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啵啵

4737浏览    1643参与
柠柠🍋

让我康康是谁家的小猫咪这么可爱!!!


哪里还有我们啵啵这种乖巧可爱肚子手手随便摸的绝美小猫咪呢!!!

让我康康是谁家的小猫咪这么可爱!!!


哪里还有我们啵啵这种乖巧可爱肚子手手随便摸的绝美小猫咪呢!!!

喵喵喵

不得不说 源源小时候和爷爷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 源源小时候和爷爷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

喵喵喵

害 曾因叫发微博调侃王俊凯被毒唯堵截〖狗头〗一气之下删了好多王大爷好多沙雕表情包 后悔ing 

等会儿更新弟弟der表情包 


害 曾因叫发微博调侃王俊凯被毒唯堵截〖狗头〗一气之下删了好多王大爷好多沙雕表情包 后悔ing 

等会儿更新弟弟der表情包 


赛老师

候鸟④

/文◎赛老师/

车开到简言旁边,车窗被摇下来。 

“需要帮忙吗?”是那位客人。 

简言咬咬嘴唇,挣扎一番,小声道,“谢谢。” 

车门被拉开,简言提着裙子进了车厢。 

车里很暖和,冻僵的身子很快暖和起来。简言规矩地把腿放好,紧挨着车门坐好。 

“你家在哪里?” 

“宁安街……”简言低着头,长长的头发挡住了绯红的脸颊。 

一路上,安安静静,简言紧张的咽口水,紧张到……到了自己家都没注意。 

“……小姐?” 

“啊?……哦!”简言一边拉车门,“谢谢您送我回来,麻烦您。” 

“不用...

/文◎赛老师/

车开到简言旁边,车窗被摇下来。 

“需要帮忙吗?”是那位客人。 

简言咬咬嘴唇,挣扎一番,小声道,“谢谢。” 

车门被拉开,简言提着裙子进了车厢。 

车里很暖和,冻僵的身子很快暖和起来。简言规矩地把腿放好,紧挨着车门坐好。 

“你家在哪里?” 

“宁安街……”简言低着头,长长的头发挡住了绯红的脸颊。 

一路上,安安静静,简言紧张的咽口水,紧张到……到了自己家都没注意。 

“……小姐?” 

“啊?……哦!”简言一边拉车门,“谢谢您送我回来,麻烦您。” 

“不用。” 

简言看着他的车开走,心上泛起一丝涟漪。 

“哥……刚才那谁啊?” 

“……王源,你喝醉了。” 

“屁,清醒着呢。” 

“你去哪里?” 

“我当然……回我自己的家!我才不去……才不去老宅呢。” 

王源自己在外买下了一件公寓,美名其曰研究课业,实则为了逃避他那烦人的爹,整天说自己无所事事。 

当他上了楼,看清门口的人时,酒醒了大半。 

偏偏还要装出一副喝的烂醉的样子,“你……你怎么回……回来了?” 

是……陈然。 

陈然愣了愣,忽然扑上去,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用力地吻住了他。眉眼离的那样近,王源瞬间什么都看不清了。陈然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吻一个人,陈然只知道自己很想亲他,自己很想念他,自己至今还是喜欢他。 

王源只是愣了一刹那,就闭上了眼睛,用一只手扣住了陈然的后脑勺,紧紧地、紧紧地推向他自己。 

陈然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地需要一个人的怀抱和体温。陈然缓缓地闭上眼睛,微弱光线中的一切归于黑暗。却在下一秒钟,被他狠狠地推开。 

“你别这样,陈然。” 他说得很慢,很费力。陈然再次冲过去要抱他,王源立刻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按住了。 

“我的那些信、电报和电话,其实你都收到了,对不对?我理解的,我要是你,我也不希望见到任何人。你没陪我去日本,这不是什么大事,我也没有怪过你。可是后来你为什么没有来找我呢?你……” 

话没说完,被王源打断。 

“陈然,我们……应该没正式在一起过吧?” 

陈然深深吸气,眼泪一直在打转。 

“所以?”陈然颤着声音问。 

“所以,”王源看着面前的姑娘,“你刚才那样做,不合适。” 

不合适。这三个字重重砸在陈然心上,眼泪一下子溢出来。 

 “王源,你不喜欢我吗?”陈然声音很委屈,王源听得心尖在颤。 

王源,你不喜欢陈然吗?你不喜欢她吗? 

王源在和她相处,在她出国以后的时间里,不断琢磨这个问题。喜欢吗?

“王源……你是不喜欢我……”话还没问完,陈然的呼吸被人猛的夺走,紧接着身体被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喜欢。 

喜欢的紧。 

喜欢的舍不得放你走。 

也喜欢的,想把你占为己有。 

“唔……王源!你放开我!” 

陈然挣扎着,去推他炽热的怀抱。 

“你刚才说的话,让我觉得你这样做更不合适!” 

陈然脱口而出。 

王源愣了愣,“如果是这样,我道歉。” 

“道什么歉?” 

“为我刚才的鲁莽道歉。” 

“你不觉得自己更应该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毕了业以后毫无音讯吗?谁都没有你消息!你在躲什么?” 

王源沉默不语。 

“好。王源你行。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你喜不喜欢我?” 

当感情被赤裸裸说破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可以挽回了。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然死死盯着王源,王源在和她短暂的对视之后错开她的眼神,说出他违心的答案。 

“……曾经。” 

陈然仰起了头,嘴巴微张,眼里的泪摇摇欲坠。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 

最后也只能说出这样一个字。 

“好。” 

王源拳头紧握着,不看陈然。 

他的答案,亲手断绝了所有的过去,所有两个人的温情。 

放她走。 

也放他走。 

“好。”陈然重复着,“没关系,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但你要解释你为什么离开的那么突然,为什么连一句再见都没说就离开。王源,你没办法逃。我会等你的解释。” 

陈然离开时,泪流满面。 

翌日清晨。 

王源宿醉之后头疼的要死,想起昨晚的一切,登时沉默下来。 

他欠她一个解释。对,陈然说的对。 

他没办法逃。 

—— 

易烊千玺回到龙御庭时,李岩峰正一脸欣喜地交待着什么。 

“爷!那批军火到了!全是硬货!” 

“好,你组织着清点一下。”易烊千玺笑着应,“可算是到了。” 

“是啊爷。但是你花重金买这些做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易烊千玺一敲李岩峰的脑袋,走了,留下一脸莫名的李岩峰。 

“咱爷的心思,你别猜。”旁边有人调笑着提醒。

李岩峰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说:“对,咱爷命数不凡,路子野。说不定想玩了呢。”

喵喵喵

目前为止较为喜欢的手帐之二

为什么喜欢p1呐 是因为我jio的左下角那个哥哥像千玺 所以格外喜欢 最近准备拼两位哥哥的

最近王俊凯的开年杂志也忒多了 我的荷包又瘪了 同款优衣库卫衣还没买QAQ

目前为止较为喜欢的手帐之二

为什么喜欢p1呐 是因为我jio的左下角那个哥哥像千玺 所以格外喜欢 最近准备拼两位哥哥的

最近王俊凯的开年杂志也忒多了 我的荷包又瘪了 同款优衣库卫衣还没买QAQ

清砸儿

[图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

啵啵好像个憨憨啊

超级可爱的魔术师

讲完了2020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

啵啵好像个憨憨啊

超级可爱的魔术师

讲完了2020的话😂

赛老师
群号882594843 群里也...

群号882594843

群里也会投票

一起来赛老师的秘密花园吧

请注明LOFTER昵称哦👾

谢谢大家的支持 

群号882594843

群里也会投票

一起来赛老师的秘密花园吧

请注明LOFTER昵称哦👾

谢谢大家的支持 

赛老师

我觉得可以整个200粉丝福利?👾

如下:

1.凯源玺各一篇 一篇字数1000+ 

2.一篇团向 字数2000+

3.开设5篇睡前故事 每篇字数300+

4.随机抽取2名粉丝赠送一篇订制 人物+设定 字数1000+

—     —     —     —      —     ...

我觉得可以整个200粉丝福利?👾

如下:

1.凯源玺各一篇 一篇字数1000+ 

2.一篇团向 字数2000+

3.开设5篇睡前故事 每篇字数300+

4.随机抽取2名粉丝赠送一篇订制 人物+设定 字数1000+

—     —     —     —      —      —      —      —

每人🉑选2个  

我统计票数最高的1个作为200粉丝福利

粉丝满200  投票截止


赛老师

不是你妹妹(下)

/文◎赛老师/

“那你想我怎么哄?” 

“亲我一下嘛。” 

“……” 

“亲呀。”看王俊凯迟迟没有动作,程伽忍不住出声催促,还挂上了一个明媚无比的笑容。王俊凯低头看着小朋友,小朋友也仰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里面好像盛着满天星辰,嘟着嘴向他索吻。 

王俊凯拿开她抱住自己小腿的手,蹲下来和她平视。 

“伽伽。” 

“嗯?”小朋友歪着头看他。 

“你叫我一声哥哥。” 

“叫了你就亲?” 

“嗯。” 

“哥哥。”于是王俊凯忍不住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好像对他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将她的头摆...

/文◎赛老师/

“那你想我怎么哄?” 

“亲我一下嘛。” 

“……” 

“亲呀。”看王俊凯迟迟没有动作,程伽忍不住出声催促,还挂上了一个明媚无比的笑容。王俊凯低头看着小朋友,小朋友也仰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里面好像盛着满天星辰,嘟着嘴向他索吻。 

王俊凯拿开她抱住自己小腿的手,蹲下来和她平视。 

“伽伽。” 

“嗯?”小朋友歪着头看他。 

“你叫我一声哥哥。” 

“叫了你就亲?” 

“嗯。” 

“哥哥。”于是王俊凯忍不住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好像对他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将她的头摆正,盯着那两片薄薄的唇瓣。小朋友已经闭上眼睛了,嘴角藏不住笑。 

算了。依她一次。反正她喝酒了,不会知道。 

程伽再睁开眼时,王俊凯已经离了她的唇瓣。愣愣地看他,然后惊喜:“王……王王俊凯……” 

“我在。” 

“你……你刚刚……你亲我了?”王俊凯好笑的看着小朋友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你真亲我了!!” 

“嗯。” 

真亲了。那柔软的触感,不会错。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告诉伯母,你亲了你要娶我!你要负责!!!”小朋友跳起来,沿着路边往前跑。王俊凯笑了一下,追上去。 

“等一下!”小朋友突然转身,一头撞进王俊凯怀里。王俊凯顺势抱住小朋友,揉揉头,问她:“怎么了?” 

小朋友好像突然委屈了,搂住他的腰,“你!你……”怀里传来小小的抽噎声,似是埋怨,又似是撒娇。 

王俊凯一愣,低下头来,奈何小朋友怎样都不肯抬头,只好拍拍她的头顶:“怎么啦?” 

“你骗我!” 

“骗你什么了?” 

小朋友这才抬起头:“大骗子!你骗我!你说你不喜欢我的!可是你刚才亲我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你了?” 

小朋友愣一下,又把头埋回他怀里。 

“嗯?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那天……跟朋友说,说……呜呜呜……” 

“怎么又哭啦?小哭包?” 

“我不是小哭包……” 

“……好,不是。那你说,我跟朋友说什么了?”把小朋友搂的更紧。 

“你说我是妹妹!你竟然说我是妹妹!你说你!是不是骗子!”

啊。原来因为这个。本来就是跟朋友开玩笑的,那时候小朋友还差几个月成年,自己已经26岁,两家又交好,传出去总归不好听,这才扯了个谎,敷衍过去。没想到,小朋友能记这么久。 

“伽伽啊。” 

“嗯?” 

“今年你多大?” 

有了上次的教训,小朋友不敢再开玩笑。 

“21岁。” 

“可是我已经28岁了,我到而立之年的时候,你也才23岁,还是女孩子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可我不一样,我会比你先老去,我八十岁的时候,你还是七十多点的小老太太。”王俊凯浅笑了一下。渐渐意识到王俊凯的话越来越不对劲,程伽挣开他的怀抱。并未在意她的动作,王俊凯自顾自地继续说,眼睛平静的看她:“我一定会比你先死去,所以,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没有我的日子,你会不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们的子女,照顾好我们的家,这都是我要考虑的。” 

“王俊凯,你不用考虑这么多的。” 

“我用的,伽伽。我们差那么多岁,有些想法不一样的。我喜欢的女人,我一定要为她着想一切,在一起了怎么样,不在一起又怎么样。”王俊凯呼出长长一口气,小心地观察小朋友的反应。她不说,那他便接着说,告诉她所有的利弊,再把选择权交给她。他知道,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其实是在掩饰她少的可怜的安全感。 

“伽伽。你是个特别好的女孩,我知道的。我知道你喝酒,逃课,打架,但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所以我没有阻拦过你。我也知道,叔叔阿姨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从小没有安全感。但是伽伽,你想从我这拿到的东西,可能不是爱。你明白吗?但是有些事我还要告诉你。我喜欢你的。伽伽。所以最后无论如何,在一起或是不在一起,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只要你来。” 

王俊凯看着小朋友的眼泪逐渐崩不住,心上想被蚂蚁啃噬一样,疼得厉害。 

“你不需要……你不用……你不……”小姑娘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无助的蹲下来。程伽用手遮住脸,压抑自己的哭声。 

深夜街里很安静,王俊凯听着小姑娘弱弱的抽噎声,一下下砸在心上。王俊凯安静的等她,拳头紧握。

“王俊凯。” 

“我喜欢你。” 

“真的很喜欢你。” 

“你说的我不在乎。”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小朋友擦干眼泪,站起身来看他。 

“你在听吗?” 

“在,伽伽。” 

“你都亲我了,我们……就在一起嘛。” 

“……”王俊凯笑着看她。 

“好不好嘛?”小朋友小心翼翼地看他。 

“好。” 

“真的?” 

“真的。我不会骗你。” 

“那……你再亲我一下?” 

“伽伽这么黏人呐?” 

“嗯……你……” 

嘴唇被堵上,甜蜜在一分一分蔓延。小朋友怎么这么软这么甜?王俊凯一边品尝她的味道,一边想。大概是因为……她只对他这么甜。 

/The end./

赛老师

不是你妹妹(中)

/文◎赛老师/

到了竞技场,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程伽兴冲冲地冲过来,两眼放光的看着男神。 

慕白!!!拳击冠军哦。 

“程伽,收收你的口水诶。你都没这么看过你哥,你哥知道了不得气死。” 

“他才不是我哥哥!我是他哥!再说他也不知道我来这儿。”程伽气的一甩手,怎么就她是妹妹了?从小到大,交好的长辈总是“你小凯哥”这么叫,几次纠正都不听,索性把气撒在王俊凯身上。想起自己小时候扬言要娶王俊凯做媳妇,还落得了“王家小媳妇”的名号,程伽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不知道矜持怎么写呢? 

“开始了开始了,程伽快来。” 

“再声明一次,他不是我哥...

/文◎赛老师/

到了竞技场,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程伽兴冲冲地冲过来,两眼放光的看着男神。 

慕白!!!拳击冠军哦。 

“程伽,收收你的口水诶。你都没这么看过你哥,你哥知道了不得气死。” 

“他才不是我哥哥!我是他哥!再说他也不知道我来这儿。”程伽气的一甩手,怎么就她是妹妹了?从小到大,交好的长辈总是“你小凯哥”这么叫,几次纠正都不听,索性把气撒在王俊凯身上。想起自己小时候扬言要娶王俊凯做媳妇,还落得了“王家小媳妇”的名号,程伽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不知道矜持怎么写呢? 

“开始了开始了,程伽快来。” 

“再声明一次,他不是我哥!” 

“他不是你哥还能是谁?难不成还是你老公?” 

“滚滚滚,少拿这个笑话我。” 

拳击台上的战斗已经打响,程伽马上围过去。 

“慕白哥哥加油!!!爱你!”程伽像个迷妹一样望着慕白。 

“太帅了吧!!!” 

“我去!放大招了!” 

“赢了!!!” 

台上的主持人激动的宣布慕白是今晚的冠军,程伽靠在台子边,已经准备去和朋友吃饭了:谁敢不服慕白啊。 

“再问一遍,有没有人不服!!”台上的主持人激动的不行,提高了音量。 

“我来。” 

程伽转过头。 

“卧槽!” 

程伽转头想跑,被台上的声音叫住。 

“程伽,我赢了叫我哥哥。” 

被认出来当然不能再跑,程伽转过头,抱胸。 

“好啊,你先赢了再说。” 

明显是不信任的语气。后者勾勾嘴角,淡淡的看向今晚的冠军慕白。 

“你好,台下那个是我妹妹,听说他很喜欢你,今天来见识见识。” 

“没问题,来吧。” 

战斗已经打响。 

不少看热闹的人都围了过来,王少和拳王的对决,谁都想来看一看。 

程伽心里一紧,那可是拳王啊,王俊凯哪里扛得住? 

场子彻底热了起来。 

“王俊凯!!王俊凯!!” 

“慕白!!慕白!!” 

王俊凯戴好手套,示意程伽不用担心。

“卧槽!我怎么感觉王俊凯要赢啊!”程伽不自觉的咽口水。 

慕白性子急,先进行攻击。几招下来,王俊凯摸清了他的弱点,要想赢,要打持久战。想到程伽惹火的动作,和一会儿她的那声“哥哥”,王俊凯分了一下神。慕白一拳头砸过来,王俊凯没注意,直直的挨上。 

“王俊凯!!!”程伽一惊,朝着台上吼去。 

听见程伽的声音,王俊凯回过神来。看见慕白已经气喘吁吁了,这才狠命进攻。慕白轻敌了,他没想到王俊凯这么厉害。可是来不及了,再想防守已经不可能了。 

周围一片欢呼声,王俊凯拍拍地上的慕白,轻声一句,“对不住了。” 

轻轻沾了沾嘴角的血迹,想摘下手套,一直小小的身影窜上来。王俊凯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那一丝清香,拳击手套已经被狠狠扒了下来,随后,重重砸在他身上。 

“谁要做你妹妹?你犯不着这么拼命!”一抬头,对上程伽的眸子。王俊凯愣了一愣,错愕地看着程伽。 

“伽伽,不是.....” 

程伽下了拳击台,头也不回的冲出竞技场。 

程伽是难过了,他那个王八蛋,她才不要喜欢了。为了当她哥不择手段,还把自己弄伤了,越想越气,好像王俊凯从来都没说过喜欢她,为了避嫌,都不让她来他房间了。又不是亲的,简直要气疯程伽。得,她找别人,也一样,何必一直盯着王俊凯呢。 

想开了,心情也好了,程伽叫上几个小伙伴,尤其是男孩子,一起来酒吧玩。今晚,就要放纵!! 

一杯接一杯,程伽醉的像一滩烂泥,扒着一个朋友的肩,也不管是不是男女有别,一喝酒,什么都秃噜出来了。“我跟你说啊,王俊凯那个王八犊子!!!我那么喜欢他,他是瞎了吗 ?谁要当他妹妹啊?我缺那一个哥吗?”程伽说着,脑子不自觉的想到那一晚上。他的好兄弟勾着他的肩膀,问他对程伽什么感觉。程伽正偷听着,躲在门后等他的答案。 

“她是妹妹。”是你妈的妹妹!!! 

“人家可没把你当哥啊!”王俊凯笑着敷衍过去。起初程伽是没在意的,依旧粘着王俊凯,他到哪她到哪。后来仔细想想,自打那以后,王俊凯就对她不冷不热了,这次,程伽彻底明白了,王俊凯根本就不喜欢她!!根本!! 

“我以后再也不理他了我跟你说.....我要再理他.......卧槽!”酒杯被人拿掉,人被从高脚椅上拉下来,害的程伽差点走光。于是火气一下子上来了。 

“你放开我!劳资穿的裙子,走光了。” 

然后,人被抱起来。 

“你怎么那么像王俊凯那个混蛋啊......喂,问你话!” 

王俊凯不说话,手上加大了力度,惹得怀里的人一阵不满。想到刚才女孩和那个男人亲密的贴在一起,不满更甚,当场就想把她扔在这儿。 

好不容易把人塞进了车里,王俊凯喘口气,靠着车门点了一支烟。刚点燃,车窗被打开。 

“我要回家。你起开。” 

他起开? 

“程伽......” 

“我要回家。”程伽酒醒了,看见靠在车上的人是王俊凯,脸冷了下来。 

“我送你。” 

“不用。” 

行,王俊凯侧身让她出来。 

混蛋 。真不知道心疼她。这离她家还十万八千里呢。 

“你喜不喜欢我啊到底。” 

“你想我怎么回答?” 

“想听真话。” 

“你酒醒了我告诉你。” 

“劳资醒着呢!” 

“喝醉的人才说自己醒着呢。” 

“卧槽!” 

“程伽,你什么时候开始骂人了嗯?” 

“你管我那么多干什么,你又不是我的谁。” 

“行,那个谁,你自己回家,我不送了。” 

“自己回就自己回,谁怕谁啊。” 

程伽气愤的下了车。 

王俊凯怎么觉得,小朋友今天像是吃炸药了?!程伽一边走一边嘀咕,王俊凯开着车在后面稳稳地跟着。气死她了!!有车还不能坐!!!越想越委屈,程伽干脆不走了,坐在旁边的马路牙子上就开始放声大哭。 

王俊凯下车,看着她肩膀一抽一抽的,放开了嗓子使劲喊。 

程伽心里就一句话,王俊凯不喜欢她,越想就越委屈,哭得越来越不着调。 

她哭,他在旁边看着,站在她身前,低头看着那可爱的头顶。程伽看见眼前的皮鞋,狠狠踩一脚,在抱住小腿,鼻涕眼泪全往上抹。 

程伽哭的都快晕过去了,看着王俊凯还是没反应,又气又委屈。 

“你怎么不哄我啊!!你为什么不哄我啊!呜呜呜......” 

王俊凯蹲下身子来,用大拇指抹去她的眼泪。 

“别哭了伽伽,嗯?” 

“你会不会哄人啊?!!有你这么哄得吗。呜呜呜......” 

....... 

程伽是第一个,让他有跪感的女孩。

/TBC./

赛老师

不是你妹妹(上)

/文◎赛老师/

程伽衣衫半开,跨坐在王俊凯的小腹上,低下头来咬他的嘴唇。 

“我不是你妹妹。记住了。” 

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王俊凯顿了顿,把人拉下来。 

程伽不依,臀部紧挨着他的小腹,王俊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倒吸一口凉气。 

“小孩儿。”反剪住程伽的手腕,王俊凯迅速把她压在床上,程伽一片雪白的肩膀暴露在王俊凯眼底。 

“哪里小?” 

“哪里都小。” 

似是意有所指,程伽被他压着动不了,只把头转过来。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小不小?” 

王俊凯被她气笑了,俯下身来。 ...

/文◎赛老师/

程伽衣衫半开,跨坐在王俊凯的小腹上,低下头来咬他的嘴唇。 

“我不是你妹妹。记住了。” 

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王俊凯顿了顿,把人拉下来。 

程伽不依,臀部紧挨着他的小腹,王俊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倒吸一口凉气。 

“小孩儿。”反剪住程伽的手腕,王俊凯迅速把她压在床上,程伽一片雪白的肩膀暴露在王俊凯眼底。 

“哪里小?” 

“哪里都小。” 

似是意有所指,程伽被他压着动不了,只把头转过来。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小不小?” 

王俊凯被她气笑了,俯下身来。 

“程伽,你今年多大?” 

原来是这个小。 

“23。” 

“再说?”扣着她手腕的手稍稍用力,程伽倒吸一口凉气。 

“22。” 

“胆子不小。” 

王俊凯把程伽的头发拎到一边,乌黑的头发和她雪白的肩膀造成的视觉冲击让他的眸子暗了又暗。 

“我记得,你好像还没过生日?”疑问的语气。 

“怎样?” 

“你今年才21岁,你知道我多大吗?” 

“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可以让你叫我哥哥。”

“我不是你妹妹!要我说几次!” 

“乖。我大你七岁。” 

程伽勾勾唇角,“那也不老,不足以让我叫你哥哥。” 

哥哥?她叫不来。 

王俊凯突然松开她的手腕,用领带把她和床头结结实实地绑在一起,又拿一条绳子固定,然后自顾自穿衬衣。 

“靠!有种你给我松开!怂不怂!” 

王俊凯绕到她身前,正对着她的脸,吐出一个字。 

“怂。” 

重新从衣柜里拎出来一条领带,王俊凯不紧不慢的系上,看着眼前的小人儿紧盯着他。 

“阿凯……”娇滴滴的朝他喊,王俊凯感觉自己骨头都要酥了。“你这个样子,像吃完了就走,都不带负责的那种……” 

…… 

“打住,别这么叫我。” 

“那总不能……叫你哥哥吧……” 

后者嗤笑一声,“对啊。” 

说完毫不留恋的走出房间。 

“靠!你个王八犊子!给我解开!” 

“回来再说。” 

“谁知道你几点回来?” 

程伽气急败坏地看着他衣角翻飞,消失在门后。 

“靠!” 

…… 

一个小时之后,程伽累瘫在床上。 

拴贼扣? 

拿她当贼? 

弄不开,干脆不弄,趴在床上,养精蓄锐。 

房门被敲响,程伽马上弹起来。 

“小姐,先生让我送点吃的给您。您看合不合口味。” 

“他那王八犊子还知道关心我?做的什么?拿来。” 

“……”女仆显然是被程伽的称呼惊住了,过了几秒才把东西拿过来。 

算他还有良心。知道给她准备她喜欢的桃花酥。 

“内个……咱们商量个事呗。”程伽把自己手上的“拴贼扣”给女仆看,“我手被系上了,吃东西不方便……你先给我解开。” 

“对不起小姐,先生说不能给您解开。” 

程伽一口气憋住,几乎是咬着牙,“让我给他打个电话总行吧?”

“好,小姐您等一会儿。” 

程伽别扭的拿起一块桃花酥,歪下头来去咬。 

“小姐,我帮您拨号。” 

“不用,189********4182,拨这个。” 

看着女仆迟疑的眼神,程伽补充,“是你们先生的私人号码。”这才拨出去。太太就要拿出太太的样子,他那电话号码谁都知道,程伽才不呢。 

“喂?”那头传来王俊凯性感低沉的嗓音。程伽不答,继续咬桃花酥。 

“喂?伽伽?是你么?” 

“王俊凯,你可真良心啊。” 

“知道就好。” 

“……”那头的程伽一下噎住。 

“咳咳……咳咳咳……” 

“伽伽?噎住了?” 

女仆赶快帮程伽顺着后背,再拿回来一杯水,这才吞下去了。 

“王俊凯我*你大爷!” 

“你想拿什么*?” 

“赶紧给我回来解开!你拴贼呢?!” 

“不急。” 

“我急!!” 

“你急什么?” 

“你管我急什么呢?” 

“那就是不急。” 

“赶紧给我滚回来!麻溜的!” 

“再等一会儿,马上了。”那头勾起一抹无声的笑,温柔到旁边的人都惊呆了:三爷还会笑! 

一大票人无声的用眼神交流着电话里人的身份。 

“哦。快点。” 

气耍出去了,程伽这才消停。 

“行了行了,你出去吧。”叼着半块桃花酥,程伽朝女佣抬了抬下巴。 

垫了点东西,肚子不饿了。程伽趴在床上,想着怎么说服王俊凯去找小伙伴玩耍。这个王俊凯!栓她就算了!手机不能不给她啊! 

—— 

房门被推开。程伽转过身子去。 

王俊凯看看床上的小朋友,多半是生气了。 

“伽伽?” 

不理。 

外套脱下来搭在椅子上,王俊凯凑过去,又叫一声。 

“伽伽?我回来了。” 

还是不理。 

“程伽。” 

这次喊了大名,王俊凯故意冷下来语气。这才转过头来,一脸不满的看他。 

“干什么!” 

“我回来了啊。” 

“回来了给老子解开啊!” 

“对谁称老子呢?嗯?”王俊凯压下来,攥住她的手腕。 

“嘶—疼!” 

“你个小没良心的还知道疼?” 

“别废话,一会我要出去。” 

“哪里?” 

“跟朋友一起。” 

“问你哪里呢。” 

“反正你又不知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王俊凯可是对小朋友宠到了天上去。她不说,那他就不问。 

“好烦啊你。快点弄开,我要迟到了。” 

“突然不想让你去了。”王俊凯咬一下她的肩头,把人搂过来。 

“不行!我跟人说好了,我不去,还是被你给绑家里,指不定咋笑话我呢。” 

“他们不敢。” 

“反正我得去。”手抬到他眼前,示意他解开。

还是妥协了。 

“把衣服换了再去。” 

“知道了,啰嗦。” 

光着脚下床,程伽直奔自己的房间。换了一套说露不露的衣服,才找出手机来。 

“马上了马上了,半道上呢。” 

“别催,越催越慢啊。” 

“……好……” 

“他什么时候来的!” 

“给我留位子啊!” 

门口的王俊凯瞅着小朋友一脸的兴奋,莫名的不爽。 

“我送你去?” 

“不用不用,我朋友在那边等我。” 

“注意安全。” 

一张卡塞到她手里。 

“我有钱。” 

“拿着吧,以防万一。” 

“噢。” 

这才欢天喜地地跑出去了。 

/TBC./


赛老师

不服

/文◎赛老师/

“你他妈算个屁啊!”这是我走出办公室后,老板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本人王源,今年24。已经不小了,嗯,至少我妈这么认为。 

对于刚才面试的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意外。确实,我连个屁都不算。大学毕业以后,靠着打工赚了点饭钱,让我不至于流落街头,商场,KFC,酒吧连轴转,一个礼拜气都喘不过来一口。没办法啊,谁他妈叫你穷啊,谁他妈叫你没本钱啊。 

我说话难听,你爱听不听。我这人就这样,你稀罕我了,把我当回事了,那我也把你当自己人。你要是看不起我,那你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对啊,我就这样,你管得着吗?你管不着。啥叫人穷志不穷,这就叫。 

哦...

/文◎赛老师/

“你他妈算个屁啊!”这是我走出办公室后,老板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本人王源,今年24。已经不小了,嗯,至少我妈这么认为。 

对于刚才面试的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意外。确实,我连个屁都不算。大学毕业以后,靠着打工赚了点饭钱,让我不至于流落街头,商场,KFC,酒吧连轴转,一个礼拜气都喘不过来一口。没办法啊,谁他妈叫你穷啊,谁他妈叫你没本钱啊。 

我说话难听,你爱听不听。我这人就这样,你稀罕我了,把我当回事了,那我也把你当自己人。你要是看不起我,那你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对啊,我就这样,你管得着吗?你管不着。啥叫人穷志不穷,这就叫。 

哦,对了,看见刚才把我骂出来的那个面试的没有?这家公司的老板。网上有句话特流行,叫啥来着?哦,家里有矿。年纪比我还小,就一刚毕业的小破孩,还爬我脑袋上来了,越想越气不过,捡起简历来踹开他的门。 

“当老子傻?啊?就一小屁孩你硬气啥?你专业知识学好了?就你这破公司,老子告诉你,老子他妈的不稀罕!靠着家里有钱坐上个老板椅,那他妈是你自己挣来的?老子今天就教育教育你!”我一脚踩上刚才我坐过的面试椅子,“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那软件你看都没看就不行?你他妈好好看看!老子一年的时间做这么个东西,你他妈一句话给我否了?我告诉你,老子不服!” 

看着坐在对面的小破孩一脸的惊慌,老子舒服了。 

我这么激动是有原因的。我大学专业念得计算机,在系里我专业技术绝对过硬。想跟舍友一起开发个软件,不料没人答应,认为我不行。成,老子做个给你看看。接下来一年时间里,我过得是狗都不如的生活。不信?那我给你还原一下大学生创业的苦逼生活。

开发软件,除了技术,你还得有资金支持。通俗了说,你得有钱吧。第一个月,我在酒吧喝到吐,拉了个赞助。老板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听说还是个恋男癖。没关系,老子不在乎。结果呢,那油腻男竟然把我给甩了,赞助给了别人,合着那天跟你喝酒的是一堆空气?口口声声说欣赏我的才华,结果就是放了个屁。知道他把赞助给别人的第一时间,我冲进他的包间直接给他一拳头。玩老子呢?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接下来五个月,我一刻没闲着,省吃俭用,打工赚钱,攒下一笔钱,全投进了软件里。我一个人的力量,说实话很单薄。编程不好做,大晚上下了班,顶着鸡窝头跟电脑死磕。五个月,也才做了一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赞助有了。对方看到了我身上的上闪光点,第一次就投了五万。那是五万啊!结果给人骗走了,五万块钱不翼而飞。得,我现在还是个负债青年了。不过那家老板没放弃我,又投了五万。这五万我都用来做软件了。 

期间,也穿梭在城市各个角落。然后,遇见了一个女孩。第一眼就喜欢上的。她喜欢喝那家……叫什么名字来着?就一家豆浆店,我早起五点起打车去那儿排队,贵不说,还得花路费。她就看了一眼的项链,我给省出来了,她生日那天送给她。结果人家跟我说什么?说分手。分就分吧,我同意了。那时候我头一次觉着,连喜欢的人都不能留住,是怎样的一种酸楚。

家里催的紧的,主要是结婚这码子事儿。什么“你看看人家小刘,跟你一样大,儿子都俩了”“人家小王今年五月份结婚,份子钱我都随了,你说同样姓王,你怎么就不开窍呢”之类的话,我都会背了。还有一样,不懂计算机专业。劝我赶紧改行。我没同意,毕竟是从小喜欢的,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为此,我还跟他们吵过架,好几个月都没回家。现在想起来,自己简直是个混蛋。我骄傲的是,再艰难,我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即使是那段灰头土脸的日子里。什么金钱,地位,早就看淡了。现在,我只想陪陪父母,找个钟意的女孩子,但是,我又想干出一番事业来。我不服这样平凡。 

过去一年,老子没日没夜,软件终于上市。值得欣慰的是,反响很好,狠赚了一笔。不过利润的一半我都给赞助人了,还那弄丢了的五万块钱。几个大学舍友见了,提出要跟我一起。我一口拒绝,当初你不屑一顾,早干嘛去了。我弄出点成绩,你就巴巴的凑上来,虚伪不虚伪?恶心不恶心?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又是两年,我已经26了,手下有一家公司,人不多,但是收入可观,后来公司规模扩大,手下已有几千人,也开了分公司。那段时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她的出现,让我等了好久。男人那点事嘛,你总得有生理需求吧,你总得找个女朋友吧。但我谈恋爱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上床。她很爱笑,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缝,那一瞬间,我只想给她全世界。不巧,又赶上得出国。半年。被迫和她分开。前女友是喜欢,这个是爱,虽然没和她确认关系。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半年之后,我回国了,那时我已足够强大。无往不利。听见秘书说她还单着,我简直欣喜若狂。 

秘书的话简直就是天籁。 

“老板,你的姑娘,还单着。” 

当晚,我就准备了乐队和惊喜,跟她表白。她明显是害羞了,看见玫瑰小路尽头的我,眼里满满的惊喜和诧异。拥她入怀那一刻,我就发誓。这辈子往死里宠她。谁叫我看上她了呢。 

下班回家,看见她窝在我们两个人的小窝里,我满心的欢喜。满身疲惫,和她接个吻,啥事都没有了。如果在顺便做个爱,那就更好。哪次看见她羞红的脸蛋,我都忍不住觉得可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这么会撩,情话信手拈来,大概是遇见对的人了吧。 

“宝贝儿,亲我一口,命都给你。” 

后来我俩领证了。我们还买了一辆车,不算贵,她非要那辆。以我现在的能力,比这高档的任我挑,后来才想起来,我第一次遇见她,就是开着这辆车,虽然那是借的。房子也买了,很温馨,但都是她布置的好。结婚那天,看见她穿着婚纱,我激动的要流泪。我们不容易。但一直陪着我的,一直是她。观众席第一排,我的父母坐在那里,脸上的皱纹,头上的白发,藏也藏不住。是啊,父母都老了。即使是不赞成,也会一直支持我。 

听见我的新娘说那句“我愿意”,我看见她眼睛里的晶莹。她懂我。懂我的艰辛与不易。我想起在我低落的时候,她温暖的手,我烦躁的时候,她温暖的拥抱,我失败的时候,她温暖的安慰。这样温暖的她,我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 

我给她一辈子,我做到了。 

我老婆现在怀孕了,一个多月,我每天忙上忙下,提前下班一小时。她老说不用这样,可我不同意,老婆才重要。 

想想现在的美满,过去的不易简直不值一提。我谢谢那个不肯低头的王源。我谢谢他。我谢谢他,没在最艰难的时候放弃,没有放下心底的柔软和良知,没能放下自己的才华和学识,没能放弃自己。一切都因为,老子不服,老子敢拼,老子不屑一切。你要问我为什么用“老子”自称,老子有资本,老子靠的是实力,老子就是比你优秀,老子就是狂。 

诶,说你呢。对,就看这篇文章的你,给老子努力,给老子优秀。

/The end./

赛老师

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文◎赛老师/

黎姿今年十八岁。 

晚上八点钟,黎姿一口饭也没吃,肚子早已饥肠辘辘。可是面前还有一池子的碗碟没刷,还有一篇论文没写。黎姿在这家店打工只有一个原因,钱多,日结。黎姿不愿用父母的钱,而且也有自己的能力赚钱养活自己,多余的留给父母养老。家里并不富裕,黎姿知道。但是大学以后,每个月的生活费,饭费,资料费,学费都是需要钱的。黎姿每天活的喘不过气来。她生命力唯一的一道光,他。 

扶着早已酸痛的要,黎姿重新带上手套。挤上洗洁灵,尽量快速地刷洗碗碟,今天早一点的话,八点半就能结束。 

“大家好,我是唱作人王源。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一讲,我喜欢的姑娘。” ...

/文◎赛老师/

黎姿今年十八岁。 

晚上八点钟,黎姿一口饭也没吃,肚子早已饥肠辘辘。可是面前还有一池子的碗碟没刷,还有一篇论文没写。黎姿在这家店打工只有一个原因,钱多,日结。黎姿不愿用父母的钱,而且也有自己的能力赚钱养活自己,多余的留给父母养老。家里并不富裕,黎姿知道。但是大学以后,每个月的生活费,饭费,资料费,学费都是需要钱的。黎姿每天活的喘不过气来。她生命力唯一的一道光,他。 

扶着早已酸痛的要,黎姿重新带上手套。挤上洗洁灵,尽量快速地刷洗碗碟,今天早一点的话,八点半就能结束。 

“大家好,我是唱作人王源。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一讲,我喜欢的姑娘。” 

黎姿猛的一震,随后心口狂跳,盘子也“砰”的一声掉在池子里。 

她生命里的光。 

黎姿已经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捡起碟子,又怎样重新挤上洗洁灵。她只记得铺天盖地的酸楚。 

努力地抬了抬头,隔着一层透明的橱窗,望向外面的夜色。那么美。眼泪已经不受控制。 

黎姿忍着不出声,麻木的一个个把盘子刷好叠在一起,又麻木的拿毛巾一个个擦干。 

电视里的声音不太大,但每个音符都重重砸在她耳膜里,砸在她心上。 

“想要谈恋爱这件事 

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讲 

关上了灯 

我总是会想 

我会遇到个什么样的姑娘” 

……黎姿喉咙发干。 

“她的头发是短是长 

姓刘姓周或姓王” 

哪一个都不是她的姓呢。 

“其实姓什么不勉强 

当然也不能叫苏大强” 

“她是可爱或是漂亮 

还是可爱又漂亮 

我们相遇在什么地方 

我就先去那里逛逛” 

“她到底是什么样 

命运会安排妥当” 

他唱的动情,她听的崩溃。

扔进池子里。 

为什么,明明不是她该干的。 

眼泪一下子像开了闸一样,哗哗的往下流。黎姿甚至压抑的哭出了声。 

“我总是会想 

我会遇到个什么样的姑娘” 

“想啊想 

想啊想” 

“我想啊想啊想 

不知不觉 

天就快亮” 

黎姿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心搅在一起疼。他明明只是唱了一个不存在的人,为什么眼泪还是崩不住呢。 

眼泪默默地流,手上默默地刷着盘子。整个后厨,都是默默的。 

她怕安静,怕黑,怕一个人。可现在,哪一项都占上了。 

黎姿刷完碗,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呼吸也调整不过来。大概是把这辈子泪都流干了吧。 

摘下手套,围裙,不知不觉,已经磨蹭到了九点。 

黎姿抬头。 

隔着窗户对上一双温柔的眸子。 

黎姿顾不得怕安静,怕黑,怕一个人。她不顾一切,冲出后厨,然后看着电视上那张温柔帅气的脸与面前的那张脸重合。是王源。 

黎姿什么也没考虑,不知道是以一种什么身份,奋不顾身的扑进他怀里。 

她害怕一个人,但更怕他也一个人。让我抱你一下,今生第一次。 

肩宽的男生会有一种安全感,黎姿知道了。他身上干净的气息,他肩膀的温度,他低下头的呼吸,黎姿充分感知到了。眼泪浸湿他的衬衫,黎姿克制的离开他的怀抱。她舍不得,要是能一直有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好了。 

离开的一瞬,黎姿想好了很多事情。 

他以后会谈恋爱,会宠他的小女朋友,会跟她做好多好多自己肖想了很多很多次的事情,比如拥抱,接吻。自己也会找一个男朋友,爱自己的,宠自己的,给自己一辈子的。但那个人,好像都不是对方。 

黎姿不知道该说什么。脑袋一热,就抱上去了,根本没想过站在哪个立场,以什么身份,用什么理由。 

“黎姿。”他低下头,像极了偶像剧里的浪漫桥段。

“我们去商店买狗粮吧。你宿舍楼下的那只小狗,我已经想好名字了,就叫小黄吧。”王源握住黎姿的手,满目柔情。 

黎姿霎时呆住了。小黄?是那只自己曾经施舍过一根火腿肠的流浪狗吗? 

溺在他眼睛里,黎姿点头。 

他牵她的手,她不敢回握。 

懵懵的被他牵着手往前走。 

“你宿舍的宿管阿姨今天提前下班,不用送汤了。” 

送汤?张姨? 

还是懵懵的点头。王源为什么要说这些? 

进了商店,黎姿和王源一起挑选狗粮。 

“黎姿,还记得那天晚上吗?” 

王源没指明,但黎姿知道。那天晚上,王源心情第一次那样失落,她陪着他在校园的长椅上坐了好久。 

“记得。” 

“嗯。要一直记得。”他修长的手指拿过一盒狗粮,另一只手重新穿过她冰凉的手指,也把她的心捂热了。 

回宿舍的路上,王源又一次开口。 

“有首歌送给你,要不要听。” 

黎姿点头。 

“她一定像天使一样,会给楼下的小黄买狗粮” 

“她一定特别善良,会给晚班的张姨送碗汤” 

“她一定要很坚强,再艰难也会在我身旁,在我惶恐的时候,抱我肩膀……” 

黎姿明白了。为什么王源今天话这么多,为什么要拉着她买狗粮,为什么提醒自己不用去给宿管阿姨送汤 ,为什么要提起那个凉爽的夜晚。一切都有了答案。 

王源握着黎姿的手越发紧。 

黎姿也终于回握了他的手。 

“王源。” 

黎姿突然放开他的手,又一次认真的叫他名字。眼睛里有的,不再是卑微与胆怯,只有无比的坚定和暗含的情愫。 

“我喜欢你很久了。” 

王源面对着黎姿突然的告白,显得有些猝不及防。 

“真的很久了,久到,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了。但是现在,我不想只做你的粉丝了。” 

“干嘛这么着急啊,重要的我还没唱呢。”笑着拉过黎姿,把她拥进怀里。 

“现在我怀里的姑娘总是不好意思讲” 

“为什么要偷偷的喜欢我” 

“作为男人就应该主动” 

“还是我来告诉那个姑娘” 

“我也喜欢她很久” 

他的嗓音清晰的回荡在她耳边,温热的气息撒在黎姿脖子上。 

未来的日子,他会像现在一样,抱着她走出。 

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The end. /


没有翅膀却想飞上天空

这一年来他们成就越来越好,当然了,辛苦是少不了的,2019年过去了现在2020年,期待你们新的一年的成就会更加棒,但同时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照顾自己,累了就给自己放个假,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更加重要,后面有多少四叶草,小螃蟹,小汤圆,千纸鹤《肥鹤,鸵鸟,》为你们加油喝彩,但同时也为你们担心,希望你们照顾好自己,“四叶草在唯美盛开,只要做你们的橙海"十年之约不见不散,你们不离我们不散,

这一年来他们成就越来越好,当然了,辛苦是少不了的,2019年过去了现在2020年,期待你们新的一年的成就会更加棒,但同时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照顾自己,累了就给自己放个假,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更加重要,后面有多少四叶草,小螃蟹,小汤圆,千纸鹤《肥鹤,鸵鸟,》为你们加油喝彩,但同时也为你们担心,希望你们照顾好自己,“四叶草在唯美盛开,只要做你们的橙海"十年之约不见不散,你们不离我们不散,

赛老师

候鸟③

/文◎赛老师/

简言没听见对方任何回应。 

不过也好,她巴不得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于是原本低着的头更低了。 

不久,简言听见一个冰冷、磁性的单音节。 

“嗯。” 

简言愣了愣,稍稍抬起头。她看见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她想,这一定是个一丝不苟的人,连皮鞋都擦的这么干净。 

花妈妈看着这位凯爷回应了一句,乐了。 

这位凯爷,可是从来都没正眼瞧过哪个女子。 

“言姑娘快去,给凯爷倒杯酒!” 

简言慢慢走过去,看见桌上只有茶壶和茶杯,并未见酒。她也没吱声,端起茶壶满上一杯茶。 ...

/文◎赛老师/

简言没听见对方任何回应。 

不过也好,她巴不得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于是原本低着的头更低了。 

不久,简言听见一个冰冷、磁性的单音节。 

“嗯。” 

简言愣了愣,稍稍抬起头。她看见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她想,这一定是个一丝不苟的人,连皮鞋都擦的这么干净。 

花妈妈看着这位凯爷回应了一句,乐了。 

这位凯爷,可是从来都没正眼瞧过哪个女子。 

“言姑娘快去,给凯爷倒杯酒!” 

简言慢慢走过去,看见桌上只有茶壶和茶杯,并未见酒。她也没吱声,端起茶壶满上一杯茶。 

花妈妈乐得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凯爷,今晚就让言姑娘陪您吧,有要求您直说!” 

“拿两瓶红酒上来。” 

“好好!您稍等。” 

趁着他们说话的空隙,简言走到了王俊凯对面的沙发前。花妈妈不悦的皱眉,刚要说话,包间的门被猛地推开。 

“凯爷不好意思啦!来晚了!”这是个清秀的男子,声音清亮澄澈。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王少爷!”花妈妈招呼着,“快请入座!” 

“不用忙了,今天兄弟回来了,陪他喝几个,旁人都下去吧!”来人是王源。王家的二少。 

他和王俊凯虽然同姓,却并不是亲兄弟,感情倒是和亲兄弟一般。 

“好嘞!”花妈妈应着。 

简言听到这儿,心头动了一下。那她是不是可以正常下班回家了? 

“那言姑娘就陪着二位喝酒吧,有什么需要的跟她说,你们玩得开心!”花妈妈谄媚着说。 

王俊凯依旧冷着脸,王源倒是热情的回应,一直说“好”。 

不一会儿,侍应生送来两瓶红酒,花妈妈带上了门,临走前还和简言使了个眼色。 

“那个,你坐吧,别站着了。”是王源。 

简言稍稍放宽了心,这两位虽然都是有权有势之人,却并不同于那些官爷少爷,都是正道之人,想必不会对她做些什么,于是简言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好。”简言小声应着,坐在了离他们两米远的沙发上,沙发上有一件黑色的男士外套。 

两人喝着酒,乐得自在,聊了些最近的事。简言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用手臂支撑着脑袋,计算着自己的储蓄,想着还有多久能离开这里,倒也乐在其中。 

一屋三人,倒也互不相扰,相安无事。 

似是太过无聊,简言撑着脑袋的手竟然慢慢滑落,倒在那件外套上睡了过去。 

这并不影响二人的交谈,依旧相谈甚欢。一直到深夜,王源都有些醉了,王俊凯才提出回去休息。 

“凯爷千杯不倒,酒量还是那么好,我嘛,就差你一点……”王源迷迷糊糊说着胡话,和王俊凯勾着肩膀往门外走去。 

王俊凯把王源交给门口的手下,嘱咐他把人送到车里,然后自己返回包间内。 

简言躺在他的外套上安然入睡。 

“……小姐?” 

好在简言睡得不深,他只叫了一声就醒了。 

“啊……不好意思……” 

简言还处于刚睡醒状态,王俊凯突然附过身来。简言身子一僵,竟不知道作何反应。他越凑越近,简言缩着身子拼命往后靠。 

难道她想错了?这位官爷其实和旁人并无二致? 

沙发只有那么大,她已经没有办法再逃脱。 

好在。 

他只是拿了他放在沙发上的外套。清冽的气息只在她鼻尖缠绕了几秒钟,就离开了。 

简言低下头,王俊凯看见她红着的耳朵,也注意到她嫩白的腰上一片不太和谐的淤青。于是多看了几眼。 

“我送你回去?” 

简言尴尬地咳了一下,“不用了,我家不远,不麻烦您了。您慢走。” 

简言知道,不该劳烦人家,本是戏子,戏子就该懂规矩,不能动不该动的心思。 

于是王俊凯没有再多问,转身下了楼。 

简言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多了丝别样的感觉。 

等到简言下楼时,门口的黄包车已经一辆不剩了。也对,今天陪着两位贵客酒喝的晚了,那黄包车,自是不能留在这等她了。 

也罢。 

简言刚想着自己几点能回家,到家了还能不能打到热水,就听见汽笛声响了一下。 

简言回过头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