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啾咪

3755浏览    84参与
羽小白 M.

甜心猫头鹰会梦到薄荷糖鸽子吗

      我是一只大猫头鹰,一只白色的大猫头鹰。


      而今天是万圣节。


      我扑腾着翅膀飞到一棵树上,捋了捋羽毛,开始思考——因为我是猫头鹰,而猫头鹰都喜欢思考,所以我也喜欢思考。


      可是我应该思考什么呢?昨天我思考一个没有人类的世界会何去何从,前天我思考友情是否比爱情坚固。可今天我应该思考什么呢?......


      我是一只大猫头鹰,一只白色的大猫头鹰。


      而今天是万圣节。


      我扑腾着翅膀飞到一棵树上,捋了捋羽毛,开始思考——因为我是猫头鹰,而猫头鹰都喜欢思考,所以我也喜欢思考。


      可是我应该思考什么呢?昨天我思考一个没有人类的世界会何去何从,前天我思考友情是否比爱情坚固。可今天我应该思考什么呢?


      我思考过如果有一天末日降临人类变成丧尸,那他们该怎么自救,得出的结论是用全世界的玉米淀粉勾兑成非牛顿流体将丧尸吞噬。我思考过如果山羊形态的恶魔来到修仙者世界那么谁将胜利,得出六种结局,不失为一种打发时间的小游戏。


      如果人类是地球的癌细胞那么地球会反击吗?我喜欢思考是因为我是“我”还是因为猫头鹰的天性?我思考那么多问题到底有什么意义,并不是所有问题都能得到正确的答案,大部分问题没有答案。


      对了,今天是万圣节。


      所以甜心猫头鹰会梦到薄荷糖鸽子吗?


      这是个什么问题?它突兀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是猫头鹰,可不是什么听起来腻腻歪歪的“甜心”猫头鹰。我也不认识什么鸽子。薄荷糖挺好吃的,但仅此而已。


      甜心猫头鹰为什么要梦到薄荷糖鸽子?


      也许是因为它们都是鸟?但猫头鹰为什么不能梦见孔雀、天鹅、夜莺、几维鸟、金雕燕鸥或者鸮鹦鹉?那么多种鸟,为什么一定是鸽子?


      那是因为“甜心”和薄荷糖听起来都很甜?可“甜心”这个词在我的脑海中是淡粉色配白色的胶质软糖,有嚼劲,味道像草莓。而薄荷糖是蓝绿色的,又凉又上头,甜不甜反而无关紧要。


      因为“甜心猫头鹰”和“薄荷糖鸽子”都是五个字的词?那可太荒谬了,愚蠢的字谜小游戏甚至完全用不着动脑。


      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思考这样一个毫无逻辑的问题,它也许根本算不上问题。我现在就应该将它抛到脑后然后去搞点东西吃,毕竟晚上一群吵闹的人类小孩会吓走我的猎物。


      对喔,猫头鹰昼伏夜出,鸽子在白天行动,我们甚至不能一起吃饭。


      甜心猫头鹰会不会梦到薄荷糖鸽子我不知道,再想下去明天早上我肯定会梦见薄荷糖鸽子。我都能想象到一只蓝绿色的半透明鸽子绕着我脑门飞,边飞还边像所有鸽子一样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好像有一种说法,如果你要证明“乌鸦是黑色的”,那么你每看见一样不是乌鸦且不是黑色的东西,乌鸦是黑色的概率就会上升。因为与“乌鸦是黑色”逻辑相对的另一句话“所有不黑的东西都不是乌鸦”可以通过所有不是乌鸦且不是黑色的东西证明。


      那么与“甜心猫头鹰会梦到薄荷糖鸽子”相对的那句话就是“不梦到薄荷糖鸽子的东西都不是甜心猫头鹰”。举个例子试试?


      我想一颗土豆肯定不会梦到薄荷糖鸽子,一颗猕猴桃也不会。同理,藏狐鹦鹉萨摩耶边牧等等通通都不会。我能想到的东西中,没有任何会梦到薄荷糖鸽子的存在。


      它们甚至压根想不到薄荷糖鸽子呀。


      它们都不是甜心猫头鹰,那这么看,不梦到薄荷糖鸽子的东西确实都不是甜心猫头鹰喔。这是个离谱的悖论,但它至少给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


      因为土豆不会梦到薄荷糖鸽子,所以甜心猫头鹰会梦到薄荷糖鸽子!


      好耶!

我人麻了

一些预告

现在有三篇车车在写,两篇德奥和一篇其他圈子的ABO,点梗的两篇都在写,估计应该酒醉那篇会先写完,主要是因为我真的不大会写睡煎这玩意……是不是要夏迷要什么的……还是怎么样?

我从來不是一个守时的人,所以车车有可能会在七夕后才写完(怼手指)星期六星期天左右


你们……不会怪我吧?

现在有三篇车车在写,两篇德奥和一篇其他圈子的ABO,点梗的两篇都在写,估计应该酒醉那篇会先写完,主要是因为我真的不大会写睡煎这玩意……是不是要夏迷要什么的……还是怎么样?

我从來不是一个守时的人,所以车车有可能会在七夕后才写完(怼手指)星期六星期天左右


你们……不会怪我吧?

我人麻了

 @我人麻了(小号哦~) 

我的小号,应该有一部分的车会放上去,啾咪哦~

我有自己的tag了!就叫啾咪😋💦,看着挺好玩的

 @我人麻了(小号哦~) 

我的小号,应该有一部分的车会放上去,啾咪哦~

我有自己的tag了!就叫啾咪😋💦,看着挺好玩的

羽小白 M.

送给羽千的诗—短篇

蓝紫色的蝴蝶碎了一地

身边落满银白花瓣

破碎的翅膀上

有一枚晶莹月光


透明糖纸做的皇冠

如肥皂泡般晶莹斑斓

廉价而高贵


种子发了嫩芽

开出洁白小花

生命的力量如此伟大


千纸鹤折了一罐

糖果也收集了很多

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年的雪真大

像柳絮杨花漫天飞舞

像那年说不净的思念


家猫从墙角探出头

看着墙上的野鸟

猫羡慕鸟的自由

鸟羡慕猫的安逸

蓝紫色的蝴蝶碎了一地

身边落满银白花瓣

破碎的翅膀上

有一枚晶莹月光


透明糖纸做的皇冠

如肥皂泡般晶莹斑斓

廉价而高贵


种子发了嫩芽

开出洁白小花

生命的力量如此伟大


千纸鹤折了一罐

糖果也收集了很多

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年的雪真大

像柳絮杨花漫天飞舞

像那年说不净的思念


家猫从墙角探出头

看着墙上的野鸟

猫羡慕鸟的自由

鸟羡慕猫的安逸

羽小白 M.

羽白的故事

关于我:


      我是羽小白,M代表头像的猫猫Miao也是Magic的首字母。猫猫魔法好耶!


      喜欢毛绒绒,喜欢蛇,喜欢山羊的眼睛。喜欢种植物,向往森林大海与草原。(不向往高山,爬山太累了【猫头鹰甩头.JPG】)


      兽拟是白色猫头鹰,白色是我喜欢的颜色>ω<


      看过很多书,小时候比较中二跑...

关于我:


      我是羽小白,M代表头像的猫猫Miao也是Magic的首字母。猫猫魔法好耶!


      喜欢毛绒绒,喜欢蛇,喜欢山羊的眼睛。喜欢种植物,向往森林大海与草原。(不向往高山,爬山太累了【猫头鹰甩头.JPG】)


      兽拟是白色猫头鹰,白色是我喜欢的颜色>ω<


      看过很多书,小时候比较中二跑去“钻研”心理学和哲学,虽然后来除了里面的讽刺故事啥也没学到,但也算是对现在有一点帮助(´・ω・)


      有微博但不用,估计以后也不会用。微博名字是【羽小白的白色羽毛】,防止认错。


      看过很多圈子的文,但不看动漫和番。几乎不怎么评论,害怕泄露个人信息。(所以老福特有了IP地址后我很不适应…【猫头鹰缩.JPG】)完全不追星,请不要给我安利。和大部分老福特用户一样不喜欢老福特公认火盆批发商神秘人。


      我爱我的祖国,并平等尊重任何国家。

      尊重同性恋,但不喜欢将同性恋视为荣誉的同性恋。我的意思是,爱情是荣誉,与性别无关。

      尊重任何肤色任何体型任何性别的好人,每个群体里都有**,但这不是讨厌这个群体的理由。


      如果想反驳以上黑体字,请私信,不要在文章下面评论。(不然我见一个删一个还送你拉黑套餐!)


关于我的文:


动物系列小故事,be

abo刑侦,外国背景,cb向无cp(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是个坑)

生活,水头像框,零碎的文 

这个是画,黑色小煤球怪兽 

      动物系列的故事我真的很喜欢,而且最近它们好像开始串联起来了!(前几篇偏意识流,后面对话才开始增加)


      有在努力改善文笔ฅ ̳͒•ˑ̫• ̳͒ฅ♡


其它我想说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爱幻想的、平平无奇的暴躁好人,但偶尔我是猫头鹰。有时我也会黑色幽默,有时会装可爱猫猫。

      请不要在心里给我一个人设,人是多变的,我可以既是普通人类又是向往科幻的猫头鹰,我还可以是觉得世界无比美好的猫猫和emo快乐无缝衔接的大尾巴松鼠。

      They are all me.它们都是我。

      但不管是哪一个我都想被人喜欢和尊重。

      也都爱着所有爱我的人。

      猫头鹰比心。

      



羽小白 M.

一个可爱的小故事—绢粉蝶与竹叶青

1.

      “我去冬眠了,绢,春天见。”


      我那天真的朋友用闪亮的晶莹眼眸看着我。它的鳞片在冬天明冷的阳光下看起来像是绿色果实光滑的外皮,它是最漂亮的竹叶青。


      我扇动我薄得透明的鳞翅:“再见,青,晚安。”


      青蜷在雪下的泥土里,玻璃珠一样的眼睛合上了,直到被困意和寒冷笼罩的最后,还不忘看着我。...


1.

      “我去冬眠了,绢,春天见。”


      我那天真的朋友用闪亮的晶莹眼眸看着我。它的鳞片在冬天明冷的阳光下看起来像是绿色果实光滑的外皮,它是最漂亮的竹叶青。


      我扇动我薄得透明的鳞翅:“再见,青,晚安。”


      青蜷在雪下的泥土里,玻璃珠一样的眼睛合上了,直到被困意和寒冷笼罩的最后,还不忘看着我。


      明明是冷血动物,怎么这么重感情?青,你要长大,在残酷的丛林法则下活下来。


      我叹了口气。


      它将享有它的安眠,而我,我将飞翔,去遥远的地方。


2.

      本能在呼唤我,我振翅起飞,汇入闪光鳞粉的海洋。


      我是绢粉蝶,我要去世界的那边。


      我最后深深地看了青一眼,再见,晚安,好梦,我浪漫感性的冷血朋友。愿你不要像我一样,愿你像我一样。


      阳光给雪镀上金边,青依旧睡着。


3.

      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在蝴蝶的眼中,天空是鳞粉的银白色,是花瓣的鲜红色,是草叶和蛇的青色。


      我向着天空飞翔,飞翔,飞翔。鳞翅透过暖融融的金色柔光。


      我们在上一站损失了几个同伴,蜘蛛吞噬了它们。但有更多的银白,粉白,鹅黄和乳白色翅膀加入进来。我们一直向着目的地飞。


      没有一只蝴蝶发出声音。


4.

      一个人类孩子发现了我们,他指着我们对他的母亲说:“妈妈,好多会飞的花瓣!”


      人类女人为她的孩子留下了几片花瓣。


      我看着被装进玻璃瓶的同伴,它们不再能够继续前进了。但我还能,我还要继续向着那里飞行。


5.

      只要我还活着,我会到达的。


6.

      我感受到疲惫,但那阻止不了我。我舞动着我月白色的翅膀,飞翔,飞翔。


      我像是在玫瑰色花园和满天星海洋里漂浮,又好像回到了我化茧成蝶以前的时候。


7.

      那时候我像青一样,是个浪漫天真的理想主义家,坚信着天下没有翅膀到不了的地方,坚信着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前进的道路。


      我从未见过我的父母,和所有绢粉蝶一样。


      我们生来孤独,生来无畏。


      我们是孤注一掷的殉道者。


      但有的时候,和青在一起的时候,我的信仰似乎不那么坚定了。为什么要离开呢?在人类的屋檐下寻觅个温暖的地方,我同样能度过寒冬。没有长途跋涉带来的辛苦,我兴许还能多活几年。


      我毕竟是绢粉蝶,所以,信仰也只是动摇了一刹那而已。


8.

      我是只绢粉蝶,一个卑劣的骗子,一个像月光一样没有温度的生物。


      我是一个坏朋友。


      青不会知道我的使命和信仰,当它冬眠醒来,会发现我离开了,它会伤心,然后有新的朋友。我自认为的牺牲只有我自己知道罢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不要死在它面前。


9.

      我的翅膀快挥不动了。


      但距离我出生的山谷已经不远了。


10.

      山谷里开满了灼灼如火的玫瑰花,草地上是漫山遍野的满天星。成千上万只绢粉蝶鱼贯而入,淡色鳞翅扇动。


      殉道者们走上了祭台。


      我停在一朵玫瑰上,这里和曾经已经大不相同了,但也许只是我看这里的角度改变了的原因。


      我的同伴们在花间翩翩起舞,它们寻找自己的伴侣,婚飞,交尾。


      我看着这一切。


      也许我的信仰从来就不曾稳定,又也许我是最疯狂而冷静的信徒。


      我又想到青,它应该在做梦吧,我突然觉得它就这么天真也很好。可是它那么天真,怎么活下去呢?


11.

      雌性绢粉蝶们产下了卵,它们和它们的伴侣即将死去。而我,因为没有参与这场盛大的婚礼,可以多活几天。


      那些浅淡的花瓣一枚枚落下了。


12.

      它们都死了,我苍老而疲惫。我想我的时间也该到了。


      青,我天真无邪的朋友,我愿你要像我一样,我愿你不要像我一样。


      再见,青,晚安。你要享有你的安眠。


      而我呢,我要飞翔,去更遥远的地方。


      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13.

      最后一枚月白色的花瓣落下了。玫瑰花和满天星之间,是无数淡黄色的半透明种子。它们将延续它们父母的意志,成为下一任殉道者。


14.

      春天来的很突然,惊蛰一过,许许多多的生灵都苏醒了过来。新的绢粉蝶们已经在回程的路上了,它们会在这里待上一个春天,一个夏天和一个秋天。


      青醒了,它朦朦胧胧地睁开淡金色的竖瞳,吐了吐鲜红的信子。


      它东张西望,却没有看到它的朋友,那只月光般温柔的绢粉蝶。


      青低下了头。


      蛇没有眼泪。


      我宁静而优雅的朋友,你去了哪里?为什么抛下我,为什么忘记了我们的约定?


      光滑的青色鳞片紧紧贴着蛇的皮肤,是盔甲也是束缚。


      难道冷血动物天生就不应该有朋友?


      绢,你是这么想的吗?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绢,你抛下我,我有一点生气。但我会找到你的,等我找到你,我就不生气了,我们还是朋友,好不好?我冬眠的时候做了好多好美的梦啊,你要听吗,我全都告诉你,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


      青用尾巴卷住脑袋蜷缩在春天的新草里,无声地呜咽着,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睡吧,青,它这么告诉自己。也许这只是一场噩梦,冬天还没有结束,等它醒来,就能见到它的朋友了。它们会永远不分开。


15.(1.)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许许多多的生灵都苏醒了过来。


      一条深绿色的大蛇从梦中醒来,它睁开阴沉沉的金色眼睛,身上的粗糙鳞片摩擦着地面。


      它慢吞吞地吐了吐信子。


      它开始移动身子,寻找食物来填满饥饿的胃。


      它经过一个草丛,看到了食物。


      它慢条斯理地,吞下了一条有着绿色光滑鳞片的竹叶青。


      是同类,又怎么样呢?只有成长,才能在残酷的丛林法则下生存下来。要怪只能怪它太天真太不幸,为什么春天了还不醒,不是送上门给蛇当食物吗?


      总不能是做了什么美梦不愿醒来吧。


————————————————————the end


我也不知道绢粉蝶会不会迁徙,只是记得有一种蝴蝶会,好像叫绢粉蝶,如果不是不要在意!

其实吧青是幸运的,好歹死的比较干脆?

它们都有自己的坚信,子非鱼,安知鱼不乐?它们是快乐而幸福的,拥有值得付出的朋友。

然后彩蛋是15.(2.),另一个结局。

(也是be,只是换了个be法儿,但是青没死,介意勿看!)

求一键三连谢谢!我爱可可爱爱的动物be!

这是用ai画图模拟的一个自认为比较像的绢粉蝶山谷,还有一张放彩蛋里啦!

羽小白 M.

ABO刑侦—羽白(4

首章:abo刑侦1点这里 

      克里特斯冒着费泽城的大雨,艰难地回到了沃尔德家。


      并发现他那处于易感期的,最好的朋友沃尔德·福瑞·布莱克正靠在柔软干燥的沙发上。左边是红糖水和薄荷糖,右边是冰牛奶和咖啡蛋糕。


      克里特斯瞪着他,但对方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啜了一口牛奶,仰头与他对视:“你回来了?”...


首章:abo刑侦1点这里 

      克里特斯冒着费泽城的大雨,艰难地回到了沃尔德家。


      并发现他那处于易感期的,最好的朋友沃尔德·福瑞·布莱克正靠在柔软干燥的沙发上。左边是红糖水和薄荷糖,右边是冰牛奶和咖啡蛋糕。


      克里特斯瞪着他,但对方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啜了一口牛奶,仰头与他对视:“你回来了?”


      “是的,很显然。”克里特斯用鼻孔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你生气了?”沃尔德用叉子将小块的蛋糕送入嘴里,含糊地问道。


      “当然。”克里特斯又瞪了他一眼,“易感期喝冰牛奶,摄入大量咖啡因——”他挥着手,恼怒地小步绕圈,最后做了个总结:“——你迟早会明白这对你身体的危害有多大!既然你不是我这样的beta,既然你还是个有易感期的alpha,你就应该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


      沃尔德反驳:“我认为alpha没那么虚弱,你不用把我当成你的omega姐姐——”


      “得了吧,你应该看看我几个小时前来时你的脸色,比娜塔拉姐姐差多了。”克里特斯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但我查到了关于死者的线索,我认为这值得用蛋糕庆祝。”


      克里特斯看在“线索”的份上没有继续教育他不懂养生的alpha朋友,而是长叹了一口气,拿走牛奶放到暖气片上。


      “好吧,说吧,我亲爱的布莱克先生...关于那位可怜的小姐,你查到了什么。”


      沃尔德打开手机,指着备忘录示意他看。考虑到易感期alpha的智商似乎会随着脾气的增长而降低,克里特斯善解人意的接过了手机。


      “死者姓名:安娜·特瑞(婚前姓艾伦)


      第二性别:omega


      信息素:奶糖


      与丈夫格雷夫斯·特瑞于一年前正式登记结婚,无工作,父母双亡,无亲朋好友,对其丈夫十分依恋。生前为自己和丈夫买过保险,双方互为受益者。其丈夫目前为本案最大嫌疑人。


      可能动机:图财(?)、情杀(根据嫌疑人的所作所为,也有为了出名而杀妻的可能)”


      克里特斯看完,将手机还给沃尔德,并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沃尔,不要告诉我你就查到了这些东西?”


      沃尔德无辜地耸了耸肩。他试图解释:“嗯…你也说了我是个易感期的alpha不是吗?而且你知道的,她的丈夫肯定是凶手,这需要什么线索来证明呢?”


      “唉。”克里特斯重重地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头枕着手肘,蓝灰色的眼睛闪着细碎的光。他闻到身旁他的朋友传来的酒精味儿,和自己身上的薄荷味儿混杂着,提神醒脑又凉得慌。


      “沃尔,他还会有第二次作案的。”他求助的看着沃尔德,眼里有点悲伤,“他会杀更多人,也许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作案了。不一定是他亲自动手,但他一定是主谋——沃尔,我们能怎么办呢?”


      沃尔德朗声大笑了起来,道:“克里,这可不像你说出来的话,你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


      克里特斯也哈哈大笑道:“哈,没骗到你。”他用力拍打沃尔德的肩膀,“也许那只狐狸可以一再躲过猎人的枪管,但是沃尔,我有预感,他会露出马脚的,也许会被看不起的小兔子举报也说不定喔?”


      他露出了一个十分玩味的笑。


      “好啦,让我们来看一看小狐狸的画里都藏着什么秘密吧!”


      克里特斯调整了一下姿势,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沃尔德,随后非常不客气地揽住他,凑近他拿手机的手看了起来。


      沃尔德指向那张画着树,小溪和乌鸦的画,又点了点另外几幅画上的鸟儿痕迹,侧着脸冲克里特斯笑:“狐狸这个称呼大概不太适合我们的格雷夫斯先生,我认为"乌鸦"更适合他,不是吗?”


      克里特斯赞同地点头道:“很显然,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看看这些画——”


      他凑近画面,突然低呼道:“wow,他可真是只骄傲又贪婪的鸟儿啊。”


      “沃尔,我想我们找到他的杀人动机了。”


      沃尔德挑了下左眉,兴致盎然地看着他:“那么是什么?克里,我现在迫切的想了解这个同行究竟是怎么了。”


      克里特斯也不会瞒着他亲爱的朋友,一五一十地分析了起来。


      “从他的直播录屏可以看出来,他是个骄傲的人,乐于挑战权威,那么再结合我们之前的猜想,这样一个人挂在家里的画会是什么呢?如果他代表"乌鸦",那么其它几幅画上留下的鸟类痕迹也许是他曾经作案成功的纪念品,亦或者——”


      他压低声音道:“是他曾经的"委托人"的象征。”


      沃尔德鼓了鼓掌,正要说什么,突然剧烈地咳了起来,酒精味信息素轰然炸开。克里特斯连忙拍了拍他的背,有点生气:“沃尔,你刚刚才告诉我alpha没有那么虚弱!你就不应该喝那瓶冰牛奶,天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沃尔德边咳边回答:“我不知道…咳咳咳,你可以把你的信息素散发出来一点吗?我想那会使我好受些…咳咳咳咳咳咳!”他又是一阵激烈的咳嗽。


      克里特斯放出了自己的薄荷味信息素,不无恶意地希望他被薄荷呛死。


      在好友的信息素安抚下,沃尔德渐渐缓了下来,室内的酒精味也回到了正常的浓度。


      “沃尔你真的是…你又不像我姐姐,发情期到了可以去找她那个小白脸男朋友,我一个beta也不可能让你咬一口,你总不能一直靠我安抚你吧?再说关系好的朋友和亲人之间虽然也能有信息素安抚功能,可到底是没有标记后的爱人靠谱啊?”克里特斯看他正常了,放松的同时不忘苦口婆心地试图劝他找对象。


      “算了不提这个…你要真的想和抑制剂共度余生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放心,这次你来不及买,我可以暂时借你吸几天。”









————————————————————————

试图在搞剧情的时候推动友情线

克里特斯不是白痴啊朋友们!咱们不能指望他和福尔摩斯一样聪明,毕竟我不是专业搞这个的…咱们就当他是业余爱好,没法一语道破天机很正常!他真的一语道破了我写啥呀对不对

另外再强调一下,克里特斯和沃尔德真的是纯友情,纯的!能用信息素安抚是我私设!关系亲密的人之间都可以不局限于性别和情感!你们就当是沃尔德来大姨父克里特斯给他熬红糖水,这样是不是就明白了?

我剧情好慢还短小还拖,所以你们不点赞我就没有动力,没有动力就更拖!

彩蛋是友情小剧场,不看不影响,大概是他们大学时的故事。



羽小白 M.

哈士奇x黑色兔子

1.

      叉叉是条纯种哈士奇。


      油光水滑,盘靓条顺。


      但众所周知哈士奇是一种善解人意的狗,具体表现在踩着主人的底线疯狂试探,不会被打死,只会被打个半死。


      今天叉叉咬坏了主人朋友送的画,被锁在阳台上反省。他干脆研究起了下水道的橡胶管。等他回过神,就发现主人带回来了一只黑色兔子。...


1.

      叉叉是条纯种哈士奇。


      油光水滑,盘靓条顺。


      但众所周知哈士奇是一种善解人意的狗,具体表现在踩着主人的底线疯狂试探,不会被打死,只会被打个半死。


      今天叉叉咬坏了主人朋友送的画,被锁在阳台上反省。他干脆研究起了下水道的橡胶管。等他回过神,就发现主人带回来了一只黑色兔子。


      黑色兔子自称江悦。


      叉叉很高兴,因为又多了一个可以玩的东西。


2.

      在第一百零一次被叉叉捉弄后,江悦忍不住了。


      她一jio踹翻了叉叉,蹦哒去了隔壁。


      隔壁有个叫凡凡的鹦鹉,事儿贼多,爱传话。江悦对她说:“告诉你个事,叉叉暗恋我。”


      凡凡睁大眼睛:“你们有生殖隔离吧?”


      “这不重要。”江悦顿了顿,甩了下耳朵,“总之,他暗恋我。”


      “卧槽。”凡凡缓慢的扑棱走了,翅膀抽了下筋。


      晚饭过后,全小区的动物们都知道了叉叉暗恋江悦。


3.

      一个白色大猫头鹰鬼鬼祟祟飞到阳台,对江悦说:“那鹦鹉说的是真的吗?那傻狗看上你了?”


      江悦认识这个猫头鹰,是和她一家宠物店出来的,平时身边总有个鸽子和一个鱼。最近似乎也到了这个小区,和一只垂耳兔,一只萨摩耶天天贴贴。


      “啊对啊,叉叉暗恋我。”


      “嚯!那狗还有爱情细胞呢!”猫头鹰瞪圆了眼睛,“你可千万别和那玩意儿搞一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兔子!虽然你不是我吃的那款,好歹也算个朋友,我告诉你,那狗不是个东西!”


      “咋啦?”


      “他会数学题!”


      猫头鹰说完就飞走了。


4.

      江悦无语的回到哈士奇旁边,别说,这狗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好看的。


      叉叉一睁眼就看到了江悦,咧着嘴冲她笑:“欸你不生气啦?”


      江悦好生气。


      记吃不记打的笨狗!


      但考虑到今天搞的事,江悦勉为其难的对叉叉说:“从今天开始,你暗恋我,知道吗?”


      叉叉甩了把尾巴:“你说啥?”


      “你—暗—恋—我!而且以后不准捉弄我!”


      叉叉的大脑宕机了一瞬,不过反正他情商不高,就没有多想,只当是自己的小玩伴想出来的新游戏,于是他用鼻子蹭了蹭江悦:“哦,对了送你个东西。”


      江悦狐疑地看过去,是一个狗玩具。


      她用爪子戳了一下,没有什么异常。


      “?”江悦看向叉叉,这个狗在搞什么?


      叉叉咧着嘴,用力按了一下狗玩具,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它一下蹿上了天花板,吓得江悦往后一蹦,又掉下来散了架。


      叉叉把它叼回来重新拼好,推给江悦。


5.

      江悦无语死了。


      自从认识这个狗,这种无语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让她这么无语的还是那个猫头鹰。


      为什么这个狗情商这么低还那么聪明?为什么那个猫头鹰情商智商明明都很高却那么喜欢胡说八道?


      这个世界,对一只兔子太危险。


      (猫头鹰是我自设,不是兔子cp!不是兔子cp!不是兔子cp!非要组cp请移步猫头鹰x鸽子和鱼!)


      江悦摇摇头,叼着狗玩具缩回了阳台的兔子窝。


      她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


6.

      第二天,叉叉的主人回来了,带着叉叉出了门。不知道为什么,江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叉叉被主人带到了宠物医院。


      医生说:“哈士奇这么大都要阉掉的。”


      主人信服地点点头。


      于是,等到叉叉回来,就已经失去了它的蛋蛋。


7.

      江悦在看到因为失去蛋蛋而萎靡不振的叉叉时脸色诡异了一阵,然后迅速告诉了隔壁的鹦鹉。


      鹦鹉告诉了猫头鹰。


      猫头鹰告诉了垂耳兔,萨摩耶和藏狐。


      然后整个小区的动物们迅速聚集到了叉叉身边。


      猫头鹰:“我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叉叉无力地抬起爪子,像是失去了灵魂:“…别。”


      猫头鹰:“我要。”


      叉叉:“…我那么多真爱粉呢你不能这样。”


      猫头鹰:“哪有你真爱粉?”


      叉叉勉强抬头环视一周,又趴下了。


      “…草,都是我黑粉。”


      藏狐举爪:“写好了第一个给我看谢谢。”


      鹦鹉:“我也要!”


      猫头鹰露出了属于鸮类的诡异笑容。 : )

       /\____/\

     《 QwQ 》

   (/^^^\)

       …----------…

——————————————————————

因为这一篇算是来源于生活,而生活中他们大概率be了(叉叉把头发剃成了猕猴桃江悦看不上了)

所以在他们在生活中重新谈上之前是没有后续了QwQ

顺便,某只藏狐别催啦!



羽小白 M.

ABO刑侦—羽白(3

首章:abo刑侦1点这里 

      克里特斯用手指关节磕了磕黑色保险柜的一侧,听着金属发出空洞的声音。他思考了一下应该打电话给警局询问笔录进度还是下楼让亚历克斯带他去看死者的尸体。


      还没等他思考出结果,亚历克斯就推开了书房的门:“怀特先生,您...发现什么了吗?”


      克里特斯·怀特侧过头回答:“泰格给我打电话了,我们现在不用去找凶手——我们要找到证据,把...

首章:abo刑侦1点这里 

      克里特斯用手指关节磕了磕黑色保险柜的一侧,听着金属发出空洞的声音。他思考了一下应该打电话给警局询问笔录进度还是下楼让亚历克斯带他去看死者的尸体。


      还没等他思考出结果,亚历克斯就推开了书房的门:“怀特先生,您...发现什么了吗?”


      克里特斯·怀特侧过头回答:“泰格给我打电话了,我们现在不用去找凶手——我们要找到证据,把那个法外狂徒钉死在火刑架上。”


      亚历克斯摇了摇头,“怀特先生,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他做的了……他成功了,他明目张胆的向警方耀武扬威,但在一切都显得板上钉钉的时候又似乎过于离谱......我是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案子,这有点太荒谬了,像是小说里的情节一样。”


      棕发男人突然笑了起来,猛的拍了拍亚历克斯的背,搂着他的脖子向浴室走去了。“格里诺尔警官啊,你还是见少了稀奇古怪的案子。我以前和沃尔德工作那会儿甚至见过凶手为了不散发信息素气味暴露自己拿强力胶把腺体封住的,那才是真正的离谱啊……这次我们只是遇上了一只该死的小老鼠,相信我,我们最终一定能证明是他杀了他妻子,我以我姐姐的名义发誓。”


      亚历克斯耸耸肩:“如果你这么说的话。”


      死者的尸体没有被搬走,依然停留在华美的镶金大理石浴缸里。浴缸里的水已经凉了,上面残余了几丝没有消逝的泡沫。死者穿着黑色的哥特式连衣裙,一只手垂搭在浴缸沿上,地上碎了一地的红酒瓶碎片。


      红酒在地上留下了约九平方英尺的污渍。


      克里特斯随手拍了张照发给沃尔德,附字:“现在的omega流行穿着裙子在浴缸里洗澡,记下来,没准你以后用得上,不要忘了放泡泡沐浴露。ps:哈哈哈哈哈哈我这次可没催你找对象对么?”


      对面很快回了一句:“不要在我休假的时候给我发尸体图片,尽管这次画面并不惨烈,甚至有一种诡异的唯美。下周六我过生日,陪我去酒吧。ps:我这次也没逼你喝酒,只是过生日对么?【微笑】【微笑】”


      克里特斯愤愤地将手机摁灭揣进口袋,低声喃喃道:“只是过生日...只是过生日...老天在上我不要和易感期的alpha生气...不用喝酒,我可以做到的...”


      他给自己打了打气,转身去看死者的尸体了。


      棕发男人蹲下身,用戴着手套的手指试探性地戳了一下尸体的脸部皮肤,皮肤依旧有很好的弹性。他撑开尸体的眼皮看了看。又打开她的嘴。和那个该死的嫌疑犯的直播回放中说的一样,确实是服用河豚毒素可能造成的死状。


      该死,确定这个并不能对抓住那个人起到任何作用。克里特斯甚至不需要再一次检查尸体——这除了浪费时间之外毫无用处。


      亚历克斯愁眉苦脸地问道:“怀特先生,我们不能抓住他对吗?”


      克里特斯·怀特摇了摇头,道:“总会有办法的...弄明白他的动机,查清楚他的底细,我们会抓住他的尾巴,把这个该死的老狐狸送上刑场。”


      他直起身子走出了浴室,看向走廊。


      走廊上挂着画,一共五张,克里特斯依次看了过去。靠着书房的一张画着一只纯黑色的兔子,像人一样站着。画面的背景像是在极地,全是巨大的冰块,兔子就站在其中一块上。它的旁边有一只叼着树枝的乌鸦,树枝的一头是被点燃的火。


      兔子看起来有些奇怪,它似乎被什么东西模模糊糊地分割成了左右两边,克里特斯凑近画才发现那是黑色的线。


      这是一只玩偶兔子,一只像人一样的、中间被缝玩偶的线分割成两个部分的黑色玩偶兔子。


      “天啊。”克里特斯小声嘀咕道。他拍下画的照片发给沃尔德,转身走向下一幅画。


      第二幅画在第一幅画的对面,浴室旁边,画上是一只华美的孔雀,它的尾羽金碧辉煌,但却被淡淡的黑雾笼罩。它的脚下是黑色的水潭,岸上有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孔雀的头扭向另一边,似乎不想看到那团东西似的。克里特斯在那团东西旁边看到了一根黑色的羽毛,像是某种和鸽子差不多大的鸟类留下的。他把这幅画也拍了下来。


      第三幅画在客卧旁,是一只肥头大耳的野猪,看起来凶狠而贪婪,却十足地虚张声势。它的旁边是一堆染了些许红色痕迹的金币,金币下的地上有一个鸟类的爪印。克里特斯注意到它比其它两幅画看起来时间更久远,边缘已经翘起了一些。他拍下画的照片,走向下一幅画。


      这幅画在楼梯口正前方的墙上,一上楼就会看到。画上是一头棕熊抱着一个酒瓶。熊咧开嘴大笑,爪子上缠着一团黑色的线,线上滴着血,画上没有出现鸟的痕迹。克里特斯皱着眉看它,又去黑兔子的画前看了看,似乎确定了什么,他回到这幅画面前将它拍了下来。


      最后一幅画在主卧,一棵没有叶子的树生长在红色小溪边,地面是深黑的,阳光看起来很冰冷。


      一只乌鸦停在它的巢边,巢中是闪亮的珠宝和金币。


      克里特斯拍下它,去找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在一楼,和其他警察一起聊天,“我想宰了格雷夫斯。”“我也想。”几个警察咕哝着,像一群母鸡聚集在一起。


      克里特斯的到来打断了他们,亚历克斯心虚地闭上嘴过来,询问他的发现。克里特斯摇摇头快速道:“现在没有办法...等笔录出来,或者等到...”他轻微地皱了下眉,速度飞快,后面的声音小得听不清楚。随后便像他来时一样,拎着伞匆忙离开了。

      








—————————————————

画很重要。

感谢阅读,彩蛋看不看都不影响。

梨园小肥椒
啾咪~,各位太太看图写文吧😳...

啾咪~,各位太太看图写文吧😳😳🤤(这图是我淘的)

啾咪~,各位太太看图写文吧😳😳🤤(这图是我淘的)

羽小白 M.

羽千的故事

      羽千是一只白色的鸽子,它有着像阳光一样灿烂的金色喙和爪子。


      羽千喜欢明丽的色彩,雨后的栗色松鼠、溪水中的彩色小鱼、夜色下的白色猫头鹰、夕阳下的黄色狗狗都令它忍不住驻足欣赏,这是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一天傍晚,羽千站在树枝上凝望着这个世界,可它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那只猫头鹰,这令它有点失落,它想,可能是猫头鹰有什么事情吧。...


      羽千是一只白色的鸽子,它有着像阳光一样灿烂的金色喙和爪子。


      羽千喜欢明丽的色彩,雨后的栗色松鼠、溪水中的彩色小鱼、夜色下的白色猫头鹰、夕阳下的黄色狗狗都令它忍不住驻足欣赏,这是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一天傍晚,羽千站在树枝上凝望着这个世界,可它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那只猫头鹰,这令它有点失落,它想,可能是猫头鹰有什么事情吧。


      第二天下了雨,羽千将自己缩在用白色羽毛、红色丝线和金黄色稻草做成的巢里,想着等雨停就去找找那只松鼠。大雨打湿了它的巢,稻草看上去湿漉漉的。


      雨停了,羽千飞过一道彩虹,羽毛被阳光晒的暖融融的。它来到了松鼠住的森林里。地上有几只褐色的蜗牛在湿漉漉的青苔上爬,羽千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那只松鼠。它感觉阳光好像没有那么暖和了。可能是松鼠刚好去找松果了吧,它想。


      羽千的翅膀有点沉重,它慢慢的飞到小溪边,用金色的爪子翻开每一块圆润的鹅卵石。羽千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那条小鱼。溪水太凉了,它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可能是小鱼去旅游了吧,听说每条鱼都有一个看看大海的梦想。


      等到羽千回到自己的鸟巢时,已经是黄昏了。和它想的一样,在金红色的太阳爬下地平线时,它没有看见飞奔而来的狗狗。羽千感到非常、非常疲惫。它用翅膀拢着自己缩成一个小小的白色团子。它困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羽千看到了猫头鹰。不止是猫头鹰,还有松鼠和狗狗。狗狗的背上是一个用藤条绑着的鱼缸,鱼缸里是一条彩色的小鱼。


      羽千瞪圆了它的眼睛。


      猫头鹰说:“羽千,新年快乐!”它又把头转到后面打了个哈欠,“倒作息困死我了。”


      松鼠甩了一下像雪球一样蓬松的尾巴:“新年快乐——啊我告诉你你绝对想不到我是怎么找到的那个鱼缸——”


      狗狗呲着牙,勉勉强强的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小鱼从鱼缸里跃起:“新年快乐!羽千羽千要不要吃水草?”


      羽千一下子扑棱棱的从巢里飞了下来。


      真是个美好的世界啊。


      它真的好爱这个世界。

羽小白 M.

羽小鱼的故事

      羽小鱼是一条蝴蝶鱼,它有着像彩虹一样绚烂的鳞片。


      它还很喜欢水草。


      一只红色的鱼请它吃过草莓,但是它尝了一口就确定,它讨厌这种食物。但它喜欢柠檬。


      有一天它遇见了一只白色的猫头鹰,猫头鹰问它:“你是不是蝴蝶鱼啊?”羽小鱼说我是,猫头鹰就把一个大大的包裹扔给了它:“你的快递,霍格沃茨塔楼上的白色...

      羽小鱼是一条蝴蝶鱼,它有着像彩虹一样绚烂的鳞片。


      它还很喜欢水草。


      一只红色的鱼请它吃过草莓,但是它尝了一口就确定,它讨厌这种食物。但它喜欢柠檬。


      有一天它遇见了一只白色的猫头鹰,猫头鹰问它:“你是不是蝴蝶鱼啊?”羽小鱼说我是,猫头鹰就把一个大大的包裹扔给了它:“你的快递,霍格沃茨塔楼上的白色鸽子送来的——对了要我帮你打开吗?你好像没有手的亚子。”


      羽小鱼说虽然你也没有手你只有爪子,但如果愿意帮忙当然也十分感谢。于是猫头鹰就打开了包裹。


      包裹里是一堆水果糖。


      羽小鱼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草莓口味。


      猫头鹰歪着脑袋看着它,见羽小鱼没有反应便提醒道:“我们那边送快递要运费的。”


      羽小鱼一脸懵逼,猫头鹰又说:“鸽子选的到付。”


      羽小鱼问猫头鹰能不能拿草莓糖当运费算了,猫头鹰立马欢快的同意并且当场连磕十五颗草莓糖。


      羽小鱼表示我不理解。


      猫头鹰问:“你能不能再给我一颗柠檬的和一颗薄荷的呀?”


      羽小鱼答应了并希望柠檬能唤醒这只猫头鹰的味觉。结果猫头鹰依然喜欢草莓。羽小鱼不禁怀疑猫头鹰是不是什么味都喜欢。


      结果猫头鹰说它讨厌橙子、葡萄和蓝莓。


      羽小鱼怀疑鱼生。


      草莓就是最恶心的了啊?

Endless

【信青】啾咪12-13(完)

*前文可看合集。更新看平伦。

*前文可看合集。更新看平伦。

Endless

【信青】啾咪10-11

*前文可看合集~

*这次肯定是发不出来了,所以直接看平伦吧。记得图要保存到手机相册里再看哦~

*前文可看合集~

*这次肯定是发不出来了,所以直接看平伦吧。记得图要保存到手机相册里再看哦~

Endless

【信青】啾咪 09

前文可看合集~

[图片]


前文可看合集~


竹竹米娅(Mia)
霖霖给生活比~~个耶!

霖霖给生活比~~个耶!

霖霖给生活比~~个耶!

Endless

【信青】啾咪 07-08

*日常系小甜饼,有一些奇幻的设定,前文可戳合集。

[图片]


*日常系小甜饼,有一些奇幻的设定,前文可戳合集。


Endless

【信青】啾咪 04-06

*大信信宠养小猫猫的故事,日常系小甜饼,前文可戳合集。


[图片]


*大信信宠养小猫猫的故事,日常系小甜饼,前文可戳合集。



遠の風
カタコト - null

🍭期待有一起踏秋 赏秋 拾秋的TA

🍭期待有一起踏秋 赏秋 拾秋的T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