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啊啊啊

2400浏览    267参与
沙雕阿齐

10·上 穿来穿去什么的真的好崩啊!(当《渣反》穿进《鬼灭》)

●纯脑洞产物(巨大)

●ooc属于我

●私设有点多,穿到第一集

●长篇(我感觉我要去钻研台词了)

●ready? go( ´▽` )ノ...


【日轮刀,有着会依靠持有者的不同而变成各种颜色的特性,可是黑色的刀刃过于稀有其特性并不为人所知。】

【于是就有了……持有黑色日轮刀的剑士注定无法晋升的说法。】

【至于……沈清秋】


沈清秋也猜不出来自己这种渐变原因。


就连鳞泷也搞不清楚。


可是沈清秋隐隐觉得……


应该是和自己穿越过来这件事情有关……


…………………………………………...


●纯脑洞产物(巨大)

●ooc属于我

●私设有点多,穿到第一集

●长篇(我感觉我要去钻研台词了)

●ready? go( ´▽` )ノ...








【日轮刀,有着会依靠持有者的不同而变成各种颜色的特性,可是黑色的刀刃过于稀有其特性并不为人所知。】

【于是就有了……持有黑色日轮刀的剑士注定无法晋升的说法。】

【至于……沈清秋】


沈清秋也猜不出来自己这种渐变原因。


就连鳞泷也搞不清楚。


可是沈清秋隐隐觉得……


应该是和自己穿越过来这件事情有关……




………………………………………………………………



“唔……这就是目的地啊。”


沈清秋四面望了望,看样子与他之前去过的村子的装饰风格没什么两样,都有一种简朴的很舒服的感觉。


但是。


这里却特殊的没有这种情况。



反而有一股很重的怨气。




……


很危险。





炭治郎提了提背上的木箱子。


至于这个木箱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好吧,祢豆子装在里面。


起码祢豆子并不会受到阳光的侵蚀,而这个木箱子呢,也是由特殊的材料制成的,方便快捷,不用因为它而在担心赶路的时候体力不支。


(可谓是居家旅行必备!好好好,打住)




至于祢豆子……


鳞泷老师傅是说,她是靠睡眠来补充自己的能力的。不管是不是这样,看祢豆子现在的情况,姑且相信。


只要不会伤人就好了……





……


大街上几个人的来往,看上去一片祥和,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可是。


:


一个男人看上去面容憔悴不堪,还存在些被打过的暗红色的淤痕。本来身材应该是挺瘦弱的,可是因为面色的原因,显得更加弱不禁风。



惨白的脸颊,还有虚晃的身影,走路颤颤巍巍,跟没气人一个样。

这让周围的居民都注意到了,沈清秋和炭治郎自然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哎……和巳真是太可怜了,多么好的一个小伙啊,怎么就变得这样憔悴了。”


“诶,毕竟里子被掳走的时候,他们两人在一起的……”




听到了村里人的窃窃私语,两人的眉头不约而同地紧锁着。


“真是的,每天晚上都有一个少女失踪,哎,没有一天是安稳的。”



这听起来真的很遗憾,这些少女生死不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这个事态的进展。

已经是迫在眉睫的紧要关头了。

不能再死去了。



“和巳先生!”


炭治郎从旁边村民的口中,知道了这个名字并叫住了前面还在恍惚的男人。



被叫中名字的和巳郁郁回头,便看见两个穿得奇怪制服的沈清秋和炭治郎。



他们都带着刀,其中一个面色柔和可人的还带着两把。


黑色的同样的制穿在里头,只是羽织不同罢了。


炭治郎走上前,很郑重的向和巳说道:


“我们有一些事情想要向你请教,请问和巳先生方便吗?”



和巳愣了愣,最终还是不好拒绝,轻轻点下头。




沈清秋和炭治郎了解了一些相关的情况之后,和巳便将他们带往了里子的失踪地点。


那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巷子。


“里子就是在这块地方消失不见的,反正具体的大概我跟你们说了,就是这样,我想你们肯定不……”



“我相信!”


炭治郎认真的环视着周围,嘴上回到,其实心里在想法子如何确认到鬼。




于是就趴在地上,像警犬一样搜查着线索,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可把和巳和沈清秋吓了一跳。



和巳被吓到情有可原,因为长这么大了,这种不合礼俞的情况,和巳是真的没见到过。



而沈清秋……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弟弟”。



沈清秋的心态是可以很容易控制的,不会泄露与表面,可是和巳就不好说了,他一脸疑惑的看着趴在地面上仔细观察的炭治郎。



沈清秋为了让和巳信任他们,还是向他解释了和巳眼前这个场面。




“炭治郎的鼻子很灵活,可以嗅到鬼的味道,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更好的找寻罢了。”



沈清秋顿了顿,感受到对方不解目光,他眯起眼角,笑着看向和巳:“放心吧,我和炭治郎会帮里子报仇的,很遗憾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她现在生死未卜,但是……”




果然里子就是和巳的戳心点,现在和巳的表情比刚刚更可怕了,沈清秋看得有些不忍。




看过多少的世态炎凉,终究还是看不下去平凡人的痛苦。



:


“对不起,还有,我们会为你报仇的。”


这不仅是任务。


更是职责。






已然是夜晚,炭治郎和沈清秋还在路上的街道上探查着,和巳也跟在他们的身后。


虽然和巳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是就莫名的相信他们可以为里子报仇。


月亮挂在空中,微薄的光线淋乱的灌上了屋顶还有路上的三人。


炭治郎和沈清秋警惕地看着周边的建筑物已经前方的道路。鬼的动作不仅快还诡异,这一点他们还是见识过的。



空气中的鬼气飘飘洒洒,看上去鬼还没有开始行动,不过沈清秋以及炭治郎还是紧紧握住武器的木柄,随时保持蓄势待发的状态。



突然!


鬼气在某一处凝聚了起来,引起了两人的重视,炭治郎最先开始追上去,沈清秋紧随其后,和巳则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你们要去哪里?!”

“鬼的气息出现了!”




可是由于事态紧迫,谁也没有拉上和巳,只顾着往鬼气开始凝聚的对方不断狂奔。


炭治郎更是上了屋顶踩着瓦片,借助着一个个推力以更快的速度奔跑着。



沈清秋也召唤了修雅,一道剑光一闪而出,沈清秋默契地跳上了修雅剑那光滑的剑身,开始了御剑飞行。


两道残影忽闪着,和巳看得也是目瞪口呆。


原来……鬼杀队还有鬼,是真的存在的啊。




到达了那一处浓郁鬼气的地方,沈清秋和炭治郎同时落下,修雅剑和炭治郎的刀被紧紧握住。


“清秋,小心,这里有两种味道……一种是鬼的味道,还有一种是……”

“女人,对吧。”

“……嗯。”




炭治郎并没有在四周发现鬼的踪影。


不过……鬼的气味最浓的地方,就在这里!


拔刀,黑色的日轮刀顺应而出,一招斩下一股似有似无的黑气。



“啊!”一声尖锐的惨叫声伴随着黑气的弥漫响出。


马上的,一个少女的睡颜沉寂在黑气之中,炭治郎反应迅速,一个前扑,拉住少女的衣领。踏着地面用力向后一跳。将少女丢给了沈清秋。



沈清秋稳当地接住,然后轻轻地将她放在一旁的墙壁靠着,并设下一个屏障。




而当他回头时,就只有震惊了。


那鬼从地面上的黑气中冒出头来,可怕的脸,以及额头上的三个尖角,都让沈清秋冷不防一群鸡皮疙瘩。



“这是!”沈清秋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恶鬼


而且他们也突然意识到这并不是普通的鬼了。

“是会异能的鬼!!”



异能鬼听起来自然是比其他鬼强的,比起那些只会在陆地上“呜呜哇哇”地只能单纯打斗的鬼来说,异能鬼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上次的那个试炼时的,有许多手的怪物并不是异能,别看它形态上与其他的小鬼大大不同,但是他是靠吃人而变成这样强大的,与会异能的鬼相比,还是输了一大截。



尤其是它们的“血鬼术”,不同的异能鬼“血鬼术”自然不同,就担心……这个鬼的能力了……


没想到第一个任务就直接碰上了这样的大难题。


炭治郎和沈清秋都没有接触过异能鬼,所以他们也有点紧张了。


“被你们掳走的女孩们都在哪里?!我……”

呃!




那个异能鬼很诡异的在黑气里发“笑”,两排牙齿不停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奇异声响,牙齿的碰撞刺激着沈清秋和炭治郎的耳膜,怔地他们冷汗直流。


就在他们发愣的一瞬间,那个异能鬼便消失不见了……


“小心一点……”炭治郎伸手护住沈清秋。


“我能感觉那个鬼的气息,他还在这里……”


和巳气喘吁吁地赶过来,他刚刚在不远处也看到了这个灵异的一幕,顿时惊得说不出话了,就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沈清秋和炭治郎一脸严肃的表情。



“和巳先生,还请您站在那里!这里很危险,不要过来!”炭治郎发现了和巳的到来,特地的叮嘱道。


好在和巳也是明白人,也就乖乖地不动了。


“现在有点棘手啊……炭治郎。”沈清秋扶住修雅剑,“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鬼,既然与其他的鬼不同,那他八成也不会只会在地面出没……而且……”



沈清秋靠在了炭治郎的后背,警惕的视察着周围。

“敌人可能不止一个。”




沈清秋因为上一个世界的经验,有着极其强悍的洞察能力,不过鬼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事物他也不太好定夺,但是他可以确定:


这里的鬼,绝对不止刚刚那一个!但气息相同,很有可能是分裂导致。





来了!




水之呼吸!五之型!


当炭治郎正要朝那个鬼气浓郁的地方砍去时,忽然!三只异能鬼同时冒出,虽然听了沈清秋的话倒是吃了一剂强心针,但是……



三个!


“水之呼吸·八之型· 泷壶!”

“水之呼吸·三之型·流流舞!”




二人近乎同时发招,炭治郎的招式因为仓促,所以也只有把三只鬼击散,但是沈清秋却因为炭治郎的辅助,直接击中了其中一只鬼的要害。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全集中!水之呼吸!二之型·水车!



又一鬼从地面钻出,炭治郎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反应,一下子就发现了,一道回旋的水线凭空出现,看似柔和却杀伤力极强,直接击中了那个前来攻击的鬼。还飙出了血花滴落地面。



沈清秋由于担心和巳会被击中,在慌乱中马上设下了屏障,直接将呆滞的和巳框住。



自己也很快的调整好迅速向敌人攻过去。一阵刀光剑影,炭治郎和沈清秋十分契合,因为相处的时间久了,所以他们对对方的招式的使用也越来越熟悉。



那个被炭治郎打中的鬼额头上的角是两只,而且脾气看上去很暴躁,它不断在地面滑动着,直至滑了几米开外。



“喂!你们两个臭小鬼!不要碍事啊!这个女人马上就要十六岁了!现在再不吃就不好吃了!”


那鬼指着昏迷不醒的女孩,愤怒地盯着炭治郎和沈清秋两人。



其中还有一个一只角的从地面冒了出来,戏谑般笑道:“冷静一下吧,毕竟偶尔碰上这样一个夜晚也不错,在这个村子里吃掉那么多个十六岁的少女,每个都细皮嫩肉的,我已经很满足了。”



“不!还不够!我还需要更多!”


听着他们的对话,不仅是他们二人,和巳的神情也变了几分:“怪物……”和巳颤抖着捶着面前的屏障,“那你把之前掳走的里子还给我啊!”


“嗯?里子?”


鬼注意到了他,思考了一番。

“你指的是哪一个?”他笑道,将自己的收藏品很自豪地展开,“你看,如果这里面有你那个什么里子的头饰的话,那就说明,她已经被吃了哦。”



像是雷打的一般,和巳已然震惊无话可说,泪如泉涌,控制不住的往地上坠。



确实是有,里子的头饰。




……







沈清秋看不下去了,趁他们还没作出什么反应,便直接冲过去。


“飞叶!”


突如其来的数百片叶子环绕在沈清秋的周围,每一片都闪光着微微的翠绿已经被注入了灵力。


马上沈清秋改变了运动轨迹,像是早就知晓了一般,飞叶从原先的直冲开始向上突破。


“呃啊啊啊!”

是刚刚的两角鬼。


沈清秋知道叶子对鬼是没有用的,最重要还是要看自己手中的修雅剑了,叶片不仅可以为自己打上掩护,还可以攻击到敌人,对沈清秋来说就是个杀鬼的好法子。也就是打个幌子。


剑锋突袭,直接捅中了两角鬼的腹部,着实是有力的一击。


只是短短几秒,便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这是在场的人和鬼都没有预料到的。


而沈清秋这么做也只是因为自己早就发现了站在屋檐上的恶鬼,而且自己可能不会砍下鬼的头,因为他现在还不会同时的在使用“飞叶”后期间使用大招。


如果直接砍头,没有砍断的话,那只能就是say goodbye了。所以他还是保守了一点,选择攻击要害。


看起来,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它的速度也是快的惊人,不过沈老师表示:呵!速度快算什么!老子照样弄死你!


可是,它却又不怕疼似地捂住自己的伤口向炭治郎那边奔去。这是沈清秋始料未及的。


他刚想擒住这个两角鬼,就被另一个缠住了……完蛋,无法脱身……沈清秋现在只能认命开始解决面前的这一位,希望炭治郎可以应付的来。


……沈清秋低估了那个两角的了,这家伙受了自己和先前炭治郎的一击却还像个没事人一样,速度还是像之前一般敏捷,打得炭治郎有点慌张,毕竟还是没有沈清秋那样老练。


正当两角鬼要击毁炭治郎那个木箱子时……直接被一脚踹飞。


哎╮(╯▽╰)╭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惹女孩子。









(注*番外下被作者取消了,因为作者写的太嗯……直接封号←看我牛逼吧,此时作者深深的感受到:lof好严!我好害怕!所以以后再说,作者需要缓和一下心情再想办法怎么发,就担心发评论也会挂。)

(注*那个肉 字真的多,以及这个作者真的怕。)

沙雕阿齐

9 穿来穿去什么的真的好崩啊!(当《渣反》穿进《鬼灭》)

●纯脑洞产物(巨大)

●ooc属于我

●属性:未知

●私设有点多,穿到第一集

●长篇(我感觉我要去钻研台词了)

●ready? go( ´▽` )ノ...


“祢……祢豆子?!”


异口同声,炭治郎和沈清秋看到祢豆子的时候都是一道惊呼。


不可思议的,这个明明已经昏迷了很久的妹妹,在自己与沈清秋回来之际,开始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炭治郎眼眶一下就湿润了。


没人知道,当祢豆子沉睡的时候,明明她有呼吸,可是自己就是害怕下一秒,就将人世两分。


可以说,除了修炼,他第...


●纯脑洞产物(巨大)

●ooc属于我

●属性:未知

●私设有点多,穿到第一集

●长篇(我感觉我要去钻研台词了)

●ready? go( ´▽` )ノ...







“祢……祢豆子?!”



异口同声,炭治郎和沈清秋看到祢豆子的时候都是一道惊呼。


不可思议的,这个明明已经昏迷了很久的妹妹,在自己与沈清秋回来之际,开始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炭治郎眼眶一下就湿润了。




没人知道,当祢豆子沉睡的时候,明明她有呼吸,可是自己就是害怕下一秒,就将人世两分。




可以说,除了修炼,他第二重要的就是祢豆子了,那可是他的心头肉,是他的妹妹,是他要拼命守护的人!


祢豆子!




沈清秋也没有想到,祢豆子的沉睡,其实让炭治郎在很多时候都郁郁寡欢,别看他平时一副很温柔的,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阳光的味道,可是……孩子的心就是很容易碎的。




就是不好补齐的。




顿时,沈清秋感受到了从炭治郎手心上传来的温度,起初略微冰凉的手渐渐发烫,而后他的手心里全是手汗。




炭治郎太开心了,开心的有点不敢接受这个令人激动的现实:祢豆子,活生生的祢豆子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个少女木讷地转过头,长发随着她的姿势飘动着,一定眼,便是自己熟悉的人,她认得他,这个人是他的哥哥,她也认得他,那是哥哥的朋友,也是自己的朋友。




许久不见,她也是感动,可是被嘴前的木筒止住了声音的发出,她顿了顿,选择了一个更直接的方法。




噗碌碌直接冲上前,一把抱住炭治郎的腰间,又是引得他们一怔。



炭治郎实在忍不住了,微红的眼眶,掉下了他的泪水,他回手,紧紧抱住祢豆子的后背,不停的抽搐着难以平静的身体。




沈清秋也缓缓蹲下,伸出手抚上他们的头,欣慰的笑了笑,随后也轻轻环住了炭治郎和祢豆子,手温柔的放在炭治郎那不停颤抖的肩头,无声安慰。




“你怎么突然就沉睡了呢!一直卧床不起!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越哭越伤心,泪还是像水龙头一般,一旦将开关开起来,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你们…终于活着回来了……”



是鳞泷左近次的声音,也带着些许的哭腔,虽然不能透过面具看到他的表情,但是,泪水也已经顺着他脸上的褶皱缓缓流下。




沈清秋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却不认为自己会因为煽情的气氛而泣泪,但是,那个可爱的少女,真的活生生的站在他的眼前,那个曾教导过自己的老师傅也出现在这里。




他感觉,自己真的在这个神奇的世界,神奇的改变了自己,他开始与越来越多的人联系了起来。


虽自异乡来。





被鳞泷师傅抱住的他们,身后都是一片暖意,夕阳渐已下山,婆娑着片片树叶洒出微微华光,然后消失殆尽……



太阳的暖意融融消退……








(十五天后)





木门被推开,少年掩着身子,从中探出头来。



额头上的疤痕触目惊心,但少年脸上阳光的神情却让人好感徒增。



“啊,鳞泷老师,是那个人吗?”



叮呤--------


帽子上挂着一圈的樱铃,在风的吹动下轻轻晃动着,铃铛敲打在内壁,时不发出声响。



宽大的帽沿已然遮住他的脸,炭治郎看不见,于是走上前……



“风…风铃?”



炭治郎抬着头,好奇地看向那个神秘的人,这时候,沈清秋也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



“炭治郎,谁来了?……呃!”




一出门,便看到一个背后带着两捆包裹的男人,且一直低着脑袋,看不到他长什么样。看样子很不好惹呢……




“我的名字是钢铁冢,是为灶门炭治郎和沈清秋锻造刀的人。”



“我…我们就是!你好!我是灶门炭治郎!这是沈清秋!请!请进!”



炭治郎还是太紧张了,毕竟是生人,而且还是为自己锻造武器的人,那肯定是仰慕的,尊敬的。不过炭治郎涉事不深,不太会懂得在正常情况下放松,倒是沈清秋同志,他可是顺畅自如了。




微微向钢铁冢笑了下以表敬意,再把木门的空隙拉开,方便让他进来。




可是,钢铁冢他就是一个怪人,不吃沈清秋和炭治郎这一套,就直接将背后的用白布包裹的东西放置在地面上,然后半跪下来。




诶-?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来的。




炭治郎也有点惊讶了,慌张地想要把钢铁冢扶起来。



“哎?!那个…进来……”


“这是‘日轮刀’,是我打炼的刀。”


“进来喝茶……”


那人根本不在乎炭治郎,自顾自的说起来了,搞得炭治郎现在脸上满是尴尬,就连沈清秋都有些无语了。




“前辈,坐地上着实失礼仪,还是进来在说吧,随便喝杯茶,这来的路上肯定……”


“日轮刀的原材料来自离太阳最近的高山上的……”


他还是自己说了,好了,这下连沈清秋都没辙了,因为这位前辈……


他自带屏蔽buf啊啊!鸟都不鸟我和炭治郎一下!这届前辈这么怪异的吗?!




“我觉得……”


炭治郎刚开口,肩头感觉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疑惑地回头,就看见沈清秋在做‘嘘’的手势,然后贴近炭治郎的耳畔,小声说道:“我 觉 得 他 自 己 想 说 得 没 讲 完 是 不会- 理 你的-,再…! 等等…!吧 ……!”。



炭治郎点头,闭上嘴了。


“隔光山是一座整年被阳光照射的山,不会有云朵也不会有雨……”


就在炭治郎听了这么久的叨叨嘘嘘后,实在忍不住想把这个遭心前辈请进去的时候。



‘叮呤……’


铃声猛地响起。


“呃!”


却也猛地将炭治郎和沈清秋吓到,沈清秋破不及防,差点一个踉跄要摔下去,幸好旁边还有炭治郎可以用来扶着,沈清秋得以稳住。



还有……


这是什么怪模怪样的面具啊!这是什么品味独特的前辈啊!




面具呈桔红,中间类似鼻子的东西伸的老长,两个大眼睛看得贼渗人,盯得沈清秋一身的鸡皮疙瘩,当然炭治郎也不例外。





“啊啊…你不就是‘赫灼之子’吗。这可真是吉利啊。”



钢铁冢开始注意到他们了,由于第一眼看到炭治郎,就有些兴奋了,可能是他口中什么‘赫灼之子’的原因。



“不对,我不是赫灼的儿子,我是炭十郎和葵枝的儿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


沈清秋(捂脸)





钢铁冢指向炭治郎,也认真端详了一番,“你的发色和瞳色都是红色对吧,凡是做与火相关的职业的家庭,生下这样的孩子,都被视为吉兆,那全家可是乐翻天了。”



炭治郎那小麦色的小嫩脸,被钢铁冢戳来戳去,支支吾吾地回答着:“原来是这样吗?我都没听说过。”



“看这个情况,刀也会变成红色吧,你说是不是鳞泷?”



“嗯。”鳞泷老师傅坐在屋内沉稳回复。





不一会,钢铁冢又注意到了沈清秋,不停地向沈清秋脸上凑,面具上尖尖的鼻子迫使沈清秋的身子不停地往后挪。



前辈你弄啥嘞?!



“奇怪啊,瞳色居然是很清澈的竹绿色,发色却是一贯普遍的棕色,你是干什么的?”



……哈?我是做师尊的,前辈你信吗?


“在下见识短浅,敢问前辈那番话的意思……”




钢铁冢瞪着他,沈清秋心里不停发毛。



“一般有这种瞳色的,还是纯净的一般发色也将是相同的颜色,不过你这么纯澈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到……”他又不停凑向沈清秋的脸,“据古史记载,像你这样的,大部分的灵力在眼睛里,而发色是会与瞳色相近,却会更浅一些才对,而你……反其道而行之,居然是棕色的?!”(以上纯属瞎编,就怕与原著发生‘反其道而行之,’惆怅。)




因为我根本不是本地人啊,沈清秋在心里默默吐槽,也对这个世界的一些染色设定深表迷茫。



“真好奇你的刀会是什么颜色。”


沈老师:(汗颜⊙_⊙#)






“来来来你们先把刀拔出来吧。”



经过‘冗长’的等待,钢铁冢终于舍得进来坐了,期待的看着炭治郎和沈清秋手中的刀。


‘锵……’刀身与刀鞘的碰撞发出的声响,这是最先拔刀的炭治郎那边,而一旁的沈清秋则一直犹豫不决,迟迟没有拔出。


“应该有人跟你们说过,日轮刀也被称作会变色的刀吧,他会根据自己的主人而改变刀身的颜色。”



“哦哦!”


炭治郎握着刀柄,看着自己的剑全身都裹着一层光芒,一股颜色从刀身下渐变上去,直到那股色彩越来越清明……



钢铁冢的脸也就越来越像那个颜色。



“黑?黑色?!”听都能听出来他语气中的失望。


“是啊,相当的黑。”坐在钢铁冢旁边的鳞泷老师傅也给他补刀了一句。



“啊啊啊啊啊啊!”


钢铁冢抱头崩溃.ing





“怎…怎么了?难道是不吉利还是什么。”



看着眼前钢铁冢抓狂的样子,心里难免会有些紧张,我们的沈老师头上的黑线又多了几条,反正他感觉这个什么钢铁冢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固执人。



鳞泷左近次对钢铁冢倒是习以为常了,便不理钢铁冢,单独向炭治郎道:“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这样漆黑的日轮刀也确实少见。”




“啊啊啊啊啊!”



钢铁冢一个飞越,狠狠扑到炭治郎身上,把两个孩子下了一跳。尤其是炭治郎,当他察觉自己的脖子被别人掐住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啊啊啊啊!我还以为一定能看到鲜明的赤红色的刀身啊!”




炭治郎的身体不停被摇晃,不过钢铁冢也没有恶意,只是晃来晃去的真的晕。




“痛痛痛痛痛!很危险啊!你究竟多大年纪啊?!”


“三十七!!!”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呢?


沈清秋瑟瑟发抖,还握着自己的那把刀,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待会的命运了……(help!)






“那个……”他拍了拍钢铁冢的肩,“我还没拔刀,不过……我……”怎么办,沈清秋不敢说出来了。



“不过什么!…”钢铁冢扭过头,脑门上青筋暴起,而就是把头移开了,沈清秋可以很清楚的看见炭治郎那惊恐的表情。



“就……就是,我已经有一把剑了,能把刀退回……吗吗吗吗……”



对不起!我错了!


前辈你的头发都炸起来了!





“你是不是选了钢石。”


“嗯,是。”


“你是不是鬼杀队的一员了。”


“嗯……呃,现在是了。”


“那你是不是叫沈清秋?”


“就是在下!”


“那你有什么资格退回你的刀!而且还是我做的刀!”


“没没没!对不起前辈!是晚辈唐突!”





燃鹅,沈清秋是真的没想到更刺激的在后面。


他拔出了自己的那把刀……


还是一样的过场特效,可是!




为什么是渐变色……上面绿下面银白的那种。

“唔啊啊啊啊!”

果然还是遭到了一顿“暴打”。





“为什么是这样!你两都是奇葩吧!一个漆黑!一个是连古史里都没有记载的渐变!鳞泷老头!你哪来捡的两个混蛋小子!气死我了!”




鳞泷:沉默。



正在钢铁冢气愤的同时,天空之上一声鸣叫,停住了众人。



“噶!-------”






是信鸦,还有沈清秋的小麻雀。



“嘎嘎嘎!灶门炭治郎,沈清秋!立刻前往位于西北的城镇嘎!”尖锐的信鸦声,向他们传递着第一个任务。



旁边的麻雀也在沈清秋身旁‘啾啾’的叫响着,学不会人类那样的声音,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沈清秋虽然听不懂,但及时开启了感知,可以理解自家‘信雀’的语言。


炭治郎则是愣住了,他还真没想到乌鸦可以说话,说的还是人话。


“狩猎恶鬼!这是你们的第一份工作!”



信鸦在炭治郎他们的头上盘旋着,扑梭着已经的大翅膀。




“行事务必小心!”



“西北的城镇!每晚都会有少女失踪!”



“一个接一个!”



“少女失踪!!!”









(呵呵呵呵呵,我来了,最近我一直沉迷上画画,虽然知道自己画画就那个鬼样,可还是忍不住想去画一下下,导致我文都没空更!对不起!我的错!)


(关于这个文,其实自己是要更到动漫更到的地方,至于之前说的跳剧情什么的……)

墨泽

一个脑洞:

“我爱你,我会得到你,哪怕挫骨扬灰,在所不惜。”

不知道写哪对CP,可以点CP鸭(*・ω< ) 

一个脑洞:

“我爱你,我会得到你,哪怕挫骨扬灰,在所不惜。”

不知道写哪对CP,可以点CP鸭(*・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