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嘟幻

8750浏览    19参与
白雪游灯

【宫廷AU】宫廷秘史(Demo)

*出场角色(按出场顺序排列)

某幻(城邦王子)

花少北(唐国城主)

张秋实(卧底管家)

王瀚哲(邻国公爵)

龙哥(宫廷骑士)

LexBurner(恶魔教父)

法老(吟游诗人)

嘟督(叛逃皇子)

白游灯(恶毒皇后)


*本文正(沙)式(雕)名称:《宫廷秘史》,又名:《总攻(shou)是如何炼成的》(×)

*应学霸之脑洞(学霸虽然依旧不愿意动笔,但脑洞依旧牛逼,很牛逼),本篇看完大家会明白,白雪游灯就是神经病,是个超级大沙雕,什么甜蜜配方系列什么岁月静好什么文艺女青年都是她装的,她的本质就是一个超级大撒子。

*可能以前有人看见过我用其他的角色给这...

*出场角色(按出场顺序排列)

某幻(城邦王子)

花少北(唐国城主)

张秋实(卧底管家)

王瀚哲(邻国公爵)

龙哥(宫廷骑士)

LexBurner(恶魔教父)

法老(吟游诗人)

嘟督(叛逃皇子)

白游灯(恶毒皇后)

 

*本文正(沙)式(雕)名称:《宫廷秘史》,又名:《总攻(shou)是如何炼成的》(×)

*应学霸之脑洞(学霸虽然依旧不愿意动笔,但脑洞依旧牛逼,很牛逼),本篇看完大家会明白,白雪游灯就是神经病,是个超级大沙雕,什么甜蜜配方系列什么岁月静好什么文艺女青年都是她装的,她的本质就是一个超级大撒子。

*可能以前有人看见过我用其他的角色给这个梗存梗,没错,这个梗我今天就在我幻身上用了,不接受反对意见。

 

*是一个自我满足的demo,绝对不会展开的,绝对不会!

 

 

 

 

 

 

 

某幻,是公国的王子,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他久负盛誉,他俊美无俦,年纪轻轻便已名扬天下。

像老国王所期望的那样,某幻成为了公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王储。

 

老国王为了在临死前帮助某幻巩固王位,帮助某幻挑选了无数的联盟对象。

 

俊秀的青年,有着像是沉沉深海一般的墨蓝发丝。

颧骨上那朵漂亮的小花,只有在天光最明盛的时候才可得见。

那是遥远唐国的城主,家室非凡,说成是东方天下的持有者也不为过。

家世清白的他,拥有无穷无尽的财富,和一把超绝迷人的嗓音。

皇子殿下在宫殿里见到他的时候,他站在七米的红毯上,白衣胜雪。一双淡色的眼眉目清冷,天姿傲人。

殿下听说过,在他的国家,从未有哪位深闺贵女获得过宫宴上花城主的青睐。

 

“若是幻殿下对唐国有兴趣,不知是否能有幸请幻殿下光临花少北的寒舍?”

 

 

“那么就很有意思了。”

欢迎仪式结束的殿下问自己的管家。

“他为什么会跨越半个地图到公国来?就因为父亲那封垂暮的信?”

“您该去赴约了,今日的日程是与公爵比试骑术。”与某幻相比略显幼弱的管家看着自己的怀表,“皇子殿下。”

殿下看着答非所问的管家,他有着一头张扬的红发。

那双漂亮的如同红宝石与绿玛瑙一般异色的眸里,表面上,是毕恭毕敬的坦坦荡荡。

 

“殿下,张秋实此生唯一不会背叛的,就是殿下。”

 

 

殿下来到了马场,棕发的公爵早已等候多时。

公爵是公国唯一的、被赐予封号的、最尊贵的公爵。

但同样,王瀚哲也是山脊线另一侧的邦国国王。

某幻并不是很能理解老国王和年轻公爵的交情,有什么过命的经历能让一国之主将国都唯一的公爵之名赐予虎视眈眈野心昭昭的对手?

国王年轻得异常,他年轻得几乎和皇子殿下的忠仆一般,甚至比忠仆还要小上几岁。

某幻以优异的骑术和绝佳的剑道纵横联邦,而公爵的爱好、甚至是目标,就是将某幻不为人知的爱好起底在大众眼前。

马蹄踏过柔软又脆弱的碧草,鬃毛柔软得发亮,和国王的眼眸一模一样。

某幻知道,让国王觊觎的,并不止他只有在国王面前会展露的歌喉。

皇子殿下曾经亲眼见过哲公爵的实验室,神殿教会严令禁止的行为在那里变得稀松平常。

他聪明绝顶,会用张扬奔放幼弱动人的外表来掩盖他铁血的手腕。

 

“某幻——某幻——你在哪里呀?你怎么不等我啊?”

 

 

从马场回来的路上,某幻见到了他的国家最忠诚的骑士。

龙骑士统领着皇子的骑士队伍,青黑的长发束起搭在肩际。

他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宣誓对王子的忠诚。

他抬起头,在其他骑士低头向某幻致敬时,对某幻绽放出最真实的微笑,唇角的弧度,仿佛沐浴于最美好的晨曦。

就是这样,对他人淡漠却不失疏离的他,会每日在某幻的窗台下等候,听从直接来自王子的调令与差遣。

就算针对龙骑士的诋毁和逼迫,漫天四起,龙骑士也没有停止他的陪伴。

今日的他没有穿惯常的铠甲,而是换上了某幻赠予他的墨绿的礼服,皆因某幻昨日对今晚宴会的一句邀约。

 

“殿下要求,我一定办到。龙骑士,会拼上性命保护你。”

 

 

回到寝殿,时间尚早,某幻还可以在晚宴之前赶上第二场日礼拜。

那位黑袍的教父坐在十字架下,背对着圣母玛利亚的琉璃玻画,西斜的阳光被折射得零落,尽数打在他的长袍上。

他一直在等待着某幻的到来。

水红的眼里倒映着某幻的影子,华彩流溢,轻轻弯成一弯上弦新月。

他看着某幻,修长的指尖夹着驱魔的十字架挂坠,不知是否故意而为,将它翻转了过来。

倒十字上,耶稣紧闭的双眼让某幻微微偏头,深白的额发下青年的唇角露出小小的尖牙。

 

“殿下放任我藏在这里这么久,也让我报答一下您吧?……毕竟,lex我啊,可是从深渊地狱匍匐而上的恶魔哦?”

 

 

觥筹交错的晚宴不是某幻的爱好。

留下龙骑士替他挡下唐国的城主和时时刻刻粘着他的公爵,某幻端着暗红的葡萄酒来到宫殿的侧园。

深夜的诗人在花园里唱歌,细细碎碎的黑发搭在肩上,在月光下绽放出奇异的华彩。

皇子殿下坐在他身边,歌者就用那把破碎的七弦琴弹奏起属于他的家乡的、遥远的民歌。光晕流泻在他身上,宛若神子降世。

那是独属于月光和深夜的末世歌者,某幻无法将他视为普通人。

某幻侧耳,那歌声此时低沉而喑哑。

那是来自古老东方的诗谣。

 

“……您听了我的歌,没有什么建议么,某老师……?”

 

 

晚宴在微妙的氛围中结束。

忠仆替皇子殿下关上寝殿的门,留下他一个人享受入睡前的平静时刻。

某幻披上纱被之后,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今日是月圆之夜。

 

 

皇子殿下会在月圆之夜见到他叛逃公国的、同父异母的兄长。

可能是更喜欢某幻的缘故,当老国王知道他的第一子声势大不如前、自身也并不热衷王位的时候,就已经存了外放防止大儿子分权的心思。

他的兄长是个绝佳的演员,他隐瞒身份的口技表演在乡间小巷里口口相传。

但在长老院看来,这是损害王室颜面的、下三滥的技法。

也正因此,为了王室的声誉,他最终选择了离开公国。

——虽然某幻不知道究竟是老国王的逼迫,还是其他虎视眈眈的兄弟的计策。

某幻拉开窗帘,看到他的兄长,熟悉的过分的淡棕的发。

他侧身坐在窗台上看着某幻,手指拂过冰凉的玻璃。

 

“……某幻。”

 

 

突然,某幻看到了窗上倒映出的人影。

站在某幻寝室门口的,是老国王的继后,也是现在的公国皇后。

简单来说,就是某幻的后母。

千里迢迢自东国远嫁而来的她表情淡漠,看着殿下和他的兄长,唇角溢出一丝冷笑。

 

“公国皇子,竟与流放在外的叛贼私通……皇子殿下,你难道不想坐上那个位置了么?——不如,让给我如何?”

 

 

 

 

 

 

TBC/END

 

——————

 

短打完成后给学霸发微信

学霸看完后:(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我:之后可能还会有切切的同僚黑镖客、花少北的追随者KB、云游四海的小散前辈、还有那几个超级大反派比如大【哔】什么的……你这是啥表情?这不是你的脑洞吗?我把它变现了呀?怎么啦?

学霸:你总也把你自己设计个好角色吧……唉,那没事了,没事了,886

我:……我就喜欢当棒打鸳鸯的恶毒皇后,咋地?!

 

 


凌无厌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青岛教父...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青岛教父和京城车神结婚的吧?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青岛教父和京城车神结婚的吧?

凌无厌

2.14直播

这个tag是真的冷,今天刚打开某幻直播,就听见“这样是不是像嘟督”就好像一个粉丝送节奏风暴的ID也不怎么回事(这个不太清楚是我亲友和我讲的)。在然后一个叫“潇潇真爱是嘟督”的送了节奏风暴,马哥念ID感谢了一下后说“哟,嘟督也加入战场了哈”就,怎么说呢,嘟幻真的太冷了,但我还是很喜欢磕,一点点互动我都开心的一批。今天四舍五入算互动了,互动既发糖 嗯。


个人建议,磕嘟幻的话翻一下下面的评论,zero老师神仙下凡,我磕的头昏脑胀

这个tag是真的冷,今天刚打开某幻直播,就听见“这样是不是像嘟督”就好像一个粉丝送节奏风暴的ID也不怎么回事(这个不太清楚是我亲友和我讲的)。在然后一个叫“潇潇真爱是嘟督”的送了节奏风暴,马哥念ID感谢了一下后说“哟,嘟督也加入战场了哈”就,怎么说呢,嘟幻真的太冷了,但我还是很喜欢磕,一点点互动我都开心的一批。今天四舍五入算互动了,互动既发糖 嗯。


个人建议,磕嘟幻的话翻一下下面的评论,zero老师神仙下凡,我磕的头昏脑胀

瑜总想要一米八

群宣!!!

是幻右群鸭!!!!

幻右!!!

群规p2嗷www

欢迎搞幻姐妹和吹幻姐妹来鸭www


ps:求ky和幻黑走远……【泪了】

群宣!!!

是幻右群鸭!!!!

幻右!!!

群规p2嗷www

欢迎搞幻姐妹和吹幻姐妹来鸭www


ps:求ky和幻黑走远……【泪了】

布尔什蔚珂

【幻中心】You never know/多cp预警

1.

某幻和花少北从小就不对付。


花少北小时候长得像个小姑娘,白白嫩嫩的,还总被妈妈把刘海扎成一个小揪揪,像个天线宝宝一样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捉蝴蝶摘小花,哪里都像女孩子。


而某幻则是和泥吃屎(不是)长大的那种糙汉子,每次看到花少北小小一团站在花丛里,都会用粘着泥巴的黑乎乎的小手攥住他的小揪揪使劲薅,疼得花少北哭着叫,叫得两家大人都跑出来把某幻爆打一顿才算完事。


有一天某幻用鸡蛋滚着自己被掐肿的脸蛋,难得温柔地站在花少北身边,问他:“你天天在这里找什么啊?”


“找五瓣丁香啊啊。”花少北笑着说。


“五瓣丁香?”某幻疑惑地瞪大眼睛。


“对啊。我奶奶说,五瓣丁香会...

1.

某幻和花少北从小就不对付。


花少北小时候长得像个小姑娘,白白嫩嫩的,还总被妈妈把刘海扎成一个小揪揪,像个天线宝宝一样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捉蝴蝶摘小花,哪里都像女孩子。


而某幻则是和泥吃屎(不是)长大的那种糙汉子,每次看到花少北小小一团站在花丛里,都会用粘着泥巴的黑乎乎的小手攥住他的小揪揪使劲薅,疼得花少北哭着叫,叫得两家大人都跑出来把某幻爆打一顿才算完事。


有一天某幻用鸡蛋滚着自己被掐肿的脸蛋,难得温柔地站在花少北身边,问他:“你天天在这里找什么啊?”


“找五瓣丁香啊啊。”花少北笑着说。


“五瓣丁香?”某幻疑惑地瞪大眼睛。


“对啊。我奶奶说,五瓣丁香会给人带来幸运的,我要找到好多好多五瓣丁香,送给我最最喜欢的人!”花少北的眼睛里泛着清澈的光芒。


后来,花少北搬家了。某幻在地上哭着打滚,抱着花少北妈妈的腿不让他们走。花少北也红着眼睛,小手紧紧攥着妈妈的衣角,咬着下嘴唇,活像以前挨了某幻欺负的样子。


很久之后,花少北长大了,他总是能想起,一个脏脏呼呼的男孩子像个傻子一样,用水彩笔在自己的眼角画了一朵五瓣花,笑着说你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花少北把那朵小花在眼角纹了下来,成了最深刻的烙印,永远也分不开。


2.

王瀚哲是某幻的小学同桌。


他们两个是铁打的好哥们,刻桌子拆椅子上课吃零食下课欺负女孩子,简直无恶不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某幻突然间安静了,经常趴在桌子上,画一朵朵小花,眼眶总是红红的。


王瀚哲看着某幻开始好好学习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开始学着某幻,看书写字。虽然他总不像某幻那样专心,至少不再像以前一样屁股上长钉子了。


他记得曾经一个午后,某幻问他,你会离开我吗?


那个时候,他当然回答不会。


四五年级的时候流行起外号,好多同学都被起了奇奇怪怪的外号。因为王瀚哲长手长脚的,某幻就叫他猩猩,叫得多了,班里的同学都叫他猩猩。


直到后来两个人上了不同的初中,王瀚哲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说,大家可以叫我猩猩。


新同桌也是个有趣的男生,但是总不会像那个小男孩一样,和他一起上窜下跳,和他分享零食,一起偷偷去游戏厅打游戏,一起被父母拿着棍子追着跑。


他经常会翘课翻墙出去,坐好几站公交到某幻的学校门前,等某幻出来,两人再一起漫步回家。


某幻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王瀚哲的学校总是停课。


就像王瀚哲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总也不想和某幻分开。


大概是因为当时那句“不会”吧。


3.

某幻高二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女孩长发飘飘,眼睛大大的,脸蛋红红的,是所有男生都会喜欢的类型。


嘟督看着某幻想表白又不敢的样子,咸吃萝卜淡操心,给某幻传授“恋爱经”,还拽着某幻去了一个一放学就有很多女孩围着的精品店,挑选了一个精致的音乐盒。


“我喜欢你!”某幻看着嘟督的眼睛,掷地有声地说。


嘟督不知为何,心里一阵慌乱,不着痕迹地躲开了某幻的视线,说:“你这也太直接了,回头把人家吓跑了。”


“我都帮你打听好了,她下星期二生日,到时候你把这个送给她,再邀请她去照大头贴——现在女孩子都喜欢这个。”嘟督情绪激昂地说。


“真……真行吗?”某幻开始打退堂鼓。


“我们某幻长这么好看,她怎么拒绝你?除非不长眼!”嘟督瞪着眼睛说。


某幻去邀请女孩的时候,嘟督躲在远处张望。


看见女孩脸红了的时候,嘟督知道某幻成功了。


嘟督苦笑起来。


4.

你永远不知道的是我爱你。




根源

半梦半醒(嘟幻)

半梦半醒

*架空设定的一方缺乏恋心梗。be。

*大概是两个温柔的人的故事,但是我写不出来......

*短,ooc与避雷预警。

*请务必不要上升真人。

*无法放弃嘟幻。所以不放弃。


1、

“你喜欢我吗?”

很久以前,不知道是谁先问出的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那个问题以后,半年了,他们一直没有再说话或者见面。

仔细想想,这其实颇有点儿荒唐。

他们认识的第一年就在一起度过了一个情人节,之后该做的也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可以说有多像一对情侣,就有多像一对情侣。

但实际上,他们两个人从未对彼此说过任何一句表白或类似表白的话,就连在床上也没有一句。他们算是情侣...

半梦半醒

*架空设定的一方缺乏恋心梗。be。

*大概是两个温柔的人的故事,但是我写不出来......

*短,ooc与避雷预警。

*请务必不要上升真人。

*无法放弃嘟幻。所以不放弃。


1、

“你喜欢我吗?”

很久以前,不知道是谁先问出的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那个问题以后,半年了,他们一直没有再说话或者见面。

仔细想想,这其实颇有点儿荒唐。

他们认识的第一年就在一起度过了一个情人节,之后该做的也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可以说有多像一对情侣,就有多像一对情侣。

但实际上,他们两个人从未对彼此说过任何一句表白或类似表白的话,就连在床上也没有一句。他们算是情侣么?大概是算的,毕竟他们一起参加过很多餐厅的情人节半价活动;但也应该是不算的,毕竟他们自己都认为,彼此之间没有一点爱意。

这也就引出了开头的那个问题。

“你喜欢我吗?”

“......我没法回答你。”

分道扬镳。

2、 

嘟督一直认为,至少就目前来讲他一直认为,某幻是个称职的恋人。

他们混在一起后,也曾短暂的同居过一段时间,就这段时间内,嘟督可以说,他感觉到了一种结婚后的气息。

某幻在厨艺方面算是个小当家,平时让他做个西红柿炒鸡蛋什么的不在话下,偶尔也可以水煮个乌贼充当点心;在订外卖上,除了对香菜的奇妙偏见以外,他的眼光也是十分的独到,就这样吃了几个月,嘟督越发对减肥一事失去了信心。

“没事,你又不胖。”某幻以前是这样安慰他的。

......骗人。嘟督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莫名其妙的眼睛有点酸涩。

他还记得两个人去吃自助餐,脸皮比天厚地参加了情人节的特惠活动,那时候前台小哥的眼神真是令人毕生难忘;他也还记得某幻有一天早上神经兮兮地拉他起来看日出,看着看着,某幻自己反倒先睡着了;他还记得他们一起买的那个奇怪的马克杯;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开房,走的时候还傻里傻气地偷走了酒店里的一条毛巾......

他甚至还能回忆起来,每个晚上,他抱着某幻,总有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怀里的人是个易碎的工艺品,稍一用力他就会碎掉,而如果放开他,他就会离开。

每次两个人一起玩游戏,总是玩着玩着,就演变成了聊天,最后就演变成了活塞运动,但不论哪一次他们在一起,都是轻松愉快,甚至有时候感觉会很幸福的。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嘟督看着衣柜里那条从酒店里偷拿的毛巾,有些出神。

3、

他们之间总有种默契,使得他们在一起时,就像与另一个自己在交流,但对方身上独特的性格,又令他们对彼此欲罢不能。

嘟督电脑里有很多他们一起拍的照片。有些是关于食物的,有些是关于景色的,还有一些是某幻自己拍完后传给嘟督的,但嘟督单独拍的照片很少。

其中有一张,是他在某幻睡着时偷偷拍的。

照片中的人被被子盖住了半张脸,长长的睫毛覆盖住眼睑,隐约可见右眼角黑色的泪痣。

他的眉头舒展,呼吸平稳,可是堪堪露出的嘴角却紧紧地抿着,又使人感觉他并未入睡。

就像他们两个人一样,半梦半醒。

4、

“你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当时应该是嘟督问出来的。他习惯性的用玩笑的语气说出渴望能得到认真答案的话语,但他相信某幻能够明白。

他察觉到自己已经对某幻产生了依赖,但他不知道自己对于某幻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肉麻的情话,他不曾对某幻说过喜欢,某幻也是如此。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大部分都给他们一种安心感,嘟督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爱情。

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越陷越深了。某幻于他就像是空气一般,与他在一起时感觉稀松平常,但一旦离开他,嘟督发现自己甚至无法生存。

我可能真的爱上这个家伙了。嘟督想。

对面的某幻背对着灯光,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我没法回答你。”他说,声音很小,嘶哑低沉的不像平时的他。

“你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我没办法喜欢你。”

“我早该对你说了。”

他们都明白这“喜欢”指的是什么意思。

嘟督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

“不要紧,”嘟督听见自己说,声音同样嘶哑,带着哭腔,“我会离开的。”

某幻的肩膀在抖动,他哭的很厉害——尽管他拼命压抑着哭声。

嘟督还想再安慰他几句,但面对着某幻的眼泪,他也完全地败下阵来。不敢再回头多看某幻一眼,嘟督落荒而逃。

5、

嘟督还是很喜欢某幻,虽然他知道某幻无法对任何人产生近似爱情的任何情绪,他还是很喜欢某幻。

他是某幻的一个尝试,但也是一个变数。

“爱”与“珍视”,两者出于本质,但无法相提并论。用一物来易另一物,更是完全不公平的交易。

但是无法爱上别人的某幻,即使仅仅只能对嘟督产生“珍视”之情,于他来说,其实就已经等同于爱情了。

之所以逃避和放弃,其实都只是因为太过在乎对方而已。不愿意在接受对方的同时无法回应这份感情,所以最终选择远离。

隔开他们的不是顽疾,恰恰就是他们自己——

从一开始就无比清醒的他们自己。

END


根源

跟踪

*上次那篇《攻受,很重要吗》的伪后续
*依然是微cp向,悠花戏份有点少,但一唱一和大家都看的出来的
*科技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依然是智障对话体
*请勿上升真人
*链接走评论

谢谢观赏。

*上次那篇《攻受,很重要吗》的伪后续
*依然是微cp向,悠花戏份有点少,但一唱一和大家都看的出来的
*科技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依然是智障对话体
*请勿上升真人
*链接走评论

谢谢观赏。

玖味团子。开学隐身。

【忽幻嘟幻】惊了!⊙▽⊙我们不知道的up主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一个没忍住撸了一小篇就随便写你们随便看哈哈哈
忽幻嘟幻幻团宠,幻花友情闺蜜向
up主之间的无聊日常加撕逼
欢脱风,智障对话向
正文走评论链接⊙▽⊙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一个没忍住撸了一小篇就随便写你们随便看哈哈哈
忽幻嘟幻幻团宠,幻花友情闺蜜向
up主之间的无聊日常加撕逼
欢脱风,智障对话向
正文走评论链接⊙▽⊙

根源

攻受,很重要吗?

*微cp向,具体见tag
*智障对话体
*科技的力量使我快乐
*不务正业系列

地址走评论

谢谢观赏。

*微cp向,具体见tag
*智障对话体
*科技的力量使我快乐
*不务正业系列

地址走评论

谢谢观赏。

根源

战斗民族的爱情故事(嘟幻)

战斗民族的爱情故事(嘟幻)
*又是我,哈哈。
*请勿代入真人。
*短篇狂魔,没有文笔,毫无常识。
*下一篇估计会是龙幻或者忽幻,大概。

1、
嘟督的朋友们时常觉得,他有点俄罗斯血统。
“他玩恐怖游戏时,遇到BOSS都是笑着迎上去的......”
“他的咆哮声线特别粗犷......”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某幻的朋友们也时常觉得,他有点俄罗斯血统。
“他的俄式英语超级标准的好吗……”
“猛汉嘛,哈哈......”
甚至有一个同样为up主的某幻基友在玩橙光游戏时,看到了“俄罗斯”这个选项,立马不顾一切地选了,嘴里还喊着:“去俄罗斯找某幻!”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所以,当两家人得知嘟督和某幻搞在一起了以后,冷静的两家人认真地,...

战斗民族的爱情故事(嘟幻)
*又是我,哈哈。
*请勿代入真人。
*短篇狂魔,没有文笔,毫无常识。
*下一篇估计会是龙幻或者忽幻,大概。




1、
嘟督的朋友们时常觉得,他有点俄罗斯血统。
“他玩恐怖游戏时,遇到BOSS都是笑着迎上去的......”
“他的咆哮声线特别粗犷......”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某幻的朋友们也时常觉得,他有点俄罗斯血统。
“他的俄式英语超级标准的好吗……”
“猛汉嘛,哈哈......”
甚至有一个同样为up主的某幻基友在玩橙光游戏时,看到了“俄罗斯”这个选项,立马不顾一切地选了,嘴里还喊着:“去俄罗斯找某幻!”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所以,当两家人得知嘟督和某幻搞在一起了以后,冷静的两家人认真地,讨论起了人身安全问题。
你们是真的想多了。



2、
“某幻是个钢铁直男,他不是基佬。
这是真的。
嘟督也是个钢铁直男,他表面有多弯,他内心就有多直。
这也是真的。
所以,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可以结合种种迹象推断一下。
A、他们其中一人是女性,一直在欺骗我们。
可能性:基本不可能。
原因:我们还不傻。
B、他们其中一人掰弯了另一个人,或者他们在互相掰弯。
可能性:可能性不大。
原因:我不大相信直男掰弯直男,就算有,估计跟这两位也无缘。
C、这是真爱。他们不喜欢男人,只喜欢彼此。
可能性:较大,不过也不确定。
原因:我没经历过真爱,没有发言权......”
我的妈呀。某幻捏着手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坐在他对面的嘟督闻声抬头,然后被某幻欲哭无泪的表情吓了一跳。
“你自己看吧。”某幻把手机隔空扔给他,嘟督堪堪接住,阅读了一会,脸上的表情就变的像某幻一样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评价,但我觉得这真的很扯淡。”
“是吧,我觉得A未免太天马行空了,她们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你永远不能尝试去理解女孩子们的思维,”嘟督总结,“尤其是年轻的女性朋友们。”
“你说得对。”某幻表示赞同。
“......不过,的确,我们为什么在一起了啊?”
某幻翻了一个白眼。
“你说呢?”
“可能是因为我太帅气可爱了,然后你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的情感......"
“对对对,你最帅气了,然后我就喜欢上你了,行了吧?”
“行。”嘟督故作羞涩的一笑,再次换来某幻的一个白眼。



3、
“某幻儿,你看!这里还有人说了一句特经典的话,'两个战斗民族是不会有结果的!'”
“这估计是某个心碎了的嘟督老婆说的吧。”
“......你怎么那么确定不是你的粉丝?”
“我的女战友们不会做这样的事。”某幻扬起下巴,傲娇中带着心虚。
“我......行行行你说的都对。”嘟督放弃了辩驳,但没有放弃像某幻一样地翻个白眼。
“我下次发微博,要明目张胆的声明,”某幻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我是中国人。”
“好主意!下次我也这样写。”
“别了吧,这样容易引起怀疑,你就发:I'm Chinese.”
“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面子比我重要?”
“是的。”
“再见,嘟美丽,你走吧。”
“我不。”


4、
“某幻!我喜欢你!”
“......怎么啦?”某幻被嘟督粗犷的声音吓了一跳,手机掉在了沙发上。
“你喜欢我吗?!”
“你好好说话!”
“你先回答我!”
“......喜欢。”
“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那个帖子的?”
“我的一个特务女战友提供的。”某幻神秘一笑。“她也是你的粉丝。”
“......哇,太酷了吧。”


5、
第二天,嘟督和某幻分别发微博,大概意思都为“我是中国人。”微博结尾还艾特了彼此的微博用户名。
自此,两个战斗民族的爱情故事落下帷幕,两个中国直男的爱情故事正式展开。


FIN.









根源
可以说是相当忙碌了(。占Tag...

可以说是相当忙碌了(。
占Tag致歉。

可以说是相当忙碌了(。
占Tag致歉。

根源

两小不一定无猜(嘟幻)

两小不一定无猜(嘟幻)
*中班嘟X大班幻
*架空设定,不喜...那我也没有办法。哈哈。
*龙幻忽幻吃的很开心,但无法放弃嘟幻。所以不放弃。
*坑里有人,但大家都是佛系粉......无奈。
*没有文笔,毫无常识。
*极不走心的超短篇。

1、
“幻哥哥!”
清脆的童音从身边传来,某幻放下手里的蜡笔,摸了摸嘟督的头。
“怎么啦,嘟美丽同学?”
被称作嘟美丽的男孩没有反驳,反而更加得寸进尺地一把抱住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孩的小腿,“我饿啦,幻哥哥你有点心吗?”
“没有啦,等着午饭吧。”被叫做幻哥哥的某幻有点儿飘飘然,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有些老神在在的,“老师不让在教室里吃东西,不是吗?"
“是......”嘟督委屈的撇了...

两小不一定无猜(嘟幻)
*中班嘟X大班幻
*架空设定,不喜...那我也没有办法。哈哈。
*龙幻忽幻吃的很开心,但无法放弃嘟幻。所以不放弃。
*坑里有人,但大家都是佛系粉......无奈。
*没有文笔,毫无常识。
*极不走心的超短篇。









1、
“幻哥哥!”
清脆的童音从身边传来,某幻放下手里的蜡笔,摸了摸嘟督的头。
“怎么啦,嘟美丽同学?”
被称作嘟美丽的男孩没有反驳,反而更加得寸进尺地一把抱住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孩的小腿,“我饿啦,幻哥哥你有点心吗?”
“没有啦,等着午饭吧。”被叫做幻哥哥的某幻有点儿飘飘然,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有些老神在在的,“老师不让在教室里吃东西,不是吗?"
“是......”嘟督委屈的撇了撇嘴,不过随即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笑了起来。
“那,某幻,我可以吃你么?”
某幻一愣,然后就被嘟督“叭”地在嘴上亲了一口。
“谢谢幻哥哥!”嘟督满足的笑着,一脸天真无邪地走出了某幻班级的门,引得小女孩们频频回头。
“那是你弟弟吗?”同班的忽悠凑过来问某幻。
“不是。”某幻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感觉有些害臊,这可是初吻啊。自己早应该想到,这小屁孩可不是什么善茬。


2、
嘟督,被同班的小姑娘们叫做“嘟美丽”,其原因可想而知。可这个模样可爱,说话奶声奶气的小家伙,在某幻面前却经常原形毕露。
嘟督:某幻~哥哥~
某幻:......干嘛?
嘟督:昨天我听我们老师讲故事,老师说,故事里的公主很爱王子。
某幻:对啊?
嘟督:可我觉得你一点也不爱我(委屈脸)。
某幻:......

嘟督:某幻哥!
某幻:(惊了一跳)怎么啦?跟打了鸡血似的……
嘟督:我们班里的一个女生跟我说,她觉得你很可爱,她很喜欢你!
某幻:...啊?
嘟督:于是我就跟她说,你一点也不可爱,不仅挑食,脑筋死板,晚上睡觉还打呼噜!
某幻:......别的先不说,我什么时候打呼噜了?!
嘟督:没有啊,我只是不想让她喜欢你!
某幻:......

嘟督:某幻哥哥!
某幻:停!闭嘴!我不想听!
嘟督:(一脸委屈,满眼泪水)
某幻:小祖宗小祖宗我错了,你别哭啊……
嘟督:(立马破涕为笑)我跟我同班的小夜打了个赌,我说只要我一不开心,你立马就会叫我祖宗,现在我赢了!
某幻:......
大概情况如上所示。
某幻在幼儿园的每一天,基本都是这样度过的。
但这种日子,最后终于也要走到尽头了。

3、
毕业的那一天,小朋友们向老师拥抱道别,很多小朋友都哭了,老师也哭了。
某幻也很难过,但他坚定的认为自己已经是男子汉了,从毕业总结大会到毕业晚会,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掉。
他也与老师拥抱并且道了别,不过他还有更加担心的事情。于是,他向父母打了招呼,快速地向位于二楼的中班教室跑去。
教室里空荡荡的,小朋友们现在基本都在外面玩,留在教室里的只有一个人,嘟督。
“嘟督。”某幻轻轻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
嘟督站起来,面对着他,某幻这才发现他长得几乎已与自己一样高了。
“我要走啦,去上小学。”某幻刚才活生生憋回去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他看着这个一直以各种形式坑他但也一直陪着自己的发小,头一回感到有些不舍。“你有一年都见不到我啦,你会想我吗?”
“不会。”嘟督的声线好像突然间变的更加低沉了一些,他咬牙切齿的说。
某幻一愣,但是嘟督已经抱住了他。
“我不会想你的。到时候我们上同一所小学,就又能看见了......”嘟督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他抽抽鼻子,接着说,“不过,这一年你要常来看看我啊。”
某幻这才回过神来,他感到了一股不符合他年龄的欣慰。“我当然会啦。”他拍拍嘟督的背,嘟督也顺势用脑袋使劲儿蹭了几下他的颈窝。


(一直在教室外的老师: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早熟吗?)



FIN.




根源

有三次嘟督说某幻像巧克力,还有一次他被打了

有三次嘟督说某幻像巧克力,还有一次他被打了(嘟幻)
*嘟督不噶油X某幻君 的同人,不逆不拆
*巧克力梗、健身梗、小肚子梗均来源于嘟督某幻深夜直播的录屏
*一个人也好,告诉我这对不冷!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1、
第一次是他们刚见面的时候,因为臭味相投,都是变态,于是当天晚上就打算搞点事情。
他们黑灯瞎火地窝在被窝里(真正窝在被窝里的其实只有某幻,嘟督说他怕热),拿着各自的手机开着各自的直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种奇奇怪怪甚至有些给力给气的话题,炫耀般的哈哈大笑。
看哪你们的某幻老公现在在跟我共度良宵哪(并不)
看你们的嘟督现在在冲我撒娇哪(幻觉)
他们聊着聊着,某幻突然莫名其...

有三次嘟督说某幻像巧克力,还有一次他被打了(嘟幻)
*嘟督不噶油X某幻君 的同人,不逆不拆
*巧克力梗、健身梗、小肚子梗均来源于嘟督某幻深夜直播的录屏
*一个人也好,告诉我这对不冷!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1、
第一次是他们刚见面的时候,因为臭味相投,都是变态,于是当天晚上就打算搞点事情。
他们黑灯瞎火地窝在被窝里(真正窝在被窝里的其实只有某幻,嘟督说他怕热),拿着各自的手机开着各自的直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种奇奇怪怪甚至有些给力给气的话题,炫耀般的哈哈大笑。
看哪你们的某幻老公现在在跟我共度良宵哪(并不)
看你们的嘟督现在在冲我撒娇哪(幻觉)
他们聊着聊着,某幻突然莫名其妙的呐喊了一句“巧克力”,嘟督也被当时神经病一样的气氛和没开空调的房间搞的晕头转向,也莫名其妙的在一片漆黑中附和,
“某幻我觉得你才像巧克力。”
某幻愣了一下,好像还没回过神:“啊......”
然后空气就被一道诡异的声音划破。
“丝溜------”
嘟督自得其乐地自己发出了舔屏的声音,还一边在心里幻想某幻的脸舔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唔,舔的满嘴甜。”
某幻微妙的沉默了一小会儿,但同是变态,某幻的造诣也不见得比嘟督浅:
“哎呀,我要被舔化啦。”
很俏皮的尾音加上被来就很温油的声音,让都督产生了一种自己才是被调戏的那个的错觉,但这黑灯瞎火的,说不定某幻就是随口一接,于是嘟督没有放弃,换了个较为低沉的声线接着说了一句,
“啊,小宝贝儿,你真甜啊……”
这回某幻终于没再上来什么话,嘟督也胜利似的哈哈大笑,满意地结束了这次硬撩。
后来,嘟督无意间跟某幻说起那次骚聊,其中就有巧克力梗。然后,某幻突然一下子红起来的耳根吓了嘟督一跳。
敢情他当时是害羞了啊。
难得难得。情商并不怎么高的嘟督感叹道。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2、
还有一次是在BW现场。
一起进了会场之后,嘟督就和某幻分头行动了。某幻当然没有戴那个鬼畜的马头,也没有戴墨镜和帽子,仅仅只带了一只黑色的口罩。
所以当过了一段时间,某幻和嘟督再次在会场相遇时,某幻的打扮给了嘟督很强烈的即视感。
黑口罩,黑色的短袖衫,黑色牛仔裤,有些长的刘海,总之就是一身黑的少年打扮。
这看起来怎么这么社会呢。
......更何况他长得就很社会,当然,是褒义。
嘟督想起了昨晚直播室说过的话,
“某幻这个人啊,长相跟声音非常不一样。”
他这么说是有依据的。
光听某幻的声音,就很容易联想到那种成熟系的大暖男(前提是他好好说话),可是他本人长的又很...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攻音受脸”了吧。
那么,自己与某幻刚好相反。
“受音攻脸”的嘟督想到这里,又不禁得意忘形。直到某幻的脑袋凑到他脸旁边的时候,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某幻好像是在看什么东西,但由于身高原因,不得不稍微弯弯腰,这样一来,本来站的就不怎么笔直的嘟督就和他形成了一个有点儿暧昧的姿势。嘟督被突然出现的脸吓得打了一个激灵,但当他转过头去看某幻的时候,他却又很丢人的愣住了。
近在咫尺的某幻的眼睛微微被刘海挡住了一些,却更显得那双眼睛圆圆的,可爱无比。
直男审美的嘟督对这种杀必死根本毫无抵抗力,他愣在那里,突然想起自己硬盘里的女神铃原爱蜜丽来了,于是他又情不自禁地把爱蜜丽的样子跟某幻的重叠在一起。
接着,嘟督猛的一下,直接从某幻身边弹开了一两米。
......过分了,过分了。
嘟督自己在心里提醒自己。
这一举动害的脑袋几乎抵在嘟督胸前的某幻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于是嘟督又不得不去应付某幻疑惑的眼神。
“某幻你老是一身黑,穿的像个巧克力一样,我...我没办法嘛。”
真是烂透了的借口,自己的脑袋绝对是被昨天晚上那场骚聊搅成浆糊了,说的话都乱七八糟的一塌糊涂,简直毫无逻辑性。
正当嘟督绞尽脑汁想去说点什么弥补时,某幻却在愣了一会儿后,隔着口罩冲着他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
嘟督:???我自己都不明白你了然什么?
接着,某幻用一根手指戳了几下嘟督并不明显的小肚子,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后知后觉回过神来的都督恼羞成怒。
“心机幻!!!”


3、
距BW很久以后,有一次两个都在拖更的UP非常有默契的在网上交流彼此的创作灵感。
当时的场景可谓非常混乱,光是某幻起的名字就霸了好几屏,所以我们在这里就不多加赘述,直接跳到关键性的对话附近。
嘟:唉某幻。
幻:???
嘟: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

4、
这件事情是很久以前嘟督就应该察觉到的。
在见面之前,他们两个就经常翻看对方的视频,然后被对方某个新奇的脑洞逗乐。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默默关注的时间过长,甚至令两个人都产生了“我很熟悉这个人”的错觉。
但当他们见面以后,他们才察觉到自己对对方知之甚少,可以说只能算得上互相认识、但却没有太多交集的陌生人。
他们互相喜欢,却又彼此互不关心。
他们彼此了解,却又对对方一无所知。
所以当他们见了面,无关什么性取向———
仅仅是想要去触碰,去了解对方,去感受自己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不再是口头上,而是从心底里喜爱对方的自己。
嘟督不知道他现在把话挑明会不会吓跑某幻,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对面那双可爱的眼睛里充满了厌恶的扭曲神态。
但他的确是可怜的。
成堆的话语积压在大脑里,随着每一次血液流动一遍遍地将心脏碾压,那甚至要使他窒息。
他的内心或许并没有外表那么积极开朗,但他现在并不怎么在乎这一点。
他在乎的是,某幻是不是也是这样,
也与自己有着相同的感受。


5、
第三次来的很快,这连嘟督自己都没料到。
自他那句话过后,某幻一连着几天都没理他,私信也不理,艾特更无济于事,没办法,嘟督只好拨通了自己当初在BW和某幻交换的电话号码。
他满怀希冀的注视着屏幕,过了一会,电话通了。
嘟督几乎是笑开花了,他紧紧抓住手机,想说点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嘟督。”某幻的声音先传出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不管你那天是怎么想的,”某幻几乎自暴自弃地叹了口子,“我得告诉你。”
“我也是。”
一瞬间,嘟督甚至发生了幻觉,他以为这一切都是梦,于是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身体上的疼痛是如此真实,终于,他如释重负地笑了。
某幻也笑了。
“某幻,我觉得你特像巧克力。”嘟督的眼眶有点酸涩,“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于是某幻也笑着回了一句话,“你不减肥啦。”
“不减了。”嘟督狠狠吸了一下鼻子,“有你我还减什么肥啊。”


6、
第四次发生在前不久。
“某幻。”两个人认识了那么久,还是习惯性的用昵称来称呼对方。
“我觉得你真像巧克力。”
某幻狠狠瞪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玩手机。
嘟督于是把手机夺了,想去亲他,结果当然是被狠狠怼了一拳。
干什么啊,又不是没亲过。嘟督有些委屈的看着某幻,却又被他微红的耳根逗乐了。
......或许,我真的应该陪某幻去健健身了。
被锤的地方疼了好几天的嘟督心想。


FIN.



Substitute-

有人吗

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人都没有

汤勺

话说有人萌这对么

坐等同人文2333

坐等同人文2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