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啥也写不出来了

9浏览    1参与
南易.

[雷安] 皇骑血脉

OPEN(改


世纪狮心王X现代骑士长

皇骑 北欧 跨时空

有点郁结  捞一捞这一篇


“拉夫卡西斯安的时代…”

年轻的将军站在最高的城楼,看着将士们的厮杀,手指尖却捻着一朵在战火中颤抖的玫瑰,他缓缓松开手,玫瑰在风中灼烧,最终化为灰烬。将军摘下头盔,露出始终隐藏在暗处的紫色双眸,铁甲拂开战火的余烬,眼中尽是戾气。


“要结束了。”


公元458年,时长五年的被称为“王选战争”终于于落下帷幕,莱德纳罗家族获胜的年轻的王身着最耀眼夺目的华服,戴着最昂贵惊人的皇冠登上了王座,统一了苍穹下的大陆,成为了万物的王。


那一天,大陆上...

OPEN(改


世纪狮心王X现代骑士长

皇骑 北欧 跨时空

有点郁结  捞一捞这一篇



“拉夫卡西斯安的时代…”

年轻的将军站在最高的城楼,看着将士们的厮杀,手指尖却捻着一朵在战火中颤抖的玫瑰,他缓缓松开手,玫瑰在风中灼烧,最终化为灰烬。将军摘下头盔,露出始终隐藏在暗处的紫色双眸,铁甲拂开战火的余烬,眼中尽是戾气。


“要结束了。”


公元458年,时长五年的被称为“王选战争”终于于落下帷幕,莱德纳罗家族获胜的年轻的王身着最耀眼夺目的华服,戴着最昂贵惊人的皇冠登上了王座,统一了苍穹下的大陆,成为了万物的王。


那一天,大陆上响起来五年无声的圣歌,骑士们挥舞长剑,以刀剑凌厉的声音赞颂着年轻的王。女人们穿上最娇艳的裙子在长街上纵情歌舞,篝火三天三夜点亮全国,映衬着她们的舞步,红润的脸庞如绽放的玫瑰一样可爱。



“咳咳。”安迷修咳嗽两声,提醒一下坐在地下已经开始想想入非正值青春的男女“那就是明天咱们要游览的特别展区——历史上有名的莱德纳罗,被称作“皇血”家族的兴衰馆。”


他走在讲台踱步“此馆是在世界巡回的,所以只有一次机会,大家需要认真看,认真记。”


虽然安迷修还在叮嘱,但是明显能看出地下的孩子们心思已经神游到了两千年前的舞会里去。


“那就这样,接下来拿出你们的书来。”安迷修站上讲台,修长的手指拿起一截粉笔“今天来学习拿破仑时代。”


安迷修打开家门,把包放到沙发上,洗洗手准备煮面吃,他拿出拉面下锅,在一旁等着水沸心思逐渐走远

——猩红的酒和冰块被倒在木桶里,士兵们大笑着畅饮,相互拥抱敬酒,喝到酩酊大醉。

“骑士长。”



王坐在长阶尽头的座椅上,两旁镶嵌的宝石闪闪发光,他缓缓的向前伸出手,却又皱眉,摘下身上所有的金银扔到一旁,好像那些分文不值。


棕发的青年走上台阶,来到紫眸的眼底,还没等跪下就被拉过去,坐到王的腿上。

“殿下…”


“说过了,叫我……”后面的字听得很不清晰,仿佛只是轻轻的气音。王狠狠的亲吻骑士的脖颈,好像狮子想要撕碎天鹅柔软的长颈,他沉醉在这个吻中,正如当年初次尝到烈酒,欲罢不能。


骑士的防具都被卸下在毯子上,一旁挂着华丽帷帘的大床有频率性的晃动,传来模糊的呻吟。


“哈啊…殿下…”


骑士被压在身下,身上人用舌尖舔吻那新增的伤口,快感和痛苦折磨着身下的男人,咬着牙不让自己漏出一丝的声音。王俯身吻他,勾勒他丰满的唇形,用力吮吸他的唇瓣,简直像是蓄意的报复。

一夜无梦。


……

“自由活动时间,再次强调,不允许进入护栏,不允许打闹,不允许说话。”安迷修说道“是的,说话也是不允许的,主人认为会惊扰千年以前附着在上的灵魂。对历史祭品要有敬意,所以管好嘴巴,否则咱们中午可能就要接受馆长的教育。”


安迷修疲惫的坐到椅子上,又想起昨晚那个荒唐至极的梦。他居然站在灶台边睡着了,还做了一个,一个——可笑的春梦。


“下午好,欢迎来到特别展出厅。”

略带磁性的声音在厅内响起,在安迷修诧异的目光里,来人背光问好“你好,我是你的渡魂者,在经过这个下午后,你的灵魂会得到升华。”


“额…”安迷修略显局促“你好,那我的学生…”他指了指出口,却发现木雕的金丝楠木的厚重大门已经关的严严实实,现在只有彩绘玻璃外透出的光和蜡烛们的火光能照亮一方。

该死,什么时候走到这里的?


“那么我们开始吧。”讲解员不容置疑,带着不明就里的安迷修来到长廊。站定在第一件前。

没办法,还是赶紧看完出去吧。



“莱德纳罗一世皇帝传说中射下过天使。”

玻璃框内的金色箭头和开始腐烂的飞羽夺人眼球,安迷修抬眼看着相框。

“实际上没有什么天使。”讲解人长长的刘海压在帽檐下,语气中甚至带有一丝讽刺“只不过是罕见雪鹰罢了。”


少年继续向前走,这一件瓷器叫做雪松傲霜,带有明显的赫加勒斯国色彩,青花和藤蔓。”讲解人顿了顿“这是莱德纳罗一世走在平民们的旧物市场上一眼相中的,最终是在宫殿侧厅地下的骑士墓中作为陪葬,不知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敢做出这种事。”


很漂亮温暖的一件文物,安迷修有些着迷,好像这只雪青色的瓷瓶有什么话要对他絮叨,当他意识到时,他的手已经覆上冰凉的陶瓷,清透的釉质层好像传给他什么讯息,触感几乎让他的头脑一震。


We stand out from the crowd

我们卓尔不群

The age of the ACURA

讴歌骑士的时代

Roses of iron and blood

铁血的玫瑰

To serve the king to the death

誓死为王效忠


安迷修缩回手,赶忙道歉道

“抱歉,我…”


讲解人像是没有发觉一般,依旧微笑着向后走,带着安迷修一件一件的看,安迷修诧异,早已看不下去了,出于礼貌跟着讲解人看向最后两件心底盼望着能够快些结束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参观,离开这诡异的展厅。



上帝啊——


这一副篇幅浩大,重墨浓彩的油画挤入安迷修的眼睛,即便过去两千年,色彩依旧艳的如血一般,好像能够把人重新带回那个令人迷醉的时代。画上紫眸的男人威压像一座山,手中的剑刃指向天空,撕裂了一方苍穹。背后的士兵的呐喊着他们的王。男人英挺的脸庞撞入安迷修的眼里,很深邃的眉眼能够在夜空下盛满星空,但是他的眼睛比星河还要美,像是珍藏万年的宝石,毒蛇群守护着却让人情不自禁的靠近。


“雷狮…?”安迷修念出这个在教科书上却如同神话一般的名字,那个在梦中出现的人。


莱德纳罗一世皇帝——雷狮,在那场最后的战役中亲征,决战中他的鹰隼啼鸣撕裂了天空,王的剑所指之处,血肉撕裂。最终以胜利的结果会朝,推翻了统治以暴虐嗜血出名的拉夫卡西斯安皇帝十二世。


这副油画重现了他出征的场景,声势浩大,所向披靡,用色很狂放,笔触却毫不冲突的细腻。


讲解人并没有要让安迷修多欣赏这副艺术品的意思。“最后一件藏品。”讲解人拉开缀满亮晶晶水钻的帘子。出乎安迷修意料的是,那不是什么宝石文物,只是一把没有什么华丽装饰的素剑。


“这把剑相传是雷狮殿下送给他在南国美丽的恋人洛娜公主的剑,是他在四方征战时使用过的。”讲解人摊开手说道“很可惜出土时已经是把断剑了,只好以最高技术断剑重铸,尽量恢复原先的样子。”

安迷修用目光温柔的注视着那把白的如同象牙的长剑说道“很漂亮。”


“是的,只可惜的是刀柄上的蛇绿宝石没有被找到,那是最纯粹古老的绿宝石。”少年似乎有些出神了“就如您的眼睛一样莹润。”


“谢谢。”安迷修彬彬有礼的说道,他点头致谢“那我就…”


“……”

背后没有动静,安迷修往回走去,彩绘玻璃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落地窗,太阳正洒进来让人昏昏欲睡的光辉。


感觉背后总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东西呢。

“欸?”安迷修轻轻出声,他皱起眉头,怎么会突然想起那一篇文章呢?

论莱德纳罗一世皇帝雷狮之死及叛军拥戴的同皇室血裔女王。

叛军,鲜血,骄傲,自刎。


或许狮子的一生的骄傲不允许他落到叛军手中受尽屈辱,亦或是不愿战火再次牵连人民与手下。他终究在一个雨夜,离开了保护他的骑士团,把剑插进心脏,倒入了那一夜波涛不止的大海。


怎么回事?

“殿下?”

眼前的男人神色满是淡漠“你听好了,你再也不是我的骑士,不要再说什么王了。”

是梦里的雷狮,是王。


那夜雨下的那么大,惨白色的雨帘几乎要遮挡住视线,目光里男人站在悬崖上,狼狈却依旧骄傲,闪电落下,悬崖上空落落的。就像是被挖空了的某人的心。


骑士的耳畔只回响着最后那句话。

“我不想再拖累你…去找你的幸福吧。”

这就是王对他可笑的说辞,可笑的不告而别,明明是最后的叮嘱,他的口气却依旧像是命令一般的孤傲而悲切。


怎么回事…这也太丢脸了。安迷修接住落下的泪水,明明是无声的抽噎,为什么泪水里好像承载着恐惧和空洞的悲伤。好像是什么要被抹去,可是却是不能忘却的挚爱。


那副油画的色彩在泪光里好像逐渐燃烧起来了,王带着滔天的愤怒与不甘。

却逐渐在骑士的叹息与悲伤里分崩离析。



“实际上这柄剑并没有送给南国的公主。”背后声音响起来,听起来不远也不近“在最后一战,王将这柄剑送给了骑士长,所以……”

“真正拥有他的人是雷狮殿下的专属骑士。”

刀柄上的一行文字微微泛光,刺痛了谁的眼睛,那是在战前的紧迫时间中骑士未注意到的告白。


To the love of my life

赠予我的挚爱。



安迷修回过头,长廊此刻的距离好像那么长,长的像是缓缓流淌无声的时间,短的又好像阿特洛波斯女神突然剪断生命的线,嘶吼着从未表达出的惶恐,可再次睁眼,仅剩满屋的烛火。

生命之树的金丝雀俯冲深入死亡之井,拉扯出染血的丝线,私下人界编织出异世界的神之子。

还想为他长剑破空,可他却早已不在身后了。


讲解人摘下帽子,黑色的发丝下紫色的眼睛闪亮而迷人,耳朵上的宝石挂坠挂着正发着光,流转着如泪一样晶莹的深邃绿色,沉淀了千年的矿物质收敛而耀眼。就像是被蛇群守护的宝物,有着致命的温柔。


“该想起来了吧?”

那张脸和雨夜中的王的轮廓重合,他们同时喊出来那个梦中从未出现的名字

“安迷修!”

我的骑士。


但是如今他站在那里,恶劣而滑稽的咧着嘴角,露出像是魔族的虎牙。酒窝中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几乎要装满安迷修的心。他打了个熟悉却陌生的手势,几乎是一瞬生理反应,像是来自巴比伦时代的习惯,安迷修站在原地,看那个人大步走来。


阳光从侧面打到他的脸上,亮暗分隔开他线条分明的面庞,他的眉眼或许有些太过锐利了,但是在安迷修眼中那是镌刻了荣耀的刀剑。




染血的披风只是略过安迷修的身边,骑士们单膝跪地,首席骑士接过染血的长剑,王只能一言不发的从他身边经过,连余光都无法施舍,只有未燃尽的玫瑰花瓣能隐秘的诉说着这段无法面世的荒唐情愫。


骑士的心中有伤痕和污秽,可雷狮那颗星星的光芒却无法照亮。

高大的影子遮蔽了安迷修眼中的光。


他的手中依旧捻着一朵玫瑰,这次却被别在了骑士的鬓边,娇艳欲滴,永不凋零。


“嘿。”黑发的年轻人轻声唤道。


I'm not letting go this time

这次我不会再放手

Throw away the fame, the crown, the gold and the silver

抛弃名誉,王冠,金银

Hey, baby

嘿,宝贝

I'm not letting go this time

这次我不会再放手


炽热的唇瓣相接,诉说着深情。

我不会再放手,我的爱人。

就以这朵玫瑰和炽热跳动的心脏起誓吧。



THE END.

背景(屁话:

皇室莱德纳罗的执政王一直延续到第十七世,第十八世皇帝因为听信了大巫女的话更改了王的姓氏(真胡闹),故不算在莱德纳罗皇室里。但是这之后,还没有等到巫女口中的吉兆到来,却因为他的淫乱与懦弱而被起义军杀死了,于是盛极一时的王室莱德纳罗的统治最终持续了四百六十年便结束了。


(误删了,顺便改了改,是我很喜欢的一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