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嘉维尔

55134浏览    409参与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伊红】梦醒之时,入眼皆是星空(八)

唔姆,果然对于这里来说,还是有点太过了吗。

外面吧。

这段写得我大欢喜。

不过这之后就没有那么快的更新速度了,可能。

灵感稍微有点干枯?你们想看什么梗,也可以给我留言,我看看能不能塞到主线里去。

说是主线,其实也没啥主线。

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被逼急了就直接坑了,嘻嘻嘻。

唔姆,果然对于这里来说,还是有点太过了吗。

外面吧。

这段写得我大欢喜。

不过这之后就没有那么快的更新速度了,可能。

灵感稍微有点干枯?你们想看什么梗,也可以给我留言,我看看能不能塞到主线里去。

说是主线,其实也没啥主线。

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被逼急了就直接坑了,嘻嘻嘻。

祖国的泥土
【罗德岛医疗部提醒您:不要佩戴...

【罗德岛医疗部提醒您:不要佩戴过紧的饰品】

【罗德岛医疗部提醒您:不要佩戴过紧的饰品】

ThatObscureBlack

随便摸得因为传了好几次不行而裁成了三张的长图

罗德岛诸位的自由落体(被杜宾教官踹下直升机)

随便摸得因为传了好几次不行而裁成了三张的长图

罗德岛诸位的自由落体(被杜宾教官踹下直升机)

肥肥大废熊
终于!!!!上次画了线稿的嘉维...

终于!!!!上次画了线稿的嘉维尔因为我的退坑和换软件咕咕了,今天心血来潮画完了(虽然很敷衍)
退坑我依然爱她(的立绘)

终于!!!!上次画了线稿的嘉维尔因为我的退坑和换软件咕咕了,今天心血来潮画完了(虽然很敷衍)
退坑我依然爱她(的立绘)

肥鱼鱼鱼鱼鱼桑

社团的作业_(:з」∠)_画了嘉维尔xx

社团的作业_(:з」∠)_画了嘉维尔xx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伊红】梦醒之时,入眼皆是星空(一)

答应你们的,深海梦的后续。

虽然说是一时兴起写的抹布,但是想了想伊桑和红刀哥还是有蛮多可以深挖的。

所以就写出来玩玩。

大概会是一段一段地发出来,每段比较短,全写完之后可能会在微博(@没有理智对不起)发个全集出来。

第一段还是比较重口的,虽然没有肉,但还是暂时不在lof直接发了。

对了,本系列对于明日方舟所有干员的原型参考均来自于微博。感谢这位博主的无私整理。

祝食用愉快。

 @磷绅士-邪魔外道爱好者  @竹喧 答应你们的后续w

答应你们的,深海梦的后续。

虽然说是一时兴起写的抹布,但是想了想伊桑和红刀哥还是有蛮多可以深挖的。

所以就写出来玩玩。

大概会是一段一段地发出来,每段比较短,全写完之后可能会在微博(@没有理智对不起)发个全集出来。

第一段还是比较重口的,虽然没有肉,但还是暂时不在lof直接发了。

对了,本系列对于明日方舟所有干员的原型参考均来自于微博。感谢这位博主的无私整理。

祝食用愉快。

 @磷绅士-邪魔外道爱好者  @竹喧 答应你们的后续w

小兰蓝啊🦄

沙雕

非常OOC,非常草稿流

失智刀客塔课上激情作画

沙雕

非常OOC,非常草稿流

失智刀客塔课上激情作画

Reder_HL
最近一直在忙着画别的东西鸽了很...

最近一直在忙着画别的东西鸽了很久
这个想法早就有了最近才画
手机画的难免会崩坏
还是请各位不喜勿喷
https://b23.tv/av77436715

最近一直在忙着画别的东西鸽了很久
这个想法早就有了最近才画
手机画的难免会崩坏
还是请各位不喜勿喷
https://b23.tv/av77436715

Reder_HL

最近一直在忙着画别的东西鸽了很久
这个想法早就有了最近才画
手机画的难免会崩坏
还是请各位不喜勿喷
https://b23.tv/av77436715

最近一直在忙着画别的东西鸽了很久
这个想法早就有了最近才画
手机画的难免会崩坏
还是请各位不喜勿喷
https://b23.tv/av77436715

ThatObscureBlack

私设博士与嘉维尔,鬼知道医务室发生了什么

私设博士与嘉维尔,鬼知道医务室发生了什么

Light不是灯
........。完蛋。别人的...

........。完蛋。
别人的约稿,结果对方发来的图点不开了,我就只看了个大概颜色,然后去搜了下明日方舟里绿色头发的干员。然后就成功的把艾丝黛尔画成了嘉维尔................。
我还要重画。TTTTTT

........。完蛋。
别人的约稿,结果对方发来的图点不开了,我就只看了个大概颜色,然后去搜了下明日方舟里绿色头发的干员。然后就成功的把艾丝黛尔画成了嘉维尔................。
我还要重画。TTTTTT

米诺,骨牌
我永远不知道我的干员们在讨论什...

我永远不知道我的干员们在讨论什么
(说不定我这个18级屑博士哪天就被整了)

我永远不知道我的干员们在讨论什么
(说不定我这个18级屑博士哪天就被整了)

天儿

【推因推】孤岛焰火

四千字无差,有鳄鱼组


—————————————


在刚刚踏入罗德岛的舱室前,因陀罗从未想过她竟会有晕船似的不良反应。按摩根的话来说,在这艘舰上,拉个窗帘,行驶起来从龙门到了乌萨斯都不会察觉,怎么到了你就成了这样?因陀罗懒得和她争论,扶着晕乎乎的脑袋摸到宿舍,一倒不起。她没有什么兴趣参与迎新派对,但倒是有兴趣去蹭两瓶酒喝。梦中呓语着醒来,看到的却不是爬到吱吱呀呀的木板床上层来的摩根。这床过于柔软了——是哪?

“因陀罗,你需要一块表。”

“主子!”

因陀罗从床上弹起来,光脚踩在地板上,“我……”

“你需要一块表。”推进之王重复了一遍,“这里已经不是伦蒂尼姆了。你的生物钟...

四千字无差,有鳄鱼组


—————————————




在刚刚踏入罗德岛的舱室前,因陀罗从未想过她竟会有晕船似的不良反应。按摩根的话来说,在这艘舰上,拉个窗帘,行驶起来从龙门到了乌萨斯都不会察觉,怎么到了你就成了这样?因陀罗懒得和她争论,扶着晕乎乎的脑袋摸到宿舍,一倒不起。她没有什么兴趣参与迎新派对,但倒是有兴趣去蹭两瓶酒喝。梦中呓语着醒来,看到的却不是爬到吱吱呀呀的木板床上层来的摩根。这床过于柔软了——是哪?

“因陀罗,你需要一块表。”

“主子!”

因陀罗从床上弹起来,光脚踩在地板上,“我……”

“你需要一块表。”推进之王重复了一遍,“这里已经不是伦蒂尼姆了。你的生物钟不适合这艘舰。”

推进之王的肩上搭着一条毛巾,头发半湿不湿,散发着因陀罗从未闻过的香味。是傍晚,因陀罗迟钝的神经终于开始运转。那格外温暖又即将熄灭的光穿过窗帘的缝隙,让推进之王的瞳孔如同两块透亮的琥珀。

“睡好了吗?”因陀罗的主子轻轻问道。

“睡得很好。”

她曾记住了那里的所有时间。她知道第一缕寒风何时来临,她知道冬日的朝阳会第一个照耀到伦蒂尼姆的何处。她的皮肤感受到空气中湿润的水汽,蹲在门口看着忘记带伞的摩根踩着路上的泥水笑骂着跑回;炖汤的香味从最勤劳的妇人家飘来,她总能多拿到推进之王剩下的一个土豆;她听到雪花的声音,在不再喧闹的破窗户前看到月光下银色的路面——不知那里有多少脏污!

而现在她来到一座移动的岛上了。在这里,时间不再是她可以习惯的对手。因陀罗打了个哈欠,罗德岛的特殊作战制服都由后勤部门回收清洗休整,而干员自己的衣服仍由自己负责。他们刚刚驶离了某处即将到来的天灾,洗衣机旋转着,那巨大的飓风盘旋不去,却在视野中愈来愈小了。因陀罗看着天空重归平静,携着洗好的衣服走到了甲板上。

“主子,在看什么?”

“云。”推进之王转过身来,示意她往上看,“像什么?”

因陀罗瞪大了眼睛,“什么都不像!”

“我也觉得是。”

推进之王的白色T恤孤零零地挂在晾衣杆上,因陀罗眯着眼睛看了一阵,终于觉察出哪里不对,“怎么这么干净?”

“墙上贴着,「试用新品完全清洁洗衣液送棒棒糖」,下面标明用了源石技艺。”推进之王皱着眉头把小白棍从嘴里拿出来,“有点太甜了。”

“这么管用!”因陀罗望着那比墙还白的T恤,“真管用。”她喃喃道。

“你不是还有几件旧衣服带过来了?回头也试试。注意事项还写了,要观察这件衣服半个小时以上,看它会不会出现变色、撕裂等不正常现象。”推进之王补充,“如果不正常,可以再拿一根。”

“那我来看着,你去收拾吧,今天不是轮到你们的训练了?”

推进之王没说话。她没穿外套,“和平”时期,也没有特殊战斗服的包裹,修长而精壮的四肢闲适地袒露在外,隐约能看到些许疤痕。这都是新伤,因陀罗想,来到罗德岛之后才弄上的伤。她们相识后第一次去洗澡,因陀罗曾惊讶于看到她主子光洁无暇的皮肤,这在她们那里不算正常,但因陀罗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因为在浴室热气的蒸腾下,她的主子伸了手过来,轻轻抚摸了她脸上的疤痕。不知为何,因陀罗总会觉得那里滚烫滚烫的。

她望着那不再有任何残留血迹的背心。洗得真干净!久违地骂了句伦蒂尼姆独有的脏话——摩根听见了一定会捂住孩子们的耳朵。那个瘦得像竹竿,每天裹在筒一样的工作服里飘来飘去的博士,在她来到这里后曾说,“有心事的话,可以来找我哦。”那时她猛拍博士肩膀,笑得直不起腰,“心事!我因陀罗能有什么心事!”

博士扶着桌子喘粗气,仍然坚持不懈,“有的话,我就在这里等你!”

因陀罗本自满于那晚她把博士灌醉,让他讲出来不少牢骚,比如囊中羞涩买不了偶像的唱片,睡眠不足还老梦到办公桌爆炸,更有武斗课对他来说实在过于困难。因陀罗实在讨厌话里有话,一套接一套的人,博士如此狼狈,倒是让她没那么厌恶。但——“心事”!因陀罗啐了一口,什么狗屁!

于是周二的例行酒会,因陀罗缺席了。猎蜂传呼她询问,她胡乱讲了一通,说有事要办,下次补上,自罚三杯!猎蜂觉得古怪,又不好多加询问,只是那夜没了酒后爱贴到人身来抱住的因陀罗,倒是着实少了点乐趣。这边感叹着,那边的艾丝黛尔惊叫一声,差点要扔掉手里的篮子。

“艾丝黛尔!”

被吼了第二声,可怜的阿达克里斯少女颤抖着回应,“因,因陀罗——女,女士………”

“什么女士!叫我因陀罗!”

“呜……对不起!对不起!!”

“你胡乱道什么歉?!”因陀罗想让她住嘴,才发现这家伙脑袋上顶着个大大的帽子,两只巨大的角从中穿了出来,旁边装饰了许多鲜花。一只鸟,活的,正趴在花丛前,豆大的眼睛转过来看了因陀罗一眼。巨大的帽檐遮盖住了视线,艾丝黛尔躲在帽子下面,一刻也不敢钻出来。

“呜……不是因为,上次训练的时候,我,我的角戳伤你……”

“哈?!那叫伤吗?你看着我的脸,你说哪个是你干的!”

“我,我,对不起!!!”

“我没生气!!!”

“那,那你……”

“我有事要求你。”

“我?”艾丝黛尔猛地抬起了头,“为什么?”

“这里不好说,走,跟我去我房间——”

“不行!我和大家约好了,这时候要去锡兰小姐和梓兰小姐的时装发布茶话会!”

“啥!”

“时装,发布,茶话会!就是大家穿着这样的衣服,喝茶吃点心,顺便看梓兰小姐设计的新衣服。”艾丝黛尔似乎忘了刚刚的恐惧,“你看,梓兰小姐之前给我做的!好看吗?”

因陀罗低头看看她紧紧裹在身上的裙子,一层层的蕾丝繁复复杂,长长的裙摆几乎要拖到地上,“穿这个,咋打架啊?!”

“不打啊!”

“那我跟你的事怎么办!”

艾丝黛尔想说我跟你没有事,又想到平时在训练室因陀罗一眼也不多瞧她的角,甚至连她的矿石病身份也不怎么在意,只会跟要透支生命一样拉着她要求斗殴。艾丝黛尔暗暗叹了口气,“你跟我一起去茶话会好不好?很快就结束,到时候我听你说。”

因陀罗捏着鼻子答应。等到了小沙龙门口,艾丝黛尔看着锡兰小姐隽秀的字体写下的“不着正装不得入内”,对着因陀罗一身的肥大T恤和裤衩拧紧了眉头。她咬咬牙,将那有繁复装饰又有两个洞的帽子摘下来给因陀罗扣上,又将披肩摘下来披在她身上,“你现在就是我的侍女了!”

“我是头儿的——什么侍女,什么玩意儿!”

“就现在一会儿!要不然你不能进去。”艾丝黛尔突然感觉自己的社恐症状有了巨大的缓解,下次见博士该好好跟他讲一下,“我现在是公主!”

她踩在高跟鞋上,憋了一股气和她认为是凶巴巴的因陀罗对峙着。因陀罗戴着那顶大帽子,也憋着一股气,在锡兰如炬的目光中护送着明显不怎么会穿这双鞋的艾丝黛尔入座。

“干嘛穿这种鞋?又响又难穿!”

“好看!我喜欢!”

她俩的切切私语被扫过目光来的黑扫没了。因陀罗瞪了回去,接过艾丝黛尔递过来的小饼干,一口吞了,仔细聆听起梓兰小姐的讲述来。

“……感谢空小姐的帮助,我们才能从那个抠得不行的供应商那里拿到这些布料……”光屏上逐渐显示出一些手绘的裙装样图,“博士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了一些远古资料,我看了看,有很多我们没接触过的样式。大家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因陀罗盯着光屏仔细看了一通,又看看艾丝黛尔的小裙子,自言自语道,“公主就穿这些?”

“应该是吧,我也没见过。”

“每天穿这些,一定很累。”

艾丝黛尔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我也更爱穿裤子。”

“但如果是必须穿这些东西呢?公主,我的天啊,还得戴个有一堆钻石的王冠,为了撑起这些裙子,还要穿上这些……铁架!”

“可能对于真正的公主来说,这跟其他事相比不算什么!”

“也许。”

在沙龙此起彼伏的掌声中,因陀罗盯着那条光屏上如绽放的晚霞一般的长裙,再也没说过话。

“诶——有事找嘉维尔,所以来找我吗!”艾丝黛尔几乎要昏厥过去,“我,我也怕她呀!”

“你怕谁呀?”

艾丝黛尔惊叫一声,躲到因陀罗身后,“嘉维尔!我什么也没说……”

“唉,我的艾丝黛尔,我们两个在这地方,好不容易遇到个同族人,总该多说说话吧?再说了,我都跟你出了多少次任务了,我对你不够贴心嘛!”

艾丝黛尔趴在因陀罗耳朵边上说,“其实我想问她,能不能做好朋友,但是我不敢……”

“你的悄悄话太大声了!”嘉维尔拿法杖轻轻敲她脑袋,“我以后就是你最好的朋友!行了,这位因陀罗女士——”

“别叫我女士!”

“因陀罗兄弟,您有什么需要吗?”

“我要看医疗档案,偷偷看,没有记录的那种。”

“不可能。”嘉维尔摊手,“就连医疗干员的所有登入记录都会被系统记录,你个人的私下查阅行为会是完全违反规定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帮你越过这个障碍——不过,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两天后,我们会在那座城镇进行补给。同时那里的帽子节也是出了名的好玩,大家用各式各样的帽子装扮自己,还有漂亮的花车——”嘉维尔瞥了一眼眼睛放光的艾丝黛尔,“那天正好是艾丝黛尔值班。”

“交换!”

“成了!”嘉维尔笑眯眯地扯过因陀罗嘀咕了一阵,在被威胁的混混黑了又黑的脸色中,拉着艾丝黛尔跑路了。

于是第二天,照例去检查干员档案的博士遇到了个打劫的。他被逼着打开推进之王的档案,竭尽全力按住了上扬的嘴角,默默在一旁等着这位神秘人物完成她的阅读。

“这什么意思!”因陀罗骂道,“干嘛用这么麻烦的词!”

于是博士默默蹭过去,为这位昔日的混混头头解释着,从推进之王接近安全值边缘的血液源石结晶密度,到后面细细讲述的故事。博士说有些东西是机密,他只讲,“你们那天相遇的时候,是你先挑衅。那时候你的伙食一定很糟糕,因为手腕很细,从死也不系好的衬衫后面隐隐能看到肋骨的形状。你的左耳朵上有道还算明显的疤,打架时会习惯性地将那一侧后撤……虽然尽力小心了,但还是打翻了旁边的一辆推车,后来将那些摔烂的南瓜都买了回去,晚上放在火上烤了,很甜,后来就再也没吃过,只剩下土豆了。她很怀念。”

阿米娅在广播里呼叫博士。瘦弱的人冲因陀罗笑笑,戴上兜帽离开了。

因陀罗在舷窗边上,看着远处燃烧着的灯火。艾丝黛尔的帽子是个三层蛋糕,嘉维尔的是一条长在头上的尾巴,她们的身影融入夜色,又有隐隐的欢呼声像海浪般从远方传来。会有烟花!艾丝黛尔走了不远又扭头大喊,记得看烟花!

巨大的,却不是枪炮的爆炸在空中绽放,一瞬亮如白昼。因陀罗在那档案上瞥见推进之王的住所变更记录,才知道自己初来时迷糊走错了房间,在她的主子的床上呼呼大睡了一觉。于是那张床就属于她了。是主子的声音在梦中响起,将她唤醒。因陀罗曾看到闪光的金色毛皮在梦中一闪而过,它们在阳光下起伏着,连呼吸都融成了金黄色。那是主子的美梦,是维娜的美梦。

我不想伤疤消失!

因陀罗摸上自己的脸。刹那间,伦蒂尼姆的一切忽然变得模糊了。因陀罗记不起少有的阳光与持久不息的风,也记不起雨的味道和雪落的声音,它们都变了!

“因陀罗,你看。”推进之王拿着一件发着绿色荧光的T恤走出来,金色的烟花在她们头顶炸开,“看来他们失败了。”

因陀罗看着那发着光的愚蠢玩意儿,发觉自己也忆不起那些堆在椅子上散发着血的臭味的破烂衣物了。推进之王也不会记得这些事,但她从未忘记——因陀罗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伤疤,好烫!

“我——”

“怎么了?”

“这一切会结束吗?”

推进之王仍如同她们初见时那样默默看着她。因陀罗觉得自己的心事远没有解决,也无法解决,她好似触及到了以她自认为的下属身份不该触碰的现实,她也许焦躁,急切,甚至生出了对那瘦弱男人的嫉恨。但就像一开始认定的那样,维娜是她唯一的主子和最好的朋友。对待朋友,因陀罗没有谎言。她的脸颊也热了起来,从疤痕蔓延而上,直至眼角。也许她此时该宣誓效忠,裙子也好裤子也好,维娜的座下总会有因陀罗守护。她是那样期待着她的王——

于是从推进之王身上学了许多美德的因陀罗,到了实处仍掉了链子。她在烟花声中大喊:


“对不起!!但我要在这里亲你!!!”


推进之王仍那样站立着,她好像笑了,又好像没有。但她确实是拿出了嘴里的棒棒糖。


“这个太甜了。”她还是这么说。


Reder_HL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要帮一个公司画...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要帮一个公司画些东西(老板还没给我钱)也要帮朋友画东西也现实生活中我也有很多东西要画反而没时间画视频了  好累啊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完整版的视频下星期应该能画完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要帮一个公司画些东西(老板还没给我钱)也要帮朋友画东西也现实生活中我也有很多东西要画反而没时间画视频了  好累啊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完整版的视频下星期应该能画完

Elecko
送各位博士一瓶能消除疲劳、明目...

送各位博士一瓶能消除疲劳、明目护肝的药剂

活动虽好也要注意休息

送各位博士一瓶能消除疲劳、明目护肝的药剂

活动虽好也要注意休息

叶柒、喵

【明日方舟 炎客×嘉维尔】趋暖

 

[cp]趋 暖

明日方舟cp:炎客×嘉维尔

全文1900+,一发完  ✨ 有摸尾巴情节

天气冷了,请大家吃个小甜饼

私设嘉维尔虽然不会和真的鳄鱼一样进入冬眠,但会降低行动力和速度。而炎客作为炎魔,体温会比较高。

以及,鳄鱼尾巴应该是不会上下摆动的,但根据嘉维尔游戏中作战形态,我觉得嘉维尔应该可以抬起尾巴。

OOC归我,祝大家食用愉快ww

——————————————


趋  暖

罗德岛上的供暖设备出现了故障,虽然已进入抢修当中,但短时间内是依旧无法为大家供应暖气。

这对于许多罗德岛干员而言,无疑会在生活行动上产生巨大的不便。许多干员为了保存热量开始尽量降低自己的...

 

[cp]趋 暖

明日方舟cp:炎客×嘉维尔

全文1900+,一发完  ✨ 有摸尾巴情节

天气冷了,请大家吃个小甜饼

私设嘉维尔虽然不会和真的鳄鱼一样进入冬眠,但会降低行动力和速度。而炎客作为炎魔,体温会比较高。

以及,鳄鱼尾巴应该是不会上下摆动的,但根据嘉维尔游戏中作战形态,我觉得嘉维尔应该可以抬起尾巴。

OOC归我,祝大家食用愉快ww

——————————————


趋  暖

罗德岛上的供暖设备出现了故障,虽然已进入抢修当中,但短时间内是依旧无法为大家供应暖气。

这对于许多罗德岛干员而言,无疑会在生活行动上产生巨大的不便。许多干员为了保存热量开始尽量降低自己的活动频率,很明显令人尊敬的嘉维尔医生就在这个行列之中。

时间:7:30am       地点:嘉维尔宿舍

莱娜有些头疼地看着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嘉维尔,伸出手试探性地拍了拍面前的“被子团。”

 “嘉维尔醒醒,别睡了,”莱娜轻声呼喊着,“你该起床啦。”

“……五分钟,我再躺五分钟就好。”面前的被子小幅度地动了动,嘉维尔的声音闷闷地从里面传出来。

“这句话在你十分钟以前已经说过了噢。”莱娜无奈地叹了口气,就知道是这样,毕竟现在的温度对阿达克里斯而言确实不适合活动呢。

但一想到昨晚郑重其事拜托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叫她起床的嘉维尔,莱娜再次叹了口气,继续尽心尽力地进行着自己的任务。

莱娜小幅度地摇晃着嘉维尔:“嘉维尔,你真的不能再睡啦!你和炎客先生约好八点在训练室见面的吧,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

“靠!”迷迷糊糊的嘉维尔一听到炎客的名字突然惊醒,“唰”地一下拉开被子把头露了出来,“啊啊啊!我完全忘记这件事了!这下完了,我已经想到那家伙会拿什么表情看我了……”

哎呀,看来又恢复活力了呢,莱娜笑着站在一旁看着手忙脚乱的嘉维尔这样想着。

时间:8:20am        地点:罗德岛训练室

嘉维尔微喘着打开训练室的门,一进去便看到一个身形高大修长的男人环抱着两把长刀垂首立在墙边,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来。

“没记错我们约定的时间是八点,”炎客朝嘉维尔的方向走来,“你迟到了二十分钟。”

“知道了,知道了,”嘉维尔不自然地别过头躲过炎客的目光,脸上隐隐有些发烧,“下次我会注意时间的。”

……太丢脸了,嘉维尔绝望地想着。

炎客看着嘉维尔异常的反应,挑了挑眉心底暗笑一声,不再多说什么又转身走回房间中央,拔刀出鞘:“既然来了,就快开始吧。”

“啊,”嘉维尔收拾好心情,把魔杖横立在身前,“那我就不客气了!”

时间:10:30am        地点:罗德岛训练室

“啪!”

黑色的魔杖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后落在墙边的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嘉维尔捂着右手手臂,咬着牙看着抵在自己面前的刀尖,金色的眼眸里流露出不甘。

“你输了。”炎客将刀垂下,平静地说出对战结果。

“嘁,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嘉维尔甩了甩被震麻的右手,走到墙边去捡魔杖,“你的刀法看样子又精进了啊。”

不,不是这个问题。

炎客微皱着眉盯着嘉维尔的背影,仔细回忆着刚才的对战的细节,思索着那一丝不自然感究竟来自哪里。

犹豫几秒后,炎客微眯着眼,像是确认般地开了口:“你太慢了……”

嘉维尔回过头,疑惑地看向他。

“刚才那一刀,你已经预料到了吧,”炎客把目光落在嘉维尔微微颤抖的右手上,“但是身体却没能快速躲过……恕我直言,嘉维尔,你的状态很糟。”

嘉维尔轻叹一声:“我以为我已经掩饰的很好了,没想到还是被看出来了吗?”

炎客将刀收回鞘中:“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嘉维尔烦躁地抓抓头发,“就是温度太低,影响了活动速度而已。”

听闻此言,炎客才发现嘉维尔的鼻尖和指尖有些泛红。

注意到炎客的目光,嘉维尔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不说这个了!继续吧!”

“我拒绝,知道结果的对决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炎客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嘉维尔,但再看到嘉维尔即将炸毛的样子,立刻又补上一句,“而且你的手还没恢复。接下来我自己练习就好,你先好好休息吧。”

嘉维尔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顿时没了反驳的力气,干脆顺势靠着墙壁坐了下来:“算了,那我就坐在这儿等你。结束后一起去吃饭吧!”

炎客正背对着嘉维尔往另一头,闻言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切。还真是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啊。

嘉维尔托着腮恨恨地想着。

时间:11:20am          地点:罗德岛训练室

炎客结束今天的训练,收回刀。一边撩起衣服下摆擦掉汗水,一边往嘉维尔坐着的地方走去。

就在他正想开口叫嘉维尔时,声音却硬生生地顿住了。因为,平日里强硬且雷厉风行的嘉维尔此刻已经蜷着腿侧靠着墙壁睡着了。大概是嫌弃地板太冷,嘉维尔的尾巴还搭在了自己的腿上。

……

算了,反正距离开饭还有一会。

炎客默默想着,将双刀靠在墙边,挨着嘉维尔坐下。随后支起右腿,将右手搭在上面,侧头看着睡着的嘉维尔。

还真是没有防备心啊,嘉维尔。炎客收回目光望着天花板无所事事地想着。突然,他感觉左肩一重,侧目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嘉维尔已经靠过来了。

这就是阿达克里斯对热源的敏感程度吗?炎客努力保持住自己的身体,心里暗自想象中嘉维尔醒过来后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然而炎客还没想完,就感受到左手有什么凉凉的搭了上来。炎客垂首一看:

……噢,一截尾巴,嘉维尔的。

炎客不自觉地轻轻用拇指摩挲了一下手中的一小节尾巴末端。不知为何就突然想起了流传在罗德岛干员之间的,嘉维尔一般不会让人碰尾巴的传闻。想到这儿,炎客看着尾巴,赤金色的眼里难得的带了些笑意。

这可不是我主动要碰的啊……


-完-


————————————


快来个姐妹和我一起搞吧,我真的要冻死了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