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喜闻乐见

1376浏览    92参与
A.F

第七章 她和你身后那位女士很像

    虽然将龙门和大海放在一起,总感觉不协调,但它毕竟是一座巨大的移动都市,要说完全与海无关,那多少是可笑和不切实际的。

    站在海滨巨轮的甲板上,放眼是一望无际的深蓝色“原野”,清晨的微风吹送来大海湿润的气息。

    唯有一点美中不足——咸腥味太重了,就好像是将成堆腐坏的臭鱼烂虾挤在了一起。

    伊律扶着栏杆,注视着底下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的小渔船。

    ——这也许是渔民们经...

    虽然将龙门和大海放在一起,总感觉不协调,但它毕竟是一座巨大的移动都市,要说完全与海无关,那多少是可笑和不切实际的。

    站在海滨巨轮的甲板上,放眼是一望无际的深蓝色“原野”,清晨的微风吹送来大海湿润的气息。

    唯有一点美中不足——咸腥味太重了,就好像是将成堆腐坏的臭鱼烂虾挤在了一起。

    伊律扶着栏杆,注视着底下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的小渔船。

    ——这也许是渔民们经年不懈的捕捞,将船身“腌制”了的结果。

    龙门港口处的海洋和汐斯塔的一点也不一样。它更浑浊更沉郁。不过,站在这里,迎着凉爽的海风,遥遥望着天空中几只盘旋的鸥鸟,倒也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

    “海恩先生是来自维多利亚?”

    “是的。不过,因为矿石病的缘故……”

    “没事,我理解。若是不想说,也不必勉强。”

    “那可太感谢了……”

    来自破浪号的大胡子船长松了口气。

    “不过,长官,你这次来是因为?”

    伊律:“还是关于那起谋杀案。不好意思,我希望海恩先生你能再和我复盘一下当时的情况。”

    “哦哦,没事。既然是办案的话,也是应该的。来,我们到里面去说。”

    “嗯。”

    ……

    很快,伊律跟随海恩的脚步走进了破浪号的船长室。

    ——那是这艘船上最高也最干净的房间。

    彼一进门,海恩就指着里头一个年轻人介绍道:

    “长官,这是我的儿子阿麦。”

    伊律看了一眼文静的少年,他是一名鲁珀族。

    “幸会。”

    她微微颔首。

    阿麦却瑟缩了一下身子,盯了她一会后,什么话也没说,低着头默默从门口钻了出去。

    海恩见此,愣了一下,紧接着叹了口气。

    “抱歉,长官,是我教子无方。”

    “没事,海恩先生,我并不介意。不过,他这是怎么了?”

    “长官,您、能看出来?”

    “当然。”伊律点点头。“他是脑部被源石侵蚀了吧。太阳穴上分布了零星的硬化皮肤,鼻子的前端也已经结晶化,恐怕是矿石病中期患者。”

    “是的……”

    海恩扶着额,再度叹了一口气。

    “其实阿麦原本的问题并不严重,虽然身患矿石病,但如果坚持吃药,病情就不会继续加深。可惜……”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是因为最近的事?”

    “对,就是那件发生在我船上的命案。死者是我们的厨师长莱顿,他是看着阿麦从小长大的,两人感情深厚。所以在他死后,阿麦变得愈发沉默寡言,也不再愿意吃药了。”

    “这样么……”

    伊律沉吟了一会。

    “很感谢你提供的信息,海恩先生。我还想问一下,你在龙门曾跟什么人结仇吗?或者,船上曾来过什么陌生人吗?”

    “结仇……?这个的话,我不好说。至于陌生人……有一批怪人倒是让我挺有印象的。”

    “是什么样的人呢?”

    “这个……”

    海恩摸着自己的下巴,苦苦思索,似乎是在想要怎么描述才好。

    “他们全都穿着古里古怪的服装,把全身都拢得严严实实。不怎么和船员聊天,就算说话也只是文绉绉的,让人听不懂。而且……不像是内陆人。他们没有角,也没有尾巴,很可能来自伊比利亚。”

    “哦——”

    伊律意味深长的拖着声调,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想。

    “他们是怎么来到船上的?”

    “是、是阿麦拜托我的。”海恩苦恼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他说,这些都是信仰坚定者,追寻着主的意志,前往龙门接受神赐的使命。我是个大老粗,不太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既然阿麦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同意了。”

    “……”

    伊律拿着记录的笔,在本子上留下几个意义不明的点。

    “不好意思,不知道方不方便透露一下他们是在哪里上船的?”

    “盐风城,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去那里购置海产和当地特产,然后带到世界各地进行售卖。那个地方邪门的很,别的船都不愿意去,只有我和其他几个胆子大的才敢走上一遭。”

    “原来如此。实在太感谢你了,海恩先生,你提供了非常可靠并且有效的情报。”

    “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海恩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继而对伊律小声抱怨道。

    “这件事越早解决对我越有利,我可再拖不起了。破浪号被看管了将近半个月,尽管这批货已经倒腾完了,但我的时间也被平白消耗一空,真是亏大了!要是再不出港,我今年就没法再起航去乌萨斯。您是知道的,那地方的冬天,来的可早。”

    “哦,这样。看来这段日子辛苦海恩先生了。我们会争取早日结案。在此期间内造成的损失,我们也会给予对应的补偿,感谢你的支持。”

    “没事。长官您太客气了。”

    海恩连连摇头。

    “我就是说了我知道的一些东西罢了,只是很简单的事情。对了!我这里有一张照片,里面拍到了那伙怪人中的一员,她没有带面罩,所以照片里,她的模样很清楚。”

    “嗯?什么样?”

    伊律没想到随便跑的这一趟居然能找到这么大的惊喜。

    “呃……”

    海恩从口袋里掏出了相片,嘟囔着说道。

    “白色的长发,微卷,脖颈上戴着一条金色的吊坠……穿着、穿着修女服!手上的话,拿着一柄长圆锯作为武器。然后,呃,眼睛是红色的,长相非常温婉,嘴角带笑,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不寒而栗。”

    一边说着,他将照片递给了萨卡兹。

    “诺,长官,这张照片就给您吧。上次姓白的那位长官来的时候,我没想起还有这个东西,恰好您这次来了,就一并交给您吧。”

    “太感谢了。”

    伊律伸手接过。

    对着方才海恩的描述,她一眼就看见了相片边缘那道极易被找出的身影。

    但从这样看,没法辩认出这个女人是什么种族,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进出口人员档案里找到她的信息……

    如此想着,伊律本打算顺势向海恩提出告辞,就此打道回府。

    不想……

    “咦,长官?我怎么忽然发现,照片中的这个白毛女,她和您身后的那位女士那么像啊?”

    伊律:“!”

A.F

第六章 或许是修罗场

    不知为何,房间里的气温更低了,冷得像是谁在偷偷施放自己的源石技艺。

    但在场的三人都知道并不是,之所以会这样,不过是因为白色的季节又到了……

    如果时间能被静止,现在能够看到的画面应该是——

    星熊提着早餐袋,逆着光站在门口,她高大的身影将门外一些试探的眼神挡得严严实实;伊律靠着办公桌,身子后倾,此刻正扭头看向门口的星熊;而陈在伊律的身前,双臂撑在桌沿,禁锢着她的身体,她们离得很近,呼吸纠缠,看起来就像是...

    不知为何,房间里的气温更低了,冷得像是谁在偷偷施放自己的源石技艺。

    但在场的三人都知道并不是,之所以会这样,不过是因为白色的季节又到了……

    如果时间能被静止,现在能够看到的画面应该是——

    星熊提着早餐袋,逆着光站在门口,她高大的身影将门外一些试探的眼神挡得严严实实;伊律靠着办公桌,身子后倾,此刻正扭头看向门口的星熊;而陈在伊律的身前,双臂撑在桌沿,禁锢着她的身体,她们离得很近,呼吸纠缠,看起来就像是在亲密的相拥。

    渐渐的。

    不知从何时起,酸涩的气息充满了这个狭小的空间,活像打翻了几百瓶的醋坛子。但三个人谁都没动。

    伊律是因为离陈太近,不敢乱来;陈是因为莫名心虚,导致手脚无力;而星熊…估计是人已经半石化了,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那么,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许,都是不喜欢敲门这个坏习惯惹的祸吧……

    -------------------------------------

    良久。

    星熊砰的关上了门,彻底隔绝了身后那些愈来愈好奇的目光。

    她一言不发的走向陈和伊律,一步一步,声音沉得像是摇响了宣告死神到来的丧钟,每一下都戳进了柔软的心窝子里。

    明明只是几步路的距离,在瑟瑟发抖的两人看来却宛若度过了一个世纪,待到星熊彻底站定,她们后背的冷汗已经流的和尼亚加拉瀑布一样了。

    “哗啦——”

    纸袋子被放在了不远处的桌面上,星熊抬起头,面色如常的看着僵硬在原地的两位好友。

    “所以,你们还准备这样抱着多久?”

    她把“抱”字咬得极重,身后似乎舞动着一团漆黑的不明气焰,惊得还愣神的两人瞬间清醒。

    “是!”*2

    她们飞快的调整好姿势,像军训里被调教的比训练犬还乖巧一万倍的小学生一样,立正在教官的面前。

    “吃早餐。”

    “是!”*2

    一句话也不敢说,她们在星熊低气压的镇压下,从心的选择了明哲保身。

    ……

    伊律一手捏着吃了一半的肉包,一边安静的喝着豆浆,她的对面是满脸苦涩,吃着最讨厌的香菜叉烧肠的陈。她一边恶心的吃着,一边频频以目示意伊律。

    陈:星熊怎么了?

    伊律轻觑她一眼:我不知道。

    陈再看她,用眼神求救:那你能不能帮帮我?我不想要再吃了!我讨厌香菜!

    这次,伊律回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因为她也对香菜这种食材深恶痛绝。

    陈立马不爽的瞪了瞪眼:不行!你必须要和我一起吃!为什么只有你能吃正常的早餐!

    伊律:……

    她低下了头,没看陈,因为——

    “老陈——,你干什么呢!”

    陈顿时一个激灵,甩下筷子急急的回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吃早餐的!”

    “哼……”

    星熊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吃东西的时候要认真,不要老是东张西望。”

    “哦……”

    又过了一会。

    “星熊,我吃完了。”

    “这样啊,那阿律你快回自己办公室吧。说不定等会有工作,可别耽误了。”

    “嗯。”

    点点头,伊律面不改色的离开了地狱一样的房间,刻意的无视了身后,陈那饱含痛楚的眼神。

    抱歉了,我亲爱的战友。

    这份如山般沉重的“爱”,你自个承受吧!

    ……

    见伊律如此轻易的就离开了,陈更是一秒也呆不住了。

    “星熊,我饱了!”

    “不,你没饱。你看你这肠粉,光挑了叉烧吃,还拿筷子戳成这样惨不忍睹的样子。实际上根本就没动多少。就这样,还说自己饱了?”

    “可是……”

    “没有可是!老陈,你可要知道这份肠粉饱含着多少劳动成果。想想它的原料从哪里来,想想它被什么人做出来,想想它是怎么到你手里的!你怎么能辜负这么多的辛酸和劳累!快,一点不剩,全部都必须吃了。看看人家阿律,吃的一点都不剩。这是什么,这就是榜样!你要多向她学习!”

    陈被堵得哑口无言,白着一张小脸,痛苦的流下了两条宽带面。

    可人家吃的是豆浆和肉包,我吃的是香菜肠粉啊!

    星熊,我原以为我们同事这么多年,不说是情同姐妹,起码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你说你,就算要双标,也不要做的这么过分、这么明显、这么不讲道理好不好!

    “还有,你昨晚上又熬夜了!熬到几点?我说过那么多次,就算要熬夜,凌晨三点前也一定要睡!你哪次听进耳朵里了?仗着年轻身体好就乱来?你龙门粗口啊你!快点吃完去休息半个小时,然后抓紧时间起来工作!”

    “是……”

    陈有气无力的再度举起了自己的筷子。

    救命,这辈子没这么讨厌香菜过!

    如果世界上有神明,无论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拜托你降下天灾,赶紧让这种恶魔的果实绝迹吧!

    -------------------------------------

    另一边。

    逃出生天的伊律,麻溜的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粗略的浏览了一遍白sir发来的关于港口命案的资料后,她带着打印件急匆匆的出了门。

    说真的,萨卡兹现在可不敢再继续留下了。那样说一不二的星熊和惨兮兮的陈,给她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怖印象,看样子,在星熊没有变正常之前,还是不要去触她的霉头为好。

    不然……

    伊律小声地咽了咽口水。她仿佛已经看到今晚的菜色。

    希望不会全都是绿的……

    算了算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还是赶紧出去工作,即能帮上了忙,又能够远离危险,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想着,她快步走出了近卫局的大门,准备到在港口被看管的破浪号上,了解一下案发时的情况。

青山~一路有你kid
印 象 派 画 技 /其实就是...

印  象  派  画  技


/其实就是第一次玩玩刷子草的

印  象  派  画  技


/其实就是第一次玩玩刷子草的

青山~一路有你kid

突发奇想w/杰医

“为什么……”

雪白的裙摆被染上了刺目的猩红

“你……”

逐渐失焦的眼睛茫然地望着身前的那个人

“要这么做……”

利刃上残留着那女人的血。满月是这里的唯一见证。

滴答,滴答……

将那面具扯下,盈笑着凑到她跟前:

“这样我就不会失去你了。”

“为什么……”

雪白的裙摆被染上了刺目的猩红

“你……”

逐渐失焦的眼睛茫然地望着身前的那个人

“要这么做……”

利刃上残留着那女人的血。满月是这里的唯一见证。

滴答,滴答……

将那面具扯下,盈笑着凑到她跟前:

“这样我就不会失去你了。”

应琅玉

3.酒吧

by 应琅玉&infinite


    砰砰,砰砰。

  【心跳好快。】

    黑暗的酒吧里,抱怨声不绝于耳。Antonio却感觉那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与他的心跳声一比,不值一提的微小声音。

   【Liverpool的教练,牵手。】

     —In the thunder and rain ...

by 应琅玉&infinite

    

    砰砰,砰砰。

  【心跳好快。】

    黑暗的酒吧里,抱怨声不绝于耳。Antonio却感觉那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与他的心跳声一比,不值一提的微小声音。

   【Liverpool的教练,牵手。】

     —In the thunder and rain 

    拥挤的走廊里,好像只有他们,牵着手悠闲静默地走过。Antonio感觉自己又在发热了。

    —you stare into my eyes 

    —I can feel your hand

    慵懒性感的音乐不知何时响起,如烟如雾的灯光相互纠缠着,卷起某处的暧昧扫过他身旁。

    到处弥漫着酒的气息,连呼吸都带着欲,温热地喷洒在他颈边。Antonio微微低头,下巴便蹭上软软的棕毛,卷卷的,带着未名香气。

    “甜心,前面堵上了。”Ted枕在他的颈窝,不安分的抬头,深绿的眼中映着光和他的影子,脸颊微红。

  【迷人无比。】

    Antonio突然反应过来,“先生,你醉了。”Ted笑笑,“是啊宝贝,”光游走到了另一边,不再打扰他们。“所以要抱着我走吗?”

  【手,他的手。】

    Ted肆无忌惮地搭上了他的脖子,满意地看着Antonio手足无措的模样,“抱着我吧。”

    

    未完,明天补上。

青山~一路有你kid

“皇后, 是最容易被吃掉的棋子啊”

/瞎摸的

“皇后, 是最容易被吃掉的棋子啊”

/瞎摸的

青山~一路有你kid

【程杨】

花吐症(学校篇)

首先向大家申明

这个cp是我自创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然后可能会虐(最近被太太们塞了满嘴刀子/报复心)

但是我还是喜欢糖QAQ

文笔极差,第一次写文【像是小学生作文别在意】

设定:杨程双向暗恋

----正文----

     杨最近总是有些不安,他总是感觉自己要离开程。

     程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关系较好的朋友。他虽然人很损,但是在学校生活了两年后,他莫名感觉到:

     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第一...

花吐症(学校篇)

首先向大家申明

这个cp是我自创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然后可能会虐(最近被太太们塞了满嘴刀子/报复心)

但是我还是喜欢糖QAQ

文笔极差,第一次写文【像是小学生作文别在意】

设定:杨程双向暗恋

----正文----

     杨最近总是有些不安,他总是感觉自己要离开程。

     程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关系较好的朋友。他虽然人很损,但是在学校生活了两年后,他莫名感觉到:

     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第一天

     跑完1000米后,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正想回教室,突如其来的一阵咳嗽,让他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

    “是不是刚刚跑的太猛了?”他那样想着走进教室,却没有注意到身后飘散着雪白的花瓣。

     这节是语文作文课。语文老师出去开会了,教室里只有笔沙沙的声音。

     杨托着下巴正在思考作文题材,轻轻咳了几下。几片雪白的花瓣被咳了出来,落在了作文本蓝绿的方格上。“这是……?!”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些花瓣,甚是奇怪。

     “你得的可不是一般的病,是花吐症。”“怎么可能……”杨跪在地上,手心紧紧攥着花瓣。

     “认真的哦,你会死的,要是不治好的话。”“怎么解决?”“你心爱的人的吻。”

     杨突然语塞。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到底是谁。但是……这样不好吧,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你会死的,要是不治好的话。”

      “记住哦,你只有七天时间。”

第二天

     有些严重啊……杨这样想着,不时又咳出一些细碎的花瓣。

     值得吗?这样对他好吗?有可能他会拒绝,会发脾气,他也见到过程大发雷霆的样子。他决定再等一等。看着手心里的花瓣,泪水无声划过脸颊。

     他,变得沉默寡言。昔日的嬉皮笑脸都随着这写白色花瓣,渐渐消失在天边……

第三天

     一切正常,除了……

     他看着手上的花瓣,陷入了深思。

第四天

     放学时,他忧伤地瞥了一眼程,慢慢离去。

     第四天了啊……

第五天

     杨请了病假。

     这使得程十分震惊。

     这几天,他好像也……挺正常啊。

     他走过杨的桌子,微微摇了摇头。

     桌子的抽屉里,铺满了白色的花瓣。

第六天

     杨蜷缩在卧室里,床单上平铺了一层花瓣。

     猛的咳了几下,一朵完整的花落在了手心。

第七天

     最后一天了。

     希望你……以后幸福。

     杨的家门,程抱着一袋水果,敲了敲门。

     隔了很久,无人应答。

     “他不在吗?”程娴熟地踮起脚,把门上柜子里的备用钥匙摘了下来,小心地打开了门。

      “杨?杨!”他迅速打开了卧室的门。一片白色中,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听见了一些动静,他艰难地抬起头,却又因一阵猛咳倒在了床上。

     “你……”“好好活下去,我……喜欢你……”杨将苍白的手指轻轻搭在了程的唇瓣上。声音越来越微弱,手也越来越沉重。

     没有用了。

     程小心地将杨的手放回床上,在他没有血色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

     “我知道……” 

     泪水无声地从两颊滑落,在花瓣上泛起一丝涟漪。

     我爱你。

     沾上泪水的花瓣,无声地开出了美丽的小花。















     

       杨面无表情地看着程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完这篇文,心里实则尴尬的一批。毕竟,他还没有向他坦露过。

       “我喜欢你。”“我也是。”

——end——

后记

      据某小道消息称,好像杨是wande,然后就有了这篇文/滑稽

      不知道他们看过没XD

青山~一路有你kid

当你退游

【小学生文笔】

【ooc】

【短小】

以下正文

       “奥尔菲斯先生,您的行李已经放这了,是现在就走吗?”夜莺小姐冰冷的声音传来。

        “再等下。”你应了一声,再翻看了一眼笔记。“最后一次了啊。”

         身边的家具变得模糊,一个身影渐渐浮现。“真的要走了?”艾米丽站在你的面前,紧紧拽着眼里尽是不舍。...


【小学生文笔】

【ooc】

【短小】

以下正文

       “奥尔菲斯先生,您的行李已经放这了,是现在就走吗?”夜莺小姐冰冷的声音传来。

        “再等下。”你应了一声,再翻看了一眼笔记。“最后一次了啊。”

         身边的家具变得模糊,一个身影渐渐浮现。“真的要走了?”艾米丽站在你的面前,紧紧拽着眼里尽是不舍。

         “是……是啊……”你有些哽咽。曾经,她是你的骄傲,而现在却被遗忘在记忆的一个角落,周边全是浮尘。

         淡淡的香水味逐渐弥散开来,薇拉仍是挂着浅浅的笑容抚着香水瓶。“侦探先生不用为我担心。”水雾蒙上了她的双眸,转瞬间被浅粉的喷雾吞噬。

         “我希望能为你点亮前面的路。”盲杖一起一落,驱散眼前的黑暗。

         “妾身……为你跳一支舞吧。”美智子轻吟着,抖开扇子,在手上把玩,擦拭着扇刃。乌黑的眼睛变得明亮,倒映着桌上隐约闪烁的灯火。

         你含泪看着她们真挚的目光,轻轻合上日记。身影渐渐消失,眼前变得煞白……

         你茫然地张望着被关上大门的欧利蒂丝庄园,杂乱的笔记是这里唯一的见证。

        


之前写的感想

第五人格

从4月底一开始对新手任务的茫茫然

到5月底新手一般zz的打法

暑假和同学开黑玩深渊一从早到晚

每个活动尽力拿奖励

转眼间,一年多过去了

这个暑假,我仍然在坚持,但身边早已空空如也

一年多,从新奇到痴迷到失望再到绝望

我会为自己的天秀骄傲,为自己的秒倒抱歉,为小剧场嘲讽愤怒,为没赶上任务而悲伤

我还记得,我昧着良心,在电影院肝动态头像

我以为第五能陪我一辈子,但是现实是不可能的

从八月底开始,我不会再玩第五人格了

感谢你与我一年的陪伴,希望过四年,你依然在。


青山~一路有你kid
占tag抱歉第五人格卖号应用宝...

占tag抱歉
第五人格卖号
应用宝渠道
皮肤:1金皮25紫
挂件:10紫
随从:3紫 推理之径1375步
头像(框):大多活动都有,动态头像1个
400+r,有意者+qq1571867344可验号,详细私谈 ​​​

占tag抱歉
第五人格卖号
应用宝渠道
皮肤:1金皮25紫
挂件:10紫
随从:3紫 推理之径1375步
头像(框):大多活动都有,动态头像1个
400+r,有意者+qq1571867344可验号,详细私谈 ​​​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将进酒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