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喜欢朱一龙爱上朱一龙

16403浏览    836参与
居老师家的包包
茫茫人海中,我认你认得清清楚楚

茫茫人海中,我认你认得清清楚楚

茫茫人海中,我认你认得清清楚楚

居老师家的包包
我第一眼以为龙哥手心里捧着🤲...

我第一眼以为龙哥手心里捧着🤲小笼包😂😂

我第一眼以为龙哥手心里捧着🤲小笼包😂😂

居老师家的包包

发放2021年朱一龙先生的成绩单🥰🥰

发放2021年朱一龙先生的成绩单🥰🥰

居老师家的包包
突然想起一张图,去了虚化(虽然...

突然想起一张图,去了虚化(虽然还是模糊)

突然想起一张图,去了虚化(虽然还是模糊)

居老师家的包包

期待今年春晚上的龙哥😍😍

期待今年春晚上的龙哥😍😍

居老师家的包包
大多数时候其实没有什么不同,走...

大多数时候其实没有什么不同,走入镜头之后,我只是展示自己的不同面貌,或者跟要扮演的角色结合在一起,或者跟当时的场景结合在一起。这个镜头的“外”,也许是那个镜头的“内”,很像上一分钟的我对比下一分钟的我。——朱一龙

大多数时候其实没有什么不同,走入镜头之后,我只是展示自己的不同面貌,或者跟要扮演的角色结合在一起,或者跟当时的场景结合在一起。这个镜头的“外”,也许是那个镜头的“内”,很像上一分钟的我对比下一分钟的我。——朱一龙

1988听雪416

零号守卫者2

又只是一个笼中之笼,每一次觉醒都只是残酷的幻觉,被永恒囚禁在自身的错觉中,就像那虚假的梦中之梦。 ​

        一鸣是人类最后一颗大脑。

        最后的希望

他原本的样子

不重要了

作为一个研究对象

这是完美的试验品

脑内住着一个病人

他是一个完整的人时候

他在精神病院住了好久

他反复做着一个梦

这个梦只属于他

陈一鸣的梦

世界崩塌

地球毁灭

化作尘埃

而陈一鸣的梦还在。...

又只是一个笼中之笼,每一次觉醒都只是残酷的幻觉,被永恒囚禁在自身的错觉中,就像那虚假的梦中之梦。 ​

        一鸣是人类最后一颗大脑。

        最后的希望

他原本的样子

不重要了

作为一个研究对象

这是完美的试验品

脑内住着一个病人

他是一个完整的人时候

他在精神病院住了好久

他反复做着一个梦

这个梦只属于他

陈一鸣的梦

世界崩塌

地球毁灭

化作尘埃

而陈一鸣的梦还在。

夜尊狂笑着,他的实验对象。他爱上了。

孤独的人类

只有一颗大脑

夜尊记着小时候他爱过一个叫沈巍的人

他们说这是你的哥哥

你们是兄弟。

可是夜尊爱沈巍

时间太久了

夜尊是唯一一个有生命特征的生物

他不是人

不是神

更不是外星人

也不是上帝

如来佛祖

什么都不是

只是一个执念吧

对爱的执念

他和他唯一的宝贝儿

陈一鸣的永远在一起

他化作一个个梦里的人

出现在陈一鸣的梦世界里

谁也分不开谁

谁都想杀死谁

宇宙的尽头

是无尽的纠缠

爱是无解之题

守护者零号

他是故事的观望者

零号先生

他没有爱

爱是什么呢?

站在宇宙中

千星坠落

划着绚丽的轨道

从他身边路过

每一个星星

都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今晚无眠

晚安

可是我睡不着

晚安

我失眠了

陈一鸣在漆黑的夜里醒来

四壁沾满青苔

腐臭

他睡了多久?做过什么样的梦

不记得了

上班了。电话铃响起来。。。。。。(终结)

       








居老师家的包包
龙哥大胆向前走😜包包永相随?...

龙哥大胆向前走😜包包永相随🤣

龙哥大胆向前走😜包包永相随🤣

1988听雪416

爱你爱到杀死你

徐立文顶瞧不上林楠笙,当我家教吗?这么年轻?看着人也是笨笨的,呆杵在那儿,让人想笑。不过生的倒是俊俏。起码比上一个母夜叉好,好看。好玩。

       徐先生是个崇尚新派的人物,早年也是去日本留得学,娶了一个日本的美人当了太太。可惜的是,在立文六岁时,得了肺病死了。他一个人在日本带着孩子也是辛苦,就听从父母的安排回到上海,接手家族实业,也没有再娶,就带着立文这样生活了十年 。

       徐立文17岁。他似乎是把自己封闭在另一个世界里一样。...

徐立文顶瞧不上林楠笙,当我家教吗?这么年轻?看着人也是笨笨的,呆杵在那儿,让人想笑。不过生的倒是俊俏。起码比上一个母夜叉好,好看。好玩。

       徐先生是个崇尚新派的人物,早年也是去日本留得学,娶了一个日本的美人当了太太。可惜的是,在立文六岁时,得了肺病死了。他一个人在日本带着孩子也是辛苦,就听从父母的安排回到上海,接手家族实业,也没有再娶,就带着立文这样生活了十年 。

       徐立文17岁。他似乎是把自己封闭在另一个世界里一样。不怎么说话。也没有朋友。他喜欢看书。喜欢写诗。可从来不会念出来。他的孤僻是冰封的花,不想盛开,拒绝绽放。

      “立文,这个是给你请的第二十个老师了。我是一见到小林就有种他就是你最好的老师的感觉。”  徐先生有些讨好的打着圆场。立文还是没说话,只是冷冷看着林楠笙,他可真好看。衣服的第一个扣子掉了,看着是不知洗了多少遍的白色衬衣。衣领倒是熨的服帖。人是干干净净清清瘦瘦,眼睛低垂着,浓密的睫毛挂着雾气,“你好,同学。我叫林楠笙。以后我会是你的私教。”说着伸出手来,手就在半空中悬着,没有得到回应。林楠笙想要撤回手时,他被一把握住。使劲捏了一下,“我是徐立文。”  

        徐先生的货在香港出了一些问题,他要立马动身去香港处理 就拉过林楠笙说,“小林啊,叔叔去香港办些事情,这段时间你留这边帮我看着立文,要过年了,家里这几个佣人们也是要回家去过的。实在没人,你也可以把你妈妈哥哥叫过来 人多也是热闹啊。”  “不用接他们过来的,谢谢徐先生,我会陪着小文”。徐立文头也不抬的说,“谁要管。我想自己在家呢。”林楠笙笑着回“徐先生放心,小文最是听我的话了。”徐立文翻了一下大白眼,把书盖在脸上,再不看林楠笙一眼。心里确实雀跃欢喜,这下子,我就能好好作弄小林子了。呵呵。。。

         年28那天,徐立文和林楠笙两个人一起单独生活了6天。天天鸡飞狗跳的慌乱的过。一个少爷加上一个书生,半斤八两吧。倒是无拘无束快乐逍遥。“小林子,我爹去香港处理事物什么时候回来啊!?”“小林子,我要吃苹果。”“小林子,我想吃肉了。”林楠笙耳边全是徐立文絮絮叨叨的声音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雀儿。他却及喜欢这样的小文。晚上,小文会钻进他的被窝里,紧紧抱着他入睡。苹果一样红噗噗的小脸儿枕在他的胳膊上,睡的很熟。会流口水,会磨牙。还会放屁。可是他还是抱着这个小小的人儿。他喜欢他。从看到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过大年的日子,徐立文说,“唉,我想吃饺子了。”  “我不会包饺子啊,不然出去吃吧。”“小林子,你真笨,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还真没见过猪跑”两人正在说说笑笑,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开门!开门了!林楠笙立刻压低声音对徐立文说,“小文,有点不对劲,你去徐先生预先说的那间密室里,没有我去找你,就不要出来。”徐立文有点怕了,什么事啊?他不想自己去躲着。林楠笙温柔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乖,听话。”待安排好小文后,他去开开大门。门外站在一群日本人,为首的一名军官,看上去是温雅的人。他用很是熟练的中国话说,“你好!我们找徐立文,我是立文的舅舅。他父亲在香港病逝了,我要带着这孩子去日本。毕竟,我是他唯一的亲人了。”林楠笙惊愕的看着这个人,他说徐先生病逝?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个人是谁?徐先生现在是怎样的情况?他不知道,他只是知道,小文有危险!这个人不是他这副文雅的样子,这是一张画皮,里面住着一个鬼!

1988听雪416
#朱一龙TMagazineCh...

#朱一龙TMagazineChina1月刊#

下一秒

狼人


苏醒了


撕裂

咬碎

吸干

嚼烂


支离破碎


残食


细骨


这一切

他只能忍耐着

爆发

一触即发


#朱一龙TMagazineChina1月刊#

下一秒

狼人


苏醒了


撕裂

咬碎

吸干

嚼烂


支离破碎


残食


细骨


这一切

他只能忍耐着

爆发

一触即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