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决战次时代

18.6万浏览    695参与
大福不软糯

【喜美】草莓冰淇淋

 /主次时代背景,穿插过去回忆

 /结尾是大喜直接回到十五年后


    阿美喜欢吃冰淇淋。


    尤其是草莓味的。...


 /主次时代背景,穿插过去回忆

 /结尾是大喜直接回到十五年后

    

    

    

    

    

    

    阿美喜欢吃冰淇淋。

    

    尤其是草莓味的。

    

    幼时,在闲暇时分,几人总喜欢头顶滚热的烈日,成群结队地去冰淇淋铺子前挤挤挨挨抢号般,争前恐后地喊出自己想要的口味。

    

    阿美个子小,甜糯的嗓音在男生天然的高声重音前不占丝毫优势。

    

    她时常在推推搡搡间被挤出队伍,然后眼睁睁看着伙伴们人手一支凉爽丝滑的冰淇淋心满意足地往回走,而自己除了一身黏腻的汗水之外,什么也没捞着。

    

    她叹了口气,抬手打算擦拭额间渗出的汗珠,一支在雪白奶油上铺着甜蜜草莓果酱的冰淇淋不期然映入她的眼帘。

    

    紧接着,头顶上方传来熟悉的满是狡黠的独属于男孩子的干净嗓音,“美羊羊,你喜欢草莓味的,对吧?”

    

    说着,男孩子伸出手,用在炎热的夏季依然干燥的指腹替她轻轻拭去额间细密的汗水。

    

    明明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男孩子的眼神却很专注。个子比她高半个脑袋,呼吸间吐出的温热气息若有若无地拂过她娇嫩敏感的肌肤。

    

    心跳突然加快,鼓噪得厉害。

    

    头顶的炎热愈发滚烫,连呼吸的空位都显得逼仄起来。

    

    阿美飞快接过男孩子手中的冰淇淋,不动神色退后一步,微笑,“谢谢喜羊羊。”

    

    怕太凉,阿美小小咬一口铺着最多草莓酱的冰淇淋尖。香甜柔滑的奶油化在舌尖,一凉意自神经末梢传递至大脑皮层,她不由地打了个颤,却也恰到好处地抚平了她心底涌动的躁意。

    

    男孩子没有觉察出她微妙的情绪变化,他双手交叠放在后脑,笑眯眯道:“我们慢慢走过去吧。”

    

    “嗯。”

    

    夏季的冰淇淋总是放不久的,没过多时它就有了融化的迹象。

    

    阿美的确喜欢草莓冰淇淋,但是此刻,她却没有心思去舔舐打蔫了脆皮黏腻着指缝的奶油。

    

    她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了男孩初现挺拔的身影。

    

    “美羊羊,再不吃完冰淇淋就要融化了。”

    

    男孩偶尔回头瞥见女孩微微发怔的眼神,含笑提醒道。

    

    阿美醒神,动作机械地舔了口冰淇淋。融化了的奶油与草莓果酱混杂在一起,失去了原来清甜的味道。

    

    但是阿美觉得,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草莓冰淇淋。

    

    融化了也没关系,只希望这条回去的路能够再长些。

    

    

    

    

    

    

    

    “你找了他多久?”

    “十五年。”

    “已经找了十五年了,你还要再继续吗?”

    “都已经找了十五年了,再找一个‘十五年’也无妨。”

    “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因为……”

    

    

    

    

    

    

    

    身后是漫天的火光,是滚滚的硝烟。

    

    阿美站在一个伤员面前,递过去一张照片。

    

    “谢谢接受采访,请问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呢?”

    

    照片拍的是一个男孩子扣篮的瞬间,光与影均匀地撒在他的身上,点亮了少年意气风发的眉眼。

    

    那人只匆匆扫了照片一眼,旋即摇摇头。

    

    阿美没有过多意外,回复的语调也是分外平静,“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失望了太多次,情绪是近乎麻木的平和,激不起一点波澜。

    

    茫然地环顾四周一张张陌生的、仓皇的、受伤的脸,一股浓重的疲惫感忽然席卷心头,四肢一阵发软,似乎再也支撑不住躯壳,轰地,她坐在地上。

    

    阿美捂着脸。

    

    她的眼睛干干的,流不出一滴泪,唯有嘴角在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明明自己早已不是过去那个遇事只会软弱哭泣的美羊羊了。

    

    在他失踪的十五年里,她慢慢地长大,为了寻获他们的音信,她踏上记者之路。

    

    这是一条注定不会简单,充满坎坷的崎岖之路。她多次跌倒,多次身染污泥,也曾哭泣,曾想过放弃。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拿出那张细心保存的照片,凝视着男孩子干净自信的脸庞,她最终还是会擦干眼泪,一次又一次站起来,学着像他一样去观察,去思考,把自己活成他曾经守护着自己的样子。

    

    他是她的勇气来源。

    

    阿美深吸一口气,感觉全身的细胞逐渐复苏过来。

    

    她挪开放在脸上的手,阳光重新照到她的脸上。光芒有些刺目,她不禁微微眯眼。

    

    “姐姐。”

    

    一声怯懦的呼唤令她睁开眼,低下头。

    

    她看到了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她的手里举着一支已经有些融化了的草莓果酱冰淇淋。

    

    “姐姐,这是妈妈让我给你的,谢谢你为我们带来了医生。”

    

    阿美虽然是记者,但是她每到一处战场都会带上医护团队。

    

    从小女孩手中接过冰淇淋,一如既往舔去冰淇淋尖。

    

    突然,眼泪簌簌划过她的脸庞。

    

    “姐姐,你怎么哭了,是冰淇淋不好吃吗?”小女孩神情慌张。

    

    “不,很好吃,谢谢你。”阿美匆忙擦去泪水,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

    

    “那姐姐为什么哭呢?”

    

    “可能是姐姐太久没有吃冰淇淋了吧。”

    

    冰淇淋融化的味道,令她想起了那个夏日的午后。

    

    男孩子清澈的双眼,飞扬的笑容,和他身上传来的清新干净的味道。

    

    阿美站起来,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眼神重新变得坚定。

    

    只要他还活着,天涯海角,凡是能踏足的地方,她都要去找他。

    

    找到他,带他回家。

    

    然后,把藏在心底的那句“喜欢”说给他听。

    

    

    

    

    

    

    喜羊羊从来没想过“穿越时空”这件事会砸在自己身上。

    

    一觉醒来,同伴们都已经长大成人,唯有自己还是昔日的模样。

    

    如果说沸羊羊和懒羊羊的变化使他觉得惊喜,那么美羊羊的转变则是让他五味杂陈。

    

    自己记忆里装的还是那个柔弱爱娇的小女孩,一眨眼,她不仅身姿五官变得窈窕明媚,性格也是细致坚韧。

    

    明明是熟悉的人,却有了陌生感。

    

    在为她感到自豪的同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徘徊心底,挥之不去。

    

    曾经,是他一次次站在女孩子的面前,替她抵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危机。

    

    而现在,是她毅然将他护在身后,可如今,他却成了她的累赘。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女孩除却第一次相见时的情动落泪。后来的几次会面,虽然她看他的眸光是柔和的,眼里却失去了昔日的羞涩与热度。

    

    她在透过他去描摹一个本该与他们并肩成长十五年的人。

    

    她需要的是一个经历光阴打磨和淘洗后的喜羊羊,而不是他。

    

    在发现这一点后,他觉得自己在嫉妒。

    

    嫉妒一个本该出现在这个时空,阴差阳错让他闯入替代的那个人。

    

    在击败钢笔怪后和她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喜羊羊想回去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

    

    是那一份早就留存于心底的悸动萌发出了芽。

    

    他要回到过去,在正确的时间,光明正大地站在女孩身边,与她并肩。

    

    

    

    盛开的花田里怒放着各形各色的鲜花,清风拂过,鲜艳明媚的花朵颤颤巍巍柔曼舒展,簇拥着女孩袅娜娉婷的身姿。

    

    女孩手握洒水壶,正在专心致志浇水。太阳帽遮住了姣好的面容,一眼望去,只可以看到她弧线完满的下巴。

    

    有人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动作小心地分开花枝,缓慢挪步,在距离女孩只有方寸距离之后,停步驻足。

    

    “阿美。”

    

    一道低沉醇厚的嗓音突然飘入她的耳中。

    

    阿美浇水的手一顿,循着声音的来源猛然抬头,一眨不眨地盯着来人,连水壶从手中脱落都没有发现。

    

    等到细细的水流浸润了两人脚下的泥土,让她觉出一阵湿意,她才如梦初醒般抬起脚步,一步一步奔向这个消失了十五年,让她魂牵梦萦了十五年的心上人。

    

    泪水抑制不住地从眼眶滑落,却又被高高抛起,散在了风中。

    

    她扑入他单手敞开的怀抱里,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哽咽道:“我等了你十五年。”

    

    “你终于回来了。”

    

    阿喜低头,耐心拭去女孩眼角不断分泌的泪水,等到她终于止住了哭泣,轻笑一声,用沾湿了的指腹碰了碰她的鼻尖。

    

    “不哭了?”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我保证,今后不会再离开了。”

    

    “那你怎么证明?”

    

    感受到阿喜语气中的包容和轻哄,阿美像是重新有了依靠,声音竟是前所未有的轻快,尾音还带着小卷,甜甜糯糯,宛如撒了糖霜。

    

    这种声音在小时候是甜软可爱,如今她已经蜕变成窈窕的女性,听在阿喜的耳中,就好像她在撒娇一般。

    

    阿喜伸出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递到阿美的面前。

    

    是一支草莓冰淇淋。

    

    大概是一路走来路途颠簸,冰淇淋的造型有些歪斜,但是那一层草莓酱却铺得均匀,看着分外诱人。

    

    阿美愣了一下,“这是你说的保证?一支冰淇淋?”

    

    阿美摸不清阿喜这是什么意思,但也从善如流打算从他手中接过。

    

    阿喜却避开她伸来的手,当着她的面,含去冰淇淋的尖儿,眉眼飞扬,眼中是和从前如出一辙的狡黠光芒。

    

    “你……”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掺杂奶油的香甜和草莓果酱甜蜜味道的吻搅浑了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他离开她的唇,跟她额头相抵,眸光深沉。

    

    两人的呼吸相贴,阿美粉嫩的唇无意识微张,平复着呼吸。

    

    他的嗓音低低,语气中溢满了认真,他说:“美羊羊,我喜欢你。”

    

    “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阿美呼吸一滞,嘴唇微抿,与他静静对视。

    

    纵然两人近在咫尺,阿喜看着那张一点点向自己靠近面容,似觉相隔天涯。

    

    她的唇蜻蜓点水般拂过他的唇,留下含着花香和笑意的答复。

    

    “好啊。”

    

    “另外,我也想告诉你。”

    

    十五年里,一直都想告诉你的一件事。

    

    “喜羊羊,我喜欢你。”

    

    

    

    

    

    

    

    

    

    

    

    

    

    

    

    

    

    

    

    

    

    

    

    

    

    

    

    

    

    


咕咕夕

一个不会写的脑洞2

《决战次时代的if线:喜灰机械化》


决战我:是一个以前想写,现在不会写的脑洞,有点俗套的剧情,大家看看图个乐,如果有人想写也可以用,应该是没人写的。


故事是这样的:T博士和喜灰穿到了15年后,象星石爆炸使喜灰昏迷。T博士看着昏迷的喜灰,之前也是他们两个阻碍了父亲的计划,上次妨碍他拿到篮球赛的愿望,这次又阻止他拿象星石,真是碍事,正好他们昏迷了,可以将他们机械化替他做事。 

然后射出两道光线,召唤机器人手下,将已经机械化的羊狼带回他的基地,消除了他们的记忆,给喜儿取名椰果,给灰叔取名焦糖。接寒天篇后,椰果出现,发生了一系列的事后,喜儿被长大后的冰冰羊唤醒记忆,但他的机械化...

《决战次时代的if线:喜灰机械化》


决战我:是一个以前想写,现在不会写的脑洞,有点俗套的剧情,大家看看图个乐,如果有人想写也可以用,应该是没人写的。


故事是这样的:T博士和喜灰穿到了15年后,象星石爆炸使喜灰昏迷。T博士看着昏迷的喜灰,之前也是他们两个阻碍了父亲的计划,上次妨碍他拿到篮球赛的愿望,这次又阻止他拿象星石,真是碍事,正好他们昏迷了,可以将他们机械化替他做事。 

然后射出两道光线,召唤机器人手下,将已经机械化的羊狼带回他的基地,消除了他们的记忆,给喜儿取名椰果,给灰叔取名焦糖。接寒天篇后,椰果出现,发生了一系列的事后,喜儿被长大后的冰冰羊唤醒记忆,但他的机械化没有解除,找到喜儿后,冰冰羊联系上还在太空找喜儿的父母,告知此事后,智丽夫妇和村长研究怎么解除喜儿的机械化,中间喜儿看到了长大后的妹妹和大家,下定决心一定要阻止T博士的计划,

接步雷和奥力篇,焦糖出现,想要解决背叛T博士的喜儿,长大后的小灰灰挡在喜儿面前,使他停手了,正好这段时间在外面找灰叔的红姨回来了,在妻儿努力下,灰叔想起来了,后面美叛变拿走卡片,众人去T博士基地反被困,倩帮大家逃出来,拿到完整象星石的T博士准备将全世界机械化,与此同时结合村长,智和倩的研究,解除机械化的解药研发成功,喜灰恢复,大家准备和T博士决战,解除了所有人的机械化,T博士失败,被清空数据后化身炸弹,想要毁灭世界,结果,被打上天空化为烟花(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离谱,因为柯学,想到剧场版有一部柯南踢了一个烟花足球,应该没记错,有点心虚ing),最后喜灰与众人道别,利用象星石回去,在他们回去后,象星石消失,喜灰赶上了那场烟花。


又准备继续鸽了,不,要好好学习了,溜了溜了。


小给Gille
或许同归于尽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或许同归于尽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或许同归于尽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天天说动漫
美羊羊,最出色的卧底,最佳女演员非你莫属
美羊羊,最出色的卧底,最佳女演员非你莫属
是欧欧欧欧食~

【拼团呀】决战次时代立牌盲袋

可加QQ群蹲消息:649235481


有意私聊或是加群询问(最好加群,闲鱼不知道为什么消息延后)


拼团流程:提交定金(15r)☞到货后,交尾款(29r)+补邮


邮费:暂定非偏远地区6元,偏远地区15元


除产品质量问题,不退不换

⭐⭐⭐⭐⭐:不交尾款或是补邮,在新一期拼团开始之后,自动充公

⭐⭐⭐⭐⭐:未成年请在家长的同意下参与拼团

[图片]

[图片]


可加QQ群蹲消息:649235481


有意私聊或是加群询问(最好加群,闲鱼不知道为什么消息延后)


拼团流程:提交定金(15r)☞到货后,交尾款(29r)+补邮


邮费:暂定非偏远地区6元,偏远地区15元


除产品质量问题,不退不换

⭐⭐⭐⭐⭐:不交尾款或是补邮,在新一期拼团开始之后,自动充公

⭐⭐⭐⭐⭐:未成年请在家长的同意下参与拼团


苏打zy

我都在什么时候思念你

 重刷次时代的有感而发,随便带入视角,写的不好,随便看看吧。


     我都在什么时候思念你。


  每一次脱口而出你的名字时,


  每一次伙伴们提起你的名字却又下意识沉默时,


  每一次感到喜悦,


  每一次感到悲伤,


  每一次遇到困境想要依赖你时,


  每一次成长,


  每一个重大节日,


  你的每一个生日,


  我的每一个生日,


  伙伴们的每一个生日,


  吃到你最喜欢吃的食物,


  吃到你不喜欢吃的食物,


  看到你喜欢的东西,


  看到你讨厌的东...

 重刷次时代的有感而发,随便带入视角,写的不好,随便看看吧。




     我都在什么时候思念你。


  每一次脱口而出你的名字时,


  每一次伙伴们提起你的名字却又下意识沉默时,


  每一次感到喜悦,


  每一次感到悲伤,


  每一次遇到困境想要依赖你时,


  每一次成长,


  每一个重大节日,


  你的每一个生日,


  我的每一个生日,


  伙伴们的每一个生日,


  吃到你最喜欢吃的食物,


  吃到你不喜欢吃的食物,


  看到你喜欢的东西,


  看到你讨厌的东西,


  看到和那个夜晚同样盛大的烟花,


  收拾房间,却找到你送的礼物时,


  看到流星,赶快许愿你回来时,


  看到美丽的景色时,


  遇到性格与你相像的人,


  遇见与你有几分相似的人,


  遇见认识你的人,


  每一次聚会却被服务员提醒只有四人时,


  取得成就时,


  感到失意时,


  保护伙伴受伤时,


  受伤时,


  每次与伙伴相聚时,


  忙碌之后空闲下来时,


  安静的夜晚,


  吵闹的白天,


  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时,


  感受到吹过身边的微风时,


  春日百花争艳,


  夏日烈阳炎炎,


  秋日硕果累累,


  冬日寒风刺骨,


  每时每刻,


  每分每秒,


  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



  

  

幸运

再也(六)

他挂了电话,硬生生的把变了形的墙壁踹开,顾不得在乎扑面而来的浓烟和擦拭额角的汗水,望着眼前的一片黑焦色和那其中唯一的一抹白色,他一怔,瞳孔瞬间放大。

“喜,喜羊羊!?”他慌忙扶起少年,小心翼翼的把他背起,少年眉眼间满是痛苦,橙红色的卫衣显的更加艳红。

喜羊羊哥哥好轻啊

他在一片慌乱中那么想着,回过神便直直的望着车水马龙的人群:

“麻烦让一下——”


他护着少年回到了实验室,见此,老人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把少年放入治疗仓的动作却又是轻柔至极。

“村长,让喜羊羊哥哥先休息,我自己去找象星石碎片吧。”

“等下,小灰灰。”老人严肃的摇摇头:“你们找不到的,而且我也不容许你们独自行动。”...

他挂了电话,硬生生的把变了形的墙壁踹开,顾不得在乎扑面而来的浓烟和擦拭额角的汗水,望着眼前的一片黑焦色和那其中唯一的一抹白色,他一怔,瞳孔瞬间放大。

“喜,喜羊羊!?”他慌忙扶起少年,小心翼翼的把他背起,少年眉眼间满是痛苦,橙红色的卫衣显的更加艳红。

喜羊羊哥哥好轻啊

他在一片慌乱中那么想着,回过神便直直的望着车水马龙的人群:

“麻烦让一下——”


他护着少年回到了实验室,见此,老人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把少年放入治疗仓的动作却又是轻柔至极。

“村长,让喜羊羊哥哥先休息,我自己去找象星石碎片吧。”

“等下,小灰灰。”老人严肃的摇摇头:“你们找不到的,而且我也不容许你们独自行动。”

他快速抓到了重点:“找不到?为什么?”

“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他们用某种能源填补了最后几张卡的空缺,以至于提前合成了象星石,这也就是他们一直都很淡定的原因,我想孩子们和你父母的机械化或许都有这种能量的帮助。”老人在井井有条的调试设备,顺便道出了一件无数个昼夜后的结果。

“什么——但是村长,既然如此,为什么剔博士不提前开始他的目标呢?”惊讶之余,小灰灰皱了皱眉,有些紧张的扶着治疗仓的边缘。

“应该非常不稳定。”老人摇了摇头:“没有哪种能源可以没有任何副作用的代替原生能源,当然这一切只是我按照已有资料的猜测,但有很多信息验证了这个猜想,我还会继续进行研究的。”

他并没有彻底理解,但看老人并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便也没有再问下去。

“那喜羊羊哥哥他怎么样了?”

“手臂有大规模烧伤,奇怪的是他并不是因为烟而昏迷,而是缺氧,我可以猜测为,那个房间已经搬空了,我们还是慢了一步。”

小灰灰望向少年,身上的血迹已经被清洗的所剩无几,涂抹着白色软膏的左手是一片血肉模糊,他咬着唇,内心深处是一股刺痛。

“我真的不能一个人去吗?”他有些固执的望着村长疲惫的神情,村长摇了摇头,智慧草慢慢遍布了头顶。

“孩子,你们遇到懒羊羊的时候我通过手表的远程摄影功能看了,剔博士并没有把喜羊羊置于死地的打算,但对你不一样,所以让你们合作是最安全的。”村长找了把椅子坐下,握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

那都是他的孩子啊……

老人默默的揉了揉发疼的胸口,早已没有年轻时有神的绿色眼睛里却满是冷静。

估摸着不能再陪他们多久了,离开之前,真的很想再看他们和以前一样并肩作战一次。

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村长您先休息吧,喜羊羊哥哥就由我来照顾了。”望着村长沉重的黑眼圈,他微微叹了口气,满心的担忧。

点头之后,老人拄着拐杖,走出门之前缓缓的说了一句:

“我们的时间还算充裕,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他一时没有明白村长的意思。

当他真正明白的时候,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