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嚣张

122万浏览    3621参与
蓝灵号

【嚣张】车座

主要写了🐟🐤的故事,车座对不起🤣

  

  

  丁大圆瘦了,下巴尖了,一下子看着比怎么办更小了,但还是很好看。

  看着那张瓜子脸,丁霁一拍手,直接改名车座。

  “这名字也不好听啊,还是叫丁大圆吧。”林无隅说。

  “怎么,你有意见?”丁霁问。

  “叫车座也太形象了,哪天胖回来,你又得改名。”林无隅又补了一句,“而且车座这名字也不适合它。”

  “给你一个提醒。”丁霁把车座抱起来说。

  “提醒吧。”林无隅看了看尖脸的丁大圆又看向丁霁。

  “这小家伙一直是我伺候的,所以你没有话语权。”丁霁冲他挑眉,又愉快地摇了摇猫爪,对着怀里的小猫说,“以后叫你车座好不好?你......

主要写了🐟🐤的故事,车座对不起🤣

  

  

  丁大圆瘦了,下巴尖了,一下子看着比怎么办更小了,但还是很好看。

  看着那张瓜子脸,丁霁一拍手,直接改名车座。

  “这名字也不好听啊,还是叫丁大圆吧。”林无隅说。

  “怎么,你有意见?”丁霁问。

  “叫车座也太形象了,哪天胖回来,你又得改名。”林无隅又补了一句,“而且车座这名字也不适合它。”

  “给你一个提醒。”丁霁把车座抱起来说。

  “提醒吧。”林无隅看了看尖脸的丁大圆又看向丁霁。

  “这小家伙一直是我伺候的,所以你没有话语权。”丁霁冲他挑眉,又愉快地摇了摇猫爪,对着怀里的小猫说,“以后叫你车座好不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林无隅伸手摸了摸丁大圆的毛,“好吧。”

  虽然林无隅非常反对,但是反对无效,车座的名字就定了下来。

  现在丁霁三天两头地往外跑,他和车座快相看两厌了。

  车座瞪着林无隅的胳膊一下子就跳到了沙发的另一边扶手上。

  看这弹跳力!

  很随鸡哥!

  不过车座又返回来,跳到沙发下,然后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就枕在林无隅的脚边躺下了。

  “车座?”林无隅试图把它抱起来,车座扑腾了几下就随他了,“想不想你鸡哥哥?我也想。他说快回来了,到现在了也还没给我打电话。”

  “你说他是不是很累啊?上次我都看他眼睛眯缝了,不过他还想骗人,”林无隅撸了撸车座的毛,对方享受得不行,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林无隅也不嫌弃,继续说,“鸡哥是个小骗子,一个可爱的小骗子。”

  车座“喵”了一声。

  “你也觉得他可爱吧?”林无隅笑了笑,“我男朋友当然可爱了,谁也抢不走。”

  “你就不可爱了,你都不知道心疼他,”林无隅和车座瞪着眼,“你说你,除了吃就是睡,还要他来伺候你。”

  车座一下子从林无隅手里挣脱出去。

  林无隅也跟着站了起来,然后迅速走在车座前面,打开了门。

  

  电梯门一打开丁霁就看到对面的门在动,下一秒林无隅就出现了。

  “林无隅你这是要去哪啊?”丁霁拉着行李箱走了过去。

  “来接我家小鸡回家。”林无隅笑着接过丁霁手里的行李箱。

  “哎,”丁霁乐了,边走边说,“有人在家等着的感觉真好啊。”

  “是啊,”林无隅说,“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你?”

  “你最近不也是在忙吗?”丁霁说,“好不容易休息了,就不要折腾了,我也不想你太累了。”

  “这么懂事?”林无隅把门关上然后抱住丁霁,“想我了吗?”

  “想了想了,”丁霁回抱林无隅,“想死我了,还想着快点完成工作然后回家。”

  “也不用太赶,你会累的。”林无隅说,“别让我心疼。”

  “知道了。”丁霁凑近贴着林无隅的鼻尖,“无隅哥哥。”

  林无隅扣着丁霁的后脑勺慢慢品尝他的味道。

  

  “车座呢?”丁霁擦完头发才想起来连根猫毛都没见着。

  “估计还在生气,我刚刚给它喂小鱼干,居然不理我。”林无隅从背后搂住丁霁的腰,把下巴放到丁霁的肩膀上,“你怎么不问问我?”

  “你就不用问了吧,无隅哥哥,咱俩现在腻歪死了,”丁霁笑着偏头亲了他一口,“好了,我去哄哄车座,我都好久没有抱它了。”

  “我也好久没有抱你了,我的地位已经连车座都比不上了吗?”林无隅紧着胳膊不愿放手,“我不管,我也要抱。”

  “车座刚刚被我们关在外面没有乱跑就已经很不错了,它多可怜儿啊,”丁霁蹭了蹭林无隅的头发,“无隅哥哥咱俩现在去看看它吧。”

  林无隅侧着脸埋在丁霁的脖子上用力亲了一口,“行吧,听你的。”

  “啧。”丁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你就说你是不是属狗的。”

  “那鸡哥打算怎么养我?”林无隅问。

  “警告你了啊……怎么养?其实很简单。”丁霁思考了一下,“你不是吃了睡,睡了吃吗?也不难养。”

  “就这样?”林无隅掐了一下他的腰,“这不是怎么办和车座吗?我和它们不一样。”

  “行行行,你就是我大爷,”丁霁抓着林无隅的手转过身和他面对面,“林大爷你还想要我怎么伺候?”

  

  “你现在气性这么大呢?”丁霁戳了戳背对他的车座,“给你带了一个小玩具,你要不要看看?”

  车座转头看了他一眼。

  丁霁把车座抱起来,掂了掂,“吃得不少嘛,感觉重了啊。”

  车座的爪子动了动,被丁霁一把握住。

  “走喽,去看无隅哥哥弄好了没,你肯定喜欢。”丁霁带着车座从厨房出去。

  

  “以后就放这?”林无隅抬头看走过来的丁霁。

  “放着吧,反正也占不了多大空间。”丁霁说着,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这么快就弄好了?无隅哥哥真厉害!”

  林无隅勾了勾嘴角。

  回想一下学神捏的泥鸡,林无隅在手工方面确实有些惨不忍睹,不过组装上还是很可以的,虽然手没有那么灵活,但是人这么聪明,悟性在啊。

  “快说谢谢无隅哥哥。”丁霁低头对车座说。

  “喵~喵~”车座还真的叫了两声。

  “真棒!”丁霁满意地捏了捏它的脖子,车座舒服得眯上了眼睛。

  

  “有了这个,车座以后不会爬床了吧。”林无隅揉了揉车座的头,“让它自己玩会儿。”

  “嗯。”丁霁把车座放下。

  车座先是绕着架子底部谨慎地走了几圈,然后才顺着架子往上爬。

  丁霁买的这个猫架子还挺适合车座的,他俩一块看着车座爬上爬下根本停不下来,看来是很喜欢了。

  

  “我给你买个玩具吧?”丁霁说,“你看啊,车座和怎么办都有了,就你没有,不过它们不能挑,你可以。”

  “喔。”林无隅说,“是情趣款的吗?”

  “一个玩具你要什么情趣?有这种的吗……”说到一半,丁霁猛地看向林无隅,林无隅也在看着他。

  “继续说啊,情趣怎么了?”林无隅说。

  “你他妈能不能正经点!”丁霁这一句说得有些咬牙切齿,“我买了你就敢用吗?”

  “你买的不敢也得敢,”林无隅捏了捏他的手,“饿不饿?我刚刚把零食吃得差不多了,得去超市补补。”

  “你就吃零食啊?你好歹点个外卖吧。”丁霁扫了一眼茶几,皱了皱眉,篮子里果然就只剩下一两包小袋子,“你吃得饱吗?”

  “出门一趟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回魂?”林无隅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对,你肯定是吃了,天大地大,吃的最大,”丁霁说,“你才不会饿着自己的。”

  林无隅笑笑,“现在不一样了,在我这,你才是最大的,吃的得排你后边了。”

  “嚯,学神现在情话水平很一流嘛!有没有背着我偷偷练习啊?”丁霁笑着问。

  “没有,我不是一般人,不用练习。”林无隅笑了笑,“只要对象是小神童什么都能说。”

  林无隅没说谎,他确实对着丁霁就能无师自通。

  “Binggo!”丁霁打了一个响指,“这么会说话,走,请你去吃大餐!”

  “你还能走路?”林无隅嘴欠地问了一句。

  刚刚的感动立马钻进地缝里,丁霁看着他,慢慢蹦出一个词,“闭嘴儿!”

  他都在屋子里走了一圈了!

  有什么走不了的!

  “我点了外卖,不用出去吃。”林无隅说。

  “这么快?”丁霁问,林无隅什么时候点的,他都没看到。

  “男人不能说快。”林无隅说。

  “滚蛋!”丁霁瞪着他,“你丫的就是一个小淫人!”

  林无隅抓住他的手笑着没有否认。

  过了一会儿丁霁忍不住问,“你点的什么?”

  “火锅。”林无隅说,“上次去吃的那家火锅店,我是真没想到他家居然还能送外卖,应该不错,我点了一个六人份的。”

  丁霁咽了咽口水。

  他挺喜欢这家火锅的,汤底特别好喝,吃得很舒服。

  “你可能吃不了了,只能看着我吃,不过不用可怜,我还点了……”林无隅说。

  “……林无隅!”丁霁一把扑倒他,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林无隅搂着他的腰听他说完,“你!死!定!了!”

  

  车座玩累了就趴在架子上面,冷漠地听着沙发上的动静,它大人有大量,才不会和这些无聊的人类追究。

旮旯板子

放假啦!心情超好!换了种字体写了看过的校园文!(其实也没几本

放假啦!心情超好!换了种字体写了看过的校园文!(其实也没几本

旧街云雨.

有些变速变着变着就卡了。。。

凑合看吧(木)

有些变速变着变着就卡了。。。

凑合看吧(木)

霍然今天骂人了吗

[轻狂]出柜历险记(上)

忱然!忱然!忱然!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无厘头

谢谢大家的喜欢!

应该会有私设


正文


今天月黑风高风和日丽,是出柜的好日子

在此之前,寇忱和霍然问了其他出了柜的好朋友


对话如下


飞丞

寇:蒋丞顾飞学长,你们是怎么出柜滴?

丞:就这样再那样,然后就OK了

飞:只见了我妈,我妈非常痛快就答应了

霍and寇:………


隅霁

寇:丁半仙?鸡哥?

霍:别骚

霁:寇!忱!你死了!

寇:哎哎错了错了,问一下你们是怎么出柜的?

隅:我父母没同意,我断关系了

霁:我奶奶和小姑他们同意,我爸妈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说通了

霍:……

寇:你们是...

忱然!忱然!忱然!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无厘头

谢谢大家的喜欢!

应该会有私设



正文



今天月黑风高风和日丽,是出柜的好日子

在此之前,寇忱和霍然问了其他出了柜的好朋友


对话如下


飞丞

寇:蒋丞顾飞学长,你们是怎么出柜滴?

丞:就这样再那样,然后就OK了

飞:只见了我妈,我妈非常痛快就答应了

霍and寇:………


隅霁

寇:丁半仙?鸡哥?

霍:别骚

霁:寇!忱!你死了!

寇:哎哎错了错了,问一下你们是怎么出柜的?

隅:我父母没同意,我断关系了

霁:我奶奶和小姑他们同意,我爸妈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说通了

霍:……

寇:你们是👍


邱边

寇:边南邱奕学长,你们是怎么出柜的?

边:我跟我爸说了,吵了一架,后来关系就慢慢缓和了

邱:我爸应该是知道,没有阻止

寇:哦哦哦

霍:知道了,谢谢


后来,俩个小朋友人还是觉得依靠自己才是红领巾,把出柜的时间定在了今天

以爸妈的脾气,他们先去了霍然的家

电梯间

“然然,我突然好紧张啊。”死握牵着手的寇忱说

“呵,你竟然还有紧张的时候,真稀奇,”霍然笑着,“再说了,见的是我父母,我都不紧张。啧,手拿开。”

“不嘛~”

“很痛。”

“好吧~”寇忱撇了撇嘴,把手搭在霍然肩上


“叮咚一”

“谁啊?”

霍妈妈开了门,发现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哎哟这不是我那可爱儿子吗?玩爽了?”

霍然无语

“妈,我18了。”

寇忱探出头说:“阿姨好!”

“忱忱啊,都快进来别站着了,玩了几天不累吗?”

“妈,我爸在家吗?我想跟你们说件事。”

“在书房看书呢,来吧。”

寇忱紧盯着霍然走向书房,心脏直跳

书房

“回来了,说吧,什么事?”霍爸爸开口

霍然看着面对自己微笑的父母,觉得压力山大

虚心低头

霍然犹豫地说:“我…跟寇忱谈恋爱了。”

一切声音都停了下来

沉默,是今早的康桥

霍然!你串戏了!

他抬起头,发现自己父母的笑容越来越猥琐和善

霍妈妈试探着问:“你跟寇忱谁在上?”

???

!!!

震惊霍可爱一百年!!!

“我跟他…其实互攻,”但他还是照实回答,“只不过…我在下面要多一点。”

虽然说到后面我们的霍然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多一点?明明100次里面有99次是受!

看着老妈得逞的笑容,又一次紧张

“yes!霍先生1000!”霍妈妈向霍爸爸击掌

“唉,好好好,痛心呐!”霍爸爸捂住心脏处,拿出手机转账

“不是?你们不觉得奇怪?”

“什么奇怪呀,不要封建思想了好不好,现在我们的思想都开放了,再说了,爱情就是爱情,不分性别。”

“你们不觉得惊讶吗?我对象竟然是寇忱?”

“惊讶啥?在饭桌上总能看到你们俩动手动脚的,我们都猜到了。”

“既然猜到了那你们怎么…”

“哦,我跟你爸猜测你俩好上了,然后又猜你俩谁上谁下,老霍非说你是上面的,我猜下面,赌输的人给1000,哈哈哈他赌输了。”霍妈妈解释道

“不是,你们俩闲的…”霍然有点哭笑不得

“好啦好啦,就这点事?今天是不是还要去见寇忱妈妈爸爸,成功的话到时候我用这钱去请你们吃饭(☆∀☆)”

几分钟之后,寇忱和霍然被送出了门外,手里还提着一堆东西,霍妈妈说这些东西是送给寇忱他家的,不要弄丢了


我们18岁了!!!



作者有话要说:先浅浅的码一下,下一篇是关于去寇忱家路上以及到寇忱家出柜的事。虽然说真的好爽(//∇//),但还是码的累人,暑假还要上补习班,就先这样吧。谢谢大家的喜欢!















(想催更留长评换)不追·勿扰

活动招人占tag致歉

大家好这是一条活动宣!

是明年中元节的原耽72h活动,活动时间为2023.8.29—2023.8.31。

活动文要求:婉拒拉郎,一定要写原耽官配。

有终审,拒绝连载,作品主题中元节。

审核中严审,要求见p2。

如果对审核结果有异议可以申请文评或者私信审核进行交谈,婉拒玻璃心和“性子直”。

欢迎老师来玩——☆

[图片]

[图片]


大家好这是一条活动宣!

是明年中元节的原耽72h活动,活动时间为2023.8.29—2023.8.31。

活动文要求:婉拒拉郎,一定要写原耽官配。

有终审,拒绝连载,作品主题中元节。

审核中严审,要求见p2。

如果对审核结果有异议可以申请文评或者私信审核进行交谈,婉拒玻璃心和“性子直”。

欢迎老师来玩——☆


蓝灵号

【轻狂/嚣张】即是初见

重点:忱然组和隅霁组太上头了。

注意:多是私设,不用较真。

  


  “你说的那家烤肉在哪?”霍然望着四周,连门面都没见着。

  “就是这,”寇忱皱眉看着手机,“导航不会错了吧?”

  “我看看。”霍然说。

  寇忱把手机往旁边错了一下,霍然低头和他一块看,然后俩人沉默了。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寇忱清了清嗓子。

  霍然看着他不说话。

  “那什么,我听说这家烤肉很好吃,也很受欢迎,特别是他家的肉很新鲜,蘸料也好吃,”寇忱在霍然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怒火,立马追着说,“就想和你一起吃!”

  霍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没生气吧?”寇忱问。

 ...

重点:忱然组和隅霁组太上头了。

注意:多是私设,不用较真。

  


  “你说的那家烤肉在哪?”霍然望着四周,连门面都没见着。

  “就是这,”寇忱皱眉看着手机,“导航不会错了吧?”

  “我看看。”霍然说。

  寇忱把手机往旁边错了一下,霍然低头和他一块看,然后俩人沉默了。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寇忱清了清嗓子。

  霍然看着他不说话。

  “那什么,我听说这家烤肉很好吃,也很受欢迎,特别是他家的肉很新鲜,蘸料也好吃,”寇忱在霍然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怒火,立马追着说,“就想和你一起吃!”

  霍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没生气吧?”寇忱问。

  “啊,我没生气,”霍然说,“我听完你说的,也想吃。”

  “行,那我们再找找。”寇忱搂着他的肩膀说。

  霍然觉得热想让他把手放下,但是寇忱一发现他这个意图,反而搂得更紧了。

  “松松,我又不是麻花。”霍然扯了扯他的胳膊。

  寇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绕了一圈还是没发现,还是寇忱到了旁边的便利店问了一个姐姐。

  看到一个进入的楼梯口的时候,他俩对视一眼,瞬间被打脸了,当时他们看着这个入口不屑地说,肯定不是。

  

  这家店生意确实挺好的,位置很满。

  “我操,我忘了预约了。”寇忱说。

  霍然一脸“你信不信我抽你”的表情看着他,“傻逼吧你。”

  “没事,走。”寇忱说。

  “还过去啊,看着都没位了。”霍然有些犹豫。

  寇忱还是走了过去,霍然只能跟上去。

  前台服务员一看他们过来就说:“不好意思,我们这现在没有座位了,如果你们不急的话,可以再等等,半个小时就……”

  “可以拼桌吗?”寇忱打断他。

  “你想拼桌?”霍然问。

  “废话,都来一趟了,干嘛还要等。”寇忱说。

  “什么?”服务员连忙反应过来,“可以是可以,那我先去问问有没有愿意拼桌的客人。”

  “不用了,我们自己找。”寇忱说。

  霍然看着人满为患的场面,颇为怀疑。不过寇忱显然没想那么多,干脆利落地拉着他就走,一路上经过的地方都挺热闹的,还有烤肉的味道,他甚至还听到滋滋的声音,顿时觉得饿得不行。。霍然也发现了,有一个桌就一个人,看着很年轻,是个男生。

  目标如此明确。

  

  霍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只能跟着寇忱过去。

  看!黑社会老大来了!

  霍然有点想笑。

  “你好,我们想……”

  霍然刚开口,寇忱把他往里推,然后自己就在外边坐下了。

  “坐吧。”寇忱以一种非常主人的自信说,还很自然地招呼他。

  他们坐下的时候,男生显然也没有一点准备。

  霍然都看到了男生脸上从一开始的惊讶到不爽,胸前还挂着一个狗牌。

  虽然他们理亏,但是被这么不爽地看着,霍然也不爽了起来。不过眼下这个场面,先开口的话,对他们很不利。

  于是他突然明白了寇忱这个逼王,要在必要的时候说话,这是气势,而且绝不浪费口水。

  

  “你们想干嘛?”狗牌顶着一脸不好惹,语气很冲。

  “看不出来吗?”

  寇忱不愧是黑社会大少爷,开口就是让人想闭嘴。

  “来找茬的,想打架是吧?”狗牌眯缝着眼。

  “你打不过我。”寇忱说。

  “那就是来打架的。”狗牌说,“不过我不跟喜欢装逼的人打架。”

  这个逼!

  真逼!

  霍然不知道寇忱哪来那么多戏,看着这架势,狗牌应该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我们来的时候没有位置了,看你在这就坐着一个人……”霍然说。

  “想拼桌?”狗牌问。

  “不行吗?”寇忱一脸“来跟你拼桌是给你面子”。

  “哦,早说不行吗?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这话是对着寇忱说的,然后狗牌又对着霍然说,“还是你比较可爱啊。”

  “我操,你才可爱!”被一个陌生人说可爱,霍然觉得是在羞辱他。

  “你他妈说谁可爱呢?”寇忱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虽然霍然很可爱,这他也知道,不过从别人嘴里听到,他还是生气。

  “切,你这不长得挺可爱的嘛,脾气还挺冲啊,”狗牌撇撇嘴,“是你们要和我们拼桌,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所以你们最好对我客气点。”

  “又不是只有你这一桌。”霍然没好气地说。

  “啊,那慢走不送。”狗牌说。

  “不走,我们还真是非坐这吃不可了。”寇忱为了证明这话,还坐到了狗牌旁边。

 

  “你能帮我烤肉吗?”狗牌问。

  “凭什么要我帮你烤肉?”寇忱拧着眉。

  “不能就坐对面去,”狗牌懒懒地说,“这个位置坐的是帮我烤肉的人。”

  寇忱看着他,心想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要人帮忙烤肉。他没忍住问,“五岁的小孩都会自己烤肉了,你多大?”

  “三岁。”狗牌面不改色地说。

  “多大?!”寇忱瞪他。

  “什么?!”霍然也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这是什么厚颜无耻的人!

  一把年纪了!

  装什么嫩!

  “你俩赶紧去拿吃的,一会儿是要坐这看我们现场吃播啊?”狗牌说。

  

       林无隅从这个位置只能看到丁霁的头,然后对面有两个脑袋,是两个男生,和丁霁坐在一起,看上去有说有笑的。

  虽然看不到丁霁的脸,但林无隅凭感觉就能知道丁霁连头发都是高兴的。

  他还天天摸,虽然会被丁霁可爱地警告,但他就是忍不住。

  林无隅咬着牙,低头的时候才发现醋放多了,他只能分成两个碗,加上其他调料,弄出两碗一样的蘸碟。

  这家的牛肉卷是肥牛片,羊肉卷是肥羊片,五花肉肥瘦正好,鱿鱼,里脊也很不错,林无隅正一盘盘往上摞,又想着肉太多丁霁可能会腻,又拿了一小盘的酸萝卜。

  

  “那个狗牌……”

  “哦,你说他啊,打不起来……”

  “您和他聊得挺起劲的呗?”

  “然然你是不是吃醋了?”

  “谁他妈吃醋了,你要敢帮他烤肉,我直接弄死你……”

  林无隅不小心听了一耳朵,是两个男生的对话,那两个男生貌似还在往他这边走,盘子和托盘之间发出来碰撞声。林无隅偏头看了一眼。

  “学神?/林无隅?”霍然和寇忱同时叫了一声。

  “寇忱,霍然,好巧啊。”林无隅笑笑。

  “是挺巧的,”寇忱看着林无隅手里的托盘,“你吃这么多啊?”

  “你怎么码上去的?”霍然没忍住问。

  “哦,就先把肉平的盘子放在下面。”林无隅说。

  

  “他还真是能吃啊。”霍然说,“怎么吃都不胖。”

  “观察得挺仔细的啊。”寇忱说。

  “你是醋精吗?”霍然往他托盘上摆了一盘牛肉,“一会的蘸碟别放醋了。”

  “哎,好。”寇忱说。

  “先拿这么多吧,一会儿再来拿点。”霍然为不稳定的盘子们担忧。

  “他刚刚是怎么码上去的。”寇忱又想到林无隅装了那么多东西,居然还很稳。

  “不知道,我觉得我码得还行,就是放不下了。”霍然说,“拿个蘸碟吧。”

  “咱俩还没调吗?”寇忱问。

  霍然看着抽不出手的寇忱,“要不你不吃蘸碟了。”

  “我和你用一个也行。”寇忱愉快地说。

  “行吧。”霍然还是忍辱负重地弄了两碗蘸碟,偏偏寇忱还在旁边说,要这个,不要那个,霍然当场想把蘸碟直接倒他盘子里。

  

  他们端着托盘回去的时候狗牌旁边就坐了一个人。

  是林无隅。

  “他们来了。”过去的时候狗牌说了一句。

  “就是你们过来威胁说要和我们拼桌?”林无隅问。

  寇忱和霍然都差点忘了这茬了,没想到和狗牌一起吃烤肉的人是林无隅,也没想到林无隅会这么问。

  “啊?”两个人一块看向狗牌。

  狗牌吃着东西,听到他们的声音,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一脸无辜。

  “我们是来拼桌的,并没有威胁吧?”霍然转头看着寇忱。

  “我们有威胁他吗?”寇忱也迷茫。

  “操!”俩人对视一眼。

  “文明点啊,这还有小朋友呢。”林无隅说。

  “哪来的小朋友?”霍然和寇忱问。

  “我,”狗牌说,“我三岁啊。”

  “啧,”寇忱像是被塞牙了一样,“你?”

  “你真的三岁了吗?”霍然说,“小朋友你长得真成熟啊。”

  “啊,是。”狗牌说,“要是我说我三十了,你们得叫我叔,那是不是就年轻了。”

  “你倒是不介意辈分。”寇忱烤着肉说。

  

  “自我介绍一下,”狗牌一改无辜,语气很不客气,“我叫丁霁,光风霁月的霁,叫名字就行。”

  “我叫寇忱,热忱的忱。”寇忱说。

  “我叫霍然。”

  “周武王司寇,周武王封霍,”丁霁说,“你俩名字挺有意思的。”

  “什么周武王?”霍然问。

  “意思就是你们的姓氏起源和周武王有关,你俩还真是挺有缘的。”林无隅说。

  “那还真是。”寇忱笑笑。

  

  

  林无隅一筷子挡住他的手,“要吃就自己去拿。”

  “不是吧,”寇忱说,“这么多,又不是吃了就没有。”

  “没你的份,都是我的。”丁霁指着那些盘子说。

   寇忱给他俩抱拳。

  “去吧。”霍然说。

  “你不跟我一起去?”寇忱问。

  “啊,我不能等着吃吗?”霍然反问。

  “可以。”寇忱点点头。

  寇忱走了一会儿,霍然也站了起来,“我跟他一块去。”

  

  “你说他是不是林无隅男朋友?”霍然没忍住问,毕竟学神出柜这么久了,有男朋友也很正常。

  “不是很明显吗?”寇忱说,“看林无隅那样,啧啧,腻歪死了。”

  霍然心想,你还不是一样。

  “不过也不好说,”寇忱想了想,林无隅和丁霁好像也没有很过界的动作,“说不定是林无隅单方面喜欢人家。”

  “天台告白的时候林无隅说,喜欢他但不会告诉他,”霍然说,“所以林无隅该不会还在暗恋丁霁?”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林无隅喜欢丁霁吧,丁霁不可能看不出来。”寇忱说,“如果丁霁知道林无隅喜欢他,俩人没在一起,但是丁霁又没有拒绝林无隅对他好,俩人就这么暧昧着,这他妈妥妥一个渣男啊!”寇忱好像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万一是林无隅在追丁霁呢?”霍然说。

  “有可能,”寇忱若有所思,“这个情况和我们不一样,咱俩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自然而然,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不过同性恋的接受范围还不是很大,万一丁霁就是接受不了的那一类,林无隅只能以朋友的身份待在他身边。”霍然突然有些心疼林无隅,毕竟对林无隅来说,丁霁是他喜欢了这么久的人。两人还没有修成正果。

  “林无隅不是很大方大胆地当着全校面前出柜吗?而且看得出来丁霁也不是很排斥林无隅的一些小动作,为什么林无隅偏偏不敢跟对方表白啊?”寇忱想不通。

  “人就是这样,在某些时候害怕受挫啊,林无隅是很骄傲的人,他接受不了被拒绝的后果也很正常,”霍然说,“就像当初咱俩不敢跟对方表白一样,如果被拒绝了……当朋友也会很尴尬的吧,你以前不就是这么想的吗?”

  “那还真是,”寇忱说,“要不咱俩帮他一把?”

  

  “嗯?谢谢啊。”林无隅看着盘子里多出来的东西,“我自己来。”

  “不客气,你也别光顾着烤,多吃点。”寇忱冲他笑了笑,然后也冲丁霁笑了笑。

  

  “好像没反应。”寇忱给霍然递了一个眼神。霍然收到了,深沉地点头。

  丁霁观察了一下,发现寇忱突然变得有些莫名其妙,然后自己的盘子里也多了一筷子肉,是霍然,他更茫然了,“谢谢啊。”

  林无隅注意到旁边的动作,没说话,只是把肉夹到丁霁碗里盖住下面的部分。

  

  “林无隅,我好像饱了。”丁霁揉了揉肚子说。

  “这么快?”林无隅看着他,又给他夹了一片五花肉,丁霁摇摇头,“肉吃不下了,但我还可以吃点生菜。”

  “行。”林无隅正要把生菜夹给他,对面的霍然先给他夹了。

  “你俩吃你俩的。”林无隅忍不住开口了,“我会给他夹的。”

  “没事,又不耽误,是吧然然?”寇忱说。

  “是啊,放心吃,”霍然说,“当着你们的面,我们也下不了毒。”

  “丁霁小朋友,”寇忱不再冷酷,而是笑得一脸慈祥,“多吃点。”

  丁霁看了一眼林无隅,眼神里在询问“你学弟怎么回事?”

  林无隅也看着他,眼里也是疑问。

  

  “丁霁,你觉得林无隅怎么样?”寇忱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他啊,就是脸皮特别厚。”丁霁说,“这不会是你们附中的传统吧?”

  “给我留点面子啊。”林无隅在旁边说。

  丁霁冲他笑了笑。

  “不是,我们附中是个重点高中,老师和学生都很好,就是脸皮有些薄。”霍然说,“但是有些学生会比较有个性,像林无隅就属于个性比较张扬的。”

  “哦。”丁霁说。但你们给人的第一印象可不怎么好。

  见他不信,寇忱接着说,“当然了,学神嘛,到哪都是焦点,特长别是得帅,气质又独特出众的。”

  “没错,像学神这样的,就属于很特别那一类,他可以说是我们附中的传奇。”霍然说,“我一进附中就听到了他的传闻,学过的题全都会,会做的题从来不错,而且他高考还是状元。”

  “哦,是挺厉害的。”丁霁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林无隅,又转头对他俩似笑非笑,“你们还挺了解他的嘛。”

  “不不不,不是了解,是……是……”霍然看着寇忱,突然明白过来,“是一种欣赏。”

  “对,就是一种欣赏。”寇忱说,“像林无隅这样的学霸,聪明优秀,长得帅气,智商情商在线……多好的一个人啊,是吧,而且还很大方,这你肯定知道,对你又那么温柔体贴,过了这村就没那个店了。”

  “得了啊你们,没这么夸张。”林无隅说。

  “是不错,学神不仅何止是聪明绝顶……不是那个绝顶啊,过目不忘,英俊神朗,年少有为,不可多得,”丁霁撑手看着他们,“简直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遇上这样的人就得赶紧抓住。”

  “你怎么也这样?”林无隅笑得不行。

  “你别管,听你的,夸你呢。”丁霁说。

  “你也觉得吧?”寇忱觉得有戏,趁机又说,“就他这条件打着太阳也找不着。”

  “那是打灯笼。”霍然说。

  “都一样。”寇忱说,“我这就是一个形容。”

  “不过你们说的这些优点我也有啊,我一样不缺。”丁霁说,“林无隅有的我都有,那你们应该也欣赏我对吧。”

  “是。”霍然说。

  “所以你俩应该很能聊到一块吧。”寇忱说。

  “是这样没错,”丁霁说,“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霍然紧张地看着他。寇忱咬着一口肉等着他说完。

  “林无隅有对象了。”丁霁说。

  “啊?/林无隅已经有对象了!”寇忱筷子上的肉掉到了盘子上/霍然看着烤焦的肉更加难过了。

  “不用太震惊,他这么优秀,有对象不是很正常吗?”丁霁说。

  “啊,没关系,你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寇忱安慰他。

  “对,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这么优秀,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人。”霍然有些同情他。

  “学神听到没,我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丁霁顿时笑倒在林无隅身上,他偏头看着寇忱和霍然,想说话但一开口又马上笑了起来。

  “起点这么高了,你还想找别人?”林无隅抓着他的手把人扶起来,“把话收回去,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有这个想法,我是不会让你跑的。”

  

  “我操,咱俩搞错了?”霍然瞪着对面的两人把寇忱扯了过来。

  “然然你说我们现在逃来得及吗?”寇忱低声说。

  “应该来不及了忱忱。”霍然小声说。

  “我们应该没有搞砸什么事吧。”寇忱问。

  “我觉得有,不知道他俩的战斗力怎么样。”霍然说。

  “我觉得他俩打不赢我们。”寇忱说。

  “你不是不打架吗?你应该想想怎么跑才不会被抓到。”霍然说。

  

  “要不重新介绍一下吧。”寇忱说。

  “对啊,都聊了这么久了。”霍然说。

  “呵呵,”林无隅笑了笑,“你俩也不傻啊,憋死了吧。”

  “我来介绍吧,其实我们和你们一样,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我是想说,”丁霁低下声音说,“你们的附中学神林无隅是我媳妇儿!”

  “学神是下面那个?”霍然喊了一声。

  还好旁边的人都是围在一起,很吵,没人会注意到他们。

  不过喊完他就不好意思了。

  “霍然你这什么关注点?”丁霁偏开头对着林无隅嘎嘎地笑了起来。

  林无隅拍了拍他的后背。

  “所以你俩真是一对儿?”寇忱问。

  “看不出来吗?”丁霁说,“你们这媒人当得不成功啊,连介绍的人有没有对象都不知道,也不懂察言观色,找你们这样得糊糊多少有情人。”

  “啊,我们还以为你俩不是……本来是想撮合你们的,没想到你们已经……这样挺好的。”霍然有些不好意思,弄了半天,人家早在一起了。

  

  “你们刚刚说他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林无隅问。

  这是要来算账的?

  霍然悄悄捏着寇忱的手,瞬间觉得自己很有自信,认真道,“你俩才是最般配的,别人都是浮云。”

  寇忱在桌子下握着霍然的手,面上真诚,“你俩天生一对,不用管别人。”

  “哦,这么会说话啊。”林无隅看着他俩,笑着拿起杯子,“也祝你们长长久久。”

  “长长久久。”丁霁立马跟上。

  林无隅偏头看着他笑了笑,丁霁冲他挑眉。

  寇忱和霍然也拿起了杯子,“长长久久。”

一切从简

朝哥,俞哥,楚慈,旺仔, 江添,没有鱼,鸡哥,保佑我中考顺利!!!

朝哥,俞哥,楚慈,旺仔, 江添,没有鱼,鸡哥,保佑我中考顺利!!!

😭
妈咪给添的背景和水印😭😭?...

妈咪给添的背景和水印😭😭😭😭😭

妈咪给添的背景和水印😭😭😭😭😭

今日当归

卷起尾巴团在小鸡怀里的鱼

对强大的人难得的脆弱简直没有抵抗力,一直踽踽独行的鱼被关爱真的好喜欢!!!      

        按照林无隅对自己的认知,他的身体素质是非常好的,风吹雨打都不怕,活蹦乱跳在人间。要么说学神对自己的了解还是有些片面呢,人都是会生病的呀,何况是体力耗尽风吹雨淋一场。

        之前这个小可怜儿孤零零一条鱼,上天看他打死不认非得自己一个在床上躺一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强大的人难得的脆弱简直没有抵抗力,一直踽踽独行的鱼被关爱真的好喜欢!!!      

        按照林无隅对自己的认知,他的身体素质是非常好的,风吹雨打都不怕,活蹦乱跳在人间。要么说学神对自己的了解还是有些片面呢,人都是会生病的呀,何况是体力耗尽风吹雨淋一场。

        之前这个小可怜儿孤零零一条鱼,上天看他打死不认非得自己一个在床上躺一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他了,现在身边有只鸡了,别说上天欺负他,他要是敢嘴硬,战斗小鸡一秒教他什么叫诚实。

        林无隅觉得自己有点冤,他不是不承认啊,俩人在一起四五年了,在丁霁的多次警告下他也不是非得硬撑着,这次他是真的没感觉出来。

        但他不敢说话,丁霁的眼眶都红了。

        这次接的活儿跑得远了些,在山上,几个人背着装备爬上爬下,这次本来就是为了拍光线变化,等天暗下来捕捉到关键的镜头就赶紧收工,下山下到一半大雨泼了下来,收工的时候灰头土脸汗水浸透了衣衫,大雨之下一切雨衣都是摆设,寒气嗖嗖地钻。

        回到家里放下东西就被丁霁赶进了浴室冲热水澡,出来的时候还灌了杯丁霁熬的姜汤——小神童动手能力显然比林无隅高的不是一点半点,第一次做照着百度弄得有滋有味,辣的林无隅眼泪都要下来了。

        匆匆收拾完就抱着怀里温热的身体睡得人事不知了,兴许是睡前喝水喝多了,难得中途起来上厕所,他当时睡得沉半梦半醒迷迷糊糊没什么力气,动作间丁霁也醒了,见他去厕所也没多想,闭上眼等他回来俩人就又睡了回去。

        “你当时难受怎么不和我说?!”也不知道哪来的根据,丁霁认定了他当时起来肯定不舒服了不当回事不和自己讲,又急又气。

       “真的没有,别生气了,没什么大事,着凉了而已,喝完药发发汗就好了。”林无隅拽着丁霁的手不撒开,另一只手干脆利落咕嘟咕嘟灌下去了一整杯冲剂。

        丁霁拿他没办法,看着他难受着急又忍不下心说他。因为发烧,林无隅的唇色有些淡,就算刚喝了一大杯水下去也还是有些干;眼睛依旧明亮,但精神不济显得没有平时大,头发软趴趴搭在额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补,就连眉毛的弧度都小了一些,整个人都进入了省电待机模式,倦怠脆弱。

        丁霁接过空杯子放到一边,盯着他乖乖躺下把自己卷成墨西哥卷,在床头柜拿出一个退热贴贴在他头上,蹲在床头摸了摸林无隅的头,“我再去倒杯水,你睡会儿,等药效发作。要是两个小时后还没降下去,无隅哥哥,你必须跟我去医院了。”

        林无隅没反驳,一只手从被子里钻出来安抚性地捏了捏丁霁的手指,“放心,我身体好,一会儿就降下来了。”

        还是能不去就就不想去的,丁霁没在跟他争辩,起来去倒水了。

      事实证明,flag立了就是要倒的。两个小时后,丁霁一脸凝重地瞅了瞅水银柱上的刻度,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从衣柜里翻出个厚外套把鱼鳍塞进去裹好,没给林无隅任何挣扎的机会扶着人打车去了医院。

       “无隅哥哥,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挂号,马上就回来,啊?”林无隅已经烧的昏昏沉沉,半闭着眼被丁霁安置在走廊的椅子上。

       察觉丁霁就要起身离开,林无隅抬手抓住他的衣摆,“我和你一起。”

       丁霁看着他迷蒙的眼以及因为用力泛白颤抖的指尖,用手用力攥紧林无隅的手,“我不走,我去给你挂号,然后陪你输液,你不用管,就在这儿等我。你快点好起来,带我去吃烤肉自助。”

       林无隅听懂了,顿了顿松开手,不掩饰自己的不安,“那你快点回来。”

         丁霁,丁霁险些就要把人抱起来抱着去挂号了。

         丁霁如他所说,速度很快,林无隅迷迷糊糊被他架起来进了诊室,全程都没开口,医生问什么都是丁霁答的,然后医生刷刷刷写药单,再被迷迷糊糊架出来去输液室输液。

        不知道是不是林无隅可遇不可求的脆弱激起了丁霁的怜爱——丁霁拖着林无隅的头放在自己肩膀上调整姿势让他枕得舒服点,林无隅还能感叹一句比枕着小海星舒服多了,男朋友真贴心——但在护士走过来要给他输液的时候,林无隅还没来得及把手伸过去,丁霁就仿佛他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似的,握着他的手腕放到护士跟前,林无隅觉得那护士都愣住了两秒。

        终于输上液,丁霁揪着的心放下来了一半,侧头蹭了蹭林无隅的头顶,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面包,把包装撕开凑到他嘴边,“先凑活吃点,胃里没东西输液难受。”

        林无隅不太能吃得下,也还是一点点咬着往肚子里咽,也不知道丁霁什么时候接的水,刚把最后一口咽下去热乎乎的水就送到了唇边。

        “没吸管,喝的到吗?”丁霁也是第一次喂人喝水,没经验,小心翼翼地抬起一个角度。

        林无隅实在没忍住,“鸡啊...”

        “.....要不是看你病着呢你现在已经被抽成最闪亮的电动陀螺了你知道吗?”

        “霁啊,我是病了不是残废了,我可以自己——喝得到。”在看到丁霁发红的耳根和要吃人的目光后,林无隅的情商终于上线,顺着喝了两大口。       

       丁霁拧好杯盖,虚握住他输液的那只手,“睡吧,我看着呢。”

        林无隅闭上了眼,鼻间满是熟悉安心的气息,慢慢酝酿着睡意。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被太阳穴突突疼得闹得睡不着的林无隅感觉到丁霁微凉的指尖搭在他的头上,替他轻轻揉着,胀痛缓缓平复,他的头往丁霁手心里拱了拱,呼吸和缓下来。

                  

旧街云雨.

《我好像很久没发过搞笑视频了》

还有一版彩虹的……

《我好像很久没发过搞笑视频了》

还有一版彩虹的……

四块五毛八

手写pp家和球球家的直男以及真·原耽女孩

(部分)我这边最喜欢的是许天博和陈轻絮

你们最喜欢谁呀!或者有什么喜欢的原耽里的直男或者漂亮姐姐/妹妹,请安利起来!


手写pp家和球球家的直男以及真·原耽女孩

(部分)我这边最喜欢的是许天博和陈轻絮

你们最喜欢谁呀!或者有什么喜欢的原耽里的直男或者漂亮姐姐/妹妹,请安利起来!

兔子邮递员
占tag道歉 我建了个群,有兴...

占tag道歉

我建了个群,有兴趣的朋友进来玩

占tag道歉

我建了个群,有兴趣的朋友进来玩

旧街云雨.

“撕开黑夜 寻到霁月 撞入满怀星光不灭

亲手拼成 纯情又 动人情节

爱太嚣张 把冷冽 都隔绝

落日尽头 邂逅笑靥 消融眼中 无隅霜雪

他是他有 且仅有情结

此生不可解”

“大方无隅,光风霁月。”


蹲蹲一些比较推荐的原耽cp吵架同人。

“撕开黑夜 寻到霁月 撞入满怀星光不灭

亲手拼成 纯情又 动人情节

爱太嚣张 把冷冽 都隔绝

落日尽头 邂逅笑靥 消融眼中 无隅霜雪

他是他有 且仅有情结

此生不可解”

“大方无隅,光风霁月。”


蹲蹲一些比较推荐的原耽cp吵架同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