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嘉兴

59696浏览    28804参与
堕落沉思

阴阳师之我只是个女配1(虐心前言)

童欣是一个当今社会的三好青年,助人为乐,做人勤勤恳恳,尊老爱幼,可就是这么个人,居然穿越了。

关于穿越这件事这让她很无奈,更过分的事她还不知道她穿到哪里了,只知道穿到了日本,至于某个年代就不知道了,她又不是历史学家,在穿越前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幼师。

不过从自己原身的记忆来看,这里叫平安京,原身名字也叫童欣,貌似身体不怎么好,就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的那种。

不过这个世界好像还有妖怪之类的东西,还有式神、阴阳师……不对!什么东西?我一下子愣住了,原身的名字和阴阳师,这……这不是自己前几天看的那本书吗?

《阴阳师之宠冠后宫》,那本虐文-_-||!原本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

童欣,一个...


童欣是一个当今社会的三好青年,助人为乐,做人勤勤恳恳,尊老爱幼,可就是这么个人,居然穿越了。

关于穿越这件事这让她很无奈,更过分的事她还不知道她穿到哪里了,只知道穿到了日本,至于某个年代就不知道了,她又不是历史学家,在穿越前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幼师。

不过从自己原身的记忆来看,这里叫平安京,原身名字也叫童欣,貌似身体不怎么好,就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的那种。

不过这个世界好像还有妖怪之类的东西,还有式神、阴阳师……不对!什么东西?我一下子愣住了,原身的名字和阴阳师,这……这不是自己前几天看的那本书吗?

《阴阳师之宠冠后宫》,那本虐文-_-||!原本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

童欣,一个孤儿,从小被人抛弃,被一个好心的老奶奶捡回家抚养长大,并取名为童欣,原主性格内向胆小,十五岁时抚养自己的人因病去世,同时她也被本家的人找回,那个世家是阴阳师世家。

因为自己十五年的流浪,族里的人们并不喜欢自己,更因为自己当不了阴阳师而处处嘲讽欺负自己,有时候被打一顿都是轻的。

可就在这时原主喜欢上了安倍晴明,一个耀眼又温柔的存在,可她不是女主,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她为男主默默地付出,但男主始终喜欢的是女主,后来就像炮灰一样,原主死了,为了救男主死的,到最后都没有让男主记住自己,全程透明。-_-||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不,并没有。

死去的灵魂重生了,但作为代价,她失去了所以的记忆。

第二世,她成了一个巫女,作为一个祭品,献祭给八岐大蛇,后来,她喜欢上了他……但对于他来说,自己始终是个蝼蚁,什么都不重要的蝼蚁,他在乎的只有她!那个强大美丽的女人!再后来,原主死了,被八岐大蛇利用而死的。

第三世,她是一个小村庄的孩童,父母不爱,兄妹不亲,可尽管这样她依旧微笑着面对一切,就在这时,她遇到了般若,一个有着美丽外表的天真(?)少年,她每天都会和他聊天,和他玩耍。

后来原主知道了他的恶鬼身份,那天她想了很久,决定告诉般若,不管他是谁,他始终是自己的朋友。可这时她同样碰上了来讨伐恶鬼的阴阳师,所以原主决定告诉般若,让他赶紧离开。但这时原主意识到她并不知道般若在哪,于是原主打算拖住阴阳师。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怎么会是阴阳师的对手,很快原主被打成重伤,不过那阴阳师出于善心,并没有杀了原主。毕竟与恶鬼为伍之人,无一例外,都要被诛杀,放了你,让你去害更多的人,呵……得不偿失。

重伤的原主醒来后,不顾一切地要去找般若,但介于自己并不知道他的行踪,只能去以前和他相见的地方,很幸运,她找到了他。

 但是,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呢?

“我厌弃你了~人类,嘻嘻……”

第四世,原主穿越成了一个人类女子,不出所料,她爱上了酒吞童子,可人家心中只喜欢红叶,尽管原主比红叶还早认识鬼吞童子几年。原主天天去大江山串门,然后天天被丢出去,就这样持续了十年,包括酒吞童子和红叶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原主没少去打扰。后来,在一次前往大江山的途中,黑晴明抓住了原主,然后他想把她变成恶鬼,原主拼死不从,最终被黑晴明杀害死亡。

第五世,原主喜欢上了大天狗 ,可一个只知道追求道义的妖怪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无用的人类,因为契约的关系,他不得不成了原主的式神,话虽如此,他从未承认过原主。每天的微笑相迎,到最后有的只有刻薄的话语和冰冷的眼神,很多人劝过原主让她放弃,但爱上了就是爱上了,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她的心很小,只能装下一个人,现在它已经满了。就算他不爱自己又如何,只要他在她身边就行了。

之后大天狗跟黑晴明走了,原主没有挽留,因为爱一个人,只要他幸福就好,他要的道义她给不了,也不可能会有。后来,原主在封印八岐大蛇时战死。

第六世,原主喜欢上了茨木童子,但那个家伙只知道他的挚友酒吞童子,对于原主的表白压根没当回事,依旧我行我素,每天不是和酒吞童子打架就是找他打架,原主就跟在茨木童子后面跟了十几年(从十四岁到二十八岁)。

不过打架误伤是很容易的,每次打架原主都会被误伤,不过那世原主身体愈合能力异于常人,平常人要养一个月的伤,原主三四天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原主敢跟着茨木童子的原因。

不过,愈合能力强不代表原主能像那些妖怪一样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终于,有一天,原主被打斗所波及到,岩石把原主压在下面,鲜血染红了整片大地。

第七世,原主爱上了一目连,原本是神,却因人们对自己的遗忘而堕落为妖怪,就算是这样他也依旧希望自己能够庇护人们。原主被他的温柔善良打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告白,换来的只有委婉的拒绝 ,后来原主患上了肺癌,她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一目连。

再后来,一目连消失了,原主怎么也找不到他,死的时候一直叫着他的名字,遗憾而死。三年后,一目连归来,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佳人已逝永不回,等待他的只是一具枯骨。

第八世,怎么说呢……原主居然喜欢上有了孩子的玉藻前,作为穿越者的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么饥不择食,不过,原主真的好像是千年老处女-_-||。

原主知道他的过往,所以并没有表露心迹,不过在日常的言行中还是可以发现的,更别说玉藻前这个善于洞察人心的妖怪。

这一世原主死的特憋屈,什么都没干,就被玉藻前杀死了。好像是玉藻前的孩子死了,怀疑是原主杀,我靠!原主没事干嘛杀你孩子,你是不是傻?

这次原主死得特惨,让我想想她被捅了几道才死的,一刀、两刀、三刀……十五刀、十六刀,啊~是啊~十六刀。一次一次的诉说和求饶,他什么都听不进去,那是原主就知道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大脑。


虽然这已经是事实了,但还是不想接受,当时自己被这本书虐得肝疼,这叫什么宠冠后宫?明明是重走渣男路吧!

为了不被渣男再次渣到,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继续当一个小配角,什么安倍晴明?什么大天狗?什么八岐大蛇、般若、酒吞童子、茨木童子?通通与我无关,他们爱咋咋地。

我决定杜绝一切与阴阳师有关的东西,连说都不能说。

可是你真的能逃掉吗?少女,命运让你们在一起,几世的轮回,几世的纠缠。这是缘,你与他们的缘分永远不会消失。

从你踏入轮回时,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了。

浙江小伟
天真可爱的童年

天真可爱的童年


天真可爱的童年


被遣返的非酋

是和十年灯的沙雕脑洞记录

假如14岁的国快死的时候被菲总捡到变成了吸血鬼

迫害菲总小分队已于昨日成立,现全国广招贤士。加入从速(ntm)

是和十年灯的沙雕脑洞记录

假如14岁的国快死的时候被菲总捡到变成了吸血鬼

迫害菲总小分队已于昨日成立,现全国广招贤士。加入从速(ntm)

晓知

殓摄:Bingo,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四)

是正文

四.

  “不是吧!”杰克正喝水,差点呛到,“伊索·卡尔那个万年冰山无敌空调请人吃饭!”

  “万年冰山无敌空调……”约瑟夫想了想,“不至于吧……”

  这已是第二天下午,约瑟夫和杰克说了昨天的事

  杰克拧上矿泉水瓶,决定在约瑟夫说完前不再喝水了。

  “你别说,他平时除了要谈事都是别人求他的。”

 “……你跟他熟?”

  “不熟。”

  “……那你说个头。”

  “听闻加印象。”...

是正文

四.

  “不是吧!”杰克正喝水,差点呛到,“伊索·卡尔那个万年冰山无敌空调请人吃饭!”

  “万年冰山无敌空调……”约瑟夫想了想,“不至于吧……”

  这已是第二天下午,约瑟夫和杰克说了昨天的事

  杰克拧上矿泉水瓶,决定在约瑟夫说完前不再喝水了。

  “你别说,他平时除了要谈事都是别人求他的。”

 “……你跟他熟?”

  “不熟。”

  “……那你说个头。”

  “听闻加印象。”

  “巧了,刚认识你时凭对你的传闻和第一印象我以为这人有心理疾病。”

  “……”

  “后来我发现你只是脑子有病。”

  “……”

  “走了。”

  由于约瑟夫和杰克是血族,住在校内多有不便,申请了住在校外。“好的。”

  约瑟夫告别了杰克,走了一段路,进了地铁。

  正赶上晚高峰,地铁上人很多,约瑟夫差点没挤进去。他一边好不容易抓到了扶手,一边暗叹人类也不容易。

  “抱歉!劳驾!请让让!借过!”约瑟夫差点卡里面。

  约瑟夫当初租房租的位置挺偏,他赶了一段路,才到楼下。

  然后,他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

  他的钥匙不见了。

  约瑟夫:“……”

  他又掏出手机。

  手机没电。

  “……”

  约瑟夫想了想应对的法子。找锁匠?不不算了吧约瑟夫这个路痴能自己找到才怪。用法力?血族不能被人类或摄像头之类的东西看到或拍到……总之就是不能被发现所以最好别在这里使用法术。约瑟夫抬头看了看那个友好望着他的监控摄像头,深感无语。去杰克家?不存在的。

  近几年人类的科技水平惊人地上涨,有时你以为避开了人和监控或别的什么,却没发现暗处还有个什么。所以,还是谨慎为妙。

  约瑟夫扶额想了想,之前听到首歌,里面的人也是钥匙丢了最后在街上盖着叶子睡了一夜。

  也许,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血族不怕冷(而且大热天冷了才好),也不用天天睡觉,只需补充适当的睡眠。

  快晚上八点了,约瑟夫走到街上,随便买了个面包,靠树慢慢吃了起来。

  然后,他感到路人都对他投来怪异的目光。

  约瑟夫:“……”

  他转头就走。

 随便找了个偏僻地方的台阶坐下,避开了那怜惜的目光,约瑟夫刚松一口气,又听后面道:“约瑟夫?你怎么不回家?”

  “……”

  约瑟夫回头,果然又是伊索·卡尔。

  “那你在这干什么?”约瑟夫没有回答,直接反问。

  “检查。”简短的回答。

  “什么?”

  “谈完事,对方对这里不放心,反正空,心情好,带他看看。现在准备回去。”

   约瑟夫联想了一下杰克的话。嗯,看来是空,心情是好。

  “哦。”

  “那你呢?”伊索又问。

  约瑟夫叹了口气:“钥匙丢了,打算街头熬着。”

  “那去我家吧!”

  “?!”约瑟夫蒙了。

  “走吧,反正……哎,这里不方便说。”

  于是约瑟夫毫无防备地被拉走了。

  “……”

逗乐TV奈恬

有没有,一起玩第五的固定对鸭,最好是那种经常上线的,可以连麦的,技术可以带我飞的。(。・∀・)ノ゛没有规定对来个小姐姐固排也行啊啊啊(;ω;`)本人高二生,有没有同级鸭(´・ω・`)qq:3063453743,qqid:思糯又不配了

有没有,一起玩第五的固定对鸭,最好是那种经常上线的,可以连麦的,技术可以带我飞的。(。・∀・)ノ゛没有规定对来个小姐姐固排也行啊啊啊(;ω;`)本人高二生,有没有同级鸭(´・ω・`)qq:3063453743,qqid:思糯又不配了

墨辞Moki

雷安篇(3)

    “大小姐呢?这么早就走了?”醒来后的安迷修用手顺了顺头上因为压了一晚上而翘起的呆毛,“那么我应该也可以回去了,谢……”安迷修说着,往洞口走去,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拦了下来,“雷狮?”“你还不能回去。”雷狮把安迷修往洞里推,“那些人会把你抓走的!”“为什么?”安迷修不解地问他,无奈力气没人家大,只能跟着进到山洞深处。

        “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雷狮把安迷修推到山洞深处一块石头上,让他透过头顶的岩石缝隙看外面。“这里有什么吗?”安迷修...


    “大小姐呢?这么早就走了?”醒来后的安迷修用手顺了顺头上因为压了一晚上而翘起的呆毛,“那么我应该也可以回去了,谢……”安迷修说着,往洞口走去,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拦了下来,“雷狮?”“你还不能回去。”雷狮把安迷修往洞里推,“那些人会把你抓走的!”“为什么?”安迷修不解地问他,无奈力气没人家大,只能跟着进到山洞深处。

        “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雷狮把安迷修推到山洞深处一块石头上,让他透过头顶的岩石缝隙看外面。“这里有什么吗?”安迷修很疑惑,但还是照雷狮说的去做了,透过石头逢,安迷修看到了外面挂着的悬赏令。他的名字出现在最显眼的位置,以一个奇葩至极的理由。

 “艸!”咱们一向遵纪守法讲道德有品行说话用语文明的安迷修爆了一句粗口“苏卡不列!”

 淦,不就是太喜欢马了把杂货店里最后一个木雕马买走了惹哭了隔壁老王家的儿子吗?王浩然这货这么记仇的吗?等等,为什么上面还写了我把皇帝的爱马抢走了?还鲨了做烤串吃?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是人干的吗?不是,这家伙比我还喜欢马????同是爱马人士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旁边的雷狮打了个喷嚏,偷偷看了眼旁边吃剩下的骨头。

 “咳咳,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走了吧……”雷狮挠了挠头 上的头巾,心虚地将实现移到旁边的一本书上。

  这是一本实验记录本,有些破旧,有几页似乎是被撕破了又粘好的,从卷起的页脚上隐隐约约有个“icius”的字样

  “娘的,好不容易找到这货了,一时嘴馋给毁了,不过意外收获了一次独处的机会……”雷狮在心里小声念叨着。

     就算这次的结局还是分别,我也要拼尽全力将你多留一会,哪怕只有一周也行,我已经等了几百次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身边呢,我的骑士大人。

   




感觉故事主线有点乱,以后找机会好好理一遍。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注意保暖,别生病了。

洛水赋&

(乙女)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师父在上

第二章,玄铭宗啊~


        “气死我了!星儿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东方纤云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我...”逍遥渡影抓狂地揪着自己的头发,霰雪在犹豫要不要制止他这种极有可能让自己秃头的行为。


        “渡影...”霰雪点了点逍遥渡影趴在书案上的头,“嗯...”逍遥渡影看向霰雪,“但是,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好事对吧...”霰雪浅浅地笑了,“霰雪...”逍遥渡影叹了口气,“也是,至少星儿不用被当炉鼎了...”


  ...

第二章,玄铭宗啊~


        “气死我了!星儿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东方纤云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我...”逍遥渡影抓狂地揪着自己的头发,霰雪在犹豫要不要制止他这种极有可能让自己秃头的行为。


        “渡影...”霰雪点了点逍遥渡影趴在书案上的头,“嗯...”逍遥渡影看向霰雪,“但是,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好事对吧...”霰雪浅浅地笑了,“霰雪...”逍遥渡影叹了口气,“也是,至少星儿不用被当炉鼎了...”


         “霰雪,谢...”逍遥渡坐了起来,“纤云他们出去很久了,我不太放心,去看看...”霰雪一向随性,但是此时却也不好意思听一个人这么正经地跟她道谢了。


        “...我这算来晚了吗?”霰雪忍不住嘴角抽搐,“大爷饶命啊!”“我们错了大爷!”


       “小,小师姐...”刚刚还一脸阴郁的印飞星忽然脸色爆红,“乖~”霰雪摸了摸他的头,看着三个穿着玄铭宗衣服的人跪在地上痛苦流涕,霰雪忍不住捂脸(真不想承认这是玄铭宗的人...)


        “轰!——”一道雷电从天而降,霰雪眼疾手快拉开了印飞星和东方纤云。


        “这几位玄铭宗的弟子似乎给兄台添了不少麻烦,不过看在鄙人的面子上能不能放他们一马...”一位金发的少年出现在烟尘里。


        (这个人,好熟悉...)霰雪尽力回想着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龚师兄!”那三个弟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激动,“谁?”霰雪忍不住身体一僵,那几个人以为她是不知道就异常自豪地介绍起来。


       然而霰雪完全没兴趣听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内心无比复杂(夭寿啊,为什么胜儿会在这里...T_T)


       “纤云!”印飞星的喊声终于让她回过神来,她回过头发现东方纤云被按在地上,而印飞星被剑刺中了肩膀,“印飞星!”霰雪打算上前,“霰雪!别动!”东方纤云喝止了霰雪的动作。


       “纤云...”霰雪顿住了,“英雄,有话好说...”东方纤云对龚常胜说道,“纤云?你是东方纤云?”龚常胜伸手开始摸东方纤云的脸。“是,正是在下...”东方纤云说完,龚常胜站了起来,拔出了印飞星身上的剑。


       这让霰雪原本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因为龚常胜朝她走过去啦!夭寿啊!


       如果说霰雪原先还抱着希望想着龚常胜认不出她,那么现在可以说她死心了,因为龚常胜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即使她有把握骗过天眼心诀,但是从东方纤云这个损友喊出她的名字后,她就肯定瞒不住了。


       龚常胜从某种方面来说格外的敏锐,“小...”印飞星担心地看着霰雪,却被她一个眼神制止了,“没事的...”印飞星看到了霰雪的口型。


       龚常胜的手只是轻轻抚蹭了一下霰雪的脸,“终于找到你了,霰雪...”,龚常胜笑得温柔,“那个登徒子,在对小师姐做什么?!”印飞星的黑气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冷静啊八戒!我们打不过他!打不过!”东方纤云手脚并用地扒住印飞星。


        “走吧...”龚常胜转身对那三个弟子说道,“不打算,把我带回去吗...”霰雪平静地说道,“龚某,在玄铭宗等霰雪姐姐回来...”龚常胜的意思霰雪很明白,他不想强迫自己回去,“你...”霰雪看起来有些窘迫,“大师兄那边霰雪姐姐放心...”龚常胜这时在霰雪眼中就像是个贴心小棉袄,格外温暖。


       (夜晚) 霰雪坐在窗边,一只传讯蝶扑闪着翅膀停在了她的指尖,“玄铭宗啊...”



      


       


延子园

《—RomantiC—》

Romantic解释为:浪漫.

_腹黑狠攻×耿直诱受_

🚗🚗🚗🚗

懂的人自懂(狗头)

↓↓

天天开心嘿嘿

Romantic解释为:浪漫.

_腹黑狠攻×耿直诱受_

🚗🚗🚗🚗

懂的人自懂(狗头)

↓↓

天天开心嘿嘿

Am-QumI-
愿你永远被爱环绕

愿你永远被爱环绕

愿你永远被爱环绕

笑里藏伤 ( ̄ε(# ̄)☆╰╮o( ̄▽ ̄///)

【求本】占tag致歉

想求阿朔太太写的《红豆糯香》,如果有回血的朋友愿意出售的话,可以出售给我吗?

想求阿朔太太写的《红豆糯香》,如果有回血的朋友愿意出售的话,可以出售给我吗?

futu侑re

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

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

洛水赋&

(乙女)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师父在上

第一章,逍遥门的小师姐


        “芜穹...芜穹...”恍惚间好像有谁在叫自己,  (好暖和...是师父吗...)他想着,“再不起,为师可走了...”  (你要去哪儿...),“老陆,我徒儿就交给你了...”,(你要做什么,回来啊...)


         “师父!...”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师兄,怎么了...”身旁emmm...三个女修坐起来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

第一章,逍遥门的小师姐


        “芜穹...芜穹...”恍惚间好像有谁在叫自己,  (好暖和...是师父吗...)他想着,“再不起,为师可走了...”  (你要去哪儿...),“老陆,我徒儿就交给你了...”,(你要做什么,回来啊...)


         “师父!...”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师兄,怎么了...”身旁emmm...三个女修坐起来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没错,他就是东方芜穹,众所周知,玄铭宗大师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可惜,是个花花公子。


        “大师兄,晨练了...”龚常胜推开门,“呀啊!——”女修们尖叫着逃窜,“噫,胜儿,你倒是敲个门再进来啊...”东方芜穹立刻套上衣服,“大师兄何必慌张,龚某并看不见啊...”(听声音这次是三个吗...)龚常胜如是想到...


        (是梦啊...)东方芜穹看着掌心想到...


        此时,逍遥门,正在记账的某人忽然手一抖,白净的纸上忽然多了一条墨痕,“霰雪,怎么了?”逍遥渡影看向忽然走神的人,“啊...没事...”(是谁在念叨我吗?...)霰雪摇了摇头。


        霰雪,逍遥门小师姐,和东方纤云同一天入的逍遥门,众所周知,东方纤云,逍遥门大师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可惜,脑子有坑。


        霰雪,逍遥门小师姐,如花似玉,才貌双绝,可惜,来历不明。


         “霰雪,有一件事想要你帮忙...”逍遥渡影表情认真,“好啊...”霰雪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这一幕——“妈啊!有刺客!”东方纤云吓得大叫,“大师兄,那是猫”印飞星说道,“妈啊!有刺客!”,“大师兄,那是卖冰糖葫芦的”昭昭嘴角抽搐,“妈啊!有刺客!”,“纤云,那是你的影子...”霰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打算去把他手里的盒子拿过来。


        “还是,我来拿吧...”霰雪伸出手去,打算接过盒子,结果东方纤云忽然抓住她的手腕“不行啊!霰雪啊,这东西拿着就是个flag!只有八戒的主角光环才能hold住啊!”东方纤云呐喊状,然后立刻把盒子塞给了印飞星。


         “八戒,拜托了!只有你的主角光环才能hold住啊!”,“根本听不懂大师兄你在说什么!而且太阳还没下山,怎么会有刺客啊!”印飞星刚说完,就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三个黑衣人。


        “不许动,把东西交出来!”印飞星沉默了,flag收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东方纤云当机立断,掏出了一张,日行千里符,往印飞星身上一贴,只见一道流光闪过,印飞星和刺客都没了踪影。“霰雪,四师弟,我们走吧,啊哈哈哈哈...”


         三天后,“八戒,你回来了...”,“我回来了,大-师-兄”.......“快来人啊!二师兄疯魔啦!!”东方纤云的叫喊响彻逍遥门。


        在逍遥渡影书房里记账的霰雪,停下手中的笔,缓缓喝了一口茶,“...今天也是非常平静的一天呢”

       


      


洛水赋&

魔道祖师同人:南巷故人不知归(小段子)

maybe 含剧透


百花宴当他受到刁难


蓝忘机


       “怎么,蓝二公子是不给我兰陵金氏面子吗?”金子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手中拿着酒杯看着蓝忘机,蓝忘机面上不显,面带寒霜地看着他,“姑姑...”江厌离担心地看着从刚才开始就停住任何动作神色平和的挽尘,只是江厌离从她眼中看到了压抑的风暴。


       “看来,蓝二公子是不打算接这杯酒了?”金子勋笑得丑恶,“接这杯酒?”挽尘忽然站了起来,打开折扇缓步踱向金子轩,笑意盈盈,姿态闲适。


 ...

maybe 含剧透


百花宴当他受到刁难


蓝忘机


       “怎么,蓝二公子是不给我兰陵金氏面子吗?”金子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手中拿着酒杯看着蓝忘机,蓝忘机面上不显,面带寒霜地看着他,“姑姑...”江厌离担心地看着从刚才开始就停住任何动作神色平和的挽尘,只是江厌离从她眼中看到了压抑的风暴。


       “看来,蓝二公子是不打算接这杯酒了?”金子勋笑得丑恶,“接这杯酒?”挽尘忽然站了起来,打开折扇缓步踱向金子轩,笑意盈盈,姿态闲适。


        “挽姑娘!”金子勋殷勤地迎上前,挽尘忽然调转方向挡在蓝忘机身前,“啪——!”收起折扇,扫开金子勋手里的酒,面上笑容尽敛,“你...”金子勋吃惊地看着她。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的徒儿喝酒?...”蓝忘机心中一怔,看向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你,大胆,我们兰陵金氏!...”金子轩一顿,因为挽尘手中折扇里薄薄的刀刃就在他眼前一寸的地方。


          “我的徒儿,谁都不能让他受委屈,你算什么东西,就算是你祖上来了,我也照样可以让他跪下给我徒儿道歉...”



魏无羡


       “魏无羡,身为修士却不佩剑,你是何居心?!”看不惯魏无羡的修士义正言辞地指责他,“莫不是看不起我们兰陵金氏?”金子勋挑眉。


       “不想带就不带了,跟你有关系吗?”魏无羡皱眉,“魏无羡,挽尘姑娘可是姑苏蓝氏中人,而你却将她带走,败她清誉,还真是恬不知耻!”金子勋说话极其难听,可那些修士无一不在附和着他。


        “怎么,嫉妒了?挽尘看不上你那张不入流的脸,就开始嚎了?”魏无羡的眼里隐隐出现了红色,拳头已经攥起。


         “魏无羡,你这个歪魔邪道!...”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顷刻间那出声的人,面前的酒杯忽然结起冰霜炸的粉碎。


         挽尘握了握魏无羡的手,“挽尘...”魏无羡平静下来,“歪魔邪道?恬不知耻?”挽尘挑眉。


         “我想同谁在一处与你何干?”挽尘走到金子勋桌子面前,俯视着他。


         “挽尘姑娘,我!...”金子勋看到挽尘的眼神后忽然如鲠在喉,冷汗直流。


         

         “本尊的名字,尔等卑劣之徒不配叫...”


        


青椒炒辣椒

希望万事顺遂啊。(图搬自微博)

希望万事顺遂啊。(图搬自微博)

墨辞Moki

我!回!来!了!周 四 双 更,我发誓我再也不咕了!

我!回!来!了!周 四 双 更,我发誓我再也不咕了!

青子

bug超多

只是感觉美丽卡提墨镜有.蛇琴

bug超多

只是感觉美丽卡提墨镜有.蛇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