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嘉然

73004浏览    1190参与
一点之前杀了你
我真的想嘉然想得要发疯了。我躺...

我真的想嘉然想得要发疯了。我躺在床上会想嘉然,我洗澡会想嘉然,我出门会想嘉然,我走路会想嘉然,我坐车会想嘉然,我工作会想嘉然,我玩手机会想嘉然,我盯着路边的嘉然立牌看,我盯着马路对面的kfc嘉然看,我盯着地铁里的广告看,我盯着好朋友的粉丝牌看,我盯着朋友圈别人合照里的嘉然看,我每时每刻眼睛都直直地盯着看,像一台雷达一样扫视经过我身边的每一个网友,我真的觉得自己像中邪了一样,我对嘉然的念想似乎都是病态的了,我好孤独啊!真的好孤独啊!这世界上那么多嘉然为什么没有一个是属于我的的😭😭

我真的想嘉然想得要发疯了。我躺在床上会想嘉然,我洗澡会想嘉然,我出门会想嘉然,我走路会想嘉然,我坐车会想嘉然,我工作会想嘉然,我玩手机会想嘉然,我盯着路边的嘉然立牌看,我盯着马路对面的kfc嘉然看,我盯着地铁里的广告看,我盯着好朋友的粉丝牌看,我盯着朋友圈别人合照里的嘉然看,我每时每刻眼睛都直直地盯着看,像一台雷达一样扫视经过我身边的每一个网友,我真的觉得自己像中邪了一样,我对嘉然的念想似乎都是病态的了,我好孤独啊!真的好孤独啊!这世界上那么多嘉然为什么没有一个是属于我的的😭😭

一点之前杀了你
亚达哟,然姨又要被扣工资了😭...

亚达哟,然姨又要被扣工资了😭😭😭

亚达哟,然姨又要被扣工资了😭😭😭

屁屁屁股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

喜欢是细水长流且滔滔不绝的事,让我们一直一直双向奔赴,继续做彼此的太阳吧☀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

喜欢是细水长流且滔滔不绝的事,让我们一直一直双向奔赴,继续做彼此的太阳吧☀

likor
然然可爱捏! 我永远喜欢嘉然!...

然然可爱捏!

我永远喜欢嘉然!(怒吼)

然然可爱捏!

我永远喜欢嘉然!(怒吼)

Bella's dog

Dream world(二)

“今天的mc话题是,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男生,你会做什么?” 让我们从晚比开始吧


向晚:“我的话当然是去打电竞了,毕竟我可是gamer担当,然然呢?”


嘉然:“我会先去洗手间,看看是不是变全了”


乃琳:“什么?这是可以说的吗?” 


珈乐:“然然一本正经的说怪话,哈哈哈哈哈哈”


乃琳:“宝贝,收,收一下啊”


嘉然:“嘿嘿,我说完了,该乐了”


珈乐:“我想打*机”


贝拉:(一脸震惊)


乃琳:“王珈乐!!你没有资格说然然!”


向晚:“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啊,乐的意思是要......



“今天的mc话题是,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男生,你会做什么?” 让我们从晚比开始吧



向晚:“我的话当然是去打电竞了,毕竟我可是gamer担当,然然呢?”



嘉然:“我会先去洗手间,看看是不是变全了”



乃琳:“什么?这是可以说的吗?” 



珈乐:“然然一本正经的说怪话,哈哈哈哈哈哈”



乃琳:“宝贝,收,收一下啊”



嘉然:“嘿嘿,我说完了,该乐了”



珈乐:“我想打*机”



贝拉:(一脸震惊)



乃琳:“王珈乐!!你没有资格说然然!”



向晚:“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啊,乐的意思是要去玩游戏,最近很火的一个游戏,大家不要误会了”



乃琳:“那拉姐呢?”



贝拉:“我想找琳儿测试一下体力有没有更好”



珈乐:“乃琳,辛苦你了!哈哈哈哈哈”



贝拉:“一脸问号?”



乃琳:“拉姐的意思是要多多锻炼,好好运动,嗯,对,就是这样!!”



向晚:“我看到弹幕上说让拉姐去当屋顶工,拉姐一定可以的,拉姐力气可大了”



珈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乃琳:“……”



嘉然:“那乃宝呢?”



乃·一脸感激·琳        向·一脸懵b·晚      


珈·一怪脸笑·乐       贝·十分正直.拉


                 嘉·小天使·然




乃琳:“我的话应该想挨个亲一下大家吧”



四脸震惊+无语+怀疑乃琳入团动机




Bella's dog

Dream world(一)

作者bb叨:本文均为作者想象,请勿当真。既然现实很残酷,那不如暂时逃避一下吧。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思路也可以分享到评论区或私信。


“然然,起来练舞了” 贝拉边敲门边说,可里面却迟迟没有回应。


“然然,我进来了?” 贝拉试探的问了一声便打开了门,走到床边。 面前的嘉然,紧锁着眉头,眼睛微微睁开,面色潮红。贝拉发觉到了不对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然然,你发烧了,今天先好好休息吧,不用去练舞了” 贝拉说着便准备把手收回来,一只温热的小手却拉住了她。


“拉姐,难受” 生病的嘉然声音格外软糯,夹着几分沙哑。“那我带你......



作者bb叨:本文均为作者想象,请勿当真。既然现实很残酷,那不如暂时逃避一下吧。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思路也可以分享到评论区或私信。



“然然,起来练舞了” 贝拉边敲门边说,可里面却迟迟没有回应。


“然然,我进来了?” 贝拉试探的问了一声便打开了门,走到床边。 面前的嘉然,紧锁着眉头,眼睛微微睁开,面色潮红。贝拉发觉到了不对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然然,你发烧了,今天先好好休息吧,不用去练舞了” 贝拉说着便准备把手收回来,一只温热的小手却拉住了她。


“拉姐,难受” 生病的嘉然声音格外软糯,夹着几分沙哑。“那我带你去医院吧,你先起来”  


“拉姐 ,抱抱” 答非所问。不过贝拉并没有拒绝,坐到床边,把嘉然捞到怀里,好声好气的劝“宝宝,生病了就要去看医生,不能拖着的,起来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嘉然把头埋进贝拉颈窝处,哼哼唧唧的说 “不去嘛~然然想再躺一会” “那就先把退烧药吃了,再躺,我去给你拿” 贝拉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房间。“不要走” 生病的然然比平时更粘人,且让人无法拒绝,这是贝拉事后得出的结论。


“那你说怎么办?” “陪我躺一会吧,就一会,好吗?” 嘉然的眼里含着泪花,伸手拉住了贝拉的衣角。


贝拉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词,小恶魔。把人一步步带入深渊的恶魔。


迟迟等不到回答的嘉然,收回了手,自己躺了回去 “队长放心,我一会不那么难受了,就起来自己去医院,你回去和大家排练吧,她们需要你”


“然然,我” 贝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事的,是然然自私了,队长平时那么忙,不应该再无理取闹的给队长添乱” 贝拉就是再笨也听出了嘉然声音中夹带的哭腔。拉开了嘉然蒙过头顶的被子。里面的人明显没有想到贝拉会这么做,用手胡乱的擦着满是泪痕的脸。


“对,对不起”但心贝拉生气的嘉然磕磕巴巴的道着歉。 “王嘉然” 贝拉冷冷的语气,让嘉然更加不知所措。正准备再次道歉却被拉进了一个温暖怀里“我想比起她们,你更需要人陪”


“拉姐,我,我”贝拉轻轻捧起嘉然的脸,拭去她眼角的泪“别哭了,哭成小花猫就不可爱了” “不可爱,拉姐还会喜欢我吗?” 贝拉没有回答,带着嘉然躺回了床上,依旧抱着她,让嘉然把头埋进怀里温柔的拍着嘉然的背,就像小时候每一次被噩梦惊醒后又总是在妈妈的温暖的怀抱和轻柔的抚摸中再次安然入睡。


舒适安全的环境让生病的嘉然很快的放松了下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恍惚间仿佛听到了贝拉的声音。


贝拉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家伙,回答了她刚刚的问题“当然会,贝拉会一直喜欢嘉然”


“然比也喜欢拉姐,最喜欢了” 


果然是小恶魔




“你们说拉姐怎么还不回来啊,不是去找然然排舞吗,去了快一个小时了” 向晚不解的挠着头看向乃琳和珈乐


“要不你去看看” 乃琳慢慢悠悠的回答


“不了不了,还是乐乐去吧” 


突然被突然cue到的珈乐一脸懵“什么?看啥?”


“吃火锅吗?” 乃琳把手机揣回口袋,起身问道


“吃!!晚晚请客!” 珈乐抢先回答


“什么啊!!王嘉乐!明明就轮到你了,不要想逃单” 向晚边说边挥着手洋装凶狠的跑向珈乐


此时乃琳的手机又响了,来自“贝·不当人·拉”

“谢谢乃老师,改天请你吃火锅”


今天的枝江依旧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eo
跟风画个玉桂然 有参考捏

跟风画个玉桂然

有参考捏

跟风画个玉桂然

有参考捏

随便乱来的小号

在陷阱中狩猎

很老土且ooc的典型流水账。

感觉写了八百万字最后一看只有6k5。

霍格沃兹:学校

阿兹卡班:监狱

金色头发:某斯莱特林家族的族人特征

魁地奇:巫师世界的球赛

檞寄生:同时出现在檞寄生下的人不可以拒绝对方的接吻请求

嘉然🐍乃琳🦅(均不典型)

0//

斯莱特林的四年级级长嘉然最近很愁。她真的好想冲进校长办公室指着墙上一列画像问,是谁?究竟是谁出的馊主意——同年级级长们必须住在一个宿舍内。格兰芬多的两位级长真的好吵啊!!她举起魔杖给静音咒续了命,如果不是和格兰芬多那两个级长比较熟络,早就习惯了她们的吵闹,嘉然想自己或许真的会给她们用口齿不清咒。

啊不是!!她最近发愁的不是向......

很老土且ooc的典型流水账。

感觉写了八百万字最后一看只有6k5。

霍格沃兹:学校

阿兹卡班:监狱

金色头发:某斯莱特林家族的族人特征

魁地奇:巫师世界的球赛

檞寄生:同时出现在檞寄生下的人不可以拒绝对方的接吻请求

嘉然🐍乃琳🦅(均不典型)

0//

斯莱特林的四年级级长嘉然最近很愁。她真的好想冲进校长办公室指着墙上一列画像问,是谁?究竟是谁出的馊主意——同年级级长们必须住在一个宿舍内。格兰芬多的两位级长真的好吵啊!!她举起魔杖给静音咒续了命,如果不是和格兰芬多那两个级长比较熟络,早就习惯了她们的吵闹,嘉然想自己或许真的会给她们用口齿不清咒。

啊不是!!她最近发愁的不是向晚和贝拉这两个傻瓜格兰芬多级长,是乃琳——拉文克劳级长。




1//

拉文克劳名字中的隐义是贪婪的掠夺者。

嘉然和乃琳是在一年级入学的车厢上认识的。由于出身是血统纯正的斯莱特林家族,许多出身巫师家庭的新生进入车厢瞥见嘉然行李箱上的名字之后,就会找理由退出车厢转而寻找新的地方。于是嘉然断定这位看到她名字后没有转身离去的、年轻漂亮的小姐出身于麻瓜家庭。哎呀……怎么又开始判断血统了…嘉然一巴掌打在额头上。家族遗传病家族遗传病!小巫师伸直两只胳膊上下晃,试图把抽象化的家族遗传病打散。

“你要吃糖吗?”一根来自麻瓜世界的棒棒糖递到她身前。嘉然顺着手臂线条向上看,望进一双湖蓝色的眸子里。“我叫乃琳。”那双眼睛的主人笑起来,又把棒棒糖在她身前摇了两下,示意她收下糖果。车厢的灯光和煦,照得人和善可亲。

“嘉然。”嘉然眯着眼睛笑,顺手收下了麻瓜糖果。麻瓜可能有罪,但食物总是无罪的吧,何况这个棒棒糖闻起来就甜丝丝的,如果甜食都被宣判有罪,那格兰芬多那群傻子岂不是要进阿兹卡班。小巫师撅着嘴嘀嘀咕咕。

好可爱…从打开车厢门的那一刻起乃琳就在不停地重复感叹。怎么会有小巫师这么可爱,面前摆着很多奇奇怪怪的零食,每往嘴里丢进一颗怪味豆,都会把好吃和不好吃写在脸上,还喜欢自言自语嘀嘀咕咕。乃琳看着她的模样实在可爱,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不可以碰然比的呆毛!!”嘉然噌的一下站起来,皱巴着脸喊出这句话。糟糕…小名不小心……于是脸蛋更皱皱巴巴了。

“好的,对不起,然比。”乃琳本来想站起来鞠一躬道歉,但是发现坐着是平视对方,就用点头代替了。

我应该骂她的,可是她喊我然比哎。嘉然立起来的呆毛尖尖软了下来,她只好用眼神责怪这个奶金色头发的麻瓜巫师。嗯?金色头发?

感受到狐疑的眼神,乃琳主动开口解释“我来自拉文克劳家庭,我们家比较亲近麻瓜世界,发色是意外。”

“这样噢。”被看穿小心思的嘉然移开视线。

之后的一路上,两人没有再就着巫师麻瓜之类的问题讨论太多,反倒是对着食物进行了一场学术研究。

新生晚会上,不同于分院帽还未接触到嘉然便大喊“斯莱特林!”的情况,乃琳的分院测试久到嘉然都有些窒息。好饿好饿好饿,最后一个巫师的分院结果怎么出来得这么慢,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拉文克劳如何?我出生在拉文克劳家庭。”她抬头听见乃琳轻声向分院帽这样建议。

“拉文克劳!”于是分院帽喊。




2//

拉文克劳: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大的财富。

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两个学院按照惯例来说,并不会上同一个课表。但又是从她们这一届开始,同一年级不同学院的巫师会一起上课,直到三年级加入选修课后才会拆分。校长美曰其名,霍格沃兹是一个整体,作为校长并不希望看到有的学院针锋相对,有的学院毫不相识的场面出现,希望能以此作为转折点。

话说回来。所以为什么会有拉文克劳这么蠢呢……然比晕死。怎么会有拉文克劳在天文学课程睡着,在魔咒学课程上一个咒语也不念只靠着身体的下意识去躲闪,在草药学课上……变形学课上……

最让人不能忍受的还是乃琳在飞行课上的表现,怎么会有巫师和扫帚磕磕头啊。真的不会被号称聪明伶俐的拉文克劳们开除院籍吗。

蠢得有些人尽皆知的巫师今天又在变形课上变出了新花样——把自己变成了猫猫。

昨天庆祝乃琳的生日折腾得有些晚,导致嘉然今天上早课起晚了。小巫师偷偷从教室后门溜到最后一张桌子坐下,转头就发现自己这节课的同桌是只毛色奶金的小猫。她控制住抽动的嘴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地发问“乃琳?”。她看见猫咪像小狗散热一样吐了下舌头,作为肯定的回应。

斯莱特林的优秀巫师手刚摸到魔杖就听见小猫轻声喵喵叫,抬眼,人猫对视。猫咪奋力一扑就撞进了巫师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起来,大有“我今天就要在你这睡觉!”的意味。嘉然伸手揪住她的后颈提到面前,猫猫眨眨眼睛,尾巴卷上嘉然纤细的手腕,一下一下地点着她的手心同她撒娇,方才的气势全部烟消云散。

好吧,嘉然妥协。“只能这节课。”她把乃琳塞回怀里,狠狠摸了几下才抽出手来拿魔杖跟上课程。

手感很好。

嘉然和小猫同步眯起眼睛笑。





3//

拉文克劳是住在云端的巫师。或许是因为有着云的阻隔,外界的声音落在她们耳朵里轻飘飘的,既没有攻击力,也不算赞美诗。经过云层筛选后抵达的话语,多数已是拉文克劳自己早就想过的事情了。

拉文克劳休息室的大门向所有聪明人敞开,其他三个学院的巫师答对了问题就可以进入。留校的圣诞假期实在是有些无聊,格兰芬多太吵,赫奇帕奇巫师水平参差不齐,所以嘉然来拉文克劳找找乐子。一进门就看见角落里的奶金色脑袋要埋到书里头去,斯莱特林血液中流淌着的恶劣因子指使嘉然绕路,躲到乃琳身后去。

“你在看什么。”小恶魔在乃琳耳边突然出声道。拉文克劳的年轻巫师惊叫一声,抱着书往前扑倒,摔在了地上。闹出的动静有些大,休息室里的拉文克劳见怪不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倒是部分其他学院的巫师向这边看了好几眼,更甚者则露出嘲笑的神情来。

嘉然一时间有些愧疚,毕竟是自己捣蛋的结果。给乃琳施了几个简单的治愈魔咒赔罪后,她攥了攥魔杖。

“你害我丢这么大的人!只赔偿几个治愈魔咒就可以了吗?!”乃琳拉着嘉然的帽子把她带到休息室外,叉着腰仰着下巴大声问。嘉然舔了舔嘴唇,把选择权交给对方“那你要怎样?”

一句话惹得路过的学生疯狂向这边看,有谁不知道斯莱特林在任何时候都要掌握绝对的主导权吗???而且,拜托,那是嘉然,出生在斯莱特林血统最为纯正的家族里的,呃,斯莱特林!上次格兰芬多的向晚,就因为拉着嘉然去了她并不想去看的魁地奇比赛,宿舍门口被不知名人士扔了一周的臭蛋。

“嗯——我想骑你的扫帚!”

于是飞行课模范学生呼唤来自己的扫帚递给拉文克劳的傻瓜巫师,本来傻瓜巫师是想自己飞的,结果又被扫帚敲了一下脑门,所以变成了嘉然怀抱着乃琳骑上扫帚向外飞去。

根!本!看!不!见!啊!斯莱特林完全不愿意向这个事实低头,抽出魔杖就给拉文克劳来了一个变小咒。把软乎乎的小巫师装进胸口的口袋里,再用指腹蹭蹭奶金色的发顶,就这样一起飞吧。反正乃琳看起来是很高兴的样子。

“金色飞贼!然比然比!你能不能抓住那个!”路过魁地奇赛场时正好遇上格兰芬多队在训练,口袋里的小朋友眼睛一下就亮了。

“我又没打过魁地奇,也不是找球手。”嘉然语气慵懒地回应。傻瓜巫师在口袋里翻了个面。

“我试试。”

格兰芬多本就与斯莱特林有着可以类比为世仇的关系,魁地奇球队的队员一见有绿色的袍子闯进训练场地一下就不乐意了。几名队友正想冲过去就被场边等待场地的斯莱特林拦下,“哎——,你们格兰芬多人人都是找球手么?”

乃琳在口袋转身重新面对外界,刚想把脑袋探出去就被嘉然轻轻摁回来。

“你要是一会儿被撞飞了,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嘉然瞥了一眼身后紧追不舍的格兰芬多。

啧,多事的格兰芬多,至于吗,一个球有什么好抢的。嘉然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避开格兰芬多找球手的撞击。

金色飞贼有意无意地从嘉然身前擦过好几次,最后忽然停留在乃琳眼前,傻瓜巫师想也没想地伸手抓住金色飞贼的翅膀。下一秒就被扯着飞离了面料舒适的口袋,刚开口吱哇要喊救命的小巫师再下一秒就被塞回温暖的口袋里。嘉然握着金色飞贼,举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晃了晃。

“快夸我!”少女的笑容春风得意,夕阳余晖晒化身上的雪,为漂亮的巫师小姐镀上傲人的光彩,直教人挪不开视线。




4//

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有着拱形的落地窗,乃琳时常站在窗前将霍格沃兹校园尽收眼底。

升上三年级后,嘉然被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人缠上,球队的人出现在每个意想不到的地方。

嘉然起床时床头站着一个人“成为找球手吧!”

嘉然吃饭时身旁围着一群人“加入球队吧!”

嘉然睡觉时床头守着一个人“来打魁地奇吧!”

……

然比只好施施无声咒,再让他们吃吃鼻涕虫。

乃琳听说了这些事情之后,特地跑来斯莱特林休息室关心……噢,笑了她一个下午。进礼堂前,乃琳从背后圈住她,歪着脑袋用下巴蹭她侧边的头发,笑吟吟地说“找球手很帅气呀,然比要不然就从了他们吧。”

“好。”于是吃饭时嘉然这样回答了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队长。因为是来之不易的找球手,所以嘉然提出的几个条件都被通过了。一是不准强制训练,二是不要再来烦她,三是不要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斯莱特林从来不假设自己战败的情况,这点嘉然也不例外。所以说完第三点之后她自己也愣了一下,她本来是要说“输了不准责怪我”的,嘉然不觉得自己会输,但直觉告诉她好像有输的可能。可她去年就已经赢过了格兰芬多的找球手,谁会是她直觉中的不可控因子。

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的比赛出现了一些意外。两大学院的找球手在争夺金色飞贼时发生身体碰撞,双方都失去了身体平衡,斯莱特林的找球手在最后关头抓住了金色飞贼,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扫帚打着圈飞出去时击打到一颗游走球。游走球戏剧般地,撞向了摔落扫帚的斯莱特林找球手。坠落的途中嘉然看见观众席上奶金色的拉文克劳。

好在嘉然并无大碍,也坏在嘉然并无大碍。

学校自然是不愿意看见任何学生在校园里受伤的,但被游走球击中后连淤青都没有的学生,校史上的第一位。嘉然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背后有强大的家族支撑,这些来观赛的魔法部疯子可能会拿她去解剖。

入夜,乃琳披着隐身衣来到嘉然床边。

“乃琳——”嘉然泫然欲泣地拉着乃琳的手低声撒娇,好似受了很严重的伤。

“你还好吗?”她倚在床边抱着委屈的小巫师,轻柔地拍着她的肩以示安慰。

“不好,疼死了,我都不能正面朝上睡觉!”斯莱特林脸不红心正常跳地撒谎,然后就满意地看见拉文克劳的笨蛋小猫眉头紧蹙,乘胜追击地提出要求“乃宝——,今晚陪我睡吧。”

“一张床挤两个人有点……”

“那变成猫猫就好啦。”嘉然直接用变形咒打断了乃琳的托词。反正猫猫看起来很乐意这个结果。

嘉然把另外一只手翻给猫猫,金色飞贼失去赛场上张牙舞爪的色彩,安安静静地被握在手心。

“我抓到的!”

乃琳挪了挪身体,用腹部包住嘉然的手,尾巴也绕着她的手腕蹭。嘉然很厉害。她无声称赞。

拉文克劳新一届的找球手信息被保护得非常好,拉文克劳在与赫奇帕奇的比赛中甚至冒险用了上一届找球手,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地拿下了胜利。

无论如何试探,拉文克劳的知情人士都只愿意透露一个消息:新的找球手会在与斯莱特林的比赛中上场。

队员入场时拉文克劳的学生把找球手挡得严严实实,直到骑上扫帚准备比赛时,斯莱特林的比赛选手也没看见那个神秘找球手究竟长什么样,只是听着观众席的窃窃私语和高谈论阔。

什么?你问嘉然吗?她正环顾观众席找乃琳呢。可恶!乃琳怎么又鸽我啊!!!嘉然气呼呼地想。

哨声吹响,比赛开始。

双方球员几乎在同一瞬间齐齐飞出去。细究的话,斯莱特林的球员动作慢了一拍,他们确实有些好奇那个神秘的找球手是谁。

“在找我吗。”神秘找球手飞向斯莱特林的找球手,歪头询问道。不可控因子出现了。

拉文克劳有没有搞错,找一个飞行课年级倒数第一的、全校皆知的笨蛋巫师做找球手???

“你!装!的!”嘉然追上飞远的乃琳,咬牙切齿地撞向她。

“没有!只有飞行课是装的,其他的不会是真不会!”奶金色的头发在风中飞扬,好似巫师笑声的具象化。“比一场嘛!”斯莱特林听见长着狐狸尾巴的拉文克劳这样建议。

今天的金色飞贼似乎格外喜欢同斯莱特林的找球手作对,嘉然郁闷极了。也正因如此,斯莱特林争强好胜的心越来越活跃。才不要输给鸽子王巫师!!!

乃琳一改常态,敛起笑容面无表情地追逐着金色飞贼,瞅见嘉然试图在扫帚上站起来以便可抓握的范围更大时,神情更严肃了。

不出意外的话,意外马上发生。

金色飞贼忽的往回飞了一小段距离,来到两位找球手的中间,眼疾手快的斯莱特林毫不犹豫地扑向它,却因为没有把握好距离,双脚飞离了扫帚。拉文克劳眼神一变,迅速调整扫帚试图接住对手。金色飞贼此时又向上飞去,嘉然与乃琳撞了个满怀,强大的冲击力让提前准备好的拉文克劳也无可奈何地摔下扫帚。坠落的空中,斯莱特林拥着拉文克劳转身,让自己先落地。

两名找球手好似受伤流出的血一致充到了脸蛋上,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一只手捂着红透的脸,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用手背蹭着脸颊,双方转向相反的方向,中间是叠交的手,手下是安静的金色飞贼。校医赶入场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由于裁判询问是谁先抓住金色飞贼时,两名找球手都回答了对方的名字,很难下判断,便决定将比赛胜负决定权交给场内的其他球员。最后斯莱特林意外的和拉文克劳打成了平局。



5//

再后来就是考试周与离校宴会,没有一名学生能在这段时间内抽出一点时间来应付除了考试以外的事情,优秀的斯莱特林除外。

嘉然坐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无意识地用指尖摩挲着嘴唇,怎么会那么巧呢。

金色飞贼飞到嘴边,好胜的斯莱特林企图张嘴咬住,最后确实咬住了,但咬住的是少女柔软的唇瓣。金色飞贼戏耍了两位找球手后就要逃之夭夭,被恼羞成怒的两人扣在了手掌之间。鬼使神差的,嘉然轻轻舔舐了乃琳嘴唇上被咬出的伤口,然后转身把自己垫在下方,理所应当地将脸埋进拉文克劳的肩颈。

每每回忆起这件事,嘉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以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做出这么多的事情,她放下手里的笔记去找咒语大全,试图找出是否有让时间变慢的咒语这一问题的答案。翻完一本厚得可以砸死一百个麻瓜的咒语大全,嘉然猛的合上书。

图书馆里为什么没有追拉文克劳的一百种方法,为什么没有斯莱特林与拉文克劳的恋爱手册,为什么没有如何让乃琳成为我的女友的答案。

喜欢乃琳。嘉然压了压呆毛。喜欢乃琳。

于是一整个假期,乃琳每天都能见到不同的猫头鹰送来不同的礼物,有时候是分享趣事的信件,有时候是精致的手工蛋糕(猫头鹰脚上的纸条写着“我自己做的噢!”),有时候是精心包装的盒子(拆开来会喷射出很难洗干净的汁液)。拉文克劳乐此不疲地照单全收,每天都会写一份信回馈这份不知名的爱意(羊皮纸由猫头鹰提供,不写的话会被猫头鹰啄),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多传一只纸鹤。

但四年级开学后,拉文克劳既没有说起魁地奇比赛场上那个意外的吻,也绝口不提假期时发生的事情,这让斯莱特林的级长快愁死了。可恶!!可恶啊!!!乃琳绝对是故意的!!!嘉然愤愤地捏着玩偶。偏生每每她提起一些事情时,拉文克劳的巫师总能展现过人的智慧,像鱼避开洪流冲击一样四两拨千斤地绕过去,真让人有够束手无策的。

被动向来不是斯莱特林面对爱人的风格。某个拉文克劳级长值班的晚上,嘉然拉着格兰芬多的两位级长探讨起了恋爱经,颇有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你偷偷给她喂个吐真剂,问她喜不喜欢你不就好了!”向晚一拍大腿,意料之中地提出了一个馊主意,贝拉和嘉然沉默地盯着她。“虽然是有点不尊重了,但是喜欢就没关系吧,不喜欢的话施个遗忘咒就好了……”直球的格兰芬多没有底气的补充。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嘛!!”向晚看向贝拉。

“迷情剂。生米煮成熟饭!这总不能拒绝了吧!”

虽然本来就知道找这两个人是个错误,但此时此刻嘉然才由心感受到那种大错特错。格兰芬多的傻瓜巫师好像已经把她们唯二知道的高级药剂名称搬出来了,不该为难她们的,唉,嘉门。嘉然看着两个已经快吵起来的格兰芬多级长,一杖一个地丢了一个昏昏倒地。

也不是完全不可取,小恶魔吹了声口哨。

所以在圣诞宴会上,嘉然牵着乃琳私奔了。她牵着乃琳来到有求必应屋,斯莱特林早就已经布置好了场景。

“怎么啦,嘉然?”乃琳在床边坐下,仰着头问她。

ternura。嘉然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斯莱特林揉着她的耳朵,另一只手不慌不忙地指向头顶,“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乃琳抬眸瞥了一眼,又望进那双和她一样的湖蓝色眸子里,简短回答道“檞寄生。”

空气沉寂,对视间乃琳主动败下阵来。

“和我接吻吧。”

不能拒绝的请求。

于是斯莱特林依照剧本说出准备好的台词。“乃琳——,好狡猾。”

她们在檞寄生下接吻。







Ternura:西班牙语中有个词汇叫做ternura,词典赋予它的注解是柔软。不过据说这个解释不那么准确,所以有人为它进行了更详细的定义【就像你的猫故意把东西弄乱,你正准备生气,它却向你撒娇,蹭你的手心,这时你不忍心的感觉。】

气泡腰果
忘画蝴蝶结了 重新发一下

忘画蝴蝶结了 重新发一下

忘画蝴蝶结了 重新发一下

嘉心糖今天吃嘉然小姐捏

画了我几个产品的七夕图,是梗图描改!!!p1果丹皮p2乃贝p3嘉晚饭捏

画了我几个产品的七夕图,是梗图描改!!!p1果丹皮p2乃贝p3嘉晚饭捏

气泡腰果
玩mc玩魔怔了 摸点矿井战神王...

玩mc玩魔怔了 摸点矿井战神王嘉然

玩mc玩魔怔了 摸点矿井战神王嘉然

洞秋知冬

  自截自修自改

  原图在p2

  自截自修自改

  原图在p2

我爱裘克

嘉然小姐Cos服,拍的不好

嘉然小姐Cos服,拍的不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