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噶深

807浏览    5参与
Softrib✨

还是没有题目——13

预警OOC,私设很多,不喜勿喷

设定古代,架空朝代

all深,本小节依然噶深

我这流水账的文不知道讲完我想的故事都多少小节了 

   13

   周深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叫了,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说道:“嗯?!老师,我听着呢。”

   阿云嘎严肃地说:“你听见我讲什么了?”

   周深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嗯嗯……讲了射艺的相关知识。”

   阿云嘎说:“那我问你的问题呢?射手需要在什么的指引下完成高度的和谐统一?”...


预警OOC,私设很多,不喜勿喷

设定古代,架空朝代

all深,本小节依然噶深

我这流水账的文不知道讲完我想的故事都多少小节了 

   13

   周深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叫了,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说道:“嗯?!老师,我听着呢。”

   阿云嘎严肃地说:“你听见我讲什么了?”

   周深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嗯嗯……讲了射艺的相关知识。”

   阿云嘎说:“那我问你的问题呢?射手需要在什么的指引下完成高度的和谐统一?”

   周深摸了摸耳朵,心想:唉,我怎么第一节射艺课就走神了呢,只能怪我本来对于运动就提不起兴趣来。红着脸犹豫地说道:“嗯……嗯,我不知道。”

   阿云嘎气的用手指关节敲了一下周深的脑门,深深委屈地心想:我也不敢摸我那被敲的脑门,只敢心里吐槽一下这个多变的老师。

   阿云嘎耐心地说道:“我把刚才射艺的基础知识再与你说一遍,这一次可要听清楚,不可走神开小差!”

   于是,阿云嘎老师便重新说了一遍那些知识,小周也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时不时还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这部分。

   过了一刻钟后,周母带着小芳来叫他们吃饭了,煎熬许久的小周见母亲与小芳来了便知道自己终于等到了午膳时间。阿云嘎见状也迅速结束了今天的课程,对深深说道:“你下去还是要好好记住这些基础知识。后日我再来教你射艺时要问的!”

   深深认真地回答道:“好的,谢谢老师!”

    周母见他们已经结束了学习,便走入书房对阿云嘎说:“老师,您要不要留下来吃饭呢?虽说这饭菜不能说是山珍海味吧,但是粗茶淡饭却也是我们周府的一番心意。”

    周深想都不想就小声地向母亲嘀咕着:“留老师吃饭干什么啊?我和老师同桌吃饭多么尴尬啊!”

   母亲摸了摸周深,笑着说:“不怕不怕,我今天还把你那好朋友李琦请来了,为你活跃活跃气氛。”周深觉得今天母亲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阿云嘎原本是准备出了周府后随便去自己好友家蹭饭的,见周母如此热情,只好向周母笑着答道:“啊,那真是谢谢您了。正好我也想了解一下我这个学生的日常膳食如何,因为射艺课程与身体强健有很大的关系。”

    周深心想: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这老师怎么还真被母亲留下来了,我这顿饭看来是吃的艰难了。

    他们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饭厅,李琦早就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他见那一行人之中有一人自己不认识,但却觉得气度不凡,心知这位便是周深的射艺老师了。他也不敢先说话,便只能先挠挠头,对小周公子笑了笑。

     小周公子深知这是李琦害羞的表现,在有不相识的人时他就是如此地腼腆,但在熟知的亲朋好友面前却是很风趣幽默,总是与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小周默默地心想:害,母亲这是找错人了啊!还想让他帮我活跃气氛,我看是我为他活跃气氛吧。


啊哈哈哈,李琦和深深一起吃饭会在饭桌上开怼吗

汤太太

情人节车·中 all深 云云众深

预 警

疯狂爆字数 应该是蛮长的一辆车了吧

初衷是(去年)情人节点梗的大四角车

all深all深all深 

为开车而开车 请勿上升

有不满你们搞我 别搞我cp【x


本篇主龙深(85%) 带一点嘎子3x(14%) 背景一点晰哥(1%)

深呼晰在上篇 噶深放到下篇了 估计会和晰哥3x

但什么时候能写完 就不知道了_(:з」∠)_

【上和中隔了一年 我有罪


一直翻 tag打了又删四五六次

太难了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

预 警

疯狂爆字数 应该是蛮长的一辆车了吧

初衷是(去年)情人节点梗的大四角车

all深all深all深 

为开车而开车 请勿上升

有不满你们搞我 别搞我cp【x


本篇主龙深(85%) 带一点嘎子3x(14%) 背景一点晰哥(1%)

深呼晰在上篇 噶深放到下篇了 估计会和晰哥3x

但什么时候能写完 就不知道了_(:з」∠)_

【上和中隔了一年 我有罪


一直翻 tag打了又删四五六次

太难了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

嗷3因为一些傻逼粉墙了

补档 ❣️

密码 allshen

------------------------------


以下为作者碎碎念可 以 不 看 :

在脱坑边缘来回试探感觉有快一年了 

主要因为工作真的消磨热情 还有一方面没什么新糖吃(இωஇ )

这次假期没得出门 关在家补我们的歌 一下子又被深深大宝贝拉回坑

我永远爱深深呜呜呜呜呜

all深粮太少了完全不够看 太太们在家没事产产粮救救孩子吧好吗呜呜呜


写文心得↓↓↓

我真的话好多 每次写文 写写还不到想写的剧情写写还不到还不到 就不想写了【摔笔

开车也是 

实不相瞒这篇我写了得有半个多月(后面这一礼拜被网上爆出来的各种事情气得半死现在打这些字也还是很气啊啊啊 就断了好几天没写 所以可能文字前后衔接会有点奇怪)

每天打完游戏写一点 每天都觉得自己今天能写完 结果每天都写不到脑好的剧情 每天都是

为什么qianxi这么长

为什么还不开搞

我在写什么 

我不想写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几十度想弃

本来题目是下的 但写写发现写不完 又改成中 

真是太难了(இωஇ )

我不想割腿肉了 许愿太太们发糖


他妈的老翻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猫夏

[深呼晰/群像] Brief Encounter

07


#Brief Encounter = 相见恨晚#

#突如其来的现实AU#

#伪现实,晰哥视角#

#一切都是胡编乱造,请别较真#

#主深呼晰,一点云次方,以及各种乱炖#

#故事属于我,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想了想话应该放在前头,这文并不是爱情向更趋向于soulmate向#


  Chapter 07

  周深下了飞机后几个人先一起简单吃了一顿午饭,然后集体决定回去补觉,晚上再出来叫上其他人一起high。

  回房间的时候他看见王晰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周深接收到王晰的目光后肃然一凛,迅速站直等王晰指示。

  结果王晰就只是看了他...

07


#Brief Encounter = 相见恨晚#

#突如其来的现实AU#

#伪现实,晰哥视角#

#一切都是胡编乱造,请别较真#

#主深呼晰,一点云次方,以及各种乱炖#

#故事属于我,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想了想话应该放在前头,这文并不是爱情向更趋向于soulmate向#



  Chapter 07

  周深下了飞机后几个人先一起简单吃了一顿午饭,然后集体决定回去补觉,晚上再出来叫上其他人一起high。

  回房间的时候他看见王晰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周深接收到王晰的目光后肃然一凛,迅速站直等王晰指示。

  结果王晰就只是看了他一眼,最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这一眼看的周深一头雾水。这时候周深和王晰还不特别熟,王晰在他眼里还是那个浑身金光闪闪的大神,是一个有着自己喜欢的声音的憧憬的前辈,其他的最多加上一个仗着自己声音好听恃“音”行凶的前辈——周深至今仍然对那一晚王晰在他耳边低声说话让他喊“晰哥”心有余悸。

  这时候王晰在周深心里还没走下神坛,当然如果他知道不久以后他将会是那个把王晰的人设彻底崩的荡然无存的那个人的话,他也许会更“张牙舞爪”一些。

  但是周深并不知道那些以后的事,所以他现在面对王晰的时候依然恭敬有加、欢喜有余、怂的一逼。

  

  周深睡醒的时候看了看手机,下午6点半。

  手机上是一连串的微信消息,他记得他屏蔽了所有群的群消息,但目前看来屏蔽也没用,挡不住这群人的疯狂艾特。

  周深一手点开手机,一手到处摸着眼镜。

  手机里语音开始自动播放。

  “深深呀~醒了吗?”

  周深听到这一声“深深”动作一顿,鸡皮疙瘩抖了抖,他听阿云嘎和王晰这么叫他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这么难受得慌,但仝卓这一声“深深”,仿佛让他回到了当初被粉丝围着喊“深深”的时候,浑身燥得不行……

  我得习惯,我得习惯,我得习惯。周深在心里默念的时候,微信语音已经自动播放了下一条。

  “深深是你喊得吗人工卓。深深,醒了我们去吃饭呀~”

  这是谁?周深戴上眼镜看了看,蔡尧,啊,那个巨人!!!周深第一次看到他站起来宛如铁塔的时候就在心里发誓绝对绝对绝对不站在他旁边,以后看到他就有多远跑多远……但是你们喊得这么亲切怎么回事哦?一个个小朋友都喊我深深是怎么回事哦?

  我可是你们的长辈诶!周深在心里默默吐槽,等下,诶,我有这么老了吗?

  在心里过了一遍36个人的年纪,发现自己还真的属于老年人的级别了,这就有点尴尬了。

  语音还在噼里啪啦的往下跳,多半是一群人一边互相杠一边喊他去吃饭。

  跳到最后的时候是阿云嘎,“都别闹,别闹,深深刚回来,累,等他醒了再说。”

  果然还是我嘎子哥靠谱。

  周深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换衣服,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回了一句,“hello,hello,我醒了,谢谢你们呀,你们都吃过了嘛?”大部分信息都是一个小时之前,周深看看时间觉得他们应该都吃过了,于是放下手机便不再管跑去洗漱。

  等回来的时候发现群里又是一片鬼哭狼嚎说自己吃过了,但是可以再和他吃一遍。

  周深看着手机直接笑倒,再吃一遍什么鬼哈哈哈哈哈。

  最后他看见了王晰的回复,这是周深在群里见到的第一条王晰的回复。

  “我没吃过,一起吗?“

  然后其他人就默默不吭声了。

  周深看着那条回复,心说,王晰老师您可真是威力巨大。

  但他当然也不敢真的和王晰去吃饭。

  

  王晰发那条微信的时候其实是挺郁闷的,他知道周深在年轻孩子里头挺受欢迎的,但是听到他们那一声一声的“深深”,多少感受到了——代沟。

  周深那性格,似乎和年轻人更玩儿的开。

  等等,我是有这么老了吗?王晰想到这里忍不住自我吐槽。

  没等到周深的回复,郑云龙的电话倒是先来了。

  “我和阿云嘎还没吃饭,阿云嘎说你也没吃,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明天还录节目呢,喝不了。”

  “忘了这茬了,那行吧,吃吗,你下来吧。”

  “李琦他们吃了吗?”

  “我没问,你问一下,一起去呗。”

  王晰挂了电话给李琦打电话,他觉得周深不回复他的话多半是要和李琦去吃的:“一起去吃饭?”

  “我刚挂了周深的电话,你不是约了周深吗?”

  王晰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周深说他不好意思和王晰老师一起去,让我也一起。“李琦说完自己哈哈哈哈笑了起来。

  王晰有些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行吧,那你们下来吧,还有嘎子和郑云龙呢。”

  等王晰下楼的时候发现远不止那么多人,王凯廖佳琳余笛鞠红川还有蔡程昱都在,周深站在一群人中间好像误入了巨人国一样。

  “怎么你们都没吃?“

  廖佳琳说:“李琦说晰哥请客,我们就都来了。”

  蔡程昱接话:“我故意没跟黄子他们一起去吃,就等着哥哥们请客呢!”

  王晰笑骂了一句,指了一下周深:“我可只请深深啊,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啊。”

  王凯一拍蔡程昱:“走,哥哥我请你去!”

  几个人说说笑笑一起往外走去,王晰看了周深一眼。周深那边左边余笛右边正隔着李琦和阿云嘎说什么,阿云嘎侧低下头听着,最后干脆伸手把他捞过去放在了他和郑云龙中间,郑云龙伸手就自然而然的揽住了周深听他们聊。周深穿着oversize的黑大衣戴着鸭舌帽黑框眼镜低着头走在阿云嘎和郑云龙旁边,身高差太大,他体型又比一些女孩子还要显得娇小,从后面看不知道的还以为郑云龙搂着自己女朋友。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王晰看到几个人一起说说笑笑,觉得自己仿佛睡了一个假午觉,一觉醒来他们三个怎么就那么熟了?

  王晰走过去问阿云嘎:“聊什么呢?”

  阿云嘎:“周深说他还没看昨天播的第一期。”

  王晰低头看了一下周深,周深刚好也抬头看他,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王晰说:“第一期就是自我介绍还有试唱那天。”

  这个当然大家都知道了,周深点点头。

  阿云嘎说:“第一期我和大龙有那么大火药味儿吗?”

  郑云龙看了他一眼:“上来就‘老同学’,哪儿来的火药味儿。”

  阿云嘎回道:“你不还‘老班长’的叫么,那模样跟跟我多不熟似的。还想着你能装两天,结果一下来就破功。”

  周深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龙哥第一天在上面真的可高冷了哈哈哈哈,我还记得我遇见龙哥的时候跟他说我看过他的剧,龙哥就点点头‘哦’,然后就没然后了……”

  郑云龙完全忘了这码事,他那天困得要死,还端着范儿,跟他打招呼的是挺多的,但都不记得有谁就是了。

  “不记得了。”郑云龙想了想实话实说。

  周深也没在意开玩笑说:“没事儿,我记得龙哥呀。”

  郑云龙低头看着周深就笑:“诶,我们两个干脆一起住算了。”然后抬头问嘎子,“节目组允许换房间吧?”

  阿云嘎也不太清楚,抬头看王晰,他们几个里王晰是和节目组沟通最多的了。

  王晰睁着眼说瞎话:“不能。”

  郑云龙听到王晰的话,勾着嘴角瞥了他一眼,嗤笑一声,然后低头对周深说:“不行就不行吧,你多来找我玩,我们寻空把我刚跟你说的那几首歌练练。”

  周深仍然老老实实被郑云龙搂着,迟疑了一下,模模糊糊“嗯”了一声。

  王晰走在阿云嘎身边,听到郑云龙的话心里就咯噔一声,周深的声音在他们这群里简直是香饽饽,谁都想来吃一口。郑云龙和阿云嘎两个人想在舞台上尽量多留下些作品,多推一下音乐剧,考虑到作品的完整性和戏剧性以及舞台上呈现的效果,周深的声音对他俩来说简直就像是锦上添花里的那个花。

  但这事儿吧还是要看周深的。王晰几乎是周深开口“嗯”的时候立即就察觉到周深大概并不愿意和人合作。周深的“不愿意”,是不愿意和郑云龙阿云嘎合作,还是他根本就不想去尝试接下来的二重三重呢?

  王晰又一次陷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迟疑状态,他想知道周深的想法。似乎从见到周深开始,王晰那股子“二话不说就是干”的劲儿就使不出来,但他犹豫归犹豫,并不妨碍把郑云龙名字扔进黑名单。

  走在前面正和王凯说话的余笛听到后面几个人讨论合作后,回头看了一眼周深。余笛其实也挺想和周深合作的,第一天听见周深试唱的时候就这么想。之前两个人虽然都在上海,余笛也知道周深,但一个做美声的,一个做流行的,虽然知道也没想过合作,这次来录节目听到周深唱美声就觉得两个人能合作,他们声音也蛮搭的。

  不过余笛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阿云嘎就说:“深深上了的话,我们三个人一起合作啊。诶,我觉得有几个我们三个一起唱还是不错的……”

  郑云龙看了他一眼:“看深深的吧。”他也察觉出周深的迟疑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也不想让周深答应他什么不想做的事。

  几个人同时看向周深,目光深沉,然后又各自对视了一眼,一瞬间氛围出现了类似修罗场一般的焦灼。

  周深:“???”

  周深:“你们这么急着搞歌哦?那我们吃完回去就搞呀?我今天下午睡得挺好的,可以陪你们搞。”

  嗯,周深完全没get到他们在说什么,他刚回来,节目的赛制每次都不一样,工作人员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下次就是二重组队了,甚至未来可能开启三重了,所以也没get到旁边几个人抢人的心思。

  周深腿短走的不如身边几个大长腿快,几个人都下意识迁就着他放慢了速度,周深察觉到了以后,就加快脚步往前蹦跶了几步,然后被阿云嘎拉了回来。

  王晰动作慢了点离得远了点,只好说:“走慢点儿,不用急。”

  阿云嘎:“你过来别摔了。”

  于是周深从郑云龙胳膊下转移到了阿云嘎胳膊下。

  王晰:“……”你们俩是故意的吗?

  周深:“???”

  

  直到第二天,节目组工作人员跟他说录制流程的时候他才明白怎么回事,等到出品人宣布这次主题是二重唱的时候,才彻底理解了昨天几个人在说什么。

  要进行二重组队了,而且看节目组的打算,后面很可能还有三重。

  周深想到郑云龙和阿云嘎的话,心下有些惴惴,一个人还好,要真有一天需要搭档,他怕自己连累队友。

  他一直没什么pk运,自己上去唱唱,无论是结果怎么样,都只需要为自己负责。但如果以后二重三重,那就是两个人的事甚至三个人的事了……他有些怕自己拖累别人。

  替补组这边虽然是自行组队,但是多少还是有点剧本儿,节目组为了照顾每个人的镜头,把一些成员分配了一下,然后再让他们自己选。

  张超最后跑来找了周深,张超的嗓音条件很不错,但是和周深的其实并不太搭。周深跟他讲了后,结果张超说只是因为很喜欢他的声音,所以想和他合作。最后两个人被导演组调去了《我的祖国》,这首歌对他们两个人来说不是能短时间内内就能调整到唱的舒服得一首歌。

  张超对他眨了眨眼,周深忍不住给了张超一个抱抱,然后被一旁的刘彬濠看到了。

  刘彬濠跟石凯低声嚎:“我也想要和深哥合作,和深哥抱抱!”

  石凯:“那就去啊?”

  刘彬濠太小,脸皮薄,没好意思。

  此时的首席组们还不知道周深的第一次二重合作已经被一个小弟弟抢先了。

  导演组那边儿跟阿云嘎商量让他选王晰。虽然阿云嘎之前就开玩笑的说想和王晰合作,但也知道六个人里头他们两个不算搭,但阿云嘎是个怎么说呢,会尽量满足别人的工作要求的人,就像不久之后王晰评价他的“服务型人格”,于是仍然按照导演组要求选了王晰。

  王晰:“你觉得我们配吗?”其实导演组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但是王晰对阿云嘎和郑云龙的怨气已经要实化了,忍不住怼了阿云嘎一句。

  阿云嘎看向郑云龙,想郑云龙帮他,结果郑云龙在旁边看戏,就差没笑出来了。

  郑云龙不帮他其他人更不好帮他。阿云嘎委屈,但只能操着不太好的中文自己给自己解围。

  首席组分完以后几个人一起去看替补组考核,去的时候刚好是考核入场。

  “你觉得这次谁能上?”郑云龙看了看分组问。

  阿云嘎:“这分组和歌曲选的都有点儿怪啊。”

  王晰:“你选我就不怪吗。”于是阿云嘎懂了。

  “王凯和廖佳琳应该能上,他俩合作好看。”阿云嘎说,“廖佳琳不是一直说想跟他唱吗,可算是合作了。”

  “余老师和洪之光也能上,他俩太搭了,强强联合啊这是。”郑云龙说,然后回头问王晰,“周深这次能上吗?”

  王晰摇摇头:“不好说吧,他和张超合作这首歌准备时间太短,不好排。”

  周深和张超进去的时候看到了一旁站着的王晰郑云龙阿云嘎三个人。阿云嘎冲周深挥了挥手,周深也挥了回来。

  “多可爱啊。”阿云嘎看着他们进去,忍不住说。

  郑云龙也跟着感叹:“是啊。”

  王晰回头看了看他俩,觉得他们两个还是在黑名单里继续待着吧。

  

=tbc=

猫夏

[深呼晰/群像] Brief Encounter

04


#Brief Encounter = 相见恨晚#

#突如其来的现实AU#

#伪现实,晰哥视角#

#一切都是胡编乱造,请别较真#

#主深呼晰,一点云次方,以及各种乱炖#

#故事属于我,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想了想话应该放在前头,这文并不是爱情向更趋向于soulmate向#


写在前面:

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为一个半强迫症,要把自己逼疯,捋时间线捋到自己崩溃。

大过年的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要时刻切记这文是伪现实向。

dbq,我放弃时间线了。

修改了第N遍的第一章直通车:第一章

傻逼如我,tag一直打错成了ssrx……


  ...

04


#Brief Encounter = 相见恨晚#

#突如其来的现实AU#

#伪现实,晰哥视角#

#一切都是胡编乱造,请别较真#

#主深呼晰,一点云次方,以及各种乱炖#

#故事属于我,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想了想话应该放在前头,这文并不是爱情向更趋向于soulmate向#


写在前面:

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为一个半强迫症,要把自己逼疯,捋时间线捋到自己崩溃。

大过年的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要时刻切记这文是伪现实向。

dbq,我放弃时间线了。

修改了第N遍的第一章直通车:第一章

傻逼如我,tag一直打错成了ssrx……


  chapter 04


  王晰等与周深相遇等了很多很多年,这是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

  那些年的等待被现实雕琢,最终从一开始的澎湃而浓烈慢慢发酵成冷静自持。

  然后逐渐趋于平缓。

  他其实并不常想起周深,只是有时候会突然不经意间忆起那个男孩,许是在录歌的时候,许是在音乐播放器随几到某首歌的时候,许是参加某个晚会听到谁唱歌的时候。

  男孩仿佛会出现在任何偶然的场合。


  却唯独不曾出现在他身边。


  和高扬的合唱录制完,问了一下节目组,节目组说最近的录制大概会是第二期或者第三期。

  王晰想了想,节目总共12期,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可惜的是他的男孩现在并不在,未来可能还要因为撞行程不能登台,两个人的合作似乎变得遥遥无期了。

       但这些事他一个人也不知道该往哪里使劲儿,只能暂且先放下,

  王晰出门拿夜宵的时候刚好遇见蒸完桑拿回来的李向哲和龚子琪,两个人看到王晰赶紧打了个招呼。

  “晰哥,有空一起打球啊。”龚子琪说。

  “我就算了吧,还是打游戏吧。”王晰摆摆手。

  拿完夜宵回去的时候又碰见了刚出电梯的李琦和阿云嘎,两个人看到王晰朝他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一起,干什么去?”王晰问。

  李琦:“周深该下飞机了,我和嘎子去接他。”

  王晰听完心下咯噔一声,问:“现在?”

  李琦:“还有一会儿,我和嘎子先去买点儿吃的,省的一会儿他下飞机饿。”

  王晰:“那我和你们一起吧。”

  阿云嘎看了看王晰手上的夜宵:“你这不是买过了吗?”

  王晰:“买明天早饭。”

  阿云嘎:“???”酒店不是提供早饭的吗?

  王晰把吃的交给工作人员帮忙存着,然后顺利的加入了接周深小分队。

  三个人边走边逛边聊。王晰突然意识到少了点儿什么,转头问阿云嘎:“郑云龙呢?”

  阿云嘎正在和人微信,听到问话晃了晃手机:“没出来,这不,这会儿让我帮他带点儿吃的回去呢。”

  李琦:“你跟龙哥说了我们去接深深吗?等你带吃的回去还不如叫外卖呢。”

  “说了,他说早知道是接周深,他就一起出来了。”阿云嘎看着微信笑了出来,“迟了,让他等吧就。”

  王晰看了他一眼,呵,这俩男的。你们俩互相搅和一下就好了,就别带我深了行吗。

  我深。我的深深。真好听。王晰被这几个字愉悦了。

  李琦看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的王晰一头雾水问道:“晰哥?买完你是直接回去还是和我们一起去接深深?”

  王晰还没说话,阿云嘎就抢着问了:“晰哥你要先回去吗?顺便帮我把吃的一起带回去给大龙?”

  王晰:“……”说好的让他等呢?怎么就让我回去千里给你龙送吃的了。

  王晰:“出都出来了,我和你们一起去接深深吧。”

  李琦:“……???”这怎么突然就“深深”了?晰哥你们很熟吗?前几天你可不是这样啊。

  阿云嘎:“我们的顺序是不是不太对?这接完深深所有吃的都凉了吧。”

  王晰:“顺序没错,你难道还想深深下飞机和我们一起逛吗?”

  阿云嘎被说服了:“也对。”但是,“吃的怎么办?”

  王晰简直要被阿云嘎的耿直给打败了,转身对跟着三个人的工作人员说:“拜托几位了,那边大龙等着吃的,麻烦谁能先把吃的送回去救命吗?不然阿云嘎能急死。”

  阿云嘎:“不是我!”

  本来在三个人身后逛吃逛吃的工作人员从他们对话开始就竖着耳朵听了,早就想提醒他们三个这里有人可以回去,这会儿突然被王晰cue到,立马说:“三位老师不用担心,保证完成任务。”

  王晰李琦把吃的递过去后一回头就看见阿云嘎指着自己买的那堆吃的一一说:“这是给大龙的,这是给黄子宏凡的,这个是给方书剑的,这个是给深深留的。”然后开玩笑道,“可别搞错了啊,搞错了大龙在线暴躁给你看。”

  工作人员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李琦看了看时间说:“走吧,我们这时候去就刚好能赶上他出来了。”

  坐在车上李琦看了看旁边的阿云嘎,又看了看后面的王晰,觉得有些好奇:“你怎么想一起去接周深了呢?”

  因为问题没有主语,阿云嘎以为是在问自己:“周深声音,你也知道,很特别,我和大龙都挺想跟他合作的。”王晰听到这儿,忍不住皱了下眉,上次听阿云嘎这么说的时候他就有点不爽了,这次怎么还拖家带口的一起呢。阿云嘎仿佛意识到这有点儿答非所问,他中文不太好,于是又重新组织了下语言:“而且周深挺可爱的,小小的,跟个小动物似的。招人疼。”

  李琦:“……”嘎子你可千万别让周深听见你这么说,不然换周深给你表演在线嫌弃。

  王晰:“……”你还不如不说下面这句,因为他现在很想怼人,于是他就从心的怼了,“哦,你到处疼人,郑云龙知道么。”

  阿云嘎:“……他也喜欢深深。”

  王晰:“……”我可记住你俩了。


  周深下了飞机就收到了李琦来接他的微信,于是和助理在休息室等了等,等到李琦给他发了微信才一起出去。

  他知道李琦来接他,也看到了李琦带了阿云嘎过来的微信,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跟着来的还有王晰。

  周深看到王晰的时候差点一踉跄,怀疑自己在飞机上没睡醒。看了好几眼终于确定是王晰没错后,惊恐的看了李琦一眼。李琦很无辜的眨眨眼,他本来想跟周深说王晰也一起来了的,但是又实在好奇周深看见王晰会是什么反应,于是故意没说。

  这反应简直太有趣了。

  李琦故意上去一个箭步抱了一下周深:“辛苦了辛苦了,坐飞机累着了吧。”

  周深:“不累不累。”不如心累。

  阿云嘎看到李琦抱了下周深,于是也伸手抱了一下周深,周深就一脸懵逼的被阿云嘎抱在了怀里,还顺便被他揉了揉脑袋。

  阿云嘎:“怎么可能不累,听李琦说你几个城市来回飞,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两天。”

  周深虽然到现在还有点儿懵,但是阿云嘎怀抱也太暖了,跟他说话的时候可能因为中文不好,语速不快,语调带着奇异的安抚的作用,跟一个哥哥安抚弟弟似的。周深顿了顿,忍不住回抱了一下阿云嘎:“谢谢嘎子哥。”

  阿云嘎松开,然后轮到王晰了。

  王晰伸手。

  周深又开始懵了起来:“……”求助,自己挺憧憬的前辈在自己面前张开手臂等拥抱到底是抱还是不抱,在线等,挺急的。

  然而王晰没有给他更多犹豫的时间,直接上前一步把他揽在了怀里,低头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辛苦了,欢迎回来。”

  王晰的声音太犯规了,周深被他摁在怀里耳朵直接就红了。

  李琦在旁边笑的不行,王晰看了他一眼,李琦干咳一声把笑憋了回去。

  王晰轻轻拍了拍周深的背说:“走吧,我们回去。“虽然说是这么说,但行动上并没有松开。

  低头看到周深红了的耳朵在帽子下若隐若现,王晰觉得阿云嘎那句话说的很对——周深小小的,真的太可爱了。在周深抬头的时候,王晰这才松开了他,松开的时候还是揽了一下他的肩。

  他其实看出来了周深见到他很紧张,第一次见面他主动去找周深握手的时候他就看出了周深很慌,但当时王晰觉得那只是和其他人一样吃惊他在这里的表现。直到刚刚明显周深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瞬间紧张起来了王晰才意识到,似乎并不是。

  可惜现在不是个研究这件事的好时机,但没关系,他会知道的。

  “饿了吧?买了吃的在酒店放着呢,回去就能吃。”王晰揽着他往前走,边走边哄道。

  李琦:“……???”他猜到了周深的反应,但实在是摸不透王晰这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很熟吗???

  阿云嘎:“……???”吃的是他买的吧?

  

  一行人回到酒店直接去了李琦的房间,没一会儿郑云龙也来了,再过一会儿鞠红川带着黄子弘凡和蔡程昱也过来了。

  李琦:“你们都不休息的吗?”

  黄子弘凡:“琦哥,听说你这儿有好吃的。”

  阿云嘎:“给你买的吃的不是送过去了吗?”

  黄子弘凡:“哥我正长身体呢,那儿些哪儿够?你说是不是蔡程昱。”

  郑云龙:“都多大了还长身体呢。”

  蔡程昱:“哥你给他们买没给我买啊……我一点儿吃的都没。”

  阿云嘎觉得自己像个带娃的老父亲:“买买买,现在订,一会儿就到。”

  郑云龙:“多大了,撒什么娇!”然后把自己带过来的吃的推出去,“吃这个。”

  阿云嘎看了他一眼,嘴上怼着,不照样宠着。

  王晰看着他们闹着玩儿,回头看了看身边安静的周深。

  周深边吃边看着阿云嘎郑云龙他们笑,眼睛闪闪的,满眼的喜悦。周深在这边住的时间不够多,大概知道谁是谁,但还没来得及和他们混熟,不怎么好意思搭话,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是上学时候的插班生一样,其实内心里还是有些羡慕他们关系这么好的。

  王晰看着他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些心疼。


  

  “招人疼。”

  王晰心想,他的深深,真的是招人疼。

  让人忍不住想尽全力对他好。


  真好,你现在就在我旁边,不再是只存在于我脑海里了。



=tbc=  




猫夏

[深呼晰]与子同行

*现实向AU

*友情/亲情向

*胡编乱造,纯属脑洞,故事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短小,一发完


演唱完以后王晰先去了后台等周深。

他边卸妆边拿着手机问旁边的助理:“我俩刚刚唱的时候你录下来了吗?”

助理点点头:“都录下来了,晰哥你要看看吗?”

“拿来我看看。”王晰合上手机,让助理点开视频,刚听了两句就开始吐槽,“这手机收音和音质太不行了,没显出深深声音十分之一的美。”

助理:“……”那要不晰哥你给我涨工资换手机?→当然这只是想想,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王晰妆卸完了,抱着手机皱着眉头把三首歌听完,虽然十分不满收音质量,但毕竟不能拿着高清录像机在下面录,虽然他也的确这么想过...

*现实向AU

*友情/亲情向

*胡编乱造,纯属脑洞,故事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短小,一发完



演唱完以后王晰先去了后台等周深。

他边卸妆边拿着手机问旁边的助理:“我俩刚刚唱的时候你录下来了吗?”

助理点点头:“都录下来了,晰哥你要看看吗?”

“拿来我看看。”王晰合上手机,让助理点开视频,刚听了两句就开始吐槽,“这手机收音和音质太不行了,没显出深深声音十分之一的美。”

助理:“……”那要不晰哥你给我涨工资换手机?→当然这只是想想,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王晰妆卸完了,抱着手机皱着眉头把三首歌听完,虽然十分不满收音质量,但毕竟不能拿着高清录像机在下面录,虽然他也的确这么想过,也想付诸实施,但最终在助理和深深的极力阻止下放弃了。

看完视频点开微博,王晰开始编辑微博。

助理一看到他打开微博,冷汗立即下来了,卧槽,糟了,晰哥又开始舞了:“晰哥!!!!”

王晰正在兴致勃勃的打字,被助理一声怒吼吓得手机差点滑下去,皱着眉不满的抬头:“有事儿说事儿,瞎喊什么啊……”然后低头继续编辑。

“晰、晰哥,你在写什么?”助理抖着嗓子问。

“微博。”

果然又要舞起来了!

这不行,深哥还没回来,他必须阻止晰哥。

“晰哥,你都写了啥?”助理靠过去,勾着头瞧,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

“渴望一个笑容/期待一阵春风/你就刚刚好经过/我像是著了魔

 @ 卡布叻_周深 我为你着魔”。

助理眼前一黑,小心脏骤然一抖,觉得自己快哭了,深哥如果看到这微博,估计是要怼死我的。

“晰哥晰哥,不行不行不行,不能这么发……”

王晰伸手推开他的脑袋,顺手点了发送,两个人唱《花样年华》的视频和那一段话就这么发了出去。

粉丝说的没错,他晰哥真的是舞动世界,无所畏惧,他已经能想象这微博发出去,粉丝会乱成什么样了。

估计能把深呼晰舞到那个什么西皮榜第一。助理按着小心脏,默默地想。如果有个炸毛榜,深哥的炸毛值今天估计也是能排第一的。

王晰刷了一下微博,又看了一遍视频,很满意。

助理看着迅速刷起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喜欢”的评论,有些绝望:“晰哥,你不再编辑一下嘛?”

王晰想了想,终于意识到他家深深回来后自己可能是要挨怼的,于是纠结着加上了一句话。

真破坏和谐性,王晰边打字边想。

助理刷新了一下,看到新编辑过的微博后,决定年后还是得要求涨工资,这份工作真是太刺激,他可能会因此出现工伤,比如秃头。

“渴望一个笑容/期待一阵春风/你就刚刚好经过/我像是著了魔

@ 卡布叻_周深 我为你着魔

演唱会很棒,期待下次的合作。”



周深到后台的时候就看到王晰正在打电话,他的助理窝在沙发上满脸绝望可怜巴巴的望着刚进来的自己。

得,又舞了。

周深看到正对自己笑得灿烂的王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王晰走过去伸手把他一把捞过来,揉了揉他的头。

“他行程多,不一定。”

“行,那我问问他。”

“今晚可能不回去了,你这几天也累,早点睡。”

“嗯,晚安。芒果,晚安~”

王晰挂了电话,笑眯眯地看着周深,认真的说:“我深真棒!”

周深有些脸红,但还是怼道:“知道了知道了,王老师我什么时候不棒?”

王晰:“我深什么时候都棒!”

助理:“……”怎么感觉对话这么不对呢?

周深坐下来开始卸妆,拿起手机准备把刚刚的合照发微博,结果一打开就看到王晰的那条“花样年华”挂在自己首页……

周深:“…………………………”

“叮咚”王晰手机响了一下,是微博回复。

就这一会儿功夫,那条微博下面已经mxh34轮番占领了热评,阿云嘎在最上面,回复是:“深深,演唱会结束一起去吃饭。”

王晰毫不犹豫的回复了一个“梦里自己一个人吃去吧。”然后丢了一张表情包。

然后紧接着就是周深的回复,只有两个字一个表情。

“@ 卡布叻_周深:下次。[微笑]”

抬头看周深,周深对着镜子里的他翻了个白眼。王晰看到他翻白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晰:“接下来还有什么行程吗?”

周深想了想:“除了一个杂志访谈,这两天就没了。”

王晰:“那明天跟我回家吃饭去吧,你嫂子说快过年了,趁你在北京一起吃顿饭。”

周深:“好啊,不知道芒果喜欢我给她买的玩具吗?”

王晰:“喜欢得不得了,天天抱着舍不得撒手。”

周深:“那我明天再去逛逛,给她买点儿其他的。”

王晰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皱眉:“瞎折腾什么,明天你老老实实在酒店休息,到时候我来接你。”

周深有点儿犹豫:“总不能空手……”

王晰摆摆手:“一家人有什么好计较的。她看见你估计立马就把我这个爸给忘了。”

周深看着王晰,觉得心里暖暖的,忍不住笑起来:“那我就带着一张嘴去了。”

“你嫂子做饭特别好吃,保证你吃了下次来北京只想来我家吃饭。”

“那我以后剩下一笔饭钱了。”

“天天来都行。”


周深刚上了王晰的车就接到阿云嘎的电话。

阿云嘎:“你个小没良心的,来北京也不来找我?”

周深还没说话,王晰就把手机抢了过去:“找你?想见深深自己爬过来,爬不过来见什么见?”

阿云嘎:“你俩干嘛去?”

王晰:“私奔去呢,再见嘿~”

阿云嘎:“…………”

周深:“…………”晰哥,那是我电话。


周深给阿云嘎打回去,约了明天和其他人一起吃饭,快过年了大家都在赶行程,能聚在一起不容易。

订好了时间在群里发了,然后一群在北京的能来的开始叽叽喳喳讨论,没在北京的各种羡慕嫉妒恨。周深看着群消息一条一条往上飙,各种表情包乱飞,忍不住笑趴到王晰身上。

王晰伸手揽着他,瞄了一眼他的手机也跟着笑。

路灯透过车窗照在两个人身上,突然一朵雪花飘下来,划过车窗,紧接着是纷纷扬扬的雪花飞舞。

北京迎来了2019年的第一场雪。

两个人一起看向窗外,群里的信息还在滚动。

周深突然觉得这一年也许是他出道以来,心里最轻松的一年。


王晰刚打开门,周深就看到一个扎着羊角辫穿着蓬蓬裙的小女孩儿抱着自己买的娃娃在门后看着他。

周深此前只和她在视频里说过话。

“芒果!”周深半蹲下去伸出手笑着叫她。

“周深哥哥!!!”芒果眼睛一亮小鸟一样朝她扑过来。

王晰吓了一跳,慌忙伸手扶住周深,看他俩撞在一起,训也不是,笑也不是:“小心,慢点儿。诶,深深你抱得动她吗……”

周深抱起芒果回头给了王晰一个白眼。

芒果搂住周深的脖子一叠声的喊哥哥。

王晰:“怎么能是哥哥呢,叫叔叔。”

芒果:“哥哥!”

王晰:“听话,叫叔叔。”

芒果:“哥哥哥哥哥哥!”

周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晰:“你还笑,我现在长了你一辈儿呢!”

周深:“好的,那我的压岁钱呢?”

王晰:“…………”


“深深过来了?”

“嫂子,是我!”

三个人进了客厅,周深才发现竹子正和保姆一起包饺子。

“太久没包了,手生了不少,你都来了我还没折腾完。”

周深把芒果放在沙发上,边撸袖子边说:“那刚好,我空手来的,这下子可以不用白吃白喝了。”

“诶,急什么,你先喝杯水吃点水果,然后再过来帮忙。”竹子把他推回去,“芒果,带你周深哥哥吃点水果。”

王晰:“……不是,那我呢?”

竹子看了他一眼:“你会干啥?”

王晰:“……”怎么感觉自己的家庭地位又往下降了一格。


王晰拍了两个人包饺子视频发微博。

周深看到他发微博,一脑门黑线。

竹子拍拍手,把饺子都下锅:“别理他,你越理他他越嘚瑟,让他自己玩儿去吧。”

周深:“……”嫂子你已经放弃了吗嫂子。


这一年周深觉得自己做的最对的决定就是去参加一档叫声入人心的节目。

然后遇见他们。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