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啾花组

48354浏览    700参与
霞落三日Star

【APH】—所谓杀手—(1.0版本)

*普设背景

*只有aph能使我快乐

*中露,北米,仏英,啾花组,亲子分,独伊


————————

Around 1

—c市   5.24  18:00  —


身着黑色风衣的银发男人站在天台上,他两手插进大衣口袋里,面色凝重,俯瞰着地面,又深深叹了口气。


耳边的通讯器亮起了光,德国人关怀的声音传来:“哥哥,天气预报说今晚可能有冰雹,你还是别呆在天台了,小心被砸。”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作为第一杀手,作案无数,小小的冰雹能耐他如何?于是他冷笑一声,无所谓地又仰起了头,看着黑漆漆......

*普设背景

*只有aph能使我快乐

*中露,北米,仏英,啾花组,亲子分,独伊


————————

Around 1

—c市   5.24  18:00  —


身着黑色风衣的银发男人站在天台上,他两手插进大衣口袋里,面色凝重,俯瞰着地面,又深深叹了口气。


耳边的通讯器亮起了光,德国人关怀的声音传来:“哥哥,天气预报说今晚可能有冰雹,你还是别呆在天台了,小心被砸。”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作为第一杀手,作案无数,小小的冰雹能耐他如何?于是他冷笑一声,无所谓地又仰起了头,看着黑漆漆的天,他十分狂傲地开口:


“区区冰块,能把本大爷——哎呦卧槽!”


第一杀手基尔伯特,因为冰雹击中脸部被判为B级轻伤送进医院治疗,(尽管其伤势不至于入院治疗但本人还是坚持要求)据医生所讲只有傻子才会在冰雹天站在天台上看风景。


请广大群众切记,冰雹天忌出门,拒绝冰雹伤害,从我做起。



Rround 2

—c市  5.25  0:12  —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作为基尔伯特的未婚妻,正在很尽职地照顾她的未婚夫。


“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的?”

病房里,看着基尔伯特脸上缠着的三圈绷带,伊丽莎白着实没好气地问道。


基尔伯特没吭声,他选择了装死。



专门从组织里调出来的医生费里西安诺坐在办公椅上,手上啪啪打着字,目光聚集在荧蓝的屏幕上,面对自家爱人的疑惑,他摇了摇头:“其实基尔伯特没伤那么重,但是他害怕自己毁容了,反应十分激烈,请求我一定要拯救他……”


他顿了一下,才缓缓说完那句话:




“拯救他帅炸天的脸。”


路德维希为自己的哥哥如此口不遮体的行为感到十分抱歉。



Rround 3

—Gpiha内部 审讯室—

很不幸,阿尔弗雷德·F·琼斯,Acrfu最杰出的杀手,上个月才被评为优秀员工杀手,这个月他就被对头组织的人抓住了。


“干得漂亮,安东尼奥。”

罗维诺兴致勃勃地拍了拍安东尼奥的肩膀。


阿尔弗雷德被绑在椅子上,手反绑交错在椅背上,身上所有的武器都被搜刮走了,现在他进退难行。


“我也没想到,居然只用一个汉堡就把他抓住了。”安东尼奥难得被罗维诺夸,一下子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你们这群人,太狠毒了!”

阿尔弗雷德怒骂道,他试图蹬开绳子,结果微妙。


罗维诺哈哈笑了起来:“还有更恶毒的呢,安东尼奥,去,给他上酷刑!”


阿尔弗雷德瞪大眼睛,冷汗冒出来,心中不好的预料愈发强烈,他闭上了眼睛,又再次睁开,此时那双眼里满是坚决与不畏。


“放马过来吧!我什么都不怕!”


安东尼奥咳嗽一声,恶魔般的声音响起:


“‘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逃出我的手掌了吧?’亚瑟兴许是被他的天真笑到了,用铁链反绑住阿尔弗雷德的双手,将他压到柔软的床铺上,弯下身去靠近他的脸。阿尔弗雷德面上抗拒,然而他无法反抗,内心对亚瑟的怨恨更大了,他瞪着眼睛,怒火止不住地烧。

‘哈,亚瑟,可别把我们亲爱的弗雷迪吓坏了,你太凶了。’不知什么时候起,法国人举着红酒杯倚靠在门槛前,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好戏,透紫色的眼睛里满是戏谑。阿尔弗雷德因他的出现而变得惊慌,他试图把亚瑟踹下床,怎料亚瑟像是预料到一般,按住他不安分的脚,转头盯着来人,被惹怒样从喉咙吐出几句:‘你想一起?别装什么正经了,弗朗西斯。阿尔弗不了解你,可不代表我不了解你,你渴望这孩子很久了吧?’

弗朗西斯轻笑一声,无奈地摇摇头:‘你还真是喜欢拆人秘密,不过,说的倒是真话。怎样?亲爱的柯克兰大少爷不介意和我一介小小商人分享……你的养弟弟吧?’亚瑟冷哼一声,却是直起了身,让出一点位置,其意不明而喻,阿尔弗雷德的心彻底冷了。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面前两个人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存在,可他无法接受,这样畸形又扭曲的爱……”


“啊啊啊啊啊啊——够了够了!!闭嘴不要再读了啊啊啊啊啊啊!!!”

阿尔弗雷德大声吼着,可惜安东尼奥不为他的吼声而制止,反而越读越快了。


“饶了我吧!!!F**k不要再读了!!!啊啊啊啊啊啊停下!”

阿尔弗雷德还在狂吼中,凳子因为他而剧烈抖动着,大有下一秒就裂开的趋势。



“很好,罗维,他晕了。”

安东尼奥邀功似的笑着。


“话说回来,这本书谁写的?我怎么记得你房间书柜上好多书的作者都一个名?”

罗维诺好奇。


“诶?是一个叫‘Kiku’的日本人,文笔还不错,罗维要是喜欢的话我送你几本啊。”



Rround 4

—Acrfu内部—

“呵,我知道这一天终究要来的,你最好准备了吗,王耀?”

亚瑟转了转手腕,斜眼看着王耀。

王耀握紧了拳头,内心挣扎着,他最后妥协了,在亚瑟自信满满的目光中,他豁然挥出了拳,这一局,他必赢无疑!



“石头剪刀布!”



“弗朗西斯看见了没!是王耀输了快给他换上那件旗袍!”

亚瑟激动地喊着,恨不能一蹦三尺高,王耀认命般地瘫在了沙发上,任由弗朗西斯给自己化妆。


此次任务的目标举行了一场地下交易的宴会,要求一男一女才能入场,但是Acrfu的女员工有限,再加上大加班,大多数女性都出差去了,留在本部的女性屈手可数,就不要指望她们有没有防身能力了。


于是,在一阵挑挑选选之后,亚瑟和王耀不出意料地被定为预备人员,最后总要有一个人牺牲自己女装。他们俩商量好,用石头剪刀布一决胜负,很显然,王耀输了。


“不,为什么不让弗朗西斯来?他剃了胡子比我们更像个女的!”

王耀对此结果感到十分悲愤。


“拜托,哥哥我只是个易容师,不要期望哥哥能有什么战斗力了,到时候还要拖你们后腿。”

Acrfu的王牌易容师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如此说道。



Around 5

无论是哪一行职业,抢业绩这件事都是司空见惯的。


—z市  6.4  21:43  —

“沃日哪个家伙把本大爷的目标抢了的!”

好不容易说服伊丽莎白扮演情侣进入宴会的基尔伯特眼睁睁地看着目标人物的头像西瓜一样爆开。


“快点走!是Acrfu那伙人,别叫他们抓住做人质了!”伊丽莎白眼尖瞥见了会场不远处藏在人群后的亚瑟,没办法,他那眉毛实在太凹存在感了。



“Good job.马修,刚才那一枪可真是把我吓到了。”

亚瑟低头对着通讯器赞扬道。


会场对面的高楼之上,红光乍显,马修架着狙击枪,他稍显局促,迅速离开了天台。


“谢谢夸奖,亚瑟先生,会场上还有Gpiha的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他们似乎想要逃走?”


亚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当即朝王耀丢了个眼色,指向伊丽莎白逃走的方向,对方了然地点头,疾步跟了上去。



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被拦住了,前者一摆裙尾,绑在大腿根的匕首闪着银光,后者低声咒骂一句,当即推开了伊丽莎白,推搡之间她听见他小声的催促:“你先逃,你打不过他的,免得到时候咱俩一起被抓了。”


伊丽莎白瞧见基尔伯特眼里的认真,心知这种情况下对方说的也确实没错,她咬紧牙关,狠下心来,装作扭头要逃的模样,下一秒却抽出匕首甩了出去,一把揽住基尔伯特的腰将他扛起来飞奔过去。


“啊呀,真是让人感动的爱情啊。不过,基尔伯特,什么时候你还需要女人来保护你了呢?”

白发的俄罗斯人笑得眯起了眼,他侧身闪过飞来的匕首,语气轻快。


“屁个爱情啊!”

两人一同回头喊道。


伊万·布拉金基斯笑而不语。


两边的部下站在原地,没有上级的命令,他们压根不敢动,于是只能看着伊丽莎白和被她扛着的基尔伯特渐行渐远。


“真是的,伊万,你明明能抓住他们的。”

王耀姗姗来迟,无奈地说。


“抓住他们作为换阿尔弗雷德的人质?不,我才不想看见那家伙的脸,这样子也挺好的。”

伊万望着角落的微型摄像头,若有所思。


王耀只得摊臂,好吧,可怜的阿尔弗雷德,这可不是他不想救,而是他没办法救。



Around 6

—Acrfu内部—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弗朗西斯说。


亚瑟还在织毛衣,他头也不抬:“你又在说什么胡话了,真有叛徒我们还看不出来?”


王耀持以相同意见:“都是搭档几年的同伴了,连对方几天换内裤都知道,同床共枕花天酒地的那些年你都忘了吗?”


弗朗西斯坚持自己的意见:“那为什么之前哥哥被抓走了时,安东尼奥那厮读的是我们的同人文?写的还那么像我们的相处?就亚瑟每天早上喝红茶放三勺糖都写出来了,还有,王耀你有睡觉抱东西的习惯,那本书都有!”


亚瑟和王耀目瞪口呆:“你当时怎么不说!?”

弗朗西斯作娇羞状:“那本书写的太不宜儿童了,哥哥怕记录的工作人员把哥哥举报了。”

伊万撑着下巴:“得了吧,要不是因为你的职业boss早就把你炒鱿鱼几百次了,还怕什么举报?”

王耀恍然:“没错,弗朗西斯你可是全组织里唯一一个易容师!万金难遇,你怕什么呢!”


弗朗西斯一收笑脸,正经道:“你真的要听哥哥和亚瑟表面相爱相杀背地里和养子阿尔弗和马修搞在一起实际阿尔弗心系伊万而马修暗恋阿尔弗却苦于哥哥的柔情无法做出抉择恰逢伊万的情人王耀出差回来和他恩恩爱爱被阿尔弗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决定喝酒消愁结果和马修上了床最后发现自己爱的其实是对方的两人幸福地在一起但是哥哥和亚瑟还在‘不要走’‘我必须走’地拉拉扯扯风雨里远送对方离开的既be又he的故事吗?”


亚瑟一口红茶喷了出来,王耀笑得不能自己,得知阿尔弗雷德心系自己又爱而不能最终还是幸福的伊万脸色忽青忽黑,马修抱紧了熊二郎默默无言。


而故事的重要人物,阿尔弗雷德,现在仍不知下落。



Aruond 7

—Gpiha内部 审讯室—


“我说,你们真的饶过我吧!!!!”

美利坚小伙子崩溃地喊着。


今天又是宁死不屈的一天呢。




颜月纶

柏林之海(二)

          国设,第一人称向, ooc有,历史有关部分可能有误,有错请务必跟我说出来——


如果OK… go↓


           (二)、在开满鲜花的山岗上


   时间很快,又好像很慢。我好像和基尔伯特已经认识很久了。唔,我和其他意识体也认识好久了。...


          国设,第一人称向, ooc有,历史有关部分可能有误,有错请务必跟我说出来——




如果OK… go↓






           (二)、在开满鲜花的山岗上




   时间很快,又好像很慢。我好像和基尔伯特已经认识很久了。唔,我和其他意识体也认识好久了。




  基尔伯特很欠揍,这个混蛋整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边晃一边说:“keke~③伊莎!今天的我也像小鸟一样帅气呢!”简直让人忍不住给他来一平底锅。时间过了这么久,久到连不谙世事的小费里西都有些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可基尔伯特这个家伙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又好像什么都知道。




       想到这里我又有点悲伤。于是沉默的给了基尔伯特几下平底锅。




         “喂,伊莎,你不开心吗?”这个家伙被打了之后还是在我身边吵吵嚷嚷。他之前好像还说了很多话,但我只听清了这一句。我将飘飞向远处的思绪唤回,转头看向他,沉闷的回应说:“嗯,也许吧。”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却意外的对情绪很敏感。




       “伊莎,如果去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你会开心吗?”他突然问到。他坐在我旁边,看向我时眼中的瞳仁亮的藏不住。




      “我不知道。”我刚说完,他就从地上站起来,朝我伸出手。“走吧,就全当是散心。”我揪住他的衣袖,跟着他走。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




      “听说普鲁士人都喜欢吃土豆,他会做土豆吗?从来没见过他下厨,应该是不会吧?”




       “不会下厨没关系,我会。可我没有吃土豆的习惯,话说这家伙会种土豆吗……如果会的话,凭他的力气,可以在西伯利亚的冻土上种土豆吗?应该是不行的?”




        “伊莎?”回过神来,他在盯着我。“我说,已经到了哦?你怎么回事啊?一路上都在走神呢?难道说是在想本大爷?”嗯,说是在想他没什么错的,我还能说什么呢?难道说“我正在想你去西伯利亚怎么种土豆”?




        基尔伯特最终为他愚蠢的言论付出了代价——被我拧了一圈耳朵。他比以前高很多,我甚至不惦起脚还拧不到他的耳朵。为此他还嘲笑我很逊。基尔伯特他又为他愚蠢的言论付出了代价——他又挨了我一记平底锅。




       我抬起头来环顾四周,才意识到他把我带到了一处山岗上,一处开满了鲜花的山岗。这里美的不像话,嫩绿的草地上点缀着鲜花,野草中的几株狗尾巴草在风中摇曳,叫不出名字的花从一簇接着一簇。




        “伊莎,这里很美吧?本大爷给你弹吉他听听?”基尔伯特出声。“别这么拒绝嘛……本大爷吉他还弹的不错……吧?”试问谁想在欣赏美景时听摇滚乐?我握平底锅的手又硬了。




       事实上,以前我没有随身带平底锅的习惯。我随身带的是短刀,当然现在也随身带着。在我的认知中,刀是挥向敌人的。




       我不知道是否有一天会对基尔伯特挥刀,到了那时……再说吧。




       





颜月纶

柏林之海(三)

          国设,第一人称向, ooc有,历史有关部分可能有误,有错请务必跟我说出来——


如果OK… go↓

             (三)、在朗根萨尔察


      这一天比我原想的要快,快很多。我从没想过罗德里赫会与基尔伯特打起来,但我预料到了奥地利会与普鲁士打......

          国设,第一人称向, ooc有,历史有关部分可能有误,有错请务必跟我说出来——


如果OK… go↓

             (三)、在朗根萨尔察


      这一天比我原想的要快,快很多。我从没想过罗德里赫会与基尔伯特打起来,但我预料到了奥地利会与普鲁士打起来。普鲁士帝国要搏回德意志的荣耀,这场战争无可避免。


      我和罗德里赫结成联盟④,直到真正要上战场时,才无力地认识到身为国家意识体的我们什么也做不到。我攥着手中的短刀,真的,要把刀挥向基尔伯特了。


      我和罗德里赫清楚这一战我们毫无胜算。但我也不想就此消失,无了痕迹。又或许我早已对这片土地产生了浓浓的眷恋。也许罗德里赫也是这么想的。


      对于“死亡”这种虚幻的东西,我第一次生出些名为“恐惧”的情绪来。要是早个几百年,我或许能够坦然的死去,化成亡灵在世间飘飘浮浮。可现在我好像有了很多可以牵挂的人或事,我死后他们会为我哀悼吗?会在我的葬礼上为我献上几束白花吗?


      “罗德里赫,这一战过后,我们会和基尔伯特成为敌人吗?”我坐在罗德里赫身边,问他。


      “我不知道。”他这样回答我。其实在悠久的生命长河中,我们又何尝不明白?每次都假装手足无措的样子说“我也没有办法”之类的话,心里也知道就算说出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罗德里赫没法上战场。以他的身体素质就算上了战场也只会是个麻烦。我为他感到庆幸,他不用对挚友刀剑相向。同时以为我而感到悲伤。只有我了,只有我会承受对基尔伯特刀剑相向的痛苦,只有我会活在无尽的愧疚之中。


       ……


       我理了理行李,把胸束上,只身走进白桦林。白桦林,白桦林,命运怎么这样的残忍无情。我与基尔伯特相识于仲夏末的白桦林里,我们也将要决裂在一片白桦林里。也许意识体的身份注定要让我们这些人小心翼翼建立起来的羁绊不能长久。


      ……我无数次想象过在这场战争中遇到基尔伯特的场景,他直接向我挥刀而来或是我杀死了他。但绝不是这种双方僵持不下的场面,他的剑架在我的肩膀上,我的短刀横在他的脖子前。他坐在马上,像一位正在处决大臣的君王。


        “伊…丽莎白。”他突然开口。我咽了咽口水,把刀挪开一点:“怎么了。”明明我确切的知道这是在战争中,我心里却卑劣的冒出了类似“好想听他说‘放过我’之类的话。”我面上还维持着冷漠,心理却嘲笑着自己的天真。


        他动了动嘴唇,像是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径直离开,骑着马走出了白桦林。一场将要激化的矛盾就这样无疾而终。我愣愣的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劫后余生的庆幸,让我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我倒在花丛和草地里,不时有白桦叶落下来,我却无心欣赏。


       我把自己缩成一团,将头埋入双臂中。这样能给予我莫大的安全感。“这样一走了之……算什么吗……”同时我也很庆幸我们并未伤害彼此,不然我不知道消散要面对那个家伙。意识体之间维持着虚伪的“友好”关系的,不下少数。我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我和基尔伯特走到那种地步。当我有足够多、足够长的时间去探索某些事物,当然包括这些。


颜月纶

柏林之海(一)

      捏么,原本想一发完的,但是我太久没更新了,我又还没有写完,内心有愧疚,就想把先写完的几张发出来。


       国设,第一人称向, ooc有,历史有关部分可能有误,有错请务必跟我说出来——


如果OK… go↓


——————————————————————————


       我走在海边,潮涨潮落,风啸鸟鸣。海水一次次的冲刷我...

      捏么,原本想一发完的,但是我太久没更新了,我又还没有写完,内心有愧疚,就想把先写完的几张发出来。


       国设,第一人称向, ooc有,历史有关部分可能有误,有错请务必跟我说出来——


如果OK… go↓




——————————————————————————




       我走在海边,潮涨潮落,风啸鸟鸣。海水一次次的冲刷我的皮鞋。柏林的海风,吹散了我在米格尔湖①的荒诞幻梦。




                (一)、在白桦林里




        我出生在一片森林中,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存在着。似乎无人知晓我的由来。每天都生活在迷茫里,偌大的世界,好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行走在白桦林中,无时无刻不在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匈牙利。②”我很清楚那是我的“名字”。我没有回头,总不可能真的在叫我。愚蠢的回头已让我不知收获多少怪异的目光。“匈牙利!”他又叫了一遍。我停了下来,转过身,想看看他要做什么。一个男孩向我跑来,身上的秃鹫徽章在阳光下闪着光。


   


        那是一个白发的男孩,眼眸是暗红色。他跑过来抓住我的衣服,很不确定的问:“你是匈牙利?”还没听见我的答复,他就自顾自的说出了令我震惊的话。




       “你也是,国家意识体吧。 ”




      周围的白桦树被风吹的沙沙作响,让我怀疑眼前的一切是否只是我在仲夏末尾做的一场幻梦。


 


     他用暗红的眼眸盯着我,我回以目光。一阵沉默。不久,他不自在的偏了偏头,咳了两声:“自我介绍一下,本大爷是普鲁士,名字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名字……?”对于这种东西,我本来是不在意的,我不明白“名字”的意义。对于我们来说,在漫长的岁月中,随着名为“历史”的海中随波逐流,无数亲近之人离去,也不知何时就会就此消失,终日生活在惶惶不安之中。




      “名字吗……”基尔伯特好像沉浸在了回忆中,“唔,因为我想活得更像人,想在世界上也留下了那些属于我的痕迹。”他说的很认真,连引着我也对“名字”有了一些向往。




      “基尔。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如果可以的话,能帮我想个名字吗?”我顿了顿。“我也,不想整天被人‘匈牙利’、‘匈牙利’的叫。”




     他沉思了一会:“唔,‘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如何?我以后就直接叫你伊莎吧。”

果子包着核

资源目录

目前已有文章(更新中):

露中:未完成的肖像

            二律背反

法英:线下三度

            鼎鼎大名的基尔伯特

            鲜花的山岗......


目前已有文章(更新中):

露中:未完成的肖像

            二律背反

法英:线下三度

            鼎鼎大名的基尔伯特

            鲜花的山岗

            瓷婚

            抢劫木马

普洪:Sing lalalalala le

            留堂

            轰隆隆

果子包着核
aph的资源群 只是想整理一下...

aph的资源群

只是想整理一下各cp的好文,防止某天被炸粮仓了

写的好的文章是珍宝!!!

目前并没有很多资源

想分享的小伙伴们摩多摩多

没有cp的限定,无cp或组合都可以

文章最好是txt形式,简体中文,尽可能写上作者,短篇长篇不限,已完结

如果文章作者介意,请私信我,我会将其删除

请遵守黑塔利亚圈规,禁止ky

聊天也是可以的啦,可以推一些写得好但热度低的文章

姐妹们,把我顶上去

顺便求个醒目+有趣的群名www


aph的资源群

只是想整理一下各cp的好文,防止某天被炸粮仓了

写的好的文章是珍宝!!!

目前并没有很多资源

想分享的小伙伴们摩多摩多

没有cp的限定,无cp或组合都可以

文章最好是txt形式,简体中文,尽可能写上作者,短篇长篇不限,已完结

如果文章作者介意,请私信我,我会将其删除

请遵守黑塔利亚圈规,禁止ky

聊天也是可以的啦,可以推一些写得好但热度低的文章

姐妹们,把我顶上去

顺便求个醒目+有趣的群名www


山雨欲来如梦清风度之梦

“普/鲁/士……”

“男人婆……你哭起来真难看……”

“你第一次哭……居然还是为了本大爷……答应本大爷用一生去为我笑吧……”

-

圆圆的地球上,还有匈/牙/利,但是再也没了普/鲁/士

如胶似漆,归于离分

吻着生锈的铁十字,再次感受你的温度

喜欢是伸手向你走来的那一刻,爱却是伸手又收回的那个瞬间

-

一个月……他消失不见……

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邻居也都问过了……

就连西/班/牙和法/国都问过了……

但是依旧毫无头绪

基尔伯特!基尔伯特!你在哪啊!基尔伯特!!你个大笨蛋!赶紧出来!

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雨……

雨点打在身上……应该会清醒一点

“匈/牙/利……你怎么...

“普/鲁/士……”

“男人婆……你哭起来真难看……”

“你第一次哭……居然还是为了本大爷……答应本大爷用一生去为我笑吧……”

-

圆圆的地球上,还有匈/牙/利,但是再也没了普/鲁/士

如胶似漆,归于离分

吻着生锈的铁十字,再次感受你的温度

喜欢是伸手向你走来的那一刻,爱却是伸手又收回的那个瞬间

-

一个月……他消失不见……

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邻居也都问过了……

就连西/班/牙和法/国都问过了……

但是依旧毫无头绪

基尔伯特!基尔伯特!你在哪啊!基尔伯特!!你个大笨蛋!赶紧出来!

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雨……

雨点打在身上……应该会清醒一点

“匈/牙/利……你怎么在这?”

可惜……并不是普/鲁/士……而是奥/地/利

他递过来一把伞

但是……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不想再与你有任何交集!”

“对不起……把负能量撒到你身上了”

“没事……匈/牙/利……”
-

她没有等到她爱的人



丿十兀

【论坛体】W学院第N届同人作品交流大会

*普设,平平无奇的大学生们,只是各位是学校里的名人罢了

*咱W学院可是国际学院(狗头

*科学技术先进,可选择自动翻译键,你是哪国人就自动给你翻译成哪国语言

*可匿名仅显示国籍

(同背景设定作品 关于下雪 .)


【W学院官方论坛】

在这无聊的五一长假,特此不怎么隆重宣布不知道是第几届同人作品交流大会正式开始!(本次大会主办方:拆那)


1L  楼主(China)

各国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好,我是本次大会的主持人。

这并不是什么严肃的会议,也没有明确的会议目的,更不抉择出高低名次,仅是希望各位能愉快地度过假期、打发时间的娱乐性质会...

*普设,平平无奇的大学生们,只是各位是学校里的名人罢了

*咱W学院可是国际学院(狗头

*科学技术先进,可选择自动翻译键,你是哪国人就自动给你翻译成哪国语言

*可匿名仅显示国籍

(同背景设定作品 关于下雪 .)



【W学院官方论坛】

在这无聊的五一长假,特此不怎么隆重宣布不知道是第几届同人作品交流大会正式开始!(本次大会主办方:拆那)


1L  楼主(China)

各国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好,我是本次大会的主持人。

这并不是什么严肃的会议,也没有明确的会议目的,更不抉择出高低名次,仅是希望各位能愉快地度过假期、打发时间的娱乐性质会议。

所以大家和平有序地畅所欲言就好!

2L  China

最喜欢这种大会了,每次都能找到新的宝藏太太。

来吧,各种神仙作品请多来一点,不要因为我是朵娇花而怜惜我!

3L  France

法国男人申请出战。

Au revoir(法语:再会)各位知道吗?

这个男人太神了!文画双绝!

基调就是:优雅,太优雅了;浪漫,太浪漫了;刺激,太刺激了。

清水文雅致动人,开车车技高超。

4L  Iceland

我知道。

他真的挺厉害的,画面塑造这方面很强,字里行间都是艺术感。

他写的恶友真的不看后悔一辈子。

《来兴风作浪吧》,这篇我愿称之为:毫无技巧,全是感情。

特别真实贴切,我都怀疑是恶友组写的自传。

5L  Japan

你怎么知道不是呢?(笑)

6L  America

这题我会。

因为这优雅浪漫又时而刺激的基调再匹配到恶友组,而且作者名字是法语词汇,所以最大可能就是弗某西斯吧。

但是,Au revoir 他写了Dover组啊!

虽然不多但他写了啊!

还写得很甜。

你说弗某西斯会写他和苛刻男甜甜蜜蜜小日常吗?我想像了一下,恐怖如斯。

7L  China

确实,这不太可能了。

行,咱就不再纠结这马甲后的人是谁了,文写的好就行。

我来推个!

WYAO 文风细腻又苍凉,庞大的浪漫,小心翼翼地放肆,难言的漂亮,没有一个多余的字,全篇干净澄澈。

他好会写,真的,说到Dover也要提他,他写了个自创的焊接体,就是奇怪的半借鉴加半借鉴,亚当斯与勒维耶,波诺弗瓦和柯克兰。最妙的是有德国佬客串。(迫害小土豆哈哈哈哈)

 8L  Italy

这个写手名气挺大了吧,我隐约记得上上届也提到了他,他当时是凭借一篇《孤寡老人求生记》赢得众人的一致好评。没想到从沙雕流转变为高级流了。

真的好棒。

9L  Britain

这个写手确实强,我现在可以接受美术系弗朗西斯入赘我们金融系了。

10L  America

英//法联姻

喜大普奔

11L  China

我要坐阿尔那桌(偷笑)

12L  France

看了这些同人作品,我可以接受你们金融系将柯克兰嫁到我们美术系了。

14L  China

哟,世纪之战又要开始了,关于是英仏还是仏英这回事?(前排吃瓜)

在这里悄咪咪安利 nevetés 太太(匈牙利语:笑),虽然才发一篇作品

15L  Britain

要说Dover,我觉得英仏比较合适,毕竟弗朗西斯还是太柔了点,那么可爱你硬要说他攻这就不合适了

16L  France

卡哇伊也是一,不知道楼上听过没有

柯克兰可是傲娇,腰细手腕细脚踝细

这样更不能说他攻吧?

17L  IAYH(Americ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笑死我了

18L  Canada

琼斯先生?

19L  Poland

前排合影,这好像就是阿尔

20L  Russia

我不上网有一段时间了,怎么阿尔弗雷德名字变这么正常了

21L  Germany

或许,你可以尝试拼写一下“I am your hero”首字母

22L  America

莫名浪漫有没有

对了,阿尔你来就是为了笑吗

还有,你为什么会点进这个论坛啊(愣)

23L   IAYH(America)

啊啊,太无聊了,来看点同人文

有无红色组的文推荐啊

24L  Canada

磕红色组?

这边推一位

Money. 新人,写的红色文很绝。沙雕情侣日常让人头笑掉,认真起来写的文虐的人眼泪止不住。

25L  IAYH(America)

啊…好,我知道了,谢谢

26L  Japan

我打断一下

我现在满屏的眼泪

14L你好狠的心,好虐,nevetés 太太就写了一篇《成了别人的女朋友》,还没写完,但是好虐

普洪,开头就是伊丽莎白给基尔伯特写信:

我成了别人的女朋友了…

然后讲述了现在的男朋友多么多么好

所以“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基尔伯特收到信后,很冷静,猜想,她现在的男朋友应该是罗德里赫吧,那确实比他强

27L  China

!这篇听起来好刺激,我也要去看

(延迟:阿尔也磕红色,刺激,黑三不会真是互磕吧)

28L  China

我是14L,可以再去看看,她更新了


“你要快点成为别人的男朋友吧”

在我给你打电话之前


可是伊丽莎白根本没有成为别人的女朋友啊

(我觉得你可以把“不会”两个字去掉)

29L  Spain

听起来就好悲伤

30L  America

14L好厉害,凭一己之力终结Dover之战

但是这不是你突然亮出刀具的理由!

逮捕!必须逮捕!

31L  China

我承认我有罪

但是我功过相抵

32L  Japan

这楼好热闹啊

来凑热闹

推个  せいじゃく 太太  (日语:静寂)

人超级好的,写的东西也很戳人

33L  Britain

我知道,我看过他写的极东文

那个暗恋文写的

太戳心了

34L  Russia

《拔刀》吗

35L  Britain

对(心底开始泛酸)

36L  Japan

他没写最后王学长的答复

37L  Italy

想不到这里是正常的啊

要不要告白中间描述的心理状态真的很有感染力

38L  China

怎么说呢,这对要成估计有点难…

39L  Norway

好啦,咱们又不能决定什么

我来推 en død søvn (挪威语:沉睡)

他写的东西大多很冷冽刺骨

但是有一篇我特别喜欢

名字忘记了,他很早之前写的

他写少年时期的卢卡斯带着艾斯兰逃课,在冰冷的雪原,湖边,夜晚,静谧,突然绽开的烟火,眼底藏着的笑意,背后的森林里萤火虫飞舞盘旋

太美好了

这辈子都忘不掉,好希望这是真的

40L  Iceland

我觉得会的 

en død søvn 似乎很喜欢写卢卡斯在夜里出去的所见所闻

因为他还写过一篇幼年时卢卡斯和丁马克夜探密林

我至今能回忆起那字里行间对丁马克的无奈无语包容和一丝丝温馨

41L  America

你们都好强

我想扯个有点偏但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可以吗

42L  Sweden

说来听听

43L  America

大家都知道 梅花落满南山

是晓梅的马甲吧

她三分钟前发布了她唱跳一首歌的视频

然后你们知道吧,就是如果赞数不多所有点赞人的名字都会显现出来

44L  Japan

嗯嗯  然后呢

45L  America

王嘉龙这个酷boy点赞了|・ω・`)

被众人发现后取消点赞了

现在评论区都在:

“王小公子不好意思吗?”

“看了就看了呗,想她就多看一眼,表现多一点点,没关系的”

“本来没什么,可是你心虚取消点赞了欸”

46L  China

让我来说!

晓梅表演的《爱你》

真的很甜!非常甜!

香味梅花真不真我不造

我爱晓梅这点是真的!






/薛定谔的后续

/物理必修二,笔尖下发现的行星,亚当斯与勒维耶,我当时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哇好棒啊

/涉及歌曲:

《別の人の彼女になったよ(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春茶版本

《抜刀 (feat. 花譜)》

《爱你》


/高考加油!万事顺遂。 

/写太碎,真的不好打tag。

纸

画得很开心,好久没画得这么爽过了


((嘉龙你猴吾猴宜糕我van手机啊 )XD

画得很开心,好久没画得这么爽过了


((嘉龙你猴吾猴宜糕我van手机啊 )XD

一人月无赏🌙
摸一小条啾花 本来想着六一画完...

摸一小条啾花


本来想着六一画完的………但是拖延症……

(可以看出我的耐心仅存在于第一格)


小朋友之间怎么可能会有cp向😾

摸一小条啾花


本来想着六一画完的………但是拖延症……

(可以看出我的耐心仅存在于第一格)


小朋友之间怎么可能会有cp向😾

汐蚀蚀蚀
第二幅连接电脑的板绘,还不是很...

第二幅连接电脑的板绘,还不是很上手!昨晚画着画着有好几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差点睡着……

第二幅连接电脑的板绘,还不是很上手!昨晚画着画着有好几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差点睡着……

山雨欲来如梦清风度之梦
我在干什么? 不能让老爸老妈知...

我在干什么?

不能让老爸老妈知道我在画这玩意

完了

又把时间浪费在画画上了

我在干什么?

不能让老爸老妈知道我在画这玩意

完了

又把时间浪费在画画上了

邢茫茫茫

关于我在高考前拿到了在语文课上画画被语文老师没收好久的本子于是来发发图这件事🥺🥺🥺手机不太好拍照技术烂希望喜欢(cp杂杂杂


关于我在高考前拿到了在语文课上画画被语文老师没收好久的本子于是来发发图这件事🥺🥺🥺手机不太好拍照技术烂希望喜欢(cp杂杂杂


LiliSagt

你也想做男人吗?

简介:伊莉莎贝塔想做真正的男人,于是她请尤露希安来帮忙。然后她们干了一顿。

是百合轟,洪x普娘

屏到没脾气了

看🍎


简介:伊莉莎贝塔想做真正的男人,于是她请尤露希安来帮忙。然后她们干了一顿。

是百合轟,洪x普娘

屏到没脾气了

看🍎




木和slaer

“本大爷以后可是全世界最强的武士……喂你笑什么!!”

“噗……之前我有一个朋友也是这样说的哦……祝你好运!”


想看一点年龄差普洪……

他们相遇时普还幼稚自负刚准备大展拳脚,洪洪已经经历过辉煌与至暗蜕变成温柔成熟的大姐姐了。

小普会感到恼火吗?洪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大人模样,好像总能看透他的想法,他却错过了洪天真努力的幼年错过了最灿烂最骄傲的青春错过了她的痛苦她的挣扎她的眼泪与鲜血。所有这些都化为一堵名叫年龄差的厚厚的墙,清楚地展现他们间的距离。

在错误的时间遇见正确的人。无法理解,无法同行,无法相爱。


(所以阿普你赶紧长大去剥开大姐姐的心啊啊啊!!)(bushi...

“本大爷以后可是全世界最强的武士……喂你笑什么!!”

“噗……之前我有一个朋友也是这样说的哦……祝你好运!”


想看一点年龄差普洪……

他们相遇时普还幼稚自负刚准备大展拳脚,洪洪已经经历过辉煌与至暗蜕变成温柔成熟的大姐姐了。

小普会感到恼火吗?洪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大人模样,好像总能看透他的想法,他却错过了洪天真努力的幼年错过了最灿烂最骄傲的青春错过了她的痛苦她的挣扎她的眼泪与鲜血。所有这些都化为一堵名叫年龄差的厚厚的墙,清楚地展现他们间的距离。

在错误的时间遇见正确的人。无法理解,无法同行,无法相爱。




(所以阿普你赶紧长大去剥开大姐姐的心啊啊啊!!)(bushi)

阿岳(我是09年的自信小孩)
来点我流啾花组 是普洪,但我喜...

来点我流啾花组


是普洪,但我喜欢怪东西()

是考完试后不检查的摸鱼

来点我流啾花组


是普洪,但我喜欢怪东西()

是考完试后不检查的摸鱼

绿黛儿808

p1是我的第二版本

p2是在半次元发布的1.0

p3原图

(这么一看感觉我还挺杂食的)

p1是我的第二版本

p2是在半次元发布的1.0

p3原图

(这么一看感觉我还挺杂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