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嘴平伊之助

90.1万浏览    8023参与
秋影

【授权搬运】【鬼灭之刃】

画师推特:consistent crying haha(@bakuatsukiyu)

主页地址:https://twitter.com/bakuatsukiyu

图源地址:https://twitter.com/bakuatsukiyu/status/1219381597624946688?s=21


⚠️禁止二次转载与商用⚠️

【授权搬运】【鬼灭之刃】

画师推特:consistent crying haha(@bakuatsukiyu)

主页地址:https://twitter.com/bakuatsukiyu

图源地址:https://twitter.com/bakuatsukiyu/status/1219381597624946688?s=21


⚠️禁止二次转载与商用⚠️

沙雕龙王酱

看到武汉的情况激情作图,除了祢豆子那张不是

各位出门记得带口罩哦!最好还是别出门了窝在家里多好

特意搞得炭香情侣款,要当头像的随便搞蛤,

看到武汉的情况激情作图,除了祢豆子那张不是

各位出门记得带口罩哦!最好还是别出门了窝在家里多好

特意搞得炭香情侣款,要当头像的随便搞蛤,

Ust
已经好久没我们阿猪的新戏份了....

已经好久没我们阿猪的新戏份了...妈妈落泪

已经好久没我们阿猪的新戏份了...妈妈落泪

殷瑛

【鬼灭之刃】幼儿园的核平生活(2)—蝴蝶忍的苦恼

*一半不遵守原著剧情,毕竟原著里已经死了还在对吧。

*详细雷点见上一篇

开始啦

“忍姐姐最近看起来很苦恼啊,为什么呢?”炭治郎问了问弥豆子。

“姆,姆~”弥豆子摇了摇头。

“炭治郎,你为啥不问我啊。”善逸在旁边编着花环,顺便不满的看了炭治郎一眼。

“善逸,你知道吗?”炭治郎也不在意,跟善逸呆久了什么大风大浪(哭闹喊叫)没见过。

善逸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把刚编好的花环放在了弥豆子头上。

“怎么样,弥豆子妹妹,好看不好看?”

“姆!”弥豆子轻轻点了点头。

“……”炭治郎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来吧,跟我来。”善逸稍微拍了一下身上的土,满脸写满了开心,一蹦一跳的在前面带路。弥...

*一半不遵守原著剧情,毕竟原著里已经死了还在对吧。

*详细雷点见上一篇

开始啦

“忍姐姐最近看起来很苦恼啊,为什么呢?”炭治郎问了问弥豆子。

“姆,姆~”弥豆子摇了摇头。

“炭治郎,你为啥不问我啊。”善逸在旁边编着花环,顺便不满的看了炭治郎一眼。

“善逸,你知道吗?”炭治郎也不在意,跟善逸呆久了什么大风大浪(哭闹喊叫)没见过。

善逸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把刚编好的花环放在了弥豆子头上。

“怎么样,弥豆子妹妹,好看不好看?”

“姆!”弥豆子轻轻点了点头。

“……”炭治郎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来吧,跟我来。”善逸稍微拍了一下身上的土,满脸写满了开心,一蹦一跳的在前面带路。弥豆子和善逸跟了上去。

“小忍,小忍!你看这个鸟好看不好看,好看的话我给你抓过来。”还没看见人,就听见了童磨极具特色的声音。

“滚。”

“小忍!小忍!你看这花好不好看啊!你喜欢吗?喜欢我都送给你!”

“滚。”

炭治郎三人刚偷偷摸摸趴在墙角,就看到了第二次被拒绝的童磨,和他手上刚被打散的花。

“小忍……”童磨看起来很失落的样子。

前面的蝴蝶忍突然停下脚步。

“童磨,要来喝茶吗?”蝴蝶忍笑着对童磨说。

童磨的脸一下子就明亮起来了,“我就知道小忍不会这么残忍的!”

说罢便笑嘻嘻的跟着蝴蝶忍走了。

炭治郎抬头问善逸(因为三个人帕墙角的顺序是:最下面是弥豆子,接着是炭治郎,最上面是善逸。):“为什么忍姐姐这么讨厌童磨啊?”

善逸颇为自信的笑了一下,“据我了解,好像是童磨曾经把她最喜欢的东西弄坏过,还天天像个痴汉一样尾随。”

“哦~善逸你知道的好多啊。”炭治郎向善逸投向崇拜的目光。

“那是,学校里面所有女孩子的资料我都知道。”善逸突然明白自己刚刚不小心说了什么,“啊……”

炭治郎已经把弥豆子护在自己身后,往后撤了几米,并换上了极为厌恶的表情。

“不是,炭治郎,你听我解释!”善逸连忙解释道,“别带着弥豆子妹妹一块走啊!”

三个人开始了愉快的追逐打闹(并不是)。

三个人经过了伊之助面前。

“玩什么呢,带我一个,带我一个!”伊之助追上他们,“猪突猛进,猪突猛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伊之助正中善逸后背,同时响起了嘎嘣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脊椎骨断了啊!!!!!”善逸在地上来回翻滚。

“弥豆子,你看这像是脊椎骨断了的人吗?”炭治郎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

“姆~”弥豆子摇了摇头。

“年轻真好啊!”杏寿郎在旁边感叹。

“……咱们也就是大班而已,这些都才是中班还有个小班的孩子……”不死川实弥在旁边回了一句。

“哈哈哈,这都不重要了!”杏寿郎大笑了两声。

视角转到蝴蝶忍一方。

“小忍,要喝什么茶啊!”童磨一脸兴奋的坐在座位上。

“想要知道吗?”蝴蝶忍笑嘻嘻的看着他。

“不管小忍泡什么茶我都会喝的!”童磨开心的笑了出来。

“那你好好期待吧,我去泡茶。”蝴蝶忍看着童磨的眼睛,“你可要,一 滴 不 剩 的 喝 完 哦!”

“好!”

童磨内心:我的天,小忍刚刚跟我对视了吧,对吧,对吧!

—tbc

哦哈哈哈,我居然日更,我哭了,我真是太勤奋了,我可以!

希望有关注和红心,上一篇那么多人我都快哭了!

现在39个关注了!离50个的目标就差11个啦hh

 

🌌

【伊葵】找个山大王做丈夫是否搞错了什么

*欧欧西警告,决战后,全员存活,祢豆子变人了,副cp善祢,有点点点点点点义忍就不打tag了


*沙雕向


*写完了还是感觉有点乱,希望可以看的懂我在写什么呜呜呜


*bug有


 


1.


我妻善逸很恼怒,很恼怒,非常恼怒。


 


那个脑子跟钢筋一样的伊之助竟然找到了女朋友,而且在他追到祢豆子之前。


 


“哈???!哈!!?!你也能有女朋友????”善逸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如遭雷劈,指着伊之助的食指不断颤抖,“别开玩笑了!!你要是能找到女朋友我和小祢豆子早就喜结连理并且有三四个小孩在我和小祢豆子膝下承欢了吧!?”...

*欧欧西警告,决战后,全员存活,祢豆子变人了,副cp善祢,有点点点点点点义忍就不打tag了


*沙雕向


*写完了还是感觉有点乱,希望可以看的懂我在写什么呜呜呜


*bug有


 


1.


我妻善逸很恼怒,很恼怒,非常恼怒。


 


那个脑子跟钢筋一样的伊之助竟然找到了女朋友,而且在他追到祢豆子之前。


 


“哈???!哈!!?!你也能有女朋友????”善逸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如遭雷劈,指着伊之助的食指不断颤抖,“别开玩笑了!!你要是能找到女朋友我和小祢豆子早就喜结连理并且有三四个小孩在我和小祢豆子膝下承欢了吧!?”


 


伊之助毫不犹豫地对出生入死好友大打出手。


 


“你什么意思!!!?我就不能有配偶吗?!”伊之助一拳头毫不留情地砸在善逸脑袋上。


 


善逸在被好友锤了一拳后也毫不犹豫一拳锤上了伊之助的野猪头套。


 


及时赶到的炭治郎好人两头难,好说歹说从和伊之助讲下了山不能打人我们都是鬼杀队的好伙伴不能打架到劝善逸说祢豆子不喜欢到处打架的男人,总算把两人分开。


 


为什么伊之助都能找到女朋友,我却追不到小祢豆子?我妻善逸揉着脑袋被砸出的包,陷入了沉思。


 


2.


“不可以打架,大家都是好朋友啊!香奈乎说有点心拿给我,我拿过来和你们一起吃,你们冷静一下。”灶门家长男如是说到,嘱咐了一番后便扬长离去。


 


“搞不懂了,小葵到底看上你什么了,虽然比不上小祢豆子,但是也是美女啊!配给你太可惜了吧!!”善逸看伊之助的眼神很哀怨。


 


伊之助正把头套摘下来,揉着刚刚被善逸一拳锤出的乌青,脸色很不好看。


 


“什么?我觉得和蝴蝶头双马尾在一起觉得轻飘飘的,怪怪的,我就去问忍我是不是被小矮子下了药。忍说这是喜欢让我去表白说要做小矮子的男朋友,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可能是要我当她一辈子大哥的意思,不过我也确实挺喜欢她的,她也答应了,就是不知道脸为什么那么红,不就是找个配偶嘛…嗯?纹逸,你为什么在抖,对老子有什么不满意吗?!”


 


善逸在一旁气得浑身发抖,他艰难地忍住了自己想打到伊之助头上的拳头。


 


这种人都能追到小葵我到底为什么追不到小祢豆子。


 


3.


伊之助觉得很容易啊。


遂出于好友情分教导(炫耀)善逸如何正确(错误)表白。


 


4.


礼物,准备好了。伊之助拿着从河边拔的野花和捡来的表壳亮晶晶的橡子。


 


衣服,穿好了。难得好好穿衣服的伊之助虽然觉得很别扭,但是还是认认真真穿上了洗干净的衣服,俨然一副三好青年的模样。


 


头套,摘掉了。没有带头套的伊之助露出了他那张惊世骇俗的脸,并且没有跳也没有吵,任谁也难以把这个安静坐在树下的美少年和那个一天到晚在蝶屋横冲直撞的光膀子野猪头套男联系到一起。


 


完全都按忍说的准备好了,忍教给他的台词也背好了,有了靠谱人类忍的帮助,伊之助莫名觉得信心百倍。


 


明明让香奈乎帮忙叫葵过来了,怎么那么慢啊!!伊之助跳起来,在树底下来回踱步。


 


其实他只等了三分钟。


 


但是他迫不及待要见到蝴蝶头双马尾,至于为什么他也不想去思考,因为会思考就不叫伊之助了。


 


5.


“小葵,伊之助在院子里叫你哦,好像有什么很要紧的事。”香奈乎拉住正要去煮药的神崎葵。


 


葵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她记得她昨天才勒令这头猪躺着不许起来,今天就跑出去了。


 


“他能有什么事,该不会是叫我去给他做天妇罗吧?”


 


香奈乎歪着头看着葵,似乎在思考什么:“可是…可是伊之助看起来很正式很认真的样子哦,和平时的伊之助不太一样。”


 


“好啦,我去找他就是啦!但是绝对没什么好事!”葵叉起腰,就要往院子外走。


 


正式的样子?完全没办法想象啊。


 


不远的香奈乎看见葵的耳朵尖尖有点红。


 


6.


葵被橡子和野花塞了个满怀,现在她有点发懵。


 


不是,就算不想回病床也不用这样吧。


 


她抬头,就看见没带头套并且好好穿了衣服的伊之助,好吧,确实很正式。


 


虽然伊之助憨是憨了点,但是一张脸还是没得挑的,拉出去和花街的花魁比比也完全不差。


 


葵被没带头套并且一本正经帅哥样的伊之助盯得脸发红。


 


“干…干嘛啊…”


 


7.


伊之助不是不想说话。


 


是忍交给他的在他看到葵的一瞬间全给忘了。


 


要是忍知道她辛辛苦苦教伊之助三句话教了整整一个下午结果伊之助现在全部忘了,她一定会微笑着给伊之助灌一桶蝶屋难以下咽的汤药。


 


本来就对付不了女孩子的伊之助,面对着葵,短暂地思考了三十秒,在第二十五秒放弃思考,剩下五秒用来深呼吸。


 


伊之助猛吸一口气。


 


“双马尾小矮子!做本大爷的配偶吧!!我是鬼杀队最强…不对,是全宇宙最强!跟着我就没错啦!!这些野花和橡子都是我找到的,本大爷很厉害吧!!忍说什么来着,对,不能叫配偶,要叫女朋友,好麻烦啊,你做本大爷女朋友吧!”


 


伊之助说完了,忍教的三句话一句话都没用上。


 


8.


葵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


 


伊之助拉着葵的手干着急,人急人,急死人。


 


“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怎么像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不对,你本来就是女的…好,好吧,你答应就点头,不答应就摇头。”


 


伊之助直直盯着葵看,即使葵有意躲闪着伊之助的视线,仍然不可避免地对上了他的眼睛。


 


是很好看的绿眸,干净得像阳光下的草地。他的脑袋一直藏在头套下,葵都没有好好看过几次他的本貌。


 


葵感觉到有什么在她的心脏里炸开。


 


连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她红着脸,朝伊之助点了点头,抱着伊之助送的野花和橡子,落荒而逃。


 


伊之助看着跑开的双马尾小姑娘。


 


蝴蝶头双马尾脾气不太好,总是抓着他一顿痛骂,叉着腰不许他跑着跑哪,不过总是好好给他煮药,帮他洗衣服晒好,虽然他也没穿过几次,晚饭也总有他喜欢的天妇罗。


 


满脸通红的样子,真好玩啊。


 


9.


你这谁学得会啊?


——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我妻先生


 


10.


葵看着脸颊上一片乌青的伊之助,很是无语,白瞎了这张好看到上帝都嫉妒的脸。


 


“葵,我饿了,我想吃饭。”伊之助嚷嚷,作为一介猛男的他完全不在意自己脸上挂了彩,虽然痛是痛,但是也送了纹逸头上一个包,不亏。


 


在炭治郎的悉心教导下,伊之助再也没有叫过葵“蝴蝶头双马尾”“小矮子”之类的称呼,而是乖乖地改口叫葵,当然权八郎纹逸还是张口就来,对此我妻善逸先生因为嘴平先生的区别对待怒骂了嘴平先生,此事以两人差点干一架然后被炭治郎拉开收尾。


 


“先擦药。”葵没有给伊之助好脸色,黑着脸拿出药酒,蹲在伊之助面前给他擦着药酒。


 


伊之助看着凑在他面前的葵,和不断扫过他鼻尖的手,心里有点麻麻的。


 


然后他以很快的速度拉开葵为他涂药的手,飞快地亲了一口葵的脸颊。


 


“你干嘛啊!!!!”葵噌地跳起来捂着脸,险些打翻药酒,然后葵快速扶稳药酒,然后飞速和伊之助拉开距离。


 


“哈?亲你啊!”伊之助笑得很傻(葵视角),接着补了一句,“纹逸说我连亲都不敢亲你,我怎么不敢了!我这不是做的很好吗?!怎么样,葵,本大爷很厉害吧!”


 


神崎葵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但是看着伊之助一脸邀功的样子,又气不起来了。


 


“是是,你最厉害了。”葵叹了口气,继续给伊之助擦药。


 


伊之助很高兴。不知道是被夸了还是亲到了葵。


 


11.


大概在一年后,伊之助要和葵结婚了。


 


原因是葵怀孕了。


 


伊之助今天出去巡逻回来,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是到家门口发现灯还亮着,葵正端端正正坐在床头等他回来。


 


“怎么了,给本大爷早点睡啊,不用等我的,我身体好着呢,你就给我安心睡觉吧,然后明天好好给我做天妇罗!”伊之助一边和葵说话,一边摘野猪头套收拾着睡衣准备洗澡,顺便还帮葵掩了掩被子。


 


“伊之助,和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葵无视了伊之助帮自己盖好的被子,又掀开来坐好坐正,直直看着伊之助,看得伊之助发毛。


 


干什么,本大爷又没像宇髓一样有三个老婆也不会逛花街。


 


伊之助还没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口,就被葵接了茬:“我怀孕了。”


 



 


伊之助懵了。


 


“啥?”孩子他爸没有反应过来。


 


“你要当爹了。”葵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搓了搓伊之助的头发。


 


伊之助指了指葵的肚子,又指了指自己的脸,表情蠢得令人发指,半晌,憋出一句——


“本大爷要当爹了!!!!?”


 


还没等葵回答,伊之助又跳了起来,然后又蹲下,盯着葵的肚子看,然后伸手摸了又摸。


 


他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装喜悦的瓶子被打翻,海啸一般席卷着他的心,和熊比力气比赢了,还是用橡子和爷爷换到了馒头,大概都没这么开心吧。


 


“葵,你说我儿子眼睛会不会和我一样是绿色的。”


“葵,本大爷的儿子力气一定很大,以后一定会比我还要厉害!”


“葵,要是我们生了女儿,你就给她扎和你一样的双马尾!”


“葵,本大爷会有儿子还是女儿呢!”


“葵,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叫葵之助吧!多好听啊!本大爷真是天才!”


即为人父的伊之助先生已经忘记自己要洗澡这回事了。


 


伊之助蹲在葵旁边叽叽喳喳,葵难得地没有狠狠用拳头锤伊之助脑袋,而是笑着听他讲。


 


“蝴蝶头双马尾,我们结婚吧!你看,忍怀孕了也和富岗结婚了!”


 


时隔一年,伊之助又喊了葵他起的花名。


 


…又好气又好笑


 


12.


善逸再次很恼怒,因为某块钢筋都要结婚了,甚至还让人女孩子怀孕了,他还是没追到祢豆子。


 


这次炭治郎没拉住善逸,善逸提着日轮刀杀到了伊之助家里。


但是善逸没杀成。


 


因为他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他那很灵敏的耳朵听到了伊之助的声音。


 


是幸福的声音。


 


善逸觉得气有点消了。


 


算了算了,饶他一次吧。


 


13.


善逸在和祢豆子结婚后再一次再一次再很多次感谢那天的自己没有冲进去把伊之助鲨了。


毕竟要是他不和葵在一起不生小孩他和祢豆子就不能一起看他的小孩就不能送祢豆子回家就不能被祢豆子表白。


真是奇妙的逻辑。


 


伊之助很葵的女儿出生了,很可爱。


 


有着和他爸一样绿色眼睛,伊之助知道是女儿之后就嚷嚷着要给女儿扎双马尾,尽管女儿还没有头发。


 


葵气得怒锤伊之助的猪头。


 


伊之助宝贝女儿宝贝得很,善逸带着祢豆子去看刚刚生完孩子的葵,伊之助紧紧抱着女儿死活不愿意给善逸看,口口声声说这是自己的女儿,还把女儿举得老高老高。


 


葵气得再次巨锤伊之助猪头。


 


伊之助终于把女儿给善逸和祢豆子看了。


 


“好可爱啊!小葵的女儿真的好可爱!不愧遗传了葵和伊之助呢!”祢豆子抱着小妹妹笑得很开心。


“是吧!可是本大爷的女儿呢!很不错吧!”伊之助叉着腰,笑得很嚣张,脑袋上仿佛要冒花花。


 


伊之助从祢豆子手里接过女儿。


 


好温暖啊。


 


眼睛真的很漂亮,伊之助看着怀里咧开嘴笑着的女儿,亮闪闪的,像绿宝石。


 


真幸福能和你在一起。


 


“伊之助!!!热水烧好了!!快去拿啦!”葵没好气地拍了拍还在发愣的伊之助的肩膀。


 


“知道啦!知道啦!”


 


14.


善逸和祢豆子要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善逸非常有责任心地肩负起了护送小祢豆子回家的任务。


 


一路上,善逸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祢豆子扯着鬼杀队的事做任务的事下集市看见了什么好看好玩的东西。


 


祢豆子也笑着听善逸讲,时不时应一两句,直到善逸也不知道讲什么好,两个人都安静下来。


 


哎呀!!!月色下的小祢豆子还是好可爱好可爱要被可爱死了!!!上帝怎么能创造出那么可爱的女孩!!要死了!!好可爱!!!


善逸悄悄在心里抹着感动的眼泪。


 


“今晚的月色真美。”


 


善逸猛地转过头,看见昂头看月亮的祢豆子。


 


祢豆子也转过头来,朝着善逸笑。


 


善逸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是……是我……我想的那个意思吗小祢豆子!!!是这样吗!!?”善逸觉得自己呼吸不过来了,一向很灵敏的耳朵也充斥着嗡嗡声,什么也听不见。


 


祢豆子的脸颊有些红,但还是点了点头。


 


“…风…风也很温柔……”善逸听见自己的声音打着颤。


 


我妻善逸,觉得自己要在原地炸开了。


END


我问问我的天

试着描了下上个色


好幼稚+_+

试着描了下上个色


好幼稚+_+

☪桃奈

【鬼灭之刃乙女向】当你吻他

ooc+没文笔

内含:炭/善/伊/炼/
短小


炭:

扑到怀里,微微的汗水味,带着阳光的味道满满的都是少年的气息

“×酱?”

拽住他的领口向自己拉进

“好软!”闭上眼睛吻上去的唯一想法,对面的少年也不敢动,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抱紧

“×酱……这样子太犯规了”

“难道炭治郎不喜欢吗?”我眨眨眼笑道

炭治郎的脸红的快要烧起来

“很……喜欢”他定了定,“×酱只能够这么对我啊,因为我也最喜欢×酱了”


善:

结束训练之后,和善逸一起回去,在漆黑的夜路中,少年的声音比平时更加清脆,就像麻雀一样呢……

我默默想着,看着他那么可爱...

ooc+没文笔

内含:炭/善/伊/炼/
短小


炭:

扑到怀里,微微的汗水味,带着阳光的味道满满的都是少年的气息

“×酱?”

拽住他的领口向自己拉进

“好软!”闭上眼睛吻上去的唯一想法,对面的少年也不敢动,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抱紧

“×酱……这样子太犯规了”

“难道炭治郎不喜欢吗?”我眨眨眼笑道

炭治郎的脸红的快要烧起来

“很……喜欢”他定了定,“×酱只能够这么对我啊,因为我也最喜欢×酱了”




善:

结束训练之后,和善逸一起回去,在漆黑的夜路中,少年的声音比平时更加清脆,就像麻雀一样呢……

我默默想着,看着他那么可爱,想逗一逗

“善逸……”“×酱怎么啦,是不是我太吵了”“不是,你过来一点”“那是有什……”

话还没有说完,我便吻上去了,后面半句话被吞下去,满满的都是少女甘甜的味道,我妻善逸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就想打鼓一样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善逸才反应过来

“既然都这样子了,×酱一定要跟我结婚!干脆明天就结婚吧×酱!”




伊:

看着在旁边大喊着:“猪突猛进”到处跑的男友,有点无奈,跑了这么久不累吗?让他安静片刻的办法只有……

“伊之助!”“叫本大王有什么事”我把他的野猪头套摘下来,虽然每天都看到,但每次看这张脸还是忍不住惊讶

“喂,你在做什么!住手!”“安静一点啦”飞快凑上前,在那粉嫩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看着美人,稳赚不亏!

伊之助好像被我吓的了,在原地呆站着

“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不要让我轻飘飘的!这是挑战吗,我是不会输的!”等等,太用力了




炼:

成熟的杏寿郎简直无懈可击,每次调戏他最后都是自己躺在床上……

和他一起走着,我偷偷摸摸看他想到

杏寿郎察觉到我的目光,询问“×酱怎么了吗?”我摇摇头,拉了拉他的羽织,他停下了,我踮脚亲上去,人声风声都感觉不到,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杏寿郎马上搂着我的腰,“反客为主”

一吻结束,人都要窒息了

“既然这样子邀请我了,夫人是已经做好了下不了床的准备吗”








下一篇无一郎,不死川实弥,累




话说没人约稿吗,要穷死了

(倒地)




KUMA熊吉
///▽///炭伊儿童车~ (...

///▽///炭伊儿童车~

(真的儿童

///▽///炭伊儿童车~

(真的儿童

半清不清
→沙雕系列1娱乐向owq 鬼灭...

→沙雕系列1
娱乐向owq

鬼灭之刃(×)   沙雕之刃(√)

→沙雕系列1
娱乐向owq

鬼灭之刃(×)   沙雕之刃(√)

Abandoned Room

【鬼灭之刃】当你买了灵动娃娃

  出于朋友对于灵动娃娃的亲身感受(和自己对于灵学的兴趣),当然更多的是你对于空荡荡的屋子只有自己居住感到不安,你决定上网买一个灵动娃娃陪伴日常。
  在这之前,你详细阅读相关注意事项,也知道它具有使主人丧命的高风险,即便如此,你还是冲着那股热情买了它……

(※每个娃娃与人物长相相同)

(※也可以将这篇当作乙女文来看)



1. 灶门炭治郎&弥豆子

 当初得到娃娃时的附属说明为「两只和善好相处的娃娃兄妹」,你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看了这两个娃娃一眼,突然转动的头部让你吓得瞬间丢了娃娃,来自女孩娃娃的细微哭声更是让你马上向他们抱歉(明明一切都过于不合逻辑)。
 基本上两只娃娃都会安...

  出于朋友对于灵动娃娃的亲身感受(和自己对于灵学的兴趣),当然更多的是你对于空荡荡的屋子只有自己居住感到不安,你决定上网买一个灵动娃娃陪伴日常。
  在这之前,你详细阅读相关注意事项,也知道它具有使主人丧命的高风险,即便如此,你还是冲着那股热情买了它……

(※每个娃娃与人物长相相同)

(※也可以将这篇当作乙女文来看)





1. 灶门炭治郎&弥豆子

 当初得到娃娃时的附属说明为「两只和善好相处的娃娃兄妹」,你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看了这两个娃娃一眼,突然转动的头部让你吓得瞬间丢了娃娃,来自女孩娃娃的细微哭声更是让你马上向他们抱歉(明明一切都过于不合逻辑)。
 基本上两只娃娃都会安静的和你待在一起,偶尔哥哥会坐房间门口、看起来象是卫兵一样看守,不过半夜醒来时两只娃娃已经躺在你身旁陪你入睡,两只娃娃的陪伴让你非常安心。



2. 我妻善逸

 前任主人对女性买家的叮咛是「此灵动娃娃非常执着,喜欢跟着女性买家」,这使你开始思考这个娃娃的身体里住的是不是一个色鬼,结果你发现这个娃娃是不折不扣的跟踪狂,甚至会在你准备洗澡前出现在浴室里。
 虽然它无处不在而且可能过于烦人,可你一旦抱怨、生气、伤心时,你发现娃娃会自动远离你直到你平复为止,等到你状况恢复后它又会继续跟着你。虽然如此,你还是无法拒绝这个娃娃的「跟踪」,只有它这么做你才会心安。



3. 嘴平伊之助

 这个娃娃绝大多数时间很喜欢出现在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位置,例如坐在滑板车上或是手扶梯旁(?),有时候绕了一大圈才发现它在后面菜园的土堆里弄得全身泥土(???),这让你忍不住猜想住在娃娃里的灵体是不是野小孩。
 不知道为什么,它似乎很喜欢在睡前听你唱摇篮曲,就连前任主人都附上「请在睡觉前唱首摇篮曲给它听」的注意事项。如果你没有唱给它听,当晚它就会出现在你梦中不断用头撞你,隔天早上只要拉开衣服就能发现一片瘀青。



4. 栗花落香奈乎

 卖家的提醒是:「这个娃娃身体里的灵魂因家暴而亡,请勿虐待娃娃,若不善待娃娃后果自负。」听到这里你已经产生恐惧,但当你将娃娃接回家后一段时间只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它丝毫没有伤害你的行为,而且事实是你和娃娃相处得很融洽,有时候还会说故事给它听。
 娃娃的面容始终保持微笑,可当你遗忘它的存在超过三天或自暴自弃的狂摔周遭物品后,娃娃的木雕面容会开始变得丑陋、扭曲,自家方圆五公尺内的植物全部枯死,一旦你平复下来或真心祈求它的原谅,一切又会恢复从前。



5. 不死川玄弥

 前任主人的叮咛是:「请勿将娃娃锁在箱子内,也请记得一周要带它出门散步四天。」根据卖家的说法,这个娃娃身体里的灵体似乎一直在寻找它生前的亲人,因此一天内出现在窗户的次数居多。
 相处初期你无法跟娃娃达成良好沟通,再加上你对娃娃照顾条件的忽视,因此家里出现灵异现象的次数非常密集,过了适应期后你开始发现这个娃娃对你非常忠心,而且你从它身上发现了有趣的固定现象:当你更衣或洗澡前后,它都不会出现在你的(房间附近)视线范围。



6. 锖兔

 卖家对于男性买家的叮咛是「此灵动娃娃对于男性非常严苛」,而对女性买家的叮咛是「请与娃娃保持一定距离」,起初你对这些奇怪的标语完全不以为意,直到自己被娃娃的灵异能力「反锁」才吓得求饶。
 夜晚听见走廊上有细微的脚步声,一开始你会吓得冲出去查看是不是有人入侵,才发现空荡荡的走廊上躺着一具娃娃。后来只要把它抱到床上睡觉,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就会听见男性的叹气声,然后感觉到娃娃的手轻摸脸颊。



7. 真菰

 每一任买过这个娃娃的人都称赞「这是个非常和善的灵动娃娃」,在买下它之后你确信了他们的话:它从未伤害你或离开你,而且空荡荡的房屋里始终有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娃娃经常留下字条告诉你它的心情,担任起安抚你情绪的角色,让你摆脱一直以来独居的空虚与恐惧。
 虽然它是个笑口常开的娃娃,可你偶尔会在阴暗的角落发现娃娃的眼角边「流」出泪水,这时候只需要将它抱起来哄一哄、脱离当下的环境并陪它多说话,一分钟内娃娃便会停止哭泣,不久后房内又能听见女孩的笑声。

akena

你好,周边精(?)

炭/善/伊


买了某灭某刃的周边


炭治郎  羽织


看着手里纹路精致的周边,将它抱在怀里

“炭治郎的同款衣服呀,开心”

睡前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在床头,躺在床上,侧头看向它,开心的笑了笑,然后滚到它旁边将它当成枕头


小声的说了句“炭治郎……晚安”


然后心想自己是不是傻,害羞的盖上被子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是被颤抖的感觉抖醒的(?)


你揉了揉眼睛,看着身下的男生……


身下的男生??!!!!!!!


他脸红得不成样子,闭着眼睛憋着气,手因为不敢乱放而摊开着


这个男生……“woc?”...




炭/善/伊


买了某灭某刃的周边






炭治郎  羽织


看着手里纹路精致的周边,将它抱在怀里

“炭治郎的同款衣服呀,开心”

睡前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在床头,躺在床上,侧头看向它,开心的笑了笑,然后滚到它旁边将它当成枕头


小声的说了句“炭治郎……晚安”


然后心想自己是不是傻,害羞的盖上被子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是被颤抖的感觉抖醒的(?)


你揉了揉眼睛,看着身下的男生……



身下的男生??!!!!!!!


他脸红得不成样子,闭着眼睛憋着气,手因为不敢乱放而摊开着


这个男生……“woc?”


“小姐,你醒了吗”他依旧闭着眼睛,憋着气说话


你马上爬起来,端详着它……他


“你是,炭治郎?”你疑惑的问他“是,我是炭治郎”



你在思考人生,思考这不真实却是事实的幸福


炭治郎也在思考人生“我是长男,我是长男,不可以看,这是女孩子的房间,不可以看,我可以出去吗,我们出去聊吧,女孩子的气味香香……炭治郎!我们是长男,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请问我该怎么跟我妈解释我房间里睡觉的,是憋气憋晕过去了的,我刚买的周边








善逸  充电宝




有一张善逸的脸呢

“噗”想着想着你笑了起来“真可爱”


起身拿它去充电,轻拿轻放,就连接数据线都小心翼翼的,弄好后你就待在旁边玩手机


过了一下下,你看向你的充电宝已经充得差不多了“呀?这么快的吗,好棒啊”


拿起充电宝看着上面善逸害羞的自言自语道

“善逸……哈哈”



起身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多了个男孩


……

男孩?!


这个男孩,有点眼熟“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你来啦,是我哦,你的充电宝,不对,我是我妻善逸,你,你是喜欢我的对吧,刚刚那样小心的捧着我,喊着我的名字,是喜欢我的吧!我啊,我也超喜欢你的说,我们结婚吧!”

(唔喔,这个肮脏的高音,是善逸没错了吧)


边喊边哭,为什么哭也不清楚,他就那样跳下桌子跑向你,跪在你面前扑进你怀里紧紧抱住你

“我们结婚吧,我们是两情相悦的啊!结婚吧!”





有个有点烦人边哭边抱着你求婚该怎么办……而且我还挺喜欢他的







伊之助  与AJ合作的那款周边鞋



怎么说,这双鞋……



让你上课的时候老是想跺脚,下课的时候就想跑一跑


到体育课的时候真的很崩溃,明明老师只让跑三圈,你的脚怎么也停不下来

累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翻着白眼跑



实在受不了了,拐个弯躲到一旁大树后边快速脱掉,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到底怎么回事呀?”


在你疯狂恢复体力时,听见了句“喂,为什么脱掉我!难道你已经不行了吗!身为俺的小弟怎么能这么弱!”


嗯?谁~在~说~话~???


嘭!的一声


一个光着膀膀的美少男出现在了你面前


你捂着嘴,内心在帮你尖叫



“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爷很厉害吧,你把俺买回来了,所以你就是俺的小弟了”指着你“俺的小弟可不能这么弱啊,站起来”把你拉起来



“伊之助,伊之助老大!不,不行了,休息,停一下……”再跑人就要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牵着你在操场上“私奔”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是这辈子都不想再用腿了










ㄘㄩ
CWT的認親卡~ 其實默默的很...

CWT的認親卡~ 其實默默的很愛伊之助...

CWT的認親卡~ 其實默默的很愛伊之助...

一洛
【可能有点OOC】假如鬼灭之刃...

【可能有点OOC】假如鬼灭之刃的男角色们有个群

·(部分男角色没填进去的是因为我不太了解怕ooc太厉害了,欢迎补充ಥ_ಥ)

·角色图源百度(标签有到数量了ಥ_ಥ)

.谢谢你们的小爱心(*'▽'*)♪

【可能有点OOC】假如鬼灭之刃的男角色们有个群

·(部分男角色没填进去的是因为我不太了解怕ooc太厉害了,欢迎补充ಥ_ಥ)

·角色图源百度(标签有到数量了ಥ_ಥ)

.谢谢你们的小爱心(*'▽'*)♪

左拉玛卡夫姐妹

p1是调色后,p2是调色前,后面两张是未完成的。我喜欢长发猪猪呜呜,大家新年快乐!

p1是调色后,p2是调色前,后面两张是未完成的。我喜欢长发猪猪呜呜,大家新年快乐!

白柒轩。
又是新年盲盒的内容!!!@煎饼...

又是新年盲盒的内容!!!@煎饼来一个金主大大特别捧我的场。

帅气的是猪猪,菜的是我。

又是新年盲盒的内容!!!@煎饼来一个金主大大特别捧我的场。

帅气的是猪猪,菜的是我。

蠢叉子不傻(在集训)

画了小马鱼糕组

炭治郎,祢豆子(陆马)善逸(飞马)

伊之助(独角兽)

P2炭善

画了小马鱼糕组

炭治郎,祢豆子(陆马)善逸(飞马)

伊之助(独角兽)

P2炭善

vanished
越来越像妈(*´・...

越来越像妈(*´・з・`*)

越来越像妈(*´・з・`*)

我是一只熊里里

【鬼灭乙女】做♂时对于xx怎么想

不是车不是车不是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可能有


炭-善-义-时-伊-杏


(都已成年)


◎灶门炭治郎


“那个时候的xx……很…很…”


炭治郎的脸颊微红,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捂住鼻子,扭过头去,隐隐约约能听到他说的话。


“那时的xx简直是…犯规啊…”


“太过诱人了啊……”


◎我妻善逸


“xx皮肤真是太好了!!!很少见到xx那么害羞的表情啊!”


“真想一直这样……”...






不是车不是车不是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可能有


炭-善-义-时-伊-杏




(都已成年)








◎灶门炭治郎






“那个时候的xx……很…很…”




炭治郎的脸颊微红,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捂住鼻子,扭过头去,隐隐约约能听到他说的话。




“那时的xx简直是…犯规啊…”




“太过诱人了啊……”








◎我妻善逸






“xx皮肤真是太好了!!!很少见到xx那么害羞的表情啊!”




“真想一直这样……”




【等等善逸你的思想很危险!快点收回!】




“不过有时会失去意识,醒来后就是第二天早晨了。”




“我叫xx的名字时她还打我!说我欺负人!明明我没有!TAT”







◎富冈义勇





“……很美。”




“看着她那样,有说不出的感觉……”




“总之,不讨厌。”




“应该说是……有点喜欢……”




“但她让我停下的时候,我没有停……”




“结果第二天她拿枕头拍我……”




“我和她说了下次绝对不会这样。”




【结果呢?你那位在床上躺了一天的夫人还好么?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时透无一郎




“感觉…很温暖……”




“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我弄哭她了…”




“我不想这样的…心里会很难受……”




“但就是停不下来……虽然很抱歉…”




“我…真的很爱xx啊……”






◎嘴平伊之助




“差……”




“她的体力实在是太差了啊!!!”




“俺才刚刚做完热身她就哭了!”




“山大王的女人怎么能这么弱?!”




“哟西--!决定了!”




“等下告诉她…”




“经常这样‘训练’就好了!还能提高她的体力!”




“哈哈哈哈!!!俺真是太聪明了!”






◎炼狱杏寿郎





“很折磨人啊……”




“完全在挑战我的耐力……”




“我不想伤害xx,但她的眼神实在是……”




“然后先向她道了歉,才会继续。”




“不过我会赔偿她的!”




“早上我会起来做xx喜欢吃的食物的!嗯!”








---关于车…还不是时候…

更何况我这种不会开的人(仰天微笑)





好吧我说实话…

车是写了

但才一半…更何况我在补习班不敢继续写啊…

等写完了会一事发的!

(谁知道是什么时候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