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461浏览    1711参与
麦头

五十岁怎么爱人

“观诸世间众生,以人寿最长。蜉蝣朝生夕死,夏蝉不知春秋。倘能淡然豁达、闲适悠游,则一载光阴亦觉得绵绵不绝….”——《徒然草》...


“观诸世间众生,以人寿最长。蜉蝣朝生夕死,夏蝉不知春秋。倘能淡然豁达、闲适悠游,则一载光阴亦觉得绵绵不绝….”——《徒然草》

                                               

       在氧气瓶运转的咝咝声里醒转过来,又逃过一劫,她在心里默念一句。不是庆幸也非安慰,只是平静,只余平静。

       数不清第几次的哮喘发作,一番兵荒马乱,也只能请到村里的老医师救急,最后的最后也不过在床头摆一只立式氧气瓶,吊命而已。

       终于能下床,在小孙子的搀扶下挪到院子,人瘦成小小一只缩在竹藤椅里,晒晒冬天的太阳就像能充电一样。天空一碧,光透过杨桃树枝枝丫丫打在眼皮上,明晃晃一片,舒服得骨头都发软似的。她近来只能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昏昏沉沉之际总觉是十几岁,还在江对岸自己的家里。父亲依旧暴躁暴力、母亲唯唯诺诺、姊妹四人日夜埋首做女红补贴家用却永远捉襟见肘、以及无疾而终的爱情。好像什么都没变,只是年纪渐长,人就更凑近生活也越远离感受而已。几十年一晌,千帆过尽还有什么委屈和执念,都算了。

       她模模糊糊地想到,熬过春寒,就可以给杨桃补土修枝了。

       眼皮沉沉,呼吸沉沉。


Forensic Medicine.M-明日酱

“从这一刻开始,我的过去,我的未来,我的现在,都仅仅属于你。”

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号
只要我涂的够烂他们就抓不到我!...

只要我涂的够烂他们就抓不到我!!!!!!!!

只要我涂的够烂他们就抓不到我!!!!!!!!

烛九阴阳

【朝耀】会长与小混混

   ●大家好我是新人,第一次来不懂这里的规矩,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我滑稽不动了)

  ●本质上没啥内涵,不知道为啥爆了字数,没捉虫

  ●巨ooc 天雷滚滚,建议雷点明显的人不要观看

  ●不敢多说啥就看tag吧

  ————————————————

——————————————

  隆冬,连一片叶子落地的声音都不会发出。临近期末的大学缺乏平日里的热闹,即便在少课的下午也不再像往常一样,或是说,多了不少紧促感,简直与高考前的冲刺并无二致。...


   ●大家好我是新人,第一次来不懂这里的规矩,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我滑稽不动了)

  ●本质上没啥内涵,不知道为啥爆了字数,没捉虫

  ●巨ooc 天雷滚滚,建议雷点明显的人不要观看

  ●不敢多说啥就看tag吧

  ————————————————

——————————————

  隆冬,连一片叶子落地的声音都不会发出。临近期末的大学缺乏平日里的热闹,即便在少课的下午也不再像往常一样,或是说,多了不少紧促感,简直与高考前的冲刺并无二致。

  然而在主教楼中这间本该更加静谧的会议室里,情况却有所不同。

  不小的呼噜声已经响了半个小时。

  亚瑟额角的青筋也暴了半个小时。

  手中的校级活动方案从标准的优雅花体到娃娃体,再到现在的狂草,可见这位文学部副部长兼学生会主席的心路历程。在滔滔不绝的噪音中亚瑟的耐心值一路狂降直至阈值,然而他却不能把身后沙发上正值酣睡的人叫醒。

即使那是个小混混,即使这家伙正翘了课蹭了学生会沙发还打呼噜影响重要工作,即使那家伙早已数次在自己的底线旁边疯狂跳极乐净土。

哦,我是说,他真的会跳极乐净土。

……

   王耀,文学系大三学生,长了亚瑟一届的学哥辈,身兼第三舞蹈社长和单身情歌部长等职务。据说是在他刚入学时,在军训时的休息时间,穿着一身又臃肿配色又丑的军训服向大家献出的。音乐响起地那一刹那,稍显累赘的墨绿色衣服忽然就变成了衣袂翻飞的舞衣,跃动时不经意间露出一小节灵动而白皙的腰肢,随着跳跃的黑发。不同于女性的千娇百媚,极具动感和爆发力的舞步完美提现另一种美感,明明未施粉黛眼角却仿佛有着胭脂晕染,又或者是因为用力舞蹈而微微气喘。

   『稍微,做一些快乐的事吧……』当那人一手握着另一只手臂的肘部,和着节奏轻轻耸动着肩膀,眼角唇角都带着万类风情的看向台下的人们时,操场爆了。并具数据统计,该届男学生中性取向为同性的比例同比增长4个百分点,就更不用说女生们有多么狂热了。

   W 大的两大舞蹈社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盯上了这个绝佳的人才,同时发出了抢人要请。最终身为学校最大排面的第一舞蹈社成功抢人头,把王耀成功吸收入部,并准备让他在迎新晚会上表演《极乐净土》。王耀听了简直受宠若惊,立马叫来自己的两个搭档决定来一整套的舞蹈。

   结果当天,虽然在王耀领着两个搭档献跳一支完美的舞蹈,但结束后很快又响起另一首歌——

准确的说,是《爱河》,“影 流 之 主”的bjm。

看着台上妖娆且魔性的身姿,大厅死寂数秒,遂爆发狂笑。

笑声愈演愈烈,甚至主持人都无法控场,所有领导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啥。

王耀则十分兴奋,甚至还想再跳一支新宝岛。但俊杰向来识时务,于是在前学生会长爆炸前,王耀迅速与同伴们溜之大吉,轻轻地走不带去一片云彩。

 之后王耀凭借这件事一战成名,彻底成了W大风云人物。由于搅乱会场秩序第一舞蹈社不得不将其开除身份,然而王耀似乎并不在意,反而自己建立社团,意在建立“鬼畜区跳舞最好,舞蹈区最为鬼畜,舞蹈鬼畜两界伙食最佳”的组织。

包括且不限于抖肩舞,新宝岛和各式宅舞以及不时放送深夜美食报复社会,不仅斩获大量粉丝,也让W大在b站扬名立万。

……

正回忆着,忽然就有人扑到他的背上,纤细却有力的胳膊环了一圈,整个人就挂在了自己身上。亚瑟被吓了一跳,刚想站起来却又被那人用力按回座位。

 心底里那点心虚的成分立刻就被湿热的呼吸刺激的上下翻滚。

 偏偏那人满不在乎的样子,撩了下黑发,咧开嘴露出两排银牙笑道:“会长大人~你们的学生会领导特供奶茶呢?给我喝一口呗——”

 嘴上这么说,不安分的爪子却早已明戳戳的伸向了抽屉,若不是顾忌着点礼仪恐怕早就洗劫这间会议室了。

 亚瑟拨开那只贱嗖嗖的爪子,无奈叹气道:“你能不能回去复习?不要在这里打扰我工作。”

  “不要!你不也没复习?”王耀扯着嘴满脸不爽,甚至蹬鼻子上脸的挤上了椅子,强行跟亚瑟坐在一块,仍不放弃的试图打开会长的抽屉,看来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嫖杯奶茶。

  转椅着实不大,但绕是两人身形相对消瘦也险些把原主挤下座椅,也当然让两人的胯骨紧紧磕在一起,硌人得紧。亚瑟略略有些僵直,勉强平复心态后试图将那个没有眼力见的小混混推开,然而那家伙身子柔软的几乎不像男生,扭身避开自己的手臂后干脆整个人挂在对方身上,言带威胁却像极了嗔怪:“让我尝尝嘛,不然你·懂·的。”

 这下完了,刚刚平复的成果一扫而光。亚瑟抬起手,宛如临终前发现自己后继有人的老爷子,欣慰到双手颤抖眼含热泪:“在右侧最下面抽屉……你自己拿吧。”

————

 有人说,王耀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可他本人并不那么认为。

 他才没有被偏爱,只不过抓住了某些让人不得不“偏袒”的把柄并以此要挟。除此之外他也并不像某些白痴一样去触碰亚瑟的底线无止境的威胁,目前为止最过分的也不过是嫖奶茶外加嫖学分,而已,顺便某些对他图谋不轨的家伙也会有所顾忌。

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如果不去自己争取爱,是很容易挂掉的。

 打蛇要打七寸,擒贼当然先擒王,而这个学校里存在被攻克条件的又地位最高的,毫无疑问就是学生会长。若不是当初意外得到了“全校最受欢迎,最恪尽职守的学生会长喜欢同性,还是个行为恶劣的混蛋”这一绝密消息,借他十个胆也不敢在亚瑟头上薅毛。

 喝完奶茶,王耀伸了个懒腰,重新躺回沙发,猫一样打了个哈欠后一秒进入睡眠。同时有意无意的轻轻抿嘴,确保自己最佳的睡姿展现在亚瑟眼里——带着婴儿肥的脸颊如同凝脂,鸦黑色的睫毛翕动几下后趋于平静。

 他自然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美貌进行颜值攻击,既然亚瑟是个弯的——虽然不知道他究竟喜欢哪一款,但美终究是人类社会里一致性极高的概念,从那个家伙仓促回头并且耳尖发红的表现就能看出。

 就是不知道这货的缪斯到底是哪位,得是多么完美的人,才能让一个贵公子高材生忽略对方的品行而为之倾倒,甚至抑制不住欲望。王耀翻了个身舔舔嘴,有点心虚的想到:万一他移情别恋(指自己)怎么办?

 如果真的被惹上一身腥——当然不是他自恋到认为能吸引到亚瑟·柯克兰,但准备所有可能性的预案才能让自己更好的生存。

 这边,瞬间失去睡意的小傻子忧心忡忡的寻思着对策,却没看到,另一边,翡翠色逐渐染上阴翳的温度。

————————————

——————————

亚瑟向来是个完美主义者。为人处世滴水不漏不留把柄,除了那一次,王耀再没发现任何有关学生会长恋爱的任何蛛丝马迹,甚至连缪斯的一星半点线索都没有,可见亚瑟的手段多么有效,那个人又被保护得多好。无论同学校工还是社会青年,自己穷尽关系网却发现几乎都没人知道亚瑟恋爱了。

王耀纠结着,将奶茶吸管咬得面目全非,剩下的半杯却一口没动。

 靠山不可以只有一个,就算亚瑟一直拥有权利和影响力,他也未必能一直容忍自己的任性……就像那些总裁ceo包养的情人一样,那些仅有漂亮羽翼的鸟儿在被主子享用过后就会被抛弃,分文不值…… 

 王耀呆了一下,随机立马唾弃自己:呸呸呸,什么破比喻!

 拿出手机,里面那段署名“6,15讲座录音”的音频安然无恙的保存在数据之中。这正是目前王耀真正且唯一的倚仗。

不能只有这一根救命稻草……王耀捏着手机,将它贴在胸口。

——————————

————————

 能录下这段音频纯属巧合。在他们社团举办的百万粉丝福利party结束后,众团员决定去酒吧喝一杯庆祝。中途王耀去了趟厕所然后……迷路了。

 对,王耀是个路痴。这是他深恶痛绝的地方,更别提酒吧光线不足的问题和曲折复杂的过道,对他而言这跟迷宫没有任何区别。更惨的是酒吧实在不够大,导航完全不给力,导致如同无头苍蝇的王耀开始无助的四处乱跑。

 结果就是目前王耀正处在酒吧的内部某个走廊的尽头。这里几乎没有灯光,连大厅里震耳欲聋的音乐也十分渺远,甚至辨不清声源。隐蔽得要死,陌生人若不是他这种路痴根本到不了。

 这下更没方向感了!王耀有些着急,立刻屏住呼吸试图分辨那些音乐——

 却也听到了不和谐的动静。

 他立刻就听出那是来自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的声音。那太过于有辨识度,实际上哪怕在学院祭王耀也能清晰定位。当然那位“大人”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意外,毕竟这家酒吧本来就隶属柯克兰家名下,没有经常过来请客败家已经很给面子。

 可不和谐的问题在于,那声音——在王耀噤声细听下——明明带着不可忽视的黏腻感,像是焦灼在某种沉沌的液体中,被不自觉得被拉长并夹杂着情欲,低沉撩人的声线较往日更甚!

 王耀呆住了。由于始终只有一个声线出现,那么同为男性他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因为门内的人是亚瑟·柯克兰,意义自然不同凡响。

 在那些不可描述的声音变得愈加急促,情欲与不甚清晰的水声达到顶峰前王耀掏出了手机,然后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录音。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至少他一开始并无恶意。

 随之一切达到了顶峰,然后是一阵拉长的令人心颤的声线,伴随着几句喃喃自语:

  “你怎么就,这么不、不让人省心?学长你好好做个好学生,不学那些三教九流之徒不好么……”

 随即就是突然被打开的门,和两张同样因惊愕而被染得煞白的脸。

 ——————————

—————————

  爱是罪过吗?

  近来越来越多的杂音传入亚瑟的耳中。足够优秀的能力使他仍能心无旁骛的投入学习和工作,但不代表这它们不会造成困扰。

  学生会某成员的工作是学校官群的维护,同时也是直属亚瑟的同事。同时也是王耀的死忠粉,自制海报直播打赏现场表演尻爆那种。最近一段时间都郁郁寡欢的样子,连那张有点掉色的限定海报也收起来了。

   “啊啊,他恋爱了!”某同学哀嚎:“还辟谣黄金单身,放屁!他平常除了演出才不会打扮呢!油头和大爷背心哪去了!?”

   如果说的是今天下午,那没毛病,厚着脸皮来自己这蹭下午茶总不能穿个大裤衩就来。一想到那货死皮赖脸的样,亚瑟就不禁嘴角上扬啊不是,嘴角抽搐。

   某同学还在纠结着宝贝海报的去处,想着究竟挂回去还是收起来,就听到对面会长大人冷不丁的问到:“你不是有女朋友吗?她会接受你喜欢一个男舞见?”

   “那有什么,我女票也喜欢耀耀啊。”某同学理所当然的回复让亚瑟噎了一下。

   “那你还烦恼他谈恋爱?”

   “问题不在他是否恋爱ok?都2020年了还走私生饭那一套?”某同学有些赌气得将海报塞回柜子:“耀耀恋爱这事还是别人发现的,而且稍微细心有恋爱经验的都能看出来,但他自己居然否认了,这明摆着有问题!或者他实在迟钝没意识到……”

   “所以你担心耀——他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亚瑟揉了揉眉心,合着这还是个男妈妈。

   “你和你女朋友一起粉他,为什么?你不是喜欢耀吗?”

   某同学表情一瞬间闪过一丝惊恐,怎么今天学生会长是磕到脑袋了么?

   “是喜欢啊——但不会和他交往的那种喜欢……相当于男神的那种定位。”沉默许久,某同学给出了一个措辞比较标准的回复:“耀耀的性格其实不太好,如果是我我会崇拜他,但不会跟他谈恋爱——我女朋友也是。他适合当我的偶像我也不适合爱他,如果真的有个好姑娘……或好男人收了他我会很高兴,因为他明显缺爱。”

   ……看得出来。

   “所以——会长你真的不吃我安利吗!绝世舞见耀耀每月两次的直播,咱们学校的学生还得天独厚可以看现场版!会长你真的不心动吗!?”

   在群里掠夺连环@全体成员的催促下,某同学匆匆赶去开会,临走前他把那张海报送给了亚瑟,因为他自己马上就要收到新的限定款了。

   那海报是帆布制的,优秀的工艺使得画面上的人物异常清晰。他身着红色舞蹈服,黑色的腰封勾出劲瘦的腰肢,看起来纤细但极具爆发力。一滴汗珠从发梢甩出,被别致得打上十字高光,人他整个人看起来都亮闪闪的。虽然白皙的面部微微有些掉色,但整体瑕不掩瑜。

   亚瑟看着那人过于明媚的笑容,心里却五味杂陈。

   

   爱是罪。它将你我捆绑为一体,从此便扰乱了心里的宁静。

   ——————————

————————

“什么!居然是区域签到!?”王耀悲愤的嗷嗷着:“必须使手机定位在省剧院才算签到成功,而且学分还这么高!”

弗朗西斯被逗乐了,俯身扶住王耀的水杯防止它洒出来,“你们文学院就是事儿多,哪像我们旅游管理那么轻松。” 

一边自己的室友和远处观望的亚瑟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次大型学习活动可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省剧院在公园中心,必须步行抵达,迟到的话那令人垂涎欲滴的0.5个学分就飞走了!

 “不行,今天晚上预约的饭店没法改时间!反正手机到即人到,那么——”纠结许久,王耀一咬牙:“你带着我的手机去吧!”

 学校正是咬准了新时代学生离不开手机这一点笃定他们一定回来,结果还真有这么一狼人肯放弃自己的手机整整半天。舍友吃惊,呆呆的接过手机离开了。

 迎着弗朗西斯敬佩的眼神,王耀搓搓手,开始一起讨论之后一场演出的舞美设计。其间对方还提起过为什么亚瑟也在外面等他,但都被自己巧妙的转移话题。

 确定王耀不会参加这次活动后,亚瑟也转身离开。其间他看向那两人的背影,只觉得透过挨在一起的两个脑袋的光太过刺眼,刺到心里不可抑制的产生烦躁。

啧,这么快就找好下一个目标了么……真是不乖啊。

看来得提前动手了呢。

————————————

 —————————— ————

 

——————————————

   ——————————

 “你知道么亚瑟?”

 半梦半醒间,亚瑟听到了一句细细的呢喃。王耀将脑袋埋在自己的肩颈旁,状似依偎,嘴唇轻轻地翕动着,吞吐着热气,带来微小的摩挲感。

 “我从小学开始就被人告白了……初中时脑子不清楚,交了第一个女朋友。”

 “后来她嫌我不上进,就分手了……确切的说是把我踢了。”

“高中时找了第一任男朋友,是,我以为是男朋友。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有好多‘兔儿‘,他还说他们那个圈子都是这样的,是我太老土……我的天,老土,你能想到这是年级第一说出的话吗?”

 王耀说着说着,忽然感觉委屈就像倒不尽的苦水,越倾诉就越汹涌的往外倾泻。忽然,他感觉脑袋一热,一只温暖的手绕过自己的脖颈,放在了自己的脑后。

 黑暗中,男人一言不发。但王耀能够感觉到一阵阵暖意,能感受到自己是被倾听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跳舞吗?是我的养父母让我学的,那样他们就能向邻里们炫耀我会跳舞,因为我家附近还没有会跳舞的小孩。刚开始在网上投稿……大部分都是在骂我的,骂我卖肉,骂我侮辱跳舞这门艺术,的还有私信过来要我的……我的……日用品。我不给,他们就骂我不知好歹,不知取悦自己的粉丝。虽然我只是想赚一点点外快,但那时我真的连着注销了好几个账号——”

说这话时,亚瑟无言,只能翻身抱住那人。他现在明白为什么王耀从不穿露腰漏腿的舞衣,或者即便跳极乐净土这种舞也不穿女装。这些事他并未参与过,也无法体会当时那种难过甚至痛苦的心情,是怎样度过困难发展成如今百万粉丝的舞见,还考上了这所不错的大学。

但以后不会有这些痛苦了,再也不会了。

怀里的人说不下去了。他发出两声不真切的泣音,然后又笑了笑。

“你知道么亚瑟。我在你身边烦了你快两年了哦。你是唯一一个,见过我最恶劣又任性的样子还没踹开我的人……有时我自己都觉得我太过分,但你都包容了。我也想过你是不是爱上我了,但那时我自恃自己没那个资格,也没敢往那方面想。毕竟我是个小混混,你是品学兼优的会长大——”

 “算了,如果换成是我,肯定没有你现在这样优秀。”亚瑟压低声线,在王耀的额角恪下一吻:“你又会跳舞,学习也不错,还这么可爱,谁会不喜欢你啊?”

“你总说自己任性——但你其实早就为我做出过改变的……当然你没意识到,你以前那些男女朋友也都意识不到。毕竟大多数人总觉得爱就是理所当然对对方好,但却没注意到你的努力而已。而且如果不是你,我也想不到我能这样包容一个人。至于那些黑粉——不过是活得极其失败的垃圾,觉得能在你身上得到优越感而已。”

“我明白我今天实在太过分了……这肯定伤害了你。我不会为自己辩解,只能从今往后继续‘任劳任怨’,任君差遣。”

 黑暗中,似乎能看到那灼灼的绿色。王耀忽然想起中世纪里那些骑士们庄严的宣誓词,或者是远处的大海上缓缓靠近的船只,带着欢呼和灯火逐渐归家。

  “好——一言为定。”

午夜心碎俱乐部💔

等待2020的夏天

虚伪你踩不踩板子

你们说要在那绕一辈子,别骗我

虚伪你踩不踩板子

你们说要在那绕一辈子,别骗我

企鹅riri
是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好,还是...

是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好,还是这个世界正在变得不好?

是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好,还是这个世界正在变得不好?

林林不会画画

独一无二的你

世间的美好繁花似锦,但这世间只有一个你。你的文字,你的歌声,琴声,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可以是灿烂的烟花,可以是加了蜂蜜的牛奶,可以是悠扬动听的歌,能与你相遇是美好的缘。

      不必难过纠结于过去的伤心,这世间只有一个你。从来没有什么关系不到,有的只是是否用心。你珍惜着你所拥有的每一段缘,你关心所遇到的每一个朋友,你把缘分捧在手心,切断它的却往往是对方。

      亲爱的,你不是什么中转站,不...

世间的美好繁花似锦,但这世间只有一个你。你的文字,你的歌声,琴声,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可以是灿烂的烟花,可以是加了蜂蜜的牛奶,可以是悠扬动听的歌,能与你相遇是美好的缘。

      不必难过纠结于过去的伤心,这世间只有一个你。从来没有什么关系不到,有的只是是否用心。你珍惜着你所拥有的每一段缘,你关心所遇到的每一个朋友,你把缘分捧在手心,切断它的却往往是对方。

      亲爱的,你不是什么中转站,不是垃圾桶,不是悲伤的承担者。

      有的回忆确实难忘,悲伤会深入骨髓,气愤会涌上大脑,负能会压垮你。

      但是呢,小人不值得你动气,交给我们就好,悲伤你也不必全部承担,分一点给我们也行。

      这个世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分别总会有,遇见傻子的概率比买彩票不中奖的概率还大。

      我们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来挥霍你的感情,而是来珍惜你的,你是这世间独有的,美好而孤独的宝藏。

      因为我们在乎你,所以希望你能走上阳光大道,希望你能如繁星璀璨,希望你的背后你的身边不再是只有孤独和寂寞。

      未来长路漫漫,我们陪你。

      毕竟这个世间,只有一个你。

      所以,我们独一无二的,可爱又帅气的东篱小姐姐,能否,再开心一些呢?





亲爱的,我要艾特你啦(嘶……总觉得这样说很油腻)

@⭐H.S.R.🌙 


蛇

爷爷送葫芦娃们去读书,送去六个唯独不送大娃,别人问他为什么,爷爷说:“大娃是红的,我听说红识字会害人。”(B站复制粘贴)

爷爷送葫芦娃们去读书,送去六个唯独不送大娃,别人问他为什么,爷爷说:“大娃是红的,我听说红识字会害人。”(B站复制粘贴)

蛇

爷爷送葫芦娃们去读书,送去六个唯独不送大娃,别人问他为什么,爷爷说:“大娃是红的,我听说红识字会害人。”

爷爷送葫芦娃们去读书,送去六个唯独不送大娃,别人问他为什么,爷爷说:“大娃是红的,我听说红识字会害人。”

后盛
微博看到的xswl 转来乐一下...

微博看到的xswl

转来乐一下 没授权,侵删

微博看到的xswl

转来乐一下 没授权,侵删

后盛

斯德哥尔摩小狼狗

不会起标题,之前的标题一直被吐槽,我想了想只能把属性标上去了.....


瞎写的,很乱,看个乐呵就行了


比较重。口。(其实就还行吧)不走🔗是我的倔强

总之慎入!!!


GB警告第四爱警告⚠️

有sp bds/m警告⚠️


没什么逻辑,就是搞起来爽

不适请绕行千万别和我说


小狼狗和吸血鬼女公爵


女公爵是在奴隶拍卖场看见小狼狗的。因为小狼狗有一半狼人血统一脸凶相,所以捆绑他的绳子都比捆其他奴隶的更结实一些。

拍卖场的调教师想把小狼狗往性/奴的方向调教,很多贵族就喜欢野一点的孩子。小狼狗抵死不从,吃了很多苦。


女公爵买下他只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品尝过纯种狼人的...

不会起标题,之前的标题一直被吐槽,我想了想只能把属性标上去了.....


瞎写的,很乱,看个乐呵就行了


比较重。口。(其实就还行吧)不走🔗是我的倔强

总之慎入!!!


GB警告第四爱警告⚠️

有sp bds/m警告⚠️


没什么逻辑,就是搞起来爽

不适请绕行千万别和我说


小狼狗和吸血鬼女公爵


女公爵是在奴隶拍卖场看见小狼狗的。因为小狼狗有一半狼人血统一脸凶相,所以捆绑他的绳子都比捆其他奴隶的更结实一些。

拍卖场的调教师想把小狼狗往性/奴的方向调教,很多贵族就喜欢野一点的孩子。小狼狗抵死不从,吃了很多苦。


女公爵买下他只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品尝过纯种狼人的血液,但是还没有喝过半狼人混血儿的鲜血,一时嘴馋把小狼狗带回城堡了。


调教师不知道女公爵是嘴馋了,以为她是好这一口,为了讨好她还加大剂量注射催/情剂。


被涩情捆绑咬牙切齿的小狼狗跪在女公爵的卧室,他不愿意沦为这些贵族的玩物,即使身体已经被改造得敏感柔顺,他还是咬着牙不让眼泪掉出来。


女公爵打着哈欠走进卧室,居高临下地看小狼狗狼狈的样子。她抓住小狼狗的头发把他提起来,张嘴露出属于吸血鬼的长长的尖牙。

牙齿刺破小狼狗的颈脖,溢出来的血液甜美鲜香。


女公爵瞬间上头了,她看着小狼狗不屈的眼神,决定要把他搞服。


女公爵把小狼狗在卧房里锁了五天。


星期一她用牛奶把小狼狗里里外外洗得干干净净,然后解开他身上所有的束缚,把他放在柔软的地毯上。她轻松化解小狼狗的挣扎,拉住乱跑的小狼狗的脚踝,硬生生把他拖回身前,逼他一边喝下三个水壶的牛奶,一边把自己的红宝石项链塞进小狼狗的后/穴里;项链串起了数十颗大大小小的亮丽宝石,女公爵每扯出一颗,小狼狗就颤一下。

小狼狗当然还要挣扎呀,结果被牛奶呛得咳嗽不止,软软地she出来,软软的倒在女公爵怀里。


星期二小狼狗反抗得十分厉害,女公爵有些生气了,把他双手反捆起来,让他脱光跪在床上翘起屁股好好反省。

女公爵的鞭子使得很好,一鞭下去就是一道红痕,火辣辣地疼。小狼狗的臀肉都被抽肿了,可他还是不愿意认错。

女公爵于是把他压在床上,吞下他半硬的东西,一边动一边扇他耳光。

红肿的臀和床单挤压摩擦更是疼痛难耐,何况有个女公爵还骑在他身上。小狼狗咬破了嘴唇快崩溃了,忍不住哭了出来,喊着公爵大人对不起我错了。

女公爵又给了他重重一耳光:叫主人。


星期三的小狼狗变得很听话,女公爵也很高兴。她伸出修长的腿,又抓住小狼狗桀骜不驯的的头发,让小狼狗从脚趾开始亲吻自己。

女公爵翘起一只大拇指让小狼狗掰开臀瓣坐在上面自己动。她一边享受脚趾按摩,一边玩弄小狼狗的舌头看他的口水缓缓流下。

小狼狗哑着嗓子叫主人。

女公爵不许小狼狗she出来,在他的下/体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星期四的女公爵和小狼狗一起吃水果。女公爵把小狼狗上下两张嘴都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撑得小狼狗小腹都鼓起来。

她用手指把小狼狗玩到高/潮,然后舔着他的耳朵怪他把塞进去的水果都浪费了。

小狼狗眼睛湿漉漉的,窝在女公爵怀里。

女公爵和小狼狗聊天,得知他是被人陷害才沦为奴隶的。女公爵揉着他的狗头说一定会帮他讨回公道。

小狼狗很惊喜。

女公爵说你星期二还想走呢,现在不逃跑了?不反抗了?

小狼狗说他想留在城堡里。


星期五女公爵买了个漂亮的项圈给小狼狗带上,又从柜子里翻出两个吊着蓝色宝石的乳/环给小狼狗带上。小狼狗痛了也不叫嚷,双手环着女公爵的脖子乖乖仰起头让她动作。

小狼狗主动了一次。

他的眼神还是透着那股狠劲,不过一对上女公爵的视线就受惊一样低下头。


星期六女公爵就和小狼狗出去郊游了。



其实还有几个梗没玩,下次写小奶狗搞。

凸凹世界-all秃

凸凹世界新春大抽奖!

为了回馈大家的支持,在这个3w粉与新春佳节共同来临之际,制作组为大家从五楼产品部那里kiang来一批周边,考虑到LOFTER网页抽奖不便,请大家进入该地址填写相关信息参与抽奖地址

在1月底信息采集结束以后,会在年后公开抽奖结果(经与官博君沟通不便直播抽奖过程,万分抱歉)

【三等奖】:金趴趴玩偶样品,仅此一枚打板,与大货不同。

【二等奖】:新品鼠标垫样品一枚,共七款,随机抽取。

【一等奖】:主创团队签名版第五册漫画单行本样本(无赠品参赛卡)

【特等奖】:超大海盗团挂画(非卖品)

注意事项:

1.单人填写提交次数已由后台做限制,但若有仍有重复提交的情况,将同...

null凸凹世界新春大抽奖!

为了回馈大家的支持,在这个3w粉与新春佳节共同来临之际,制作组为大家从五楼产品部那里kiang来一批周边,考虑到LOFTER网页抽奖不便,请大家进入该地址填写相关信息参与抽奖地址

在1月底信息采集结束以后,会在年后公开抽奖结果(经与官博君沟通不便直播抽奖过程,万分抱歉)

【三等奖】:金趴趴玩偶样品,仅此一枚打板,与大货不同。

【二等奖】:新品鼠标垫样品一枚,共七款,随机抽取。

【一等奖】:主创团队签名版第五册漫画单行本样本(无赠品参赛卡)

【特等奖】:超大海盗团挂画(非卖品)

注意事项:

1.单人填写提交次数已由后台做限制,但若有仍有重复提交的情况,将同一奖品只能由一个手机号所属账号获得,若抽到重复账号,会重新抽取。(个性域名为个人地址内的域名,不清楚可直接放个人主页链接,这个选项是以免撞名)

2.鼠标垫将在之后通贩,没抽到的朋友不用着急。

3.趴趴玩偶淘宝店在售中。


阿哞
男朋友的手! 我🉑以!

男朋友的手!

我🉑以!

男朋友的手!

我🉑以!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从明天开始学习变得缄默,我要安安静静得像具尸体

从明天开始学习变得缄默,我要安安静静得像具尸体

麦头

人南渡

       岭南多人情,人情或在席,办席称“做桌”,赴宴叫“食桌”。八仙四角桌、连体长条凳围出的“回”字上最容易听到稀奇故事和它的不同版本。白事流水席上,听到人说老琮是自杀的,从三层天台一跃而下,当场暴毙;另一说抱着点幸灾乐祸,说他钱多人傻,宁肯命偿也要争取什么“法律手段”来解决债务。

       也是在好多年后才听到琮叔自己的版本。

       他说起那半年,感觉自己就是一座...

       岭南多人情,人情或在席,办席称“做桌”,赴宴叫“食桌”。八仙四角桌、连体长条凳围出的“回”字上最容易听到稀奇故事和它的不同版本。白事流水席上,听到人说老琮是自杀的,从三层天台一跃而下,当场暴毙;另一说抱着点幸灾乐祸,说他钱多人傻,宁肯命偿也要争取什么“法律手段”来解决债务。

       也是在好多年后才听到琮叔自己的版本。

       他说起那半年,感觉自己就是一座废弃的盆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每天死掉一点点。

       十二月里最冷的那几日。太阳要落山了,天愈冷风更紧,在村委会三楼的天台边缘,琮叔已经佝偻着呆坐了几个小时了。据说人在两个时间段最容易自杀,一个是凌晨天快要亮起来的时候,一是傍晚太阳落山了而夜晚将来未来时。死这件事情有点像打仗,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竭而不得解则陷入潮水一般的死循环。他一会儿想到家里被变故吓得日夜大哭的小孙儿,一会儿又思忖着才三楼,如果跳下去不能得一死,就得一残地忍受着别人明里探问、和暗地里碎语,他受不了这个。       

===

     说来话长,就不说了


===

     事件都有后续,只是没有勇气再讲一次而已,至今没敢再看那条永远变成仅自己可见的长微博。就当是个故事,毕竟所有的故事都是亦真亦假的。

嘘

终·原点

大二暑假,大四寒假,W和Y在小聚会上遇到了两次,这两次,W和Y的座位正好相对。偶尔抬头,两人正好对视,W会马上低下头;Y举杯,喊W同桌,W起身和他碰了杯,没有视线交流。许是W的回避太明显,周围人似是明白了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询问。

最近一次见面后的第二天,考研成绩出来了。W落榜了,难过,哭了两天,冷静不了,发了疯似的想找Y聊天。距离上次有内容的聊天有三四年了吧。

Y很快回复,他也落榜了,可是还是理智、客观的帮W分析了,W感受到了他的耐心,感觉到了Y是真心帮她想办法。慢慢地,W受到了他的感染,冷静下来了,智商又在线了。第二天,W发了一条朋友圈做出了决定,仅Y一人可见,等再次拿出手机,看到那条动...

大二暑假,大四寒假,W和Y在小聚会上遇到了两次,这两次,W和Y的座位正好相对。偶尔抬头,两人正好对视,W会马上低下头;Y举杯,喊W同桌,W起身和他碰了杯,没有视线交流。许是W的回避太明显,周围人似是明白了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询问。

最近一次见面后的第二天,考研成绩出来了。W落榜了,难过,哭了两天,冷静不了,发了疯似的想找Y聊天。距离上次有内容的聊天有三四年了吧。

Y很快回复,他也落榜了,可是还是理智、客观的帮W分析了,W感受到了他的耐心,感觉到了Y是真心帮她想办法。慢慢地,W受到了他的感染,冷静下来了,智商又在线了。第二天,W发了一条朋友圈做出了决定,仅Y一人可见,等再次拿出手机,看到那条动态下他点的赞,说了“加油”,W突然哭了。因为,自从告白后,他们再也没有过互动了。W常常会发一些仅Y可见的动态,从未得到过回应。

2018年6月,W完成答辩,即将毕业。

一天,意外接到J的电话,J说,她在学校这几年一直没有见过Y,她知道W和Y每年会参加同一个聚会,她想知道Y的近况。Y说自己也不清楚,一是不愿随意透露他人隐私,另外,也许是出于私心吧,W多少有点嫉妒的。J说,Y好像知道了发帖告白的人是她,把她屏蔽了,于是,J一气之下删除了Y。W一听,赶忙点进了Y的空间,还好,进得去。

二战,W意外从C口中得知了Y也要二战的消息和学校,C还建议W约Y起复习,W避开了话题。W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想和Y做校友。直到九月,W给自己的压力太大,加上父母天天在她耳边念叨换学校,W开始整夜失眠,熬到报名那天,拗不过,临时换了学校,学习的动力也散去了一半。

这一年,W拒绝了同学聚会;出成绩了,这一年,W又是差了一点;出进复试名单了,W翻遍了Y报考院校几千个名字,没有他。

四月,W终究没能忍住,问了Y,他说,他不考了,他去了A市,要去找工作了。W说,她要再考一次,去A市,如果成功,找Y蹭饭,Y说,好!

那次对话,W得知,虽然没有点赞,但她发的动态Y都有看过。

W要考的,是Y没考上的那所学校,W自作多情的想:就让我代他完成梦想吧!

三战,这一次,W目标明确,意志坚定,和高中同学K(与Y十分要好,没办法,W和Y熟悉的是同一波人)约好了每天打卡:早起打卡+学习时长打卡。就这样到了九月底,W和K通了电话,一起填好了报名信息。最后,K对E说:Y决定还是要考研,你两一个学校。

W不记得当时自己的反应了。

其实,C和K一直都知道,只是他们觉得W是女孩子,脸皮薄,就没有拆穿她。

几天后,W再一次联系了Y,Y一开口,W就明白,他早都知道了。

两人互道加油,Y还说,希望能做校友。W知道,这是客套话,

转眼到了考试那天,W前一晚忙着背肖四,没去看考场。第二天一早,找到了考场,瞄了一眼自己的座位号就去一旁黑漆漆的楼梯口继续背书了。

W低着头,感觉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身边,也没在意,过了会儿,那个人叫了W一声。W一抬头,是Y。W礼貌地问了一下Y在哪个考场,Y一脸无奈:“你昨天没来看考场对不对?我们在一个考场。”说着,把W拉至座位表前指了指。原来,两人只隔了三个位置。

Y是W的镇定剂,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变过,进了考场,W发现,Y的位置是他们当年做同桌时的座位。W一晃神,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某一次月考,真的,不紧张了,发挥的比想象中好很多。

第一场结束,Y先离开了考场,等W整理好出去发现,Y在门口等她,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第二场、第三场,两人都会在考前说几句。W觉得,几年没见,两人好像还是有着默契。比如,W在排队等开门,下意识的一回头,就看到Y刚踏进大厅,也正好看向她;W边走路边临时抱佛脚地背着东西,Y慢慢地走在她旁边,就在W刚刚迈开脚步准备继续上楼梯时,Y突然出声说:“到了!你要去哪……”;W在拆封试卷时,把封条撕了一半,老师才通知不可以撕封条,万般无奈,下意识地回头,发现Y正看着他笑得灿烂;W在背着东西,Y突然出声问:要不要我给你抽背……

最后一场,应该是两人都比较擅长的科目,没有在楼梯口背书,都直接进了教室。W径直走到Y的座位,像七年前一样,叽叽喳喳的和他吐槽上午那门课有多难,自己有多蠢,快要被自己气死了。Y也露出了七年前那样灿烂的笑,一边和W开着玩笑,还说感觉W只有18岁。

这些年来,W和Y都经历了很多事,挫折、迷茫、困惑,这些让他们不敢轻易犯错,笑意不那么容易跑进眼里,让他们习惯了封闭自己的心。可是这次再遇,W仿佛回到了原点,回到了那个初夏,相信,Y多少也会有点这种感觉吧。

我相信,两人相视而笑的那一刻,W和Y的心里没有了隔阂;那一刻,他们只把对方当做最亲密的同学、无话不说的同桌、并肩作战的战友;那一刻,他们又变成了那个16岁的少女和18岁的少年。

未来,路还很长。希望不论发生什么,他们都是能让彼此轻易卸下面具的好伙伴,最值得信赖的好同桌。

年少时的梦,终究是要醒的,不管是有好感、暗恋、还是单恋,都是我们青春最美丽的痕迹。不再回避,也不再尴尬,我很庆幸,在最好的年纪喜欢上最好的你。

嘘

玖·告白

大多数女孩子在少女时期都会喜欢这样的男孩子吧: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灿烂;成绩好,但不会因此瞧不起其他人;耐心、乐于助人,很会替他人着想……

————————————————————————————

2014年秋,大一上。

W的身体状况渐渐稳定,只是还要一直吃药。

那时的W变得敏感、脆弱。她会因为室友一句:“你真是个药罐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被窝里偷偷掉眼泪。

她偶尔会和Y聊聊天,在QQ空间互相留言、开开玩笑,这些能让她觉得自己还是那年活力满满的女孩。

W很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某一天,W想,2015年快到了,新的一年,她就要成年了,她想告诉Y,自己喜欢他,只是单纯的告诉他,喜欢他。...

大多数女孩子在少女时期都会喜欢这样的男孩子吧: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灿烂;成绩好,但不会因此瞧不起其他人;耐心、乐于助人,很会替他人着想……

————————————————————————————

2014年秋,大一上。

W的身体状况渐渐稳定,只是还要一直吃药。

那时的W变得敏感、脆弱。她会因为室友一句:“你真是个药罐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被窝里偷偷掉眼泪。

她偶尔会和Y聊聊天,在QQ空间互相留言、开开玩笑,这些能让她觉得自己还是那年活力满满的女孩。

W很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某一天,W想,2015年快到了,新的一年,她就要成年了,她想告诉Y,自己喜欢他,只是单纯的告诉他,喜欢他。

W想,辞旧迎新嘛,想说的话不能留到新的一年,18岁之前喜欢的人,一定要在18岁之前告诉他。所以,她决定选在跨年的时候。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W发了一条新年短信给Y,Y很快回复,对W的称呼是“老同桌”。两人说了几句,互道了晚安。

W点开QQ新出的“悄悄话”功能,将告白信息发了出去,并没有用打了无数遍草稿的那些话,具体写了什么,W后来说她不记得了。Y回复了,刚开始,Y以为是同学恶作剧,后来发现,好像是认真的,却又不知道对方是谁,只能草草结束了对话。

W失眠了,她觉得,至少要让对方知道自己是谁,要不然,真的好失败。一大早,W给Y发了手机短信,说昨晚的悄悄话是她发的。W知道,自己这一举动让Y连装不知道都不能了,彻底地断了自己的退路,如果Y拒绝,自己是真的连和他做朋友的勇气都没了。W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勇敢,还是蠢。

Y拒绝了并发了一张好人卡。他说:“你的性格很好,和你相处真的很开心,但是今天我真的有点吓到了,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这个答案在W预料之中,她一直告诉自己的是:不在乎结果,只要告诉他就好。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抱着一丝期待的,所以,她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难过。

新年的第一天,W哭了一整天。

W除了难过外,还觉得难为情,她怕被其他人知道,怕见到Y,怕见到他们共同的好朋友,怕尴尬。

几次发出的消息石沉大海后,W很少给Y发消息了。

那年,W剪了短发。

大一的暑假,高中同学聚会,座位与Y隔了一个人,坐下后,才发现那么近,W再也没有抬头看他。不过她发现,每次一放下水杯,Y总是能第一时间注意到她,然后替她添水。W想,Y应该没有讨厌自己吧。那天,W喝了很多水。

同学聚会当天,W和高中关系还不错的J(没错,是那个前桌女生)聊天,聊到了“暗恋”,W就多嘴问了一句J有没有暗恋的人,她说:Y。

W大一那年,J复读了,在双十一那天,J在Y学校论坛上发了告白贴,落款是名字缩写,J不知道Y知不知道是她,这一年,她考上了Y的学校。

W突然很心酸,又有点哭笑不得。当天晚上,W坐在小区楼下,翻到了那篇帖子,看了很多遍,最后,苦笑了一下,看了看刚刚发给Y的那条消息,还是没有回复。

大二就这样开始了,W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可以不用再吃药了,脸不再像充了气,只是正常的小胖子。

W不再与Y联系,她开始将对Y的思念转移到各种青春校园剧,试图在里面寻找自己青春的影子,那个有Y的青春。《最好的我们》,W看了至少十遍,太像了。他们打闹她在哭,余淮给耿耿讲题她在哭,耿耿对余淮的喜欢藏不住了的时候她在哭。后来,慢慢地,她已经不想哭了。那一刻,她把Y埋在了心底更深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