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嘿嘿嘿

6948浏览    642参与
芒果味的阿斯顿马丁
昨天早上的阿斯顿马丁后续Par...

昨天早上的阿斯顿马丁后续Part2

老规矩 👀评论

只看不赞是白票

白票的是坏孩子

写文不易 看到的都按个爪叭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短小

问就是太困了明天再搞后面的图

昨天早上的阿斯顿马丁后续Part2

老规矩 👀评论

只看不赞是白票

白票的是坏孩子

写文不易 看到的都按个爪叭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短小

问就是太困了明天再搞后面的图

芒果味的阿斯顿马丁
「第一次写肉 不喜勿喷」 直接...

「第一次写肉 不喜勿喷」

直接发图被屏后,我又来试车速了,see评论

只看不赞是白票

白票是不好的行为

「第一次写肉 不喜勿喷」

直接发图被屏后,我又来试车速了,see评论

只看不赞是白票

白票是不好的行为

本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产粮呢...悲伤jpg.我望了望板子,最终还是跑去看征服了23333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产粮呢...悲伤jpg.我望了望板子,最终还是跑去看征服了23333

本

原作永远是原作,你官方爸爸永远是你官方爸爸

有些人可能无法接受那样的格瑞,很正常,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你所认为的格瑞。但跑到官方面前喊着OOC的人是脑子进了水吗?角色的形象永远都是官方塑造的,那些喊着OOC的人,不过是因为官方塑造的人物形象和自己心中所想的不一样罢了。我们是从官方的信息中得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而不是活在自己所期望的世界里。。其实说白了就是被自己心中的标签束缚惹2333

有些人可能无法接受那样的格瑞,很正常,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你所认为的格瑞。但跑到官方面前喊着OOC的人是脑子进了水吗?角色的形象永远都是官方塑造的,那些喊着OOC的人,不过是因为官方塑造的人物形象和自己心中所想的不一样罢了。我们是从官方的信息中得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而不是活在自己所期望的世界里。。其实说白了就是被自己心中的标签束缚惹2333

42

p1p2呆萌小妹 p3p4暴躁二姐 p5p6温柔大姐哈哈哈哈哈哈 (滤镜真好康

p1p2呆萌小妹 p3p4暴躁二姐 p5p6温柔大姐哈哈哈哈哈哈 (滤镜真好康

边龄

我来 点个梗

点啥都行 说详细点也行 让我来扩充也行 反正我比较土 那来都来了 就康康边龄?

(主要是连载让人灵感枯竭)

我来 点个梗

点啥都行 说详细点也行 让我来扩充也行 反正我比较土 那来都来了 就康康边龄?

(主要是连载让人灵感枯竭)

花Q
2019最后一波!!!(自画像...

2019最后一波!!!(自画像)

2019最后一波!!!(自画像)

自闭·烟云
是在门口经常喝的巧克努力 我已...

是在门口经常喝的巧克努力


我已经不知道该摸什么鱼了(´・Д・)」


挺好喝就对了(´-ω-`)

是在门口经常喝的巧克努力



我已经不知道该摸什么鱼了(´・Д・)」



挺好喝就对了(´-ω-`)

江巍临风

【赋烟】陪你看尽人世繁华

※梗非原创,是 @追风少年 太太的。

※含sp,注意避雷,年度毁梗选手就是我。

※攻:君赋  受:鹤烟

※世上最绝望的事情就是你把你写了一半的文手误删了还找不回来的那种。

君赋乃皇上最为器重的胞弟,他向来对权位无欲无求,又极为聪颖,帮着皇上解决了不少难题,赏赐是自然少不了的。他在朝廷上总是满面笑容与对立面的臣子对峙,从未输过。

他还有个众人皆知的习惯,做什么都必须规规矩矩,若是家里的仆人触了规矩,倒是不像别家主子那样动辄打骂,甚至打//死//了人都有。据他家仆人说,王爷若是发现有不规矩的地方,那全府上下都得跟着变成冰窖,见了王爷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在君赋束发之年偶遇过一次...

※梗非原创,是 @追风少年 太太的。

※含sp,注意避雷,年度毁梗选手就是我。

※攻:君赋  受:鹤烟

※世上最绝望的事情就是你把你写了一半的文手误删了还找不回来的那种。

君赋乃皇上最为器重的胞弟,他向来对权位无欲无求,又极为聪颖,帮着皇上解决了不少难题,赏赐是自然少不了的。他在朝廷上总是满面笑容与对立面的臣子对峙,从未输过。

他还有个众人皆知的习惯,做什么都必须规规矩矩,若是家里的仆人触了规矩,倒是不像别家主子那样动辄打骂,甚至打//死//了人都有。据他家仆人说,王爷若是发现有不规矩的地方,那全府上下都得跟着变成冰窖,见了王爷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在君赋束发之年偶遇过一次尚书家中的小公子鹤烟,当时不过匆匆一眼便略过了,回到宫中后脑海里满是那孩子怯怯的问安声和羞涩的模样,他便差人去查了那孩子身份,得知这孩子智力有些问题,但在家中还是极为受宠。他去求了兄长将那孩子许给他,皇上回复那孩子还小,若你执意要娶就等他长大些。

君赋允了,不时差人偷偷摸摸给那孩子送些小物件过去,并嘱咐他不要告诉别人。

一等,便是等了三年,君赋马上及弱冠之年,鹤烟也过了束发之年,皇上当即给二人指了婚,大臣虽是惊诧与皇上给两位男子指婚,却也无人敢出声反驳。

皇上指婚一事在天下广为流传,君赋放话他早已心许鹤烟,这下更是无人敢吭气,谁不知皇上最宠他的这位胞弟,若是驳了王爷的面子,怕是哪天被灭了族也没人知道。

君赋的婚礼,壮观程度仅次于皇上娶亲时的场面,红红火火,可谓是用足了心思。

君赋穿着大红婚袍,骑着通体棕红的良驹亲自迎接自己的妻子,马车里的鹤烟穿着女式喜袍,红盖头下的脸被一旁坐着的喜婆笑吟吟的话羞得通红。

二人走了流程拜了三拜后,鹤烟被婆子丫鬟簇拥着推进了洞//房,鹤烟一天未吃过东西,实在饿的紧了,掀起一角盖头,深蓝的眸子环顾了一下洞房,着实是喜庆的很。

他看向房中央的桌子,上面只摆了一壶酒和两个杯子,他哪里晓得什么是酒,只觉得喝些水垫垫肚子也总比一直饿着好。

当君赋被小厮们带到房间门口时鹤烟已经喝了小半壶酒,令君赋有些惊讶的是鹤烟虽然智商有些问题,酒量却是不错,这酒烈,他喝了小半壶竟还没醉。

“夫人,这可是喝交杯酒时用来的酒,你现在喝了我们喝什么?”

君赋有意想欺负欺负自己刚娶进门连亲都没亲上一口的小娇妻,将他搂在自己腿上伸手不轻不重掐了把人儿软软的屁//股。

鹤烟吓得一个机灵,眸子浮了一层水色,无措的看着君赋,白生生的小手揪住了君赋的喜袍,君赋心下喜欢的很,巴不得现在就把怀里又香又软的小人儿推//倒吃/干/抹/净,却还是故作生气,从床榻下拿出了一早便差人准备好的小竹《》板拍拍自己的腿:“来了本王的王府当了本王的王妃以后就要守本王的规矩,今天先给你振夫纲”

鹤烟看到了小竹板有些害怕,水汪汪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君赋,君赋看着这人儿都不忍心下手,把人翻过来按在腿上掀了衣摆扒//了//裤//子,冰凉凉的小竹板放在还带着温度肉鼓鼓的小屁//股上。

“夫人可准备好了?为夫要开始了”君赋握着小竹板,雷声大雨点小的落在鹤烟白嫩嫩的臀//瓣上,十几下过后皮肤也不过染了层淡粉,鹤烟却是有些受不了这又痒又痛的“夫纲”,轻轻晃着小屁//股又不好意思叫,怕再惹了君赋生气,就把脸埋进了软和的被褥里小声哼哼唧唧的。

君赋心里暗道这小孩怎么这么讨人喜,手中的小竹板“啪啪”落下,羞得鹤烟耳朵都红了,白嫩的小脚轻轻踩在君赋的鞋面上蹭着,手指揪着被褥哼唧:“唔…”

两//片粉//嫩//嫩的小屁//股在君赋面前晃来晃去,这他//妈是个男的,不,是个人都忍不了这诱//惑啊。君赋一边暗骂自己沉不住气,一边把鹤烟的屁//股拍红的小竹板扔到地上,心里泛着嘀咕道我媳妇我还没摸过到被你这个死物抢了先。

“不…不打了吗…”

许久没感觉到身后有清脆的拍打声和痛痒传来,鹤烟转头,眼角还挂着两滴泪珠儿,懵懵懂懂的眸子好像还含了两分委屈似的看着君赋。

“打,怎么不打,为夫的夫纲可还没立完”君赋说着使了坏心思,常年握剑磨起了厚茧的大手覆在热乎乎的屁//股//蛋上大力揉捏了把,鹤烟小声呻//吟着,不晓得喊痛也不晓得怎么求饶。

巴掌落在光//裸的屁//股上声音更是清脆响亮,君赋又加了两分力,他就是想听自个儿夫人软软唤他夫君向他求饶的样子。

鹤烟疼的有些紧了,绷着小屁《》股踢着小腿呜呜哭着,嘴里嘟喃着“不要…”,手也伸到了后面想护住被掴《》打至通红还微微肿了一层的屁《》股。

君赋捉住作乱的小手不轻不重拍了两下,流氓调调就从平日里威风的王爷口中流出:“夫人又不听话,真是该被狠狠打一顿小屁《》股,打《》的红彤彤的和苹果一样才好”

鹤烟抽噎着摇着小脑袋,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出门时奶嬷嬷让自己要叫这个人夫君,刚刚过了束发之年的男孩声音里还带着些稚气,于是带着哭腔的奶音认认真真叫了声

“夫君…夫君莫打了…”

君赋当即就觉得这话正巧射中了他的心脏,手揉着夫人热乎乎红彤彤的小《》屁《》股把人搂起来亲吻着鹤烟眼角的泪珠,环着鹤烟肩膀的手捏了捏红的和苹果一样的脸蛋:“早知道求个饶为夫就停手了,夫人莫不是喜欢被为夫把屁《》股打到又红又肿才好?”

“不…不是…喜欢…只要是夫君的,阿烟都喜欢”鹤烟摇摇头又点点头,认认真真的窝在君赋怀里道。

“既然如此,想必为夫做些什么,夫人也不会介意的,毕竟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鹤烟被扑倒在床上,君赋轻轻含住了鹤烟的耳垂,手开始在鹤烟的身上游走,床帘落下,便是一室《》旖《》旎

TBC.

以璇

群宣🎉🎉🎉🎉
又拿以前的旧图,做群宣了
(没错,我就是懒得做新图
感觉群凉了 救救孩子吧x

群宣🎉🎉🎉🎉
又拿以前的旧图,做群宣了
(没错,我就是懒得做新图
感觉群凉了 救救孩子吧x

菠萝

揣崽跑真的太美好了,我决定了下一个坑就写严胜揣崽跑,然后要试着写一个黑一点的缘一!(嘶溜,没错我就是个变态!)

揣崽跑真的太美好了,我决定了下一个坑就写严胜揣崽跑,然后要试着写一个黑一点的缘一!(嘶溜,没错我就是个变态!)


九指微凉.手中握糖(已有玉儿)

清酒

清浊的酒,撩动了谁的心?朦胧的月,诉说了谁的情?——题记

彼时,空中正挂着一轮圆月,粼粼月光洒在彩衣镇,使温馨的小镇平添几分惆怅。

“你不能再喝了呀,魏兄~”聂怀桑扯住魏无羡还想再继续喝酒的手。

“没事,哥没事,我还能喝……一,一万坛”魏无羡拂开聂怀桑,转而去拿桌上的酒盏,一饮而尽。

原本的敛敛桃花眼,掂着酒意连带上几分朦胧,此时对着聂怀桑,勾唇浅笑的模样,倒不如像个白痴一般。

聂怀桑“…………”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魏无羡,他担心的不是他,是他口袋里的钱,他再喝的话,就又没得钱付酒费了……。

聂怀桑仍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魏无羡,魏无羡就带着他与江澄翻墙去姑苏著名的酒乡之...

清浊的酒,撩动了谁的心?朦胧的月,诉说了谁的情?——题记

彼时,空中正挂着一轮圆月,粼粼月光洒在彩衣镇,使温馨的小镇平添几分惆怅。

“你不能再喝了呀,魏兄~”聂怀桑扯住魏无羡还想再继续喝酒的手。

“没事,哥没事,我还能喝……一,一万坛”魏无羡拂开聂怀桑,转而去拿桌上的酒盏,一饮而尽。

原本的敛敛桃花眼,掂着酒意连带上几分朦胧,此时对着聂怀桑,勾唇浅笑的模样,倒不如像个白痴一般。

聂怀桑“…………”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魏无羡,他担心的不是他,是他口袋里的钱,他再喝的话,就又没得钱付酒费了……。

聂怀桑仍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魏无羡,魏无羡就带着他与江澄翻墙去姑苏著名的酒乡之地彩衣镇。

到了酒馆,踩着凳子,特别大气的说“给我来最最著名的酒……100坛”……

聂怀桑看着已经将酒拿到手里正欲喝的魏无羡,劝道“魏兄,100台的天子笑价格不菲,非常人所能消费的起呢”

魏无羡听到哼哼一笑,不在意的道“消费不消费的起,我自有数”随即为自己斟出一杯酒,喝了半杯道

“好酒,果真好酒。姑苏不仅姑娘长得美艳,就连这酒也甚是美艳惊人,不知聂兄可是看上了哪一位?让你能在平平淡淡的云生不知处待上三年”话语调侃意味十足。

聂怀桑自是听出他话里的调侃,羞红了脸,也不再纠结酒费的事情,小声道“没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聂怀桑的回答让魏无羡忍不住笑了起来,拉过他的手,往边上移了移,拍了拍他屁股底下的凳子,叫他坐在他身旁。很是熟捻的勾上他的肩。

魏无羡拉拉扯扯和聂怀桑唠着,酒喝了许多。面颊只是微红,与他挨着,倒显得像聂怀桑喝了百坛酒似的。

“小娘子,亲一个~”魏无羡喝的神志不清,只觉怀里的人软软的香香的,想亲一亲抱一抱,也不知道自己吐出了什么胡言乱语,撅个嘴就要去亲聂怀桑。

聂怀桑控制不住,就在即将要亲上去的时候,江澄及时出手,给了魏无羡一个响亮的耳刮子,将他打飞在地,把他打醒。

“江澄,你做什么?!”魏无羡用手捂着被打肿的半边脸,在地上蠕动,过了好一会,才爬起来,泪眼朦朦道。

“做什么?你……你……”江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手抬起又放下,他总不能说,他将清河聂公子当做姑娘家调戏,还要亲亲抱抱吧

“你看看都什么时辰了,你还喝,要是被云深的人发现我们翻墙,下山偷喝酒,我们吃不了兜着走。”江澄生硬的转了话题,又理直气壮的说道。

招手叫来了小二,,准备付完钱就直接带着二人御剑飞回云深,在叫小二的过程中,魏无羡白了一眼江澄轻哼道“身前哪管身后事,浪的一会儿是一会儿”

可一会儿,他就浪不起了,因为酒费,他……付不起……在店小二面带微笑的说出“客官,您总消费的费用为1万两白银,请付”

吓得魏无羡重新跌回地上,拉过江澄狠狠摇了摇“师妹,他说多钱?”却被江澄佛开“1万两啊,大惊小怪。……1万两,魏无羡你个拜金的玩意儿,我掐死”

伸手就要去掐魏无羡,让他把酒吐回来,就在这时店小二清幽的一句“谁付账”中缓过神儿来,他决定从长计议,先对付好眼前的事再说“魏无羡你惹出来的祸,你自己负责我不管”……可到底还是管了。

二人掏光了自己带出来的所有积蓄,连带着聂怀桑偷偷攒下的私房钱,以及他时常不离手的折扇也被抵押在这,可钱还是不够。

最后魏无羡憋出一句“赊账行不?你看我长这么帅,不像是那种不会付账的人吧?”

店小二愣一愣,随即温婉的大喊道“来人呐,掌柜哒,有人吃霸王餐!!!”

立即蹦出几十个拿着木棍的人,在掌柜哒温柔的目光下,以及他那句温柔的话“给我上”

                  ………………………………

那群人一直锲而不舍的追了他们打的很长很长一段路,等他们灰头土脸的回到云深时,看着漆黑一片,以为没有被发现,可下一秒就看见了蓝忘机,以及他身后那群拿着戒条的蓝式子弟。

但是没有关系啦,他们只是每人罚50下戒尺,以及30遍的蓝氏家规,面壁十日而已啦!…………

回忆结束的聂怀桑,不禁一个哆嗦,加猛力度的摇了摇魏无羡。紧接着就被他一个束手抱在怀里,直接对上魏无羡的眼睛。

这双眼睛蕴含着点点星辰,温柔非常,神采分明,丝毫不显混沌,他根本没有醉。

“聂兄啊,现在呢,我是不会让任何人在动你任何一下了,更不会让你为了我,拿你不离身的折扇相抵。”他与聂怀桑靠的越来越近,最终深深看了他一眼,晃晃手中的人杯盏,最终将杯里的酒倒入口中。

“自我成为夷陵老祖,众人对我能避就避,能躲就躲,能见面的也见不了面,想要偷偷看看师妹师姐,也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倒是聂兄你,竟然主动来夷陵,找我叙旧,要不是知道你傻,我还以为有什么阴谋诡计呢?”

说着魏无羡笑了起来,如第一次偷偷下山,魏无羡对他说,是不是因为某个云深姑娘长得太美艳,舍不得离开云深,所以才求学三年,话里的揶揄时当时。

唯一不同的是,那次是偷偷从云深出来去姑苏喝天子笑,这是是偷偷从乱葬岗溜出来去云深喝天子笑。

魏无羡凝眉闭目许久,忽然睁开,脸上一直沉重的笑容,忽然如年少那般开怀“聂兄,我们逃单吧”不由分说的抓起聂怀桑的手。

聂怀桑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魏无羡拉扯了好一段距离,他看着逆着月光,笑的很是开朗的魏无羡,眨眨眼,出小巧的酒窝,反握回去,“魏兄,我想吃你做的辣椒月饼了”………………

“掌柜的不追吗?”店小二疑惑的问道,掌柜垂眸浅笑,轻轻点点店小二的头,摇头笑着离开了。

等要闭店的时候,依稀可见牌匾下方贴出来的通知告示‘中秋佳节,真心实意,二人相约,两方知心,如若相来,真心可抵’


@糖儿的小可爱 

@矢织雾甜 

@谢俞小朋友 






累了

flag 【截止到231】


一个热度一篇all善任意au的车

24h删tag+截止,评论区可点


一个热度一篇all善任意au的车

24h删tag+截止,评论区可点

包咕咕(来自帅鸽的声音)

kodokushi

中考很忙,日常睡觉不及格的我为了能够在未来有个好职业被迫在半年内起码要学完两年的知识才行。


所以大致写完金钱的圣诞贺文后就咕了


嘛,都是生活所迫,即使我嚷着多少次反正未来混不下去就自杀之类的语言。但每次都在丧之后找到无数个活下去的理由,即使现在的我不值得被人铭记,连社交自杀或者真的这样做也没人发现,但我真的想在中考稍微赢一次,尽力去赢一次,我想要知道 ,我的极限在哪里……


就像一个浑身是伤的孩子拿着小刀哭哭啼啼的摔了无数次也要爬起来继续走那样,我想在这次尽力的到达我想要的新起点,然后站在起点那大喊我其实可以做到


每次站在最角落的我,连班上同学名字都认不齐的我,没有任何才...

中考很忙,日常睡觉不及格的我为了能够在未来有个好职业被迫在半年内起码要学完两年的知识才行。


所以大致写完金钱的圣诞贺文后就咕了


嘛,都是生活所迫,即使我嚷着多少次反正未来混不下去就自杀之类的语言。但每次都在丧之后找到无数个活下去的理由,即使现在的我不值得被人铭记,连社交自杀或者真的这样做也没人发现,但我真的想在中考稍微赢一次,尽力去赢一次,我想要知道 ,我的极限在哪里……


就像一个浑身是伤的孩子拿着小刀哭哭啼啼的摔了无数次也要爬起来继续走那样,我想在这次尽力的到达我想要的新起点,然后站在起点那大喊我其实可以做到


每次站在最角落的我,连班上同学名字都认不齐的我,没有任何才能天赋和爆发力的我,真的想要在自己的世界里开出烟花啊!


说了这么多,我就是假装自己很理智很正能量,输出全靠落泪和吼哈哈哈哈。我不怎么喜欢置顶,就好像一个事被定格在那里一样,即使可以修改也改不了存在的事实?反正我就是不喜欢置顶,你认不认识我和我没什么关系,但你因为喜欢我而认识我我会很高兴。


但这条要稍稍置顶到中考结束,即使知道我这么做没什么目的,也没人知道我这么做的意义。但是很感谢你看到这里,我要睡觉啦,晚安晚安


霾漫纤絺遗凝香

刚刚啥标签都没打,重新发下手绘,图1,3是女儿(.)

刚刚啥标签都没打,重新发下手绘,图1,3是女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