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喜有

558浏览    99参与
顾淼

记一个脑洞,但想不到取啥名

  温柔心善占卜师喜×不信玄学心理医生有真,原来想的设定是占卜很准的喜见到了被朋友拉来的有真就卜到大约会在2年后去年。本来不想理但看到他不理解但尊重的行为逐渐成为朋友,而喜看有真太无聊就常常带他出去玩日久生情。然两快到当年卜出的时间,喜慌了但没能阻止的了意外发生,最后终生未娶。但是没想到名字,应该是开长篇,有可能he,设定可能会大改

  二改:温柔心善占卜师喜×不信玄学心理医生有真,私设是有真朋友拉他去找著名占卜师喜,喜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感觉很奇怪(伏笔吧)于是主动接近他,俩人逐渐成了朋友日久生情,但两母胎solo的孩子搞不清楚自己感情,有真(心理医生)提出远离治疗,所...

  温柔心善占卜师喜×不信玄学心理医生有真,原来想的设定是占卜很准的喜见到了被朋友拉来的有真就卜到大约会在2年后去年。本来不想理但看到他不理解但尊重的行为逐渐成为朋友,而喜看有真太无聊就常常带他出去玩日久生情。然两快到当年卜出的时间,喜慌了但没能阻止的了意外发生,最后终生未娶。但是没想到名字,应该是开长篇,有可能he,设定可能会大改

  二改:温柔心善占卜师喜×不信玄学心理医生有真,私设是有真朋友拉他去找著名占卜师喜,喜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感觉很奇怪(伏笔吧)于是主动接近他,俩人逐渐成了朋友日久生情,但两母胎solo的孩子搞不清楚自己感情,有真(心理医生)提出远离治疗,所以喜就先回老家待了一个月,被他妈开导了,于是喜就大胆撩,坚定地告诉有真自己的心意在一起了,甜一段然后结局应该是双死

三千里路.

『knk』行星季风(一)

  长篇连载,现背架空,玄幻,多时空

  主线是吴熙俊×金有真

  涉及感情线:喜有/栖因/栖灿/智真

  占tag提前致歉

  

  天气算不上暖和,下班的人流涌出办公楼大门的时候响起了吸气的一片骚动,转而在呼出的雾气还没来得及糊住眼镜的时候化为更急促的脚步。

  比起裹着大衣步履匆匆赶着回家的白领们,蹲在大楼广场花坛旁边的男生落在路人眼里简直像个不折不扣神经病。

  饶是常泡在健身房的体魄,在混着霜气的晚风起来了之后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寒颤,样子实在算不上雅观。

  吴熙俊就是那个倒霉孩子,他刚刚光荣成为了一名无业游民,就在打的来这儿之前。

  吴熙俊抬头目送新一......

  长篇连载,现背架空,玄幻,多时空

  主线是吴熙俊×金有真

  涉及感情线:喜有/栖因/栖灿/智真

  占tag提前致歉

  

  天气算不上暖和,下班的人流涌出办公楼大门的时候响起了吸气的一片骚动,转而在呼出的雾气还没来得及糊住眼镜的时候化为更急促的脚步。

  比起裹着大衣步履匆匆赶着回家的白领们,蹲在大楼广场花坛旁边的男生落在路人眼里简直像个不折不扣神经病。

  饶是常泡在健身房的体魄,在混着霜气的晚风起来了之后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寒颤,样子实在算不上雅观。

  吴熙俊就是那个倒霉孩子,他刚刚光荣成为了一名无业游民,就在打的来这儿之前。

  吴熙俊抬头目送新一波下班的人群离开,确定其中没有自己要等的人之后,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蹲麻了的腿脚,趁这会儿功夫掏出刚刚震个不停的手机。

  他选择性地无视了李东源几个人挨个给他狂轰滥炸非要办个欢送会的信息,点开备注被他骚包地加了两个大爱心的对话框。

  可怜的几条消息都是吴熙俊上午发的,不长不短的气泡下面乖乖地缀着“已读”两个字。

  吴熙俊撇撇嘴,继续给对方发消息,只是这次对话框里的字还没打完就看见最上端的备注变成了“正在输入中……”。他深吸一口气,几乎是不敢呼吸地虔诚地等待着回信。

  叮一声之后,消息传了过来。

  跟编辑时间完全不匹配的是消息的长度。

  “下次吧,加班。”

  对方可能是觉得过于冷淡了,片刻后又敲过来一句“对不起,熙俊”。

  “呸,你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吴熙俊咬牙,重新蹲下身子,“不想见就不想见呗,又装大尾巴狼,可真讨厌啊有真moji。”

  一边念叨着心里还泛起股委屈劲儿来,又憋着口说不上来的执拗劲儿蹲了十几分钟,看着空荡荡再没人出来的大楼门洞,叹了口气起身走了。还没迈出几步就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大楼:“明天再来,我一定要见到你。”

  可真没出息,吴熙俊在这一刻觉得自己的怨气比在人间游荡了十年的游魂的还大。

  按道理讲金有真还真不是为了不见吴熙俊扯谎,偏偏就是今天他们策划组被临时加塞了个广告案,甲方还催的不是一般的急。不单他自己,几乎整个企划部都被迫留下来加班了,而且从早上接到工作安排开始也几乎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中午的时候金有真一边叼着面包一边查看积压了一上午的消息,勉强从十几条不三不四的表情包和疯言疯语混在一起的未读消息里面,提取出吴熙俊今天正式解约所以想跟他一起吃饭的主旨来。

  还没来得及回复就又被组长赶着去磨方案。

  于是“已读”两个小字就这样无奈又可怜地明晃晃大剌剌地挂在气泡上,在吴熙俊点开关闭再点开对话框的循环中一遍遍蒸腾着吴熙俊的怨气。

  天色彻底暗下去,整个办公室的人的大脑飞速运转了一整天之后终于集体宕机了,各自吊着一口仙气去茶水间冲咖啡续命,再半死不活地游荡回自己的工位,以近乎瘫软的工作状态机械地做着手上的工作。

  偶尔能在此起彼伏问候甲方的自言自语中听见几声近乎崩溃的笑。

  “哈哈哈哈阿一西没保存,我现在就要提刀去杀了这狗崽子甲方。”

  听得连金有真都忍不住心颤。

  他捏捏眉心,敲完了自己负责的那部分的最后几个字,把文件发给组长,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几乎是脱力般地放松了挺坐了一整天的身体。

  “拍摄组的模特出了点问题,明天这个案子拍摄的时候你去帮忙顶一下。明天上午十点去直接去棚里报道,不用来公司打卡。”

  金有真看到领导的消息皱了皱眉,刚下意识地想拒绝却还是在手放到键盘上的时候改了主意。

  “好的崔组长,我知道了。”

  好歹是多了一个半小时的睡眠时间,金有真没什么不知足的。

  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街上除了零星几队纠缠在一起的喝得醉醺醺的少男少女们以外,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塑料扑簌簌的声音是金有真扯着手上饭团的包装袋从便利店走出来,然后再咬下尖尖上那唯一的一大坨肉松和芝士酱,之后就慢悠悠地逛在街上,一边啃着手里的饭团一边神游天外。

  拍摄组借他,无非是看在他之前艺人出身的经历觉得他有经验,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因为案子像催命鬼一样催得紧,来不及再找专业模特罢了。

  不过估计要失望了,金有真咬了一大口饭团。做偶像的那段经历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美好的值得一直回忆到现在的事儿,一想到要进被打得看不见一丝阴影的拍摄棚,一想到还要机械地对着照相机摆出没什么美感,单纯为了产品服务的姿势,他就已经要喘不过来气了。

  一路吃一路想,到家的时候饭团刚好吃完,金有真团了团包装袋对着自家小区里的垃圾桶来了个精彩的三分投篮;“刚刚使出绝命三分的是韩国队的金有真,啊他实在是太帅了……”。

  真帅气啊金有真,真帅,哪怕是在发酵空气里丧失身材管理逐渐发面的前艺人也还是这么帅气啊。

  不过他极为克制的自恋转瞬即逝。

  让他去拍摄,还不如再来一次这种昏天黑地的加班,直到拖着疲惫的身子洗漱完埋进被子里的时候金有真还在想这件事。

  不过最后还是跟工作和解了。没什么别的意思,单纯为了多睡的那一个半小时。

  倒是吴熙俊,今天合同刚到期就来约他见面,到底想干什么呀。

  对于前队友,小忙内吴熙俊在他心里更特殊几分。金有真一直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在第一次见到吴熙俊之前。说不上来为什么,从节目里看到吴熙俊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熟悉,倒不是面孔上重逢的惊喜,更像是灵魂被拨弄了一下一样,痒痒的。从小长到现在,作为家里的长兄,为了一大家子的生活他不可谓没吃苦,有的时候他好像明白自己吃那些苦是为什么,有的时候又糊里糊涂的。

  看到吴熙俊握着话筒的第一刻,那些被当作笑话——不管是电视剧还是青春期少女常爱说的前世今生,倒也重新在金有真心里缀上几分可信,要不然除此之外金有真也实在是想不到别的什么理由来解释这份来源不明的悸动了。

  说来可笑,从那之后金有真之前一直莫名其妙悬着的心偶尔也有了落到了实处的安稳,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也会不自觉地在胸口画个十字,他不知道祷告的是哪个神,反正应该是被听见了。

  因为没过多久这孩子就拎着行李站在宿舍客厅里跟他笑着打招呼了。

  神还没那么闲有空给一个人类那点指甲盖大小的悸动买单,不过是之前跟朴栖含闲聊提到过吴熙俊之后他就真的想办法把人给挖过来了。

  非要说的话,还是他把吴熙俊扯上了他走的路。

  金有真越想越睡不着,重新翻起他跟吴熙俊的聊天记录。

  从他解约之后两个人就没再有什么联系了,不管是出于照顾那点可怜的尊严还是怎么样,总归是从连吃的什么都要交代的聊天频率,变成了只有节日才会礼貌地说句快乐。

  手机震了震,吴熙俊也没睡,给他敲来了新消息,金有真捻了捻指尖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么冷淡是吧,啊真受伤呢ΠΠ惩罚哥今晚上梦见我^///^”

  得,五六个小时之后炒冷饭是吧,金有真没忍住笑出声来,回了消息,一仰头栽回床上,抬头望天。

  “真是可怕的惩罚哎呀呀,晚安小崽子。”

  吴熙俊最讨厌他叫他小崽子,他总说哥你别把我当小孩儿。

  四年前是这样现在也还是这样,吴熙俊本来兴致勃勃地想给自己讨回点面子,结果一看到金有真消息的最后三个字脸之间郁闷地耷拉下来。

  他怎么就忘了这个人现实和在网络上简直两副面孔,一隔着屏幕交流就会随机变成让人担心精神状态的人来疯。

  “气死了啊啊啊啊!”吴熙俊悲愤地大喊,把自己的头发揉出来昏天黑地地睡了几天几夜才能有的效果。

  郁闷,变成没有收入的无业游民就算了,甚至还在金有真这里连续吃瘪,这让吴熙俊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五点就去堵他好了,绝不可能再让他溜掉。”

  拍摄棚约在了离一些小娱乐公司驻地不远的地方,这种地方也有早高峰,通常是粉丝挤在路旁拍自己上班的正主。

  因为没跟着公司的车一起来,后来的金有真只能在人叠人的粉丝圈外层下了车一个人挤进去。

  这地方不仅挤,路还弯弯绕绕的。

  就当金有真以为自己快要缺氧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摄影棚招牌。

  只要再挤过几位小姑娘就好了!就在前面了!金有真大喜过望,还没等卯足力气跨一大步,就听见身后扛着长枪短炮的站姐们的窃语。

  “唉你们看那个欧巴……”

  “哦莫,好高!”

  “没见过呀,是现役吗?”

  “不是吧应该……都发面了,会被骂死吧。”

  金有真:……

  什么话!这是什么话!

  当初解约之后因为药物副作用,再加上没了身材管理的需求,他确实没有之前的好身材了,有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偶尔也会有点怀念,但是也就止步于此了——暂时没找到什么要跟炸鸡过不去的理由。

  金有真简直是要郁闷死了,本来就因为堵车快要赶不上时间了,现在还被一群小姑娘挤在这里动也动不了,还要说他发面。

  兜里的手机震个不停,估摸着应该是催自己的消息,金有真一提气,抱歉地挥手:“抱歉抱歉借过借过……”

  好歹是挤出来了,那一刻他只觉得空气新鲜,扯着大步朝摄影棚跑去,跑着还不忘掏出手机看消息。

  十几条全是吴熙俊。

  “西八。”金有真无语。再给他八个大脑估计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仅仅只是为了问个早上好能发十几条消息。

  “叮”一声,信息又来了,金有真几乎是咬着牙点开的。

  “不用谢我,已读不回先生。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从早上起就有一种热闹的幸福感。”

  叮——

  “爱你呦有真moji~”

  其实从昨天跟吴熙俊重新联系之后金有真还真是挺幸福的,毕竟这么久没联系,仅仅只是那一两条消息就重新回到当初互开玩笑的关系,很神奇,也很心安。

  不包括现在。

  “阿一西吴熙俊这崽子最好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会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啊啊啊啊——”金有真暗骂,终于在约定时间一脚跨入摄影棚的大门。

  在门口等着他的同事见他来了赶忙领着他去化妆间,刚坐下还没等他回得空回吴熙俊消息,化妆师就拎着化妆箱指挥着小助理推着一架样衣走了进来。

  “呀有真呀!”

  金有真错愕抬头,看到来人之后也抿着嘴点了点头:“内你好,好久不见姐姐。”

  化妆师姓权,比金有真大几岁,金有真刚出道的那一年一直是跟她合作,把金有真近乎当成了亲弟弟,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莫呀为什么金有真不是我弟弟,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么一来恍惚间金有真也有点模糊了日期,就好像一觉醒来又重新回到了之前没黑没白赶通告的日子。

  “金有真先生!”权姐深吸一口气。

  “内……?”

  “呀,为什么胖了这么多!明明之前身材很好的,简直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权姐一脸抓狂。

  金有真:……

  也没有发面这么多吧!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啊!

  “不过看到你重新拍摄,我真的很高兴。”权姐拍拍金有真肩膀,把自己的工具一一摆好。

  金有真沉默了一会儿,对着镜子里的权姐开口解释说:“没有啦姐姐,现在在新媒公司做策划,临时来顶一下模特的班而已。”

  “以后会的。”权姐笑道。

  金有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抬眼去看权姐。

  “没什么,以后你就知道了。”镜子里的权姐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只要有重新好好生活就好。”权姐笑道,一只手扳住金有真的脸开始上妆,“当初我最心疼你跟吴熙俊,那小家伙台上台下两个样,惯叫人心疼的,好歹是遇见了你们这群哥哥还宠着他——听说他合约到期了没再续约,你们还有联系吗?”

  “很久没联系了,昨天才又聊了几句。”

  “这小子也真够急的。”闻言权姐一副了然的模样,眼角带着点笑意:“等会能帮姐姐个忙吗?”

  金有真笑了:“哪敢不从啊,你说吧。”

  “等会你拍摄休息的时候,帮姐去楼下那个便利店买瓶咖啡。”

  “行。”

  虽然好奇,但是他也没问为什么要瓶装咖啡。

  “行了小帅哥,可以换衣服拍摄了。”权姐收手仔细端详着金有真的脸,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是帅啊,比之前帅得更有味道了。”

  金有真看了看画了自己久违的化了妆的样子,找到了一丝过去的感觉,也没那么发怵等会被拍来拍去的了。

  换好衣服跟着场记到了棚里,还没踏进场地就被刺目的白光晃得一晃神。

  拍出道预告照片的时候也是这样,全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快门一声声压实了当初悸动不平的紧张。

  金有真深呼吸让自己沉静下来,走到了相机前。

  拍摄很顺利,就连摄影师也忍不住感慨艺人果然就是艺人。

  金有真只是抿着嘴笑,袖子里的手指不自觉蜷起。

  拍完一组选图的时候负责人安排他休息,想起权姐的嘱托,金有真裹上大衣去了趟便利店。

  “电解质水,电解质水……”吴熙俊嘴里嘟囔着,目光从一排排货架上快速扫过,“哦!找到了!”说着,蹲下身子在货架最下面一排拿了一瓶。

  站起身来隔着货架看到对面的男人时吴熙俊愣住了,就这么愣愣地看着带着妆,明眸朱唇的男人蹙着眉在找着什么,忍不住微抿的双唇昭显着他的茫然。

  好帅,怎么这么多年还能帅得怎么超过啊。

  早上还已读不回的男人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个追一个逃了这些年,最终的再次相遇却戏剧化地像命运排下的剧本。

  “有真moji ——”吴熙俊脸上绽开一朵大大的笑容,明媚得不可思议。

  货架那面的金有真闻声眼里闪过两簇不安的茫然,抬眼间目光猝然与吴熙俊亮晶晶的双眸相撞。

  金有真大脑一片空白,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吴熙俊就抱着东西绕到了他身边:“怎么样,昨晚上梦到我没有?”

  见面了。

  这样面对面交流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吴熙俊开口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沉睡了许久的熟悉又重新被唤醒,就像本来就该这样一样。

  有真moji。

  有真moji最棒啦,棒棒!

  有真moji,能不能不走?

  ……

  不能。

  ……

  当初没等到回音的问题的答案此刻鲜活起来,晦涩的记忆直到见到吴熙俊这一刻重新渲染上一层薄薄的色彩,脆弱得像摆在展台上折着炫目光彩的玻璃制品,不敢呼吸,就怕吐出的热气打破了它。

  金有真脸上的惊愕转瞬即逝:“你,你……咳咳咳”话还没说明白就不小心噎了口气咳了起来。

  吴熙俊一只手抱着东西,另一只手飞快地抚上他的后背给他顺气,只是指尖还没来低级碰到他的衣服,就被金有真摆着手躲开了。

  金有真皱着眉咳了大半天,从货架上拿了瓶咖啡,抬眼看向吴熙俊。

  吴熙俊了然,笑眯眯地抱着自己的饮料去结账。

  金有真也拎着咖啡跟在他身后,趁结账的时候他才来得及好好看看吴熙俊。

  他从金智勋那里得知吴熙俊后来就开始健身了,说是因为总是气不够长唱不上去他的高音部分所以要好好练练。

  看来很有成效啊。

  记忆里总喜欢粘着他撒娇只有偶尔才会闪现几丝强势的小忙内,现在笔挺地站在他面前,隔着衣服也能看得出几分漂亮的肌肉轮廓。

  看看吴熙俊的细腰宽背,再想想自己,金有真有些不忿,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背:“熙俊哪,哥问你个事儿。”

  “内!”吴熙俊看上去很高兴,扭着头看着金有真笑,眼里满是亮晶晶的惊喜。

  “你实话实话,哥……哥是不是胖了很多?”

  “内?”吴熙俊错愕,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不是啊?”金有真有些不好意思,催促道,“是不是胖了很多?”

  

顾淼

捡手机版妈妈他说他爱我(3)

  应该是完结篇了,不是的话下次再说,文笔差,因为实在圆不了所以把第一章改了,就当knk在平行世界里一直是六人团且有真一直在吧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应该是完结篇了,不是的话下次再说,文笔差,因为实在圆不了所以把第一章改了,就当knk在平行世界里一直是六人团且有真一直在吧

  





  

   

顾淼

妈妈他说他爱我(2)

  但这件事想不起来也只是少个手机的事,我也没再纠结了,不过倒也很怪,按理说休假都被取消的话这种大事竟也没有一篇报道也关于此的

  不过没关系,目前就纯属啥事都不往心里搁,重点攻克怎么放下金有真这个选题,我突然想到了买完手机后东九哥拉我进的那个群“腿之五gay”,群主不愧是朴承俊,取名大神啊(聊天内容就捡手机文学了吧)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踢了几场,我球是一个都...

  但这件事想不起来也只是少个手机的事,我也没再纠结了,不过倒也很怪,按理说休假都被取消的话这种大事竟也没有一篇报道也关于此的

  不过没关系,目前就纯属啥事都不往心里搁,重点攻克怎么放下金有真这个选题,我突然想到了买完手机后东九哥拉我进的那个群“腿之五gay”,群主不愧是朴承俊,取名大神啊(聊天内容就捡手机文学了吧)

        踢了几场,我球是一个都没进,郑因成却是噌噌地进,“哥,怎么打鸡血了”他只是笑着看向场外并没有回答,“泡菜怎么来了?他不是不爱踢球嘛?!(私设)”,金智勋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贴贴怪,但今天他竟然没有贴我反而一直离多尼很近又不贴,眼神还跟黏在多尼身上了一样,不对劲

  我借口尿急让泡菜陪我上厕所才好不容易拉走了他,“呀,金智勋”“呀,吴熙俊”嗯,人还是那个人,“金智勋″我一边说一边把200转了回去,“那个1是不是郑因成”看着他猛然爆红的耳根,我就知道我猜对了,“咱泡菜长大了”我摸着他的头感概,“阿西,你是忙内诶😩”“帮你追怎么样,反正他弯的”我冲他挑了个眉

  我本想去找郑因成,但他旁边的身影却莫名眼熟,阿西,金有真,不带他玩生气了?我本意不想凑热闹,…但是该死的恋爱脑金智勋,他走过去找郑因成了,随便他怎么想我不知道,但他的微信要躺在我的黑名单里我确定。

  为了减轻一点尴尬,我正打算开口唤他脑中却跳出了金智勋和郑因成的两个方案,6,极限二选一,玩的就是心跳。我朝金有真身上扑“有真moji”,本来以为他会闪开没想到他直接抱住了,我慌张地从他身上下来,生怕他听见我如同擂鼓一般的心跳声,“有真哥″差点把自己绐玩没了

  “熙俊xi,吃早饭了吗?”这算是大哥的例行关心吧?!我不管,就是。“内”,金智勋冲着我来了个wink,他绝对要搞事,“有真哥今天跟着熙俊一起好吗?好吗?”6,这哥们倒撒娇起来了

  金有真一看就是抵挡不住撒娇的人,“好,那我今天就这样定下来吧”,我默默瞪了金智勋一眼,泡菜你给我等着,我实在忍不了尴尬,找了个借口暂时逃离现场


  “有真moji,怎么去啊?”金有真带我来到一辆电瓶车面前,“有真moji,你确定吗?”我的表情瞬间石化,“熙俊xi咱俩的车都太明显了,还是坐这个吧”挺贴心的就是有点闹心。毕竟还剩十多分钟迟到,目前已是寒冬

  “哥,我载你吧”我全然已经视死如归了,就想求个痛快,我快速把头盔扣上,他帮我调节了一下头盔。他一戴好头盔,我就狂踩油门上路,他的手搭在我腰上,整个人还因为惯性贴在我身上,我的心脏又开始了擂鼓般的动静

  但这个寒风真的冷的我想死,救命栓Q了,到咖啡厅门外时,我整个人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笑死,本来的目的似乎是找个男朋友来着,算了随缘,站在门口缓了一会后我推开门一眼瞄到了朴承俊

  嚯,承俊哥撩的小帅哥真的很好看,偷拍了一张

       说实话,没对金有真一见钟情之前我喜欢的全是这种类型的 ,emm…还是要对承俊哥好点,不去撩这个小帅哥了

  我穿梭在人群中寻找符合口味的帅哥,有倒是有一个,但李东源看起来对他很感兴趣(离谱的拉郎),一般规矩先下手为强,三分钟后,我emo了,那孩子叫金钟亨02年的,他看上了李东源…

  有点涉及智因和9377就打了tag

  

顾淼

妈妈他说他爱我(1)

  喜有,很多私设,私设六人团,第一人称喜的视角,有点流水账,

  每次看到有真哥对团内热烈的shipship抗拒地像是要厥过去了感到好笑,至于原因也许是直男与给子们格格不入吧

  其实我对团内这个gay的占比还是充满了b数的。毕竟我们啃出道那天聚餐喝酒,喝上头了我带头承认性取向,本来还以为成员们会恐同(毕竟平时一个比一个直男),结果承俊hiong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我也是,好巧啊”一个接一个的附和声确实有点吓到我了。到最后成员们直接盯着唯一不发声的有真moji看,现在想起来倒还有种逼良为娼的罪恶感

  他肯定不是gay啊,一眼铁直,看着他这样我也知道2年的暗恋也算无疾而终了,那天基本是...

  喜有,很多私设,私设六人团,第一人称喜的视角,有点流水账,

  每次看到有真哥对团内热烈的shipship抗拒地像是要厥过去了感到好笑,至于原因也许是直男与给子们格格不入吧

  其实我对团内这个gay的占比还是充满了b数的。毕竟我们啃出道那天聚餐喝酒,喝上头了我带头承认性取向,本来还以为成员们会恐同(毕竟平时一个比一个直男),结果承俊hiong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我也是,好巧啊”一个接一个的附和声确实有点吓到我了。到最后成员们直接盯着唯一不发声的有真moji看,现在想起来倒还有种逼良为娼的罪恶感

  他肯定不是gay啊,一眼铁直,看着他这样我也知道2年的暗恋也算无疾而终了,那天基本是我十九年以来喝的最醉的一次了。只不过睡觉前看见某人要背我回家呢,有真moji真的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

  宿醉醒来后头就像要炸裂一般地疼,昏尼用一种极其贵妇的姿势倚在我旁边,“呦罗本,我们忙内醒了”,一瞬间我感觉四束目光直直地向我投来,虽说是宿醉但也没到断片的程度但对于这过于炽热的目光,我抱着脑袋嚎想要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我们昨天喝了多少啊?头疼得要死。”因多尼围过来摸摸我脑袋,这一刻让我相信人间还是有真情。“Wuli忙内啊,你记得昨天说了什么的吧?”昏尼一下子逼近我,手上还拿着不知道从哪儿捣鼓出来的台灯对着我,活脱脱就是一个大型的审问犯人现场

  “内”我还是极不情愿地承认了,毕竟这也是动用了几个傻哥哥的脑子,李东源忽地凑近,“Wuli忙内真的长大了,有事都不告诉哥哥们了。”那哀怨的眼神简直恶心得胳膊上都冒鸡皮疙瘩了,“东九哥,没有,昨天不都公开出柜了”四人围着我坐,“所以…你是不是喜欢大哥?”四人竟异口同声地问出了这个问题,我陷入了沉思:这还不够明显吗?“内”“6,我就说嘛这小子”“他这心思再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我真无语“呦罗本,我还在这呢。”,

  “有真hiong呢?”我仔细斟酌了用词才出口,毕竟平时在队里的表现再加昨晚的当众出柜也就跟公开表白有真哥没什么区别了,我在周围摸了一圈“呦罗本我手机怎么也丢了?”

  “emm…熙俊xi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比如大哥背你回来的路上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呢?”多尼的表情像是一言难尽,看他这表情我敢肯定那绝对不算一件好事,“熙俊xi断片了吗?”“好像是”我对这件事不感兴趣,毕竟昨天晚上还想中止这段暗恋,只能开始回避且不关心他的事来戒断

  金有真突然推门进来,大家都慌了一下,略带尴尬地朝着他笑笑“有真hiong”“有真m”当我意识到我脱口而出的称呼在这种情况下显得不太合适,“有真hiong”

  “社长说这次的休假取消,别伤心孩子们,过几天我带你们出去吃东西”他好像有意地看了我一眼,我转过头去不想和他对视

  自那之后,金有真比练习生时期更加抗拒队友们的肢体接触了,可能是一个直男对给子们的排斥,好笑的就是一个直男在我们团倒也成了性少数。

  取消休假后聚餐喝酒莫名成了我们啃的一大传统,只是我好像再也没喝到出柜时那么醉,我趴在有真哥的后背上是能回忆起来的最后一个片段

  

  

  

  

  

三千里路.
为 # 喜有/# 有喜共产出...

        为 # 喜有/# 有喜共产出24万余字

  有喜​单人24h产出企划『城南明月』

​       长篇连载《戒断反应》《Air Lovers》《镜像爱人》《行星季风》

  

  22年感谢遇见KNK,感谢遇见金有真和吴熙俊,我的两个宝贝,新年新愿望是喜有美帝hhhhh!希望不管是KNK,还是已经不在团里的各位都能万事顺意,心想事成,事业恒通。

  爱你们,爱他们❤️❤️

        为 # 喜有/# 有喜共产出24万余字

  有喜​单人24h产出企划『城南明月』

​       长篇连载《戒断反应》《Air Lovers》《镜像爱人》《行星季风》

  

  22年感谢遇见KNK,感谢遇见金有真和吴熙俊,我的两个宝贝,新年新愿望是喜有美帝hhhhh!希望不管是KNK,还是已经不在团里的各位都能万事顺意,心想事成,事业恒通。

  爱你们,爱他们❤️❤️

阿荤

《一天一个宠哥小技巧》

-- 也可能是两个

《一天一个宠哥小技巧》

-- 也可能是两个

阿荤

真尼:各位,熙俊尼可以做十个的(自信满满)

喜喜:(马上)嘿,哈,嘿,哈

  

这个语气,些许自豪,些许炫耀啊嘤~不管了你说能做那肯定是能做(*¯︶¯*)

  

  

cr logo

真尼:各位,熙俊尼可以做十个的(自信满满)

喜喜:(马上)嘿,哈,嘿,哈

  

这个语气,些许自豪,些许炫耀啊嘤~不管了你说能做那肯定是能做(*¯︶¯*)

  

  

cr logo

阿荤

温柔灯光,安静气息,两根形状相似的汤匙靠近的话会相吸,也或者相反就是心动的理由。

  

  

晚安我的宝贝们

温柔灯光,安静气息,两根形状相似的汤匙靠近的话会相吸,也或者相反就是心动的理由。

  

  

晚安我的宝贝们

阿荤

#今天的关键是肘关节和小臂##拽衣袖##不完全汇总#重点过多##突然get整理合集的趣味##肢体语言##真尼tag风#

  

傲娇人偶靠耐心还有磨炼才可以从橱窗里抓出来变成你的哦

#今天的关键是肘关节和小臂##拽衣袖##不完全汇总#重点过多##突然get整理合集的趣味##肢体语言##真尼tag风#

  

傲娇人偶靠耐心还有磨炼才可以从橱窗里抓出来变成你的哦

阿荤
他们之间总是巧合反而更有命定的...

他们之间总是巧合反而更有命定的味道不是吗?

他们之间总是巧合反而更有命定的味道不是吗?

阿荤

拿起来鸡腿咬了一口,然后想起来有叽磨叽还在工作,就给把这只鸡腿送到嘴边去嘤嘤

yummy yummy~


拿起来鸡腿咬了一口,然后想起来有叽磨叽还在工作,就给把这只鸡腿送到嘴边去嘤嘤

yummy yummy~


阿荤

两个捣蛋鬼又开始咯

一个笑话多尼无法脱稿的斜视

一个直接simulation 

配合度biubiu ~


今天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天

两个捣蛋鬼又开始咯

一个笑话多尼无法脱稿的斜视

一个直接simulation 

配合度biubiu ~


今天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天

阿荤

牵手的契机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及若无其事啦啦啦

牵手的契机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及若无其事啦啦啦

阿荤

这次突然盯着看了多久呢,一个动图稍微有点放不下的程度

这次突然盯着看了多久呢,一个动图稍微有点放不下的程度

阿荤

1,2,3,4,5,6


喜欢哪个姿势,选一个

1,2,3,4,5,6



喜欢哪个姿势,选一个

阿荤

喜喜背真尼总是青筋暴起也想背,咬紧牙关也想背,膝盖着地也想背😭

喜喜背真尼总是青筋暴起也想背,咬紧牙关也想背,膝盖着地也想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