翠枝叶。


智钰吻上了浮络,掺杂着愤怒雨滴和粘腻唾液。

他凶狠的摁着浮络的头部,将他的身子他的命运狠命的嵌入自己身上,他听到浮络的低低嘤咛,听到浮络被揉痛的惊呼,听到玻璃般的雨滴迸溅破碎的声音。


那一刻,浮络又回到了小时,拿着一个关机刚被打开的手机一样……

 

…………

 

窗帘忽忽悠悠的飘动着,已是冬至,天气分外寒凉,干燥肆虐着空气中每一滴水分。

浮络穿着高领毛衣,端坐在呼啸寒风的屋子里,目光沉寂清澈,他拨动面前摆着的红梅,感受那滑腻的骨朵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目光转向床上的男人,那不妙的睡姿蹬的被子歪三倒四,想必他的头发也一定炸刺起来。

他什么时候起床呢?

浮络想。


你不认识我是谁

明天考试,半本书,要70分,我还一个都不会,真快乐啊
[图片]

明天考试,半本书,要70分,我还一个都不会,真快乐啊

:)

在线看海贼王撩人

指路

b站AV83349073

在线看海贼王撩人

指路

b站AV83349073

汽水糖

我不想抱住整片星空,我想抱你🍭

我不想抱住整片星空,我想抱你🍭

抹香鲸

repo to 绑字六六@回合青冥

收到憨六寄来的新年礼物了嗷!珠光金粉明信片配美字打开信封的一瞬间我就嘎嘣一声去世了,手稿和一笔笺也绝美呜呜呜呜写的信也好温柔好可爱呜呜呜小零食我还没吃但我相信肯定很好吃呜呜呜(神志不清)

我拍不出美女万分之一的美,但我爱美女!!!

repo to 绑字六六@回合青冥

收到憨六寄来的新年礼物了嗷!珠光金粉明信片配美字打开信封的一瞬间我就嘎嘣一声去世了,手稿和一笔笺也绝美呜呜呜呜写的信也好温柔好可爱呜呜呜小零食我还没吃但我相信肯定很好吃呜呜呜(神志不清)

我拍不出美女万分之一的美,但我爱美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