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915浏览    1715参与
麦头

有人几年教你表达,有人一秒教会你闭嘴。

[图片]

有人几年教你表达,有人一秒教会你闭嘴。



傻傻的陌七鸢

[sofa]以爱为名

●sp!sp!sp!有训诫情节!请大家注意避雷!

●sofa已公开设定。

●人物属于漫漫何其多,ooc属于我。

●字数5k+,爽文。

●并不懂医学知识,文里那些都是我瞎编的,如果有错误欢迎大家指出,我会改正。


     “先生,我有必要提醒您,您手腕的劳损的状况已经不允许您再长时间使用右手了。”

      对面的那男人苦笑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被医生无情的打断:“别和我再说什么您知道了,这是这个月您来的第三次了,”他抬头,一双清冷的眸子...

●sp!sp!sp!有训诫情节!请大家注意避雷!

●sofa已公开设定。

●人物属于漫漫何其多,ooc属于我。

●字数5k+,爽文。

●并不懂医学知识,文里那些都是我瞎编的,如果有错误欢迎大家指出,我会改正。

 

 

     “先生,我有必要提醒您,您手腕的劳损的状况已经不允许您再长时间使用右手了。”

      对面的那男人苦笑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被医生无情的打断:“别和我再说什么您知道了,这是这个月您来的第三次了,”他抬头,一双清冷的眸子透过镜片注视着男人,“既然您根本不遵循医嘱,那么您还来找我干什么?”

     “哎呀,医生您别跟他置气,这孩子,就是犟。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您尽管说吧,我盯着他点儿。”骑士团经理打着哈哈和稀泥,试图缓和气氛。

     “从八号开始,到今天,三十号。不到一个月,您来了三次,”医生表情没有丝毫的放松,拿笔尖重重在病历本上一点,“并且,每次来情况都比上次更严重,如果您真的想让我继续帮您进行后续治疗,那么,请您务必控制住病情,让病情不再继续恶化。”

     男人叹口气:“行,您说怎么控制,”思忖片刻后,自己为自己补充了一句,“除了控制右手使用时间以外。”

     “那我们就没有什么谈的必要了,这位先生,”医生极为冷静的说,“鄙人能力有限,请您另寻高明吧。”

     男人也没多做留恋,干脆利落的甩下一句"谢谢",便留骑士团经理一人在诊室里尴尬着,自己独自出了诊室。

 

 

      “花落!”

      满医院找了一圈,骑士团经理最终在停车场找到了花落。

      花落正倚着他们来时开的那辆车发愣。他嘴里叼着烟,没点燃,可能是考虑到了医院停车场里有烟雾报警器。打火机就在他手里,被他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把玩着。

     见人来了,花落拿掉嘴里的烟,径直扔进了最近的垃圾桶里,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走吧。”

     明显感到花落情绪不好,骑士团经理预先准备好的一肚子责怪也没了用武之地。他没再多说什么,替花落拉开车门,将一直提在自己手里的一袋子药递给花落。”

     花落在袋子里扒拉了几下,里面只有缓冲镇痛的绷带是自己用过的,其他都是自己没见过新药,但看药名,八成是止痛镇痛一类的药物。

     他颇心烦地摇摇头,抬手想要按揉一下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右手举起一半,顿了顿,还是换了左手。

 

 

 

     骑士团经理不时透过后视镜打量花落,见人眉头一直皱着,便一直识时务地没有说话,本以为两人可能就这么一路无言了,结果,反倒是花落先开口,打破了这令人感到压抑的沉默。

     “哥,”花落的声音带着点儿异样的沙哑,“拜托,别告诉soso。”

     “他是你的恋人。”经理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这就是不同意的意思了,花落瘫在后座上,叹了口气:“有烟吗?”

     得了吧,嗓子哑成这样还想抽烟。骑士团经理内心腹诽着,嘴上却诚实地回答:“副驾驶外套兜里,只准你抽一根。”

     “小气,”花落撇撇嘴,从经理外套兜里摸出烟,不熟练地用左手慢慢点上。

      他也不抽,就静静地看着烟雾上升。

      “烟灰盒按车后座中间那个按钮,”骑士团经理透过后视镜瞄他一眼,忍不住再次出言提醒,“最多一根啊!我可不想吸二手烟。”

     “嗯。”花落含糊的应着。

 

 

 

      他还是没有抽,也不开窗,缓缓上升的烟雾在他眼前散开,变成朦胧一片,他弹了弹烟灰,慢悠悠地开口:“哥,真的,求你。”

      骑士团经理难得的强硬:“不行!我可以不告诉其他人,但是,我必须要让soso知道。”

      “哥,你说这话时心不虚吗?”吃了两次瘪,花落的语气也开始变得稍稍有点儿冲,“之前两次你为什么帮我瞒着他,咱俩都心知肚明。还是原来那句话,你觉得,要是soso知道这事儿,他还会允许我去釜山吗?”

      骑士团经理猛地一拐,汽车"吱呀"一声猛地停在路边。他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那我要是不说呢?就让你这么带着伤训练,带着伤上场吗?你自己想想,花队,你现在的情况适合出征釜山吗?”

      这时候的花落却显得比骑士团经理更为镇定:“离釜山赛还有一个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还有一个月怎么了!我们骑士团是没人吗!你知不知道自己手伤成什么样儿了!是不是非得等到自己手废了才后悔啊!啊?”经理转头直直盯着他,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眶滑下脸颊,“花落,算我求求你了,釜山,咱别去了行吗?”

 

 

     “擦擦,”花落从车上的纸抽里抽出一张纸,给人递了过去,“你是经理,你比我更清楚,现在的骑士团二队,有能顶上来的人吗?”

     “我们可以慢慢培养,反正来日……”

经理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花落直接打断:“我就问你,有没有。”

      骑士团经理咬牙:“没有。”

      “一队有能胜任指挥位的人吗?”

      “没有。”

      “错过了这次,你觉得……”花落犹豫片刻,狠下心,轻声问道,“骑士团还能再次打到全国三强,拿到釜山赛邀请名额吗?”

     骑士团经理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花落又抽了几张纸递给他。

 

 

      这个问题的答案,两人心照不宣。电子竞技,向来无情无义,如果花落走了,以骑士团现在的水平,只会成为这场釜山赛中的笑话,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哥,”花落无奈地笑笑,“反正……我以后应该是打不了了,这大概,就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比赛了,我想赌一把。”

      骑士团经理红着眼睛抬头与花落对视。

      “赌一把,至少还有赢的可能,如果不去试试,我可能……会一直后悔下去,后悔一辈子。”

       明明现在骑士团的现状这么的令人绝望,少年澄澈的眼眸中却还有着那么坚定的向往。

      “行,豁出去了,”骑士团经理深深倒吸一口气,“底线,每天必须吃药。”

      “好,”花落失笑,“我吃,我肯定吃。”

 

 

 

      话是这么说,但釜山四排赛上场前,花落还是没吃药。

      止疼药确实可以暂时抑制疼痛,但是,和感冒药一样,吃了之后,人都会比较容易犯困,如果再加上打比赛长时间精神的高度紧张,花落真的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打瞌睡。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在世界赛上打瞌睡真的无异于送命。

 

 

 

      釜山爆冷的消息迅速通过互联网传播到了世界各地,K_NIGHT超常发挥,强势夺得四排赛银牌,与HOG一同缔造了中国赛区一金一银的辉煌。

      然而没有人欢呼,没有人呐喊,在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着,沉默地看着刚打完最后一局便趴在电竞桌上疼的泪流满面的那个少年。

      他的手抖地停不下来,却还是强行对着镜头扯出了一个微笑。

      他没有宣布自己要退役,但是,大家都明白,以后,K_NIGHT.flower,可能真的就不会在PUBG赛场上出现了。

 

 

      还是soso,最先从后台上来,紧接着,匆匆忙忙跑来了几位工作人员,再然后,祁醉和其他几个战队的教练也都上来了。

      台上一片忙乱,台下却鸦雀无声。

      官方直播间的弹幕被刷爆了,却无一例外的都是担心与鼓励,人们似乎终于回忆起了前两个月还被黑子们当做嘲讽对象的花落队长曾经为中国赛区带来的辉煌。


 

 

      几位工作人员大概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都被吓得不轻,有用的建议半点儿没有,只会一遍遍的重复:“你还好吗?”最后,被吵得头疼的soso干脆一把抱起了花落,拜托祁醉帮忙收外设后,直接带花落去了后台K_NIGHT休息室。

      骑士团经理面色不善,从花落带来的包里翻出了他还没吃的止痛片,按说明给他吃了两粒:“最快也要再疼半个小时,让你吃药你不吃,现在你可就自己疼着吧。”

      花落稍稍缓过劲来,小心翼翼看两人脸色:“那……我还能去领奖吗?”

      soso揉揉眉心:“就这么在乎那个银牌?”

      花落小声反驳:“我可以去的,领奖又不需要右手。”

      soso冷笑一声:“你可以试试。”

      祁醉背着花落的外设包,破天荒地没有嘲讽,半是安慰半是打圆场地说:“让你们队其他小孩儿去领吧,一样的。”

      花队长却异常的固执:“我还没残呢,我真的可以啊。”

 

 

      soso静静地看他两秒,突然起身,脱下自己的外套,把休息室里唯一的摄像头给遮住了。

      花落一懵:“我去,soso你想干嘛?”

      soso没理他,转身对骑士团经理和祁醉一笑:“抱歉,我想单独和花落聊一会儿,要不然你们稍稍回避一下吧。”

     祁醉了然,走出休息室时还顺便帮他们带上了门。

 

 

      soso在花落身边坐下:“没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花队。”

      被soso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花落莫名的有点儿紧张,他的喉结动了动,干巴巴地说道:“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吗。”

     “我看到的哪样?花队?”

      花落低下头不去看他,却又被人强势地捏住下巴,被迫与他对视着。

      “我看到的哪样?花队?”

      见花落还是沉默着,soso转身去给休息室的门落了锁。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看到的哪样?花队?”

      花落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回答。

      这回,soso没再跟花落客气,直接抓住人的胳膊把人两只手固定在头顶,将他翻了个身,让他趴在自己的腿上。

      花落没反应过来soso要干什么,下意识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下一秒,狠狠的一巴掌落在了他身后。

      疼痛在身后炸开,花落没忍住,骂出了声:“wcnm,soso你tm是想干嘛。”

     “别动,小心碰到手。”soso嘴上温情着,手上却狠狠几下打在花落屁股上。

     soso手劲还是不小的,这没收力的几下子直打得花落闷哼出声。见人乖乖地不动了,soso轻轻给他揉了揉,放软了声音:“能说了吗?”

      “你,你先放开我……嘶,疼疼疼,别打了,我说我说。”

      “好,”soso按住花落的腰,“说吧。”

      像个小孩子一样,被按在自己教练兼恋人的腿上打屁股,花落羞得耳根都红了,脑子里简直快要烧成一团浆糊,这会儿哪知道该回答他些什么,他只好强忍着羞耻开口:“你问。”

     “好,”soso挑眉,“手腕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我……我,我不知道……”

     毫无预兆的几巴掌落下,花落直接呼痛出声,只得欲哭无泪的补充:“我……我真不知道,但是看医生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

     “嗯,好,放过你,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手伤之后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花落的声音越来越小。

但这个答案明显不是soso想要的,巴掌不留情的落下,休息室里回荡着令人脸红的“啪”“啪”声。

     花落羞是真的羞,疼也是真的疼。被狠狠打过的屁股火辣辣的,偏偏soso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巴掌连着一巴掌,根本就躲不过去。

      这还是soso第一次体罚自己,第一次就罚得这么狠。

      “你不是怕我担心,”soso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变化,但花落知道,他是真生气了,“你就是怕我知道后不让你参加釜山赛,不让你拿自己的身体胡闹。”

     话音刚落,他便感到趴在自己腿上的身子一僵。

     这就是默认了,soso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手上的责打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我不知道,你就可以不管自己右手的情况瞎胡闹,是吗?”

     花落无措地小声重复着:“对不起。”到最后,由于疼痛和委屈,他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哭腔。

      soso到底还是心疼花落的,见已经把人罚的差不多了,便停下了手,稍稍放松了对花落的桎梏:“知错了。”

      “知错了……”

      “说,你错哪儿了?”

      花落开始支支吾吾:“不该……不该受了伤不告诉你。”

      soso被气笑了,他刚还苦口婆心地教育花落要他注意自己身体,感情都被人当耳旁风了。

      巴掌又落了下来,花落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我去nm的soso,你打死我算了。”

     soso也冷了脸:“这就受不住了?你手腕疼的时候,有哼过一声吗?花落,不是我说你,你这就是欠打。”

     花落破罐破摔似的在soso腿上趴平,委屈的不住地哽咽:“那你打啊!你随便打!老孟退役的时候你不也是硬撑着打了两个月吗?凭什么到了我就要挨打啊,”他哭到上气不接下气,泪珠大滴大滴地顺着他的脸颊滑落,“soso你还是个人吗?”

     这突如其来的剖白让soso一愣,半晌,他慢慢松开了固定住花落的手。花落想要站起来,但是,腿一软,直接跪坐在了休息室的地板上。

      soso一惊,伸手把跪坐在地板上,满脸泪痕的花队捞进了怀里,给他顺着气:“对不起,花队,是我错了,我不是人啊好不好,不哭了,乖啊。”

      花落的情绪慢慢稳定,把头埋进soso颈窝里:“你打疼我了。”

      soso柔声安慰道:“对不起,是我错了,宝贝儿委屈了,我给你揉揉,好不好?”

      温热的手掌抚过伤处,花落的脸立马就红了,泄愤似的在soso侧腰上拧了一把。

      soso轻笑,任由他拧自己:“宝贝儿,你随便掐,掐完就别生气了,原谅我好不好。”

      “谁要原谅你了,双标狗!”花落吸了吸鼻子,声音闷闷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怕!你看啊,你那么好,带队拿过那么多冠军,你走之后,新人又不争气,我就一直怕,一直怕骑士团就这么在我手上凋零了。”

      soso轻拍他的背,无声地安慰着花落。

      “所以这么久了,我就一直撑着,结果现在你居然还打我!”花落气愤的直起身子,“你这个禽兽!soso你混蛋不混蛋啊!”


 

 

      釜山赛场上,站在亚军的领奖台上,K_NIGHT的少年伸手抱住属于骑士团的奖杯。

      而在釜山赛场下,在一方小小的休息室内,soso伸手搂紧了趴在自己身上作乱的爱人。

      “也许你(们)不知道,现在我在怀里的,才是我在此前经历过的人生中,收获到的,最大的荣耀。”

 

 

     休息室外:

     骑士团经理:“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他们怎么还不出来啊……”

     祁醉:“没关系,不如让我接着讲讲这个最新款白色大容量手机背后的故事?你看,它不止是一个最新款白色大容量手机,这个手机的背后,有一段情……”

 

 

(๑❛ᴗ❛๑) ฅ( ̳• ◡ • ̳)ฅ(๑❛ᴗ❛๑) ฅ( ̳• ◡ • ̳)ฅ(๑❛ᴗ❛๑) ฅ( ̳• ◡ • ̳)ฅ

 

如果您感觉这篇文雷到您了,

请您先大声跟我念三遍,

 

莫生气,莫生气,

别人生气我不气。

我若气死谁如意,

况且劳神又费力。

跟个爽文生啥气,

回头想想又何必?

 

然后倒回文章最前面,看看我写的避雷。

 

最后默默左滑退出,忘记把你雷的七荤八素的一切。

 

谢谢宁,比心心~


 









 

 







 




 

 

 

 

 

 

 

 


孟府海棠

我!好!急!啊!


我什么时候才能去看花木兰!呜呜呜

我!好!急!啊!


我什么时候才能去看花木兰!呜呜呜

一只鬼鬼祟祟的小号
prpr 皇子的新鸡 照例很草...

prpr

皇子的新鸡

照例很草怕被抓

顺便谢谢评论!我都有看但没法小号回复,么么

prpr

皇子的新鸡

照例很草怕被抓

顺便谢谢评论!我都有看但没法小号回复,么么

SCI渝医_Ter果汁Y

Chapter4.言

⚠不经允许,不要私转哦!

    本文闲散

    故事简易

勿喷

——————

  人的成长往往发生在不经意之间


  我并不愿意变成现在这样


  但有些时候


  自己的决定


  还会让自己大吃一惊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


  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


  而外人却以最深的城府...


⚠不经允许,不要私转哦!

    本文闲散

    故事简易

勿喷

——————

  人的成长往往发生在不经意之间


  我并不愿意变成现在这样


  但有些时候


  自己的决定


  还会让自己大吃一惊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


  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


  而外人却以最深的城府


  揣测我的一切


  变化的不是自己


  而是旁人的眼光


  (本章完)


超大号西瓜糖
你们永远猜不到 下一次千粉福利...

你们永远猜不到

下一次千粉福利是什么

👀

你们永远猜不到

下一次千粉福利是什么

👀

一只鬼鬼祟祟的小号

后翻

只要我藏后面去他们就抓不住我!!!


不是????腰高腿长大美人再给整这么个大片纹身??这谁他妈顶得住????????

然后全给藏衣服底下就露个引♂人♂深♂思的胸吊我们胃口官方霸霸看着我们抓狂你爽了吗????

扒他衣服!!!!!!!


射射李信哥哥我先谢为敬


本来以为就胸前和右臂上有,然鹅

俺看到印记一路缠到腰上腿上的那一刻俺直接进了icu,事后护士告诉我在昏迷不醒中仍然念叨着某种植物的名字

(p4:漫画翻了个遍,把前面纹身差不多搞明白了但背后只出镜了一半没看懂,用ar把建模的右臂纹身各个角度看明白后把建模和漫画里的纹身照着怎么好看怎么来结合了一下

李信的...

后翻

只要我藏后面去他们就抓不住我!!!


不是????腰高腿长大美人再给整这么个大片纹身??这谁他妈顶得住????????

然后全给藏衣服底下就露个引♂人♂深♂思的胸吊我们胃口官方霸霸看着我们抓狂你爽了吗????

扒他衣服!!!!!!!


射射李信哥哥我先谢为敬


本来以为就胸前和右臂上有,然鹅

俺看到印记一路缠到腰上腿上的那一刻俺直接进了icu,事后护士告诉我在昏迷不醒中仍然念叨着某种植物的名字

(p4:漫画翻了个遍,把前面纹身差不多搞明白了但背后只出镜了一半没看懂,用ar把建模的右臂纹身各个角度看明白后把建模和漫画里的纹身照着怎么好看怎么来结合了一下

李信的大长腿啊,日,就为了他这个腿我能盯着建模看一天^q^


整个图质量比较低ww光影色彩懒得照着背景光改了,也不敢整太清楚怕被逮,p1、3加了滤镜


麻烦p2光哥给老婆手动打个码谢谢

无效抵抗。

置顶。

新开一个IV专博,画点画屯点文。萨贝达先生激推bot,cp搞得混混乱乱,双佣为主。

图像授权除商用外其余皆可,不用特地来问!


新开一个IV专博,画点画屯点文。萨贝达先生激推bot,cp搞得混混乱乱,双佣为主。

图像授权除商用外其余皆可,不用特地来问!


嘤山洪 后排划水中

您看,那堵墙遮住了太阳。孩子们都清醒着,躺着,慢慢地烂进了土里。那些有幸望见过墙外的人们,在用手挖着墙上的水泥。而我,我是个醉鬼,只会喝酒,说些醉话。

您看,那堵墙遮住了太阳。孩子们都清醒着,躺着,慢慢地烂进了土里。那些有幸望见过墙外的人们,在用手挖着墙上的水泥。而我,我是个醉鬼,只会喝酒,说些醉话。

SCI渝医_Ter果汁Y

Chapter3.阙

⚠不经允许,不要私转哦!

      本文闲散

      故事简易

勿喷

——————

  十一月十九日 

  一点 

  梦境与幻想在脑中徘徊 

  被人类蒙住眼睛的狗

  在马路中跌跌撞撞 

  车辆川流不息 

  人们看着那只被蒙住眼睛的狗 ...


⚠不经允许,不要私转哦!

      本文闲散

      故事简易

勿喷

——————

  十一月十九日 

  一点 

  梦境与幻想在脑中徘徊 

  被人类蒙住眼睛的狗

  在马路中跌跌撞撞 

  车辆川流不息 

  人们看着那只被蒙住眼睛的狗 

  如看戏一般 

  少许心疼 

  这段视频被路人录下

  网上浏览 

  却发现与现实完全不同 

  虚拟中 

  那只狗被蒙住了眼睛却四处乱转 

  人们躲闪不及 

  把视频软件打开

  排忧选择综艺 

  综艺节目中嘉宾全在瞎侃 

  手机快被消息占满 

  真情假意自知冷暖 

  麻雀降落在邻居门前 

  而自己的家中还在吵闹不堪

  凄切寒蝉 

  独在家中坐 

  酌酒一杯 

  楸枰无子 

  收盘

(本章完)

一池芬达
“你是神留在人间的一串错误代码...

“你是神留在人间的一串错误代码 

所以好好活吧因为可能哪天就死了”

“你是神留在人间的一串错误代码 

所以好好活吧因为可能哪天就死了”

麦头

五十岁怎么爱人

“观诸世间众生,以人寿最长。蜉蝣朝生夕死,夏蝉不知春秋。倘能淡然豁达、闲适悠游,则一载光阴亦觉得绵绵不绝….”——《徒然草》...


“观诸世间众生,以人寿最长。蜉蝣朝生夕死,夏蝉不知春秋。倘能淡然豁达、闲适悠游,则一载光阴亦觉得绵绵不绝….”——《徒然草》

                                               

       在氧气瓶运转的咝咝声里醒转过来,又逃过一劫,她在心里默念一句。不是庆幸也非安慰,只是平静,只余平静。

       数不清第几次的哮喘发作,一番兵荒马乱,也只能请到村里的老医师救急,最后的最后也不过在床头摆一只立式氧气瓶,吊命而已。

       终于能下床,在小孙子的搀扶下挪到院子,人瘦成小小一只缩在竹藤椅里,晒晒冬天的太阳就像能充电一样。天空一碧,光透过杨桃树枝枝丫丫打在眼皮上,明晃晃一片,舒服得骨头都发软似的。她近来只能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昏昏沉沉之际总觉是十几岁,还在江对岸自己的家里。父亲依旧暴躁暴力、母亲唯唯诺诺、姊妹四人日夜埋首做女红补贴家用却永远捉襟见肘、以及无疾而终的爱情。好像什么都没变,只是年纪渐长,人就更凑近生活也越远离感受而已。几十年一晌,千帆过尽还有什么委屈和执念,都算了。

       她模模糊糊地想到,熬过春寒,就可以给杨桃补土修枝了。

       眼皮沉沉,呼吸沉沉。


Forensic Medicine.M-明日酱

“从这一刻开始,我的过去,我的未来,我的现在,都仅仅属于你。”

一只鬼鬼祟祟的小号
只要我涂的够烂他们就抓不到我!...

只要我涂的够烂他们就抓不到我!!!!!!!!

只要我涂的够烂他们就抓不到我!!!!!!!!

午夜心碎俱乐部💔

等待2020的夏天

虚伪你踩不踩板子

你们说要在那绕一辈子,别骗我

虚伪你踩不踩板子

你们说要在那绕一辈子,别骗我

企鹅riri
是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好,还是...

是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好,还是这个世界正在变得不好?

是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好,还是这个世界正在变得不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